【短文集4:世界第一的男人/ 配對:勇灣 /出題者:jj951桑】

設定:韓/國與台/灣皆在日/據時期,亞細亞家庭設定

那是很久很久的約定,說的事情,有些傻氣,有點愚蠢,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小女孩也長成少女,但她卻奇異的不曾忘記這個有些狂妄的話語,還有那自信又驕傲的眼神

「長大後,俺會成為世界第一的男人!那時,俺會證明—不依賴誰!不被任何人所控制!俺一個也能活的很好!再也不會讓妳哭了....」

「記好啊!不是耀哥!也不是賤菊!會成為世界第一的!是俺!!任勇洙!!」

-----------

那是一個奧熱的夏夜,沒有月亮的深沈夜裡,卻盡是蟬鳴蛙聲處處

那是適合逃走的好時機

很熱很熱,心跳如擂鼓,小男孩揪著小女孩奔跑在闇黑色的夜裡,前面根本沒有一絲亮光,他們不知道奔跑的終點會在哪裡,快快快!!!但他們曉得,必須跑!立刻跑!離身後的日式大宅!越遠!越好!

在拘束他們的惡魔追來之前!!

★★★★★★★★★★★★

「嗚哇!!!!」手腳受縛的小男孩被人高馬大的家丁,一手狠狠甩到柴屋的牆上

「不要!不要!!!放開我!!阿勇!阿勇!」小女孩則是被另一個家丁給揪住手臂,拎了進來,儘管拼命掙扎,卻無法甩開束縛自己的蠻力

那撞擊力道大到成人也承受不了,小男孩卻一聲哀嚎也沒有,惡狠狠的瞪向奪走他們自由的大人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狗奴才!!!!給我放下小灣!!!」

「菊少爺,該怎麼處理。這個月小少爺與小小姐已經逃走第5次了。」面對小男孩叫罵,家丁們沈默的轉向主人請示

那相貌清俊而秀逸,卻眉目含著冷的少年,至始至終,臉上都掛著平順的笑意,彷彿今晚只是與小男孩與小女孩玩捉迷藏似的,他不發一言,靜靜看著眼前混亂打量著

小男孩倒是搶先怒吼出聲:「賤菊!說要逃走的人是我!!小灣只是被我威脅而已!他媽的!!你再智障!!!算帳也不要找錯人啊!!!」

「要叫二哥喔!」少年微笑回應道:「勇洙的禮貌還需要再教育呢!顯然關於禮貌的細節,咱們恐怕還要好好溝通不可呢~」

聞言,女孩驚慌哀求:「不要!!不要!!菊哥哥!!請您.......請您.........」

少年淡淡吩咐說:「把灣小姐帶回房去。留勇洙少爺陪我就好。」

女孩血色盡褪,厲聲尖叫:「不要!我不要回房間!那我要留下來!跟阿勇一起!」

儘管女孩拼命掙扎,但對抓住她的家丁,似乎無關痛癢,家丁迅速把女孩脫離柴房,下一刻,女孩的身影從柴房消失,但是聲音依然遠遠傳來

「放手!!放手!!放我下去!!我要跟阿勇一起!!!」
「阿勇才沒有脅迫我呢!!放手!!阿勇!阿勇!阿勇!」
「不要打阿勇!!!不要打阿勇!!!我最討厭菊哥哥了!!!」

「男人的溝通,女生最好不要參與吧。我想,勇洙應該同意吧!」女孩被送走後,家丁旋即送上皮鞭,少年手握著皮鞭,甩阿甩,笑得格外溫柔問道。

「虧你也會做好事!!!」面對即將降臨的巨大痛楚,小男孩眉頭一挑,以不輸少年的氣勢,惡狠狠的詛咒道:「要嘛!今晚就打死我!要嘛!未來俺一定會讓你後悔到發抖的!賤菊」

「那.............我真是拭目以待啊。」聽到小男孩發誓要報復的話語,少年由衷的笑了

★★★★★★★★★

「他媽的.........」體罰結束後,男孩獨自捧著傷痕累累的手與腳,攤在柴房,無力動彈

就差那麼一點,今晚以為自己要上天堂了,但很明顯,賤菊不打算讓他死的那麼輕鬆,不知道是好心?還是惡意?少年打在男孩身上的一鞭一擊皆避開了要害,讓男孩痛的要死,卻不至於危及性命。

以前在耀哥的照顧下,不管自己犯什麼錯,耀哥從捨不得傷自己分毫,後來,賤菊家業經營的蒸蒸日上,居然打敗了耀哥,從此後他與小灣就被在賤菊的控制下過 日,賤菊無所不用其極的逼迫他與小灣學習本田家的文化,束縛他們的自由,洗腦他們的想法,再也忍受不了的自己逃跑無數次,而賤菊也抓回了無數次

「去你他媽的..........」靠在牆邊,男孩疲倦的閉上眼睛,又餓又渴,今晚他拉著女孩跑了很多路程,奈何跑不過追擊而來、訓練有素的狼犬與家丁, 現在被關在柴房,勢必一兩天都會在這裡關禁閉,男孩知道門口有人看守,於是儘管疼痛滿身,卻不肯哀嚎一聲,盡是咒罵不斷,雖然無法在肉體上還擊於敵人,但 精神上,任勇洙是絕對不會屈服於任何人

痛、痛、痛.................現在除了詛咒本田菊早點下地獄外,唯一存在男孩的知覺就是痛,每次逃跑,每次被抓回的下場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毆打,這次貌似因為自己又多抓了女孩一起逃跑,所以下手似乎又格外狠,當真痛死了!!!

痛與飢渴讓男孩睡不著,但疲憊卻讓男孩也睜不開眼睛,就這樣不知意識迷茫了多久,男孩感覺自己有如火燒似的手臂慢慢染上了一抹抹的涼意

難道是........耀哥終於過來接他們了??他驚訝的睜開眼睛,眼前,不是那長辮子男人的溫厚笑容,卻是紅腫著雙眼的小女孩在替自己上藥

被耀哥所拯救,終只是自己的一日又一日期待的可悲妄想,現在只有同病相憐的她會偷偷摸摸的鑽入柴房空隙,送藥與食物進來

「有沒有怎樣?賤菊有打你嗎?」外面尚有人看守,壓低聲音,男孩關切的問

「沒.........」手上替男孩抹藥的手沒停,淚水也沒停,女孩抽泣道:「菊哥哥沒打我.......對不起..........對不起...... 如果不是我哭著說想見耀哥哥一面的話......阿勇也不會被打了.........對不起.......說要逃走的人........明明是 我............」

「切!得了吧!俺沒事!少哭鼻子了!」男孩沒好氣的七手八腳把女孩眼淚抹乾,老實說,比起看到女孩落淚,他還寧可被賤菊狠狠打上一場,他笨拙的安慰著女孩說:「別在意!沒有你!我還是會逃!直到我逃出去為止!!!」

逃?世界那麼大,兩個孩子又能逃去哪裡?女孩呆了呆,低下頭,喃喃唸道:「為什麼......為什麼......耀哥哥,不來接我們回去呢?」

「..............................」男孩斂眉,沈默了下來,相同問題,相同的希望,日日夜夜他也不停的默默祈禱,無奈日出日落,一日復一日,他們信賴的大哥沒有破門而來迎接,甚至連聲招呼,不也曾聽聞

「嗚嗚嗚嗚..............」女孩又再度垂淚,道:「耀哥哥..........真的不要我們了.........」

他們的大哥,最照顧他們的大哥,他們最信賴的大哥,現在到底是到哪去了呢?女孩的眼淚像雨滴,落個不停......發洩著被家人所拋棄的悲哀

「.........................................別哭了。」男孩輕輕抹去女孩的眼淚,同時心中暗暗下了個決心,他 說:「長大後,俺會成為世界第一的男人!那時,俺會證明—不依賴誰!不被任何人所控制!俺一個也能活的很好!再也不會讓妳哭了....」

現在,並不是賤菊太惡劣,也不是耀哥太薄情,而是自己弱、很弱、非常弱!弱到將自己的命運事事仰賴他人所主宰,才讓女孩哭泣不停,在這個殘忍又瘋狂的世界,如果有想保護的事情,一定就要努力變強不可,終究只能依靠自己

「阿勇.................」女孩呆了呆,問:「為什麼要作世界第一啊」

「俺說世界第一就世界第一!既然要立志!就是世界第一!」男孩傲氣挑眉放話:
「記好啊!不是耀哥!也不是賤菊!會成為世界第一的!是俺!!任勇洙!!」
是的,不要耀哥來拯救自己,也不要賤菊恩賜自己自由,今後要捨棄依賴他人的軟弱想法,一切靠自己,他要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阿勇............」女孩笑嘻嘻的摸著男孩瘦弱纖細的手臂說:「這怎麼可能呢~你看!你才跟我一樣高,又比我還要瘦呢....................」

男孩臉一紅,硬聲說:「你等著看好了!俺一定會證明給你看!!!」男孩反手握住女孩,低聲要求:「如果我真的變成是世界第一的男人,那麼妳以後不可以叫我阿勇!要叫我勇哥哥!!!!」

「啊??為什麼?」女孩狐疑

「要妳管阿!!!妳比我小耶!卻一直叫阿勇!阿勇!」男孩燒紅了臉,低吼:「反正答應俺就是了!沒少塊肉!!!」

「呃........阿勇,你要不要吃飯團...」從懷裡取出偷帶的食物,男孩卻不肯接手,盡盯著自己瞧,女孩被男孩銳利的眼光瞪的直發慌,然後嘆氣說:「好吧~等你變成世界第一的話................阿勇真奇怪呢~哼!」

得到女孩的允諾,男孩心滿意足的接過飯團,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哪裡奇怪呢!才不奇怪呢!總有一天,當俺贏過耀哥的一天,當俺把賤菊踩在腳底下的時候,那時後,保護小灣的人,小灣仰慕的人,小灣最重視的人就應該是俺啊.............才不想被小灣永遠都叫「阿勇」,他要成為讓小灣依靠的「勇哥哥」

那未來,自己長大的未來,不受控制的未來,獨立自主的未來,雖然還看不到開始的跡象,但男孩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走往那燦爛光明的大道

★★★★★★★★★★★★★★★★★★★★★★★★★★★★★★

春去秋來,悲傷與眼淚的無助過去,總是一天天的淡去,男孩與女孩變成了少年與少女,伸手迎接—長大而獨立自主的未來

那是一個奧熱的夏天,太陽明亮的大白天理,卻盡是蟬鳴蛙聲處處

雖然自己已經不用害怕會被誰抓回去,雖然已經不用再逃跑
一身小可愛、短裙的俏麗裝扮,少女還是輕手輕腳推開獨居套房的大門,背著畫具與同人本的大包包悄悄溜了出來,雖然自己不是去作啥壞事,只是去找親戚罷了,但少女非常.非常不希望被隔壁火爆脾氣的臭鄰居給發現,一想到那臭傢伙的可惡記錄......

「妳要去王耀家過中秋節???得了吧!來我家烤肉就好!中秋節起源是俺家啊!妳幹嘛非要去變態妹控家過中秋節不可阿!不怕那死妹控又妄想要抓妳回去住了嗎?」

「妳要去香/港家去參加香/港百貨週年慶採購???得了吧!來俺家買東西就好!百貨公司跟跳樓大拍派的起源都是俺家啊!妳幹嘛非要去變態人妖家買東西不可阿!不怕那崇洋媚外的人妖把妳抓去給英/國海盜作植眉手術嗎?」

想到過往的不良回憶,少女不禁深深嘆了口氣,今天她要去拜訪的親戚,恰巧是這臭脾氣的傢伙最最討厭的一個.............................在少女憂愁回想著過往的不良回憶時,少年已經從隔壁的獨居套房衝了出來

「小灣!放下包包!!不許妳去賤菊家!!!!參加那什麼奇怪的同人活動!」長的非常高挑的少年,一聲渾厚又響亮的嗓音,這些年來,他的身高與體型,早遠遠超過少女

「...........................」少女挑眉,用冷冷的口氣回應道:「我要找菊哥哥玩,不關你的事情吧!」

少年激憤吼道:「小灣!妳要是去賤菊家參加那個奇怪活動!賤菊一定又會企圖迷昏妳,或是給妳作精神洗腦!逼迫妳穿上那些布料很少的下流衣服!!那個淫盪的色魔!要我說!從50年前,他就一直覬覦小灣的肉體了..........啊!!痛啊!!」

「阿勇是笨蛋!!!阿勇是笨蛋!!!阿勇是笨蛋!!!」

少年話還沒講完,少女已經將包包惡狠狠甩上他的臉,接著掄起拳頭不停打向他的身體,少女氣紅了俏臉,生氣大吼道:「阿勇是笨蛋!!!阿勇是笨蛋!!!為什麼老是總是跟哥哥們作對呢!為什麼老是這麼仇視哥哥們呢!你知不知道,這樣的行為讓大家都很傷腦筋耶!!!」

「小灣才是笨蛋!!小灣才是笨蛋!!小灣才是笨蛋!!」面對少女的攻擊,少年也立刻舉起拳頭還擊,但很明顯,少年壓制了力道,僅輕輕的不停敲著少女的頭,少年怒吼回去說:「小灣才是笨蛋呢!!難道你忘記以前那群混帳欺負我們的過去嗎?」

「過去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要放眼未來啦!!大家相親相愛的未來!」少女用力吼回去

「未來..............?」聽到這詞彙,少年忽然安靜了下來,與平常火爆又響亮的氣勢大為不同,然後他放低了聲音說:「希望跟那群混蛋相親相 愛,是小灣的權力,但是俺啊!卻有懷疑那群混蛋野心的義務在.............」少年淡淡的拉開笑容說:「俺不會再讓誰奪去我們的自由的,誰也不 行。」

「..................................」看著少年少有的安靜姿態,少女忽然想到以前那悲傷.痛楚的回憶,那時後,非常 絕望的時候,以為被全世界所拋棄的時候,認為自己無權擁有自我意志的時候,剛剛才獲得自由的時候,從貧苦環境獨立往上爬的時候,一直一直以來,陪伴在自己 身邊,是少年!始終獨立傲然的走在自己前面的,是少年!

在這悲傷又落寞又拼命向前的孤寂歲月裡,跟著少女一起在艱苦的環境裡奮鬥的!!一直告訴少女,未來絕對有希望的,都是他!都是他!都是他阿!!!

其實呢,阿勇一直遵守著約定,努力要當上世界第一的男人的吧!

................................................

「阿勇!」少女停下了攻擊,雙手輕輕握住少年的手,真摯的說:「一直以來,我真的非常非常高興,陪在我身邊一起奮鬥的,是阿勇喔!謝謝你!我啊!不管去找哪一個哥哥玩,都還是最最相信阿勇喔!!!請你不要忘記這件事情。」

「............你再說啥渾話呢?笨蛋!!!」面對少女過於親暱的感謝,臉一紅,少年迅速背過身去,心跳個不停,小灣有時候就是太沒有戒心了, 她難道不知道一個女人對男人說什麼最最相信的話語,等於就是在邀請男人襲擊自己嗎?幸好俺是個正人君子...........正人君 子...........正人君子...........,好吧!小灣都這麼說了,再小理小氣得阻擋她,自己就太像娘們了

背過身的少年,用異常爽朗的音調開口:「好吧!你要去賤菊家就快去吧!」少年呵呵一笑道:「不過,如果小灣在太陽下山前,還沒回家的話,我就會用新開發的火箭,直接把賤菊家,連同那些淫盪下流到不行的同人誌全部轟炸的燒光光喔!!!」

「.....................阿勇,你可以轉過來嗎?」

身後的女孩聲音小小的呼喚著少年,少年吞了吞口水,得意洋洋的轉過身去朗聲說道

「我知道小灣一定很感動,不過大丈夫,是不需要被感謝的!這樣吧!妳叫俺聲「勇哥哥」就好了!像俺這樣體貼又溫柔負責的正人君子,可以說是世界第一的男人啊!嗚哇!!!痛啊!!!」

「阿勇是笨蛋!!阿勇是笨蛋!!火箭要炸誰,我不管!但是要是敢動我心愛的同人誌!我就跟你拼命!!!」

少年一轉過來,少女就憤怒的掄起拳頭開始毆打少年

「痛!痛!痛死了!那淫盪齷齪又充滿18禁的同人誌!燒光了又怎樣!燒光最好拉!那根本是賤菊開發來,專門洗腦小灣的淫穢書籍!!!小灣應該看俺家的「大長今」「我叫金三順」這些立志向上的優良讀物才對啊!!!」被打的痛死了,少年也立刻舉手回敲少女的頭

「同人是萌與愛好嗎?阿勇是笨蛋!!阿勇是笨蛋!!」

「同人是變態與淫盪的綜合物好嗎?小灣是笨蛋!!小灣是笨蛋!!」

大太陽下,少年少女今日也是熱鬧滾滾的相互毆打著,看來要等到少女心甘情願叫聲:「勇哥哥」的日子還非常非常的遙遠。

雖然,現在自己已經變成世界第一的男人了。但何時,小灣才會發現世界第一的男人就在她身邊呢?一想到這裡,一邊與少女打鬧的少年,不禁有點青春的開始小小憂愁起來.........

■■■■■■■■■心情爽朗的後記■■■■■■■■■

話說為啥要寫到日據時期,因為其實對於勇家認識不深,昨天在惡補勇家相關歷史,跟閱讀相關新聞與魔王設定時,才發現,小勇實在是個重情重義的好男孩,現在變的如此叛逆不聽話,有虐待狂的大變態S菊要負上百分之80的責任(百分之20則是把小勇拋棄的王耀)

於是想到,灣與勇都是被S菊折磨控制的人,或許在那段時間,就會產生革命感情吧
而且灣與勇的經濟發展史,一直都是緊緊相依,互相比較的喔
這就叫做青梅竹馬吧???

雖然鴨子知道自己寫的過於言情到近乎是看瓊瑤小說了(低頭懺悔哭泣~人家明明喜歡酸酸瑟瑟的青春氣氛啊~無奈老了~青春離鴨子非常的遠........0TZ)

小勇真是可愛的人,就算被虐待,還是為了家人著想,希望滿滿,
在寫勇灣的時候,心情之愉悅輕鬆,簡直跟在寫某只變態的灰暗情緒,差個北極到南極的距離啊啊啊啊啊啊阿~~~那該死的S菊!!!S菊!!S菊!!S菊!!你到底要自虐跟虐人到什麼時候啊啊啊啊!!!看看小勇比你老實百倍!!!可愛百倍阿!!

小勇真可愛~~~~~超級可愛的~~~~吼叫!!!
小勇!!!你是個好男孩喔!加油吧!!跟灣娘最相似的就是你了~
所以說不一定是意外能了解灣娘,並解得到灣娘的心喔~~!!衝吧!!小勇!!

至於「賤菊」「妹控」「人妖」「色魔」「小灣」等稱呼,都是鴨子帶入小勇情緒的時候,很自然就想到的匿稱....................(天音:確定不是夾雜著自己私心???)

最後,希望觀看此文的各位大人與jj951桑,會喜歡這篇清水小文........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