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時空的旅途中,我一再穿越回溯,尋找能夠拯救你的方法

一次一次再一次

一再避開毀滅的命運,又旋即落入下一次的陷阱

我不知道,如此盲目的追尋迴圈於這一小段有你存在的時光,

在這千年的歷史中,是否有其存在的意義

但我知道,千百次的時空穿越,即使毫無結果,即使沒有意義,

直到我紅顏成了白髮,齒牙開始動搖

我也不願放開你的手,面對沒有你的未來



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穿越時空了,每一次每一次,因為自己做出的選擇不同,命運的漣漪也映照出不同水紋,徒勞無功的是命運的流向不曾更改

平家一定會消失在歷史舞臺,九郎一定無法見容於兄長,源賴朝一定會取得天下

所以,那個人一定會死

不管是犧牲自己封印平清盛的怨靈,還是為了拯救被下獄的九郎被源賴朝所殺,還是封印荼吉尼天而死,還是為了護衛九郎出逃平泉,獨自斷後而被殺.....身為軍師,他算計的太多,那個人面對危機的時總拿自己的性命作逆轉局勢的籌碼,義無反顧的走向死亡

每一次,每一次,即使知道未來的命運,卻無法改變那個人赴死的命運

悔恨,明明是為了保護他,為了改變他的命運,為什麼自己的行動每一次都是狀似改變了這一次的危機,卻是造成下一場死亡的開端

每一次,每一次,手握白龍逆鱗,再度回到櫻花紛飛的京都,重見那人沈穩優雅的溫柔笑容,望美咬住下唇,控制自己不能失態,第一次見面,那人溫柔的笑語,讓自己臉紅,接著二次.三次.數不盡的「第一次見面」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想抱著那人狠狠痛哭一場,還是給他兩巴掌,敲昏他直接帶走

也曾想過強制把他帶回現代,但那個人一定不會同意,他一定千方百計的重回九郎身邊,即使怎樣欺騙都可以,即使做了在黑暗的骯髒事也無所謂,在「大義」之前,那人恐怕從來都沒有猶豫過

最後一次的企圖改變命運,是在壇之浦決戰的前夕,那時已經掌握封印平清盛怨靈的關鍵,也得到熊野水軍的援助,明日一戰,勝利勢在必得,除了輪替的守軍,大家都進入甜甜的睡眠,為了迎接明天的勝利跟期待中美麗的未來

失眠這回事,只會發生在知道未來跟期待完全是兩回事的白龍神子身上,不知何時望美開始有了失眠的症狀,或許眼睜睜看著命運失控加速邁入那個人死亡的結局,她就在也沒辦法入眠了,望美恐懼在夢中看到那個人必來死亡的未來

自己還可以穿越時空幾次?她相當有疑問,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望美發現,每一次穿越時空,手上的白龍逆鱗,就會小了一圈,原來有雞蛋大小的白龍逆鱗,現在居然只剩指甲大小,現在阻止不了那個人的死亡,未來恐怕是連穿越過去重見他一面也不可得了

一定要想想辦法,這次非得要想想辦法不可


-----------------------------------------------------------------------------------------------------

靠近那個人的軍帳,深夜燈火依然燦爛,望美毫不意外,他愛讀書,不管是兵法.歷史.還是醫書,可惜他手上永遠都是作不完的醫療活或是批改公務活,似乎只有深夜才是他難得的私人時間,但他又習於早起,方便他探視軍務或準備公務,從以前開始就她很懷疑那人睡眠時間究竟存在在哪裡,在每一個時空望美都唸過他,而他也從來都沒聽進去

推開帳幕,還沒看到他的身影,溫暖聲音已經落在耳邊

「望美小姐,請注意腳邊,那是我今日新曬的藥草,雖然能被您踐踏是那藥草的榮幸,但恐怕您的腳會沾染上藥草穢味。請靠左直直的走過來,我正要泡壺安眠茶,正愁沒人跟我分享呢!不知道是否有這個榮幸請您與我一起嘗嘗味道。」

早上的工作已經那麼多了,夜已經那麼深了,金黃色的燈光下,他碧綠的眸子,光亮柔順的髮,優雅輕鬆的笑語,還是精神的絲毫不見疲態,他總是勉強自己勉強的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直接間接婉拒了所有想替他分擔的人,讓她每次每次想幫忙都不知從何下手,如果按照常軌.按照他的遊戲規則,然後又是一切無法挽回的未來,她只能在旁觀看.悔恨

望美一言不發,直直的走到弁慶的身前坐下,擬神盯著他

雪白的皮膚下,有淡淡的陰影,櫻花色的長髮也略略的乾澀,連最讓自己無法移開目光,她有神燦爛的眸子也染上了濃厚的疲態,其實他早就注意到了她的不尋常,只是早先暗中替她在飲食中加了許多安眠.定神的食材與藥劑,似乎不見功效,雖然明知道這樣越舉,弁慶忍不住伸出手,輕輕撫摸望美的臉頰,柔聲安慰道:「還是心裡有煩惱呢?願意跟我說說看嗎?我雖然不才,當個保守秘密的聽眾還是可以的。」話聲方落,她的眼淡淡蒙上一層水霧,然後她咬著下唇,提起淡淡的笑,比誰都精神開朗的她,那樣熟悉又要強的動作,弁慶不知看了幾次,每一次都有一種軟軟的情緒揪緊了深處,他以為只有天下人民的哀嚎才能撼動的

然後意外的是她握住了他的手,與纖細優雅的容貌相異的是,他的手長滿了厚繭還有深深淺淺的小傷疤,那是習武又慣於採藥的手,她很用力,幾近是蓄意要弄痛他

「痛嗎?」她問,,身為天狗的直傳弟子,花斷五的她,氣力已今非昔比
「不會。」他緩緩的笑「能碰觸望美小姐的手,我很高興呢,怎樣都不會痛的」

臉一紅,手一鬆,望美呆呆低下頭,失神數秒後慌張的發現自己又差點快要被轉移注意力,該死的現在不是少女情懷的時候,絕對不能因為沈膩他有意無意展現出的溫柔,那像毒一邊讓人上癮又讓人忘記自己要作什麼,用力甩開弁慶的手,她咬住下唇,一字一句開口說出自己遇見過的未來

「弁慶先生,明日決戰勝利後,您有什麼打算呢」

「明天都尚未決戰呢,我現在只能專心考慮明日如何取勝的方式,再多也只能考慮要如何守護望美小姐了!」被甩開手,他不惱不氣的的伸手拿起右邊的茶壺,替她到了杯香氣濃厚的茶,配上他溫柔醇厚的嗓音,她懷疑她喝了那一杯肯定無法抵抗睡魔拖她入夢

.....................................

「喝茶好嗎?然後,我們到外面走走吧,我一直想跟望美小姐看看外面的星星呢!您可以再說一些您那邊的星座故事給我聽好嗎?那真的非常有趣,我常想要是一切結束後,我就要放下薙刀專心磨藥了,如果可以邊聽故事邊磨藥,肯定是非常幸福的」

「騙人!」她大吼

「望美小姐?」他還是那副牲畜無害的笑,眼底卻閃過一絲驚慌

「你騙人!明明決戰勝利後,就要準備把我跟小讓送回去了!還說什麼希望邊磨藥邊聽我講故事!」望美拍桌大怒,激動的起身,腳卻一滑,向前倒去,對面的人一把在地上接住了她

「望美小姐,小心!」她卻一把拍開他的手,用力把他推倒在地上,悲憤的一股腦的的訴說下去

「反正只要先讓應龍重生,你就什麼手段都要作!然後我就沒有利用價值了,可以送回去吧!事情也沒有結束,弁慶先生早知道即使明天勝利,也不可能結束,接下來對付源賴朝的迫害是更加絕望的戰役啊!」

坐在他的腿上,她揪起他的衣領,在他耳邊低吼:「弁慶先生早就知道源賴朝不可能見容於九郎,因為自己利用九郎解放了應龍,所以接著弁慶先生也會用自己的性命換取九郎的安全作為報答!!!你根本不打算放下薙刀啊!你知道..........這樣.............最後最後的下場是什麼嗎?」

「死而已。」被壓在自己身下的俊容,扯開無可奈何的微笑道:「難道這就是白龍神子的能力嗎?怎麼都看穿了呢,您真是讓我傷腦筋的人呢」

「沒有別的路嗎?」望美絕望的的問,她想了好久好久,穿越了好多次,好多次,實驗了好多好多方法,總是無法抵抗必然的命運,最後只能來求助於他,一次一次在穿越時空中,在大大小小的困難裡,他總是有辦法的

「跟你約定,我會再想想,明天就要決戰了,望美小姐還是專心先........

「不要轉移話題!現在就告訴我!」她厲聲,已經被他的溫柔欺騙了太多次

「沒有。」他坦然相告,不疾不徐的淡淡說:「其實我也想了很久,但怎樣都沒有能同時讓我跟九郎都周全的辦法」

「與其每次都眼睜睜的看你去送死!不如讓我現在就親手了結你!」望美抽出腰際的白龍劍,用力戳向身下的人,他沒有閃,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任由刀尖沒入耳邊

「如果能被望美小姐殺死,那也是我的幸福」他又再伸手抹向她的臉頰,抹去大她滴小滴的淚「可是像我這樣的罪人,不值得髒瞭望美小姐的手,我的性命還有一些些用處,讓我走向我選擇的最後好嗎?」

即使知道自己必死,他還是決意面對,一次又一次的看著他邁入死亡,再也無法忍耐了,她還能忍耐到什麼時候
她放下了劍,第一次用力的抱緊他,一次又一次的穿越時空輪迴,第一次容許自己在他面前放聲哭泣
「即使我告訴你,那一定會死,你還是要走到那個最後嗎?」

........................,命運或許會改變,不過,我的選擇是不會變的」他一字一句,堅定的說

「即使我告訴你,我喜歡你,為了你,我一直一直穿越時空希望能改變你獨自死去的命運,你還是決定要走道那個最後嗎?」

「望美小姐真是溫柔,謝謝你.............」身下的人,輕輕的笑了起來,手腳卻毫無抵抗的攤平,既不拒絕,也不接受她的擁抱

「即使我告訴你,這樣我會非常非常難過,你也不願意考慮改變嗎?」明明知道自己說出這種話已經難堪到在為難他了,可是在他的性命前,望美已經無法顧慮到自己的尊嚴問題

「望美小姐真是讓我傷腦筋的人呢!」他淡淡的笑了,雙手擁著她,坐起身,捧起她的臉蛋,輕輕碰觸她的唇

「弁慶先生...........」熟悉又陌生的氣味,彼此的接觸讓她有點頭昏目眩,她可以有些小小的期待嗎?

「我也喜歡望美小姐喔!」比酒還惑人的嗓音耳邊響起,他輕輕咬著她的耳垂,親暱的讓她臉紅心跳「因為喜歡妳,所以希望妳回到安穩的異世界過著平穩的日子。這是我自私的願望,只要想到你過的幸福,我也有種獲得救贖的感覺,在我必然走到最後的路上,如果是黑暗的,望美小姐的幸福,就好像是月亮般照耀我,可以嗎?」

最後是用深深的親吻作為結束,那一吻甜蜜到讓她陷入了無法抵抗的命運,濃厚的睡意,跟著他的唇席捲而來
然後依稀聽到他回應的話語

「能跟我約定,不要再因為我穿越時空了好嗎?不管是那個時空的我,都不願意看到望美小姐因為我一次又一次的重返險境。望美小姐如果喜歡我的話,能夠容許我的任性嗎?拜託你了........

---------------------------------------------------------------------------------


最後還是獨自回到了家裡,不得不與那個人分開,那個總是違背約定的傢夥,卻跟她定下了約定

「能夠為了我,回到平穩的異世界嗎?不可以讓自己再冒險囉」

她以為把一切都坦然相告,或許能改變命運,但是其實根本就是確立命運的走向,只是直接告知自己,命運還是那個人的選擇的確是不可動搖的,不要再嘗試去逆轉它

「在最後,希望能夠看到妳的笑容,作為回憶。」那是她握著逆鱗回到現代時,他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他好任性.好殘忍,強迫她走向他安排的路,完全不顧自己的心情,趴在陽臺上,其實她非常生氣,說什麼想跟自己看星星,每次每次到了最後都是她自己看星星想著他,好任性,好過份,去死也是活該啊!為什麼自己就是放不下這樣狡猾又殘忍的笨蛋呢

但是其實自己也沒有資格去改變他的決定,在這麼多次的穿越時空中,他始終心裡只有「大義」,,望美不曾得到弁慶任何一個承諾,那傢夥很會講甜言蜜語,不過回頭仔細一想,他的甜言幾乎都是他安撫她的方式,並不是拿來加深感情與牽絆的語言,弁慶重視的不是她,也不是自己的性命,他看的東西太遙遠,等於毀滅平家,復興應龍,或是保全九郎...........不等於望美,說到底........只是自己徒勞無功的單相思

到底從什麼時候陷入這場絕望情感,望美記不起來,一開始望美只是想拯救大家而已,後來在一次次的穿越時空中發現,只有這個傢夥怎麼樣都無法拯救,註定因為各種理由死亡,當望美嘗試去理解這些表面的理由時,她才驚覺,那個表面上那麼狡猾多智甚至有點無情的軍師大人,居然是最愛苛待.虐待自己,獨自背負著一切原罪重擔,換取大家幸福的傻瓜

從心疼開始,從憐惜開始,從想要跟他一起分擔重擔開始,總覺得自己如果放下那個傻瓜不管,那麼誰還會去管他呢

那晚還有指甲大小的白龍逆鱗,現在只有一粒珍珠大小了,按照大小的估算,恐怕再穿越一次時空也有很大的問題,雖然如此望美還是把逆鱗時時握在手上,握著逆鱗,彷彿跟那個人的關係尚未斷絕般

他現在在作什麼?是不是還在毫無節制的處理公務,看書,準備藥材武器

他其實根本就沒有喝茶的習慣,說什麼要泡壺茶跟她分享只是要哄她去睡,那晚的親吻肯定給她灌了什麼下去

笑得一臉溫柔燦爛,根本不知道他心裡在打算什麼,壞心的傢夥

想見他

好想見他

說來自己也是一個企圖破壞約定的人,握著白龍逆鱗,今晚望美又許下了不知道許下幾次的願望

想要見那個人

奇異的是,這次白龍逆鱗居然回應了她的願望,淡淡的銀白色光輝從白龍逆鱗散發出來,映成一片薄薄的白霧,白霧上快速閃過那個人的模樣,就像在看電視般,那個人的一舉一動,快速的閃過自己眼前,其實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從過往數不盡的穿越時空中,那個人接著會遭受的命運,其實望美早就看過一遍,現在只是又重複再看一次,唯一有什麼不同的是,現在自己的確是一個純正的旁觀者,連在旁支持他都不可得

跟自己的記憶相同的是,白幕上映照出,面對原賴朝的追殺,弁慶告訴九郎先率軍前往平泉,自己斷後,自有良計脫身跟來

「騙人。」在某次的穿越時空中,那時她想要留下與弁慶斷後不可得,硬生生被弁慶迷昏,醒來已經在平泉聽聞他的死訊,然後她大哭三天後,告訴九郎平泉也不是能安身久留之處,握著逆鱗馬上又穿越了時空

「然後,你會死於萬箭穿身。」望美慢慢唸出接下來弁慶的命運,她看著白幕上,廣大的平原,就只有一個孤身的人影,等待千軍萬馬奔騰而來,咬住下唇,他說如果喜歡他的話,就要讓他選擇走到他期望的最後,自己應該清楚,自己應該明白,自己應該都做好心理準備

在看著第一箭穿破他的肌膚的時候,她嚐到嘴邊的血腥味,望美終於知道,那些該死的應該,全部都該去死才對

如果他的命運,她真的無法改變的話,如果他說即使是她也不能改變他的選擇的話
他不接受她沒關係,就算他最重視不是她也沒關係,甚至被他嫌棄也無所謂
那麼起碼她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自己的選擇

--------------------------------



在陰暗的漫長的贖罪之旅中,唯一照耀我的光芒

是妳溫柔的笑容

是燦爛到會刺傷罪人的純白光芒

我害怕被這樣體貼所迷惑,生起不該有的癡心妄想,忘記自己的任務

但我更恐懼,我的罪孽,讓這層純白,失去了光輝

離開我吧!在我絕對接觸不到的地方幸福的把一切都遺忘

衝昏頭腦的熱切也好  溫柔燦爛的笑語也好  細膩體貼的關懷也好  

全部都帶走,僅留下無法丟棄的甜美回憶

這樣的話,寂寞,我終於可以坦然安心的思念著妳

孤單,不再煩惱你會被罪人的無情.卑鄙所傷害

只剩下我的世界,幸福而絕望



-------------------------------

望美是個令他傷腦筋的人,不管是過份的正義感也好,幾近到敏感的體貼也好,還是快到多管閒事的關懷也好,最傷腦筋的是她本身就是過份美好的存在,一再讓他平靜的心,掀起波濤,他很瞭解其他夥伴喜愛親近望美的心情,望美的善良與多管閒事的熱切在這亂世,就像真夜裡的唯一的光輝,怎教飛蛾不自投羅網?

每每看到望美,看到她徒勞無功也絕不放棄的努力,看到她即使痛楚也強打起精神的笑容,那麼要強又傻氣舉止,弁慶才發現原來自己還存在著人的七情六欲,原來自己也是人,原來他也渴望被人瞭解,被人關懷...........再發現這個事實的同時,弁慶就告訴自己「春日望美」是比平清勝還要可怕的敵人,或許手握黑龍逆鱗的平清勝可以毀滅自己的身體,但是他無法碰觸他的心,「春日望美」則不費吹灰之力,每每一而再再而三的揭開他的偽裝,動搖他的決心....................,「春日望美」會把「武藏坊弁慶」給毀滅掉,所以「春日望美」非離開「武藏坊弁慶」的世界不可,在他還沒有失控到毀滅自己或毀滅她之前

但自從她離去以後,弁慶的時間流動就忽然變的緩慢又疼痛起來,明明知道自己來日無多,為什麼時間還是過的那麼刺人的溫吞,在約定的那晚過後,她真正回到她的世界之前,短短的幾日,她總是沈默的站在自己的身旁,那直接又堅定的眼神就像是會穿透人一般的直盯著自己,彷彿是在問「這樣你滿意了嗎?」「你真的覺得這樣做可以嗎?」被她的眼神弄得心煩意亂,害怕自己無法正常的繼續走向最後,害怕自己的自私會毀了她,那天他絲毫不猶疑的在眾人面前宣佈,要送她跟有川讓回去的消息

現在已經沒有人會這樣用那麼質疑又挑釁的眼神盯著自己了,已經沒有人會願意來正面質疑自己了,也沒有人能反駁自己,沒有人能拯救自己了

只剩自己的世界,安靜的不可思議

望美跟九郎很像,都擁有溫柔又坦率的熱心,美好的夢想,跟絲毫不迷惑的眼神,對比自己的陰暗,燦爛的傷人,而九郎完全的信任自己,所以他順利隱瞞了他卑鄙狡詐,為了讓應龍重生.或了消滅平家,他背著九郎幹盡各種骯髒事。跟九郎不同的是望美正視他的陰暗與醜陋,一次又一次戳破他的謊言,一次又一次的質疑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想要阻止自己為惡,望美總是說:「還有沒有其他的路,讓我們一起面對的路。」

比起九郎完全不懷疑的純天然信任,望美看穿了他的卑鄙,每每被他哄弄得傷痕累累,還是執意不肯放棄他,她說她會與他一起面對,即使再怎麼絕望

可是這樣陰暗的贖罪之路是他一開始就決定好的,不能夠把望美一起拖下水,她適合在陽光下生活

他曾以為自己根本不需要陽光,或許九郎需要,但他早已經習慣沒有,只是在不知不覺,在與望美一次又一次的衝突與爭吵中,他已經習慣望美渾身散發光芒的入侵自己的生活,習慣被望美揭穿自己的狡猾與算計,習慣自己身邊多了一個人,這樣的習慣是毒,會腐蝕自己的意志,所以他把她送走了,不顧她的努力與悲傷

只剩自己的世界,白茫茫的一望無際,什麼都沒有

現在,他絕不後悔,但他很不習慣,明明自己見識的場面不能說少,現在整天糾纏腦海裡的卻是那個質疑自己那個堅定又嬌弱的聲音,還有那些點點滴滴

在很久以前,對於自己會面對死亡的結局,他早坦然接受,現在內心的一陣又一陣的疼跟面對死亡沒有什麼關係,他心裡隱約知道為什麼,只能說這是報應,然後希望自己無法思考的時刻快快來到

將九郎送往平泉的安全路途中,自己成功引誘源賴朝的的追兵轉向時,自己面對千軍萬馬,幾近無法求生的困境,他居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解脫,一直一直走到這裡,打敗平家,復興應龍,讓九郎安全脫身,他好不容易稟持著目標,走到了最後,接著只需要坦然面對自己的報應,償還自己的罪孽後,就可以放下憂心天下蒼生的擔子,專心想想自己,那個,望美最常吼叫,要他做的一件事

第一箭射穿他的肩膀,她知道他的選擇,她傷心落淚,這樣的罪,他還不起的

第二箭射穿他的手臂,她現在在遙遠的異時空,應該正過著幸福的日子

第三箭射穿他的右胸,已經到了最後,他其實心裡一直都有個小小的希望,他不想要一個人

第四箭射穿他的腰,正確來說是他期盼能再見到她,他渴望她絕對不要放開他的手,懷保著這樣愚蠢惡劣的願望



到了最後,還是會癡心妄想著.......好想見面,已經不可能見面....



源賴朝的追兵團團圍住弁慶,他大刀一揮,剖開敵兵一條手臂,敵兵見他以寡敵眾,反而越戰越勇,不禁心生懼意

九郎送他的護身軟甲,顯然不是普通的防具,即使他身中多箭,都尚未傷及要害,大概還能堅持個一時半刻,直到失血過多倒下,然後在意識矇籠之際,他看到眼前出現了自己絕對不可能再看到的身影

他是眼花了嗎?還是渴望過渡產生的妄想???

一把白龍劍,揮開了逼近他眼前的箭,揮劍一甩就順便把靠近他的敵兵摔出去,接著纖細的身影就往敵軍衝去

「有女人憑空出現了!!!」

「那不是女人!那是怨魂阿!!!」

「她是白龍神子啊!一定是我們以多擊少,所以要來處罰我們了」

源賴朝派出的追乒面對憑空出現的女人,疑懼大起,知道面對的是白龍神子,更加害怕

「我不是白龍神子!我是春日望美,現在,我要為了這個人而戰!」望美厲聲吼出她最後的決定!看著眼前把她當怪物看的士兵,知道自己憑空出現,已經讓這群迷信的古代人疑懼不已,乾脆趁他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索性多砍掉幾個

她!!!!她怎麼可以出現在這裡,她不能死在這裡!原本有些疲軟的薙刀,精神一振又重新展開新一輪的殺陣

「撤退!先撤退!準備火箭包圍,我就不信射不死這些妖怪!」追兵的首領大吼

忽然空降援軍,敵人見她與他勢猛不可近身,乾脆退兵,準備以多欺少,包圍用火箭攻之,這的確是很棒的策略,他跟她再強都無法抵抗火與箭的包圍,他不怕死,但他怕她死

又急又怒,一時氣血攻心,他腿軟一倒,她連忙接住他

「你怎麼可以在這裡!快用逆鱗離開!!!」一向優雅閒適的他,臉扭曲成一團大吼,能夠看到弁慶先生這麼失態,也不枉自己走了一遭,她拿起白龍逆鱗的墜子,那枚逆鱗現在僅剩米粒大小,還有一道深深的刮痕:「恐怕不行,這是我最後一次任性了。逆鱗已經無法再使用。」望美慢慢的露出了微笑說:「反正弁慶先生每次都說話不算話,我也要賴皮一次!我沒有辦法改變你的選擇,但是我起碼可以跟你一起。」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那麼他之前那麼拼命哄她回去不是完全失去了意義嗎?


「弁慶先生也說了,我是讓你傷腦筋的人嘛~嘻嘻~」她用力握住他的手,低聲:「我才不要當那個什麼月光呢!你少哄我!我才不管你要我怎樣,我就是要陪在你身邊到最後,一直吵你吵你!讓你後悔沒有好好對待自己。你就覺悟吧!這次我已經無法逆轉你的命運!所以我決定要跟你一起面對。」

「望美小姐................你真是..............讓我傷腦筋。」沒有逆鱗,沒有援軍,層層包圍的追兵,他的腦袋再想不出什麼可以讓她遠離險境的方法,罪惡的是,淪落到現在這般悽慘,對於她義無反顧的傻,他私心是高興的........有她的世界,即使墜落至阿鼻地獄,對他來說還是..................

望美扶著他靠旁邊的大石坐了下來,淘氣一笑說:「弁慶先生才讓我傷腦筋呢!你逼我看了好多次~你一個人面對死亡的結局」她忿忿咬牙道:「你知道我看了幾次嗎?我再也不想看了,我無法改變你的選擇,那弁慶先生也不能改變我的選擇!」

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望著她倔強又脆弱的模樣,弁慶深深嘆氣後,無可奈何的笑了:「雖然現在我手上沒有藥可磨,不過,可以請望美小姐說些星座的故事給我聽好嗎?」

輸了!雖然走到最後一刻,他果然還是輸了,或許其實一開始就不可能贏過她,
在他發現自己會因為她變回凡人之際,他的意志就絕對無法贏過她的決心,

因為其實他潛意識也是如此盼望著,盼望著她絕對不要放開他

「好!我說啊.....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天王叫做...............

明月照耀,層層兵力包圍下,靠著大石頭說著故事的兩人

待追兵部屬火箭完畢,不用出半個時辰,兩人恐怕就會變成烤焦的串燒人肉串吧,可是現在,他終於握著她的手,放下他的天下,放下他的蒼生,放下他的罪孽與算計,專心聽她說故事了,雖然她還是改變不了他邁入死亡的命運,但至少,她可以陪著他,一路走到現在,望美很感謝讓自己任性到最後的白龍逆鱗,到最後還是鞠躬盡瘁的不惜化為碎片也要把她送到他身邊。她已經過於要求了,所以對於希望白龍逆鱗把兩人送到安全的地方去這種奢求也不應該做過多妄想吧

不過,望美懷裡的白龍逆鱗,顯然感受到主人的願望,隱隱散發出光輝

當第一枝火箭劃過天空時,破碎的白龍逆鱗的光芒也瞬間籠罩了一切

----------------------------------------------------------------------------------------------------

望美做了夢,一個長長的夢,夢裡的她好像在看電視一般,看著自己一次又一次穿越時空,追逐著那個人,每一次,每一次都抓不到,每一次,每一次,都無法挽留,每一次又每一次的絕望的看著那個人走向死亡的結局

望美急著從影片中仔細過濾各種情節,希望過濾出逆轉命運的方法,不知道沈醉在些回憶有了多久的時間,然後望美發現那個人特有的溫柔嗓音,不是從眼前的電視螢幕出現,反而在身後響起:「望美小姐,醒來吧!你再不起來,我自己一個人活著,我會很孤單的!」

孤單.........對!她就是不希望那個人孤單的迎接命運!所以她才會一次又一次的穿越時空,尋找他能夠跟大家共存的方法!她不希望讓他孤單,所以她要想想辦法!她要行動才行!她要立刻起來不可!心念一動,望美睜開眼睛就看到有川讓熟悉的臉龐,映在自己眼前,鼻尖聞到淡淡的消毒水味,身上雪白的床單,她在醫院!!!!她回到現在了!!!!她不是應該跟弁慶迎接最後的結局嗎?

「小讓!!!我自己穿越回這裡多久了!!!逆鱗呢!!!弁慶先生呢!!」望美驚聲

有川讓的臉顯的非常高興又無可奈何的,他啞聲說:「前輩,你昏迷在醫院半年,我還以為你永遠醒不來了」有川讓伸手指向旁邊的床位道:「弁慶先生在這裡,無須擔心,前輩現在感覺怎樣~手腳還靈活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一切都很好拉!他也跟著我昏了半年嗎?」望美跳下床,撫摸躺在床上的人兒,但是他穿的是襯衫西裝,不似自己穿的是睡袍
「不!」有川讓淡淡說道:「那天你們被一道白光送到我家門前,而逆鱗徹底化為粉末消失,你們身上的外傷都癒合了,是逆鱗救了你們,弁慶先生很快就醒了過來,而前輩.......」他頓了頓低聲:「因為逆鱗力量不足,這次穿越時空也透支了你的力量,總之妳的意識一直無法回神........我跟弁慶先生這半年來都一直尋找讓前輩回神的方法..........

「讓小讓擔心,真是抱歉。」望美臉一紅,發現自己起來對著有川讓問了一連串的問題,自己果然太習慣依賴小讓了,但是問題她還想問一個:「那弁慶先生怎麼會躺在這裡呢?小讓有好好照顧弁慶先生吧!」

有川讓苦笑:「弁慶先生是前輩拼死帶回來的,我當然有好好照應著他,總之靠著奶奶之前的關係與人情,幫弁慶先生辦了能安居在日本的身份,然後我們兩個就一直尋找讓前輩清醒的方法,弁慶先生甚至為了前輩,進了大學醫學部精神科跟腦科學習,什麼方法都用過了,前輩還是不醒來,最後只好使用奶奶遺留下來書卷上的回魂大法,為了能順利施行這個法術,弁慶先生只是暫時麻醉而已,應該等下就會醒過來了」
其實有川讓省略很多部分沒提,他沒說的是那天看到弁慶抱著望美出現,他先給醒來的弁慶一拳,然後狠狠臭罵了弁慶一頓,至於弁慶在這半年沒頭沒腦的徹底沈醉在近代醫學裡跟望美的病裡,根本沒有顧著吃飯睡覺部分,他也決定省略,反正前輩醒來了,有的是人可以管這個狡猾到不行的傢夥..........其實本來想被麻醉的人入夢去喚望美是自己,無奈爭不過那個腹黑的傢夥

「小讓!謝謝你!」望美真心誠意的笑著道歉

「只要前輩答應我,以後最重視自己的安全,不要隨便因為一個人,去歷險,我真的很擔心啊!」

「對不起」望美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說:「謝謝小讓,我什麼都要麻煩你擔心」

「前輩握著弁慶先生的手吧!我看他也快醒來了」有川讓溫柔一笑,其實只要前輩高興幸福,他就心滿意足,雖然前輩選擇這個不要命.不要錢.很容易沈溺於奇怪事務的傢夥,眼光顯然真的很有問題在,但是經過這半年,有川讓相信,接下來這傢夥會沈溺的,應該就是前輩了

「好!好」望著有川讓離去的背影,望美還是非常感激的低聲:「謝謝小讓。」

「讓先生,的確真的很照顧我,不過望美小姐對他的信任真是到會讓我吃味的程度」躺在病床上的睡美男發出了聲音回復

「阿!弁慶先生!你什麼時候醒的!」望美瞬間紅著臉,抽回了手

「從妳握著我的手開始」金髮俊逸的西裝筆挺的男人坐起身,笑著調侃她道:「早知道望美小姐會這麼快抽回去,那我就再躺一下子。」話聲方落,從他身上卻掉出了一本「源平之戰後來的考據」歷史書籍

望美的眉頭攏起,他........說不一定弁慶先生,並不希望來到現代,但是卻被自己自私的願望拖來這裡,而無法回歸

他笑得溫厚,撫開她的眉尖:「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啊!會讓我有負罪感的,我只是怕望美小姐的意識,迷散的太開,帶本書替自己作引導,現在身體感覺怎樣?還OK嗎?需要我叫醫生來嗎?」

「我身體一切很好。」望美咬牙道「騙人!」說他不在意那時後的接續發展就是騙人了,望美黯然道:「弁慶先生,想要回去的話,那麼不管怎樣,我會努力找尋讓弁慶先生回去的方法」


「不是說不想要回去」弁慶頓了下道「而是在這裡,我終於可以開始只想想我自己的事情,所以我想留在這裡」醒來後,得知自己平安來到未知世界的代價,居然是她的沈眠,曾有一度,他曾企圖用那個犧牲自己的術法方式換取她的清醒,不過卻被有川讓一拳阻止了

「你這個混漲!有想過前輩用什麼心情去拯救你嗎?前輩沒有要你報答!他希望你獲得幸福!你要是敢浪費前輩的好意,又讓她哭泣的話,我絕對會追殺你到下地獄的!如果覺得愧疚,就努力去回報前輩對你的心意,不許犧牲自己!給我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法!在你想出來之前!我會代替前輩監督你的!」

他算是被有川讓打醒了,是的,在他記憶裡的望美,燦爛的笑容下,總是藏著憂傷,是因為自己的愚蠢嗎?

「九郎........」望美停了停,她想起很多事情

「當然我還是掛念著九郎的」弁慶爽朗一笑「像我在歷史上應該死於萬箭穿身,現在人還能在這裡,九郎搞不好也沒有自盡,是跑去蒙古去了,我掛念九郎,可是我能盡的責任已了,沒有遺憾,多謝望美小姐陪我任性到最後.........

然後弁慶忽然緊緊握住望美的手,認真說:「我自知罪孽深重,一直希望能藉由犧牲己身去彌補年輕時犯下的過錯,我怕妳被我連累,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推開妳,可是即使我再怎麼抗拒你,即使妳哭的再多次,望美小姐還是死死的不肯放手,真是讓我傷腦筋的人呢!」

望美忽然想起,那時後不知穿越了多少次,每次與眼前這個男人生離死別之際,眼一酸,含淚道:「誰要放開你啊!就算要穿越1萬次,就算要到地獄,我也要抓緊你不放,誰叫你實在太讓人擔心了,不看著你,就不知道你要怎樣虐待自己了................

弁慶看著眼前含淚帶笑的女孩,心頭一緊,握緊她的手慢慢說道:「我知道這輩子絕對沒辦法甩開你了,望美小姐實在太厲害了........」他貼近她的耳邊,輕聲呢喃說:「即使到了現在,我也覺得我不配過著安穩幸福的生活,經常希望能繼續去贖罪,但是即使再怎麼被罪惡感所折磨,即使背負著再多的罪惡,我也要呆在妳身邊,地獄就讓我下輩子再去吧!我下輩子.下下輩子,一定會繼續償還我的罪,但我不會再讓望美小姐為了我去冒險了。武藏坊弁慶這輩子的未來,以後都要給妳。」

握緊弁慶的手,望美含淚許下承諾:「弁慶先生這輩子,我都要看著,下輩子,我也要找到你,你要贖罪,我也一起。」

弁慶笑了開來:「那我下輩子可要躲好一點,不然被望美小姐找到,就再也離不開妳了呢!」他歪頭,溫柔朗聲說:「其實這半年,我一直努力達成望美小姐對我的要求,望美小姐不是以前總是要我想想未來的夢想嗎?嗯.......限定是私人未來夢想!不許是世界和平,平息戰爭的那一種,這半年,看著妳沈睡的半年,我想了很多喔!」」

「我可以聽聽看嗎?」望美由衷的笑了

「嗯~不過如果覺得太丟人,不許笑喔!」話是這麼說,但這男人笑得晶瑩可愛,臉上完全沒有不好意思的神態:「我想好好鑽研現代醫學,我希望能讓望美小姐的世界更美好,在這裡沒有戰爭,不過貧富差距很大,怪病也很多,我希望能辦家誰都能夠獲得照顧的醫院,如果能附設孤兒院就更好了,孩子是未來社會的財富,以前我在那裡忙於軍事,沒有好好引導那裡小孩學習,實在是我的遺憾..........

望美無奈一笑
這男人的夢想大概就是這樣,個性從古代到現代其實也沒啥改變,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古代悲天憫人,現在自然以拯救貧苦大眾為已志,那個不是命中註定,根本是他的個性所致,她或許應該早點習慣才行,不過還是有點不太一樣,在現代發揮志向的弁慶先生至少能活到七老八十吧,望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眼前的男人捏住自己的鼻子,輕輕一笑:「其實還有一個夢想沒說,不過你應該早就知道了」

「什麼夢想?」望美問,心裡忽然閃過一段回憶,那個溫柔狡猾似乎企圖迷惑自己的嗓音

「等忙得差不多的時候,我想一邊製藥,一邊看星星,聽望美小姐講故事給我聽。」

這回,那個慣性說謊的傢夥說的............應該是真話了吧。




此生罪孽深重,常願焚燒此身以償夙惡

但即使死後註定被地獄業火所焚燒

現在,我也不願放開妳的手

因為妳說:沒有我的世界才是地獄

那麼,我怎忍心能讓妳墜落地獄呢

我想,我死後,大概不存在著天堂這種東西

因為,有妳的現在,對我來說,才是天堂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