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岐篇】

今日很異常,異常的是中津國最勢利最陰險的狹井君專程招待一個沒有背景勢利的鬼道使那岐去他的宮殿品茗

偌大的宮殿,侍衛僕役皆被請下,平常驕傲的不可一世的狹井君,卻恭敬的向前面有著金黃色頭髮.碧綠眼睛的俊秀少年深深垂下她的頭道

「那岐殿其實身為王族,您身上的死返玉乃是您身為皇族的證明,您身為皇族生贄有消除禍日神,維持中津國和平的宿命」

就知道狹井君那個死老太婆,忽然好聲好氣的專程只把自己請來宮殿喝茶准沒好事,那岐並不認為自己跟千尋從黃泉走了一遭會讓那個勢利又狡猾的老太婆對自己另眼相看,原來為了中津國的復國大夢,要叫自己去送死封印禍日神

為了中津國?憑什麼?他能存活至今,絲毫沒受到中津國的恩惠

那岐冷笑

「請您代替二之姬封印禍日神…….. 二之姬有成為王的宿命」

「……………………………….」

本來應該一口回絕的事情,離開狹井君的宮殿時,那岐並沒有做出啥答覆
中津國這個國家變的怎樣,都不關自己的事,但千尋到底會變的怎樣,那岐卻無法輕易的說不在乎

已經在黃泉之國跟師傅說「要走向保護千尋的道路」

但,即使沒有承諾,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什麼都提不起興趣,唯獨無法不在意她

興趣是午睡,喜歡的食物是磨菇,因為覺得人世很無常,還是因為天生是掃把星,所以什麼都不在意,也不想努力爭取什麼的那岐,從以前到現在彷彿像命中注定繞著千尋,像月亮注定要繞著地球轉動般

跟她一樣擁有金髮碧眼,即使是傳說中被詛咒的外型
穿越時空2次,因為要陪著她躲避危險
再怎麼對俗事沒有興趣沒有野心,還是要唸書用功,不然無法走在她前頭
再怎麼懶得打鬥,還是會偷偷熬夜練習鬼道,不然沒有除去荒魂,保護她的能力

對於這個殘酷又太無常的世界,他很懶惰也很沒有興趣,恨不得一睡永遠不要起來,但是因為放不下內向又太認真的笨蛋千尋,那岐始終無法放心沈眠

「那岐!那岐!那岐!那岐!我跟你說喔」
「那岐啊!不要偷懶了!陪我去……」
「那岐!….」

跟千尋在一起的時候,雖然他還是慣於冷冷淡淡的置身於世界外,但是千尋總是不厭其煩的將他從孤獨裡拉出來,在自己眼裡,黑白的世界,透過千尋的視線,彷彿也染上鮮麗的色彩,好幸福啊!真的很幸福,雖然那個時候,沒有明確感覺到自己非常喜歡千尋拉扯著自己,但是也隱約知道希望保持這樣的平靜到永遠

那時候,牽著被荒魂驚嚇而哭泣的她,回去找風早,千尋拉著他的手太緊
那時後,跟千尋一起上街買東西,雖然很懶,但是千尋笑得很燦爛
那時後,做了失去師傅的夢,驚醒後,睡在自己身旁的千尋,握著他的手在打呼

那麼到底為什麼現在回到中津國裡來呢?既然注定會回到中津國裡來,那到底為什麼要讓他們穿越到那個世界作了這場幸福的夢,自從回到中津國,他就越來越難受,夢越幸福,醒來就越痛苦

那時候,為了要惡作劇的繫上小熊,幫千尋綁頭髮
那時後,跟千尋風早一起回家,吵著誰作晚餐,晚餐的菜是什麼
那時後,燃燒的夕陽下,一邊嘲笑千尋,一邊教她功課

他曾以為在那個寧靜的異世界,忘卻中津國的她,他能守著她到永遠
所以對待會讓她想起中津國的荒魂與一切可疑人事,比起慈悲的風早,他下殺手絕不手軟,斬草除根,久而久之,風早幾乎都讓他去處理那些追擊過來的荒魂

風早的出發點是希望千尋能平安快樂的成長,他的出發點是隱隱希望她能忘記中津國,永遠呆在自己身邊,他要她不是中津國的王,也不是世界的神子,只呆在自己身邊,只會跟那岐在一起,依賴著那岐的千尋

風早跟千尋都很慈悲善良,他很自私冷血,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所以難怪皆是皇族,千尋才是繼承王位的王,而他會是帶著災孽出生的生贄

但那時後幸福到他都快忘記自己是生贄出身!忘記她是公主,他是生贄,忘記他們雖然相依相偎但絕對不在同一個世界裡

狹井君說
「二之姬有成為王的宿命,那岐殿身為生贄也有消除禍日神,維持中津國和平」
他說
「我的想法跟你不一樣,不過目的是一樣的」

那死老太婆想的是世世代代的國泰民安,現在,他只能想到她一個人的安全

啊啊,那時那岐終於明瞭,自己為什麼會從葦舟存活下來,又到底為什麼會與千尋穿越時空,做了那場幸福到不可思議的夢,那一定是因為要讓他擁有保護她的力量與決心吧

沒有遇見她的幸福,跟遇見她的不幸,果然自己還是會選擇不幸的這條路啊
不!能夠遇見千尋,能夠保護千尋,他絕對不是不幸的

對吧!千尋!

是的,只有他能保護她,能夠保護她的他應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才對吧
他終於明瞭在黃泉之國,即使失去性命,永遠幽居在黃泉,師傅還是不停祈禱著他的幸福,微笑目送他走向未來的心情

這次換他來保護她,正如以前師傅保護他一樣



===================================================


【千尋篇】

海邊,少年跟少女再找據說少年遺失很久的物品

少女趴在沙灘上眼睛睜大老大,死釘著每一個角落,努力的翻來覆去,一邊碎碎唸著要少年講清楚失物的特徵,望著她徒勞無功的傻樣子,少年扯開俊逸的嘴角,淡淡的笑了

[因为对我来说,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东西
    真正应该珍视的,并非很久以前的遗之物品啊
    也许…反倒是近在眼前的东西… …]

那天,那岐忽然約千尋去海邊,雖然明知那冷淡又壞嘴的傢伙不太會顧啥情調,但是兩人獨處的海邊,還是讓千尋很期待,但那傢伙明明說要去找東西,後來居然沒頭沒尾的說有更重要的東西所以懶得找了…還說自己有事要作,叫她自己回去,想要關心下,居然被那傢伙說「不關妳的事。」太可惡了!那個遺忘很久還想要找的東西,應該是對那岐很重要的東西啊~!他怎麼可以找到一半,就放棄跑去作其他事,不管是什麼,他為什麼老是這麼不在乎的放棄了呢……真令人氣悶

氣悶啊!老是搞不清楚在他想什麼,最氣悶的就是相聚最久卻最不了解他的笨蛋自己

明明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家人,她卻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不知道他為啥什麼都不在乎,不知道他重視什麼,不知道他喜歡什麼,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能幹又那麼懶散
他喜歡吃磨菇,他喜歡午睡,他有低血壓,她只知道這些零散的生活習慣

明明是每天都可以見面的家人,但是他的神秘,他的不在乎,他有意無意的疏遠與小失蹤以及不願意多談自己,經常讓她覺得,他們其實是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

曾經她以為她是了解他的,比方說在橿原的小鎮,那個寧靜的家,跟那岐一起等風早回來,一塊去買晚餐的菜,看那岐一邊抱怨一邊去煮晚餐,跟那岐搶電視看,要那岐跟她一起看漫畫,然後無可奈何的發現他在旁邊自顧自睡的很沈

比起為了生活打拼,常不在家的風早,不管是學校還是家裡,最常陪在千尋身邊的就是那岐,雖然那另一個世界,她會覺得格格不入而心慌,但只要轉頭看到跟自己相似的金黃髮絲跟碧色眼睛,千尋就有種說不出的安心

雖然同樣擁有金黃髮絲跟碧色眼睛,但是他們是不同的人,比起平凡又普通的千尋,那岐有一張過份好看的俊臉以及可怕的毒舌,惹得全校女生心癢難耐又不敢靠近,那麼拒人於千里外的那岐,雖然不會主動親近她,但只要千尋轉身,那岐一定在她看的到的視線範圍內,這難道不算是理解嗎?這可以算是理解吧?直到中學2年級,班上仰慕那岐的同學有意無意的問著她

「葦原同學,你知道那岐君,晚上熬夜都在做什麼嗎?」同學問
「那岐,他晚上都在睡啊!他很愛睡覺呢!每天早上都起不來」
「是嗎?但那岐君如果不是熬夜,是不會出現眼皮下的陰影吧~嘻嘻~」

那時同學神秘的笑了,千尋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堪,的確,雖然每天都一起生活一起吃晚飯,在自己面前的那岐,總是懶洋洋的打著瞌睡,或老大不情願的做家事,或對做了傻事的風早與自己吐嘈,而那岐總是有意無意的會消失一會兒,千尋完全不知到那岐有意無意的失蹤是在作什麼?志向是什麼?或是興趣在哪裡?這樣的那岐如果改天忽然說因為其他的事情要離開自己與風早身邊,完全是正常的

好想多了解他一點,好想知道那岐的秘密是什麼?抱著這樣的念頭,找了一個風早出差不在家的夜晚,千尋央著那岐要一起睡

「風早不再家,我怕黑,好像會看到奇怪的東西跑出來」

這是一個超級爛的理由,被那岐轟回自己房間,千尋絕對不意外,神奇的是那岐只是淡淡的說:「進來吧,不要吵到我就行」

自從上了初中,千尋就不曾晚上跟那岐一塊睡了,風早說男女有別,他們應該避嫌,但對老作奇怪惡夢的千尋來說,半夜驚醒能看到那岐躺在自己旁邊,睡不著時她能偷偷握住那岐的手,實在是一種說不出的安慰

自從分開睡後,每個滿月的夜晚,她在睡夢中總隱隱約約聽的到自己對面房門打開的聲音

於是難得今晚風早不在家,她終於又可以睡在那岐旁邊,外面的月亮很圓很大,印照著那岐臉上長長的睫毛看起來捲翹又濃密,那岐長的很俊,那岐睡起來少了那股冷淡,比女孩子還可愛,那岐眉眼總含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氣質,那岐身上有淡淡又很清爽的青草味道,這些千尋都知道,只是從來都沒有像今晚那麼強烈的意識到,躺在自己身邊的是那岐,她很不爭氣的失眠了,她原本很擔心要是自己睡死過去,就不能監視那岐晚上在偷偷幹啥,現在看來完全沒有這個擔心的必要

圓月已經爬過了高點,三更半夜,身邊的少年,淡淡的呼吸著,一動也不動,今晚看來是平安無事的度過,有點可惜,又有點安心,千尋想像以往一樣偷偷牽著那岐的手,那岐的手很溫暖,帶著讓她安眠的不可思議魔術

只是還沒有碰到那岐,少女就感覺少年忽然掀開棉被起身,她心虛的閉上眼睛裝睡,感覺少年飽含青草的香氣忽然靠近自己的臉龐,心跳加速,完全動也不敢動,如果他親吻了她的額頭,如果他親吻了她的臉頰,如果他親吻了她的鼻尖,或許隔天她就會老實的告訴少年,其實有記憶開始的時候,她的眼光總是放在他身上,從來沒有離開過

可惜那岐只是把被子蓋在千尋身上,然後千尋聽到熟悉的開門聲,果然自己以往根本沒有幻聽,那岐常常晚上自己跑出去,不知道他背著自己到底再做什麼?千尋連忙爬了起來,想跟著那岐一探究竟,明明不過幾步路的差距,但是千尋打開門時,那岐卻已經不見蹤影

她又找不到那岐了

就像她做過最可怕的惡夢一樣,偌大的屋子,沒有風早也沒有那岐,只有自己呆在黑黑的地方,等著誰來發現自己
她以前老是呆在黑黑的地方,因為沒有誰是樂意看到自己出現,他們比較喜歡看到美麗能幹的姊姊,他們不喜歡看到沒用又怪異的千尋,所以千尋最好是呆在黑黑的地方,不要出來造成別人的麻煩,沒有人會發現她,因為沒有人想發現她

她以為她會等上一輩子,直到流不出眼淚,直到皮皺骨鬆,直到老死

她在床上翻來覆去,坐立難安的時候,有人打開房門,他回來了

手臂,臉頰,小腿,皆有淡淡的刮傷,甚至透著血絲,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眼神銳利的刺人,那岐的狀況不能說是好,但他回來了,她總算等到他了,千尋又高興又心疼的跳起來去客廳拿急救箱,就往那岐房邊衝

「那岐大笨蛋,半夜還跑出去,弄得全身都是傷,等我給你包紮好了以後,你一定要給我交代清楚!」少女紅著臉抱著急救箱,要打開少年房門

【喀拉】房門鎖起來了

「滾。」少年的聲音平平版版沒有溫度

「那岐!你在胡說什麼!我要進去包紮!」她既怨又怒

「我沒有興趣給想偷看我的秘密的人包紮」少年的聲音透著寒,卻非常輕柔禮貌的說:「不關妳的事,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以後請不要打擾我。可以嗎?」

少女記不得那晚她是怎麼回到自己房裡,早上醒來只發現枕頭濕成一片,心裡空蕩蕩的,而少年宛若那晚不曾發生任何事般,什麼也不說拉著自己去上學,好像在告訴她,如果想保有現在平穩的生活,就不要靠近他的世界,也不要說穿這個秘密

從此之後的夜晚,千尋不再能跟那岐一塊睡了,他們之間保持難堪又微妙的距離

他與她雖然相依相伴,但卻是不同世界的人
那岐是鏡中月,水中花,可望而不可碰觸的人

回到中津國後,千尋才驚覺,風早不在的那晚,那岐是偷跑出去淨化荒魂吧!背著那時後什麼都不知道的自己……….為了保護那個安寧的生活,那岐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拼命的精進鬼道,淨化荒魂

不讓她知道的努力,連包紮傷口,都不願讓她靠近,她什麼忙都幫不上

那個冰冷的眼神,什麼都不願意說的倔強,其實好溫柔,可是也讓她好寂寞

回到中津國後,實際與荒魂艱苦的戰鬥,千尋才發現以往的自己幸福的過了頭,於是她想跟風早那岐表達她的謝意,風早如同以往的笑著撫上她的頭,而那岐卻躲得很遠

以往在橿原的小鎮,除了某些時候,那岐總是呆在千尋的視線範圍內,回到中津國後,已經不用背著她去秘密淨化荒魂,那岐卻越發的經常消失在自己身旁,居然是有戰鬥,自己有危險時,才好不容易看到那岐現身
只要那岐現身了,基本上那場淨化戰鬥就算結束了,那岐總是在出乎敵人意外的角落出現,精準出手攻擊敵人的弱點,又狠又準,不消一下子,敵人便消亡

憑著自己強大的實力,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險境,那岐實在太習慣獨自戰鬥,那次對付朱雀也是那樣,對付禍日神也是那樣

那時候那岐為了保護那安寧的生活,犧牲了睡眠,躲著自己偷偷獨自淨化荒魂,現在那岐又獨自的離去,又與她說「不關她的事」,那岐到底又是為了什麼,打算犧牲自己什麼呢

不知道,千尋不知道,可是她知道一件事情,這次絕對不能讓那岐孤獨面對了,她要跟他一塊,即使再到黃泉走一遭,也再所不惜

不要再自己一個人了,他絕對不是一個人,還有她啊!還有一直一直好想一直呆在他身邊的她啊

他們是一塊的,他們是一塊的,他們是一塊的,所以不要認為只有自己一個人

這次,請換我保護你好嗎?那岐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