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1:這個故事是言情小說(親情/友情/愛情),粉紅泡泡甚多,請勿在此來此探究歷史的真相。

註2:故事與角色情感為作者個人主觀詮釋菊灣耀三人的故事,非三次元主流,請不要對號入座。

註3:討厭菊灣與耀灣兄妹這兩個CP的大人請按右鍵離開,外界有更多的好作品,請勿在此浪費時間。

 

我是誰呢?
有誰會在意我呢?
有人會把我當作世界第一重要的人,絕對不放開我呢?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的願望就只有一個】

灣娘出生在東南角落的小島上,有地球村裡王府世家的血緣,但她是府內女侍與主人的私生女,沒有名分也沒有繼承權的灣娘,只能住在王氏大宅隔著海峽的小柴房,遠遠的看王氏一家族興衰

「灣娘不知道是從哪裡生出來!他真的有王氏的血緣嗎?」
「就算有王氏的血緣,住在那麼偏遠的地方,根本沒有受過教育.....」
「能夠繼承王氏的孩子已經很多了,把那個野種帶回來,我怕會教壞孩子們」

很多話隔著海峽遠遠的傳過來,灣娘不是不知道,但她也無力改變現狀,灣娘不確定自己身上是不是真的有王氏的血緣,可是她也想跟王氏的孩子一樣受教育,跟大家玩在一起

【我好寂寞】

灣娘常常蹲在茅屋前看王府,雖然總是招致王府的人說她活像的小太妹拋頭露面,但是孤單的灣娘對於看著王府來來去去的人潮,感到相當的安慰,遠遠聽著王府內人群的喧鬧,寂寞的日子似乎變的格外漫長,自己明明也是王府孩子的一員為什麼不受重視,反觀王府的四周遠親
還比較與王府親善

難道就是因為灣娘不漂亮也沒唸過書的關係嗎?自食其力的灣娘,在農忙之餘,偶爾總會有感覺到寂寞得不得了的時候,有次灣娘趴著茅屋前哭泣,那天是一個天氣 帶著冷的春天,灣娘感覺有隻手溫溫柔柔的摸著自己的頭,抬頭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個看起來好斯文,好俊秀的少年,穿著鵝黃的外掛,雖然有點舊但是很整齊

「你是.............」看到那雙有點羞澀的黑色眼眸,有種陌生的熟悉感,彷彿被注視著不是第一次,灣娘記得,那是王府的遠親日/本,每年都會去給王府送禮的的少年

「為什麼哭的那麼傷心呢?我每次經過這裡的時候,你都在在門口呆著,不冷嗎?.........」少年站在茅屋前,溫柔的語氣藏著淡淡的憐惜

「因為一個人很寂寞...」很久都沒人正視自己了,灣娘連忙擦乾眼淚,擠出一個笑容

「這樣啊」少年淡淡苦笑道:「我叫本田,家裡日子也不好過,總靠著王府接濟,但如果有一天,日子過的去的時候,你要不要來我家住,我也覺得一個人很寂寞呢。」

「好!」灣娘笑顏燦爛「到時後,你要來接我喔!」

從此之後,每隔十天半個月,灣娘就會看到那個穿著鵝黃色外掛的俊秀少年,帶著點心或是其他民生用品來探望自己,灣娘知道他不富裕,甚至給自己的物資都極可能是從王府接濟來的,不過那不是重點,茅屋前,少年溫柔的笑容,深邃的眸子,被記掛在心的感覺很好

就這樣兩小無猜的交往了一陣子,自從與灣娘談到他新認識的外人朋友後,那位少年也漸漸絕了蹤跡,灣娘等了又等,然後深深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件該遺忘的事情

對於孤身太久的自己,這是一個很甜蜜的約定,不過約定跟實現通常是兩回事,就比方灣娘剛出生的時候王府明明就說要把灣娘帶回去撫養,後來自然不了了之,約 定如果不當下執行,「約定」就等於是「夢話」,反正被人爽約也不是第一次,過了好幾年,灣娘坐在茅屋門口,風吹過她的髮梢,此時她自己一個人,對於跟自己 做過眾多約定的人與事,她早學習遺忘


「真的是好可愛的小妹妹啊~福爾摩沙!」一個棕髮和藹的男人忽然冒出在茅屋前,熱情的撫摸的女孩的頭髮,他問:「你是誰家的妹妹啊!叫什麼名字」

「灣娘,我是王府的............可是他們說我跟他們沒有關係.......」

「我叫西/班/牙,他叫荷/蘭!小妹妹既然沒有人照顧,不然現在跟我們兩個一起生活好不好?我會教你怎麼賺錢過生活,這樣你就可以吃更好的食物,穿更漂亮的衣服」

「...........................................」如果可以穿上更漂亮的衣服,會賺更多的錢,那王府就會承認 我是他的孩子嗎?頭一次有人說要跟我一起生活,現在!立刻!當下!,不是約定也不是夢話,灣娘低聲說: 「..........................請多多指教。」

灣娘有禮的深深鞠了躬,兩個男人爽朗大笑
「真的是好可愛的女孩子喔!我們那裡的女生每一個都兇吧吧!讓我們好好照顧你吧!可愛的小女生就是要被好好疼愛啊~」

★★★

在西/班/牙與荷/蘭的打理下,灣娘從一個不識字有點粗野的女孩,慢慢變成擅長貿易.種田的能幹少女,灣娘能幹的名聲的慢慢傳到王府去,於是王府開始緊張了

「灣娘再怎麼說也是王府的孩子,居然受外國教育!」
「灣娘是女孩子,整天跟外國男人混太不恰當了」
「西/班/牙與荷/蘭該不會看上了灣娘,想藉機謀奪王府的財產吧」
「必須把灣娘帶回來!王府的孩子,王府要自己教育!」
「就趁灣娘外出的時候,找人好好跟西/班/牙與荷/蘭「商量」一下吧」

有一日,當灣娘剛剛耕完田走回家的路上,夕陽下迎接她的不是熟悉的爽朗洋腔笑聲,而是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長袍馬褂,小小的馬尾,斯文溫厚的穩重笑容........那是!那是!

「王耀哥哥!你怎麼在這裡!」記憶中,只見過一次面的王府當家
「灣娘!家族商議後,決定把你接回家撫養了,這麼久以前忽視你,真的很抱歉.....」
「真的嗎?真的嗎?太好了!哥哥..........」灣娘撲到哥哥的懷裡喜極而泣說:「他們承認我是王府家的孩子了嗎?那西/班/牙先生?與荷/蘭先生呢?」

「他們知道王甫要接你回家後,就先離開了,他們請我要好好照顧你」王耀淡淡一笑,他自然不會說出剛剛的談判有多「激烈」「這些年來,辛苦你了。」王耀溫柔 的撫摸灣娘長長的秀髮,對於這個幼時即孤身在外生長的妹妹無限愛憐,他牽起灣娘的手,柔聲道:「我們回家吧!哥哥保證從現在起,不會再丟下你了!」

「好!我們回家!」灣娘含淚笑道:「從現在起,我永遠永遠都不要離開哥哥了」

夕陽將兩兄妹的身影拉的長長的,他們沒看到,在後方10公尺,有一個穿著嶄新白色軍服的少年正遠遠看著他們,然後將一袋子的女性用品用力甩在地上,摔個粉碎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yx
  • 摔得粉碎..........
    菊爺爺辛苦你了

    (你好,我從33章開始看,現在回頭看第一章,我很期待你的作品喔)
  • 悄悄話
  • linamy5668
  • 你好 我最近才迷上APH((我果然過時很久了
    APH是2009~2011很夯的
    現在才追果然太慢了
    我好喜歡你的香灣作品
    我決定要重第一章 每篇都看~
    謝謝你的文章
  • linamy5668
  • 真不知道日本在生什麼氣
    是在生王耀的氣 還是臺灣沒等她的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