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4:離別之日】


對灣娘來說,在王府的日子裡,時間流動的很慢又很快,可能是因為跟以前生活方式差的太多,以前獨居住在王府外的茅屋時,為了搞定自己一日三餐,灣娘奮戰的 自顧不暇,偶爾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醒覺自己的寂寞,現在人在王府當小姐,整天唸書習字學習如何當一個體面王府小姐,灣娘就覺得時間變慢了,以前耕田抓魚 的手,現在拿來寫毛筆,總覺得怪不自在,但是為了能夠呆再親人身邊,呆在王耀哥哥身邊,灣娘覺得拿自己一點自由去換取,也算是很值得

只是經過與那個人相遇的新年後,王耀哥哥是越來越少陪伴灣娘了,聽說清朝老爺越來越老糊塗,盡讓皇親國戚勾結外人,變賣家產,王耀哥哥為了維持一家生計, 又更加繁忙了,畢竟王耀哥哥不只是灣娘的哥哥,他還是王府的當家...........所以被清朝老爺.皇親國戚為難,去跟外人低頭,,到處奔波,累到雙 眼充滿血絲....種種事情,王耀哥哥說那是他的責任

雖然灣娘很想跟王耀哥哥說,如果真的很累,如果真的清朝老爺不聽勸,如果真的到最後的最後不行的時候,放下吧,跟灣娘一起逃走,灣娘再怎麼不濟,憑著以前獨居時養活自己的營生幹活,灣娘想,即使不是王府小姐.少當家,灣娘跟哥哥還是可以在遙遠地方過著幸福的小日子

這種任性的話,她還真不敢跟王耀哥哥說
王府又不是只有灣娘一個,還有其他的人在啊

【我的願望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
【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願望一樣】


★★★★

一日,主持家務那麼那麼繁忙王耀哥哥,居然表示,有1日的休息時間,要帶灣娘去遠方度假休息,灣娘非常非常的高興,而灣娘的歡喜在看到王耀站在她面前時瞬間消失大半

「灣娘,準備好去玩了嗎?」

眼前的王耀哥哥,臉色蒼白毫無血色,鬆垮垮衣服顯得他又瘦了幾分,眼窩泛黑深深凹陷了下去,仔細瞧看,還能看到從衣服間隙露出一條條暗紅的傷痕.......怎麼,才一段日子不見,王耀哥哥憔悴到幾乎讓她認不出來!!!

「哥哥!你怎麼了!是不是清朝老爺又折磨你了!還是那些外人又對你使什麼手段呢!怎麼這麼多傷!今天不要去玩了!先進來擦藥,我去找醫生.........」灣娘拉著王耀的衣袖,急急發問,卻被他的手掩住嘴吧

「灣娘,我不是說過,什麼事情,讓哥哥來就好嗎?你不要多問!」撫摸著灣娘,王耀的臉上拉出一個極為難看的笑,他說:「我沒事,醫生都幫我料理過了,放假難得,灣娘就陪我去玩好不好..........」

「哥哥.....................」灣娘攏起了眉頭

王耀幾近強制般,不說分由的把灣娘帶上了馬車,馬車上還有幾個大大的箱子,王耀說那是為了順路送貨去遊玩的地方

「這次交易的事主,人很好,借給我很棒的度假小屋,讓我送貨時,順便帶灣娘來玩」

馬車上,哥哥苦笑著這麼解釋,看著哥哥愁苦又強打起精神的模樣,看著馬車上那幾個大箱子,邊邊角角隱隱約約露出熟悉的花邊衣角,灣娘欲言又止,也只能配合著露出笑容,如果自己是那麼沒有用處的話,起碼也不要成為哥哥的負擔

那間度假小屋離王府並不遠,下馬車時,灣娘在屋前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標誌,她眼神暗了暗,蓄意別過臉不看,今天是王耀哥哥難得的休息日,她想要扮演王耀哥哥最甜美可愛的妹妹

度假小屋古色古香,偌大的陳年木屋經過完善的維修與巧意的西化設備,顯得有歷史卻很方便,裡頭有書.有圍棋.有各式各樣的小玩意,庭園是漂亮的小橋流水,甚至左一角還有新造的西式庭園與射擊場,出來迎接的管家與僕役也謙恭有禮的過頭,唯一的缺點是,主人恰巧出了遠門

那寧靜的一日,灣娘賴在王耀哥哥身邊,早上玩賞庭園,下午下棋喝茶撒嬌,晚上吃著僕人送上的新式西餐,夜裡洗完澡,穿著寬鬆的睡衣,滿天星斗下,灣娘抱著 王耀的胳臂坐在木造的庭廊下乘涼,昏昏欲睡,灣娘感覺那隻撫摸著自己頭髮的手,充滿愛憐,直到這個時候,灣娘才有那個勇氣說出她一直想說的話

「不要再回到王府了,哥哥,你可以跟我一起逃走嗎?」摟緊王耀的胳臂,灣娘像是再說夢話似的吐出一句,她感覺撫摸自己頭髮的手,停滯了下來

「灣.......灣娘............」他的聲音裡裝滿了為難,是啊!她的自私會讓他為難的

「我亂說的,哥哥,灣娘想睡了,你不是說我們今天睡這裡嗎?」放開王耀的胳臂,灣娘咬牙起身走向已經在禢禢米上鋪好兩床的臥室

「灣..........灣娘.......」王耀皺眉,彷彿還想說些什麼,但眼前的小女孩,卻自顧自的鑽入被窩,用棉被蓋住自己的小小身影

「晚安了,哥哥。」灣娘輕聲,然後在被窩裡,靜靜的流淚,她不希望身邊的人發現

其實她知道了,什麼都知道了,她沒有他想的那麼單純

★★★★

清晨,長辮子的男人,輕輕翻起棉被站起來,他望向隔壁的隆起的被縟,那裡躲著他最心愛的小女孩,他伸手輕輕觸摸那個被縟,但是手還沒碰觸到那個被縟的時候,他的手又縮了回去,他咬咬唇,終究沒有翻開被縟,孤身拉開門,走了出去

「哥哥,你要去哪裡..........」男人還沒踏出臥室,女孩露出紅咚咚的雙眼,掀起了被窩俯身問

「灣娘.................」男人轉身,臉上有著錯愕.驚訝.與心痛,自己終究懦弱到無法對她說出真相

「不要丟下灣娘,好嗎?」女孩爬起來,她半跪在被縟上,把頭深深的抵著地上,卑微哀求著:「灣娘可以不當大小姐,灣娘會耕田.抓魚,灣娘什麼都會作,不要丟下灣娘..................好嗎?求求你啊..........哥哥。」

「灣娘.................」男人的臉,痛苦的扭曲成一團,他握著門把,指甲深深陷入木門

兩人對峙,灣娘的眼前閃過一幅又一幅的回憶,還有那些甜蜜的話語

【哥哥再也不會離開灣娘了】
【灣娘不用擔心,哥哥會保護灣娘!讓你變成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子】

現在,說過這些諾言的男人,明顯的親自把自己送到別人家去了

久久等不到,男人的回應,女孩慢慢縮回了被縟中,用棉被蓋住自己
「哥哥................」她啞聲:「算了!你要去哪就去哪!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不相干的人了!少假惺惺了!要走快走!!!滾!」

男人獃了獃,握住滲出血絲的拳頭,然後咬牙轉身,終究還是走了

然後,彷彿是接替長辮子的男人似的,那個短髮穿著潔白的海軍制服少年,慢慢的走進來,老實不客氣的翻開被縟

「妳果然醒著!灣娘!」

他看到,棉被下濕了一大片,在棉被下的她一整夜都不停的流淚,女孩起身咬牙抹去自己的眼淚,她倔強又脆弱的姿態,讓少年滿意的點頭,他問:「妳何時發現王耀這次是專程把妳當作貨物送過來的?」

「從發現那些大箱子,都是裝著我的隨身物品開始.......從一下車,就看到這屋子上有菊花的標誌開始..............」灣娘低頭,小小聲 的說,是啊!她發現了,應該是說在王府裡越來越少看到王耀哥哥的身影,她就隱隱約約欲知道自己的未來,可是到底為什麼她無法從這樣的命運逃走呢?說到底, 她不忍心讓那麼男人為難,讓那麼疼愛自己的他為難,如果他的決定就是要犧牲他去維持他的所重視的事物,那麼她怎麼可以不成全這個笨蛋哥哥呢

少年笑了,他說:「合格!比我想像中的聰明,我喜歡聰明的人!我才不要蠢蛋在我這幹活,為了要得到妳,我也花了不少代價,王耀是非常重視你的,只可惜他似乎更重視王府,為了王府,他可以不要妳喔!可憐啊...............」話聲未落,旋即被打斷

【啪】女孩揚起手甩向少年的臉,那是一個清脆的巴掌

「你這個卑鄙小人!!」女孩眼睛露出了久違的野性,她吼:「我不能原諒王耀哥哥拋下我!但我更加討厭玩弄手段,陷害王耀哥哥的你」女孩一字一句吐出:「我是絕對不會為你做事的!」

左手摸著發紅的臉頰,右手用力扯住女孩的手,少年惡意的笑著預言說:「雖然妳的野性,也讓男人很喜歡,但我要的東西,我的東西,從來都不需要自己的意志,只能在我選擇的路上走呢!」

瞧,她現在不就是他的了嗎?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amy5668
  • 好壞喔 壞的好受不了喔~~
    快要暈倒了~~~~
    怎麼辦好愛喔!!!!
    灣娘好可憐 呼呼秀秀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