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9:報仇的機會?】

月亮已經爬到高點,夜已深沈,整個本田家寂靜無聲,秋天的月亮總是格外清亮,而今晚又是滿月之夜,即使灣娘不點燈,外頭的圓月,還是在和室中撒落了一地光滑,灣娘對面的薄薄紙拉門還傳來稀疏紙張摩擦聲,此時聽在灣娘耳里,格外刺耳

摟著棉被,靠著牆的灣娘,呆呆的看著對面薄薄紙拉門上倒映出來影子,即使一個人的時候也挺直了腰稈,奮筆急書的消瘦人影,跟那道冷漠孤絕的人影對峙,灣娘已經習以為常,她始終像是被困在迷宮裡一邊,無法前進也不能後退,她咬牙深呼吸了幾口氣,然後想起今日下午老管家的請求

「如果可以,請灣娘小姐多勸勸少主人早點休息吧!」京都老管家懇切的說

「這...............那傢伙工作沒天沒夜又不是一兩天的事,怎麼...」灣娘狐疑道

「前陣子,亞瑟先生請的醫生替大家作身體檢查還記得嗎?」

「喔喔~我知道阿!他是那傢伙的生意上的伙伴嘛~所以來本田家作身體檢查~賣個人情給那傢伙......」灣娘忘不了那時量身高體重胸圍時,那死變態在旁放肆又惡劣的嘲笑,灣娘歪頭說:「對了!那傢伙的身體檢查好像一直沒有正式出籠呢」

老管家攏起眉頭,低聲道:「不是沒有,而是無法告知道大家,本田少爺的身體狀況...............」

在老管家鉅細靡遺的描述下,灣娘才了解,本田大變態最近長期感冒未癒,但是幹活成癖的本田大變態根本不願示弱,照樣工作,所以亞瑟先生才特意找了個藉口,藉由替本田家人統一作身體檢查的名義,把討厭醫生的本田大變態也拖去作身體檢查

「根據亞瑟先生的家醫說,因為長期的睡眠不足,導致少主人的抵抗力很弱,所以一個小感冒才會拖了那麼久,事實上如果少主人在不好好休息,別說是感冒了,拖 成肺炎都有可能,少主人為了本田家的發展如此不愛惜自己身體..............」話說到一半,京都老管家眼眶泛紅,帶著哭音說道:「本田少爺是 老身一手帶大的,他幼時多病,本來就不是啥強健的身子,現在為了本田家,少主人是過度逞強了,如果再不好好休息的話............」

「呃呃~京都爺爺~您!您等一下啊!別哭!別哭阿!!」但要說本田家,灣娘拿誰最沒辦法,京都爺爺不是排第一也是排第二,畢竟灣娘一進本田家門,從吃食到 工作,無不由京都爺爺悉心照應著,京都爺爺對灣娘來說好比耀哥哥一般的存在,既疼惜灣娘,又教導灣娘各式各樣工作上的知識,甚至連一身自傲家傳長槍功夫也 對灣娘傾囊相受。於公於私,灣娘都非常尊敬仰慕著京都爺爺

「如果是灣娘小姐的勸解!少主人肯定願意好好休息的!」京都爺爺,雙眸含淚,緊緊握住灣娘的手

「..........我知道那傢伙對爺爺來說很重要阿!可是我也拿那傢伙沒辦法啊!!」灣娘冷汗直流,她吃軟不吃硬,最見不得人哭了,何況是這樣疼愛自己的老人家

「真的很抱歉,老身知道.............對灣娘小姐提出這樣過份的要求,是老身老糊塗了!」京都老爺爺眼神一暗,然後帶著哭腔轉身

「等!等!等!等!等一下!我是說我能也沒辦法!又不是我我不作!我會努力去作的!就包在我身上!爺爺別哭啊!」看著那個老態龍鍾的悲傷背影,灣娘又急又慌,嘴吧自動吐出了承諾,然後她看轉身過來的老人,滿臉笑容閃亮亮,瞬間年輕了二十歲,剛剛的傷心黯淡像是假的一樣

「真的嗎?那麼少爺的休息一切就拜託灣娘小姐了!請灣娘小姐好好讓少爺休息!不擇手段也可以喔!只要少主人可以好好休息!老身願意全權負責後果!」京都爺爺慷慨激昂的拍著胸脯道:「一切都拜託灣娘小姐了!」

對方挖了坑,自己不只跳了還替自己多挖兩把土

於是叫大變態工作狂休息這艱難恐怖的任務就落在灣娘身上了,可是干擾那個大變態工作狂幹活,是全本田家的禁忌中的最禁忌,賣身進本田家的灣娘,到底有啥資格與方法叫他放下工作去睡覺呢

「跟他吵嘴皮從沒贏過............」想到每次兩人針鋒相對,本田大變態厚顏無恥的惡劣的言行,總惹得灣娘恨不得一棒打昏自己或是打昏這虐待 狂:「總不能叫我一棒打昏他吧..............啊.............好像也只能用這種方法了.............」看著房裡京 都爺爺送的防身長槍,灣娘喃喃自語................雖然是個蠢方法,但是貌似是最可行的方法..........乾脆就乘機忠實 的????滿足自己的慾望???好了????

「反正昏倒跟睡覺是差不多的東西............差不多..........差不多拉......都是眼睛閉著,失去了知覺嘛~~!!」灣娘拋下棉被,站起身,伸手提起靠在牆邊的長槍,墊墊重量

一開始與京都老爺爺習長槍時,灣娘曾覺得這把長槍非常的重,爺爺說這把長槍是給男孩用的,原本是要給灣娘女孩專用的長槍,但是灣娘認為,既然要學防身功 夫,當然要學破壞力較大的,所以硬是央求爺爺把她當男人一樣教授槍術,每日早上的練習,日子一久,現在揮舞這把鐵製長槍,對灣娘來說好像吃飯喝水一樣熟習 輕鬆

「用槍柄往左邊的太陽穴一敲,應該就可以一覺到天亮了吧!!」提起長槍,灣娘閉上默習京都老爺爺教導她的關於人體易受創之處,雖然跟爺爺一對一練習了很 久,但實戰,今晚倒是第一次!光是幻想凌空一棒敲下去的觸感,灣娘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感,手心冒汗,臉蛋發紅,眼睛炯炯有神,雙腿輕微的顫抖著,這難道就 是京都爺爺所說劍客比武時,必有的求勝心嗎?

「話說可以光明正大敲昏那變態,也算京都爺爺給我的福利呢~」轉念一想,灣娘樂滋滋的提槍,悄悄靠近了紙拉門..................灣娘與本田大變態住處唯一的間隔,看了非常多次,灣娘知道本田大變態,通常都是背對著紙牆在木桌前辦公

「本田大變態!今晚非讓你倒在我面前不可!」拎起長槍,灣娘發下豪語,一瞬間有了劍客生死搏鬥的豪氣感!

嗚呵呵!本田大變態給我等著吧!!!今晚新仇舊恨都要一起討回來不可!

----------------------

某黑化者抗議:「不是說要讓我當S嗎?怎麼現在變成疑似變M!現在劇情走向越來越奇怪了!!!」

某鴨煙:「後面還有戲,急啥~現在反撲是流行阿!」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R
  • 3

    反撲好讚!!

    京都爺爺的哭技真不是蓋的呀~~
    [不愧是一手帶大某黑S的人呢~正所謂高手高手高高手是也!!]
  • 當然!阿菊是誰教的
    京都爺爺練這一手自然比阿菊更純熟

    a12361510 於 2010/01/25 00:38 回覆

  • linamy5668
  • 覺得菊會把灣撲到床上吧?
    然後發紅臉的灣娘
    不過這只是猜測
    趕盡往下看去~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