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1:夜襲!!!】

一把朱紅色的長槍,劃破本田家寂靜的空氣,凌空直敲本田少當家的左腦杓

京都爺爺有說過,打架靠的是「時機」與「氣勢」,如果比對手早一秒突擊,比對手還堅定的話,即使是下亦能剋上,所以灣娘也老實不客氣的直接出手偷襲,雖然 她沒見識本田大變態的身手(那傢伙在本田家根本手不離文件或帳本,不曾看他練武,理論上應該很弱),但畢竟她是第一次實戰,灣娘怕真的雙方互相對峙起來, 自己恐怕無法冷靜應對,況且灣娘打著:「直接從身後敲昏本田大變態,他沒直接看到兇手,只要死不承認這槍是自己敲的,諒本田大變態也拿她莫可奈何~」的如 意算盤

褐色的人影,在長槍接碰觸到的前一秒,即時翻身越過木桌,讓灣娘的第一槍意外落空,灣娘大吃一驚,明明是臨時起意的偷襲,怎麼他會閃得過呢?莫非這傢伙背 後長眼睛不成!這下自己非曝光不可了,灣娘咬牙,曝光就曝光!反正這是京都爺爺的交代:「讓少主人休息。不擇手段!!」長槍向前一掃,一不做二不休,既然 偷襲打不昏他,就用實力打昏本田大變態

本田菊左手丟開計畫書,翻身過木桌時右手順手將木桌下暗藏的防身長刀連帶刀柄給抽了出來,單手持長刀向上方一擋,直接在空中與長槍連擊了兩下,對於灣娘的忽然偷襲,他居然面無表情的直接持刀還擊,彷彿等了很久似的

灣娘冷汗直流,心跳如擂鼓,盡覺得雙手發麻,本田菊回擊的力道非常大,幸好自己的長槍是長距離武器,他也無法進身,加油加油加油!騎虎難下!現在打不昏本 田菊,她倒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灣娘長槍一轉,凌厲的向本田菊的脖子劃去,那是京都爺爺教導的得意技:「突刺」,即使本田菊的長刀能即時擋住這一下,長 槍只要立即轉下一抽,亦可直擊胸窩,這樣對手不倒也要吃下一記狠擊

狠擊.........對啊!那傢伙現在穿的可是和服,身上毫無任何防備,這一下要是狠狠敲下去,要是讓本田大變態在床上躺了十天三個月,怎麼辦?京都爺 爺豈不是要心疼死了!灣娘一轉念,原本凌厲攻勢的長槍,瞬間收了七分力道,這下遲疑讓本田菊抓到了機會,他左手直接徒手隔開長槍,大步直衝到灣娘身前,右 腿一掃向灣娘無防備的腳,整個人利用身高優勢撲向灣娘,灣娘連尖叫都來不及,整個連人帶槍就被壓倒在地,而長刀也同時抵住灣娘脖子

才遲疑了2秒,那瞬間就決定了勝負

「管家先生難道沒告訴你,會心軟決不能動手,要動手決不能心軟嗎?」

那死變態的嗓音冷冷在上方傳來,整個人直接壓在灣娘身上,異常沈重,鼻子抵著鼻子的超近距離,那股熟悉又陌生的麝香讓灣娘整個腦袋一片空白,抵住自己脖子的刀柄跟他的聲音比冰還寒冷,但是他壓在自己身上的軀體比火還熾熱

看到身下的灣娘的臉青一塊白一塊,整塊僵硬成了木頭,右手死死握著長槍,連耳光都忘了打上來,心知灣娘應該無意傷害自己,她的襲擊與「大/東/亞共容圈」 無關,或許只是淘氣?!本田菊擱下心虛與猜忌,莞爾一笑,放鬆了長刀,一轉念,他壞心的輕輕靠近灣娘耳垂吐氣道:「灣娘,請問今晚有何指教嗎?關於您前天 給我的農業水利預算,我恐怕沒辦法現在立刻回答您呢~!」本田菊的壓低了聲音,含著魅惑,在夜空中格外誘人的響起:「還是說,其實現在您不是來找我談公事 的.....」話聲融入這片黑暗,他輕輕含住灣娘小巧的耳垂舔弄,又麻又癢,一瞬間灣娘感到一股火熱從耳邊燒來

啊啊.........好癢,好熱,好香,好暈眩.........
現在是..............現在在她身上的人是.............現在壓在她身上的人是本田大變態!!!

灣娘瞬間回神!!!!

「啪!啪!」不知從哪裡生來的力道,灣娘一整個人彈跳起身,一個翻身推開本田菊並直接坐在他的身上,左手隔開本田菊放鬆的長刀,右手拎起長槍直接抵住他脖子

一下情勢逆轉,灣娘燒紅著臉,強裝鎮定,朗聲說道:「京都爺爺還告訴我,在對手武器還沒離身前,千萬不可以放鬆自己的注意力呢!」果然只要忍耐,勝利的機會就會來到,雖然灣娘覺得自己的耳朵已經燙到要掉下來的地步

被反壓在身下的變態色情狂面對逆轉的情勢毫不驚慌,倒拉開嘴角,無奈的笑了笑說:「好吧!我知道了!我不會抵抗的,你快點做完,就趕快回房吧!我等下還有幾份文件要看!」本田菊雙手雙腳均攤平在地上,閉上雙眼,放棄了掙扎,一副死心認命的模樣

「現在這樣,叫我怎麼下手嘛........」坐在本田身上,灣娘喃喃低語,現在那死變態居然變的那麼乖了,她反而不好意思直接敲昏他

「就是現在這樣子,你才好下手啊!」閉著眼睛的本田深深嘆息,無可奈何的輕輕說道:「還是你覺得這樣壓著不方便你脫我衣服?」

「脫—衣—服—」灣娘一下提高八個聲度吼叫:「我幹嘛脫你衣服!你有暴露狂啊!!」

「你是覺得穿著衣服作,你比較舒服嗎?」本田大變態挑眉,一副她提出啥奇怪要求似的

「我又不像你那麼變態!不管怎麼作都不可能會舒服啦!」灣娘咬牙切齒的聲明,自己絕無喜歡打昏人等虐待狂傾向

本田菊笑得壞壞的,低聲說:「沒關係,你愛用什麼方式,我都可以做到讓您滿意為止!反正您最近蔗糖產能提高計畫執行的很不錯,就當獎勵您一次也行~!就算再怎麼笨手笨腳沒有情調,在下也會忍耐配合的~」

面對本田菊的變態配合受虐宣言,灣娘籠起了眉頭,窘切說:「你沒必要因為我工作的表現,遷就什麼~我根本不喜歡這樣,作這種事情是迫不得已 的...........」若非京都爺爺連哭帶求希望少當家多休息一些,以及本田大變態過於工作成狂,灣娘也不會莽撞到企圖想乾脆用武力敲昏他

「沒啥迫不得已~要作就是來尋快樂的~」看壓在自己身上的女孩,遲疑不定,本田菊拋了個魅眼,剎那間雙眸透出一股妖豔的魅力,低啞聲音放軟了更顯性感誘 人,他說:「今晚,你不是來夜襲我,好舒服、舒服的嗎?何必一臉為難呢?放輕鬆吧!每個人都有飢渴的時候,我理解喔~獎勵慰勞辛苦的部下,也是本田少當家 的義務.....」

「.........................」灣娘發現自己喉嚨出不了聲,眼前這風情無限,性感逼人的妖孽,當真是那死板又毒舌又挑剔又自恃甚高的本田大變態嗎?

沒得到回應,難道是默許了?被壓在女孩身下的男人,伸手撫摸女孩的耳垂,那是他剛剛親吻的位子,甜膩的嘆息在寂靜的夜裡,顯更加媚人,他說:「雖然咱們的 第一次,我不是攻,真的讓我很沮喪...........不過既然對象是你的話,被襲擊應該也是不錯的經驗...........」

什麼對象是我啊!!!什麼什麼什麼!!灣娘的耳朵又燙又麻又顫抖,撫摸她耳垂的手顯的那麼溫柔,又冰涼,好不舒服的觸感,讓她想像隻貓咪舒服的打個懶腰, 這種可怕想法讓灣娘驚醒,天天天天!天吶!現在是進入啥變態模式啊!!!為什麼那死變態笑得一臉淫盪又一副好不惋惜的模樣!!驚覺本田大變態的「作」原來 是.........原來是...........灣娘羞憤低吼道:「誰!誰要這種變態慰勞啊!還有!我根本不飢渴!!!」

她現在才發現她整個人跨坐在本田菊身上,大腿直接夾著男人的腰,由於雙手持槍抵著男人,所以近乎整個人貼在男人的軀體上摩擦,除去長槍外,是個曖昧到極點的姿勢,她急急說:「是京都爺爺希望你好好睡覺,我是好心的過來幫你進入夢鄉!」

「他是請你讓我休息,不是請你讓我昏迷吧!」弄清楚了原因,本田菊只覺得好氣又好笑,收拾起那禍害人心的妖孽魅笑,他正色說:「那你認為這樣壓著我,能增進我的睡意嗎?雖然你沒胸沒屁股,但好歹也是個女的!可不是棉被的說!」

「昏迷跟睡覺是差不了多少啦!」灣娘連忙從本田身上爬起來,她氣惱說道:「我才沒那個興趣!誰叫你一直都不睡覺,也不肯聽人勸!讓人擔心死了!」灣娘紅著臉轉身說:「總而言之,你趕快去睡覺,這樣啥事都沒了!!!我要回房去了!!!」

「恕難從命。」那死變態的不溫不火的從身後傳來

「你到底要怎樣,不要逼我動手敲昏你喔!」灣娘咬牙轉身

「我也不是故意的........」那死變態笑得一臉無辜,說道:「誰叫天氣太熱.肩膀酸痛到讓我睡不著,乾脆繼續處理公務!」

「.......................................」灣娘拎起長槍,她想還是把這給臉不要臉的小人敲昏吧!

「一直珍惜愛護的少當家被自己的弟子敲昏,管家先生會很傷心吧!而且剛剛你闖進來已經很大聲了~再喧鬧下去,全家人會過來觀賞你如何讓我休息呢!」那死變態笑得好不壞心

「你—到—底—要—怎—樣—才—要—睡—覺—」灣娘扭曲著俏臉,一字一句從牙縫裡吐出來,她想現在大變態本田如果不肯躺在床上,恐怕她會直接讓他躺在棺材裡

「其實呢~只要有人幫我作個小小服務,我想我很快就能睡著的,保證一覺到天亮喔!」

本田菊閃亮亮的笑了,灣娘只覺得自己大禍臨頭,半個人跨入了黃泉

----------------------------------------------------------

嗚哇~~!!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兩人對峙,很普通的兩人肢體動作接觸.......
可是為啥某鴨覺得好羞恥喔(臉紅掩面)
(天音:那你還H?H你個頭拉!)
啊啊啊啊啊啊...........超級!超級!超級不好意思的
(天音:那是你心裡有鬼....................)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R
  • 閃亮亮的本田好想看!!
    [天:那是超S模式吧]
    灣好強~長槍很適合灣呢~
    本田好變態~不論是反應還是回答....
  • 閃亮亮的本田心裡放的都是污穢不堪的XXXXXX
    唉呀~有點糟糕......
    因為阿菊忍很久所以會想入非非
    沒辦法

    a12361510 於 2010/01/25 00:39 回覆

  • 白白
  • 天啊天啊—((尖叫#
    超妖孽的~
    那個魅眼////((好羞恥啊啊啊啊!
  • linamy5668
  • 呀!!!!!!!這這這妖媚的菊!!!!!!!
    我的天啊!!!!!!!犯罪!!!!這根本是犯罪!!!!!!!!!((撞桌
    我果真是癡女 是我早就上了或敲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