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6:虐殺】

前言:標題就看得出來本章非常不正常,主要是寫灣娘第一次的崩壞,可以選擇只看簡單大綱,正文跳過不看。
(天音:妳怎麼老是寫崩壞文啊............)



■■■■■■■■■■簡單大綱(請反白)■■■■■■■■■■

灣娘對抗刺客,她想既然無法保護耀哥哥.一定要保護與耀哥哥相似的菊
爭鬥中,灣以為刺客是王耀派來,絕望的放棄抵抗中....
菊忽然從和室床褟爬起,使用了特殊的藥劑,讓局勢逆轉
儘管刺客失去抵抗力,菊還是近乎單方面享受似的一個個虐殺刺客
把所有刺客像剁西瓜一樣,砍的四分五裂,血濺庭園


■■■■■■■■■■要看請考慮心智健康的正文■■■■■■■■■■

本田宅主要以木屋構成,幾乎無增建樓層,只有在家主所居的中心主宅建了2樓,所以如果從主宅2樓由上往下俯視,四周的動靜,皆可一眼看盡,不知道敵人會何時?何處?冒出來,灣娘選擇先躲在主宅2樓埋伏,由上向下偵測敵人動向

遠遠的,灣娘可以看到本田宅大門的騷動,京都爺爺帶著留守人手,正面迎擊敵人,儘管個個奮不顧身的保衛家園,無奈突襲本田家的敵人亦是有備而來,雙方打成55波,一時之間分不出勝負,灣娘暗暗祈禱救兵能趕快前來支援

深秋寒澀,本田家庭園所種植的樹木,早冷的或紅或黃或枯,任由狂風襲捲樹葉,獨自一人持槍趴在二樓,灣娘亦直打寒顫,不知道是否因為生於南方的她無法適應北方的季節變化,還是因為現在自己已害怕到無法停止

好可怕啊.........好可怕啊.........自幼到大,灣娘從來沒有一個人面對過巨大危險,無論在王府還是在本田家,總是有人在自己身後支援指導,灣娘沒想過,當一個人獨自面對整體的生死存亡之際,那種未知的恐懼居然是那麼可怕........

一個人死掉或許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如果就這樣死了,那麼自己要守護的事物,到底會崩壞到哪種程度呢?最後的最後,會剩下什麼?還是什麼都不剩下了?

有誰可以過來幫忙呢!誰都可以啊!請過來幫助灣娘吧!

好可怕..........好可怕.......以前耀哥哥就是獨自承受這種的恐懼吧??怎麼辦?如果是耀哥哥的話,他到底會選擇如何應對,他會像本田菊一樣選擇犧牲自己,還是............

胡思亂想之際,灣娘聞到一股熟悉,淡淡的桂花香,從左下角傳來,那種味道,似曾相識,灣娘記得,那是耀哥哥愛用的薰香,具有放鬆安眠的效果...........

耀哥哥!!!耀哥哥!!!耀哥哥!!!耀哥哥!!!耀哥哥!!!
天!天!天!天...................

★★★★★★★★★★★

該避難的去避難,該抵抗的正在門口抵抗,整個本田家宅現在靜若死城
而 本田宅左邊偏僻處,不知何時悄悄鑽出5個人影,那隊人高馬大的黑衣人沈默而迅速的快速往本田主宅前進,幾乎沒發出任何聲音,也沒有被大門口抵禦敵人的本田 家壯丁們發現,當他們敏捷迅速的到達了主宅,發現沒有任何人在這裡防禦,也沒有任何驚慌的聲音出現,他們露出滿意的笑容,又取出了幾籠薰香點燃,讓桂花甜 美的香氣,散佈整個本田宅

只是他們得意的笑容,卻被一抹纖細的人影給打斷,那是個身著粉紅色和服的年輕少女,她手持長槍,忽然從樓梯間跳了出來,那女孩居然也跟他們一樣蒙面,並不受薰香影響

「偷襲還放迷香!你們實在太卑鄙了!幸好!這種薰香只要透過水就會失去作用!」當灣娘聞到這股熟悉的香味時,她急急忙忙撕開自己的衣服,用口水沾濕衣服碎片,蒙面掩住口鼻,逃過迷香的攻擊

面對灣娘的出現與怒罵,刺客先是一驚,但並沒有任何一個人發出聲音,顯然他們根本不願因口音暴露身份,只想盡快把忽然冒出來的麻煩給解決,那5條黑色的龐大人影,僅只沈默的將少女給包圍,迅速持刀砍向少女

少女手持長槍迎戰,靠著黑衣人來襲的刀勁,借力使力,逆向迴圈,一把掃開5把利刃,順勢戳上一名刺客的大腿,此時她非常慶幸自己學的是長槍術,若是劍術或是箭術,現在以她的力道是要吃大虧的

驚 訝眼前少女的俐落身手,剩餘4名黑衣人更是凌厲攻向少女,少女左右阻擋,一連回擊四、五、六刀,銳不可檔,手舉長槍,一槍橫掃四周,她憤怒大吼:「到底是 誰派你們前來!給我說!給我說!給我說!不然把你們全部殺掉!」說!說!說!非說不可!即使是死了也要說!不要讓懷疑的鬼,爬上她的心 頭.........

聽到少女激憤的質問,那群熊腰虎背的黑衣人們忽然停下攻勢,相識一笑,忽然一個黑衣人丟出了玉佩在灣娘腳邊,那玉上面刻著大朵豔麗的花兒,那朵花,叫牡丹,灣娘很熟悉,那是............王府的象徵...............

一瞬間,灣娘只覺得全身血液都喪失了溫度,逆衝至腦際..............

是................王府派來的........是............王府派來的刺客???

是王耀哥哥派來的刺客.................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耀哥哥...........耀哥哥..........應該很清楚,她人在本田宅啊..........怎麼可能..........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為什麼...............為什麼..........耀哥哥........耀哥哥..............當真不要灣娘了嗎.................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那剛剛聞到的味道,果然是耀哥哥最喜歡的薰香..................
派刺客到本田宅........明明知道我也在這裡的.............耀哥哥果然徹底放棄我了


少女的臉,一下盡褪血色,她厲聲大吼:「胡扯!胡扯!胡扯!王府才不會幹偷襲的事情呢!你們胡扯!!!」話聲方落,少女持槍衝往丟出玉佩的黑衣人,直逼咽喉,那種凌厲的攻勢,也讓少女背後落了好大的空檔

灣娘感覺到後面有刀襲來,但卻根本不願阻擋,現在灣娘的唯一心願就是把這5個黑衣人拖到地獄去,即使自己跟著去也好!寧可死在謊言裡,也絕對不要活著面對自己已經徹底被親人捨棄的惡夢

去死、去死、全部都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去死吧!


如果耀哥哥希望灣娘死掉的話,那麼,灣娘怎麼可以不聽從耀哥哥的話呢

灣娘一向都是最聽話的乖孩子啊!對不對!耀哥哥..........

★★★★★★★★★★

一塊木桌伴著一大把白色灰燼,惡狠狠的撞上了要襲擊少女身後的黑衣人,伴著冷冷的嗓音傳來

「灣娘,我應該說過很多次了。」少年手持長刀與瓶子出現,他斜倚在主宅大門木柱,厲聲道:「會心軟決不能動手,要動手決不能心軟。即使現在是王耀砍來,妳也絕不能手下留情。」然後,少年一眼掃過5名黑衣人,放低聲調說:「更何況,這些貴客根本與王府無關。」

那真相,讓黑衣人與灣娘都瞬間呆了呆,忽然覺得四周乾燥的不可思議,喉嚨發癢

少年氣定神閒的靠在木柱上,慢慢開口說:「薰香可以偷拿,玉佩可以造假,可惜體型與刀法卻沒辦法在短時間偽造呢.........對不對啊~來自於俄/羅/斯的客人們,抱歉!您們是特地來找本田家主聊天的吧!方才家裡下人失禮了,鄙人在此與您們致歉。」

被一語說穿了了真相,同時發現了目標自己送上門來,這讓黑衣人的明顯出現了慌亂,他們放棄圍攻少女,反而三三兩兩持刀向少年走來

「不 要!不要!!你還在發燒啊!!!」而且那高燒到40度的病人,爬起身來就夠不可思議了,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傢伙臉上明明任何防護都沒有!居然絲毫沒有受迷 香影響!!!少女驚呼,她急著提槍助陣,卻發現自己的手與腳開始發軟......發軟............該死!!!面罩的水分居然蒸發了!怎麼蒸發 的這麼快..........現在迷香的效果陣陣向自己襲擊而來

少女手緊握著長槍,勉強站在庭院,她努力的想維持自己的站姿,卻顯得越來越手腳無力

看到女孩虛脫在地,面對敵眾我寡的不利情勢,少年卻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灣娘!閉上眼睛,安靜休息下吧!」他朗聲說::「在本田家,主人與客人講話時,可沒有下人出聲的餘地啊~」

少年方說完話,黑衣人們也同時持刀衝了過來,不忙不亂,少年的刀甚至沒有出刀鞘,他左手執著玻璃瓶,把一大把液體都撥到到迎面衝來的黑衣人,弄的黑衣人身上、臉上、手腳上都沾上了液體,旋即男人的慘叫聲迎面而來,顯然忽然出現的痛楚,已無法再讓他們安靜行動

「啊啊啊啊啊啊阿!!!!!」

「痛!!!!痛!!!!」

「是硫酸!!!!可惡!!!!硫酸!!!」

「可惡!!!先脫掉面罩!被看到真面目也無所謂!把這兩個狗男女都殺了!照樣誰也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被硫酸滲透的黑面罩,三三兩兩很快就被脫下,但在同時,黑衣人才驚覺,現場還散發著迷香,而他們臉上已經沒有沾水面罩的防護,不!那面罩上的水分現在居然也蒸發的差不多了.............

「呵呵..........」面對慌亂的黑衣人,少年開心的笑著說:「我在想,您們到底是會選擇被硫酸侵蝕到死呢!還是選擇被迷藥薰到死呢!不過當我剛剛把乾燥劑跟著木桌一起丟出來的時候,你們就注定要失敗了呢。」

「動...........動不了了.............」
「可惡...........」
「該死....................」
「還是卑鄙的跟狐狸沒兩樣...........」
「.......................................」

黑衣人三三兩兩倒在本田菊腳邊,個個雖然已經無法動彈,卻忿忿的用死瞪著本田菊,恨不得用眼神殺了這個男人,眼睛裡裝著不甘與疑問

「唉 呀呀~」少年心情甚好的蹲在地上,戳著黑衣人的臉,說:「您們是要問,為啥沒有任何防護,我卻不受迷香影響嗎?」他甜甜笑說:「其實您們的計畫真的挺不錯 的!只是可惜!以前我在王府聞過迷香太多次,現在要找到對我有作用的迷香,反而很困難啊................」

少年起身抽出長刀,他俊秀的臉,露出溫柔的笑意說:「我很希望讓您們回去回報這件情報,只可惜情勢不容許呢..............」話聲方落,刀已沒入一個黑衣人的左手臂,瞬間大量的血液噴撒在本田菊身上

面對大量的血液噴撒,少年溫柔的笑臉卻沒有啥變化,只是一刀刀快速的把所有的黑衣人的左手給砍了下來

「站起來吧!痛!應該可以讓您們維持神智清醒,如果要死!您們希望是在戰鬥中死去吧!」

一步一血腳印,少年持刀慢慢走到庭院中間,他等待著敵人再度起身攻來
那聲音帶著一抹不可思議的歡喜,輕聲道:「來吧!要死!也要華麗的綻放!!」

★★★★★★★

眼前滿滿的都是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穿著茶色和服的俊秀少年,持刀揮動,輕盈穿梭在龐大人影間,一舉一動皆有其節奏,血大把大把的從一個個黑色的軀塊噴了出來,用一陣陣悽慘的厲吼作配樂,伴隨著紅的、黃的、枯的樹葉,在本田家的庭園中,火紅的楓葉下,淒冷的秋風裡,翩翩跳起了旋燦的血之舞

紅染天際,燃燒起了地面,淒豔絕倫,美的不可思議

現在這裡到底是地獄嗎?
拼命的靠長槍刺傷自己維持清醒的灣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滿滿的都是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凌亂散落的人體軀塊...........人體器官...........頭.........手.........腳..........
還有少年俊秀的臉龐上,那甜美又溫柔的笑.............

那刺耳的淒絕吼叫,叫那甜膩的桂花香也相形失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天撲鼻的血腥味,還有滿滿滿滿的紅色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好多血!都是血............
好多血!都是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站在血泊的中間,把這個世界化為紅色的修羅,掛著溫柔的俊秀笑臉,一步步的向自己走來

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不 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過來!!!!灣娘想吼叫、灣娘想逃跑、灣娘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可怕的怪物,但是喉嚨失去了作用!身體也無法動 彈..........任由那血紅色的修羅,用沾滿血液的手,靠近了自己的身體,摸向了自己的眼,把自己的眼,自己的意識,自己的一切,拖向那血紅色的、 血紅色的、血紅色的可怕深淵.........

在失去意識前,依稀聽到那聲音笑的甜美至極的說

「不是叫妳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嗎?這麼不聽話,真是讓我傷腦筋的人呢.................那...........................我,該怎麼處罰妳的不乖才好呢?」


■■■■■■■■■■■作者實在有病的分割線■■■■■■■■■■■

呃.這章會讓大家看的很不舒服
我在寫的時候,也蠻懷疑鴨子是不是有問題的說....為什麼會想出這種情節呢
啊........................不知道,可是我好想寫TAT

菊有很殘暴的一面,很正常(被毆飛),畢竟侵略可不是什麼好事的說,鴨子想起以前在看,那些軍人殺人取樂的畫面

怎麼說呢,日/本在我心裡可不只是好人,所以這一面一定要寫出來...........
呃...............畢竟是按照史實寫的,不想去美化這一面
菊是變態.在鴨子心裡一直都是變態,不會因為他喜歡灣娘就不是變態
咳!不過在菊家,武士是要死在戰場,而非床上
所以剛剛菊變態盜用刀砍敵人的手,還教敵人起來繼續打
是為了表達敬意的一種方式.....(好!我知道很變態~但是S菊說他就是要這樣,哭)

雖然灣娘是非常努力的,但是鴨子始終認為這個世界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完美的
所以如果不付出一些代價,如果不面臨殘酷的真相
是絕對無法拯救誰的,而且該讓灣娘看看這死變態的真面目了==

原本打算就讓那些刺客就是王府的人,可是仔細想想,耀哥哥不會作這種事情的,仔細想想,假扮王府來襲擊本田家,能獲得最大利益的就是俄/羅/斯,抱歉讓您當一次倒楣鬼了TAT反正WW2中,在中/日漁翁得利的就是露桑了

唉.............真不知道百年流離會暴走到哪去,為此感到恐懼的鴨子下台鞠躬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R
  • 鮮血好棒!![這也有個變態~]

    所謂戰爭就是要有血呢~[點頭~]

    畢盡是菊壓~種覺得它會很享受浴血的感覺~[雖然我也覺得這樣很配

    但這並不代表我認同當時日/治/時/期 的虐殺喔~[2次元和3次元是不同的!!堅決~]
  • C.R桑~鴨子也是一樣喔
    描寫鮮血場面~不代表我贊同三次元的事情
    我只是覺得二次元的阿菊會這樣做而已==

    a12361510 於 2010/01/25 00:41 回覆

  • 赤堂
  • 不會很血腥啊,我覺得感情有帶到,寫得很好啊!
    放心,你有天放的!(豎大拇指
  • linamy5668
  • 覺得菊真可憐
    不知道怎麼辦呢.......
    希望灣能體貼菊
    但菊應該是不可能的
    好險有看其他文 想到他們的恩愛文 就放下一塊重石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