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7:差異、殺意!】

在一片血紅色的世界,周圍堆滿了人類的器官與肉體,在腥血的深淵裡
上面站著黑髮白膚褐服的少年,他有細緻柔美的鼻嘴,晶瑩銳利的眉眼,纖細優雅的身段,雪白修長手拎著一把長刀,在血色的世界,傲然而獨立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好多血!都是血............
好多血!都是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血、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他俊逸的嘴角,泛出滿足又放肆的張狂笑意

那真的是..............好美的修羅世界

★★★★★★★★★★★★


偌大的和室,臉色青白的少年躺在床上,女孩在旁更換藥物、涼布,偶爾接待醫生與打發過來關心病情的本田家人,回答相關問題,除了洗澡、上廁所,灣娘會請京 都爺爺的得力助手&小徒弟橫濱幫忙接手看顧下,這幾天,灣娘幾乎不曾離開本田菊身邊,醒著在旁邊看書邊看護,累了就趴在病人身邊歇息

那天事件過後,由於女孩始終守護於少當家身邊不離不棄,大家公認女孩是照顧少當家的最好人選,於是在少當家病情越發嚴重的現在,還是由少女照顧著

如果,來刺殺的不是俄/羅/斯的刺客,換成是王府的人,一定也會死吧


依然是與前幾天相同的模式,但灣娘的心境已經大大不同,躺在自己身邊的那個人,在她眼裡,不是需要自己守護與照顧的人,是隨時會甦醒的惡鬼修羅

猶記得那日自己昏厥在那隻沾滿血液的雙手前,醒來後,灣娘發現自己毫髮無傷的躺在自己房間,那感覺自己逃過一劫的求生喜悅,是無法言欲的,她以為,那個享受殺人快感的惡鬼,當時怎麼可能會放過動彈不得的自己呢?

「灣娘!!你終於醒來了!!!老身多謝你!!你真的守住少當家了!!!」老管家雙目含淚,連忙扶起剛起身的少女

「........................他.............他在哪裡.......」女孩冷著臉問

「少當家一時逞強吃了興奮劑應戰,現在藥效退了,病情更加重,醫生正在看著,不過終究是保住一條命了。謝謝灣娘啊!!!」老管家感激的握住女孩的手

「.................................那不是我的功勞.............」

醒來面對身前,京都爺爺老淚縱橫的感謝,灣娘心情複雜,她想:即使沒有自己,那傢伙一定也可以安然脫險,差別只在於,她看到了不認識的本田菊罷了

我以為,雖然嘴吧很壞,那傢伙本質應該跟哥哥很像

一直以來,自從那個悲傷的離別之晨後,忽然被丟到陌生環境,掙扎在多禮又排外的本田家求生的灣娘,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心裡唯一的慰藉,是隔壁房的壞嘴男—工作狂菊少當家,她想獲得他的肯定。

雖 然他嘴吧很壞,雖然他老是用嘲笑的態度對待自己,雖然他工作要求高到近乎挑剔,但是本田菊身為本田家的少當家,那拼盡全力維持家業的背影,孤獨認真又毅然 決然的姿態,時時刻刻讓灣娘想到耀哥哥.........啊啊.........那時後,在王府,耀哥哥不管再陪自己吃飯、哄自己睡覺、帶自己散步,無論 如何耀哥哥不曾忘記的就是維持王府家業的責任,本田菊也跟耀哥哥一樣背負著家族責任........他們應該是相似的......相似的

耀哥哥,
是仁慈溫柔,善於為人著想
耀哥哥,絕對不會出手殺害沒有反抗能力的人,他不會以殺戮為喜的......

本田菊與王耀是不同人

這個人,跟耀哥哥是不相似的人
這個人,拆散灣娘與耀哥哥的人
這個人,是奪去灣娘人身自由的人


儘管本田大變態指示下,讓灣娘當京都爺爺的助手,一起管理本田家的農業生產,但灣娘終究是賣身於本田家的下人,雖然身為京都爺爺的助手,大家都對灣娘很有禮貌也得到不錯的飲食起居,但跟一般下人一樣,灣娘沒有離開本田家勢力範圍的自由

為了保持本田家與王府的糧食交易,以及早日存到自己的贖身金,灣娘近乎賣命的拼命替本田家工作,雖然不曾正式得到回應承諾,但她相信,只要努力,遲早總有一天,本田大變態會感動,會肯定自己的努力,然後自己就可以回去跟耀哥哥團聚

在心裡某處,灣娘相信本田菊,就像她相信耀哥哥,耀哥哥是第一個給孤單的自己溫暖的家的人,本田菊是第一個指出灣娘有工作能力的人,兩人都是灣娘相信的人

根本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的傢伙,真的會肯定下人的努力,放她回去嗎?

人命都不當一回事了.......,下人當然是壓榨再壓榨,把灣娘的生命,壓榨到最後一滴到本田家的事業上吧........這個人.........這個人是惡鬼啊........為了本田家而生的惡鬼...

灣娘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本田菊所說的
「現在不要我的命,將來你會後悔的..............呵呵呵呵.................」

就是這個意思嗎?如果不殺了他的話,一輩子恐怕就會被這個人奴役至死吧,如果敢反抗、逃跑的話,一定會被當成是廢物,像那天一樣立刻殺死吧.........恐怕連死了,她的骨與肉都必須成就本田家業的犧牲品

不把人命當命看的男人
奪去自己自由的男人
拆散自己與耀哥哥的男人
會奴役自己一輩子的男人


這樣的人、、、這樣的人!!!!

端坐於病褟旁的少女,慢慢伸出了雙手掐住依然在因高燒而昏睡的少年

用力!!!

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馬上!!馬上就讓這一切都結束掉!!

結束掉吧!!!不要再束縛我了!!!

用力!!!


【啪啦!!!】少女彎著身子掐住少年,一時用力過猛導致重心不穩,少女的腳,無意的的撞翻了藥碗

那瞬間,少女同時放開了自己的雙手,從少年脖子上.........

天!天!天!天!天...................天吶!!!

發現自己居然意圖殺死一個無法反抗的人,少女大驚!!!

不行!!!為了自己的私欲而殺人,那麼自己跟那個惡鬼何異???

而 且......眼前這個人.....眼前這個人.........,他是指示別人教導自己求生技能的男人,只要提議合理,他總是一律無條件通過自己的工作 提案,他也曾稱讚自己的工作成果,不曾因為自己是賣身於本田家的下人而鄙視自己、輕賤自己,他是肯定自己努力的人,他是告訴自己要努力就有希望的 人..............

他,還吃下了暫時提振精神卻會導致加速敗壞身體的興奮劑,只是為了要拯救傻傻跑去殺敵,還被騙的自己...............

但他是惡鬼.........但他要奴役自己一輩子.....但他拆散了自己與耀哥哥

可是..........可是.............
可是..........可是.............
可是..........可是.............

跪作在病塌的少女,一時無法動彈,她不知道是該繼續守護少年,或是動手除掉他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當女孩全身僵硬的呆坐在少年身邊,一聲打破現在安靜的氣氛的爽朗聲音傳了拉

「唷呵~~~~菊少當家醒著嗎?俺大阪來探病拉~!」

女孩驚慌回頭,她看到一身皮相略黑的高挑結實男人,吊兒郎噹的從和室門口爬進來,他外衣也沒脫,任憑沾滿汗水.灰塵的自己,走入這個清靜的和室

這 傢伙,灣娘認得,就是老是在工作會議上跟傳統和平派的京都爺爺大唱反調的年輕武鬥派首領—大阪!!!這傢伙嗜武成狂,平日不幹活時就淨找人單挑練習,但是 就是拒絕跟自己當對手(他說他不愛跟女人打架),現在這模樣,十成十是剛從道場單挑完以後直接衝入主屋和室,可惡!這傢伙一定會帶來很多細菌進病房!!!

「等下!!」灣娘連忙跳起來,低聲說:「少當家還在睡呢!有事咱們外面說就好!」這傢伙該不會是來亂的吧!看守著本田菊的這幾天,可不曾看這傢伙來問候過,現在居然大咧咧的要直接闖進來騷擾病人

「唷唷~」男人吹了聲口哨,笑著說:「嘖嘖~雖然沒跟小菊說上話,有點可惜,不過跟妳說說也不錯的~」

★★★★★★★★★★

高挑的黑膚男人跟少女,信步走到和室前的小院子,這裡離和室很近,如果有啥突發狀況,大概一分鐘衝進去也來得及,如此估量著的灣娘淡淡說:「怎麼了!京都爺爺有說,除了醫生,誰都不能進來找病人的,除非得到我同意!」

「哈哈哈哈!誰管那老呆傢伙阿!」大阪爽朗大笑說:「菊少當家說過,只要有急事,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我都可以來找他的!」

「什麼急事?」少女扭眉問,如果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的話,她就要掐死他

「呵呵~女人不要問那麼多比較好~我要問其他的~」話語一轉,大阪忽然靠近灣娘說:「妳!下次當我對手吧!」

「啊啊阿???不是說不愛跟女人打?」難道自己不知不覺中變性了?灣娘下意識摸摸胸部!嗯!沒有變平啊.......

「我是討厭跟女人打,沒有覺悟,愛哭又綁手綁腳,輸不起」大阪挑眉:「不過灣娘不一樣,都敢獨自單挑刺客!這樣的人!可以打一次!!!不虧是小菊看上的女人!為了愛,豁出自己性命去拼命,我最討厭只會哭哭啼啼的女人了,這樣為愛奮戰的灣娘,真是好堅強又可愛呢~!」

「...........................」 為了愛?愛什麼?什麼是愛?愛那個前些日子差點掐死自己,自己剛剛差點掐死的傢伙嗎?
面對大阪爽朗自然的讚美,灣娘下巴差點就掉了下來,呆了三秒後回神大 吼:「愛!愛!愛!你少胡說了!!我只是遵守京都爺爺的承諾而已!我跟這傢伙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是一個下人!!下人!!」

「唷~~~ 害羞囉~」大阪得意洋洋的又吹了口哨說:「哪有一個下人一進本田家門,就指示給那死老頭手下幹活啊!!那死老頭可是撫養了3代本田家主的人,把妳歸在老頭 的直屬管轄下,很明顯就是要妳受新娘教育嘛~!妳還住在少當家隔壁房~~嘖嘖~說沒有奸情,全本田家都沒人相信!!」

男人笑得曖昧說:「灣娘剛進來的那時,本田家都認為,小菊那傢伙橫豎找不到自己中意的對象,所以買了小女生進來,進行光源式計畫~對!你們王府叫童養媳吧?」

這這這....這種事情,平常京都爺爺不會與自己講,她也拒絕別人在自己面前講,頭一次遇到這麼白目的人講得如此直接,灣娘羞憤大吼:「不管別人怎麼想!很抱歉讓你們失望了,我跟他非常的清白!一點關係都沒有!以後也不會有關係!!!」

「真的?」男人輕聲問

「對!沒有任何關係!以後不會有關係!」好吧!病昏的親暱動作不能算阿!少女咬牙切齒保證著

「唷唷~」黑膚高挑的男人,高興的吹了口哨說:「那麼,表示俺還有機會囉?」

「機會?」女孩疑問?

「對啊~!」男人忽然熱切的靠近了女孩說:「以前在工作會議上,因為你是那死老頭的人,俺總是沒怎麼注意妳的!沒想到妳是可以親自上場殺敵的強氣女人!我喜歡!我已經受不了本田家那群盡會哭哭啼啼的軟趴趴女人!」

男人用力握起女孩的手大聲說:「妳要是不中意房理那長得比女人美的小白臉,跟著俺吧!不嫌棄你出身!也不嫌妳粗魯!俺喜歡能幹的女人!!!」

「??????」握著自己的手過熱,望著自己的眼充滿興奮,好像是看到上好對手一樣,這傢伙是腦袋壞了嗎?平常在本田家根本對自己不屑一顧,工作會議上處 處挖苦京都爺爺,跟自己作對!現在腦神經是哪裡壞了,居然要她...........跟他?跟他?跟他?跟他?跟他?跟他?

跟他去死拉!!!

正當女孩正要發作之時,不遠處的和室,悠悠傳來了聲音

「大阪,我生病的時候,代理人是管家先生,我不記得有請你來找我。」那優雅的聲音,低沈而冷硬

「呵呵~一進來就看到你在裝睡,我再想阿!菊少當家能裝睡裝多久呢!果然碰一下這女人!你就急了~!」元氣十足的聲音,四兩撥千金的回應著

聽到少年的聲音,少女連忙甩開男人的手,神色尷尬的走回和室,男人依然保持吊兒郎噹的的模樣漫步走向和室門口,不卑不亢的報告說:「菊少當家,俺有重要事情非要親自稟報不可」

「說!」病榻上的少年,斂起了眉

「前些日子的客人,如少當家所預料,來自於俄/羅/斯」男人說:「但是沒有證據,是露家指派的,他們也可以說是叛徒過來破壞兩家和平的,至於內賊,還在找,不過那傢伙很奸詐,沒留啥痕跡」

「嗯........」少年淡淡回應

「俺答應少當家,內賊一定會親手處理」男人立下誓言

「好.........」少年閉眼,貌似沈思說:「沒事就出去吧!該找管家先生的,你還得多尊敬點」然後他加了一句:「今後沒我同意,不要隨便靠近我房間,有事先讓橫濱進來通報,不管何時,我自然過去見你。灣娘,送他出去。」

★★★★★★★★★★★

於是高挑的黑膚男人跟少女,信步走到屋前,望著男人離去的寬闊背影,女孩問
「你說,菊少當家在裝睡,是一進來就確定在裝睡嗎?」

「唷唷~」男人爽朗吹著口哨回應道:「對!他裝睡啊!!!這傢伙陰險的緊,老愛玩把戲,不過跟他從小一起長大,他玩那把戲一下就看出來了...........」

「..............................................」那麼,豈不是,當自己掐住他的時候,他也是醒著的???女孩扭眉,沈下了臉

「唷唷~」男人俏皮吹著口哨,壓低聲音說:「別看你照顧的那傢伙,生比女人還要叫人愛憐,那傢伙可是一肚子詭計多端的強喔!如果他不是本田家最強的男人,俺早把本田家主搶來作了!!」

「強...........?」雖然那天曾看他手刃刺客,但是那是刺客中了迷香又失血虛弱的狀態,但本田菊會比以武術、嗜武成狂而揚名在外的大阪強嗎?灣娘很懷疑

「呵 呵~」男人挑眉說:「不比俺強的男人,俺怎麼會跟從他呢!當年在爭本田家主的位子,雖然小菊是嫡子,但是久病在床,於是上面的老頭要分家的俺,跟他比一 比,誰贏了誰才能作當家」男人笑著嘆氣:「知道文比不過他,俺打壞心眼,就只願比武,沒想到比了10場,俺一場都沒贏過.........」

「他天分沒俺好.........但是那努力、那手段,俺不能不服啊.......」長長嘆氣後,男人苦笑道:「所以俺是很尊敬俺家少當家的!小菊那傢伙既然那麼在意妳,俺也不能搶了,唉呀呀~咱們無緣~不過哪天~要是你跟小菊斷了~可以來找俺吧~~~」

望著高挑寬闊的背影慢慢離開自己眼前,灣娘呆了呆,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如何回去房裡

如何回去面對那個人,那麼明知自己的對他的殺意,卻安靜默許的奇怪的人........

為什麼不掙扎???為什麼連叫一聲都沒有?她剛剛差點就把他殺了
如果沒踢翻藥碗而驚醒的話................

那個男人............那個既是惡鬼又在某些地方無所謂寬容到莫名其妙的男人.......

怎麼辦............怎麼辦才好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恐懼....好恐懼阿.........但怕的不知道是那個惡鬼?還是快被惡鬼同化的自己?
獨自站在主宅門口,掩著自己的臉,灣娘終於無法控制的咬牙低鳴了起來

■■■■■■■■我是轉阿轉阿的分割線■■■■■■■■

先感謝ThiefFan桑與阿茄~~~(意欲不明)

主題是掙扎吧,不管是明線的灣娘還是暗線的本田菊都是

本田菊為啥不掙扎呢?因為其實被灣娘殺死,不用在去破壞灣娘最愛的王府與王耀,也使本田菊潛意識的願望...........希望有人能阻止自己,如果是自己最重視的人,是最好

灣娘是無法忘記自己殺害的人,用這種方式,也可以在她心裡留下絕對的存在

有點沈重的一章,不過好歹貌似是不怎麼變態的一章
(天音:妳讓灣娘去掐人,這還不變態啊。鴨子語:這樣才公平嘛)

大阪設定是跟菊是青梅竹馬,菊是嫡子卻病弱不受重視,所以分家的大阪與神奈川從以前就是本田家的孩子王,打的一手好劍道,非常受長輩寵愛,他平常叫菊叫「小菊」,談公事時才叫「菊少當家」

嗯.......大阪的個性是設定活潑又忠肝義膽,個性光明磊落的武士道男人。一整個是與菊作對比的男人,鴨子挺喜歡的,以後根據劇情需要帥氣爽朗的大阪還有出場的機會喔~(小聲劇透:他的一個願望會達成喔)

嗯~ 好拉~不多說廢話了~根據史實,跟鴨子想強調的東西,今後百年流離還會越來越沈重........有必要的話,或許過沈重的幾章就巴哈只放劇情大意,不放 全文在巴 哈了,全文改放在鴨子的部落格裡.............鎖密碼............鴨子忽然發現,如果因為創作引起不安與他人不舒服,那也是作者 的責 任,不是什麼都用「創作自由」就可以免責的

啊哈哈哈~不過下一章主甜,開放閃光時間,該去賞櫻花囉~
下一章:「櫻花樹下」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ILY63250
  • 鴨子大大QQ~~

    雖然我知道獵梅作者的巴哈帳號

    可是您喜歡什麼數字要去哪找阿??((崩潰
  • 乖~不要公開討論密碼喔

    LILY63250桑

    巴哈私信

    不然可以從00測到99

    只會花2小時時間而已XDDDD

    a12361510 於 2009/04/14 08:04 回覆

  • Nyx
  • >>>「對啊~!」男人忽然熱切的靠近了女孩說:「以前在工作會議上,因為你是那死老頭的人,俺總是沒怎麼注意妳的!沒想到妳是可以親自上場殺敵的強氣女人!我喜歡!我已經受不了本田家那群盡會哭哭啼啼的軟趴趴女人!」

    >>>男人用力握起女孩的手大聲說:「妳要是不中意房理那長得比女人美的小白臉,跟著俺吧!不嫌棄你出身!也不嫌妳粗魯!俺喜歡能幹的女人!!!」

    >>>「??????」握著自己的手過熱,望著自己的眼充滿興奮,好像是看到上好對手一樣,這傢伙是腦袋壞了嗎?平常在本田家根本對自己不屑一顧,工作會議上處處挖苦京都爺爺,跟自己作對!現在腦神經是哪裡壞了,居然要她...........跟他?跟他?跟他?跟他?跟他?跟他?

    看完這段我笑瘋了
    難怪大阪隨時會被小菊毆打(笑)
  • 幻
  • 啥是光源式計畫啊?
  • linamy5668
  • 這集大阪強烈推銷菊是好男人這件事XD
    不過掐脖子這尷尬的事 不知道會以什麼方法去解釋
    下一話居然是糖 真讓人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