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人跟某人喜歡一露,所以此文是寫給他們的生日禮物

其實我自己也寫得很開心,因為想想他們之間的不同點就覺得很好玩

時間點是設定在露露還偷偷住在一護房間櫥櫃的時候.應該是單行本第7集之前

1.起床


對黑崎一護來說.他每早都要迎接戰鬥.叫某賴床鬼起床…這真是艱鉅的任務.他不能大叫(
怕驚動家人)他也不能毆打(昨天才捏了露琪亞的耳朵一下.當場被踹到天邊去)他更不能坐
視不管(以監護人的心態上來說).可是為甚麼.他就這麼倒楣非得伺候這個壞脾氣的老羅麗
不可

101次敲打壁櫥門.低聲喚名.毫無回應.面臨遲到的臨界點.一護按耐不住憤憤打開櫥櫃門(
冒著可能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危險)低吼:
{夠囉!再這樣我就不管你囉!}

櫥櫃裡頭.空無一物.裡頭只飄出一個紙條.一護大眼發直.然後青筋爆出
{白痴,今天我可比你早起了吧,就先到學校去了~希望你叫我起床.沒叫的太久.哈哈~}


-----------------------------------------------------------------------------

2.上課


對露琪亞來說.上課僅僅祇是一種{人間見習}而已.當然考試與自己無關.比起課本上的內
容.監視黑崎一護的一舉一動更加重要.在她眼中一護很好玩

比方….一護在默背的時候通常是咬著下唇.寫數學題時會敲頭.遇到不理解的問題時.絲毫
不肯示弱…好比現在數學老師出了據說超程度的解釋證明題.其實不懂.放棄.跳過是很自
然的.但一護面對那個挑戰.卻理所當然的.就像他替自己背負起死神工作一樣義無反顧.不
想為甚麼要去做.只是想做了會有很多人高興…….還是真是一個大白痴啊…..黑眼望著橘
髮.菱形小嘴忍不住微微一笑

撇過眼.旁人傳了一張紙條過來給露琪亞.字跡明顯是一護的.內容是黑板上超變態的數學
解釋證明的解答.下面還附註一行字
[數學老是掛零的笨蛋.要是想要數學及格.就把這上面的東西去黑板上抄出來.反正我懶得
.你去吧]

3.下課

下課十分鐘.足以讓平常井然有續的教室變的紛紛擾擾的.人潮移動太快速.會讓黑崎一護
找不到那小矮子的身影…雖然不知道她在做甚麼.但是肯定不會像龍貴一樣參與社團活動.
也不像織姬一樣和朋友打鬧.更不可能如國枝在研究習題

這提醒一件事情.雖然外表相似.露琪亞終究不是普通女生.她不如同其他學生一樣.下課就
算跑的再遠.只要上課就會在到自己的位子上.就算只是下課十分鐘.隨時可能消失在自己
的世界裡.

她會在幹甚麼呢.無視淺野的吵鬧.坐在椅子上的一護擰起了眉頭…

4.午休

午休一個半小時,女生三三兩兩靠窗吃飯.男生集體打打鬧鬧.人都自己分出族群與小圈子
自己該呆在哪裡呢?這時候露琪亞總是有點煩悶...明曉得這裡呆不久.流魂街朽木家也都
一樣.沒有歸屬的失落一再上演著.總是難過.所以她習慣玩失蹤.彷彿宣告:是自己先失蹤
了不是被拋棄了......



趴在樹上.還是習慣追隨著那小鬼的身影.沒辦法~似乎只有他和她有點關係~雖然露琪亞
也覺得那關係維持不長久.....那小鬼貌似很孤僻,其實很多人牽掛他的.比方黑色短髮的
女孩似乎難講出她的關心.比方褐色長髮的女孩總是默默注視著他.比方總有一隻狐狸與一
隻柴犬繞著小鬼團團轉~還有一個大叔也非常關愛小鬼的.......那小鬼身邊根本也不缺
自己一個.儘管在這裡.露琪亞只有和那小鬼相依為命而已........想到這裡.莫名其妙的
酸澀從胃裡頭一陣一陣的冒出來.難道是肚子餓了?義骼真是麻煩啊........



「露琪亞!露琪亞!你在哪裡啊!下來拿便當拉!」
樹下傳來一陣陣小鬼的叫聲,有點?怒.有點煩惱..露琪亞現在才想起來~她以前都會不告
而取自動『借走』一戶的便當.今天小偷忘了拿.居然正主子還催著她來取~天底下居然有
這麼白癡的受害人........露琪亞實在好氣又好笑




「露琪亞!露琪亞!你在哪裡啊!妳不怕餓死啊!」
樹下傳來一陣陣小鬼的叫聲,開始有點惱羞成怒的味道.露琪亞從樹上往下看.一點回應的
意思也沒有.臭小鬼叫她的聲音聽起來挺順耳的~就讓他再多叫幾聲吧~橫豎她曉得他沒
找到人是絕不放棄的.........一想到這裡~眉頭一挑,露琪亞由衷的笑開了




-----------------------------------------------------------------------------


5. 實驗


高中生物課有個可怕的實驗;解剖青蛙.那通常讓女生花容失色….沒有一個女孩子願意志
願切割活生生青蛙的血肉.除了她以外
右前方的實驗桌前.黑髮嬌小的少女.雪白的右手握住銀灰的手術刀.先切割青蛙的右下肢
動脈.噴出一股腥紅.左手俐落壓制出血.依序左下肢.腹部.右上肢.左上肢頭部.嫻熟的把
青蛙解剖..黑沉沉的烏眸.沒有情緒.一隻又一隻.完美的像是機器人.陣陣驚呼聲傳來



大家或許會感到不可思議.一戶卻是了然於心.這對她來說只是小事.原本的生活就是腥風
血雨.小小青蛙怎難的了素有工作狂的她呢?有時他會想:現在的時光如此平靜.沒有驕狂
的虛可以殺戮.只有無力反抗的青蛙.小矮子可會感到厭倦?


[叮噹]下課鐘響.學生紛紛從實驗室走出.三三兩兩聚在洗手台清潔

[妳很出風頭嘛]一戶斜睨著黑髮少女.淡淡說道
[嗯啊….嗯...]露琪亞心不在焉的抹著肥皂…….

[……………..] 扭開水龍頭.花拉拉的水聲掩著一戶的情緒….忽然.露琪亞抬頭.雪白的
臉盪出一個笑花.映著彩色的肥皂泡泡.如此眩人.…….她細聲說
[因為要上課.沒辦法拯救那些青蛙.但我起碼可以讓它們少受一點苦啊…]
[喔…..嗯啊…….]他都忘了…比起工作.小矮子更是愛多管閒事.一戶只覺得好氣又好笑.
緊擰的眉頭微微往上挑.幾乎鬆開來了


-----------------------------------------------------------------------------


6. 打工



暫居人間界的露琪亞自然有些需要的.無奈兩袖清風.而寄宿主零用錢有限也供養不起自己
.想找個工作救急.人間有很多很奇怪的工作呢~非常有意思~像是陪人喝酒.就可以拿錢的
這種好事..但臭小鬼卻先擱下狠話:[你要是去做酒家女.以後有虛就不用找我了]

哼!居然敢威脅她..天曉得虛隨時出現.她又不能作常態的工作.該怎麼辦才好.放學後的露
琪亞茫然的找著錢途.又讓她看到一個怪工作了
[為甚麼把紙張白白送給別人.也算是工作呢?]這樣明明是蝕本生意…居然有個白痴非常認
真的站在街腳拼命發紙張…….
那白痴頂著橘髮.到吊的眉頭.薄薄的嘴…..那不是那個臭小鬼嗎?

[喂!你發瘋拉~都是一個大窮鬼!~還把東西一直拿給別人]
[笨!這叫做發宣傳單!我在打工!]
[啊?]
[短期又可以現場領錢.比某人想去陪酒不知好多少~等下.我們就可以去買點你的生活用品
了~一直用遊子的東西.她很可憐的….]

那小鬼說著欠打的話.眼神游移的飄向遠方.明顯心虛找藉口.露琪亞噗嗤一笑道~
[你才是笨蛋呢…一張死魚臉.人都被你嚇跑了.我們一起發吧~]

-----------------------------------------------------------------------------

-----------------------------------------------------------------------------

7. 買東西


就算是死神.女孩還是物質的動物.看著露琪亞興奮的在賣場轉來轉去.圓圓的臉貼著大大
的兔子布偶摩擦.一護覺得好氣又好笑.她平常的囂張一旦消散.就很天真浪漫.像個小女孩
.比較順眼一點



[我可不可以買恰比的襪子啊~]溼溼的黑眸.無意識閃亮亮的哀求
[喔!隨便]一護很努力壓抑自己的嘴角不要往上揚
[哎呀~很貴耶~要是買了這個就沒剩錢了.我看改買這種獅子牌好了]價錢過吃驚.她吐吐舌
[不行!這襪子雖然便宜.穿久了很容易起毛球!]


[又沒關係~我想.我應該待不到它起毛球的時候.而錢還是多帶在身上會.比較好吧!]拿起
襪子.她懶懶的笑起~有點哀傷…
[………………….]一護心理明白.基本上.小矮子說的沒錯.實在不用太費心思…但是…即
使如此… 他大手伸入購物籃.把獅子牌的襪子放回原處.取走恰比牌的襪子



[咦?]她仰首的眸子微瞇…
[就算穿不久…….]一護淡淡道:[穿著舒服,也好。]

-----------------------------------------------------------------------------

8. 洗澡


洗澡是麻煩事.在他沒有多餘的錢供養露琪亞去澡堂的時候.一護相當無奈的蹲在換衣間.
背倚著洗衣機..眼睛死盯著門.露琪亞在身後的浴室.玩泡泡正高興.自從她定居他的衣櫃
以後.一護表面上洗澡時間暴增三倍.直讓死老爸懷疑他是否在裡頭作怪事情…..而他實際
上也是飽受折磨.因為露琪亞絲毫沒有女性的自覺

[一護.我洗好了.換你囉~]披上浴巾.露琪亞終於心滿意足的離開浴缸….
[喔]一護話聲未落…..更衣室門忽然打開.冒出一顆小頭.是遊子!!!!
[哥哥!我進來洗衣服喔!!!]

要是讓遊子看到一個裸女在浴室.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想也沒想光速衝入浴室.脫
光衣服跳進浴缸.把露琪亞拉進浴缸往後藏.用泡泡與身體遮住她

[哥.你何時喜歡上泡泡浴拉]
水氣瀰漫.遊子抱著一堆髒衣服在更衣室往浴室瞧.哥哥在泡泡浴缸裡..明明應該很享受.
他卻臉色鐵青……..
[遊子~不要在我洗澡的時候進來洗衣服]
身後軟綿綿的女體貼著自己的背…溼溼的扭著扭著.越來越輕…酥麻的觸感難以言喻…..
天那……誰來救命啊……..
[小氣!我才不會偷看你洗澡呢]


[這不是那問題.這是尊重!]一護幾乎是咬牙切齒了.背後女體不再扭動.卻緊貼著他
[好嘛!我覺得你一定在幹怪事情!!]放下髒衣服.遊子憤憤的離開更衣室

好不容易浴室終於只剩下兩個人.一護心虛的低聲道:{露琪亞?}背後毫無回應…{露琪亞?
露琪亞?}怎麼叫都沒反應….

[不會吧…….]

一護心裡頭隱約不祥預感.絕望的往後瞧.只見露琪亞小小的臉蛋漲紅.星眸緊閉.呼吸微弱
…..明顯剛剛被自己悶暈了過去…. 沾水的乳白色浴巾緊貼著她的身體…半透明的讓一護
紅燒頭顱…眼前的小矮子需要救助….如果不馬上把她帶回房間換衣服.明天肯定傷風感冒
……可是…….誰來救救毫無女性經驗與偷情經驗的他啊……........
外頭隱約傳來遊子的叫聲;[哥!你趕快出來拉`我要洗衣服了!]

---------------------

9.休閒

[通殺!][完結!]
[…………….][小矮子!妳真不是普通的技術爛啊.幾連敗了?]

房間裡.2人一布偶拿著撲克牌..玩的非常認真的一護.老是莫名其妙勝利的魂.連續慘敗的
露琪亞碎碎念到.[這有啥好玩的啊!一戶這傢伙也沒笑啊!簡直是在作生死決鬥.非贏不可
似的…]可惡!屍魂界她沒玩過這東西.看著一戶嘲諷的臉!她一肚子火氣!!
魂諂媚的笑到:{大姊啊~撲克牌不是重點.重點是等下的大贏家可以玩抽紙條的國王遊戲}
露琪亞挑眉:{剛剛在玩牌之前.我們各自寫紙條丟在箱子那個?}
魂(不懷好意的笑道):{是啊是啊~兩個箱子.一個指定人.一個指定要做的事情.這是愛的大
冒險.絕對會讓那小子感覺到青春的真意!}


玩牌告段落後.不意外的.魂是贏家.他樂滋滋的要抽紙條.露琪亞心想.這有啥好高興的?殊
不知.魂早已在紙條上動過手腳….[嘿嘿嘿嘿~今天一定要和大姊!來第一次親密接觸~~~~]
魂興奮的先抽{要做的事}---[親吻](嘿嘿嘿嘿~這下非常順利啊)
露琪亞挑了挑眉頭.一戶倒是臉色一沉.瞪著魂

魂興奮的再抽(做事的人)—[魂與露琪亞](這是他早已暗中埋下的美好目標)
魂高興的拿著紙條.正要打開…….[啊啊!!!!!!!!!!!!!!!!!!!!!!!!!!!!]怎麼!!!!!!!!!
居然紙條上的確出現大姐的名字.另一個名字卻是一護那臭小子!!

露琪亞暗中哼笑.自食惡果!她悄悄發動靈力調換了紙條.想吃她豆腐.門都沒有
魂慘叫:{一護!!!!你絕對不能夠對大姐作出任何非法不良的行徑啊!!我抗議!!}
一護淡淡道:{我志願放棄.基本上,一點興趣也沒….}
露琪亞有點不爽.雖然早知道死小鬼不正常.但好歹是發情期的男生.居然對她視若無睹.她
冷笑:[不是沒興趣!是不敢吧!膽小鬼!]

[你說誰是膽小鬼!]一護俯首睜目怒視
[我就是說你是膽小鬼!]露琪亞仰頭瞪目怒視
[不要把我的好意曲解!]
[都是藉口!連玩個遊戲都不敢願賭服輸!黑崎一護是膽小鬼!]
[別再吵了…別再吵了…是我不敢啊.]魂再一旁哀叫…….

[誰說我不敢的!我只是尊敬140歲的大嬸!] 一護俯首睜目怒吼
[乳臭未乾的小鬼!我看你現在就是不敢!] 露琪亞仰頭瞪目怒吼
[誰說我不敢的!現在就作給你看!]

忽然.露琪亞被一雙強力的臂膀提起來.和死小鬼眼睛對著眼睛.她依然怒目而視….距離太
近.她聞到一股清爽的肥皂味道…….怎…..他真的要親了!!!不會吧!!!!!哇……..一護的
臉越來越靠近.她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咦?怎麼沒動作?………………….

【碰!】忽然露琪亞被用力丟入櫥櫃.屁股直吻棉被.一護得意的笑聲傳來
[哇哈哈哈!根本不是我不敢!是你不敢吧!!膽小鬼]
意識到被耍了!露琪亞憤怒的拉開櫥櫃門.張開眼睛.惱羞成怒的大吼:{你說甚麼}
[我說!睡覺!]一護紅著臉.惡狠狠的把櫥櫃門關上[再吵!就把你扔出去!]

露琪亞對著櫥櫃門發呆…..是否該拉開門再大吵一回呢?可是….可是…剛剛一護耳根子都
紅了….假如再刺激他下去…會心臟病發吧?終究他還是個沒經驗的小鬼啊!耳邊似乎傳來
魂陣陣的哀叫.露琪亞得意的笑起來了

-----------------------------------------------------

10.睡覺

睡覺睡覺睡覺,只要是人,一天總免不了需要睡眠的時間,黑崎一護是正常向上的好學生
,如果沒有意外(指的某黑髮小女王虛偵探機,沒有礙事嗶嗶尖叫的話)11點通常就是他
上床的時間,他很少熬夜唸書,因為他平常就有複習功課的好習慣。他很少出門狂歡,因
為他覺得這樣不需要。

以前他都睡的很好,除了有時候夢到一些亂七八糟的夢,夢裡的自己弱小骯髒,茫茫大雨
裡,旁邊躺著一具冷掉的女屍,那是黑崎一護他媽。平常黑崎一護從不說這些往事,但是
在夢理他每每重溫。他已經學會驚醒而不尖叫打擾家人清眠的方法

【磅啦】黑崎一護身邊的櫥櫃拉門,被拉開,有一抹嬌小的影子悄悄的從窗戶溜出去,手
法熟練至極與自己忍耐惡夢的手法可以媲美

半夜12點,那個黑髮小女孩,總是這個時候會偷溜出去,她以為過一個小時,他就睡著了
,殊不知,他淺眠的,當她一拉開櫥櫃門,自己便同時醒來了。一開始,他想問她,她晚
上不睡去哪兒了,可是後來想想,只要不干擾到自己,他似乎沒有那麼大的權力去管一個
暫居自己房間的過客晚上要去哪裡,可是心裡總覺得放不下,後來他裝了漫不經心,在她
又偷溜出去的後一天,在學校忽然問她一句

「露琪亞!你晚上不睡,難道白天上課不會覺得累嗎?」下課十分鐘,這問起來像是閒聊
,那黑髮小矮子,定定的看著他一會兒,面無表情的叫他擔心她是不是會丟下一句:『干
你*事』,幸好她開口了

「沒法子,以前,我晚上沒有睡覺的習慣!」話剛落下,有同學來叫,她一轉身,又露出
狐狸般的笑臉,應付同學去了

對喔!他差點忘了!她是死神,晚上正是她的工作時間,她怎麼會覺得累呢?她又不是人啊!

她不會累,不會畢業,不需要聯考,不需要學歷,不需要煩惱以後要在這人世間找什麼工
作,不需要煩惱自己找不找的到丈夫,也不需要擔心會不會有孩子,自己的家庭是否有足
夠的錢...她不是人,人這些可笑至及的七情六欲的慾望煩惱,她都沒有

他們現在的聯繫只是暫時的交會點,時間一過會越離越遠,就像兩條交叉線一樣

總有一天,當他受盡人間的喜怒哀樂,事業有成,兒孫滿堂,白髮蒼蒼,而她還會有如一
朵帶雨小花,依舊那麼青春可人的嬌嫩,這就是他與她的差距吧!就算現在住在一起,可
是行為模式完全不一樣,他們原是兩個世界的人,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是,很快,不
知道什麼時候,她就要從自己的生命消失,回到她的世界去。那麼...自己究竟在掛心什
麼?牽掛什麼?他們本來不該糾纏太久,互相遺忘對彼此都是一件好事。

【磅啦】黑崎一護身邊的櫥櫃拉門,被拉開,有一抹嬌小的影子悄悄的從窗戶溜進去,現
在是半夜三點,她出去了三個鐘頭,他沒一秒入過夢,但是也沒把眼睛睜開,他不想讓那
個黑髮小矮子知道,其實他一直等她回來。

自從她忽然跑來住他房間以後,黑崎一護就很少做惡夢了,當然,他沒睡,自然就不會做
惡夢了,奇異的,從三點到六點,這段有她陪伴的時間,他總是睡的格外的甜,幾近無夢
,可能是因為上半夜一直清醒著,導致過於疲累的後果

雖然說幾近無夢,可是似乎,也有夢到幾個畫面


夢裡的他,皺紋爬滿了臉皮,皺紋也爬滿了手與腳還有全身,骨頭咯吱咯吱的發酸,攤在
病床上的他,想必就快壽終正寢

「我來接你了!一護。」夢裡的小矮子,驕傲凌人的笑還是那麼欠打的模樣,他想捏她的
臉,如以往一樣,卻發現自己的手連抬起來都很吃力,不過她們也還算是心有靈犀,小矮
子擬脂般的纖細小手,捧起了他骨感分明,皺紋過多的大手,兩隻手,互相握著,他拼掉
最後一絲力氣想要拉著她,不要再度,飛離開他的眼前,他的世界

「對不起,一護!我來晚了,你等我很久很久了吧!安心的睡吧!這次,我會一直一直,
守著你的。」

「一直,到你真的死掉為止。」

然後自己終於幸福的閉上了眼睛,等待死神帶他離開這個世界。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