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全部的人都瘋了,那唯一的正常人就會被叫做神經病

如果全部的人都被欺騙了,那唯一知道真像的人,就會被說成是騙子


---------------------------


「雛森副隊長  請躺到這邊來」
四番隊檢查小組清脆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那些年輕的女孩子,臉上掛滿了同情,
兼過於小心翼翼討好似的微笑,唯恐她不肯乖乖躺上儀器做檢查
約莫大概沒有人喜歡檢查自己的腦袋與精神狀態,即使是死神也不喜歡

自從夢裡悠悠轉醒,她就開始接著一個又一個的健康檢查,一開始是關於身體的,
畢竟被刺入的那一刀,傷得太深,深到她幾乎在來不及感受疼痛的狀態下昏迷
然後,當她開始呼喚她的隊長時,一個又一個的健康檢查,就轉為腦袋與精神狀態了

信任隊長,輔助隊長,做為隊長的後盾,不是副隊長唯一的使命嗎?

他們說,因為長久接受犯人的洗腦,現在她的腦袋已經無法正常的運作了
雛森桃想,為什麼大家那麼容易被眼前的景象所影響呢

以往,五番隊  和樂  努力  任務  微笑  那一切一切  都是真實存在著
以往,他們說  藍染隊長是守護屍魂界的支柱

現在,中央四十六室那一片血腥  大家堅持眼見為憑
現在,他們說  藍染隊長是陰謀顛覆屍魂界的叛徒

他們說他們受到鏡花水月的欺騙,以往最擁戴隊長,甚至蒙受隊長恩澤的
以前滿臉都是諂媚的笑著靠近藍染隊長,現在背過身,每一個指天咒地
發誓自己以往與隊長的交往都是受到那個奇怪術法的迷惑
話都是他們在說,立場轉來轉去

但是過去的確存在

她還記得  剛剛見面時  他從虛手下一把撈過她  他的手臂結實溫暖
她還記得  自己還是學生時  從廊柱後頭偷看他  他似笑非笑撇來一眼
她還記得  她甫入隊  那一天跟著大家拜見隊長   隊長含著笑的眼睛好溫柔
她還記得  她終於成為他讀副隊長  她因為快速高昇  惶恐的無法入眠
隊長低沈的嗓音  好像是薰衣草一樣  讓她自然而然的鎮定下來

雖然現在大家的說法都改變了,但是過去的確存在


她想她並沒有瘋,也沒有受到迷惑,她只是根據自己的記憶與意志
選擇自己的行動   只是她選擇的  恰巧與大家都不同而已

大家選擇憤怒  恩斷義絕  而她選擇相信

如果說   人是可以被鏡花水月所欺瞞的
那你確定現在不是真的受困於某一種更高級的幻術或陰謀嗎?

如果真的將藍染歸類為惡徒  那以往溫柔的藍染隊長  就永遠回不來了啊
難道大家都不明白嗎?所謂的事實  其實就是大家所認定的其中一種假象
如果一直堅定的相信著   就算是假象  也可能會化做真實啊

即使機率只有幾萬分之一  她還是想要保持這個渺小的希望
希望 即使是欺騙也好   他能夠回來   他必須要回來
那個笑起來  總是敦厚溫柔  眼鏡裡閃爍得慈悲公正的隊長能夠回來

因為總有人一直在等待著

她是他的副隊長   就像是她就任副隊長那一天  她說過的誓言

永遠不背棄他   永遠守護他的身後  永遠對他忠實

不管精神被怎麼檢查   不管被多少人恥笑  她會用行動證明她的誓言

「這次檢查是 卯之花隊長新開發的 可能有點痛,請忍耐下

 開始囉~請閉上眼睛,雛森副隊長」

儀器又再度覆蓋住自己的腦袋  覆蓋住自己的意志
她感覺又有一種不同的能量從外界  刺入自己的腦袋
在失去意志前    她又再確認了一次  現在她的確還是以自己真實的意志下的決定

只要她還是雛森桃  她會一直一直等待著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