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短文集四:一個人的竹取物語/ 配對:菊灣 / 香灣/出題者:winni711桑/插圖塗鴨:豆子桑

設定:現在社會,WW2阿菊被打敗交出小灣,四周國家對阿菊的軍事行動非常不諒解,王耀更是心心念念急著想把小灣變回以往的乖妹妹,可惜兩人個性不合,小 灣遂依靠阿爾,在外獨立做起小生意,對於王耀沒天沒夜的愛心回家召喚,視若無睹,王耀更恨阿菊了,他認為一定是本田家的毒電波教壞了他妹妹,面對王耀的無 理取鬧,還有周遭鄰居因為夙怨的惡意為難............阿菊只能咬牙忍耐,拼命發展經濟,努力重振家境,盡量以低調示好取得眾人慢慢諒 解.........

■■■■■■■■■■■■■

昔日有竹取者,每入野山,取竹造物,以其營生
一日採竹間,見竹內藏一美人,知其非常人,遂撫養之

當竹取翁與竹子公主相遇時,就該曉得,那位生於天際的女孩,遲早也會回到天際裡去,到底為什麼當時,竹取翁非得把那位不屬於自己世界的女孩,帶入自己生命不可呢?


英國是個有韻味的國家,不管下雨還是濃霧,都自然有番細緻景致,比方現在雪花蔓延著天際,撲蓋上層層紅色的塔頂與綠色的樹梢,煞是美麗,彷如明信片的風景畫一般,這樣的美麗,正好迎接從各國遠道而來參加經濟發展會議的大人物們

王灣娘在發抖,正確來說應該是蓋上厚厚的防風棉衣依然抖個不停,天殺的!生於南國的自己根本無法抵抗下雪的天氣,50年田在本田家不可以,50年後在亞瑟 家照樣也忍不住...........如果不是因為那麻煩又囉唆的經濟關稅同盟合約,灣娘根本不想到這麼冷的地方來折磨自己.............遠 遠看到阿爾哥哥、亞瑟先生、馬修先生、巴修先生在遠處談笑風生的歡樂模樣,灣娘不禁恨起自己沒路用的怕冷天性,可惡!可惡!面臨王耀哥哥對於自己近乎變態 的回家追殺—隔絕令!!灣娘要在外跑貿易,原本就要比他人多花了一倍的心力,雖然目前已經冷到她頭昏目眩,手腳打顫!但現在正是自己必須積極加油的時候 阿!!灣娘!!!

奇怪的是,王耀哥哥居然沒有像以前一樣,一把像是性騷擾式從背後緊緊纏上來,阿勇與小香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世界的英雄:阿爾哥哥又被好多人包圍.......

灣娘左瞧又瞧拼命看看附近有沒有熟眼的同伴在,無意間看到那前方有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站在人群中間,那黑色短髮結實男子傲然挺立,卻又十足謙遜客氣的姿 態,灣娘是絕對!絕對不會錯認,在遠方,灣娘癡癡的看了半晌,可惜對方如同以往把自己當空氣般,連轉頭都沒有,絲毫沒有心電感應.....這讓灣娘的頭痛 又越發加遽了

其實尚未出發時,頭就隱隱作痛了,或許應該派家裡的其他人出來才對,自己實在不該逞強,唉.........灣娘淡淡嘆了口氣,可是啊~可是啊~唯有在國 際會議上,她才有機會能夠看到那個人.........那個人啊~雖然住在不遠,但由於很多很多因素,周遭的親戚鄰居的監視下,這50年來他們的交往來近 乎像陌生人...........她不希望王耀哥哥哪天抓狂去給那個人添麻煩...........她也不希望阿勇哪天神經斷掉去那人面前切手 指.......連小香都有意無意的暗示自己,要收斂點,不然那人在亞細亞的處境會越來越為難,灣娘很清楚,50年前的過去,兩人一起度過的時光,已經變 成大家心裡頭的傷痕,永遠的禁忌

「灣姊姊,不好意思,今天耀哥有事,我代表耀哥出席會議.........」背後傳來清朗好聽的斯文少年聲音,但灣娘好像沒聽到

他要斷絕自己過去的野心的罪孽,她知道
他要證明自己現在是和平的一份子,她知道
他想取得大家諒解,她知道
他希望恢復昔日亞細/亞家庭的和樂相處,她知道

她也不希望再讓親人替自己傷心著急了,她想.....他肯定也知道吧

所以現在變的比陌生人還要像陌生人一樣,實在非常正常,灣娘只能在國際會議上,借著討論經濟貿易的公事會議上,盡量偷偷的多看他幾眼.......雖然50年夠讓一個孩子長成老人了,但是灣娘還是改不了喜歡盯著那個人的壞習慣...................

「小灣!小灣!俺來拉!」背後傳來爽朗有力的男人聲音,但灣娘好像也沒聽到

昔日,那個人也很愛揪著自己瞧
50年前在本田家,他辦公時,老愛要求自己要呆在他旁邊陪伴,他說即使什麼都不說,她呆在他身邊還是比咖啡還有用

現在,他明顯把壞習慣給改了
50年後在國際會議上,在他面前,她變的比空氣還要沒有存在感,只剩客氣十足、禮貌十足、距離十足的「灣小姐,您好!」

「王小姐!會議要開始了!請盡快入場吧!」背後傳來有禮又倨傲的聲音,但灣娘還是沒有聽到

她想:滄海桑田,該走的要走,留也留不住,終究擋不住變化
他的罪惡一定會漸漸取得大家的原諒
兩人相處的時光終究會慢慢變成歷史的灰燼

那真是太好了~時光的確是萬能藥~~萬能藥啊.................

到了最後的最後,會只剩她獨自一人老死在回憶裡而已...........

「灣姊!!灣姊!!!你的臉好紅阿!!!!」

「小灣!小灣!!!你怎麼了!!!」

腦袋的劇疼,內心的傷痛,額頭的烈火,燒的自己無法站立,在灣娘往後倒下的那瞬間,她還是死死的睜開眼,往前瞧.......往前瞧...........希望把那抹孤寂沈重的男人背影,直接刻入自己眼珠、刻入自己的骨髓、刻入自己靈魂裡

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那麼他們就再也不會分開了

永遠在一起,多好

■■■■■■■■■■■■■

英/國:日/本的客房

雍容華貴的高級英式客房,現在纏繞著陣陣不明奇怪煙霧,高級的地毯下擺著小火爐,燒出一個個小破洞,厚實木黑的大桌上散落著米與各式青菜,英挺冷竣的男人 現在正專心蹲在小火爐上烹煮一碗碗的不明黏稠物,在旁高挑黑膚的男人正小心翼翼將這些黏稠物搬到桌上陳列,為了隱匿這道料理的出處,所以他們無法正大光明 的向主人借廚房,但天助人助!居然讓他們在壁爐裡找到小火爐,於是配上剛剛冒著風雪去採購的各式食材,本田廚房今日正式開張大吉

眼前擺著一碗一碗各式各樣的奇異不明黏稠物,大阪現在面臨了非常可怕的處境,最可怕的是,自己不只要品嚐這些外星食物不說,還得替自己主子挑選一碗「對感冒最有療效的營養稀飯」

事情要從前些時候說起,陪伴自己主子本田菊來英/國參加國際會議的大阪,早就知道自己這趟來的恐怕並不輕鬆,因為這回開會又要遇到那命中無緣的少夫 人..........,那萬能又勤苦耐勞的工作狂主子,什麼打擊都能冷靜面對,堅強努力去應付,唯有遇到那命裡注定的煞星,整個人就會開始從頭髮到腳底 板變的非常不正常,在外頭為了維持日/本與中/國的友好,主子尚且強迫自己與那命中無緣的少夫人拉開距離,像陌生人一樣淡然鎮定,回房面對自己人時,臉一 拉!那可活生生是一個大魔王剛爬出地獄,正要開始發神經........

比方說方才..........剛參加完會議,看到扭著臉回房的主子,大阪知道自己又大禍臨頭了......唉呀呀~叫俺上戰場殺敵簡單!叫俺當愛情顧問卻很難啊.........

「大阪!!!感冒發燒的話,要作些什麼對病人才是好的」本田菊問

「先看醫生。」主子板著冰塊臉,大阪心裡有底......那個命中無緣的少夫人這次大概是發燒了吧............前次與哥哥吵架......上次跌倒....這次發燒....那個命中無緣的少夫人不知是多災多難,還是存心生來整主子與自己的

「亞瑟先生已經安排醫生過去了。還能作什麼!」本田菊問

「找人在身邊照顧他.......」但是那個人絕對不能是主子,大阪小小聲的提議,但願主子不會因為吃醋,一把拿起日本刀結果自己

「已經有人在照顧她了」本田菊的臉抹上一層寒霜

「呃........」在自己主子暴走之前,一定要想想辦法!!想想辦法啊!!!向天上的八千萬神明祈禱!向天照大神祈禱!向佛祖.耶穌.阿拉祈禱,忽然靈光一閃抹上大阪的腦袋,他說:「作愛心料理如何?英/國的東西好像不怎麼樣....俺每次吃都不習慣......」

想起少女在異國吃到熟悉的料理,會出現的表情,那冰塊臉終於溶出一道春水,本田菊滿意道:「感冒就要吃稀飯吧!咱們來煮道營養的稀飯吧~安靜、低調、不被人發現的煮出稀飯............」

於是兩個根本不進廚房的大男人,開始向未知的領域挑戰,主子把很多他認為對感冒有益的食品任意混入了稀飯裡,比方是大蒜.蔥.薑.糖.酒.感冒藥.止痛藥.鎮定劑....變化出一道道可怕的營養稀飯.......不!應該叫做外星不明黏液才對...........

然後大阪現在苦惱了,他在想,到底哪一道營養稀飯吃下去,那位命中無緣的少夫人,才不會因為食物中毒而導致病情更加嚴重................

■■■■■■■■■■■■■

小時候臥病在床時,耀哥哥總是在緊緊抱著自己哄慰,生怕自己那邊不舒服.不開心
「灣娘!別怕~別怕~哥哥陪著你喔~~會一直陪著你喔!」
現在的耀哥哥,除了把灣娘綁回家外,他根本不在乎灣娘心裡想什麼,甚至揚言再不乖乖回家,他不惜打斷她的腿..............

50年前臥病在床時,那個人總是在旁陪伴,彷彿告訴自己,她不孤單
「醒來,就吃點稀飯吧!這樣才能吃藥。」
現在的那個人,恐怕連自己倒下,也不知情........不!即使知情,他也不在乎了吧

為什麼,男人一轉身,都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呢?
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灣姊姊..................」耳邊是熟悉又讓人安心的少年嗓音

灣娘一睜眼,發現自己躺在豪華的西式臥房、柔軟被縟間,房裡火爐熊熊燃燒的火焰,以及暈黃的燈光,厚實的地毯,傳遞著溫暖

眼前是自己的雙生弟弟—香/港,他正一臉關切的摸著自己的額頭,小香無論年紀還是際遇,都與自己非常相似,在亞細亞的家庭裡都說,他們是雙子般的存在...........雖然自幼被不同家庭收養,他還是自己最最信任的人

「小香..........」

頭昏目眩,灣娘掙扎的伸出自己的手,香旋即將灣娘扶了起來,俊秀精緻的少年臉上露出一抹憐惜,他低聲說:「剛剛亞瑟先生延請醫生來過了,先來吃點藥吧!」

「但是會議呢?小香可以不去開會嗎?」少女問

「勇哥說一切都包在他身上,咱們相信他一回吧!」少年答

「要不要吃點東西,單吃藥,對胃不好。」香拿著藥丸,回頭去桌上取馬鈴薯泥,跟亞瑟先生住過一段日子,他很清楚,在這個不太重視飲食文化的國家裡,目前只有這個適合病人的胃

「不要!!!我討厭吃哪種沒有味道的東西~」灣娘嘟起了嘴,台/灣素以美食文化揚名於外,尤其是滋味繁重的夜市小吃,灣娘自然討厭口味清淡的英式馬鈴薯泥

「灣姊.......別這樣,附近沒有餐館,亞瑟先生的廚師只會做出這些料理,多少吃些吧~」少年捧著馬鈴薯泥,好氣又好笑得勸哄著自己的雙生姊姊

「不要!!!我只要吃藥!!只想吃藥!!!小香不聽姊姊的嗎?」

少女嘟起嘴吧耍賴,少年無可奈何的放下馬鈴薯泥,換上藥,餵少女吃,不管是吃藥還是回家,不管是反抗還是順從,從以前到現在,無論如何,自己總是無法違背 少女任性的要求,那驕傲又倔強、情緒十足的眼,總是狠狠的掐住自己的心,叫他不得不低頭,只能盡量配合著她,然後私下默默替她收拾爛攤子

少女吃了藥後,藥效發揮陷入昏沈前,僅緊握著少年的手,低低聲說道:「小香,答應我好嗎?」

「答應什麼?」少年一臉心疼,其實不管是什麼,他都會答應吧

「不要長大......不要長大......男人是很混漲的!小香要永遠當姊姊我的乖弟弟喔.....」
少年一臉黯然的握著少女的手,弟弟嗎?是啊!是弟弟啊!是只能在姊姊背後默默支持的弟弟而已.............

「.......永遠陪在我身邊喔...............一輩子不可以變喔.......」
少女低聲呢喃完,握著少年的手,滿意的沈沈睡去。獨留少年苦笑,然後他放手轉身走向房門,預備在這大雪滿天飛的日子裡,替自己心裡最重要的人,找點可以入口的飲食,就像以前他總是默默的安撫王耀,替少女的自由多爭取一些時間般........

一輩子嗎?即使是弟弟也好,起碼是一輩子不分開,那不是很好嗎?

■■■■■■■■■■■■■

一把打開房門的少年,就看到高挑黑膚的男人端著稀飯站在自己門口,噢......全身上下髒兮兮的外加褲管被燒焦的奇怪男人,若不是幾次有見過他陪本田菊出席國際會議,香絕對認不出那是日/本第一貿易悍將,活生生的業務高手—大阪

「請問..........大阪先生,有什麼指教?家姊剛剛睡下了.....」

「我剛剛.....」大阪吞了吞口水道:「在門口撿到一碗稀飯,我想這應該是你們需要的東西..........」神阿!原諒他剛剛面臨客房的小火災,所 以只想到這個非常非常爛的理由!但是大阪也想不出有啥合情合理能把稀飯送上的好時機!他鼓起勇氣繼續說:「我想應該是關心灣娘小姐病情的好心人所煮的料 理,是誰煮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稀飯可以給灣娘小姐補充營養!!!」

「.......................」少年木訥著表情,不發一言

「我發誓!!」大阪只差沒有直接拿自己的命作擔保:「雖然不知道是誰作的,但是裡面絕對沒有下毒!!!」

「....................................謝謝。」

少年依然板著臉,但是終於接過自己手上的稀飯了!天吶!!自己居然達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了!那比他談到1000萬的生意還要叫自己高興!!!

「非常感謝!非常感謝!等灣娘小姐一起來一定要讓她立刻吃喔!如果不夠來找我就是了!不不不!我是說不夠的那那好心人一定會不知不覺繼續煮稀飯過來,讓我發現就是了!那碗稀飯跟日/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剛好被我發現而已........」

面對大阪手足舞掉的越解釋越凌亂,少年端稀飯進房時,只靜靜擱了句:「晚上,灣姐的門不會上鎖,不過我就在隔壁房..........幫我跟那好心人說吧」

面對那輕輕掩上的大門,大阪忽然松了口氣,其實那位少年應該什麼都知道吧!不過一定會替自己保密吧!想到這裡!大阪不禁感動萬分,他終於找到戰友了!!!


■■■■■■■■■■■■■

 

Log20090415-1C2.jpg

 

夕陽慢慢照射出一抹豔紅暈黃入了房裡,照著房裡的兩姊弟那相似又相異的臉,同樣閃閃發光的秀麗細緻

在這味覺崩壞的國家,沒想到小香居然能生得出稀飯來~一口接著一口,醒來後的少女乖乖吃下弟弟餵食的稀飯~不知道用了多少心血才換來的食物,自己不吃就太 可惜了~雖然這稀飯頂多只能算的上是有鹹味的蛋花粥而已~還使非常清淡的~一點都不像小香的料理風格~小香煮的稀飯都是高湯作底,把米煮到融化,是好吃到 會讓灣娘把舌頭一起吞吃入腹的

「小香!這稀飯是哪來的啊......」面對沈默不語,盡是餵著自己吃食的弟弟,灣娘提出了疑問

「吃完再說.........」少年沒停下手,繼續餵食,剛剛自己有先嘗一小口!這稀飯煮的還不錯!輕輕淡淡,適合感冒的病人吃

「亞瑟先生家不吃米的,很難在外頭餐館買到稀飯吧.......如果是小勇煮的肯定會加很多泡菜,小香煮的稀飯是很有味道的.......才不會這麼清 淡.......」少女邊吃邊碎碎唸著,,把湯汁沾的嘴吧都是,但她心裡停不下莫名其妙又可悲的期待,可悲的.......可悲的........又無法 承認的低微的希望

始終沈默的餵完了最後一口,少年木著臉拿起衛生紙開始擦起少女的嘴,準備送上藥與水

「小香!!我吃完了!!你還不說啊~」拉開少年在自己臉上擦拭的手,少女微怒

「...............需要我說嗎?」拿起了藥,少年苦笑:「我聽說料理會傳達廚師的心意,灣姐都吃完了,還不知道是誰作的嗎?」

「....................」臉微微一紅,少女嘟起了嘴!這小子何時這麼大膽了,居然小小在挖苦人家,她嬌聲說:「我只是好奇到底是誰這麼不擅長料理而已!煮的超清淡的!肯定是連鹽都拿捏不好的傢伙!」

「是啊~」少年挑眉看著姐姐的小小脾氣,他說:「張嘴啊~」然後他很快把藥與水一起塞入少女嘴裡,然後開始拉起被子,意圖強迫少女休息

「小香!!!聽我說嘛!!!」平躺在床,少女微怒的拉著只顧著自己吃飯,卻不願意跟自己說話的弟弟~

「快快睡覺吧~」撫著少女的額頭,少年淡淡的笑了,他說:「早點睡覺,今晚才會作一個美好的夢喔~」

「才不會有呢」

「我保證有」

「你騙我」

「何時騙過你了」

只是,那會是美夢,還是惡夢呢?面對藥效發作,沈沈睡去的姊姊,其實少年還真是分不清楚了

■■■■■■■■■■■■■

在明月高懸的夜裡,少女的房門,呀一聲緩緩被推開,走進來一道暗色的修長人影,那道人影幾近無聲的緩緩靠近床前,慢慢撫上少女的額頭

似乎高燒退的差不多了,雖然還是有點過熱,蹲在少女床前,透過外頭皎潔的月光,男人慢慢細細審視少女甜美可愛的臉蛋,一直懸在自己心頭,跟自己自傲的意志 力不停挑戰的畫面,今晚居然可以毫無拘束、直接盡情的近距離觀賞,光是這樣,男人居然覺得自己的腦神經正在唱著一陣陣的歡喜之歌

難道是壓抑的太久了嗎?居然光是看到沈睡的臉,就覺得非常非常的幸福.....唉唉唉唉!何時自己變的這麼容易滿足了,還是說這些年來,沒有她的這些年來,對自己來說,實在過於沈悶呆滯到無法動彈,於是光是小小的甜頭,自己就快飛上天了

50年前到底是幸福過了頭吧!那段朝夕相處,一直不分開的時光,滿滿塞著少女又哭又笑得模樣,甜美的不可思議

即使明知到竹子公主來自於另一個世界,不是長久能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但竹取翁還是無法抗拒能與竹子公主共度的快樂光陰吧,就算知道日後的分離,會讓自己悲痛欲絕

為了要改變兩人平行線般的命運,為了要牽起自己與少女的牽絆,果然即使是時光倒流,自己終究還是會選擇犯罪吧.......選擇傷害他人,選擇讓少女哭泣,只為了得到那原來不屬於自己的魔法時間,只要兩個人在一起.............

他注定是罪人,因為到現在他還沒有悔意

不過,終究不能繼續這麼任性了呢~這個世界不是只剩下他與她,他也無法將他人的悲傷與苦痛視若無睹..........所以..........所以他要 獨自背負為了得到那段魔法時間的代價去贖罪..................希望她能在遠方............把一切悲傷的過去都忘 記............幸福的......幸福的.........過日子..........

對竹取翁來說,面對離開了自己,披上羽衣就忘記一切,飛回天庭的竹子公主,就算獨自一人面對那永闇的孤獨......竹取翁一定還是希望竹子公主在天庭過著快樂的未來

「最喜歡你了喔~我的天女!即使這份感情是地獄業火焚身,我也無法停止」

這是他的竹子公主,他的竹取物語,只有他知道的故事

■■■■■■■■■■■■■■■■■■■■■■■■■■

不知道過了多久,雖然希望這一秒世界可以立刻凍結,但終究也只是夢話
俯視久久,擬神久久,終究選擇默默轉身離去的男人

然後一把被狠狠揪住,被床上忽然睜開眼睛的少女!!!!

「什麼嘛!!!平常根本不聞不問!!!幹嘛現在偷偷過來關心我!!偽善者!偽善者!偽善者!!!」少女揪著男人,生氣的怒罵著!可惡!可惡!抱著期待,她 晚上根本不敢閉眼,等待那萬分之一的微弱希望......等著.等著,好不容易等到人來了,他卻什麼都沒作的就準備摸摸鼻子走了.........難道真 當是來確定自己發燒退了,他就滿意了嗎?

S1.JPG

男人長長嘆了一口氣轉身道:「抱歉........失禮了,灣小姐應該知道,我們私下接觸...大家都..........很介意的.」

少女咬牙道:「....................是阿,給耀哥哥知道,你明天就別想活著看到太陽了........阿勇也會非常生氣」

「抱歉........」男人有禮的垂頭致歉

「.........................」少女不語

「看到您這麼有精神實在太好了,那麼再下就先回房了。」男人拉開了客氣又斯文的笑,少女很清楚,那是他的營業招牌微笑....不帶感情的..........

「......................」少女不語

「不好意思,今晚打擾了..........」男人起身,轉向走向房門

「你............去死拉!!!!!」少女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去死拉!去死拉!去死拉」灣娘憤怒的開始把枕頭.棉被丟向菊

「什麼嘛!什麼嘛!都決定把我當成陌生人了!還要這樣關心我!!最討厭了!最討厭了!!」灣娘瘋狂的把手邊能丟的全部扔上去,這個混漲到底知不知 道....自己在幹什麼啊!!!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這些年來,那麼多怨,那麼多想念,那麼多苦楚!到底是為了些什麼,自己還是放不 下.........竟然也不希望他放下.............

「都來關心我了,為什麼還那麼那麼冷淡呢.........」灣娘哭了,為了自己悲哀的.....完全無用處的可悲私情.......明明,明明有那麼關 心著自己的哥哥與弟弟,明明有那麼多好朋友,為什麼唯獨只有他不在,她還是覺得寂寞到快死掉了呢............到底自己是到了無可救藥的糟糕地 步了嗎?

「嗚嗚嗚嗚...........」
「別哭.......」菊轉頭過來,替灣娘擦眼淚

S2.JPG

「抱歉.......我不該來的」菊苦笑:「但我壓抑不住自己」

「嗚嗚嗚嗚...........」
捧著灣娘的臉,菊啞聲道:「明明知道碰觸你.關心你......是罪無可赦的事情......但是卻是我這罪人,這十幾年來,不曾停滯的願望................」

「嗚嗚.........」覺得自己很丟臉的灣娘,卻忍不住心酸,不知道該掐死眼前這可惡的人.還是緊緊抱住他

那個人嘴裡依然吐出另自己無法停止眼淚的可惡話語

那既真切又實際的殘忍現實,還有兩人比惡夢還要緊緊揪住心臟的過去

「嗚嗚嗚嗚...........」
「明明知道,大家都會很困擾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分開........」菊低聲說:「別哭了.........現在的我,已經沒辦法停止你的眼淚...........」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最討厭了!!!最討厭了!!!

給我閉嘴吧!!!!

含著眼淚,灣娘用力的用嘴吧堵住菊的唇,兩人接吻

S3.JPG

「揪........」

抵抗不住誘惑,男人輕輕摟住少女,急切的用唇舌緊緊纏繞住她,吸允著她,重溫那幸福那足以讓人頭昏目眩的甘美滋味................

好不容易鬆開後,灣娘眼淚停了,但是也覺得非常不好意思,紅霞燒上了臉,自己未免太不要臉了吧

「灣娘小姐..........」抱住灣娘的菊,也捨不得鬆手,好想用力的把懷理得人兒揉進心裡

「那個.....那個你不要誤會喔!」灣娘紅著臉大聲澄清:「我是生病了!聽說把感冒傳染給別人就會好!!所以才親你的!」

「喔.............」那能不能在多來幾次,菊想.....他完全不介意自己被傳染,即使得肺炎也好

「我是病人!!有權力要被照顧吧」看著擬神盯著自己的菊,灣娘羞憤解釋:「難道你不願意配合病人的小小願望嗎?」

「灣娘小姐,要作什麼,在下都很樂意配合喔!只要你早點恢復健康」抱著灣娘,坐在床邊的菊,靠著懷理人兒的額頭,輕輕低語

「真的嗎?」灣娘眼睛發光

「嗯.......」菊笑了:「不過只限今晚喔.........明天早上還是要正常面對大家,不可以給別人帶來麻煩。」明天早上開會,要是被大家發現他在她房間,恐怕WWW3又要一觸即發...........

「有總比沒有好!」灣娘開心的拍拍自己被窩:「那麼第一件事情,先躺上來吧」

「嗯????」菊啞然,這樣直接熱情阿

「等等....」灣娘氣惱:「那是啥下流眼神阿!!!我是說教你躺上來,抱著我陪我睡覺」少女急著表示:「以前耀哥哥都這樣照顧我的,那是很純潔的照顧!不許對我動手動腳!我在生病耶!」

「........................」王耀與她是親兄妹,他與她卻決不是這種關係,那不是明擺著要折磨自己耐性與毅力嗎?

「好.....................」雖然非常不情願,菊還是爬上了床,能緊緊擁抱灣娘的機會,自己還是捨不得放棄的,雖然那也是恐怖的意志力折磨

「第2件事情呢~我要你念故事給我聽~以前王耀哥哥都會講床邊故事的!」被菊摟著的灣娘,露出一臉愛嬌的模樣要求著

「好!」菊淡淡一笑,抱緊著灣說:「我可以說竹取物語嗎?」

「為什麼你老是這麼喜歡講竹取物語給我聽啊........」灣扁嘴,以前在本田家就聽了好多次,她真的很不喜歡聽這故事!尤其厭惡這男人在講這故事時,望著自己的深邃眼神!!!

「我喜歡這故事......」菊說,然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哀傷,央求著:「就讓我說這故事好嗎?」

「好吧!好吧!」其實只想聽菊低啞溫柔的嗓音纏繞自己的耳朵罷了~他要講啥灣真不介意

「還有其他什麼要求嗎?我的公主?」男人微微一笑

「等下講完故事以後,我想吃今天傍晚吃的那種稀飯.............」少女要求著

「好!」男人一口答應

「今晚你都是我的,不可以離開我喔!」少女要求著

「好!」男人一口答應

「一定要什麼都聽我的話喔」少女要求著

「好!」男人一口答應

「嘿嘿嘿~」什麼要求都OK~沒想到生病有這種好事,早知道她絕對會選擇天天在國際會議上都來生病個一次~少女心滿意足的用力緊緊抱住男人,深深呼吸那想念好久的麝香,菊獨特的氣味......好香好香.................

SP9.JPG

「別抱的太緊啊........」菊苦著臉,暗暗忍耐著,灣娘這傢伙居然抱的那麼用力,她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充滿彈性的胸部跟柔軟的腹部與正在摩擦著他僵硬的身體嗎?還有那纖細的長腿居然直接夾住自己的腰......天那.............這是天堂?還是地獄?

感覺自己臀部坐到某種堅硬火燙的異物,少女扭起眉頭警告:「我是病人耶!要聽我的喔!你什麼都不能反抗!什麼都不能作阿!」灣娘得意洋洋繼續磨贈著菊的寬大胸膛~~溫暖又舒服的觸感,唔唔~真是天堂般的享受~天堂般的享受~~

「是.........是..........」她是病人.......她是病人......他絕對什麼都不能作,誰來幫忙把自己剪掉吧.............

「明天你要把我當陌生人就隨便你吧!但是今晚你是我的..............我啊!記性是很好的喔!」少女爽朗一笑說:「沒問題的!明天開始我也會 繼續努力下去的!總有一天,一直到大家諒解你,可以公開一起的日子!一定會來臨的!在那之前!我會好好努力!拼命努力!為了哥哥們努力!也讓你看看我的志 氣!到時後,你就會完完全全臣服在我腳下!」

「好!」菊笑了笑,就是這樣滿滿的精神與樂觀,近乎到無可救藥的倔強好勝,讓自己始終移不開目光,其實即使她不要求,他的心,一直一直都是她的,從兩人第一次見面到現在

就算這一輩子,都無法被原諒.......他的心還是會一直跟在她身邊
就像在凡間的竹取翁還是會永遠愛著在天上的竹子公主一樣


「離天亮還有很久時間喔~先說故事給我聽吧!」

「好!」

於是今晚,他要與她說,某個人的竹取物語.........

■■■■■■■■■■■■■■■■■■■■■■■■■■

在房裡等了一夜還是沒看到主子進房的大阪,早晨輕手輕腳的摸出來尋人,他很怕自己主子哪裡想不開~或許是去那邊作啥發洩的事情............先去無緣的少夫人房前打探看看吧

然後,大阪看到一個俊秀的少年,站立在房門外,一瞬間,大阪有點尷尬,不知從何招呼起.............幸好少年先出聲了,他說:「先不要進去,他們還在睡呢~反正會議下午才開始~讓她們的晚上再多一點時間吧」

昨晚隔壁房鬧了一夜,其實自己根本也守了一夜,記憶中,不曾聽過自己雙生姊姊有那麼歡喜幸福的聲音.........偏偏卻是跟自家的仇人在一起............

如果說灣姐是竹子公主的話,那麼自己一定是.........連一段小小時光都無法獨佔,一相情願又無法放棄自己的心願,只能拼命去完成竹子公主所出的難題,那些追求者吧........配角罷了........他連當竹取翁的資格都沒有呢~


S4.JPG

大阪拍拍少年的肩膀說:「咱們去喝酒吧!妳有這種姊姊!我有這種主子!我們都不容易啊」

「我要在這裡等灣姐起來」少年扁嘴

「唉呀~真是彆扭的小子呢!」大阪爽朗一笑:「好吧!我在這裡等主子起來」

「順便跟你介紹一下~俺家的美女可多著~看看妳喜歡哪一種的」

「不會有人比灣姐更可愛了......」

「唉呀~那你就當陪我這帥哥聊天吧~大哥哥可以告訴你~很多追妹妹的招數喔」

 

Log20090415-2B.jpg

 

男人與少年蹲在門前就說了起來,關住了房門,也延長了那晚小小的幸福時光
那幸福互擁而眠的一對戀人,還沈醉在甜美的夢裡,不願醒來面對分離的早晨
緊緊交握的雙手還是沒有放開  暫且還是讓他們在沉醉一下吧


■■■■■後記■■■■■

先感謝豆子桑~沒他催文.畫畫............今天寫不出來

豆子~人家寫出來囉~人家要獎勵(神智不清的搖尾吧~)

這一篇菊灣,比較像是鴨子心裡現實生活的菊灣
很現實,互相喜歡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戀人
兩人的感情代表的是WW2的罪惡記憶
所以NIN跟勇君都會抓狂~
灣娘重視哥哥們~也不希望菊因為自己惹上麻煩

SO~不可能在一起的拉(被爆打)

其實我寫香寫的很有愛~我自己香灣文大概靈感有寫一點進去~放一章豆子桑畫的香灣圖~就是想寫出這種感覺............

HT.JPG


這篇文其實寫了很久很辛苦........因為很難傳遞現實的無奈................
希望winni711桑與各位大人能喜歡~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凓子
  • 考驗菊的定力跟耐力是吧?!(這畫面好萌阿!!!!) <==變態吧..

    小灣似乎忘記他是大變態了(汗),不過菊也沒有這麼變態了,真好說話XD
    -------------------
    陽光大阪又出現了>"<,真開心!!!

    看到他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解釋,讓我笑到快翻下椅子呢 囧!
    ~~~

    祝大大文斯泉湧!飄文加油!!! <===謎音:變向崔文嗎?!

    我:沒有沒有QQ!!!
  • 灣娘沒忘記菊是大變態拉

    只是灣娘更相信菊不會在自己生病的情況下做些什麼

    而且他們50年都沒有好好私下接觸過

    其實內心非常熱情的灣娘~當然也會忍不住阿.......

    所以才會一直賴在菊身上撒嬌

    大概是描寫這樣的心情

    a12361510 於 2009/04/16 12:21 回覆

  • 茄
  • 喔耶喔耶!!豆子的大阪我終於看到啦!!
    很愛調戲人ㄟ他!!(男女皆可)(喂
    阿香無口的樣子念著"我只要姊姊"讓人看了好心疼啊
    姊姊好想抱抱他O___Q
    恩總之看來看完這篇最高人氣的我看根本就是大阪了
    (搶戲王啊他!!)
    然後抱再一起的菊湾...(噴鼻血)
    阿菊啊阿菊你有透視眼啊orz
    那個酥胸看了我好害羞啊~~!!!
    我可以理解阿菊的忍耐了...(這也抱太緊XDDDD)!
    話說阿灣....被那東西頂著..(!?)(<--我不知道我在說甚麼)不會覺得難受嗎?!
    竟然還睡得著?!?!?!
  • 同意阿茄.......
    怎麼大家看完的第一感想是

    1.小香好可憐 2.大阪好帥!好可愛

    配角好搶戲(煙)

    男女主角莫非是因為太閃所已被無視嗎?

    阿茄~豆子畫得很好吧

    其實畫的最好的是菊的表情~那種害羞又僵硬的樣子

    害人家當場想去百年留離補上

    「本田菊受虐日記」XDDDDD

    預定是京都爺爺與大阪在爭羅小兩口感情的發展主控權,
    倒楣受虐的小菊故事

    a12361510 於 2009/04/16 12:24 回覆

  • odik
  • 浮上水來....
    我這個畫的人也很害羞(掩面)
    (天音:你明明就畫得很HIGH...)
    (那、那是因為鴨子寫得太有畫面臨場感了嘛~)

    其實我也覺得小香好可憐,大阪好帥氣。+1
    (雖然感覺在我筆下沒有畫出大阪的帥氣感..Orz)
    喜歡鴨子筆下的白菊與灣娘這種不能相守的悲戀設定。

    本來昨晚才看到新故事的大綱,想先放過鴨子不催文的。
    不過看到「本田菊受虐日記」?!咳,鴨子大大,何時完稿啊?!XD
    在下非常地期待呢!
  • 親愛的豆子

    今晚跟你已經完稿大綱了

    接著就等慢慢磨文而已

    敬請期待

    (天音:你該少上MSN~多磨文一點)

    -----------------------

    其實比起黑菊橫行霸道強硬佔有灣娘的人生

    我更喜歡自我克制的白菊~遠遠祝福灣的白菊

    灣也一定是比較喜歡白菊的.......

    a12361510 於 2009/04/16 23:31 回覆

  • lancher
  • 人家懶得上巴哈留言 XD
    這一篇讓人好想哭啊~~
    腹黑菊好可憐 T___T
    不過我的同情只會維持一下下
    因為小香更可憐 T___T
    (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突然想到
    如果小灣是輝夜姬
    那追求者一號代表天皇大人應該是耀葛格(爆)
    要飛回天上也要用箭把你射下來~~喔噗~~~

    那個...
    話說最近在畫一篇小短漫(真的很短XD)
    基本上是被鴨子大的文刺激出來的妄想
    所以...裡面可以借一下鴨子大的設定嗎XD
    想用一下橫/濱姐姐的"名字"~~XD
    (只有台詞裡出現一次,啊哈!)
    可以嗎~~~(閃亮亮)
    人家是為了畫來送你的嘛~~(狗腿性格出現了)
  • 我想

    NINI更像是天人呢(硬把灣帶走)

    嘿嘿~戳

    我期待小短漫

    要拿鴨子啥設定請儘管拿去~

    a12361510 於 2009/04/16 23:34 回覆

  • 丹妮
  • 配上豆子的插圖真的很有fu啊(拇指)
    兩個人不能再一起的感覺真的很痛,
    但我也很心疼阿香。

    阿香真的是好弟弟Q_Q
    這麼好的弟弟在哪裡找

    拉回到菊灣這邊,
    阿灣在會議那邊看著阿菊的那段好難過Q_Q
    雖然之後晚上有補回來,但還是可以感受到這小倆口的心酸
    短暫的夜晚很幸福,
    可是明天一早的分離很空虛啊Q_Q
    晚上的阿菊好棒,忍耐的人是好男人(點到底是?)

    然後大阪好棒,我變成大阪的fan之一了XD
  • 白菊灣的悲戀才是萌點阿..........

    兩情相悅所以才要分開~因為害怕會害了彼此~卻又強烈受到吸引~又愛又恨又捨不得傷害對方........

    萌阿........比黑菊更萌的..........

    大阪後援會在阿茄那邊

    敬請快去參加喔(天音:你再說啥)

    阿香......沒關係~有人採中香灣文了

    馬上出頭天囉(這啥)

    a12361510 於 2009/04/16 23:37 回覆

  • a12361510
  • 設定花絮:【短文集】菊灣/香灣/一人的竹取物語

    首先「一人的竹取物語」是參考在現代國際社會下的日灣處境來寫的
    也是寫鴨子心理上,對於現在兩國處境的遺憾與想念吧

    當然,鴨子不會說菊是好的
    在鴨子心裡菊有白菊與黑菊之分
    不是指菊有雙重人格,而是面對事件時,菊做的抉擇

    白菊會為了替他人著想,而選擇自我壓抑自己的慾望與壞念頭
    並且對於自己惡念感到厭惡,不肯承認那污穢的念頭
    為了守護自己重要的東西,日益忍耐,頗為自虐.....
    比較像現在的日/本

    黑菊,則是放縱自己的野心與慾望,認為世間無善惡,僅有強弱
    想要活下去就必須不擇手段成為強者,才能守護重要的東西
    替自己做的壞事,找了很多藉口去實行~不惜傷害自己重要的人
    比較反應WW2上的日/本吧

    黑與白不是絕對的,相信菊一直在這兩邊搖曳著
    百年留離的菊,就是在這兩方路上抉擇...墮落(被毆)

    白菊與黑菊,鴨子都寫過
    差別大概是在能不能克制自己慾望吧

    放縱慾望,做了很多壞事的是黑菊,即使能強佔灣娘的人生
    這輩子也做了太多虧心事,而無法與灣娘心意相通
    可以說是在一起,但是始終互相欺騙的兩人

    「一人的竹取物語」寫的是白菊
    當然~灣娘喜歡的是白菊.....(喜歡那種壓抑自己,替別人著想的感覺)
    但是因為是太為了別人著想的白菊
    考慮到現實其他人的觀感,還有灣娘的未來
    身為戰敗國的白菊,是不可能把灣拖入自己的贖罪之旅
    所以.................灣娘不只要從耀哥哥身邊獨立
    要等到白菊取得大家諒解,灣娘恐怕還有很多路要走呢

    不過,白菊是認為自己罪孽濤天,永遠沒有能償還乾淨的一日,不如徹底切斷關係
    灣娘卻始終認為只要努力一定有希望在,所以灣娘會很努力的

    SO~兩人的差別

    至於搶戲1000分又太受歡迎的大阪先生呢

    呃~到時候百年留離寫的人物介紹還會補上很多腦設定
    載請大家去阿茄住處那邊看看充滿愛的大阪設定圖XDDD
    相信巴哈的大阪後援會就快成立了(會長是阿茄)

    不過大阪叫菊的方式改囉~以前叫「少當家」現在叫「主子」
    為什麼?
    因為本田家被阿爾佔領後,把家族集體獨裁領導制,改為民主制
    所以沒有「少當家」拉~頂多只有「經理」「總經理」等家族企業職稱
    但是不管阿爾怎麼反對,大阪還是堅持要對小菊加尊稱

    「你要改我家的體制,但是你改不了我要追隨這個人一輩子的意志」
    「小菊聽你的~可不代表連我的意志也要屈服」
    「我以個人意志想要叫主子~你不同意就是違反民主自由原則了吧」

    就這麼賴皮的大阪~用自己的方式~繼續追隨本田菊與扶持本田家
    從WW2敗戰國,走向家族大企業XDDD
    從拿刀改為跑業務~拿電腦~大阪如魚得水單轉換角色

    本來以大阪熱情開朗的性子~在那邊都很好生存吧
    不比想太多,責備自己太多~又愛裝作若無其事的菊
    但是大阪就是欣賞菊,以自己的努力填補自己不足的意志
    所以他想看菊,能努力到哪程度,也認為自己能追隨這樣意志堅強的人
    以此為傲

    菊也很信任大阪,他認為自己如果哪天真的必須用生命償還罪惡的話
    那麼大阪一定會是比自己還要優秀的領導本田家
    菊很羨慕大阪的開朗活潑熱情,與天生受大家喜歡的魅力
    (大阪從小救被大家喜愛~甚至大家都希望他承繼成本田家)
    (所以菊小時候病弱,才會那麼不受重視)

    所以菊做事也非常努力~不想輸給大阪的天才
    但是大阪個性跟天分都比菊吃香很多
    所以偶爾菊會很不平衡的惡整大阪做發洩
    大阪則是「小菊又任性了~真受不了~好吧~讓著他吧」

    年紀上,菊比大阪年長~也比大阪仔細.思慮周全
    但在相處上大阪比較像哥哥喔XDDD

    一個天才,欣賞的是以努力贏過自己的人
    兩人的關係大概是這樣設定

    另外,都是很純潔的兄弟友情跟主僕之誼~~~~

    BL要發展的話~請不要讓鴨子看到(掩面)
  • b11821182
  • 其實最辛苦的應該是港(?)

    耀哥哥還可以發洩一下他的佔有慾
    可憐的小港卻只能守房門...
    ((什麼時候也成全他一下吧

    雖然菊也是很辛苦的啦,明明就很在意卻要裝作不在乎的樣子

    ps.好像是從巴哈潛水潛到痞客這邊來呼吸的這樣子XDDD
  • 請盡量深深的呼吸吧(死)

    小香的確最辛苦

    可是菊也很羨慕小香

    小香是可以名正言順的待在灣娘身邊一輩子喔

    XDDD 所以.......到底誰比較好呢

    a12361510 於 2009/04/18 23:19 回覆

  • 松竹梅
  • 鴨子大你好 我是阿松 (?
    是說好棒好棒好棒 w 這篇文我也是看了好幾次w
    好有想像畫面阿阿阿阿阿阿 =////////////////////////////////=
  • 阿松好

    我常常在阿茄那邊看到您呢

    歡迎您來留言~

    喜歡這篇文真是太好了呢~今後鴨子也會努力的XDD

    a12361510 於 2009/04/18 23:20 回覆

  • shino
  • 雖然喜歡菊灣,但這樣飄飄飄點點點的標點符號看起來真是痛苦。
  • 唉唉唉唉~真是不好意思阿
    關於標底符號真的是鴨子習慣不好0TZ

    a12361510 於 2009/05/06 22:53 回覆

  • nhskaiao
  • 總覺得灣娘已經在那50年間被菊同化成變態了~
    喜歡對喜歡的人性騷擾
    你的白菊黑菊我都愛死啦~~~
  • 這這這這~~熱情的活動算是變態嗎?
    不過灣原本是很害羞的
    的確有因為阿菊變得更加熱情一些=////////=
    感謝nhskaiao桑的喜歡
    不管是黑菊白菊,鴨子都希望表達出他們特有的韻味

    a12361510 於 2009/07/29 23: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