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8:櫻花樹下】


灣娘在夢裡,陣陣濃霧裡慢慢透露出一雙眼睛

「灣娘,對不起............」耀哥哥的眼神,既愁苦又悲哀,他說:「但是....我實在太累了....太累了.....為什麼都沒有人幫幫我呢.......灣娘.........為什麼你不幫我呢.............

「哥哥!!!!等等啊!!」灣娘想要伸手抓住,無奈濃霧掩去了那深沈的哀傷,換上了令一雙讚許的眼

「這次農業生產計畫執行得很好!」本田菊眼睛折折發亮,他輕聲讚美說:「妳很有用喔!灣娘!」

「謝謝你。」灣娘開心,轉頭四處張望~繼續叫著:「哥哥!耀哥哥!」她變有用了!她終於變有用了!這次灣娘一定會幫助哥哥的!哥哥呢!怎麼還不來接她呢~然後回頭一望,卻看到令人顫抖的冷切殺意

「會心軟決不能動手,要動手決不能心軟。」本田菊的眼,裝滿了歡樂的惡意,他說:「不聽話的話,叫我該怎麼處罰你呢.......

他伸出了手,如同那一個美麗的秋日,那雙血紅色的手.......那血紅色的..........那血紅色的絕望與恐懼。

★★★★★★★★★

今天秋冬,本田家漂浮著沈悶黯淡的氣氛,或許是因為前陣子受不明惡徒襲擊的恐慌,也或許是本田家主臥病在床了好久,儘管家主在神智清醒後,也一直在病床上辦公,日以繼夜、焚膏繼晷,不讓病情耽擱任何工作進度,但是當家的病,還是本田家每人心頭一塊沈澱澱的隱憂

在這種灰色氣氛下,除了那原本樂天開朗的大阪照樣嘻嘻哈哈~整天找人打架練習胡鬧外,沒有一張臉是歡喜愉快的,連小孩子都懂得收斂自己的笑顏,至於灣娘就變的更加嚴肅沈默了

手上的生產工作專案,灣娘還是盡力把任務達到盡善盡美,只是自從本田菊病情稍減,意識清醒後,將照顧當家病體的任務交給橫濱,灣娘便有意無意的躲著本田菊,而本田菊因為這一病,也累積了不少工作量需要解決,也沒時間搭理灣娘.................

不!即使那個人沒生病,平常那人就是超級工作狂,也是對自己漠不關心,說來,兩人的接觸,卻常是灣娘借著公事、京都爺爺的請託,自己找上本田菊的,現在灣 娘不採取主動,兩人之間居然就真的變成近乎陌生人似的..................只是住在隔壁房,很在意的陌生人罷了... ... ... ...是個擁有另外一面的 奇怪陌生人............

本田家的人對於本田菊殘忍的一面肯定不在意吧!說不一定還很崇拜呢!畢竟本田家近年來尚武,以「強」為最高主旨,大阪之所以那麼得到眾人歡迎,在很大一部份上來說,因為他的確是不折不扣的武術天才~身為當家的本田菊就更別說了......

灣娘不喜歡這樣,她喜歡耀哥哥教導自己的王府家俗「溫柔敦厚」

說來,雖然在本田家有不錯的物質生活,也學會了很多技能,但自己果然在本田家只是個外人罷了,格格不入的外人........奇怪自己以前為啥怎麼都沒注意到呢

或許是因為以前她只急著證明自己很有用,冀希於本田菊的肯定........像哥哥那樣肯定自己的當家..............本田菊,不是耀哥哥!絕對!不是耀哥哥...........自己終究是過於傻了

忽然,好想念,耀哥哥那雙溫暖又寵膩的大手,如果現在灣娘哭的話,耀哥哥一定會輕輕摸著灣娘的頭,告訴灣娘,天塌下來,耀哥哥都在吧............耀哥哥.........耀哥哥.........


不能再想了


不能再想了,這裡不是王府,沒有人有義務疼愛自己、安慰自己
自己唯一能作的是,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

在本田家的第一個冬天,聽著稀疏稀疏的紙張摩擦聲與偶爾低沈咳嗽,面對那道沈默的紙門,在結冰的日子裡,用凍僵的雙手幹活,於是灣娘越發安靜。讓大雪飄落,掩蓋了一切

★★★★★★★★★★★

時光不停的向前走,送別了北方酷寒的冬天,迎來日曬冰化,溫暖花開的春天
春日和煦的太陽下,粉紅色的櫻花飄搖紛飛,整個本田家又興起了歡樂愉快的氣氛,不知是因為春天終於到了,可以開始準備賞花野餐,還是因為本田家主的身體也慢慢恢復了健康....最起碼,在工作會議上,已經不會有壓抑的咳嗽聲作伴奏

不過對於野餐,大家會不會有點太興奮了,

看著男男女女一片歡欣愉悅的準備各式食品與各式娛樂道具與把戲,京都爺爺樂呵呵的指揮家裡大小弄東弄西,大阪甚至拉開他的破嗓羅練習演歌

........抱著第一期稻種各式種子的灣娘忍不住皺眉,扭頭就走,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如果春天沒有好好規劃年度的生產計畫,那 麼今年工作執行就要被延誤了拉!!

人卻被愛知拉住了,穿著粉紅色豔麗和服,人比花嬌的本田家的二小姐拉著灣娘不肯放,晶瑩閃亮.飽含期待嬌笑得說:「笨灣娘!不要住在少當家隔壁久了,就夫唱 婦隨也變工作狂了!你是第一次在本田家度過春天吧!快來跟咱們一起賞櫻花!!這是本田家每年春天必有的家族聚會!!不要錯失春日好時光啊~!」

她才想叫她不要錯失工作好時光呢!!還有不要每次都拿某人虧她..........無奈一個下人是抵抗不住本田家最受寵又最嬌蠻的大小 姐..........尤其在灣娘發現整個本田家已經大唱空城狀態,除了固定駐守當值守門的的人力外,人人都已經出門賞花,無可奈何的被愛知拎到本田家宅 外的大櫻花林

雖然菊才是本田家的標誌,但是櫻花才是大家最喜愛的花朵,第一次來本田家~第一注意到的~就是在屋外四周那這好多好多的櫻花樹...........櫻花盛開像血一般.......那時灣娘就在想,若是能在春天來與耀哥哥一起賞花的話.......多好

現在圍繞著本田家的櫻花怒放,粉紅鮮嫩,朵朵迎風搖曳,大片大片粉紅染上了藍色的天空,零落漫舞於春日裡,伴隨著本田家男男女女.老老小小的笑語,還有以大阪為首,那群酒醉男人的歡呼划拳歌唱聲,穿插成一幅和樂溫馨的美好畫面

平常大家工作都好拼命,沒想到玩起來更加瘋癲,連綺玉.愛知那群年輕小姐都混著大阪,神奈川那群魯莽男子划起了酒拳時,灣娘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一時無法轉換心情去融入大家.......有種異樣不適應的微妙害羞...........

看著瘋成一團的本田家人們,灣娘尷尬的抱著自己年度生產計畫蹲坐在角落......希望能把自己藏起來,不要引起大家注意...........說來,本田菊呢?話說很難想像那個死工作狂也玩得如此忘情瘋癲的模樣,下意識尋找那抹熟悉的孤傲身影,卻怎麼都沒看到..

不可能阿...................不是說這是本田家族聚會嗎?身為家主的他,怎麼可能不來..........但是,人呢???

「賞花是本田家一年一度最期待歡樂家族聚會,難免玩的過頭,灣娘不習慣嗎?」

背後傳來清朗穩重蒼老的聲音......啊啊,轉頭一看果然是那眉髮皆白,溫和沈穩的睿智老者,本田家三代元老管家京都爺爺

「嗯.........沒有拉.......只是有點意外.......所以不太習慣,大家這麼開心很好喔!」灣娘尷尬的笑,總不能說什麼她還是比較想去工作等破壞氣氛的掃興話,眼前三三兩兩的孩子開始追逐起蝴蝶,笑語連連,前陣子的冬天,連那些小孩子也安安靜靜的,一想到這邊灣娘不禁感嘆:「而且大家也壓抑太久了.......開心一下也好........

「不過,也是有人沒辦法開心的。」看著本田家孩子的嬉鬧,老人的眼抹上一層情緒,他說:「少當家從以前開始就對這種熱鬧又溫情為主的家庭聚會很沒有辦法......

「沒有辦法???」他不是家主嗎?灣娘狐疑?理論上應該多的是人捧他

「呵呵~」老人苦笑道:「少當家還是孩子的時候,長年在床上養病,偶爾外出參加家族聚會,跟各親戚都不熟的孩子,怎麼能享受這樣的聚會呢?」

灣娘想像一個黑髮沈默的小男孩,如同自己今日這樣忐忑不安的捲曲在角落,看著在櫻花下歡笑喧鬧的大家,無法融入的孩子更加是倍感寂寞............

京都爺爺眸色轉沈說:「等少當家再大一些,他就背負本田家的生計到處往外跑,不管什麼應酬都要強打起精神,掩飾自己的真心去應付,可能是在外應酬已經疲憊到麻痺了,所以來到自家的聚會,少當家總是格外安靜............畢竟他沒有義務連本田家的人都要帶起假面具去應付。」

老人悠悠嘆氣說:「.........或許在少當家心裡,本田家與其說是家人,不如說是責任的負擔吧.....一直牽絆他,逼他永無止境付出的無底洞也說不一定..........

灣娘輕聲反駁:「選擇作少當家,是他自己決定的,我覺得菊少當家本身也非常享受工作.............」應該是過渡享受工作,沒有工作就沒有辦法呼吸喝水了,,那死變態工作狂

京都爺爺聞言哈哈大笑說:「傻孩子,哪有人天生就愛工作呢~即使是菊少當家也是從孩子慢慢長大的,他也是普通年輕人啊,自然還是愛玩,愛撒嬌,需要人理解的..............]

「他哪裡像是普通人啊.........」灣娘小小聲說著

 
「他 是普通人啊~會尿床.哭著找媽媽的普通孩子,長大後當然也是普通人..」回憶起過往的片段,京都爺爺含著笑說:「只是長大後,越來越會掩飾自己罷 了......因為本田家現在需要的是一個不普通的家主,少當家只好拼命而為,還要假裝作得很快樂,省得大家擔心...........

「假裝...........」灣娘呆呆的重複,這種事情.........這種事情.........

「灣娘,妳很介意少當家殺人的事情吧.......」京都爺爺望著局促不安的女孩,低聲說:[其實少當家也是非常介意的,只是為了本田家,他沒有選擇不作的理由,在這世界上如果要好好活下去,總有些犧牲要去作,總有些人必須當壞人才行.......]

「老身認為少當家是非常溫柔的人,他選擇所有的骯髒事物一肩挑起,不讓其他人去煩腦,這樣的體貼比普通的同情更加溫柔喔」

.......................但是…………..」灣娘皺眉,她忘不了那一天的血與笑

「那天打退來襲的外敵後,才知道少當 家根本沒去避難,老身帶人衝回主屋時,就看到菊少當家全身沾滿了血,雙眼黯淡,卻握緊長刀,死死的守在妳旁邊..........不肯倒下,多虧他還認得出來是老身,不然那時他一副就是誰敢過來,他就跟誰拼命的模樣.........這樣的少當家,拼命守護妳跟本田家的人,絕對不是喜愛殺戮的人。」

「說的也是.......」的確那日倘若本田菊不出面,自己早就死了..至少是有救命之恩的

看女孩垂頭沈思,老人問:「在本田家眼裡,少當家是頭頭,是主人,是必須崇拜的人,是絕對的保護者與領導者.......灣娘又是怎麼想的呢?」

「呃........」女還有點遲疑,她還真沒想過,她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他就是一個人啊............你們幹嘛把他神聖化啊...........難怪他老是這樣勉強自己」

灣娘挑眉說:「不管怎麼說,我才不崇拜他呢,也不需要依靠他領導我的未來..........雖然我只是個下人,但在精神上,我覺得一個普通人沒有權力干涉我.........]與其說是普通人不如說是【普通的大變態工作狂】吧

「呵呵~」聽到灣娘略微失禮的話,京都爺爺不怒反笑道:「就是應該這樣!就應該是這樣!拿出跟菊少當家對等的氣勢!才能走入他的內心世界喔!」

「我相信本田家應該很多人都想走入他的內心世界.............」女孩忍不住吐嘈

「他們阿~是不行的。本田家的人是絕對不行的,或許連老身在少當家眼裡也只是代表一個月要花3萬元去撫養的終身責任罷了............其他總是依靠少當家的人又該怎麼說呢~所以一定要是灣娘才可以!」

「就算可以............我也不想作拉!而且搞不好不可以呢............」女孩低頭,想起很多日子那眉眼帶冷的少年對自己的不聞不問

「試試看好嗎?」老人央求道:「試試看也沒損失,就當成全老人家的一樁心事.........

「為什麼我一定要去嘗試這種奇怪的事情啊!」女孩有些惱羞成怒,嗚嗚………她好像又快被推上賊船了…….京都爺爺好過份

「因為,少當家非常介意妳阿~從第一天灣娘來,老身就知道少當家非常在意你的........尤其最近被躲著,少當家又更介意了,只是他沒辦法老實回頭跟灣娘說清楚罷了..........

「我們沒什麼需要說清楚的!!!我也沒有躲著他!!」被人一語戳破現狀.女孩羞憤撇清

老人深深嘆氣道:「唉唉..............這樣心結一直沈澱下去,這樣一直壓抑下去,老身好擔心........心理會影響生理,讓少當家的身體又支撐不住,這樣老人家也會跟著煩惱到支撐不住阿................

.................」面對老人益發憂愁的臉,女孩面紅耳赤的站了起來

「少爺最喜歡去家宅周圍的右邊深處散步,那邊雖然只有一株櫻花,但是姿態崢嶸而挺立。」京都爺爺大大咧開嘴,免費奉送機密情報

「我……我去叫少當家回來陪大家一起野餐!!!」

拋下這句話,女孩轉身就跑,留下笑意盎然的老人,滿懷著得意與祝福,淘氣喃喃道

「唉呀呀~青春真好啊!看的老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

奔跑在株株櫻木下,被片片粉色花瓣圍繞的少女,拼命的、拼命的尋找那抹不知道應該是說怨恨?還是應該說是喜歡?還是應該說是恐懼的少年身影

 

啊啊………..她只是不想讓京都爺爺也跟著病倒而已………絕對!絕對不代表她對這死變態有啥觀感改變的事情,只是被救了一次,所以也回報一次……….而且搞不好是京都爺爺亂說的,那個死變態工作狂才沒發現她躲他,搞不好發現了還樂的輕鬆呢~

 

那個奇怪的、搞不清楚的大變態工作狂………卻是如此讓人在意的

 

啊啊………………居然躲到那麼偏遠的地方來啊……

 

好不容易從家宅中心跑到林木深處的女孩,驚異的發現家宅最右處為一小塊平坦草原,那裡芳草搖曳,僅有一株山櫻花在角落佇立怒放,不如同其他粉色的櫻花,山櫻花那片片鮮豔的紅,孤獨寂寞的在選在角落,不引人注意的綻放著一片像血一般的年華

 

那個人……那個人啊……..也選擇遠離了群體歡樂,一個人單獨站在櫻木下沈思,那擬重表情、漠然的雙眼、壓抑的嘴角、深深鎖起的眉梢……根本不像是在賞花,反而像是在與櫻花祈禱、在與櫻花懺悔似的………

 

[其實少當家也是非常介意的,只是為了本田家,他沒有選擇不作的理由,在這世界上如果要好好活下去,總有些犧牲要去作,總有些人必須當壞人才行.......]

 

老人家的聲音慢慢在女孩心理響起

 

那又怎樣!!那又怎樣!!他殺人是事實阿!!他把灣娘的自由給奪走也是事實啊!!那些都是事實啊!!!不能用如果自己不作的話,別人就被迫要去作這種理由來塘塞!!!

 

討厭的事情就是討厭!不會因為出發點去改變的!!

 

「老身認為少當家是非常溫柔的人,他選擇所有的骯髒事物一肩挑起,不讓其他人去煩腦,這樣的體貼比普通的同情更加溫柔喔」

 

那種事情哪叫做溫柔呢!分明就是狡猾的擅自跑去背負所有責任與過錯,然後隨便去犧牲,讓別人去傷心,這樣哪裡叫溫柔啊……..

 

 

一陣狂風大作,吹散了那一樹櫻花,片片粉紅像是在下雨,血紅色的~血紅色的花瓣掩蓋了少年清瘦倔強的身姿,彷彿是將他與櫻花溶為一體,要把少年一起拖入血腥的世界似的

 

這景象讓女孩想到那恐怖之日,少年把庭院化為血海的那一日,那讓女孩至今想起依然害怕的不可抑止,但是她居然忘了,或許那片腥血的深淵,也會把少年一起拖入地獄也說不一定…………少年也是普通人啊……..也是一個跟自己一樣,面對很熱鬧的人群,會覺得格格不入而寂寞的普通人

 

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勉強自己去奇怪的地方!!

 

站在仰望櫻樹的少年身後一段距離,默默盼望的女孩,面對狂風四起而凌亂飛舞的櫻花濃霧,她衝了上去,一把從那血紅色的……..血紅色的朵朵碎片中,用力從後方抱住了少年

 

「!!!」

 

本田菊驚異回頭,啞然失聲,習慣遠離人群,獨自懺悔自己所犯下的一切,他早知道灣娘方才在背後瞧著自己,但是他實在不能、也無法去替自己的行為去解釋些什麼……….但沒想到,這女孩,前些日子看到他就像看到鬼的女孩,現在居然主動緊緊把他揪住了…………………在他最絕望,最不堪的責備自己的時候

 

………………………………………..」背後傳來溫熱的人體體溫,慢慢把少年從過往的混亂回憶,拉回了現實

 

「呃…………..你不要誤會……..」發現自己身體比腦袋轉的還快的少女,尷尬解釋著:「少當家病體才剛剛康復,我是怕你跌倒!!跌倒骨折…..所以扶你一把而已……….」嗚嗚嗚……….好爛的理由阿!應該要快快放手,被發現了還不放手,等下臉就丟大了,卻不知道為什麼,無法放手…..總覺得現在自己要是放手,這死變態就會獨自跑到遙遠的地方去了……..

 

「你不怕嗎?」任憑女孩從身後緊緊摟住自己,少年啞聲問,他自己心裡清楚,女孩是不可能接受自己污穢的所作所為,即使是拿保護她當藉口

 

………………………..」不管了!不管拉!女孩咬牙說:「老實說,我怕得不得了呢………誰知到你會不會忽然拿刀砍上來……….

 

「那還不放手,小心等下斷手斷腳~」少年嘲笑,臉上卻露出苦澀的表情

 

「但是!!」女孩大聲聲明:「你可不要把我瞧扁了,你要是敢對我做出什麼!我才不會像大阪.愛知那群人對你唯命是從!我一定會反擊的!所以你儘管放馬過來吧!!」她用力抱緊了他,幾乎像是在洩怒似的,想要弄痛他

 

……………………………………………會受傷喔!」少年低低聲說

 

「我才不是吃素的,我也會讓你受傷啦!」女孩賭氣道

 

………………………….下次就不是掐脖子,那麼簡單了………..」少年苦笑,他還真不知道失控的自己,那無可抑止的破壞欲暴走下,他會做出什麼……

 

「反正我也掐回來了!公平!公平拉!你就沒必要那麼在意了!!」女孩乾脆反擊,煩死了!煩死了!有話就直接說吧!!忍了一個冬天!都快把自己悶死了!

 

…………………..你還真不怕死耶。」少年沒好氣的回頭瞪著

 

「彼此彼此!你更變態的想要去尋死吧!」女孩抬頭回瞪

 

「有時候真的累了,難免會做些傻事…..」少年自嘲

 

「你要是隨隨便便跑去尋死,或是犧牲什麼!大家會很傷心的!你到底懂不懂啊!!!大白癡!你要當英雄也要看大家願不願意看你犧牲啊!」女孩恨恨怒道

 

「這不關你的事情吧!多事鬼!」像是被戳到內心痛點,少年不爽的說

 

「你不想要讓我多管閒事….」女孩大聲:「就快把我放回耀哥哥身邊吧!不然我就是要管!要管!要管!管到你煩死為止!就算你說不要,我拼了命也要管!我要替天行道,矯正你過於扭曲的個性與惡劣癖好!絕對不會放任你亂來!」呼……….不知道為什麼說出這種不知廉恥的變態發言後,女孩忽然覺得懸在自己心裡的大石頭,掉了下來

 

「真的要管?」他問

 

「我管定了。」她說

 

「好吧!那就讓你管吧!看你能努力到哪種程度……..」與其害怕而遠離自己,本田菊更願意灣娘反對自己到底……….

 

「會努力到我斷氣為止!你等著看吧!不管是矯正你那扭曲的變態個性,還是回到耀哥哥身邊!我都要做到!」灣娘發下豪語,即使再困難再變態,放棄就是失敗!努力還有百分之一的成功性!

 

少年含笑調侃道: 「你贖身金存到了嗎?下人!!我當初買你,可是花了很大一筆錢呢~沒回本,你認為我會吃虧放人嗎?對了!還要加上大筆利息呢~憑你現在的工作表現,恐怕一 萬年都沒辦法讓我回本。」,面對女孩蠻橫無理的強迫式熱血宣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聽起來覺得非常開心,心裡頭的陰鬱糾結,居然被女孩的無理頭發言,給撥了 開來

 

「少當家!小的會努力存錢的!絕對會讓你回本的拉!哼!!!」女孩忿忿不平的回應,來到本田家開門工作七件事,錢!錢!錢!錢!錢!錢!錢!每一件都是錢,這死守財奴!火上心頭,女孩更是用力的狠狠從身後勒住了少年的腰

 

「你放鬆一下吧~」少年吃痛擰眉道:「我快被你掐死了…..這啥怪力阿!真不像女孩子……….平常舞刀弄槍根本就是一個男人婆,現在還開始襲擊男人,真是太糟糕了」

 

女孩聞言,臉一紅放了開,讓少年轉過身子來正面冷眼打眼著自己,已經褪去方才憂鬱的神情,現在少年雙眼裡滿含著戲謔與不懷好意………..嗚嗚….自己好像太多管閒事的把本田大虐待狂從某處給喚醒了…..完蛋了…..完蛋了……..的確自己真的很不像女生,但是這個長的比女人還嬌媚的妖孽就像是男的嗎?

 

「那個….說什麼襲擊啊……」女孩怨怒說道:「你上次還不是襲擊我嗎?我只是一報換一報而已!!!」上次可不只是抱抱,是直接快要掐死她後,整個人壓到她身上呢

 

「唷~」少年挑眉,嘖嘖出聲:「我怎麼可能對那麼粗魯的男人婆下手,我一直以為我是作夢呢~」

 

「你才不是在作夢咧!!」女孩憤怒狂吼:「對我這男人婆!你親了!又抱了!!!還整個人都壓上來了!!本姑娘是惦念你那時生病,神智不清楚才不跟你這色鬼計較!你才沒資格說我糟糕呢!你最糟糕拉!氣死我了!!」

 

「這樣啊…..看來你真的很不高興呢……..」少年露出無奈神情道:「好吧!那天肯定是我神智不清飢不擇食了,那麼~為了彌補你的損失,現在讓你報復回來吧!」

 

「報復回來???」灣娘呆呆的重複上句,上次他掐她,所以下次她掐他,那麼連親親也可以這樣做嗎?

 

「嗯~一報還一報!我保證不反抗!你愛怎樣都可以!來吧~」少年很乾脆的閉上眼睛

 

…………………………..」面對唇紅齒白的美少年,在與自己的慾望招手,這樣的誘惑,有幾個人擋的住啊………

 

可是……可是長得再好看也是大變態喔!還是有虐待狂的S大變態喔!如果自己親上去搞不好是受難的開始,灣娘阿~灣娘~你千萬不要因為一個小小的誘惑就自投虐待羅網阿….想想這變態素來嘲笑自己的惡行,絕對絕對現在遠離才是上策啊……………..

 

可是,紅色櫻花雨那麼繽紛,身在其中的少年又是那麼好看,還有超級難得的「保證不反抗」的入場卷……………記得上次親親的時候雖然是強迫式,但是親起來很溫柔很舒服的說…………….

 

唉~送上嘴的肥肉不吃!誰是笨蛋

 

即使吃了會肚子痛,到時再說吧~

 

女孩遲疑的半刻,然後墊起腳尖,在落英繽紛下,輕輕將嘴壓上了少年的唇

 

嗯嗯……..光是這樣嘴吧對嘴吧相貼,就心臟繃跳到快要從喉嚨跑出來了,對方身上傳來若有似無好香的氣味,是既陌生又熟習的味道,日日夜夜在隔壁房傳來讓自己忐忑不安…………..,於是只好趁現在緊緊相擁來溫習。

 

少年舌頭企圖撬開女孩牙關,無奈女孩緊緊閉著,不肯鬆口,他用舌頭輕輕舔了女孩的下唇,搔癢著她,那人卻依然無動於衷的拒絕讓他舌頭進入…………….是那個白癡,連接吻都不伸舌頭的?少年不滿的抬頭,鬆開抱著女孩的手,改捏住她的鼻尖

 

「唔唔………..大變態幹嘛拉!!不要捏我鼻子!!」灣娘抗議,想要撥開捏住自己鼻子的怪手

 

「你覺得接吻就是嘴貼嘴而已嗎?你的接吻技巧真是太差了!我覺得我很可憐耶………….」本田菊不屑的說著,一邊繼續捏住灣娘鼻子

 

「要你管阿!是你先說我愛怎樣都可以的!那麼我就是不要給你伸舌頭拉!」不要舌頭!不要舌頭!!!雖然她很喜歡他的味道,但是記得上次當他舌頭纏繞住自己嘴吧時,她的意識就模糊渙散到一種糟糕的狀態………..他的舌頭可能上面有毒!!那種可怕的東西怎麼可以伸進來呢!!!

 

………………我說你愛怎樣都可以,不代表你可以用差勁接吻技巧這樣折磨我啊~~男人婆……..」少年越發不爽的說,一邊更用力捏住少女鼻子

 

「嗚嗚……..」不知是缺氧?還是羞憤,導致灣娘臉紅的像蕃茄似的………..上次是脖子被掐到缺氧,現在是被鼻子捏到缺氧,果然接近這大變態虐待狂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與其說話浪費氧氣,快張嘴呼吸吧!」一邊捏住女孩鼻子,少年非常好心,非常善良的提出建議

 

「呼呼………

 

好漢不吃眼前虧,撥不開捏住自己鼻子的怪手,灣娘很乾脆的用嘴吧深呼吸,本田菊見狀笑了笑,優雅寬厚的提出了建議:「為了避免你用差勁的接吻技巧再去殘害其他倒楣鬼,那麼我姑且勉強的教導男人婆一下吧!」

 

「誰要你教………」呼吸到足夠新鮮空氣的女孩,忿忿的抬頭吼叫,卻剛好迎上少年的唇舌席捲而來

 

「揪~~~~~」

 

唔唔………感覺死變態的舌頭果然有毒啊…..光是伸進來騷動她的口腔,就快讓她腿軟了,更別提他一下緊一下鬆的纏繞著自己的舌頭,還有那忽快忽慢的吸吮與放鬆…….一陣一陣的溫柔的舔舐,勾引著灣娘要快快反擊啊!!

 

嘴吧滿滿都是那死變態的麝香味,從口腔爬到鼻腔,再鑽入大腦與小腦,心臟已經失速的過渡跳躍,連腦漿都只剩下那死變態平日的變態舉止與惡劣發言而已……….不!或許自己腦袋早裝滿了這死變態的一舉一動,只是現在她終於不得不正視,在心裡日益蔓延的可怕情感………….唉呀呀,這傢伙是變態的S.可是自己卻萬萬不想當糟糕的M……

 

要是一直親下去,到底是自己會先缺氧死掉?還是心臟衰竭而死呢?

 

山櫻花血豔的花雨掩著吻的難分難捨的年輕男女身影,煞是甜蜜與美麗,無奈此時從隔壁草叢卻傳來一個平板的微帶薄怒的平版男聲

 

「菊少當家,即使您想要與下人玩鬧,也請在大家面前自制。」

 

從草叢站起身,帶著眼鏡,又高又瘦的嚴俊男子,懷著不滿與憤怒的提出建言

一聽到聲音,女孩用力推開少年,面紅耳赤的!!!天!天!天!天!怎麼被別人看到了!!她原以為這裡只有兩人載,所以她才這麼逾越本分的說………………

 

「啊…………

 

提出抗議的是神奈川,灣娘認得那傢伙,同樣是年輕武鬥派首領一員,不過如果大阪類似是領導,那麼神奈川就類似是輔導領導的軍師………那傢伙可是非常的死板、富有傳統階級觀念,而嚴守家規,每次看到灣娘盡是教訓她要謹守下人本分,從來也不曾因為灣娘住在少當家隔壁或是身為京都爺爺助手,給過啥好臉色看……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是富有常識,且讓灣娘頭疼的死板傢伙

 

不過那死板的傢伙說大家????大家?????

 

「可是我看各位很期待的樣子,所以也順著各位心願,表演給大家看啊~出來吧!我知道大阪在憋笑很久了……..」本田菊不慌不亂的扶著灣娘,笑嘻嘻的說著

 

隨著本田菊的聲音,草叢冒出一個個灣娘熟悉的頭顱,大阪、橫濱、北海道、奈良、綺玉、愛知、金澤…………..很好,年輕一輩到底還有誰沒來的?有的含笑、有的害羞、有的興奮、有的歡喜、有的壞心………大阪甚至一手把憤怒的神奈川壓制住,另一手打著「繼續!繼續!」的欠打手勢

 

「你!你早發現有人在偷看!!你還引誘我!!!你到底之不知羞恥阿!」灣娘簡直不敢相信普天下居然有如此厚臉皮的人物,喔!那個死變態正在自己眼前笑得好不得意

 

「親愛的灣娘小姐,您不是說要矯正我這過份扭曲的個性嗎?記得要連這部分一起矯正喔~」本田菊笑的非常壞心又得意,他知道今天這場好戲,灣娘至少會被本田家人取笑消遣上至少半年……..平息的前提還得建立在灣娘跟他沒有任何接觸上。

 

「你這個厚顏無恥加三級的下流大變態!!!」

 

回應少年惡劣的調侃,是女孩憤怒的詛咒,男男女女一片笑語,伴隨著山櫻花的紅豔花瓣響遍了天際,替春日晴朗的藍天,抹上陣陣歡樂的色彩

 
★★★★★★★★★

 

親愛的妳,

在你還想抱住我的時候,抱住我吧

在你還願意吻我的時候,吻我吧

在你還能原諒我的時候,原諒我吧

在你還相信我的時候,相信我吧

 

掩飾你的眼睛的是那片片善良又疼痛的謊言

希望你永遠活在謊言構築的幸福世界

希望你永遠只看到表面上光鮮亮麗的我

希望你永遠永遠看不到殘忍的真相與現實

希望你一直無法識清我的骯髒與齷齪

 

親愛的妳啊……..那美麗甜美的諾言啊,只是建築在無知下的謊言吧

血與淚,屍體與刀槍,絕望與怨恨

 

 到那最後的最後,妳與我,會呈獻何種姿態?

到了最後的最後,妳還真的願意,接受我的一切嗎?

 那既貪婪又骯髒污穢,渴望撕裂你的我


★★★★★★★★★★★

 

在這裡放出人家最親愛的阿茄畫的大阪人設圖

請點我,超帥!超開朗的大阪圖等著您!

http://kirarakuo.blog119.fc2.com/blog-entry-23.html#more

 


 京都爺爺的話代表京都爺爺寵膩本田菊的心,不代表鴨子的認知

下一篇的正篇叫「新年會上」,灣娘要與她心心念念的耀哥哥重逢了,另外灣娘會慢慢發現,那什麼存夠贖身金就放她回家、本田家會與王府親善的交往、本田家是自衛節制的發展,全部都是屁話中的屁話

 

本田菊這傢伙的真實面貌,依照灣娘近乎天真的認知,恐怕RPG中的1級勇士對上大魔王等級的絕望懸殊比例,現實是很殘忍的啊……灣娘還要繼續努力…………………….

 

這篇後面我寫得很愉快,我果然愛寫甜文,青澀一點的笨蛋鬥氣小情侶,真的好可愛唷………..非常真的很不想寫WW2的正篇了

 

雖然灣娘在WW2的正篇的苦痛與掙扎,才是讓鴨子提筆寫百年流離的原始構想,可是不知何時,寫甜文的快樂真是遠大於寫虐本線的意念……….……….我真不想再灣娘面前揭露本田死變態的真面目啊………但是想想灣娘絕望又悲哀的怒吼,忽然鴨子也覺得很有趣啊………………

 

處在有點心動的曖昧對象,跟最仰慕的哥哥之間,灣娘會走到哪裡去呢,敬請各位大人繼續期待吧

 

不過不知道各位大人,接著想看百年流離番外篇嗎?主要是「本田菊受虐記」,跟主線劇情發展完全沒有任何關係,那是大阪惡毒又熱心的陰謀下,搗蛋本田菊受苦受難的愛情線上的惡搞故事……………是的~一定很甜很好笑,可是跟主線一點關係都沒有~事件只能發生在「櫻花樹下」與「新年會上」的空白日期,如果寫了「新年會上」那這篇番外就找不到時間點放了

 

不知道各位大人比較希望百年流離直接衝主線「新年會上」,還是在走沈重主線前,先衝番外「本田菊受虐記」上呢~給個意見吧~鴨子會參考大家的希望XDDDD(但是不保證遵守)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櫻熊
  • 抱歉
    因為巴哈說要滿三天才能回覆
    所以我回在這裡

    話說
    我比較支持先衝番外「本田菊受虐記」欸~
    因為甜文好棒XD
    他們兩個超可愛的啊啊~
    還有大阪的反應好好笑XD
  • 嘻嘻~沒關係拉~哪裡回復都讓人家很開心的說

    好~那麼就先寫本田菊受虐記了
    還有樓下的親愛的插畫唷XDDDD

    敬請期待(心)

    番外篇大阪會更可愛更搶戲

    a12361510 於 2009/04/18 23:15 回覆

  • odik
  • 阿菊幹得好!看這吻戲讓我很開心啊~~(樂)
    之後劇情要漸漸走向黑暗了吧....Orz
    我還是偏心愛看這一段啊>"< 對於這種甜戲整著偏愛很大。
    說我不回文,因為我一回文就要想要順便催稿啊~(大誤)
  • 妳應該去睡覺了
    親愛的(戳)

    (天音:那你為啥還沒睡)

    哭著跑走~~~~

    回文跟催搞?真是痛苦的決定

    a12361510 於 2009/04/18 23:14 回覆

  • a12361510
  • ■■■■■寫寫小花絮■■■■■

    那個阿~為啥年輕一輩都會狀間接吻現場

    那是因為,看到灣娘離開現場~京都爺爺又是一臉滿意的狐狸笑
    大阪就覺得~唉呀~肯定有事~於是大阪自己悄悄追在灣娘後面
    跟大阪一起划酒拳的年輕本田家人~也就一起悄悄跟在後面

    心心念念只顧著找菊的灣娘沒有發現自己帶來一堆電燈泡

    灣娘一到現場看著菊的時候,菊早知道身後很多人
    但是他實在不願意去處理這些~(當時他正在沈思,做固定練習自我厭惡)
    平常本田家看少當家擰眉不說話~是沒人趕吵的(誰吵誰死)
    不過灣娘就不管拉~本田菊也很訝異
    這一個絲毫不怕自己被傷害~還揚言一定會反擊的傢伙

    不過,菊還是~不希望灣娘被傷害的~如果可以,讓她永遠活在謊言的幸福世界
    讓灣娘以為只要自己努力就有希望
    事實上,菊是絕對不打算把灣娘放回王耀身邊
    即使灣娘存了在多錢,即使王耀用任何代價來換回灣娘
    那都是沒門的事情,他也不打算尊重灣娘意志

    菊只是用「欺騙」來讓灣娘還是對現在的世界保持著幸福的幻想
    來掩飾自己對灣娘醜陋的佔有欲

    所以灣娘說要包蓉菊,矯正菊,把菊便回正常人
    菊很高興(因為感動,頭一次居然有人正面說要改變自己)
    也很絕望(真實的我的骯髒醜陋,不是妳包容的了的)
    可是不管怎樣,菊還是覺得被拯救了~雖然只有小小的幸福~總比沒有好

    然後菊知道大家都躲在旁邊偷看,很想炫耀一下的菊,於是引誘灣娘親吻自己
    雖然灣娘實在親的非常的不怎樣~不過那沒關係
    重點是灣娘是自己撲上來的,遠遠在遠方看的本田家人
    只要知道灣娘好像非常希望得到自己的寵愛即可
    (我的女人很熱情吧,得意炫耀中~)

    本田家眾看得很開心,畢竟菊是出了名的討厭肢體接觸(由於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
    本來很擔心菊該不會是愛男人吧(老是對女人視若無睹)
    幸好上天垂連~菊終於把女人帶回來了
    女人帶回來了,怎麼不趕快動手阿!這樣下一代少主何時出世(翻桌)
    現在終於有一點點進展了(感動)

    PS.不過本田家還是有守舊派~認為菊不應該娶外來的新娘,而反對灣娘跟菊(EX:神奈川)不過菊早私底下放話,這件事情沒得商量,所以反對人是只能伺機而後動

    不過對於灣娘來說,完完全全就是過份的厚臉皮的事情了
    灣娘覺得自己是下人,雖然本田菊還是用對待朋友的對等身份對待自己
    但是在公開場合還是要守分寸
    (本田家眾:請不要守分寸~讓我們看好戲吧)

    設定約略是這樣XDDDDDD

  • aster0
  • (路人突入)
    舌頭上有毒的結論Good Job! ヽ(≧∀≦)ノ
    看戲好開心~
    本田菊受虐記 光看標題就很吸引人(喂!)

    不知道為什麼很在意...
    管家爺爺一個月三萬是日幣嗎?。口。
    (是說我也不清楚那個時代的幣值啦 XD)
  • aster0桑您好

    舌頭有毒只是害羞灣娘無法老實承認

    自己對菊的舌吻很有感覺的傲嬌認定拉>//////////////<

    YES 是日幣 XDDD

    a12361510 於 2009/04/19 10:11 回覆

  • 凓子
  • 這篇我看的好開心好開心阿~~

    感覺又看到以往的大變態了(燦笑),

    我突然很疑惑,神奈川長什麼樣子呢((邪笑

    ,文雅型的帥哥嗎???((不懷好意
    --------
    不管是翻外還是沉重主線我都超有興趣的XD

    鴨子大大開心就好吧XD!!!

    本田家的人也好可愛唷:
    請不要守分寸~讓我們看好戲吧

    哈哈
  • 神奈川是斯文的眼鏡帥哥喔

    比大阪還要高

    菊是裡面最矮的

    神奈川平常不苟言笑,經常說教

    卻非常聰明擅長文書

    很崇拜大阪~他是支持大阪當本田家主的

    無奈大阪支持菊

    表設定是這樣XDD

    a12361510 於 2009/04/19 15:57 回覆

  • peggy3039
  • 咦呀...初次留言的說(左望又望)
    我是鴨子桑的忠實讀者說//(舉手)
    從巴哈那篇文得知這個BLOG這樣(笑)
    從沒在巴哈上浮回覆過鴨子桑的文(默默的潛水者XD)

    一直很喜歡鴨子桑寫的百年流離阿~~
    又虐又甜真是心花滿開=//=
    個人算是偏菊灣的ALL灣派XD

    不僅是菊灣,配角們的點綴更是讓整篇文更添色彩
    很喜歡大阪的設定說,開朗的少年一向很討人喜歡ww

    總之,上來打個招呼這樣><bb
    希望鴨子桑繼續寫出讓人心花滿開的文吧~~
  • 謝謝peggy3039桑的支持

    鴨子也很喜歡大阪呢~最新番外忍不住給了很多戲份XDDD

    百年流離今後也敬請期待喔~~

    今後也請多多給我意見~=V=

    我也是ALL灣派~下次打算寫香灣XDDD

    a12361510 於 2009/04/20 00:22 回覆

  • 貝兒子
  • 本來要睡了,想說看一下 結果發現好多更新!XDDD
    我捧著肝努力的把這篇看完,剩下的受虐記只能明天再看了ˊˇˋ
    自我厭惡的設定好棒(掩面) 菊啊--
    WW2的黑暗面應該快開始了吧 ˊˇˋ
    從大東亞共榮圈什麼的開始就已經有淡淡的黑暗氣味了,雖然那緊接著就是超萌的襲擊XD
    但是還是讓人擔心啊QQ
    WW2的時候菊把耀哥搞的那麼慘,灣娘會有什麼想法呢?Q口Q

    神奈川好萌w(喂)
    好想看他的戲份XDDD
    然後大阪也超帥氣的XDDDD
    好爽朗啊!
    關西腔&爽朗個性真的是大阪的魅力>_^

    對了,友人開了一個低調菊灣ブログ 還在測試中
    其實咱們會萌上菊灣也是因為這篇百年流離啊wwwww
    所以想說貼給鴨子桑看一下>_^XDDD
    低調一點XDDD 痞客幫ブログ的kikuwan
  • 嘿嘿黑~去貝桑朋友的小窩看看了

    是有可愛之圖的菊灣小窩~真是謝謝貝桑的推薦

    接下來............只有「身不由己」這樣說吧

    我不覺得歷史裡真的有完全壞的人

    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理由才去作的

    所以即使是壞蛋,也有他善良的地方........

    神奈川的萌點在於其說教的魅力XDDD

    以後會比大阪更搶戲XD
    (總是要有反對派吧~現在可不是歡樂的本田家0TZ)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09/04/20 21:10 回覆

  • daphnewong
  • 好,好可愛的一篇啊>////<
    阿菊一樣還是這麼壞心眼逗弄阿灣,
    可是這樣也好可愛好可愛喔。
    雖然中間有點被阿菊的內心感傷到,
    但之後馬上被阿灣勇敢的台詞給治癒。
    阿菊大概一輩子都離開不了阿灣了吧,
    在內心最低落的時候被阿灣這樣說。
    然後啊,年輕一輩請自重啊XDD
    我看到大*阪那個欠打動作好想巴頭啊XDDDDD
  • 感覺上鴨子寫的年輕一輩

    都非常不自重

    人人都想在當家的愛情路上插一腳(壞心)

    不過菊的黑.....以後還會突破喔XDDD

    a12361510 於 2009/04/23 23:33 回覆

  • linamy5668
  • 鴨子真厲害呢
    飾演那麼多角色 都有各自的感受
    鴨子沒有精神分裂真的很厲害
    對於菊我能感受他的心情
    有人願意改變自己 願意糾正自己
    這樣就是最溫暖的寬懷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