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塗鴨插圖者,豆子桑



其實..............本田菊受虐記2與3還是跟百年流離主線有關係的

本田菊受虐記1則是跟【APH現代妄想】二次元阿宅與三次元母夜叉有關係

好吧~反正鴨子寫作暴走不是第一次了~哭哭


■■■■■■■■


下午,夏天的午後雷陣雨過後,總是帶著陣陣涼意,一個可愛清甜,一個秀氣嬌柔,本田宅裡兩位風格不同的美少女,正在屋內閒聊女孩子的秘密心事


「呃......橫浜小姐....我說阿~假如我朋友的朋友想跟一個壞蛋中的壞蛋表白......有沒有比較良好的方式.......沒有也無所謂.......我隨便說說....隨便說說............」


「唉呀~女孩子只要認真看著男生眼睛,無論怎樣表白都會很順利的拉~!而且灣娘那麼可愛,菊當家怎麼會不接受呢~」


「我覺得他會不接受....呃!!不對!!不對!!是我朋友的朋友要表白!!不是我啦!!!」


■■■■■■■■


夏星繁多,涼風陣陣,外頭蟲鳴蛙聲不斷,理論是晚涼好做事

以超級鋼鐵工作狂享名於東亞的本田當家,今晚卻不批公文,也沒寫企畫,卻快就鋪床早早睡下,這樣異常的作風,恐怕365天都難有一天,但奇異的是整棟本田家人,卻沒有一人過來噓寒問暖或抗議他的倦怠,倒是一堆人啾著本田菊,用莫名熱切的眼神一直痴痴發笑,至於那愛鬧事的大阪就更奇怪了,莫名其妙在晚飯時格外熱情的招呼他要多吃一點

不知為何,吃過晚飯後,本田菊身體異常的疲倦,為了避免重演上次病倒大大耽擱工作進度的慘事,他選擇犧牲一晚的工作進度,還換取以後的熬夜工作時間,但奇異的是本田菊躺在棉被上,四肢雖然疲憊的動彈不得,但是神智卻非常清醒...................


本田菊閉著眼睛翻身抱住枕頭,外界人看會以為他睡熟了換個姿勢,殊不知,那少年卻悄悄將枕頭套裡的短刀給暗暗抽了出來,哪有忽然身體很疲倦,腦袋卻很清醒的事情?吃藥經驗豐富到足以寫書出版的本田菊心知肚明自己被下藥了,可惜自己抗藥性太強,對他,一般的安眠藥與毒藥是發揮不了作用,雖然不知道在這守衛嚴密的本田家裡到底有何方神聖敢對自己下藥?少年暗暗搖頭,不願猜忌自己最信任的兄弟


不管是誰下藥,必有其目的,自己只消把想乘人之危的不速之客抓住拷問即可,這次要留活口,千萬不可以再殺人了,少年自嘲的笑了笑,暗暗咬破自己的嘴唇,於是他雙眼輕閉,握緊短刃,等待客人的到來


模模糊糊,少年隱隱約約聽到自己心愛的清嫩女聲,怯生生呼喚的聲音,少年依然沒有任何反映,他很清楚那女孩是絕對不會打擾自己睡覺的(事實上那女孩,最常作的事情就是教他早點睡),更何況,看到本田菊就吹鼻子瞪眼睛的的少女決不可能有那麼遲疑嬌羞的聲音,今晚的藥還挺強的,居然能讓他出現好久沒聽過的幻聽.....


「那個.......那個........我說......呃......人家好像........本田菊啊.......你還醒著嗎?」

跪坐在床邊,女孩紅著臉,怯生生的呼喚著少年,結巴遲疑的不知該從何說起,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潛入隔壁房表白,無奈床上的人兒卻動也不動,看來大阪那死傢伙肌肉放鬆劑是下的太重了,連變態工作狂都不支藥力沈沈睡去......女孩咬牙起身,正想罷手回房時,卻無奈看向屋外大樹上,有個跟黑夜已化成一體的痞子男,靠著月光照耀,正張牙舞爪的拼命跟自己打手勢


「不要放棄!!千載難逢!!快撲上去阿!!!」在樹上的男人拼命比手劃腳,恨不得直接衝入房裡抓住女孩就往床上推

「不行拉!!不行拉!」女孩搖手,嘆氣表示目標已經睡了,她無可奈何

「給我作!給我作!不要浪費我的心意!不然沒有下次了!!!」男人咧嘴怒眼無言的恐嚇著女孩


沒有下次......唉~的確是很難得的機會,難得這傢伙被藥迷到動彈不得,好吧~姑且~姑且試最後一次,橫濱小姐說....表白要看著對方的眼睛....要看著對方的眼睛.........


於是本田菊感覺到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撲鼻而來,今晚藥性居然強到連嗅覺的能影響,本田菊暗暗咬牙,一把翻身坐起,迅速將刀抵向靠近自己的的不速之客的脖子,然後本田菊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連視覺都出現幻視了,那個被自己楸著無法動彈的刺客居然是...........灣娘?????


「你來這裡幹什麼?」由於觸感過於真實,本田菊知道眼前的小人兒的確是朝思暮想的心上人,並不是幻覺,不禁鬆口氣,放下擱在女孩頸邊的刀


「................」灣娘忽然覺得當死變態工作狂的另一半,有9條命可能都不夠死,哪有人睡覺也刀不離身,他的枕邊人豈不是夜夜都有生命危機嗎?她當真要跟這樣變態可怕的男人表白嗎?.........還是回去好了,回去安全.......無奈屋外大樹的痞子男依然不肯放棄的比手劃腳


看著垂頭喪氣,斜眼瞄向屋外的女孩,少年心知她不可能無緣無故到自己房裡來,或許是因為今天早上工作會議預算被大幅消砍的事情,雖然女孩是自己心頭上的人,但少年不曾也不打算在工作上對她有任何特權待遇,他板起臉,淡淡道:「灣娘,這麼晚來還來找我......是因為今早水利預算被消砍的事情嗎?」


女孩搖搖頭,低頭不說話,唉呀~變態工作狂臉一板又進入超S工作狀態了,叫她怎麼開口


少年問:「還是你要抗議為啥大阪的秘密軍火預算案,沒有明細我也放行嗎?」


女孩還是搖搖頭,低頭不說話,雖然他對大阪一派總偏心的過份,但是女孩是沒膽抗議的


少年挑眉,寒聲說道:「不管你想說什麼,但我告訴你,即使你住在我隔壁,也不代表有什麼特別的,我不可能因為你去改變工作會議上的任何決定,自己水利預算上的疏失,錯了就是錯了,事後抗議並沒有任何益處,至於秘密預算的事情,更不是你這個下人能夠過問的,請你要認清處自己的身份,知道分寸。」


「.....................」下人要認清楚自己身份啊.......想到原來的目的,灣娘只恨現在怎麼沒有一個坑,讓自己鑽進去


少年看女孩的快哭出來的窘態,不近人情的鐵則卻悄悄生出了點裂縫,或許是說的太狠了些,平常自己不會這樣無端的將罪名加諸於人,但或許是心知自己極可能因為女孩的一舉一動而改變自己的工作方向,所以他格外防範任何女孩會動搖自己的機會,但是.......軟弱是他不夠堅定,卻不是她的過錯,少年放軟了聲音,正要開口

「灣娘...........我說,」少年話還沒說完,卻被女孩大吼打斷

「我是來說我喜歡你拉!雖然我知道你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含著眼淚,女孩近乎是自暴自棄的大吼,啊!叫出來真舒坦!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好事???被女孩意外的發言給驚嚇,暫時樂極升天,靈魂飛離軀體3秒的少年


「啊............等下!等下!」看著驚訝失神的少年,意識到自己又衝動失言的女孩,急急聲名說:「我知道你根本不把我當女生看,你比較喜歡大阪拉!」所以每次在工作會議上,少年總是消砍自己農業預算,幫大阪軍火預算護航....想到這裡,女孩非常沮喪


「為什麼.我非要喜歡那個臭男人不可」菊啞聲......現在他只想狠狠抱住眼前這怪可愛又可恨的小人兒

「因為你老是都偏袒大阪,只把我當作來找麻煩的人........」灣娘小小的怨念著,每次這變態總消遣自己為樂

「那是公事,公私是要分開的,其實我........」當少年正要澄清自己性向時,卻被女孩羞憤的一把掩住了嘴

灣娘叫:「不要說了拉!!!反正我知道你沒有把我放在心上!老是都把我當空氣!!」不要說!不要說,不要在她面前!拒絕她!!她不想聽!!


菊:「嗚嗚.......」少年被掩住嘴吧不能說話~

(我喜歡的人......讓我說吧...........笨蛋...........)

ZZ.JPG


灣娘委屈扁嘴:「我知道你是工作狂!大阪很能幹~我沒有大阪厲害,所以你才會在早上削我預算.....」


菊:「嗚嗚.......」繼續被掩住嘴吧不能說話~

(消預算跟喜歡誰是兩回事阿..........)


想到兩人之間,一直只有女孩非常焦慮,而大阪卻可以借著公事,整天跟著少年出出入入,灣娘黯然說:「所以就算我喜歡你,我也知道我失戀了........你比較重視大阪吧......」不!應該是說這傢伙~心裡只有工作,兒女私情這種事情根本不上心,拿著大阪當藉口,想要來問他心意的自己,真是蠢啊!!蠢的不得了.....被這死變態工作狂當笑話看也是活該的


菊:「嗚嗚.......」還是被掩住嘴吧不能說話~

(不是!!才不是失戀!!!放開我讓我說阿..........)


灣娘紅臉帶哭聲說:「反正我知道我注定失戀了......所以現在就來做個了斷!從今以後我這個下人,保證不會再有任何痴心妄想,所以少當家也不用擔心我會不知羞恥的纏著你..............」

女孩掩著少年的嘴,沈浸在自己悲哀的單相思裡,越說越是激動,少年則是被女孩激動的表白,聽的又驚又喜,想出聲打斷,又希望能她能繼續訴說著自己夢寐以求的甜美話語,不過在樹上看戲的導演,顯然非常不滿意現在戲劇走向,他要的是18禁無碼A片,可不是專程來看青春酸澀的清純劇,春藥下的那麼重,小菊怎麼還沒有變成狼???這木頭鈍女到底還要講廢話多久啊.....於是一顆小石子,從庭院大樹中飛來,不偏不倚打中女孩跪坐的膝蓋穴道,讓女孩腿一軟,整個人軟趴趴的向後滑下


【碰!!!】少年即時,向前一撈,從褟褟米上護住女孩毫無防備的頭顱,卻也一整個人壓在女孩身上


「謝謝...................呃,請放開好嗎?」被壓底下在少女驚慌低聲道


「不要!剛剛都是你一直再說,現在換我說了吧!怎麼可以讓你跑掉~」壓在女孩身上的少年,卻露出好整以暇的可怕微笑


「????」被壓在菊身下,動彈不得的灣娘心驚,怎麼說到一半,自己無緣無故就腿軟了呢?她忽然想到那個非常不可靠的戰友,她該不會被大阪這死沒良心的痞子男給賣了吧???對啊........死變態意識這麼清醒,根本不像是被下了肌肉鬆弛劑,自己就這麼傻傻的半夜跑來告白,即使被死變態整個吃乾抹淨,傳出去別人只會說這個下人好不要臉,主動勾引本田當家而已...............

不要...........就算自己好像對這個變態有意思....灣娘也絕對不想在明知到會被拋棄的狀況下,被迫發生親暱關係........可是.....可是.......現在喊救命也沒用吧!這裡根本全部都是少年的屬下與親屬,如果這死變態就說今晚非要她服侍他不可,恐怕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幫助自己,搞不好還會送助興的用品進來......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手勁,好大,自己怎麼推都好像是蚊子在推牆壁似的,男人堅硬熾熱的身軀,沈澱澱以不容拒絕的姿態壓在自己身上,男人身上的麝香用力的纏住自己鼻子,強硬的壓制著幾近絕望........


「笨蛋!!睜開眼睛啊!!!」看著自己身下的女孩,閉上眼睛怕的發抖的可憐姿態,本田菊好氣又好笑,他輕輕低聲說:「表白的話,起碼要看著對方的眼睛吧!不要自己一直自顧自的說個不停...............我什麼都不會做喔........不要擔心............」


與壓制自己的可怕力量不同,眼前的男聲,甜蜜的像要滴出水來,女孩睜開了雙眼,於是看到眼前少年的眼睛裝著一池燦爛的水波瀲豔,閃閃發光,彷彿春風似的叫人感到舒坦又眷戀,盯著自己的神態,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溫柔珍惜,心臟不自覺跳得更快了..........可惡!這段日子,這死變態的妖孽功力又增長好幾倍了

「你要說就快說吧.........」嗚嗚嗚嗚~要甩就快甩,不要一直用這種妖孽加強版的方式對自己放電,灣娘忽然很慶幸自己被壓的動彈不得,不然自己或許會失控的撲上這天大的誘惑


「你覺得我會說什麼呢?.........」本田菊心念一轉,壞壞的笑著說:「灣娘,你剛剛不是很會說嗎?讓你猜吧..............猜對了,就放開你。」那誘人的男聲,在心裡與生理以絕對的優勢,甜膩的說出可惡又可恨的條件,擺明著就是要自己悲哀的......悲哀的承認一敗塗地


「我喜歡的是男人。」女孩答,少年的唇輕輕磨贈著女孩的額頭,滑滑膩膩,他啞聲繼續問答案:「不是,下一個!」

「臉皮太厚。」女孩答,少年的唇輕輕吸吮女孩的臉頰,麻麻熱熱:他啞聲繼續問答案:「不是,下一個!」

「認清楚自己身份。」女孩答,少年的嘴輕輕咬住了女孩的鼻尖,刺刺癢癢,他啞聲繼續問答案:「不是,下一個!」

「不要痴心妄想。」女孩答,少年的舌舔起女孩敏感的耳垂,溫溫電電,他啞聲繼續問答案:「不是,下一個!」

 

ZZZZ5.JPG


「嗚嗚...........」被又親又啃又舔,那死變態一連續的動作,把他的口水幾乎在自己臉上塗了一遍,騷的女孩既麻又癢,聞著少年特有的麝香,幾近失神,女孩羞憤大吼:「你不是說什麼都不會做嗎?怎麼可以對我又咬又親的!!」


「呵呵~答對了就放開你的話,答錯當然也要處罰啊~」笑得一臉燦爛誘人,好不可惡可恨的死變態妖孽,把嘴吧壓在灣娘唇上磨贈,卻邊用那魅惑帶甜的嗓音低喃細語說:「男人婆真是遲鈍到,我以為你在引誘我了,還是說你覺得,要等我把你全身上下都舔過一次,你才願意說出正確答案呢?......」


「........................你這變態死色狼!!!」女孩燒紅了俏臉吼叫!!

「如果我是色狼的話,那半夜來偷襲我的男人婆該怎麼說才好呢.....」少年伸出舌頭開始舔起女孩的唇,他深深嘆息說:「雖然我不介意繼續處罰下去,但........你就不能夠好好說出一個令我滿意的答案嗎?」對她的心意,他應該做的非常非常明顯了吧,對付這老不開竅的笨女人......接著應該要攻擊哪裡好呢?


為什麼她半夜來告白,還要想一個讓對方會滿意的答案,來把自己甩掉呢??灣娘感覺自己非常非常的可悲,可是再不找出那變態要的答案,自己就要被當場生吞吃掉了....嗚嗚......不要在她想答案的時候,還對自己的嘴唇又咬又舔,這樣會害自己腦袋變成餛飩一樣,嗚嗚嗚嗚......太犯規了....不能叫她想答案,又故意做些會讓她分心的惡劣舉動阿


「真的還不說嗎?」啃咬了一陣子,終於心滿意足抬起來來的少年,戲謔笑著問

「我說!我說!我馬上說拉!!」好不容易掙脫那失神的窘境,女孩大聲表態

「那麼~你說吧~你覺得我會給你什麼答案呢~」少年盯著女孩的眼睛,認真的問著

「我..........」嗚嗚嗚嗚~完蛋了完蛋了~不要用那種會把人魂魄吸走方式看著她拉~這樣她會痴心妄想著是不是他也非常喜歡她的.................

「我覺得..................」女孩鼓起勇氣,嘗試另一個答案


屋裡的兩人纏著難分難捨,遠遠在樹上看的導演顯然頗為滿意,正準備爬下樹,打道回府的時候,卻從草叢悄悄飛出一塊小石頭,又狠又准的痛擊在痞子男的小腿上


【嗚哇!!!】男人的慘叫


【碰!!!!】重物落地的聲音


【啊啊!!!】女孩的尖叫


三種聲音同時在和室屋內屋外響起,然後女孩發現壓在自己身上的妖孽一爬起身,就改戴上了凶神惡煞的面具又變回變態虐待狂的姿態


趴跪在地上的痞子男尷尬大聲說:「你們繼續表白!!!你們繼續表白!!當俺不存在阿!!!!」

少年站起身,盯著在地上摔了好不狼狽的好兄弟,眼裡瞇著殺機沈聲說:

「大阪,你怎麼會在那裡?我應該說過,你不許靠近我的住處,要找我,需由橫濱通報!」

「耶嘿嘿嘿嘿~我夢遊過來了~抱歉!菊少當家!俺現在馬上回房!!馬上回房!!」面對殺人的視線,大阪露出必殺的裝傻微笑,但是他知道這次眼前這次劫難,恐怕很難胡混過去


好不容易才解除貞操危機的灣娘忽然想到—(啊!對喔!!!我是被大阪套過來.跑來菊房間的~這時候怎能放這替死鬼走!要是變態工作狂明天公開說我厚臉皮過來偷襲不成!!那我還不如去上吊)


灣娘大聲:「大阪你不能跑阿!!明明就是你要我過來騙本田菊說我喜歡他的~我都作了!你這主謀怎麼能溜!!!」為了保護自己搖搖欲墜的可憐的自尊,灣娘咬牙大吼:「我很犧牲耶!!!明明就是沒感覺,還要說自己喜歡這工作狂!!就為了你想看菊少當家吃驚的反應!!」(抱歉,不過你剛剛看到我陷入貞操危機也不救我,我想現在回報你下地獄也是正常的吧)


聽到身後女孩絕情的話語,本田菊從天堂掉回地獄,當場石化


大阪當場吐血:「拜託!笨女人!你別裝了好不好!!你分明就是因為自己愛小菊愛的要死又不敢說!所以才想要告白啊」(白癡阿!!剛剛分明就是自己假戲真作愛的不得了,快被閃瞎的俺都沒抱怨,你還要害俺!!)

灣娘羞憤澄清:「我才不喜歡這種壞心眼的工作狂呢!看別人慘叫他才開心!!」

大阪不知不覺應聲說:「的確阿!小菊老是很喜歡捉弄人為樂~超級任性的呢!..但是我看你也很喜歡被他捉弄啊!」


想到過去,灣娘生氣道:「誰會喜歡被他捉弄啊!而且每次看到我只會嘲笑我的身材,工作時只會打擊我不夠仔細!太會挑剔了!」

大阪(心有戚戚焉):「對啊!小菊是完美主意!老是不把人當人看阿!!」


灣娘繼續唸著:「愛工作還不珍惜自己身體的笨蛋誰會喜歡阿!」

大阪同意:「心眼太壞!長的也不高.又常常生病的男人的確沒有男子氣概啊!!!」


灣娘總結自己對於本田菊的評論:「像那種整天板著臉又壞心的冰山惡魔,即使長得再好看,不管是哪一種女人,只要相處一個月,就會覺得他很討厭的拉!」


大阪追加數落:「沒錯!小菊只有那張臉能看!所以他根本不敢追女生!連表白的勇氣都沒有拉!還要讓我替他煩惱!超沒用的!!」

菊:「..................」敢情這兩人是積怨已久,今晚特意過來整人的嗎?

面對諸多的惡言,菊板起來臉,冷聲說道:「真是抱歉呢~在下就是一個冰山惡魔,又矮又不可靠的男人,所以沒有女人緣是很自然的」

聽到惡魔開口說話,剛剛忘情說的正開心的兩位凡人忽然發現自己有生命危機,同時閉上嘴吧

菊寒著臉:「但是再怎麼差勁,在下也是兩人的上司,本田的當家,您們如此好意提醒在下的缺點,我很感謝.........」惡魔忽然輕笑出聲問:「不過,選擇在半夜來擅闖當家的臥房,大阪你自己說說家規是什麼..........」


大阪大驚「啊........」(我明明是來幫小菊把女人送上床!!我怎麼會變成在跟灣娘發洩對小菊的不滿!!遭了)


灣娘:「呃....大阪主謀喔!!大阪主謀喔!!!!」(完了!我居然一不小心把自己真心話都說出來了!)


這可惡的死女人,大阪咬牙,知道自己再不開溜,或許會被分成八塊,他說:「俺忽然想到俺明天早上要給亞瑟先生一件企畫案~我先溜了」


灣娘慌張道:「阿!!!奸詐!!你怎可以先落跑呢!主謀要過來先死再說啊!!」


大阪斜眼,心想白癡才會留下來!他連忙晎手道:「菊少當家,俺先告退~」


面對,欲溜之後快的痞子男,惡魔卻淡淡的笑著叮嚀道:「辛苦大阪了,不過您明天把報告交給亞瑟先生後,到劍道房來一趟吧,咱們很久沒練習了,順便談談明年你負責的工作量........」


大阪皺眉暗暗叫苦,死!就知道逃不過,但是目前還是逃命要緊,他答應道:「俺知道了!俺知道了!先告退~先告退.........」

接著那高挑黑膚的痞子男,旋即丟下他導演的結局恐怖暴力片戲碼,溜之而後快


ZZ2.JPG


偌大的和室剩下菊跟灣娘


灣娘:「呃...」(明明是想知道他聽到自己喜歡他的反應,沒想到我居然忍不住說了很多壞話....)


菊板著臉:「..........」


灣娘(先.先道歉吧):「很抱歉,晚上擅闖你的房間,我這個下人太不知道輕重了,即使是大阪說使也不應該那麼超過」


菊:「.............」


灣娘:「其實你也沒有真的那麼壞拉......雖然嘴吧很壞~但是說的都是事實,雖然老是擺著冰山臉,但是工作都很認真.........雖然老是在生病,但是重要的時候都會起來保護大家..........我...我........」其實說到底,雖然抱怨很多,但是自己果然還是........果然還是


菊終於開口說道:「下次不可以,在發生這種事情了,不管誰唆使你也不行,不然我必定用家規處罰你」


灣低頭:「對不起。」這次,他真的生氣了啊..........雖然有大阪當靠山,但是灣娘之所以敢在菊面前如此任性妄為的原因,是因為自從在櫻花樹下約定過後,這死變態工作狂就近乎是縱容的讓自己自由在他面前行動說話......嗚嗚,他頭一次說要用家規處罰自己阿!


菊冷聲:「京都爺爺沒有好好教導你禮節嗎?」


灣低頭:「有的!只是我沒注意~不關京都爺爺的事情」(我的確太潛越了,只是個下人還跟自己主人告白......)


菊冷聲:「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才行」


灣低頭:「是的,我知道」(我真是笨蛋,居然打大家的戲言信以為真,覺得菊或許有一點點在意我......但是我只是一個下人)


面對眼前縮成一團的小人兒,菊深深嘆口氣,他說:「你是女生,還是一個年輕的女生,晚上不可以隨便擅闖男人房間,更不可以因為打賭隨便去跟不喜歡男人告白,不管是那個對女人再也沒有興趣的男人也好!即使是和尚也好!即使是同性戀也好!你也不可以這麼莽撞,男人都是野獸,如果乘機侵犯你怎麼辦呢...........」


灣:「啊.........」(他在說什麼???)


菊皺著眉頭說:「年輕的女子,行為要謹慎,不可以跟男人太親密,男人都是野獸的..........」(像我剛剛差點也信以為真,快要撲上去了.......)


灣:「呃............你不是在罵我不知羞恥嗎?」


菊:「不能這麼晚還來男人房間~答應我!絕對以後不能再做了」


灣:「..........................」(只是我只想到你房間,那也不行嗎?)


想到大阪今天跟灣開心的說著自己壞話,菊暗暗咬牙追加教訓道::「還有,大阪他是很多家族內女性的仰慕對象,我希望他娶族內的女孩為妻,他是我珍貴的部屬與兄弟,希望你能自我節制,不要與大阪親密到破壞他的名聲.........」

灣垂頭喪氣:「...............是。」唉唉唉~她才對那痞子男沒興趣呢~

但是畢竟自己不是誰的房間都會去的,她希望他能了解這一點,於是她鼓起勇氣說:「可是!!!我不是那個男人的房間~我都願意進去的!!那是因為是菊...所以我.........」


聽到灣的話,菊一瞬間燃起了希望,他雙眼含情,輕聲問:「............................你是說........」

討.....討厭,不要這樣看著她拉!不要這樣看著她拉.....這樣她會...她會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可是再說些什麼就太丟臉了!!灣咬牙大聲吼:「反正你對女人根本是性冷感,所以到你房間很安全~」(沒錯!老是看他對女人不理不睬!盡是跟男人撕混,工作會議也盡護著大阪,剛剛也只想著大阪的名聲!!
他果然喜歡男人吧!!


菊冷臉道:「真不好意思我是性冷感......」的確,被誤以為是性冷感也是無可奈何,畢竟自己的確是近乎不進女色,也不曾主動追求或向灣娘求愛.....頂多引誘灣娘自己送上門來


(生氣,對她的珍惜就這麼被當成性冷感的男人嗎?)

(生氣,只會告誡我要守規矩,我在他眼裡就那麼放蕩嗎?)


不理解的兩人,互相生著悶氣也是沒辦法的,總不能一直僵持下去,於是女孩決定要結束今晚的鬧劇,就把這一切當作啥都沒發生過好了,包括自己一時中邪的痴心妄想


灣深深鞠躬,道歉說:「很抱歉,今天擅闖菊少當家房間,明天,我會交檢討報告的.我今後絕對會謹守分寸,不會再您不同意下隨便進來您的房間」

女孩轉頭就走,卻被少年一把抓住,用力抱住,

「你幹.........」

「揪~~~~」

女孩驚訝的話聲未落,自己的嘴吧已經被對方緊緊堵住,身軀也被用力攬住,然後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這傢伙性冷感歸性冷感,工作狂歸工作狂,但是她差點忘了,他是一個天生的妖孽,他不愛不代表他不會做...............完蛋了,自己嘴吧鼻子又是滿滿那會讓人失神的麝香味,有毒的舌頭又伸到自己嘴吧裡,翻攪撕磨,舔舐,隨著揉捏按揉自己背部與臀部敏感處的惡意大掌,全身上下又開始麻麻酥酥的站不起來,現在情況比剛剛被壓住更加糟糕,剛剛起碼那變態說他什麼都不會做的,現在該不會為了證明他不是冷感.....乾脆要證明一次給自己看吧??嗚嗚......不要.....不要......可是唇舌交纏的親暱與背後傳來的陣陣麻癢,又貌似快把自己腦漿給蒸發了......


菊深深親吻了灣,然後用力一把推開她,面對跌坐在地的失神小人兒,他淡淡警告道:「即使是性冷感的男人也很危險喔~希望您下次多注意一點~」

那死變態咧嘴笑了,壞心的笑的可惡又可恨的揚言威脅著:「如果再隨便跑到房間來偷襲我的話,希望您下一次是帶著覺悟來的呢~」

 

沒有下次了!!!我絕對死都不會再過來自取其辱!!!!

還有下次的話,即使是開玩笑,到嘴的肥肉也不可能再放手了!!!!

 

和室內,站立的少年,都跌坐在地板上的少女,兩人迴異的心思,看來要等到兩情相悅的時候,,還是非常非常的遙遠

 

■■■■■■■事件結果■■■■■■■

 

事後,菊拿了本「本田家女戒」給神奈川~暗示他找個機會讓灣娘默寫100遍


對於自己一手導演的整體結果,非常滿意的神奈川教訓著灣娘:

「下人要知分寸,不可以厚顏無恥的到處找機會勾引男人!對!不許扁嘴!你不要以為這樣看起來很可愛!」

灣娘則一邊默寫~一邊詛咒大阪臨陣脫逃不得好死

至於大阪呢
隔天因為刀傷.他在床上躺了三天.另外遽增了2倍的工作量~忙到他沒時間去找新女朋友了~

不過大阪還是很滿足的,不怕死的繼續像蒼蠅一樣在灣娘身邊不停提出找死的壞心建議

「哈哈~俺總夢想要跟小菊狠狠打一場~但是小菊總是避戰,老愛手下留情」

「那天,小菊動真格了~真是不錯阿!那種接近要被殺掉的臨場感」

「看來如果要找小菊好好切戳切戳~果然還是只能從笨女人那邊下手呢」


+++++++++++++++++

寫了很多女誡.又心心念念想著大阪跟菊的灣娘~無意間被開啟了新的天分
開始嘗試畫起大阪X菊的同人誌,而且頗受本田家女眷的歡迎

於是,不知不覺?大阪X菊變成本田家腐女們理想得一對XDDDDDDDD

...............................可憐的菊.....................一直等一直等~也等不到灣娘從新闖入自己臥房的日子,因為隔壁的灣娘迷上了同人誌~畫的正開心~

不過菊以後會發現,只要自己稍微靠近大阪,就會被異樣關愛的眼神......叮著瞧
尤其是灣娘會笑得一臉惡意的不停觀察,一直拿著筆記本畫著

大阪(冷顫):「不要一直用那種噁心的眼神看著俺啦!」
菊(冷顫):「他們該不會誤會了什麼吧」

 

然後有一天,有偷偷給自己心上人送禮習慣的菊,無意間在心上人房間,看到對方的心意,已經化成一冊冊充滿愛與萌的好物........................

ZZZ4.JPG


 

■■■■■又爆字數的分割線■■■■■


整體結果,神奈川是最大的贏家,他也跟著大阪一起監視著小兩口,並且在最後扭轉了整個事件走向

他不希望灣娘嫁給菊,他認為當家應該娶族裡的女孩才合適

其實神奈川是屬於禁欲型的說教男人,他每次都教訓灣娘不要厚顏無恥的勾引男人,

那是因為他覺得這樣彆扭又不坦承的灣娘非常有魅力的關係......

 

這篇番外真的與主線有關阿~就不知各位大人會發現多少......

 

為啥鴨子吃飽撐著只會爆字數呢~鴨子要哭了

好吧~反正這是百年流離最後一篇白癡砂糖甜文~主要寫的是兩人的心動與錯過XDD

接著要虐了,面對殘忍的現實,菊即將暴走黑化.............

 

感謝豆子,其實這篇的原始構想是與豆子在MSN上說了2小時的產物XDDD

豆子給了很多很棒的意見~把原糟糕向,走向清純向XDDD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茄
  • 實在太恐怖了鴨子!!!你的更新速度無人能敵啊!!!!!你是真神人!!
    那篇MSN的妄想我看完後就覺得你應該是等於全寫完了
    沒想到你又爆字數了!!!冏
    太恐怖 太恐怖啦啊啊啊

    然後我一直很喜歡豆子那張阿灣把阿菊嘴巴屋住那裏
    怎麼看怎麼可愛乎哈哈哈
    然後內心OS要死的大阪好小子也好帥~(心)
    太棒了
    下次乾脆也把橫濱加進戰場你覺得怎樣科科XDD
  • 親愛的阿茄

    不好意私人家就是那麼恐怖喔=3=(哼)

    不過呢~~~阿茄~~那個阿~~樓下有畫

    阿菊把灣娘壓在地上的親親圖,記得要回去找來看喔
    (超興奮)

    a12361510 於 2009/04/23 23:00 回覆

  • odik
  • 鴨子的更新速度真是太迅速了(抖)
    不過真的看到文後...為什麼是我覺得我畫的插圖量不夠多呢
    一邊看文,一邊心中冒出這個那個場景也好想畫啊啊啊啊~~Orz
    這篇甜文甜度高到讓我很滿足,之後的情節再虐,
    看到這篇應該就能平復不少吧(紙巾預備)Q_Q

  • 唉~只寫虐文會吐血

    寫砂糖文會覺得膩

    交叉來寫吧

    今天看了阿茄畫的插圖覺得自己可以寫很多小番外的樣子

    今後請.........呃........

    希望豆子不會被驚嚇到

    另外豆子新補上去的圖太有愛拉~

    總覺得昨天寫爆字數的完全值得了

    a12361510 於 2009/04/23 23:02 回覆

  • 凓子
  • 我看的好心驚膽戰呢XD"

    一直在等菊爆走(結果枚爆走真可惜~)

    ㄜ...目前這位是白菊吧(?) 感覺又更喜歡他了阿阿((跪
    灣灣的同仁志我看到也會風化的阿XD"
    ----------------------------------------

    神奈川-.-...........他該不會..........(消音)

    是嗎是嗎XD 是我想的那樣嗎(?)
  • 暴走????

    唉呀~不行拉~正篇不能暴走(羞)

    是的,這個是白菊(心心念念希望灣娘快樂的白菊)

    神奈川應該~就是您想的那樣的

    (曖昧笑)

    a12361510 於 2009/04/23 23:04 回覆

  • icedsea
  • 嘿~我是雪沁~XD
    從巴哈跑來了XDXDD
    看完的感想....
    真是好可愛又好可惡啊啊啊~~~~~~~>\\\\<
    我甘願被你們閃瞎~求你們快點在一起吧~(跪求)
    然後~我更愛大阪了~(大心)
    同萌會加入ing~XD
  • 雪沁桑好

    其實呢~這篇巴哈也有放拉=V=

    呃.........嘿嘿嘿嘿~接著是虐的

    還是會在一起~不過不閃了

    希望雪桑不會被驚嚇

    大阪這傢伙真是太受歡迎了XDD

    a12361510 於 2009/04/23 23:10 回覆

  • 茄
  • 我能說甚麼好呢....!!
    鴨子你做得太好了!!!豆子終於也走向糟糕聯盟(!?)了XDDD
    很好很好,請來多點刺激物吧XD(啥)
    然後那本阪菊本我真的好想看啊~
    (其實內容該不會就是我上次畫給鴨子的那故事...XD)

    哼哼哼哈哈哈~~
    不過我還是要說~~
    妄想物實在太好了~~(羞)
    還有我還想看阪灣兩人奸詐策畫阿菊的故事啊XDDD
  • =A=

    人家才沒有對豆子做什麼呢

    哼~~~~~阿茄這樣說的好糟糕阿

    這個~其實大阪應該還是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去惹灣吧

    (因為想看菊抓狂的樣子)XDDD

    a12361510 於 2009/04/24 19:29 回覆

  • 櫻熊
  • 鴨子大的文更新好快我看的好開心XD

    矮由...
    灣娘實在是太狠了...
    菊受到的打擊一定很大....XDD
    不過都要怪他一時太壞心不自己說出自己的心意的關係啦啦~
    灣娘傻的好可愛又讓人好心急XDD
  • 這個~一個是太黑了所以很彆扭

    另一個是太傲嬌外加對自己沒有自信

    理論上應該是笨蛋情侶耶~

    如果沒有WW2的話XDDD

    嘿嘿嘿嘿~希望鴨子更新不會太多廢話阿

    a12361510 於 2009/04/25 15:32 回覆

  • 綠音
  • 糟糕...我對菊灣越來越有愛了///
    大阪也是!!!...(一直把他當成服部在想像orz
    菊真是太可憐了..從天堂一瞬間掉入地獄
    完全可以想像那個畫面.....(笑
    神奈川好賊!! 其實是他想私吞灣吧?!?!?!?!XDDD (誤..

    ((我也好想看阪菊....(掩面
  • 這.........

    神奈川是很實際的替菊在想拉(理智上)

    潛意識有沒有啥想私吞的就不能說了

    阪菊可以期待阿茄畫(爆)

    a12361510 於 2009/04/25 15:33 回覆

  • 柚子
  • 你好阿!!鴨子大大,我超愛你寫的文,每次看完都會讓我妄想很久

    雖然已經有人畫了插圖了!!不過被這篇文萌到的我,還是畫了一張小小的妄想插圖

    當然畫功還比不上豆子大大,但我還是希望你能看看

    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sakurashaora&f=6066627&i=8862156&p=19
  • 喔喔喔~感謝柚子桑~的有愛插圖
    真是有一種說不出來少女青春風味阿
    >/////////////<
    灣的害羞跟菊的呆滯都十足十的表現出來了
    超可愛的說

    滿懷感激的收下了
    非常感謝柚子桑

    a12361510 於 2009/06/11 22:48 回覆

  • nhskaiao
  • 你的甜文都好有愛~
    角色的個性也活靈活現,彷彿已經有角色在眼前演出似的

    神奈川那句:不許扁嘴!你不要以為這樣看起來很可愛!
    好搞笑~感覺好像心眼超小的愛妒管事婆~
    想像著灣娘在這刻薄男旁邊辛苦地抄著女誡,好可憐~哈哈

    百年流離無法再甜就番外甜吧~
  • nhskaiao桑~您說對了~百年流離的番外就是來滿足作者重度糖時症候群
    =/////////=
    神奈川其實也是很好描寫的傢伙,因為個性很突出
    而且是難得可以壓制灣娘的男子漢(炸)

    a12361510 於 2009/07/27 19:29 回覆

  • 訪客
  • 你好!鴨子大大!
    你的文真的都超好看的!!
    我好期待可以看到第4篇喔!!
    努力加油囉!
  • nyx
  • 啊,其實我也很想看到糟糕走向的結果啊XDDDDDD
  • linamy5668
  • 日本真的好兇好狠喔……
    雖然中間非常妖媚 讓人受不了的尖叫
    但是真的是超厚冰塊臉 根本就凍壞了吧

    接下來要虐了啊…………((好難過喔
    該來的 還是來了…………
    我覺得他們已經彼此愛上對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