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0:猜疑

「歡迎來到本田家,參加新年聚會!貴賓請簽名~!主宅請直走後向右轉喔!」


雪花朵朵飛舞在本田宅日式大門口,眼前一片白濛濛的世界,不知是雪的掩蓋,還是人體呼出的霧氣所造成的,儘管漫天蓋地的寒氣席捲了整個世界,但門前賓客三 三兩兩結伴進入本田家,卻從早開始就沒間斷過,說來本田家是近年最後也是以最快速崛起在國際的家族,一幫金髮碧眼的番客外人自然特別好奇,所以借著本田家 主辦的新年聚會,來偵探敵情還是趁機討好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喔喔喔~法/蘭/西/斯先生~歡迎!歡迎!唉呀~請先簽名吧!不要拿花來取笑我了~沒去您家做事,我也覺得很可惜呢~」


穿著深紅色和服,帶著銀色髮飾的少女,雖然被凍的臉色青紫,嘴唇乾裂,但依然積極拼命的用最甜美的嗓音,招待著賓客,除了背後有個戴眼鏡的惡鬼在監視外,其實少女有一個說不出口的希望在


「以前王府辦新年聚會,本田菊都有上門送禮,這次本田家辦新年聚會的話..............」


自從被迫賣身來本田家後,身為下人的女孩,儘管在管家善意的照料下,擁有不錯的物質生活,但是她卻是完全沒有任何自由行動的權力,整個人的世界就只剩本田 家,本田家似乎有意無意斷絕女孩與外界的聯繫,過了這麼久,女孩居然一點親人的消息也得不到,也不曾接到親人的問候,說女孩不急不在意,絕對是騙人的。

抱著與親人重逢的期待,於是即使再怕冷,再不情願,女孩還是強打起精神,忍著抖的零零散散的身體,展開最美的微笑招待著外賓,灣娘希望當耀哥哥看到自己的 第一眼,自己能笑得美麗又自信,告訴耀哥哥說,自己成長了,自己已經不再是以往無力的小女孩,她已經長大到能夠幫助耀哥哥,所以.......所 以........現在,耀哥哥已經不用孤拎拎的面對王府沈重的經濟壓力,總有一天,被耀哥哥寵愛照顧的灣娘,一定也會幫上耀哥哥的忙,因為現在灣娘已經 變的很能幹了,所以耀哥哥不會再捨棄自己了吧......所以耀哥哥遲早會把自己接回家吧.........所以耀哥哥當初在茅屋前告訴自己永遠不分開的 承諾就會生效吧.............耀哥哥..............


「唉呀~你真的長大了變成高貴的淑女了呢~灣小姐!」眼前穿著筆挺軍裝,金髮濃眉的男子,笑嘻嘻的看著女孩


「亞瑟先生........」灣娘不曾忘懷過與小香分開的那個新年會上,所以這個把香君帶走的男人,她也記得非常清楚,亞瑟先生與本田菊是相當要好的生意伙伴,經常過府拜訪,只是身為下人的灣娘,倒是找不到機會問問他,小香過的可好


「呵呵~早知道會變的那麼漂亮,當初選你就好了~」亞瑟笑嘻嘻的說著,伸手拿著筆在貴賓簿上簽上自己名字


看到亞瑟的舉動,灣娘想起現在還是必須先把新年招待工作做好,於是她展開笑容,朗聲說:「亞瑟先生,請直走又轉就到主宅,您的大駕光臨,本田家的各位都期待很久囉~」


「好好好~!我也有些事情想找人談談~」亞瑟臨走前,丟了個眉眼給灣娘,他說:「下次有空,再與灣小姐說說,小香這孩子的情況,小香也老掛念灣小姐呢~」


「那真是太感謝亞瑟先生了~」灣娘笑了開,沒想到亞瑟先生居然如此體貼的察覺自己的心願


金髮濃眉的男人方走不走,背後就響起惡鬼冷冷淡淡的嗓音:「笑得一臉花痴!叫你當招待,可不是叫你趁機勾引賓客啊~」


「我是很認真的在執行工作啊~神奈川先生!」灣娘不服氣的轉頭瞪視著以前高挑短髮,神色帶著刻薄與挑剔的嚴峻眼鏡男子


「如果很認真的再執行招待工作的話,會連化妝都沒化,一臉青紫的像厲鬼一樣招待客人嗎?」神奈川叮著冷到發抖的灣娘,一臉不屑挑剔,然後他淡淡丟下命令:「回房一下吧!這裡我替你看著,菊當家說要檢查大門招待的服裝儀容!你最好把自己打理好再去!」


★★★★★★


去你媽的檢查什麼服裝儀容阿!要是害她錯過耀哥哥入門的時機怎麼辦??走在前往房間路上灣娘惡狠狠的詛咒的,但是卻兩腳一刻也不停的快速走往自己房間,如 果今天來叫自己的人是大阪或京都爺爺,自己或許會耍賴當作沒聽到命令,但是對上那鐵板神奈川,灣娘很清楚如果不第一時間做到讓神奈川滿意,他絕對沒完沒了 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神奈川會這樣找自己麻煩,說到底就是因為那個該死的變態工作虐待狂---本田菊


穿越了賓客聚集的熱鬧庭院,走入主宅,一剎那安靜了下來,主宅與本田家住房,一開始就不開放給賓客參觀,現在所有的本田家人都忙著招待賓客,所以現在主宅 的小庭院,居然異常的寧靜,除了遠方的喧鬧聲外,在寂靜的小庭院裡只有皚皚白雪飛舞的聲音,站在銀白色的世界裡,是個穿著潔白軍裝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盯著 自己打量


「菊少當家,可以檢查快一點嗎?我怕神奈川先生代替我當招待太久,不太好~」想要速戰速決的灣娘,勉強自己露出最溫馴恭敬的微笑

那男子揚起俊秀的眉稍,眼裡卻抹上一層淡淡的笑意,他說:「連髮飾都帶反了,恐怕檢查服裝儀容沒這麼快呢」


「哪裡反了啊?」髮飾不是掛上去就好了嗎?灣娘嘟嘴,卻看那壞心的檢察官,招招手把自己叫過去


「反了就是反了,應該是這樣戴才對~」

站在灣娘面前,本田菊把銀菊的髮飾取下,取過灣娘一戳黑髮,輕輕纏繞上髮飾,動作非常熟練,自然而然到理所當然,兩人距離很近,少年的體溫與香味若有四無的纏繞著女孩的鼻,看著少年好看的眉眼,俐落的動作,女孩不自然有點發痴了........

「一個男人,怎麼會知道髮飾的戴法~該不會有私下男扮女裝的興趣吧?」灣娘露出惡意的笑,哼!就知道出現在自己房間的神秘珠寶或裝飾都是這死變態丟過來的


「.............即使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一個重視服裝儀容的男人,總比不管外表的男人婆還要懂得多~」少年神情自若的將女孩的髮飾調整好,然後輕輕踢了下腳邊的雪花結塊

「那真是太謝謝菊當家了!那我可以走了吧!!」被虧的灣娘生氣的正要轉身離開,腳卻「恰巧」的被少年踢過來的雪花結塊給拌了顛波!!!

「啊啊啊啊~~」不習慣穿著全套和服的灣娘,無可奈何的摔向雪地,奇了!怎麼自從去年春天後,自己老是在這變態面前摔跤呢~

「小心!」少年一把將少女撈回懷裡,顯然已經非常習慣成自然,他露出壞心的笑說:「你也太常在我面前摔倒了吧!次數簡直多到像是在勾引我抱你似的.........」


不幸的又被死變態緊緊摟在懷裡的灣娘,氣惱大吼:「下人就是笨手笨腳嘛!多謝菊少當家每次熱誠相救,可以放開了來吧!不要每次都抱那麼緊拉!」

「不行喔..........」少年緊緊摟住少女,感覺懷裡的小人兒體溫低的不像話,輕輕的聲音似乎含著淡淡的憐惜,他說:「怎麼像塊冰一樣的冷呢~這件和服明明很厚了.....」

感覺少年熾熱的體溫從厚厚衣服間傳了過來,他的熱度與香味爬上她的四肢與全身,明明被變態擁抱不是第一次,女孩還是不爭氣的雙頰通紅起來,她用力推了推, 踢了踢,還是無法解開溫柔勒住自己的火熱束縛,無奈的自暴自棄反手抱住免費火爐取暖,埋在少年胸膛中,女孩悶悶的聲音傳來:「請不要說的一副很捨不得的樣 子,事實證明害我冷的發抖的就是你的壞心眼!!在那邊假啥好心,不就是你逼我去做的嗎?我怕冷怕死了!還故意叫我在大雪天在外接待客人~分明蓄意要整 我!!」這死變態的心思,身為正常人的灣娘實在搞不清楚


「呵呵~這都是你不好啊!」感覺小小的手從反抗到摟住自己,貼著女孩的髮,聞著淡淡的白梅香,少年滿意的笑了,他說:「既然來到本田家,就要習慣這裡的天氣,還要習慣這裡的工作,不習慣的話,以後每次的新年會,你都會冷到發抖的...................」


「為什麼我非習慣不可呢!我才不會倒楣一輩子,我遲早會回家找耀哥哥去,這工作遲早會換你老婆來做的.....」女孩忿忿不平的抬起頭來抗議,卻迎上少年 深沈闇黑的雙眸,忽然間,他的臉色平靜平版到像一塊冰似的讓她心慌,怎麼態度忽然變的那麼奇怪???正要開口問,卻被那熟悉的麝香給堵住了嘴


唔唔唔..........強制接吻,一樣推不動,打不開,面對那溫熱又浸了毒藥的舌吻誘惑,灣娘很可悲的忍不住伸出舌頭品嚐那甜蜜的唇舌交纏,說來這一 年她已經很習慣無緣無故的摔倒,然後無緣無故的被毛手毛腳,無緣無故的因為不知道是太害羞還是太舒服?默默接受這變態的性騷擾,雖然這死變態不曾主動的襲 擊自己,但是送上嘴的肥肉,他說自己也不會白白放過,那麼到底她為什麼總是不知不覺的把自己送入狼口呢?


嗯嗯嗯嗯......這傢伙剛剛一定有喝過甜酒,淡淡的甜與酒精從他的口腔與舌尖傳來,灣娘的酒量不太好,但是卻不討厭酒,只是身為下人實在沒有機會喝, 只能在本田菊帶著大阪一掛男人痛飲時,乾瞪眼,所以現在乘機多吸收一點好了..........多吸收一點.......!!!!奇怪,怎麼臀部麻麻癢癢 的,感覺有一股溫熱在輕輕搓揉著........

「放手拉!!!你是叫我做服裝儀容檢查的!不是叫我過來給你性騷擾的吧!!!!」抱了.親了.還要摸!!灣娘羞憤交加的拼了最後一絲力氣推開本田菊色情狂 大變態,她氣惱吼著:「你怎麼老是隨便親我!就算我只是一個下人!也有下人的自尊!!」糟糕的是,她的自尊好像越來越習慣被踐踏了


懷裡的肥肉跑掉了,少年臉上扯出有些惋惜的可惡微笑,他說:「我是來幫你調整服裝儀容的阿~現在這樣不是好多了嗎?」


調整服裝儀容???轉頭看到房裡的穿衣鏡,灣娘發現鏡裡穿著暗紅色和服的少女,雙頰像塗了胭脂一樣紅潤,嘴唇也泛著晶亮的閃光,眸子更是因為燃燒的怒意而 熊熊有神...........冷到發抖???不!現在完全不冷了!不知道害羞還是生氣,總之現在灣娘全身上下都燒著一盆火,蓄勢待發的想敲壞眼前這可惡 的色情狂

她吼:「這是什麼變態的調整法阿!!!」

變態色情狂笑的好不得意說:「不是很有效嗎?你還會覺得冷嗎?」


灣羞憤說:「才不要你調整呢!!!」

菊挑挑眉,含笑說:「不希望我調整,就快點適應本田家吧!不然就當作是你在誘惑我囉~~」


灣瞬間神經斷線,她吼:「誘惑個頭拉!!!你每次只會在私下無人的時候對我亂來,在大家面前裝的那麼正經!無恥的雙面人!~!」


那可惡的雙面人卻看看左手的手錶,好心的提醒說:「唉呀~時間過了好像有15分鐘了,神奈川自己一個人在門口做接待,他或許會覺得某人利用當家叫他的機會,趁機在偷懶喔」


灣(心驚):「..................我!我!要回去工作了!!!!」


看到女孩轉身離去,菊溫柔善良的提醒著:「如果覺得冷的話,還可以來找我喔~」


灣跑向大門,她的聲音遠遠傳來:「凍死了也不會去找你拉!!死變態!!」


看著灣遙遙離去的背影,菊收起了微笑,拉下臉沈思,背後走出一個高挑黑膚的男人報告說:「王耀已經從大門進入本田家了,現在由橫濱接待外客,而神奈川正帶著他參觀會場......」


菊望著灣娘消失的方向,淡淡下令說:「就讓灣娘一直站在大門口做接待,王耀要走的話就請他從後門離開,監視好王耀,關於債務償還問題,什麼也不要答應他,有事就讓王耀來找我,絕對不要讓灣娘與王耀見到面。」


「是!」大阪平順的領命,他很清楚,無論善與惡,這個男人的命令,自己是絕對服從到底的,正如無論好與壞,這個男人都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本田家一般。


★★★★★★★★★★


衝回接待會場的灣娘,很奇怪為什麼代替自己的神奈川為啥忽然落跑了,但是看到橫濱忽然被抓來代替自己的工作,她也過意不去,於是不多想,繼續在門口接待拜 訪本田家的賓客,太陽慢慢爬到了高點,客人一個個的來來去去,等阿等阿~灣娘居然一直等不到自己最期待的身影,已經到午餐時間了,於是賓客越來越少,但是 灣娘還是不能放棄工作崗位,繼續盡忠職守的站著,盼望著........


難道自己會眼花看漏耀哥哥嗎?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在夜裡,自己不知溫習過耀哥哥的笑臉與聲音多少次,即使沒有照片,灣娘依然自信的覺得即使耀哥哥化成灰,她都能認出來


還是說當自己沈醉在變態的性騷擾時,耀哥哥就進來了嗎?灣娘慌忙的翻著賓客簽名簿,怎麼翻都看不到王耀的名字,但是................灣娘 怎麼就覺得耀哥哥一定會來的!耀哥哥一定會趁著機會過來看看灣娘的,畢竟他們兄妹已經兩年連一句話都沒說了,除了最後一句,自己說的笨蛋話......


「灣娘,吃午餐囉~不好意思~你可以休息一下,在旁邊吃午餐,這裡就由我來顧吧~」端著開朗的笑臉與食盤,橫濱笑嘻嘻的從灣娘身號冒出來,他說:「你可以 去右邊的小屋吃東西,我姊姊在那裡等你一起用餐呢~今天姊姊當招待也很累,你們剛好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順便聊聊........」


橫濱話還沒說完,灣娘已經用力握住他的手,認真說:「這裡就請幫我暫代一下,我肚子不餓,請橫浜小姐先吃吧!我去上一下廁所!!!」

「等等.......」唉呀呀呀~少當家明明吩咐,今天即使要休息吃午餐,也要有人釘住灣娘不可...........但是自己總不能跟著灣娘去上廁所 吧,早知道就該把姊姊一起帶來壓住灣娘了.........,橫濱苦著正太臉,相當可愛~隱隱約約有大禍臨頭的預感........


★★★★★★★★★★


穿越一個個金髮.褐髮.黑髮.綠衣.黃衣.白衣.紫衣!胖的!瘦的!高的!矮的!....男男女女.一張張熟悉又陌生的奇怪的臉,灣娘全心全意拼命奔跑在 本田家的庭院裡,尋找自己日夜懸念的耀哥哥,一大堆賓客塞滿的本田家的大庭院,歡樂的笑語直衝天際,但是灣娘什麼都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心跳如擂鼓,耳 鳴如陣雷,她覺得,自己不曾那麼靠近耀哥哥,也覺得,自己不曾離耀哥哥如此遙遠


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


那個綁著一搓小馬尾,笑得一臉溫厚爽朗的男人到底在哪裡


綠衣!黃衣!白衣!紫衣!綠衣!黃衣!白衣!紫衣!綠衣!黃衣!白衣!紫衣!


那個總是撫著女孩的頭,憐惜的告訴自己,不管天塌下來,他都會擋著的傻哥哥在哪裡!!!


當灣娘幾乎以為自己快要忍不住放聲尖叫起那個刻在自己心頭的名字時,她的雙眼看到一抹熟習的黃,還有那耀眼的紅......佇立在庭院中央,貌似正與某人 懇求拜託著某件事情,某人的臉非常熟悉,臉上卻掛著自己不曾看到的冰冷微笑,是誰呢?灣娘腦袋一時被抽空了!她無法辨認站在自己哥哥面前的男人是誰,儘管 現在本田家裡的人成千上百,但是灣娘居然覺得這裡空的只剩下耀哥哥而已


耀哥哥,最疼愛灣娘的耀哥哥,兩年不見的耀哥哥,總是自己背負重擔的傻哥哥

是的,這裡有灣娘的耀哥哥,那麼其他人,灣娘誰也看不到

看不到也無所謂,誰在乎呢~


明明知道打斷別人的對話很失禮,明明知道或許會被責問怎麼沒做好門口接待,但是自己究竟已經沒有任何可以考慮其他事物的顧慮,幾百個幾千個幾萬的毛細孔都在用力吼叫,要她快快呼喚自己最想念的身影


「不好意思!!打擾了!!」


綁著小馬尾,身穿略舊紅棉袍,頸繫著針腳錯亂的黃圍巾的溫厚男人,聽到那熟悉又陌生的嬌嫩女聲,驚異的回頭,

啊啊............是灣娘嗎?不過有著白晰皮膚,烏黑長髮,紅潤臉頰,晶燦眼眸的美麗少女,真的是以前老是掛在自己手上,黏著不肯離開,愛撒嬌 的小妹妹嗎?那少女,已經長高了不少,看著自己巧笑倩兮,少女笑的好不開心,彷彿只要自己招呼一句,她就會化為當年愛纏著自己的小妹妹,撲過來要抱 抱.........

啊啊.....是他的灣娘,是他最疼愛的小小妹妹......總是揚言長大後要嫁給自己的傻瓜妹妹

背後,那斯文有禮的男聲卻輕輕打斷兄妹激動失神的對望,本田菊說:「王先生,抱歉,剛剛咱們談的事情,要暫時打斷了,我先得帶灣娘回去門口繼續接待客人......」

一瞬間,冷汗直流,從腳底衝到腦際,男人忽然想起自己這次來本田家,除了私心想瞧瞧自己想念的妹妹外,其實重要的目的在於「債務」........回頭看 看自己穿著的是略舊甚至有點破的棉袍,對比少女光滑晶燦的高級和服,還有髮際邊明顯價值不霏的銀色菊花髮飾,一處處都能明明白白的表示少女在離開自己的時 候,接受了非常妥善細膩的照顧........

可愛的灣娘妹妹,已經變成典型的本田家美少女,王耀忽然覺得非常的好笑了起來,明明在兩年前,自己已經拋棄了身為少女哥哥的權力,也讓渡了照顧她的義務, 那麼現在他到底要用啥厚臉皮去面對少女呢?要去解釋當年自己是多麼的無能兼卑鄙才會拋棄她,來換取王府的苟延殘喘嗎?還是要告訴少女,幸好自己很早就把她 送離那華而不實的家,不然現在殘存的只有飢餓、毒癮、債務、暴力???


「灣小姐,您好,好久不見,請先回到您的工作崗位上吧....」於是那溫和的男人,深深的向少女鞠躬,垂下他的頭,閉上他的雙眼,不聽不聞不看


看那長馬尾的男人,女孩呆呆的站著,她才不是灣小姐呢,她明明叫灣娘的.....眼前這個過份謙恭客氣的陌生人,真的是耀哥哥嗎?為什麼他連聲關心都沒 有?為什麼他沒有緊緊抱住自己?為什麼他連摸摸自己的頭也不肯?為什麼他叫她離開他眼前?為什麼他對待自己的態度好像是對待陌生人?為什麼?夢了幾千次! 幾百次得兄妹相見,為什麼真的實現時,會是這種譏嘲到絕望的模樣,把自己推落了冰冷的深淵.....


「走吧!灣娘!!」本田菊露出好整以暇的微笑,但是握住灣娘的手勁,卻奇大無比,他擱下淡淡警告說:「王先生這次是有事來專程拜託我的,你也不希望他這次會空手而歸吧!灣娘...............」


於是那穿著潔白軍服的男人把穿著名貴和服的少女,從那穿著略舊棉袍的男人面前拖了開來,那怵目驚心的白,把兩抹紅淒厲的切開,丟向兩個世界去,從此隔著千山萬水,難以相見


★★★★★★★★


本田菊拎著灣娘直接走到本宅的後院,那裡賓客無法進入,一片雪白寧靜的恐怖,灣娘軟趴趴毫無神智的任由男人把自己拖到人煙稀少之處,反正離開了耀哥哥,自己要去哪裡其實都是一樣的,因為她根本就找不到想去的地方

當確定已經走到庭院深處,這裡不會有任何人過來打擾的時候,菊一把放開了灣娘,平靜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聲音平版問:「不是在當門口接待嗎?怎麼可以隨便亂跑呢!這樣很讓本田家丟人」

灣呆呆的看著菊,任由他質問自己,其實關於本田家的名聲自己早就沒辦法考慮太多了,現在自己只想狠狠的找個地方痛哭一場.......不行!不行!不能在 這裡哭,感覺上極度的痛苦,把自己意識抽離了開,於是灣娘聽到自己喉嚨吐出了解釋:「橫濱說午休時間可以代替我招待客人,所以我才來找耀哥哥,我們兩年沒 見面了..........」


「請你叫他王先生好嗎?」看著萬分沮喪的灣娘,本田菊臉上露出了一臉不屑的表情,無情又現實的話語一片片說出:「他已經不是你哥哥了,你還在這裡口口聲聲叫著哥哥,會不會太一相情願了些~早在兩年前,他就不要你了,是我收留你的....」


「才不是!!!」一塊自己最不願意被碰觸的禁忌傷口,被本田菊血淋淋的挖了開來,灣娘雙目呈現一抹瘋狂,咬牙反駁道:「我跟耀哥哥明明就是被你拆散的!是你逼耀哥哥把我送到你身邊來!!是你限制我的自由!!你到底要怎樣才願意放我回去!!」

是的,即使在本田家過得再快樂,灣娘始終忘不了,自己是失去了自由被強制鎖在本田家,一舉一動都迫奉獻給本田家,是的,恨!會恨的!即使過得再快樂,自己 始終懷抱著不知何時就會被處分的不安,以及走不出本田家的大門口的無奈,怎麼可能不恨,只是只是.....為了活下去,為了那微薄的希望,灣娘一直逼迫自 己不要想到這些...........

本田菊冷冷的釘著眼前幾近發狂的女孩,他不是不知道她的怨對,應該是說,他也恨她的怨對與執著,恨自己的用心,她不聞不看不聽,恨她心理始終裝不下自己, 為什麼!他才是勝利者!拼上了全力,用了所有代價去換取,他才是這場戰鬥的勝利者!為什麼她還不看他,她還不臣服於他呢?於是他笑了,充滿輕視又譏嘲的笑 了,痛痛快快,非常張狂的笑了....

好吧!既然給美夢她不要,那麼自己到底在隱忍什麼呢?就告訴她現實吧

他說:「王耀把你送過來,就是為了討好我呢!即使我現在放你自由,你厚顏無恥的跑回王府吃閒飯,他也會很困擾吧.............王耀只是把你當成討好我的棋子而已,沒有我,你就沒有價值了,你到底還要厚著臉皮,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裡多久?」

殘忍的現狀描述,本田菊一字一句都把灣娘的心割了下來,一片片血肉模糊

灣娘怒吼:「耀哥哥他是我最重要的親人!他跟你們不一樣!他才不會放棄我呢!」灣娘拼命的吼叫,彷彿只要這樣大聲吼叫,就能把自己的話語化為現實。不要聽!不要聽!!她不要聽這惡魔的耳語,她不要面對那空虛的絕望


可是為什麼那惡魔殘忍的話語還是不停的說著呢,輕輕的,平順的說著,既不大聲也不激動,只用那華美的嗓音陳述著自己絕對不想面對的現實,一字一句刻入灣娘的腦裡

本田菊輕聲威脅著說:「即使你因為他而失職,被本田家處罰,恐怕王耀只會認為你是一個失敗的棋子吧.....身為棋子,就要有棋子的模樣,好好的取悅我, 好好的伺候本田家,不然無用的棋子,你應該很清楚會有什麼下場喔~灣娘....無能的人我可不要,妨礙本田家發展的人,更不能留下 來..........」

「我!既然現在是本田家的下人!我一定會好好工作的!!我會做到你滿意為止!直到我能自由為止!那!我跟耀哥哥的事情!不關你的事!!我回去招待客人 了!!」灣娘抹了抹臉,忍住眼淚,不願意向奪走自己自由的惡魔示弱,她轉身跑向大門,她想,最起碼這惡魔絕對無法奪走自己的意志..........

遠遠看到灣娘離去的背影,不如同今早的濃情蜜意,本田菊的臉陰了下來,又狠又怒的情緒藏在心底的深處,本田的當家慢步走回會場,然後下了一道秘密命令給大阪與神奈川

「從今日開始,日日用暴力行為去王府討債.務必逼到王府賣田來償還。王府賣田前先去破壞田地,讓王府不得不賤價賣田。另外在派人賤價賣新型毒品,務必哄誘到讓王府的皇親國戚上癮
                                                                                              本田菊      」



沒有田,就無法生產糧食,對新型毒品上癮的皇親國戚,勢必會花下大筆金額買毒品,到時走頭無路的王耀,還是得過來向自己借錢,為了還債,他又得賣田賣家 產,這樣惡性循環下去,總有一天王府一定會整個都被本田家吞沒,本田家會取代王府成為東/亞第一強權,再也沒有人會記得王耀了,只有本田菊的名字會留下來

到時後,灣娘還能去哪裡?即使讓灣娘自由了,為了王府的一家老小的生計,到最後,灣娘還是不得不跪在自己身邊,乖乖乞求自己的憐憫,在不情願也好,再討厭他也好,她一輩子都會是他的掌中物.................

那麼任憑王耀肚量再寬廣也好,人品在高潔也好,終究必須跪倒在他面前,承認自己才是失敗者.............

什麼善良阿!感情阿!不變的心意阿!都是笑話,都是大笑話,變強才是真理,變強才能把自己想要的緊緊握在手上

弱者什麼都不是,弱者只能被強者所吞沒,他要當強者,不擇手段也要當!

這是本田菊學到的真理,也多虧了王耀與灣娘這兩兄妹的讓自己領教的事情

怪你啊!灣娘!承諾你會忘記,心意你也不要..........反正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可以相信的,除了力量以外

全部都是你不好啊!灣娘!遺忘的罪,是很重的喔


■■■■■

跑回大門口準備繼續接待客人的灣娘,忍著眼淚,急急忙忙寫了紙條,拜託橫濱替自己送去給耀哥哥

「灣娘!這太奇怪了!你哥哥就在裡面阿!你為啥不自己去找你哥哥就好」橫濱狐疑

「........我有工作要做阿!!求求你了!幫我送一次信!一次就好!!」灣娘懇求

「好吧~!反正我我很崇拜你哥哥!乘機說說話也好!」

看著橫濱樂滋滋離去的背影,灣娘忽然有種虛脫的感覺,悲哀的、絕望的、期待的情緒一下混雜了起來,化成根跟利刺往自己的心頭戳刺下去

紙條上寫了


「耀哥哥

           今晚10點本田家後門見,不見不散

           我很想你

                                                             灣娘」



■■■■■■轉阿轉阿分割線■■■■■■

為什麼叫猜疑

因為本田菊  灣娘  王耀  都各自猜疑著彼此

灣娘害怕自己被王耀所捨棄,懷疑本田菊只是利用自己工作能力
王耀覺得自己沒有臉獲得妹妹的原諒,也對現實的窮困無可奈何
本田菊則是認為只要有王耀的存在,自己永遠都不痛快,無法忘記那段悲慘的過去,也無法得到灣娘的心

不理解的心,需求上的矛盾,演出一齣悲劇,大概就是這次事件的寫照吧

覺得轉虐文,開始遇到障礙於是不停撞壁的鴨子,想寫寫不出來,無法好好說話的鴨子..........唉呀呀呀~糖果然不能吃太多是吧~~~嘆氣~~~我有甜食缺乏正了

---------------------------------------------------------

話說,菊會那麼黑
其實灣只能說是一個助力而已
主因在於菊不希望自己還是弱小無用的存在
擺脫不理過去的惡夢跟現實本田家的經濟負擔

菊只能選擇把自己良心給拋棄了
但是對於灣,菊一直都希望能讓灣快樂
他告訴灣,只要她努力就有可能自由,他讓灣以為王府現在還是很好
事實上,自從灣進了本田家,本田家侵略王府的腳步不曾停過

捏造了美麗謊言,也掩蓋灣的眼睛
即使灣不愛自己也可以,只要一直呆在自己身邊就好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灣娘一定發現自己的心
菊原本是這樣想的

但是他還是無法忍受灣對自己的怨對
自己明明已經付出這麼多,為什麼灣還恨我?
但是灣之所以會呆在菊身邊,原本就是怨對的開始
只是一直用謊言去隱藏罷了

重視王耀的灣,原本就不可能贊同菊的
反目成仇的一天是一定會來到的............

唉........下一章會更可怕喔Q__Q
唉..........哭了~為什麼要想出這種變態的劇情來折磨自己呢

下一章篇名叫做「無法理解」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雯
  • 其實小的只是一個誤打誤撞
    看了你作的同人文感興趣而留言
    的死腐女而是…(飛踢)
    其實的是支持英x日的說…
    但大大文筆太好…
    令我想走回正路(?!)
    但英日太萌了!!(再度飛踢)
    所以兩面也支持吧!!!(三度飛踢)


  • 雯桑

    您可以嘗試..........

    白天日灣 晚上英日如何(爆)

    謝謝支持

    a12361510 於 2009/04/26 19:19 回覆

  • 櫻熊
  • 矮由...
    本篇果然很沈重呀...
    雖然還是有甜的地方啦XD

    不過如果不降好像就失去了本篇的味道!?
    雖然我還是很愛看甜的(被巴

    總之
    這一篇整個是眾人(灣菊耀)心情大虐待...
    嗚噢...都好可憐的說
    一切都是愛造成的錯啊(誤
  • 放心

    偶爾會有甜的番外偏

    已經預定有甜的番外偏了

    主題教本田菊的生日禮物XDDDDDD

    a12361510 於 2009/04/26 13:05 回覆

  • 婉子
  • 請妳加油ㄛ!!我從巴哈姆特就有在看妳的創作(^^)
    我很喜歡妳寫的菊灣故事,害我也忍不住想動筆寫寫看(嘿~)
  • 啊哈哈~婉桑

    期待您的創作喔~

    謝謝您的喜歡

    a12361510 於 2009/04/26 13:08 回覆

  • 茄
  • 終於到故事的轉折了嗎?
    前面都還很甜,阿菊老是愛趁機吃豆腐~
    雖然老愛說些惡毒的話,但是又情不自禁的溫柔抱著阿灣的那段看了就心都輸(酥)了~///
    然後後面阿耀登場的時候世界整個變化orz
    黑暗面的阿菊又再次登場
    就覺得故事接下來真的會變得不單純

    感覺很令人緊張也很害怕接下來會怎麼樣
    彷彿剛剛的甜就如虛幻一般

    嗯看完心情不自覺得沉重起來..
  • 阿茄抱抱

    前面的甜是阿菊的陰謀

    他也知道灣其實蠻喜歡被自己性騷擾的

    所以故意用男色誘惑灣XDDDDDD

    a12361510 於 2009/04/26 13:10 回覆

  • 凓子
  • 大壞人,大壞人出現了=_=.........

    看完之後我覺得我跟小灣一樣備掏空了OTZ....

    小菊這樣怎得的到灣的心阿 囧....

    恭喜S菊榮升SS菊 (誤很大)
    感覺看到下一篇又會崩潰,好刺激阿TAT....
    唉唉,在去複習一下菩提樹(MAD) GOD!

    題外話~~看到亞瑟出現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小香你在哪囧)

    期待鴨子大的下一篇^_^
  • 這~只要菊再下流一點XDDDDD

    應該還是可以在靠近灣一點吧XDDDDDDD

    菊還會晉升成SSSSS菊喔~

    小香有出場希望的~在WW2後期

    a12361510 於 2009/04/26 13:11 回覆

  • 櫻熊
  • 哇哇~
    本田菊的生日禮物啊~
    我覺得把灣送給他就是最好的禮物了(誤
    不過灣本來就是他的了(又誤
    XD

    總之
    好讓人期待啊XD
  • 說的好

    灣會變成菊的禮物嗎?XDDD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09/04/26 20:25 回覆

  • 松竹梅
  • 唔喔 好黑的菊 Q_Q 很喜歡這篇!!! XD
    希望灣能早日理解菊的心意 T口T
  • 恐怕要裡解釋很困難了XDDDDDDDD
    不好意思~根據史實就是分開後才會理解阿Q__Q

    a12361510 於 2009/04/26 20:30 回覆

  • mooncry
  • 唉…俺用一聲長嘆回敬鴨子醬這幾天滿滿的字數
    ↑不等質交換?!XDD
    比起灑糖過度的超級甜文,俺果然愛的是心理糾結的虐文
    不過不管鴨子醬您寫啥都很有愛,不管是氛圍還是毒電波
    字數也多到像是不用錢卻很大碗又好吃的牛肉麵這樣
    ↑雖然俺這輩子只吃過一次牛排,之後是吃幾次牛肉"湯"麵
    ↑快要可以出家為尼了,但是雞排和海鮮俺超愛的就是

    超級好奇鴨子醬一天中花了多少時間寫APH文~XDD
    是回家熬夜寫文?還是白天利用工作空檔?
    是非、教えてください!!
    ↑被本田老頭洗腦過度也不要突然冒出一句日語嘛~囧rz
    ↑因為以前的五十年調教加上現在的動漫大洗腦太歷害了,所以台灣人(特別是七年級以後的宅男宅女)日語不好都不行了,向本田老頭脫帽!(噗
  • 啊哈哈哈~接下來都要往死裡虐了0TZ
    雖然鴨子還是喜歡甜文~但是
    虐文總是躲不過阿Q__Q~
    希望鴨子的虐不會讓鮭魚桑覺得太矯情,或不自然
    鴨子一直覺得虐文要自然並合理,才是好虐
    為虐而虐,沒有原因也要虐,叫撒狗血
    (但是鴨子似乎很愛撒狗血阿~哭)

    謝謝鮭魚桑的稱讚.雖然鴨子盡是廢話連篇0TZ

    一天寫文時間?
    構思是隨時隨地自然進行的(工作.吃飯.跟朋友家人哈拉)

    真正寫文時間,每天大概是4小時吧~大約可以寫1長篇(或2短篇)
    下班(玩樂)回家後,晚上洗澡吃飯後,就開始寫
    (如果沒有被拉去哈拉~或迷上新的書籍.電動)

    怎麼寫文?
    秘訣大概就是聽音樂吧&看書.看報紙.看歷史
    看書.看報紙.看歷史,可以找到很多梗
    有很多梗就能寫大綱了
    鴨子唯一的優點是寫大綱很快~(大概15分鐘就OK)

    音樂能營造細部磨文時,文中場景氣氛的感覺......
    細部磨文,基本上就是大綱放旁邊
    (雖然每次都會暴走,離大綱很遠)

    然後聽音樂,接著就自然不停的搭搭搭打字
    像是吸氣就要呼氣一樣,吐出來以後感覺很舒服
    (天音:意思就是說把有毒電波排出嗎?)


    寫虐文時最近都在聽天野月子的歌
    很好很棒很強大

    寫東西對鴨子來說,就好像是毒電波的排泄一樣吧(被毆擊)
    所以寫出來鴨子就很滿足了....(誰管排出來的東西會被馬桶沖到哪裡去)

    所以如果哪一天這些毒電波,污染影響過大的話,鴨子覺得隨時砍光光也OK~只是變成乾淨的電波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樣說來鴨子簡直是污染的源頭啊啊啊啊

    a12361510 於 2009/04/27 19:48 回覆

  • 千羽玥
  • 您好我是新讀者喔:)

    真的是太虐了啦QWQ
    因為我是邊聽動畫的音樂邊看的(咦)
    所以簡直是超級揪心啊QWQQ
    請鴨子繼續加油WWWW
  • linamy5668
  • 不管是誰 都好可憐喔
    彼此都無助 希望別人幸福
    但自己的幸福卻是用卑鄙來取得
    要怪這世界為何如此的殘忍
    彼此無法心靈相同 也是份無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