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魔王的心願


戰爭就像是一個巨型風暴般,被風暴捲入的之處,處處殘破不堪,但風暴本身也深受周遭情勢影響而增長消減,誰都想不到,魔王那堆可怕的凶神惡煞軍團,會被小白兔真哥哥的迂迴持久戰術給拖住,戰線越來越長,消耗的軍力、死亡的人數越來越多,慘叫、哀嚎想必是震聲連天吧。儘管戰況越來越吃緊,不過魔王依然遵守著諾言讓小白兔按時回診,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回診,隨著魔王的戰況每況愈下,小白兔天真無憂的臉,也漸漸籠罩起深深的憂鬱

隨著另一方勢力的反攻,魔王的侵略武力正如骨牌般一片一片倒下,小白兔最後一次回診的時候,彷彿像是預知到了些什麼般,臨走前留下了一張小小的卡片


「 TO 親愛的醫生

     能夠成為醫生的病人,灣娘真的非常的高興

     不過緣分終究也會有盡頭

     如果哪天灣娘無法繼續給醫生診療的話

     那一定是因為灣娘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去做

     希望醫生也能早日完成您最重要的研究

                          祝平安喜樂

                                               灣娘        」


隔日在餐桌上吃早餐時,咬著土司,喝著咖啡,我反覆閱讀這張卡片,希望能從裡面讀出小白兔留下的暗示,然後廣播便傳來緊急插撥消息


「美式新型的毀滅性武器正式運用於戰場」

「投擲的地點為:本田軍根據地」

「遭受無差別毀滅性的攻擊,本田軍損失難以計算」

「本田軍已經宣布投降,將由聯軍阿爾弗雷德.瓊斯接受投降」

「阿爾弗雷德.瓊斯宣布將全面佔領本田軍根據地並處分戰犯」


【磅】


咖啡杯應聲摔落在地。摔碎了一片殘屍,黑色的汁液滑滿了地板,好像張羅了一張密密麻麻的網一樣。

我還記得上次魔王尷尬矛盾的說著想一輩子照顧小白兔的心願

也沒有忘記上次小白兔笑嘻嘻的摟著魔王手臂,在我面前亂放閃光的模樣

當下,我的念頭只有一個

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見魔王與小白兔一面。


■■■■■■■■■


地點:本田家大宅


自從本田軍宣布投降後,盟軍阿爾弗雷德便率兵佔領了本田軍的勢力範圍,現在僅剩魔王最後的根據地—大宅尚未佔領。不過全面佔領魔王的領土也只是早晚而已,目前僅是將大宅包圍尚未攻佔的理由,似乎是魔王投降的私下條件還在爭議似的。

我接到了魔王的信,裡面什麼都沒說,只是淡淡的表示小白兔的病又惡化了,由於現在種種不方便外出的因素,希望我能親自前往醫治,我用「人道救援」為理由,向包圍本田宅的聯軍,不斷申請再申請,甚至透過醫院院長與盟軍上層拼命拉關係,好不容易才得到進入本田家大宅的許可

穿越了盟軍的重重包圍,還有門口稀疏零落的本田家守衛,我終於踏入這棟古老莊嚴的和風大宅,宅內守衛、僕役人數並不多,有些人垂頭喪氣、彷彿喪失了求生意志般隨便亂晃,也有些人雖然少手缺腿,依然精神挺立、視死如歸的繼續執行保護這棟房子的任務。



「灣娘........今後本田家的命運,已經無法掌握。妳沒有必要留下來受苦,馬上會有人帶妳走。別擔心,那個人也是妳的親人。灣娘先在外面好好努力生活,好嗎?等菊哥哥事情處理完,就會去接妳。」

「我不要!!就算是坐牢,灣娘也要跟菊哥哥一起。我絕對不要跟菊哥哥分開!!誰都不能分開我們!」

「呃.................不好意思,打擾了。」



然後,邁過一條條長長的走廊,我終於看到魔王與小白兔,他們坐在廊下交談,魔王有些焦急的囑咐著一些事情,而小白兔則是淚水在眼眶打轉,拼命拒絕著。由於現場氣氛太僵硬,我只好出聲打破兄妹倆的爭執。


「醫生!!啊!你居然能進來看我們??」對於我的到來,小白兔是喜出望外的,值得慶幸的是小白兔似乎未受分毫傷害。

「醫生!!你怎麼來的這麼遲!!!」魔王卻顯然等的太久了,他情緒一激動下,包扎在身上的層層繃帶,便淡淡泛出血絲。

「真是非常抱歉。不過現在這種時候,要進來這裡不容易啊!老實說如果不是有菊先生的醫療求援信,以及灣娘小姐身份特殊的關係,我根本不可能進來......」雖然理由是要幫小白兔醫療,但是我也帶了很多外科傷藥,我想得先幫忙處理一下魔王身上大大小小、甚至還無法止血的可怕傷口

「醫生,不好意思,借一步說話。」魔王用眼神稍微打了個暗示。然後說:「灣娘先離開房間吧!我有些事情要跟醫生單獨談。」


■■■■■■■■■


雖然小白兔依然想死黏著魔王,但是魔王堅持她不能留在現場,於是端來茶水後,小白兔可憐兮兮的離開了房間

跪坐在褟褟米上,魔王神色擬重的,深深俯身向我敬禮

「即使在這種時候,還願意冒險來到這裡,醫生大恩大德,本田菊銘記在心。」

「菊先生!!別這樣!!菊先生!!!」來這裡不是要讓魔王感謝的,事實上有一半也是因為我非常擔心,我連忙扶起了魔王低聲說:「其實啊!經過多次醫療,醫生跟病人也會建立類似朋友一樣的信賴關係嘛!這理所當然的!請不要那麼客氣......」

「醫生......既然如此,在下有一事相求!也只有您才能幫我了!!」抬起頭來,魔王黑色透明的雙眼,一下就咬住了我,請求??根本是變相的用人情要求命令嘛!啊啊~我就知道被魔王感謝絕對沒好事!他低聲說:「能不能盡快解除灣娘的催眠暗示!讓她盡量把以前回想起來........最好將她身為我妹妹的記憶,一併消除最好。」

「菊先生........」面對這異乎尋常的請求,我大大吃了一驚說道:「這樣灣小姐會.........會.......」

「她會恨我吧!那才是我們倆原有關係!」面對昔日最不想面對的事實,如今魔王神色自若,彷彿早就預料到事情結果似的,臉上只露出淡淡的笑,然後說:「這樣王耀才會憐惜她...........這樣灣娘未來才能在王府好好生存下去!」


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來,魔王的要求很簡單

即使被怨恨也好,即使被遺忘也好,甚至被落井下石也無所謂。如果能換取小白兔日後的安全與幸福。那就好了。


「菊先生..........」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現在說什麼都太矯情了!不過在我接到魔王的求援信之時,我其實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此行的目的

「我已經無法保護那孩子了...........」魔王力持平靜的神情掩不住酸澀,啞聲說:「成王敗寇,在下自知罪孽深重,唯一的希望是在下的報應別連累到她.........況且,我原本就不是她哥哥,她原本就不愛我.............這些都是我自私的慾望而已。」

魔王把自己的愛,說的太卑微了些......不過在這種瘋狂又混亂的年代,愛情大概是最沒有價值的東西了....

「我明白了。」雖然要親自結束我的研究成果是很好笑的,但是事到如今我也沒辦法,不過事情也沒有那麼簡單就是,於是我說:「施行在灣娘小姐身上的催眠暗示太久了,要解除催眠,還要洗去催眠中的記憶,實在需要一些時間作準備,如果弄個不好,強行讓灣娘小姐恢復記憶,恐怕灣娘小姐會混淆現實與催眠的世界..........這會對灣娘小姐精神狀態造成很大的損傷,甚至留下嚴重的後遺症。」

「這我自然明白,一切就多拜託醫生了。」魔王苦笑道:「不過已經沒有太多時間了,我擋了又擋,盡量延遲時間,但阿爾弗雷德先生似乎已經等不及要處分在下了......」

「對於今後的命運,在下已經有了覺悟,只是不希望讓灣娘哭泣......在下希望她能開開心心回到真的親人身邊......」


啊啊--------放手!!放手!!---不要碰我!!!!」


魔王還在跟我說著他的希望,但一聲淒厲的慘叫已經從外院傳來。伴隨著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與兵器交撞聲,劃破一片的寧靜。包圍已久的聯軍已經失去等待的耐性,衝破脆弱的防線,直攻進來。

彷如是天上的神正在嘲笑這些無力的人類的愚蠢行為,不配獲得祂寬恕似的


■■■■■■■


斷在這裡,會不會有人想掐死鴨子啊........

不過第9章就是,本篇故事的起源場景了,從第一章寫到這裡,其實都是為了那個場景所延伸出的敘述而已,然後第10章就會收在很現實,很........總之不是好結局就是了~但是鴨子挺喜歡的。


還有兩句話很想打,不過找不到適合的地方放進去

神吶!您真的是存在的嗎?

那為何總不給於我們憐憫與恩賜

奇怪,一寫到非亞細亞的角色,就會情不自禁想要寫神啊!神啊!看來是基督教&天使禁獵區太毒化我的腦袋了。不過也因為看過很多歐美的文學創作,裡面都免不了神的存在,主角向上天禱告,好像在歐美國家,宗教似乎佔了人的精神世界很重的份量呢

遍數人類歷史,鴨子真的很懷疑神是否存在的說,就算存在,恐怕也不是那麼仁慈的存在呢......

說來鴨子根本就是懷疑神是否存在的無神論者阿(炸)

但是我很喜歡各式各樣的宗教的儀式與理論,我覺得這是人類探索心靈與潛意識的代表(炸)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凓子
  • 〒A〒......雖然是本田自找的...........

    但是還是好難過阿 ((跪

    得知 不是好結局 更炸了((縮

    雖然很喜歡看虐的,但是還是會跟著難過說....(蠢蛋~~)
    ----------------------
    王妮妮....你一開始強一點不就好了 ((跪
    ↑這家伙開始亂怪人了
  • 這都是死變態自作自受阿~
    所以凓子桑千萬不要跟著難過
    在旁邊罵他活該就可以了(炸)

    話說,其實寫到這裡~這一版的阿菊
    說不一定是用情最深的那一版呢

    說到NINI的不爭氣,我只能說現在太爭氣也是很麻煩
    總之這世事難預料阿~

    a12361510 於 2009/06/15 21:45 回覆

  • 小狼
  • 看了心好疼....本田菊....QAQ

    這麼的心疼,這麼的憐惜小灣....犧牲自己阿.....Q口QQQQQQQQQQQQQQQQQQ(淹水了啦!

    小菊!!!!QQQQQQQ
  • 這一版的阿菊實在是正常到太不正常了
    他原本應該是一個超級大變態
    為什麼忽然變得有血有肉還會考慮對方的心情
    真是太神奇了那樣

    a12361510 於 2009/06/17 22:18 回覆

  • odik
  • 啊啊~已經差不多該準備手帕衛生紙了。
    接下來應該就是故事最令人悲傷的橋段了。
    雖然對於之前的本田很想給他一拳,但還是忍不住對現在的本田有幾分動容。
    鴨子~請繼續努力面對XD
  • 豆子~撲抱~人家面對的好痛苦拉(哭哭)
    嗚嗚污嗚嗚污嗚嗚~
    當初跟豆子描述大綱的時候有多狠心就有多狠心
    現在回頭看看根本就是在整自己嘛~
    怎麼會想出這種情節這種故事==
    ................................
    唉~(搖頭嘆氣)

    a12361510 於 2009/06/17 22:20 回覆

  • Mig
  • 「我已經無法保護那孩子了...........」
    看來鴨子筆下的菊比我想得還要溫柔許多呢,我還以為他會黑到底冏
    一下子有點不太習慣...-v-|||

    妳後面對宗教的敘述和我的想法完全一樣啊!!
    我也是無神論者,卻不自覺在文章裡面會出現人對神的求救(通常是突顯神的不存在),而且很喜歡探討宗教和人類心靈的關聯....也很想描寫人們的信仰
    竟然有人跟我一樣!!好高興ˇ
    有機會可以分享一下對宗教的想法ˇ
  • Mig桑~您說的甚是,阿菊忽然這麼正常鴨子也覺得好奇怪喔
    理論上正常的阿菊應該是----)現在阿菊因為快守不住灣了
    應該要去準備獨要然後準備讓灣死在他手下
    就可以永永遠遠屬於他了那樣
    (天音:這麼變態是正常的嗎?)

    說到宗教,Mig跟鴨子的想法這麼類似,真令人高興
    其實鴨子對基督教還看過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也希望可以探討對於宗教的深入看法喔=V=

    關於宗教的矛盾
    說不一定哪天就會拿來作為新文素材

    a12361510 於 2009/06/17 22: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