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最後,還剩下什麼...

醫生大叔我啊~提著醫務包,現在正一步步走入陰暗的地下煉獄。一片片灰色的牆壁,搖曳著冷冷的白光,伴隨著鐵黑色的欄杆。那裡冰冷又充斥著絕望。正確來說我被請來某個不知名的國家級大型監獄,裡面關的都是刑期超過30年的超重量型嫌犯,為了能徹底奪去惡徒的自由與希望,所以世界的HERO特別在某海島下建築地抵監獄,重重的關卡與看守,毫無逃出的希望。

在一身軍裝獄卒的帶領下,我走過一條又一條冷清的長廊,長廊兩側的牢房裡面關的惡徒都有一張狂暴至極的臉與身軀,但是每一個都眼神呆滯、僵硬如蠟像、甚至有些人還神智不清流出口水傻笑著.......,似乎長期的禁箍與機械化的生活,早奪去他們的意志與喜怒哀樂。我一步步的走,從一層欄杆變成兩層、三層欄杆,越走入監獄中心,防禦建築就越發嚴重,聽新雇主說,這國家型監獄,關犯人的方式,是以犯下的罪刑大小來區分,越是裡面牢房,所關的罪犯就越是不可饒恕。所以為了防止他們逃跑。自然必須更加重防守不可

耶..那我的前任雇主該不會關在.........果然是......最裡面的房間吧!鐵欄杆、電擊牆、毒氣罩....那裡足足有十道禁箍設備,獄卒沈默帶領我走到目的地後開始解鎖,光是解開一小腳讓人進去通道,他就奮戰了至少一小時。我好不容易才走入牢房裡,獄卒便轉身離去,只丟下一句話:「過5個小時,我再來看客人是否需要我開鎖。」言下之意是說,如果今日我沒有達到新雇主交付的任務,我大概就會跟前任雇主一起關到老死,休想在見到外頭陽光。唉~我工作運奇差,前任雇主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新任雇主顯然也不是好貨,不過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因為前任雇主,正笑吟吟的看著我。

「唉呀~醫生!真是稀客!現在還能夠看到您,在下真是高興了!」

在獄卒離去後,我才敢正眼看向前任雇主。他將唯一的椅子,讓給我坐,自己坐在監獄的的水泥床上,正輕輕翻閱一本厚厚的書籍。他褪去了雪白軍裝,如同外頭那些神情呆滯的犯人一樣,換上灰色的囚衣。不過前任雇主的眼睛卻炯炯有神,這些日子以來的折磨與失敗還有屈辱,顯然並不動搖他的意志。這讓沒用的大叔感到安慰,不過一想到今日要做的苦差事,就忍不住更難過了......

「菊先生!好久不見!說真的,我也好掛念您呢!看到您身體安然無恙,我實在太歡喜了。」強打起精神,我連忙送上關心的話語,這並不虛假,那日跟隨著HERO回到空軍基地,魔王旋即就被加上重重枷鎖,送到不知名的地方囚禁著。獨留我與HERO詳談我的研究。三日後,HERO變成醫生的新雇主,也是新的保護者。

「..............多謝掛念。」魔王俊秀的臉龐露出漂亮的微笑,有點虛偽、有點應付....雖然我沒有特別提,但是魔王大概也知道我現在的身份了吧,在魔王官腔式的表情下,我感到很難堪,好像被責備似的...但這也沒辦法啊!!難道教我寧死不屈,被當成幫兇一起被關到牢裡嗎?一個弱小的科學家,沒有強權保護,該如何自處呢?如果魔王生氣我的背叛,直接下手掐死我,那該如何是好........

「醫生........灣娘還好嗎?上次強制解除催眠的方式,實在太粗暴了,在下很擔心她的精神狀況.....」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魔王卻開口了,聲音又輕又低,只保持恰巧給我聽到的音量,彷彿知道地牢監視器的位子似的。.......他不希望,外面的人知道他還在牽掛據說是跟他勢不兩立的小白兔....

「菊先生放心吧!灣娘小姐回到王府後,現在很活潑健康,重新開始了家人團聚的新生活。」明白魔王的意思,我也盡量壓低聲音訴說,想起小白兔現在狀況,我不由得苦笑道:「剛剛回到王府的時候,有時灣娘小姐看到類似本田家標誌的東西,就會全部摔壞,咒罵不止...........有時,卻會哭喊著想要見菊先生.........精神狀態實在太不穩定了,近乎到瘋狂...........為了灣娘小姐日後的生活,所以王耀先生與阿爾先生,委託我把灣娘小姐裡有關於菊先生的記憶,通通消除.....然後重新教導灣娘小姐關於與菊先生相處的那幾年應該有的認知...........」

換句話說,現在的小白兔已經完全忘卻本田菊是什麼東西......只留下片面受虐的記憶而已。我吞了吞口水,簡直不敢相信,我居然對小白兔做了2次完全不同的催眠手術......可是當時我又不能不做,如果不做,小白兔該怎麼活在沒有菊先生的未來裡呢?而且歷史早由阿爾先生寫定,魔王是虐待者的話,小白兔只能扮演受虐者..........只是這樣對魔王來說,未免....未免..........我幾乎不敢抬頭看魔王現在的表情。

「醫生........請抬起來頭,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相反來說,在下非常感謝您。因為魔王實現了在下的委託。」魔王用異常歡快的語調回應著我,招手要我到他身邊,我有點畏縮的走到魔王旁,這下才看清楚了魔王正翻閱的厚厚書籍,那是一本相冊,裡面都是小白兔與魔王的照片,上面還加註了很多張小小的便利貼,上面有少女秀氣的筆跡加註著每張相片的小小記事......那是小白兔寫的


「這張是跟菊哥哥去去賞楓的時候拍的,楓葉好漂亮~灣好開心!還親手做了便當」這張照片,在一株燒紅的楓樹前,小白兔正跟魔王坐著吃便當,小白兔企圖要餵魔王吃飯團,魔王抵死不從的閃光彈

「這張是灣扭到腳.菊哥哥背灣下山的時候,菊哥哥好溫柔,最喜歡菊哥哥了」背著小白兔,這張照片魔王手都不知道該擺在哪裡,燒紅了俊臉,但小白兔呆在魔王背上,興奮的比出YA的手勢

「菊哥哥練劍時灣偷拍的照片,很帥喔!」這張照片的魔王雖然還在練習,但眼神有點微妙,顯然似乎發現有不請自來的客人

「菊哥哥難得的笑臉,雖然是品嚐灣製造的失敗蛋糕時露出的表情。」對著焦黑的不明塊狀物體,還有小白兔期待的大眼,這張照片的魔王笑容,應該是無奈的苦笑吧

「兄妹倆穿西裝的照片,相片館的老闆娘說我們很像情侶,好害羞喔~」這張照片的小白兔,正緊緊的摟抱著魔王的胳臂,不顧魔王的尷尬,硬是要把頭擱在魔王肩膀上。

最後一頁的照片,是兄妹倆人一起趴在暖爐桌前熟睡的照片,上面加註著便利貼是

「神吶!用什麼交換都可以,請讓菊哥哥永遠跟灣在一起吧!那就是灣的幸福。」然後加了小小的PS 「不過菊哥哥的幸福要擺在灣前面。」


每一張相片裡,呆在魔王身邊的小白兔,都笑得非常甜美快樂。這些便利貼上面寫的記事,也盪出充滿粉紅色泡泡,歡喜又害羞心情....不過這些........已經不復存在...連情感都被銷毀了....正確來說就是被我消除了......承受萬人罵名,被關入深不可測的絕望牢房,魔王到底用什麼心情,看著過去的快樂回憶呢?我真不敢想像.......不過此時照片的主人翁卻開口了

「我的委託,其實早改了........我希望灣娘能夠一直露出笑容,就像這些照片一樣.......其餘的,我沒有什麼要求......」像是再說著別人家的事情,魔王平靜的說:「如果我在灣娘回憶的存在,會讓她痛苦,消除是正確的作法。」

「........................................」接過相本,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摸著相本....摸著摸著....結果,居然從厚厚的相本中,掉出一顆小小的白色藥丸,我有點吃驚的說:「菊先生.....這是..........」該不會是自殺用的毒藥吧???天吶!!居然藏在相本裡,真是太用心了...........我一軟手,差點相本就摔在地上。

魔王冷靜自若的順手接過相本。避開監獄的監視器,下一刻迅速用腳把藥丸踩碎,旁若無事的說:「沒什麼,醫生別擔心。我不會做傻事的。因為我還希望再能見到她一面。」魔王的眼神擬起了沈重,淡淡道:「雖然早決定如果失敗,就立刻結束一切,不過如果我死了.....就再也無法看到她了。」

「再見面的話......她只會把你當仇人而已喔.......」我很愧疚的說著,失去幸福記憶的小白兔,只記著仇恨,恐怕會把魔王當成比狗還要不堪的存在。

「那無所謂.......只要能看著她開開心心的,在下不介意被當成什麼.......」魔王苦笑道:「畢竟,在下犯的罪,不會因此消逝.........這些無聊的往事,也只是在下的自我安慰罷了..........」

「..........................」無法出聲,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魔王深深傷害了小白兔還有她的家族,這是事實,但是魔王也非常疼愛小白兔,這也是事實。都是事實,所以並存時,才會格外傷痛又難堪.........

「但................我想看到她........再看一眼也好......只要一眼就好....用什麼交換都可以........」魔王摟著相本,閉上眼睛喃喃自語著,低沈的聲音悄悄在灰暗的肩牢裡迴盪。彷彿在祈禱似的,彷彿在下咒似的,彷彿在哀求似的,就是這股意念,讓魔王始終在精神折磨的監獄裡,保持清醒的理智。

「.............................這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菊先生願意配合我的話。」心裡雖然已經絞成一團,但是我知道現在該作的是什麼,我開口說了,從來沒有這麼冷靜過:「現在阿爾先生與伊凡先生的鬥爭,已經緊繃到最高點,阿爾先生現在需要菊先生的協助..................」

「有條件的吧!阿爾弗雷德.瓊斯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交易。」從相本裡抬頭,魔王的眼神摺摺發光

「阿爾先生.....阿爾先生........」想起新雇主之所以特意把我送入監獄的委託,這麼驕傲的魔王受的了嗎?我有點遲疑的開了口說:「阿爾先生請我改造菊先生的記憶,消除您的戰鬥記憶、認知、衝動、技巧,無論用任何手段。」

就算把魔王弄成白癡也可以,只要放出來的人洗腦完會變成阿爾弗雷德.瓊斯的看門狗就好。這就是新任雇主下給我的新任務。話說,會接受這個任務的我,大概也瘋了吧....但是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任何一個能拯救魔王拖離牢獄的方法......

「................................我明白了。這樣的交易,還算是符合世界HERO的風格。」魔王英挺的臉,露出了冷笑說:「不過,我也有不能退讓的事情。」

「菊先生............」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若魔王不接受我的洗腦,新任雇主的意思就是要把魔王關到死為止....

「別用這樣表情看我,我知道醫生也是為我著想,在下想要保存的記憶,並不是會讓您為難的東西............」魔王認真的說:「我的記憶、個性、知識、技能,一切都隨便醫生改造吧!醫生就盡情的把我改成會讓阿爾弗雷德.瓊斯喜愛的樣子,那原本就是您的任務,也是我的報應。千萬不用手下留情。」

「那..........那...........」那魔王不能退讓的事情到底是....

「只是請醫生不要消除,任何一個關於灣娘的回憶。包括我的罪惡與私情。」魔王臉上露出淡淡的疼痛還有深深的眷戀,他說:「一無所有之後,現在回想起來,只有那個,我不願意忘記。」

「可是灣娘小姐忘記囉.......而且外界也不會容許這段往事的存在。面對跟昔日完全不同的灣娘小姐還有外界情勢,菊先生只會更加難受吧。」我悶悶的提醒魔王,保持這些記憶,他將會面臨的不堪

「那都無所謂,留這些回憶,原本就不是為了別人,只為了我自己。」魔王輕輕的微笑說:「是我自私的不願意忘記,跟她相處過的每一秒...........那是我不能失去的東西......在下絕不希望回到沒有她的世界。」

「我明白了。阿爾先生只有請我消除菊先生的戰鬥分子,並沒有說要抹消您的感情。」感覺到魔王的決心,我也發下了誓言說:「這個事情,我願意用我的研究成果保證,一定替您保留下來......................................那是唯一,我覺得我的研究,也可以帶來幸福的效果。」

「那就多拜託醫生,大恩大德,希望在下還能回報您。」


魔王深深的向我鞠躬,然後溫順的躺在水泥床上,讓我施打麻醉針,好方便接下來的記憶引導與施加暗示,這些都是改造記憶與性格必須做的措施,不過魔王全程都抱著相本,還有我帶給他的小白兔日記本.....昔日為了報復,魔王請我對小白兔做。現在為了利用,新任雇主也請我對魔王做。

或許實驗品的配合當真是手術的關鍵,整個催眠過程順利的不可思議,效果好到讓我擔心,魔王醒來以後,連自己姓啥叫啥都會忘記吧!那麼他對小白兔的記憶..............

不過,我想我太多慮了吧!對於小白兔的記憶與情感,魔王遠比我在意呢~因為在施加催眠前,魔王寫了張紙條給我,他告訴我,等施加完催眠後,當他醒來的第一秒,就要讓他看這個紙條,然後,他自然會想起關於他心裡最重要的一切..............

那紙條上寫著

「魔法總有恢復成現實的時候,但即使是像朝露一般脆弱的魔法,只要與你的笑臉共度,就算以地獄業火焚燒為代價,我也想要。」


■■■■■■■■■■■


正篇。到此結束了。

醒來的阿菊就如阿爾所希望的,戰意全消,變成怕事,對自己超沒自信,畏縮在阿爾的保護下,變成阿爾監視伊凡與NINI的看門狗。不過,阿菊沒有忘記任何關於灣娘的事情,雖然失去了力量,他還是默默在遠方看著灣娘,偶爾偷偷給於灣娘匿名的協助

消除幸福記憶的灣娘,自然對阿菊萬般鄙視,日後NINI被伊凡洗腦性情大變,灣娘外逃獨立,但是灣娘還是沒有忘記這些仇恨,雖然阿菊跟灣娘同樣都是接受阿爾的保護,但是在國際會議還是國際交易,生意照做,但是灣娘總是不肯正眼看向阿菊。她心裡對阿菊對於自己家族的傷害,充滿怨恨

至於醫生,他還在瘋狂鑽研他的記憶改造研究,在新任雇主的照顧下,有了越來越多實驗對象。不過研究之餘,他的興趣是跟阿菊通信當筆友(炸),也是阿菊唯一能聊聊對於灣娘感情的對象

這樣的結局真是現實阿~不過,鴨子很喜歡呢~因為非常符合三次元的走向

然後這一版的阿菊,大概是所有版本對灣娘用情最深的一版。他是唯一在乎灣娘的快樂,勝於自己的快樂與佔有欲的阿菊。怎麼下場這麼慘呢?????

唉..........只能怪他以前壞事作太多了~~(遠目)所以壞事不能做多阿~會有因果報應喔~(炸)

嗯哼哼~如果鴨子還勤勞的話,或許會有後續番外,大概是現代社會篇吧

提示一下下,跟灣娘的夢有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