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流離章29】動搖的心意。


雖然灣娘已經跟橫濱答應說,一日內要通知所有本田家的人,關於晚膳時齊給本田菊一個驚喜禮物的消息。不過需要通知的人也不少,外加為了避免神奈川風言風語,必須將今日的工作給完善做完。另外讓灣娘擔心的是.......其實自己只是個本田家的下人,隨便帶來這種消息.....大家會不會覺得她很厚臉皮呢....橫濱自願去收集食材,去廚房張羅菜單,當然是因為橫濱考量到他的工作是替本田家做進出口的商品採買,有職務之便得緣故。在本田家的人際關係,灣娘又沒有任何優勢,如果反而被其他人瞧不起或嫌麻煩的話..........


為什麼每次自己都答應的這麼快.....顧前不顧後,都先不考量一下要怎麼做呢?唉呀呀呀~管家爺爺已經念了自己好幾次了,為什麼每次都改不過來呢?灣娘很苦惱,但唯一能求助的似乎也只有疼愛自己的上司了。於是灣娘只好硬著頭皮跟管家爺爺招供一切,畢竟變態菊也是管家爺爺一手帶大,對於補慶祝變態菊的生日,他應該不會反對吧!於是灣娘急沖沖的先把今天必須要完成的工作,擠在上午快速完成,然後一吃完午飯,立即找上京都爺爺,商量關於今晚要給本田菊驚喜的事情

「補慶祝菊當家的生日.................多虧灣娘跟橫濱這麼有心呢。」如同灣娘所預料的,這位輔佐本田家三代家主的睿智長者,果然對於補慶祝現任當家的生日相當有興趣,撈了撈白色鬍鬚,京都爺爺溫厚的笑著說:「那今晚,我就送本書給當家吧。」

「管家爺爺......那你覺得,其他人我要怎麼通知會比較好呢..我是說,那個,因為我只是一個下人,說這種事情,會不會太唐突了.....」跪坐在長者面前,灣娘有點羞怯的說著,心裡期待著長者會幫助自己,如果是身為下人的她去通報各位本田家幹部關於補慶祝當家生日的事情,正如神奈川所說的,或許會被誤以為是蓄意諂媚討好當家,但是這個消息若由管家爺爺來說可就不一樣了,畢竟管家爺爺德高望重,誰都覺得是理所當然

「呵呵~我老了,對於這種熱鬧的事情,還是年輕人去組織的好。」老者坐在椅墊上不溫不火的推掉女孩的要求,看到她期待落空的眼神,老者輕輕笑著說:「灣娘可以試試去找大阪先生,他一定很有興趣的。」

「耶......可是他跟我們不同工作小組.....」女孩抬起頭來,急急反駁著,不止不同派系,大阪還是可恨神奈川的上司呢

「我相信對於替當家著想的心意,大阪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京都爺爺勾起略微奸詐的笑容說:「還是灣娘覺得,只有一半人的人有替自己準備禮物的話,當家會高興嗎?」

「......................................我明白了。」

跪坐在老者對面的女孩垂下了頭,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的邁步走向不同工作小組的屋子。話說由於本田家兩大工作小組因為工作項目不同,所以連辦公與居住的屋子也分了開來,自己是分派在管家爺爺底下,管家爺爺主掌的是本田家所有內部生產建設,簡稱「內務組」。至於大阪則是掌握近年來勢力大增的,所有外部交易與外部投資開發的項目,簡稱「外務組」

走到「外務組」的辦公室,灣娘腳步萬分沈重,說真的,灣娘實在不想親自通知大阪,因為以往的種種經驗告訴自己,只要跟本田菊扯上的任何事情,有大阪攪進來,她通常就會淪為被惡槁與算計的對象........大阪這死痞子,似乎是看自己在本田菊面前出糗為樂。而且要是走到一半看到可恨的神奈川的話...............

幸運的是,午後時光,大家似乎都去休息或是另有要事在忙,所以灣娘異常順利的走到大阪的辦公室,但不幸的是,對於補慶祝本田菊生日這件事情,痞子男大阪也異常順利的立刻進入狀況!!!興奮無比!!立刻熱烈要求尚未準備禮物的灣娘與自己合送禮物。

「喔喔喔喔喔喔!!!就這麼決定了!!!灣娘!!我們一起送給小菊最棒的禮物吧!!!」在櫥櫃翻找了一下,大阪拿出一件黑色縷空雷絲破布,外加一雙坑坑洞洞的襪子

「.......................這種東西,當家會喜歡嗎?」灣娘冷汗,破布與破襪子,講求實用的本田菊恐怕會直接把這些碎布塞入大阪的嘴

「當然,光送這東西,小菊恐怕會把這塞到俺鼻孔去。」雙眼閃著曖昧的亮光,大阪詭異笑道:「不過如果是灣娘穿上黑色性感蕾絲睡衣與吊帶襪,然後鑽到阿菊被子裡的話........嗚嗚嗚嗚......」

「給我閉嘴!!色狼去死吧!!!」

皮膚微黑的痞子男尚未說完自己的完整計畫,已經慘被嬌小的黑髮少女一拳揍下,灣娘毫不留情的痛毆了痞子男下流的腦袋,不顧大阪的慘叫與哀嚎,當場把性感蕾絲睡衣與吊帶襪通通直接撕成碎片

「啊啊啊啊!!這是我好不容易才跟亞瑟先生買到的精品!!男人夢想中的聖品啊啊啊啊!!就算灣娘不穿,也留給俺送別人吧...」捧著性感睡衣的殘屍,大阪痛哭流涕了

「我寧可不送禮物。也絕對不要送這種下流得東西。」灣娘用鄙視的眼神瞪著大阪,冷哼說:「你休想像上次當家旅行一樣搞鬼。」從以前到現在,這死痞子男除了考量如何把自己送上本田菊的床以外,腦袋貌似沒有任何有營養的物品。想到上次痞子男規劃出的兩人色情之旅,灣娘就火大。

「這樣不行啊......誰的禮物都可以沒收到,如果沒收到灣娘的禮物,小菊肯定會傷心的。」收拾好碎片,痞子男忽然一臉認真的說:「小菊最期待你送的禮物了,難道你不知道嗎?」

想到本田菊,灣娘心臟漏跳了一拍,俏麗的臉蛋微微抹上紅暈,嘟著嘴嬌念說:「................才.....才沒有這件事情呢!他才不會期待我送禮物。然後我今天要通知本田家所有人要晚上準備禮物的事情,這樣很辛苦耶!這就算我送他的禮物了。」而且..............灣娘暗下眼神低聲說:「我也不知道要送什麼,我是沒辦法出錢送禮物的。」自己的積蓄早在前些日子,全部交給耀哥哥了。雖然旋即又獲得了一些工作獎金,但是這些錢是無論如何也要拿來幫助家裡破敗的經濟。自己不如同本田家的少爺與小姐,有任意花錢的餘裕。


「唉呀~通知各位今晚送禮這種小事呢!就交給本田家第一的俺吧!」大阪笑嘻嘻的敲著灣娘的頭一手保證著,然後說道:「至於禮物嘛!男人最想要的禮物除了女人自己以外,當然是女人親手製作的禮物,這跟錢完全沒有關係的唷。」

「可是除了工作以外,我很笨手笨腳耶.....」灣娘羞紅了臉說,記得上次打給耀哥哥的圍巾可是辛苦了好些日子才製作出來的,然後圍巾的針腳還很不整齊。平日穿著吃食雖然簡單節儉,但非常重視整潔禮儀的變態菊,怎麼會要自己親手做的東西呢?


「唉~我早知道灣娘會這樣說拉~~~」大阪拍頭嘆氣,對於過於粗魯的又不常作女孩子細活的灣娘,他早想好對策,大阪微笑說:「你去找橫梹小姐吧!她肯定有辦法的。不止你應該要送什麼禮物,連同禮物製作都會一並教導你。」

橫梹小姐,有著清純端莊的外表,卻惡整所有本田家男人的小惡魔,即使像灣娘這般不解風情的戀愛笨蛋,應該也能輕鬆槁定吧!大阪這樣考量著,於是不管灣娘抗議與否,任性的決定自己要接下通報所有人的工作。接著就是逼迫灣娘去找橫梹小姐製作禮物。

灣娘很想拒絕,但是對於本田菊有關的事情,大阪的強勢與專斷獨行以及那油嘴滑舌的煽動狡辯,往往是灣娘無法反抗的,這就是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灣娘明知到這死痞子靠近自己絕對不抱好心眼。但最後還是被死痞子惡整在本田菊前的原因。

■■■■■■■■■■■

「這種事情,就交給我吧!灣娘!我們來製作巧克力吧!我剛好有多餘的材料喔!」

到最後,在大阪的威逼下,灣娘還是不得不扭扭捏捏的拿著大阪的招呼函,前來拜託橫梹小姐。看到大阪的信函,橫梹小姐臉上露出微妙的笑意,然後推著灣娘去廚房。在製作巧克力的過程,灣娘冷汗直流。雖然橫梹小姐是自己的好朋友,但是在這種事情上,怎麼露出跟大阪那死痞子一模一樣的可怕表情,難不成自己大難當頭的前兆嗎????。這巧克力,聽說是外國的食品,該不會含有媚藥效果吧.....比方說讓本田菊吃了以後會獸性大發侵犯自己.....

「灣娘,妳的臉好蒼白耶....身體不舒服嗎?」穿上雪白的圍裙,更讓那端莊的姿態,更增添幾分嫻熟美,橫梹小姐一邊攪拌著在火爐上鍋裡融化的巧克力,一邊笑吟吟的問候著灣娘

「我沒事。」同樣穿著圍裙,對比橫梹小姐熟練的手法,灣娘卻幾近像是在審查毒藥的眼神,監察著自己攪拌的黑色黏稠液體,巧克力香甜的味道,實在看不出異樣,於是她有點心驚膽跳的問道:「為什麼要送巧克力呢!為什麼要特別融化,在刻上對方名字呢!直接吃下去,不好嗎?」


「唉呀呀壓~小灣娘太遲鈍了拉!!!」橫梹小姐神秘的笑了笑:「巧克力阿~!可是番人女孩送給心上人的食品呢~當然要刻有男方名字才夠誠意啊!!!」

「什麼!!!!那那那那......這種東西我怎麼可以送呢!!!」聽到橫梹小姐的話,灣娘腦袋一瞬間浮現在大家面前,死變態收到自己巧克力時,臉上肯定會露出大大嘲笑的表情吧!還有四周的騷動與議論,一想到這裡,灣娘停下攪拌巧克力的手勢

「灣娘不願意送嗎?..................」橫梹小姐左手伸了過來,繼續攪拌灣娘的鍋裡巧克力,瞇起美眸,然後輕聲說:「灣娘為什麼不送呢!你當真對於菊當家都沒有任何感覺嗎?不曾考慮過菊當家的事情嗎?你要說菊當家不在意你嗎?請不要說你跟菊當家無關,如果對我也說這樣見外的話,人家會很難過的.........」說著說著,橫梹小姐的螓首就輕輕垂下,露出雪白的脖子,楚楚可憐,這麼令人憐愛的模樣,那是折服過多少男人的景象

「..............不是拉!當然菊當家是很重視我的,這我很清楚。說沒有感覺,這也是騙人的。」面對自己的好姊妹的友情攻勢,灣娘不得不承認倔強的少女心情,想起自己進入本田家後,與死變態糾纏不清的種種過往,灣娘心裡泛出淡淡的甜蜜與酸澀,不過當腦袋浮現起另一張臉孔後,灣娘悠悠嘆氣道:「也不是我不去想,只是我實在沒有資格也沒有心情想這些事情.......因為我想了也沒用.........」

「灣娘......妳的意思是.....」面對好友少有的坦承,橫梹小姐連忙追問

「吶!我現在只是本田家的下人吧!因為家裡生意失敗被賣來抵債。」灣娘一向充滿精神的臉露出了苦澀,她低聲說:「我呢~現在的存在價值就是替本田家奉獻我的勞動力而已。不管我喜歡誰!不喜歡誰!都必須努力工作。並沒有離開本田家的自由,我只是一個被他呼來換去,完全無法抵抗的下人,不管怎樣都是無法選擇的!這樣的處境下,如果說我喜歡上了當家,那未免也太狡猾不堪了........」而且搞不好是錯覺也說不一定,畢竟她對男人沒啥經驗,搞不好是因為死變態菊性騷擾的功力太強,所以自己就陷入了戀愛的錯覺......

「灣娘.......當家可是讓你住在他隔壁房間,而且還讓你當管家爺爺的助手。我不覺得當家真的把你當成是下人喔!!他是很認真的對待妳的。」橫梹小姐連忙反駁著,這些年來,灣娘與本田菊的互動,大家看在眼裡,誰敢說灣娘只是下人,連最鐵板、最歧視王府血統的神奈川也不得不承認,本田菊對於灣娘是另眼相待的。

「我知道當家對我很好的......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去做啊!!我不可能一輩子呆在本田家的,在這裡戀愛,這種事情我完全無法考慮。」心裡浮現的是破敗的王府,還有耀哥哥愁苦又不肯示弱的堅毅背影,灣娘咬牙說:「我跟橫梹小姐不一樣,你是本田家血統純正的大小姐,自由的談戀愛,嫁給理想的丈夫,是理所當然的。但是身為賣身到本田家的下人,我有無法放棄的事情。」一直無法忘懷的遺憾。不得不做的使命,那一定就是,回到耀哥哥身邊幫助他吧

「灣娘.....可是女孩子的幸福,不就是跟自己喜歡的人一直在一起嗎?」橫梹小姐攏起了眉頭,菊當家對灣娘的好,以及灣娘日益無法掩飾少女羞澀的心意,本田家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啊....

「那又怎樣呢!菊當家身為當家有他必須去做的責任。」迷迷濛濛又好像看到本田菊的臉與耀哥哥的臉在眼前交錯不清,灣娘苦笑道:「而我呢!對於未來...我已經跟某個人約定好了。」對阿!約定好了呢!總有一天耀哥哥會接自己回去,只要自己努力成長,如此一來耀哥哥就不會孤拎拎的奮鬥了。到時後兄妹倆一起背負王府經濟的重責大任。長久以來的願望,無論如何,灣娘都不可能捨棄的目標

「灣娘....................」橫梹小姐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確,灣娘考量的與自己重視的!並不是相同的東西。

「而且啊.......戀愛那種東西啊.......我不明白拉~到底什麼叫做戀愛呢~我真的不明白。」灣娘歪頭,思量說:「我雖然住在當家隔壁房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完全搞不懂菊當家在想什麼耶!他老是對自己的事情神神秘秘,總是要拉開距離。我不了解菊當家。這樣子,怎麼可能說是喜歡上他呢......就算心情煩躁,那一定是錯覺而已。」雖然相處一些日子以來,灣娘看過本田菊各式各樣不同的表情.......溫柔到像要滴出水的模樣也好、冰冷到可比二月飛雪的模樣也好、殘暴到像是地獄來的鬼神也好、壞心到像是狡猾狐狸的模樣也好、認真到幾乎要燒傷一切的表情也好、自責頹廢到幾乎要捨棄世間萬物的模樣也好.......各式各樣本田菊的面貌,灣娘都不曾忘卻,但是也槁不清楚哪一個才是真的他,有時候,灣娘會覺得,本田菊離自己很近,近到幾乎能聽到他心臟跳動的聲音。不過每當灣娘自以為總算親近他的時候,回頭一看,那傢伙卻早已戴上迥然不同的面具,站在遠遠的那一端,居高臨下,冷酷的打量自己,算計著一切。

「戀愛不是一定需要了解對方的阿!就是因為不了解對方,但是又對彼此抱持著無比憐愛的心情,才是戀愛。」橫梹小姐激動道:「看不到的時候,會想念到心痛。看的到的時候,又恐慌自己會出醜,窘的恨不得逃開。然後心臟會跳得很快很快,腦海裡滿滿都是塞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呆在對方身邊,光是呼吸也是幸福到快要死掉的地步!這就是戀愛阿!跟自己家裡背景與瞭不瞭解對方是完全沒有關係的!!!戀愛是女孩子的幸福啊!不止是因為男生愛著自己,光是自己愛著對方就是無比快樂的事情。」

「.............................這樣啊!不過......那種激烈的心情,我好像沒有從當家身上感受到呢。」面對忘神述說的橫梹小姐,灣娘尷尬的說道,的確每次看到死變態的時候,自己心臟就跳到快迸出喉嚨,但是如果自己工作忙起來,把死變態忘了一乾二淨的日子也是常有的...........所以,自己腦袋又不是只塞了死變態的事情,她還要考量耀哥哥呢,然後灣娘半開玩笑的吐嘈說:「那橫梹小姐阿!雖然追求妳的人很多,我也不曾看到你對誰有抱持這樣激烈的情感呢!如果要戀愛才能送巧克力的話,那樣橫梹小姐似乎也不能送巧克力了吧?」

「啊哈哈哈哈~這其實是書上說的拉.....」發現自己的失態,橫梹巧妙的用微笑化解了,她說:「巧克力也有感謝的意思,所以我做幾個巧克力,慰勞一下送我禮物的先生們。」

「這樣啊!那麼我送巧克力,就當作是感謝菊當家平常很照顧我吧!」灣娘笑嘻嘻的,重新攪拌起了巧克力,然後心裡想,乾脆把巧克力分成兩半,另一塊巧克力等下用紅哨子叫來鴿子,送給耀哥哥好了。難得的外國食品,耀哥哥應該也不討厭吧.........

「唉呀~灣娘!你知道嗎?雖然只是送巧克力,但是包含的意思可以很多!這可是女孩子的絕妙武器呢~」

「我不需要這種武器拉...........橫梹小姐用就好!」

「不行!!灣娘實在太遲鈍了!我今天要教導妳!有關女孩子應該有的天分與特權!!」

「...............不用了....我不適合拉........」

本田家的廚房,飄起巧克力甜甜的香氣,也響起女孩子銀鈴般的笑聲。不過,在廚房外,卻有一個沈默高挑的背影,一邊推動著眼鏡,一邊靜靜的監視著她們。


■■■■■■■■


這一邊主要是寫徘徊在親情與戀愛間,灣娘矛盾的心,給下一章與未來的劇情做伏筆

我居然寫完了耶.........最近寫起來好倦怠阿........(天音:誰把鴨子拖下去打死吧)

不過想到下一章,就非常興奮,已經被鬼隱不知道幾章的死變態終於有台詞出場了(炸)

話說,鴨子果然還是喜歡甜文啊~~~~~=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