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點:大概是在「一九九七」與「健康教育」的中間點吧

兩人關係:很要好的姊弟????

雖然,現在弟弟回歸了暴君兄長的家裡,但是弟弟還是獨居在老地方,照樣做他最擅長的貿易,如同與雙生姐姐保證的,不管他人在哪裡,他都要走自己的路,於是乎,女孩還是如同往常一般,與弟弟保持親密的交往,照樣三天兩頭賴居弟弟家白吃白喝。

這樣說來,這位姐姐好像有點不要臉,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嘛~畢竟貼心的弟弟都把家裡鑰匙複製一份給她了,身為姐姐,當然有義務監督正在青春期的美人弟弟身心是否健全發展?有沒有偷偷帶女孩子回家作不健全交往?還是跟某神秘美艷少婦談不倫之戀?起碼不能讓某些美少年癖好的色老頭,釘上純潔又過於認真的香弟弟吧?男生一進入反抗期就要好好盯緊,不然交了壞朋友,馬上就會變成不認識的人了。所以姐姐三天兩頭跑來弟弟家突擊抽查是沒辦法的嘛~

當然灣娘絕對不是貪圖美味的港式飲茶,也不是偏好香弟弟兼具中英的氣質的美色,更不是習慣於那無言的溫柔。香弟弟還小,又長的過漂亮,外頭野狼陣陣,真的很需要姐姐監督了。外人說灣娘有戀弟情結,實在惡質,完全都不懂得她的辛苦。

「唉~我真是盡責的好姐姐。」不知道是10001次?還是10002次?灣娘輕手輕腳的用鑰匙打開弟弟的鋼板雕花大門,然後悄悄的走入鋪著原木板的小客廳。香弟弟的家,雖然是小小的高樓公寓,但設計兼容中西優點,裝潢別具巧思與實用,是非常時尚感又時髦的單身男子住所。


每次來突擊檢查,沒有一次看到有其他人在的,灣娘是很高興又有點恐懼。高興的是香弟弟沒帶人回家,恐懼的是依照自家弟弟的美色,不可能沒人糾纏。唉~這傢伙該不會真的背著自己.............然後灣娘的大眼睛,就轉到躺在客廳皮質沙發上沈睡的美人兒。睡著的少年,閉上眼睛,線條分明的俊容,卻顯出一抹異常的冷淡與世故的氣質。

嗯嗯....那線條流利的彈性黑色沙發,散落著一張張中英夾雜的文件,沙發前的木几安放的筆記型電腦,試算的金融程式系統也尚未關閉,只是螢幕上顯示一個大大的視窗寫著「success」。女孩皺眉,認份的蹲在原木地板,開始撿拾文件。心裡知道這過渡認真的傻弟弟大概又是幾天幾夜瘋狂工作了,大概是終於趕到一個進度?所以倒在沙發上安心的沈沈睡去...唉唉唉唉........這傢伙,自己一個人到底有沒有按時吃飯啊???斜眼一看旁邊擦拭的過於閃亮乾淨的現代小廚房,女孩又重重的嘆了口氣了?錯覺嗎?總覺得自己來的時候,這個廚房才有被主人關愛的模樣???

「真是壞孩子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放鬆是很重要的!不要整天就是錢錢錢錢錢!生意!生意!生意!每次只會說好!沒有一次真的聽我的!混蛋!」

女孩微怒的用手指頭彈了一下少年的雪白額頭。然後用力拉拉那粉嫩的臉頰,嗯哼~彈性真好,不虧是亞細亞第一美少年。瞧瞧那足以叫女孩自卑的長長睫毛,還有線條優美的挺鼻與薄唇。真是天生麗質啊!不似自己每熬夜必雙眼赤紅外加狂冒痘痘,明明就是工作過渡累攤在沙發上的少年,看起來卻像個睡美人似的

睡美人????

看著少年漂亮的像是天使般的睡容,心猿意馬,女孩有點呆了......


■■■■■■■■■■


為了開發新的國際客戶,但少年捨不得放棄現有客戶的交易行程,雖然也想過外包出去委請客戶作業,不過仔細想了想,還是自己作業比較能保密。為了開發一套便於自己管理所有交易的金融系統,少年不知道已經幾天晚上只睡了3小時。好不容易大功告成,那瞬間,少年只想讓周公徹底把自己拖入夢境的黑甜深淵裡

直到,隱隱約約感覺有一抹含著梅花香的柔軟,麻麻癢癢,輕輕貼在自己額頭上。啊~在作夢吧!這就是春夢吧??那芬芳的柔軟又慢慢滑向了臉頰,又熱又燙。

有點糟糕,他想要親近某人的念頭,無法忍耐到在作夢發洩了。不行啊!不行啊!雖然是在作夢......這樣對某人也太不禮貌了,她可是自己的姐姐呢!雖然有點蠻橫、有點任性,但總是用滿滿的愛與熱情,黏在自己身邊,驅除他的寂寞。那麼善良又純潔的人......作夢.....反正也是在作夢.......她也不知道自己夢到什麼......啊啊.......這次那抹柔軟堵住了自己的嘴吧。

實在再也無法忍耐了,少年一下睜開自己的大眼。

「啊啊...........你你你.....你怎麼起來了????」那個某人,正確來說是灣姐姐,正壓在自己臉上,看到自己醒來,驚聲尖叫!當場摔到沙發下,狠狠一頭撞上木几。用力過猛,讓桌上的筆電搖動了兩下,桌上的文件則一下張張飛散在女孩身邊。

「...........................」少年爬起身揉了揉眼睛,有點搞不太清楚自己在夢裡還是在現實?不過先把灣姐姐拉起來總沒錯吧!於是他一手拎起了女孩到黑色沙發上,把她從地板上轉到自己眼前,下意識伸手替她揉著腦袋的腫包。剛剛撞了好大一下......


「那那那那....我沒有偷襲你喔!我不是故意偷襲你的喔!只是剛剛我看到你臉上有一隻蚊子,所以我幫你趕走,又滑了一腳而已......小香!」女孩唧唧咂咂手舞足蹈,拼命的說一些奇妙的話語,不過剛睡醒的少年,腦袋程式尚未正式運作,暫時無法判別女孩話語中的意思。不過看到女孩燒紅了俏臉,黑色晶亮的大眼經含著濕潤的水霧,好像再捏一下就會害羞到爆炸似的。好可愛啊......

「香............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可不是色狼啊!

少年揉著女孩腦袋的手微微一使力,她紅潤的雙唇就自動送到他面前了。女孩眼睛與嘴吧都張的大大的,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不過那害羞的俏模樣卻讓少年再也忍耐不住,張嘴緊緊吻住了讓自己日夜焦躁想念的美好存在

反正是作夢嘛~偶爾~偶爾也讓自己放鬆一下!灣姐姐不是說放鬆是很重要的嗎??所以現在就放鬆下.....想著想著,香忍不住連舌頭都伸進去,翻攪著吸允著那比鴉片還要銷魂的甜美唇瓣。因為觸感與滋味遠超過少年想像的美好,他無法按耐的繼續深入攻擊,順道把女孩壓上沙發。

「嗚嗚嗚嗚嗚........」被少年壓在沙發上的女孩,懷抱著被抓包的驚恐,拼命的掙扎著。她有一下沒一下的搥打少年的肩膀,這臭傢伙肯定絕對是睡昏頭了!!!因為睡昏頭&偷襲被抓包所以被壓倒!這樣叫她當姐姐的自尊往哪裡擺阿!!!嗚嗚.........不過糟了,有點侵略性KISS,那抹淡淡茶香還有捲個不停的舌頭,被香親起來太舒服了,要是繼續親下去的話.......慘了!會這樣想的自己已經喪失當姐姐的資格。

長長的接吻讓少年頭昏目眩,所以即使感覺到有個小小拳頭在自己背上敲打。他也無暇分神反應。即使聽到自家門口出現了奇妙的聲響與腳步聲,他也忘情在唇舌糾纏裡。

「小香!!哥哥來看你囉!!我還帶了北京烤鴨喔!!!」

「..........你你你............灣灣灣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當王耀帶著大大小小的美食來探望好幾天沒回家吃飯的弟弟時,他正看到最貼心體貼的小弟弟壓在自己最寶貝妹妹身上。所以說接下來笨蛋哥哥的慘叫響徹天際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不過這場家庭鬧劇要怎麼落幕就有點麻煩了。

事情的結果,事實上很難說清楚,因為妹妹堅持弟弟只是睡昏了頭,不准兄長追究任何責任。而弟弟又是天下第一懂得明讓步,暗佔便宜的生意人,所以笨蛋哥哥只好含淚堅持以後兩姊弟的碰面必須要有家長哥哥陪同到場監視

如同以往,弟弟什麼都點頭說好。妹妹則老話一句說誰管你

結果是什麼?相信大家應該很清楚了吧(炸)


■■■■■■■■■■小花絮

「對不起灣姐姐。我睡昏頭了!。」

「................................哼!你睡僻未免太差了吧!」

反正不管怎樣,對於自己睡昏頭的失態,香是肯定是要跟灣道歉的

為了讓自己惱羞成怒的寶貝姐姐消氣,他絕口不提自己到底做了啥春夢

雖然對於自己的尊嚴盡失(居然這麼簡單就被壓倒了??還是對方睡昏頭的狀態。)很生氣,不過念在可以把偷親的歪帳順道一筆勾消的份上,所以灣只好勉為其難的接受

只是後來兩人對看,那尷尬,那臉紅,那害羞,要消除有點困難????

看到姊弟兩的微妙氣氛,在旁邊看的NINI會很抓狂吧!

■■■■■■■■■■後記

主題是青春???(炸)

嗯嗯嗯嗯嗯嗯恩~香灣真可愛純情.....不過纖細的少年心,偶爾妄想也是難免的嘛

所以香雖然是一個少年老頭,而且第一次主動親灣,所以忍不住也是難免的嘛

至於灣無法忍耐更是不能怪她了~香在灣面前脾氣太好了

灣在偷親的時候,大概是覺得,雖然這樣很害羞~不過不管說什麼爛理由,香一定會接受的

只是沒想到,香醒來後的暴走?????

然後灣開始發現,香不如同自己想的是溫馴的小綿羊,搞不好也有危險性的存在?????

寫這樣的輕鬆短篇真是有趣=V=

另外一題,標題是NINI的心聲。(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