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乃立足於「幸福的魔法」結尾後的番外篇,以解除催眠、恢復記憶灣娘視野為主

※若無看過「幸福的魔法」亦可服用,此基本上算是為獨立番外短篇

※本故事參考三次元歷史殘酷設定,政治家國仇恨哀思有,很雷、很痛、很悲傷、很矛盾,請慎入


故事背景時光基礎:1952,WW2後舊☆金☆山和約生效前夕。

場景:阿爾家的某處會議會場


WW2結束後,第一戰犯的賠償與處置,遲遲未決,然而在為了對抗於新興的赤紅勢力,多方考量下戰勝國的領導—阿爾弗雷德終於做了決定,他要「寬大」的處置這個罪魁禍首,前提是本田菊必須看住那股席捲歐亞大陸的赤紅勢力,當他最忠實的看門狗。在戰後被阿爾弗雷德徹底佔領、洗腦的敗方,只能被迫接受勝方的「仁慈」。

於是因為兄長性情大變,被迫逃家求援,獨自在外生活的黑髮嬌小女孩,也代替了目前身處赤紅陣營的瘋狂兄長,簽訂了中★日和約。


合約簽訂後,於是見證人雙方代表三五離場,然而合約簽訂的一方向另一方深深的鞠躬說:「灣小姐,對於您沒有向在下要求任何戰爭賠償,真的非常感謝您。」

「............這沒什麼好感謝的,為了團結起來抗☆共,那是阿爾哥哥的意思1)。」簽訂合約,結束戰爭狀態,好不容易讓雙方關係正常化,嬌小的黑髮女孩卻沒有任何歡喜的意思,面無表情的望向身穿和服的斯文男子。

「在下明白,但目前在下若是支付鉅額賠款,恐怕連隔天洗米下鍋的錢都沒了。所以非常感激灣小姐,不到該如何表達在下的謝意.....」斯文男子的眼神溫和,但是望向黑髮少女的瞳孔,卻隱隱約約裝著一些奇妙的情緒,像是在期待些什麼.......

「本田菊!我話就講直接了吧!你如果感謝我!除了公事外,請盡量不要跟我說話,看到你,我就噁心。」黑髮少女漂亮的臉蛋露出一抹厭惡的熾熱,她說:「你以為,耀哥哥為什麼會那麼容易被伊凡所蠱惑,為何現在會瘋成這樣?還不是因為那時你發動的戰爭,把一切都踩爛了。2)

「若不是我們要團結起來抗共,我倒真期盼你趕快餓死。」

「不要以為現在端著<同伴>的面孔,就以為一切都不算數了。我為了抗議你虐待的割腕傷痕都還在呢!(註3)

冰冷又現實的話語,一句句往少女粉紅小嘴裡吐出,化程根根利刃直往斯文男子的心臟插入。不過,彷彿已經習慣這種疼痛羞辱的狀態,斯文男子的臉上還都是謙遜的笑容,他再度向少女深深一鞠躬,說:「真的非常抱歉,在下明白了。今後會特別注意與灣小姐保持距離。」

「好好為阿爾哥哥看住對岸大陸吧!那是讓我忍耐與你一起共事的理由。4)

說完這句話,在斯文男子的擬視下,嬌小的黑髮少女獨自走離了國際會議會場,在最親的親人已經變成敵人、戰火廢墟、經濟困窮的現在,她沒有同伴、也沒有幫手,雖然如此,她還是挺直了脊椎,頭抬的高高的,揚首闊步走向殘忍的現實。


■■■■■■■■


灣娘自從逃出老家、逃出那黑白不分、即將崩潰的古老大宅時,便靠著阿爾弗雷德的援助與保護,獨自在老家的東南沿海小島建築一小屋,隔海與親人遙遙相距、相鬥、相望。

雖然只是臨時搬來的住所,但是灣娘還是很仔細的建築了藍瓦白牆、黃頂白牆的中☆國式大屋5),這讓離開親人,孤獨居住的她思親情緒稍稍有些安慰,雖然大屋很空闊,但是在很多房間的大屋,總讓孤獨一人的灣娘隱隱約約有下一秒就會有其他家人跟著自己一起回家的錯覺。

即使只是自我安慰的錯覺也好,灣娘也願意放下公務繁忙之餘,暫時幻想自己只是在等待等著某個人回家而已。

總有人會打開那道厚重的木門走進來,就像以前一樣,一邊道歉,一邊解釋說自己工作繁忙,所以太晚回家,只要自己稍稍露出難過的表情,那人會急急忙忙的過來哄她開心。

晚餐時,不再只有一人的餐桌,她作的菜,那個人會仔仔細細的品嚐。即使偶爾燒出了顏色不明的黑闇料理,那人也會努力全部吃乾淨,然後略帶說謊的尷尬,苦笑著說這道菜色有創意到讓他很難忘。

如果她想的話,她可以隨時隨地衝過去抱住那個人,甚至要求晚上要一起睡覺,如果沒有第三者在,那個人會隨便讓她亂抱亂扭,再輕輕敲著她的額頭,抱怨自己老是長不大,怎麼會那麼愛撒嬌呢!

那個人....有一雙最最溫柔的黑色琉離眸子,秀氣的鼻子,比血還要紅潤的嘴唇,笑起來是極為好看的,尤其是每次無可奈何屈服自己任性撒嬌時候的笑容........他總是很苦惱的揉著她的頭髮說

「菊哥哥不會要丟棄你啊...........灣娘別哭啊......菊哥哥會心疼的。」

「啊!!!!!!菊哥哥!!菊哥哥.......

時間點半夜,地點自己獨居的大屋臥房,黑髮少女睡的一片香汗淋漓,從渾渾噩噩的甜美夢境中醒來,只是看到未點燈的臥室一片黑闇向自己襲來。黑髮少女下意識呼喚了奇妙的夢話

伸手不見五指

好黑、好闇、好可怕。

哥哥呢!不是說不會丟棄她嗎?那麼他人現在在哪裡呢?灣娘好孤單、好害怕,哥哥怎麼不過來哄她呢?就像夢理出現得某些虛無畫面,把她緊緊抱在胸前,告訴灣娘,夢裡的一切都是假的,哥哥就在灣娘身邊,保護她。

................................但,夢裡的一切都是假的。

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所以灣娘分不清楚,為什麼在夢裡,那殺戮灣娘家人,窮兇惡極的仇人,為什麼會露出好溫柔的表情,緊緊的呵護著自己呢!彷彿是非常心疼她、憐惜她似的........在夢理的時候,只要看到那抹溫柔,她就好安心、好幸福........

曾聽聞說,夢境是對於現實無法滿足的反射,那為什麼自己會夜夜做著被仇人疼愛的美夢,難道灣娘下賤到希望仇人來憐惜自己嗎??那個滿手沾滿自己家人的鮮血,那個過往把自己當成奴隸隨意玩弄對待的可恨仇人......

都是假的,夢醒來的現實,空盪的房間只剩自己一人,仇人還是仇人,親人也變成敵人,最終只剩自己孤獨一人

再不會有任何人打開那道門走進來這片黑闇,替小小的女孩點起一室燈火了。

再不會有任何人憐惜自己了。

除了,在夢裡。

夢裡越幸福的不得了,醒來後就越苦痛到無法忍耐

終於意識到現實的灣娘,再也無法忍耐,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獨自失聲哭泣了起來。


■■■■■■■■


註1:美國方面則為了反共目的,對東亞採取『扶日而不棄蔣』的外交戰略,於是對於讓台灣代表中國方面簽訂WW2合約給予大力支持,甚至以日本若是與北京方面締結WW2和約,美國國會將不批准舊山和約要脅日本。

註2:在八年抗戰之前,國黨一度將共黨剷除殆盡,但是因為日本侵略日劇,「西事變」導致國共合作,共黨利用抗日戰爭時『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並以「平分地權」為口號來鼓吹席捲廣大農民之除,並獲得俄羅斯藉口「抵抗日本」而入侵東北的幫助,,再加上KMT一直沒槁定自己的「貪污&內賊&平分地權」問題。於是對日抗戰勝利後,靠著「鄉村包圍城市」共黨迅速的取得了中國大陸的政權

註3:統治台灣50年,前期日本採取非常殘酷的鎮壓與歧視教育統治,灣家人抗暴彼起彼落,但最後都變成一堆白骨。後期為了支援WW2,日本對於台灣施於強制洗腦同化教育(所以那時算是催眠灣吧)。

註4:阿爾用阿菊監視共*產黨此乃指的是「美保條約」,那是美蘇冷戰下的產物。一直沿用至今。當時阿爾用的是「島嶼封鎖大陸」因此也與灣簽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至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時發布聲明自動失效,不過隨後美☆國國會通過《臺灣關係法》取代之。

註5:這裡的建築以「民主紀念館/中正紀念堂」與外溪故宮為藍圖描寫。


註記註這麼多,就知道這一篇文章真的超三次元的(掩面),如果有立場不同的讀者桑看完此文覺得看了很不舒服,鴨子現在這裡深深一鞠躬,向您們道歉。真的非常對不起,但是鴨子想寫,就是想寫,甚至隱隱約約覺得這種東西,或許,就是自己沈迷在APH中的開端。當然「自己想寫的」跟「讀者想看的」,往往是兩回事,所以如果立場不同而感覺不舒服,真的非常對不起(再度深深鞠躬),鴨子會注意「自己想寫的」跟「讀者想看的」盡量是1比4的程度。

1945的灣以前念的是日文,認知自己是天皇的子民,歌頌大日國的強大與團結,1945後,KMT來台,開始學中文,教育一改轉為痛罵日本的殘虐與對於台灣的殖民壓迫,這種矛盾與茫然,結尾的淚水,灣娘哭的是阿菊不再會過來?還是哭自己的孤單?還是想念王耀?這很難說。

日後菊灣除了公事外,沒有任何接觸,灣甚至拒絕用正眼看待菊,阿菊只能默默的偷看灣,他無法辯解什麼,畢竟灣討厭自己的理由都是已經發生的現實。

「幸福的魔法」結尾是阿菊被催眠成阿爾的看門狗,然後灣被解除催眠,但是洗去與阿菊的幸福回憶,不過正如以前被催眠的灣會夢到以前阿菊虐待他,背負著國仇家恨,現在痛恨阿菊的灣,也會夢到以前被阿菊疼愛的幸福回憶

王耀與阿菊,愛與恨,夾雜以來,對於在冷戰中的灣來說,是多麼難堪的事情,大概是要描寫這樣的感覺吧

鴨子承認,這篇文章很矛盾呢~甚至飽含某一種神秘的風味

不過鴨子本來就是屬於紅、藍、綠政治人格分裂的野禽,哪天看鴨子陸陸續續寫出一堆彼此角度完全不同、立場矛盾的文章,就請各位讀者桑不要太意外了。當然鴨子明白親日民眾現在比例很多,但是無法忘懷日本暴行的民眾在台灣也是有的,鴨子想要記述現實的傷痛與迷惘,不管是灣家哪一立場。因為,都是有讓人理解並憐惜的苦痛.............

咳~至於為啥百年流離到現在為啥還沒更新,就不要問人家了(掩面),鴨子盡量努力 QAQ 。

但是這兩個故事情節風味差好多喔~嗚呼(趴地哀嚎幾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