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淡淡的笑了,不過笑的方式不是平常抱著有些壞心的笑,而是如同記憶般的本田哥哥,溫柔燦爛的天仙笑容說:「久等了,我來接你囉~灣娘......」

「..........................什、什麼你來接我嘛....分明就是綁架我,到你家作工......」

面對過去的記憶與現在局面交錯的少年奇妙發言,女孩足足當機了10分鐘才勉勉強強吐出回應,實在不能怪自己今晚思考如此缺乏腦汁,畢竟今晚那個冰山死變態,眼睛裝上滿滿的溫柔,免費放射十萬福特的閃亮笑容。讓女孩心臟亂跳得不像話。連窗外被烏雲遮住的明月,彷彿也抵抗不了如此美色,被誘惑的露出一輪圓圓銀盤,伴隨著群星閃耀,撒落一地清輝

以前本田哥哥也是笑得出塵美麗的像仙人一樣,可是當時自己有這麼不像話嗎?一名未婚少女居然厚顏無恥伸手抱住男人。嗚!耀哥哥!灣娘對不起你的教誨!可是積壓太多微妙的情緒,讓今晚灣娘真的好想好想緊緊抱住眼前的本田哥哥。

本田哥哥.......以前最疼愛還是小孤兒的自己,溫柔又體貼的大哥哥.............怎麼覺得有一隻怪手在自己身上開始亂摸????亂掏???..................不!現在抱著自己是色情狂死變態本田菊才對!!!

「你幹嘛啊!死變態!給我放手!」感覺又被性騷擾!!憤怒的女孩一下子用力推開少年!同時少年也從女孩身上摸出小方盒,糟糕!那不是裝著加鹽巧克力的盒子嗎?何時被這死變態搶到手了?於是她急急道:「還我拉!你這強盜!」

「我只是在拿自己的東西,算什麼強盜阿!」少年勾起不懷好意的笑說:「倒是你企圖偷藏我的東西,才是小偷呢!」

「誰說那是你的啊!給我交出來!」女孩怒吼,可惡!居然這麼理所當然的搶過去了!還直接打開來看!討...討厭拉!加鹽以後的巧克力味道肯定很奇怪....不想在他面前丟臉,不想被這死沒良心的高標準臭虐待狂嘲笑

「喔!原來上面都刻上我的名字的東西還不是我的啊!」少年好心情的吐嘈著,打開盒子,如同今日神秘紙條通報的一樣的,那禮物果然是上面刻著自己姓名的巧克力

「嗚...............」早知道就不刻名字了!早知道就不刻了......巧克力爭奪戰,全面失敗的女孩垂頭喪氣的招認說:「味道很奇怪,吃了說不一定會肚子痛!」

「我會吃完的。」

「嗯?可是..真的味道會很奇怪......」

「以前小灣娘在茅屋燒飯招待客人的時候,就算是燒焦了、還是沒熟。」摸著女孩子的臉蛋,少年又露出閃亮量的勾魂笑:「本田哥哥哪次沒吃完呢?」

說的也是,小時候自己廚藝不佳,每次搞雜飯菜的時候,本田哥哥總是邊安慰自己,邊同自己一起清理那些失敗料理....所以小灣娘最喜歡本田哥哥了嘛~因為他真的好體貼,溫柔微笑的好好看.....不對!不可已在繼續笑了!現在這裡不是茅屋!還有自己已經長大了!這死變態怎麼可以繼續無恥的偽善笑下去...明明那麼壞心那麼變態!還要笑的那麼好看、那麼天仙。實在很犯規。


女孩伸手遮住少年的眼睛說:「不准再笑了!不准再這樣看著我了!你根本就是在蓄意洗腦我吧!」

少年搖頭,貼著女孩的耳朵低喃:「不行喔~小灣娘~怎麼這麼不乖呢~以前你不是最喜歡給本田哥哥抱抱嗎?咱們久別重逢~這麼冷淡我會傷心的。」


「嗚哇~你也不許用本田哥哥這種語調說話!!」女孩伸出另一手遮住少年的嘴吧!這麼柔軟低沈的聲音,久別重逢傳到耳里,女孩只覺得三魂六魄都快跟著去了


少年好氣又好笑,拿開女孩的手,抱怨說:「不許我看、也不許我說話,這麼霸道的要求,從來都沒有聽過呢~」

女孩哭喪著臉說:「因為你再這樣笑得像妖孽,我會變得很奇怪啦...搞不好會做出很可怕的事情」

「喔~會是什麼可怕的事情呢~我很好奇呢?」少年調侃的問著

「反.....反正就是奇怪的事情.......比......比方說我就會賴在你房間裡不肯走了.....」嗚嗚...夜深了!跟死變態獨處一室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啊,偏偏現在自己腳與眼睛像是黏在少年身上似的,根本無法離開


「可以啊~今晚你就睡這邊吧!」面對這麼可愛的發言與表情,少年拍拍地板,笑嘻嘻的提議著:「自從你病好以後,半夜沒有大腿壓上來~我有些懷念呢~」

女孩羞憤抗議道:「你亂講!我的睡像哪有那麼差!..........還還有!我才不要睡在這裡呢~你根本就是趁機要做一些變態又下流的事情吧!」

「咦!那不是小灣娘現在想對我作的嗎?」少年賊賊的一笑說:「這麼熱情的眼神,你的口水都快滴下來了喔!」

「哪哪哪有!你亂講!我才不想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真的好像再抱一下!再讓那香香的味道縈繞自己一下下就好...

「真的不要?」少年又露出天仙似的微笑,那是昔日本田哥哥稱讚灣娘的招白表情說:「難得為了慶祝小灣娘眼睛終於帶在身上了,本田哥哥本來想說今晚來個獎勵大放送!讓你對我作什麼都可以喔.....」

「講的那麼好聽,分...分明就是死變態想亂摸我的陰謀........」面對美少年劇大的誘惑,女孩聲音破碎而顫抖

「我是說只讓你來,我今晚都不動喔......真的不要嗎?」少年俊俏的臉蛋,露出好惋惜的模樣說:「好吧!那麼就算了!你也早點回去睡吧!」

「等等!誰說我不要的!」

女孩近乎是反射似的吐出話語!旋即恨不得咬掉自己舌頭。嗚!連死變態都想要襲擊,灣娘太無恥了!她對不起耀哥哥......可是要放棄實在太可惜了嘛.......說不想碰他就是騙人了.....可是這樣會不會很糟糕啊,已經答應耀哥哥說要在本田家潔身自愛..........女孩抬頭迎上少年那閃亮亮的笑容。

死了。她所剩無幾的腦漿都快要蒸發乾了。「潔身自愛」這四個字到底要怎麼寫啊???


■■■■■■


「態度差好多,有這麼喜歡本田哥哥嗎?」揉著女孩的臉頰,本田菊百思不解想著,以前自己那麼軟弱又無力,除了嘴吧甜一些,到底哪裡好?

「我就是喜歡,不行嗎?」女孩幾乎是一秒就回答了

「好吧!你愛怎樣就怎樣吧!」本田菊淡淡的笑開了,想起很多往事,以前弱小自己的無力,只能用身體交換,哀求王府施捨與憐憫,瘋狂、無力、崩亂,只能用笑容掩飾的下賤過去.....這種過去,這樣的假象,她居然會喜歡呢.....好像因為這樣,可以不那麼討厭昔日的自己一點。

窗外皎潔的明月光,撒落在和室裡,映照著女孩粉粉嫩嫩的嬌美容顏,就像是竹子公主一樣。那個害羞的竹子公主不堪誘惑,正貼在本田菊身邊,羞怯的強調說著:「我不是那麼意思拉..........你......你不可以出手喔.....不可以乘機對我亂來喔......你說要獎勵我的....不可以性騷擾喔.....」

看著心上人又羞又緊張的模樣,本田菊輕輕一笑說:「那麼公平一點,這次換你對我性騷擾!不管又親又舔又啃~做一堆變態的事情都可以喔!」說完,他順手就把女孩從旁邊的地板抱到自己大腿上。再用左手摟住,這樣她就逃不掉了

如此親暱的姿勢,女孩臉瞬間燒紅說:「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阿........我很笨的,一定會把你弄得很痛....而.......而且..........」


「慢慢練習就好了,我會教你~」本田菊善良的揉著女孩的頭,表示自己熱心提供援助,很久很久以來,有著濃重罪惡慾望的自己,渴望被女孩碰觸的程度,幾乎是與想要碰觸她的願望一樣累積著

「真...真的可以嗎?」天上掉肥肉下來了?當真有這種好事?女孩顫聲問

「可以喔~如果是灣的話,就可以喔........看你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那個經驗不足,又沒有自信的小呆瓜正不停的吞口水,真的好可愛喔.......如此污穢的自己,能被這麼可愛的人兒所觸摸,本田菊倒擔心會髒了她的手

不明白危機,那個小呆瓜只傻傻的問著:「反正先來親親吧.......還有,那個我可以脫你衣服嗎?」

「好啊~你想要自己動手嗎?」似乎是頭一次剝男人的衣服耶???小呆瓜燒紅了俏臉,壓在大腿上的玲瓏身體,不知是害羞還是興奮的不停顫抖著、磨蹭著自己,真是可愛到讓他難以忍耐.....


「那、那、那、我就不客氣了!」大聲說完後,於是灣娘鼓起勇氣,把本田菊的淺藍色的薄杉和服上衣,往左右拉下,露出一片白晰結實的男性身軀,皮膚既白又嫩,閃著說不出來的豔,上面卻有數不清、深深淺淺各式各樣的雜亂傷痕

頭一次仔細看到本田菊那片細膩的肌膚,灣娘差點看癡了,但是她看到很多細細的傷痕.......她籠起了眉頭問:「怎麼那麼多傷痕......」

本田菊臉上帶著微妙苦笑說:「抱歉,為了本田家........很多事情總是得有人去做的......在下的身體相當醜陋。」這些傷到底是以前在王府達官貴人用道具玩弄留下來的?還是後來練劍留下來的?還是為了謀奪他人財產,在戰場殺戮留下來的?說真的,本田菊完全沒有印象,受傷是常態,這代表自己的罪惡齷齪印記。

伸手輕輕撫摸那些傷痕,深淺不一,似乎代表的歷史與力道皆不相同,為了本田家,難以想像這死變態以前到底過的多辛苦啊?灣娘滿滿的心疼輕聲問:「我可以碰碰看嗎?」


445222.GIF


面對那謹慎的態度,本田菊輕輕點頭說:「可以喔........不過請不要把這丟臉的事情說出去。我還是很愛面子的。」自從自己開始掌握力量後,除非到萬不得已,本田菊不曾在他人面前坦胸露背,或許是心虛那段骯髒的過去?或許怕被看不起?總之他不希望別人知道自己身上有那麼多傷痕。

「這哪裡丟臉了!!你要覺得驕傲才對!」撫摸那一道道的傷,灣娘認真的說:「..........這些痕跡都是你為了本田家努力的勳章,我覺得......是全世界最值得嘉獎的喔.......」說完,女孩俯身親吻少年胸前的傷痕,滿
帶憐惜

菊看著眼前小人兒萬般珍惜的,輕輕吻著自己的傷,心裡塞滿很多很多酸澀與感動,從來沒有人這樣誇獎自己,也沒有人這樣憐惜自己,所有本田家的人都認為自己天生應該理所當然、無所不能。

即使是大阪之類的忠誠部屬與兄弟,也只是互相砥礪罷了,無論是本田家還是王府,從沒有人願意正視他整身傷痛

灣.........他的灣.....他的呆瓜......也只有她會了吧........說著那些傻呼呼的話....從不考慮自己的處境,認真肯定本田菊存在的一切意義。隨著那生澀笨拙的碰觸,菊覺得昔日骯髒污穢的過去,就順著灣的親吻與撫摸,慢慢被洗淨。每天洗澡更衣,他都不願意正眼看的那些醜陋痕跡,現在都變成心上人親吻過的美好印記


這輩子,沒有比這個還要更棒的禮物了。

灣.............他的灣.......又一次不厭其煩的拯救了他,就像那時後在茅屋面前跟他說,無能的他在她心裡是世界第一的人,現在,她告訴他,醜陋的過去也可以變得成他的驕傲。


「灣................」隨著女孩點點的碎吻,少年的聲音低啞了起來

「嗯........覺得我很變態嗎?」灣燒紅了俏臉,但是不知道怎樣,打開衣服看到滿滿的傷痕,想起以前死變態那時會有多麼痛,自己的心裡就被鐵絲勒住一樣,好難過,好捨不得,總覺得好想親手、親吻這些痕跡,要是用嘴吧碰一碰,死變態過去的疼痛可以一起飛走就好了。

「不是喔...........這樣親,感覺不夠喔.......」

「感覺不夠????」

「嗯~就像接吻一樣。」菊伸手把灣摟到面前,咕揪~咕揪~伸出舌頭,深深吻了她........邊親吻邊低聲說:「接吻的時候,我都會用舌頭舔你...所以親別的地方的時候也要用到舌頭阿~還可以吸與舔啊......」

「吸?舔?」被深深的吻弄得有些暈淘淘的的灣呆呆的問著

「嗯~就像這樣。」菊拉下灣的衣領,用力吸允灣的鎖骨,那片白色的鎖骨,留下紅紅的印記

「嗯啊........」感覺菊在吸允自己的肌膚中,還用舌頭在吸允的地方打轉,一陣麻麻癢癢的......天那........灣娘差點整個人軟掉........

「看到了嗎?這樣留下痕跡囉~」菊微笑:「用力一點吧!我希望我的身體可以全部都是妳留下來的痕跡......」

女孩壓在少年身上,幾乎羞到快要捲曲來輕聲::「你又不是一塊骨頭,又不能吃.........」

不過這顯然就是少年想要的,他朝著她的耳朵吹氣要求說:「就是希望你直接把我吃掉,一塊地方都不要剩下來。」污穢的身體能夠被自己的天使給吃掉,天底下沒有比這個更加幸福的事情了吧

灣娘顫抖說:「你........你真變態耶.........」喜歡性騷擾別人就算了,還喜歡被別人吞吃入腹....

「拜託了,可以完成我小小的變態心願嗎?」少年笑了,那是女孩最喜歡的溫柔微笑

「好....好吧........」任務雖然很艱鉅,但是骨頭本身都這樣希望的話........那麼,灣娘只好放縱一下...努力的變成色狼.....

當女孩鼓起勇氣,手抵著少年的胸膛,正要低頭舔舐吸允時,和室的入口紙門卻被不速之客,惡狠狠的拉了開來,然後冒出了英俊又輕挑的痞子男。

「唷呵!!!小菊!!讓你久等了!俺今天帶了很棒的書喔!包准可以拿來參考攻略灣...........」

手上拎著幾本書,一臉興奮的大跨步走了進來,然後乍看到在褟褟米上黏在一起的兩人,痞子男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怎麼回事???因為聽到橫梹小姐說,灣娘又開始對小菊鑽牛角尖了,所以他今晚正想借著送禮的名義,打算好好開導開導兩位戀愛新手,只是他作夢都沒想到,一拉開門,卻發現自己從善良的戀愛顧問淪為大殺風景的電燈泡

「啊啊啊啊!我沒有要壓倒他!我沒有!你什麼都沒看到!!你什麼都沒看到!!!」自己主動襲擊本田菊的模樣通通都被別人看到了!!!一看到痞子男出現,灣娘就像火藥點上了火,羞憤到快爆炸,一瞬間彈跳起來,然後以跑百米的神奇速度,衝向隔壁自己的房間,然後用力的把自己的門給鎖上。

「大阪...........您真懂得挑時間啊........」心上人跑了,本田菊的臉上的表情也跟著跑了,扳著俊容顯得格外陰沈,拉了拉脫了一半上衣,他冷聲說:「我說過好多次了!您進來房間前要找人先通報!」


「等等等等等等..........小菊.....我可以解釋的........我可以解釋的................」面對那恐怖的殺氣,痞子男倒退了好幾步,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不幸的意外,但是顯然他的花言巧語,從來不曾在他最敬愛的主子身上發揮用途。因為本田菊聽到他的解釋最後只擱了一句話

「總而言之,看來不好好處罰一下,什麼叫「隱私」,您是永遠記不住的。」

不知道這次的處罰會是什麼??也不知道這次大阪會在床上躺幾天???讓我們大家一起祈禱痞子男能安然的度過危險的魔王關卡吧。


■■■■■■■■■萬分羞恥的後記


阿菊有點可憐,到手的鴨子又飛了......幸好羞憤衝進自己房間的灣,忘了把巧克力一起毀屍滅跡,所以阿菊勉強還可以看著刻著自己名字的巧克力,稍稍安慰一下自己(附註,通報阿菊,灣其實有作巧克力的神秘紙條是橫梹小姐)

在這樣玩下去,阿菊可能會提議把巧克力塗在自己身上(掩面)

要是大阪沒進來,,好不容易誘惑到灣來襲擊的阿菊,這次應該很難不作完全套喔.......

當初在跟豆子討論構想的時候,豆子說每次大阪都會那麼恰巧打斷阿菊的好事,肯定是故意的.......

嗯.....不知道耶...畢竟這次大阪跟阿菊有約在先....但或許是有一點點微妙情緒吧(炸)

不過大阪真的是希望菊灣開開心心在一起是肯定的,不過看到自己心愛的主子或弟弟?就快要接受人生新里程了,難免不捨(炸)


我到底再打什麼,鴨子已經不知道了(掩面)

好羞恥喔..................這麼可以打出這麼噁心的東西阿!

難道我跟本田菊一樣是變態嗎?==~可能是........囧RZ

好吧~勉強安慰因為是最後一次的純甜了,所以噁心一點還好~還好~反正等下就要黑下去崩潰下去了.......

不過當初在構思的時候有想到更多噁心的片段,基於尺寸的考量,還是挑一些起碼灣娘衣服保持完整的片段來寫就好了(炸)

其實鴨子有構想過如果大阪沒有闖進來,接著該如何善了的片段........不過那絕對就變成18R了(掩面),這種羞恥糟糕的東西果然還是不太適合在正文出現...........畢竟接下來就要步向WW2了......Q//////Q......所以決定菊灣還是保持「純潔」的交往(天音:有你這種糟糕的作者,要純潔很難吧.......)

預告嘛~可愛的小灣娘想要把自己的心情告訴自己最重視的耀哥哥.......

所以..........灣娘看到了................

嗯~請各位讀者桑歡送鴨子進入WW2的黑暗崩潰吧...........

(炸~哭泣掩面,對於接下來的瘋狂崩潰劇黑暗情,感到恐懼....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