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耀哥哥叫主辦單位取消我的房間呢!每次都愛欺負我!我已經長大了!不要你管啦!」參加兩天一夜的國際會議活動,站在飯店走廊,發現自己的房間已經被兄長任性的取消,今晚無處可歸的少女暴跳如雷

「小灣灣啊!你是哥哥的妹妹!當然哥哥要照顧你啊!外面色狼這麼多!妳還是跟哥哥睡同間房吧!讓哥哥保護妳!」罪魁禍首卻最義正嚴詞的表示這個行為完全合於國際規範!

「耀哥哥是變態!誰要跟你睡啊!噁心死了!」少女一臉厭惡,直接否決了這個提議

「小灣灣~~~哥哥是為妳好!妳怎麼都不了解呢.....灣灣小時候不是最喜歡跟哥哥一起睡覺覺了嗎?...」兄長一臉受傷描述早已不存在的美好過去。

「睡你去死拉!色狼!變態!戀童僻!討厭鬼!」兄長還沒有歌頌完自己疼愛妹妹的心意,妹妹已經一拳搥向兄長下巴

「嗚阿~痛啊..........灣灣....」可憐?自作自受?的笨蛋哥哥,面對妹妹憤怒的反擊,只能抱頭挨打


每次國際會議的時候,東亞細亞有對出了名得兄妹,哥哥綁著小馬尾,是古老世家的領導者溫文儒雅。妹妹生於南國,戴著花朵的嬌俏少女,活潑可愛熱情。只可惜他們雙方一見面,永遠吵個不停。並且因為哥哥過多沈重又不尊重少女隱私的兄長愛,而妹妹卻最痛恨被當眾干涉,於是兄妹吵架變成萬年的雞同鴨講。

喔!對了!這對吵架當國際笑話看的恐怖兄妹,還有一個穩重大方,體貼斯文的美少年弟弟—香,照例被他人請過來當哥哥姐姐的和事佬。於是美少年連忙走到哥哥姐姐中間,把搥打成一團的兩人給拉開來

「耀兄、灣姐!請等一下好嗎?凡事慢慢談好嗎?這樣會吵到飯店其他客人。」

「小香!!妳聽我說!耀哥哥這次實在太過份了!居然擅自取消我今晚要住的房間!還叫我要跟他一起睡!!!那個死戀妹控!」看到自家小弟登場,少女收起拳腳與兇暴的臉蛋,烏溜溜的大眼睛含滿了水霧,可憐兮兮的訴苦


「耀兄,不好意思!借一步說話!」弟弟俊俏的臉蛋聽到這等離譜之事,心臟漏跳兩拍,但俊臉依然掛著笑容,好性子的把笨蛋自家兄長拉到一旁角落開導。

「小香.......哥哥我沒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怕半夜有人偷襲小灣灣而已!小灣灣長的那麼可愛!一個女孩子住單間房間真的很危險啊!」笨蛋兄長看到善解人意的小弟登場,嘴吧一扁,一樣慘兮兮的說著自己不被理解的心意

「...................嗯,我知道耀哥哥是替灣姐姐著想。」弟弟如此說著,笨蛋兄長點頭如倒蒜,不過他話鋒一轉:「但是對於灣姐姐來說,長大的女孩子跟哥哥睡在同一間房間是很丟臉的啊........哥哥也要替灣姐姐的面子著想下吧!」

「可是小灣灣一個人睡在飯店,就睡在本田菊隔壁房。我怕那禽獸.....」說到昔日誘拐妹妹的仇人,笨蛋兄長溫文的臉蛋,扭曲成一團

「我明白了!讓灣姐姐睡我的房間吧!我來看著灣姐姐吧。」弟弟不忙不亂,非常誠心的提出兩全其美的建議

「呃.........可是灣灣討厭跟哥哥睡,就會願意跟小香同一間房嗎?」笨蛋兄長有點懷疑弟弟提出建議的可行性

「那麼如果灣姐姐同意的話,耀兄就讓灣姐姐睡我房間吧!我會努力徵求灣姐姐的同意!替耀兄看好灣姐姐!」弟弟笑嘻嘻的替事件做下了結論

「可是我想跟灣灣一起睡啊...........」兄長很悲哀的述說著自己的願望

「耀兄!你黏灣姐姐黏太緊了。有時候要給年輕女孩一點距離的自由,這樣她才會珍惜你的存在。」弟弟誠摯的說:「今晚灣姐姐交給我吧!關於哥哥的事情!我會好好跟灣姐姐溝通的。」

「靠你了!小香!」兄長感動拍拍弟弟的肩嗙,希望他代兄長完成這件神聖艱鉅的任務


接著自家體貼的小弟在小妹耳朵裡咕噥幾句,神奇的是小妹就乖乖跟著弟弟走入他的房間,雖然兄長全程用欣慰的眼神看著自家的弟妹相處如此和睦,並因此感到歡喜—華人家庭就是要團結嘛~不過笨蛋哥哥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感覺上好像似乎忘記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呢???

這讓笨蛋兄長苦思了一整夜,還是想不出所以然。


■■■■■■■■


夜晚,飯店裡香★港的房間


「香....你睡在沙發上不難過嗎?」

洗完澡後換上白色絲質睡裙少女,曲線玲瓏,黑髮披散在身旁,她有點緊張的抱著棉被在大床上滾來滾去,十足嬌俏可愛。香所分配到的飯店房間是簡潔俐落的單人西式房間,房間裡只有一桌一椅一沙發以及高腳的大床,房間裡飄散著飯店淡淡的檸檬沐浴乳的味道,不知道是從姊弟那個人身上散發出來。

一想到今晚要睡在同一間房間,兩姊弟都有一點點尷尬。但為了不讓笨蛋鴨霸兄長稱心如意,灣娘寧可鑽入弟弟的臥房裡。跟笨蛋哥哥在飯店走廊吵架的時候,香說他會睡在沙發上,所以灣娘可以安心呆在他的臥房。可是這樣果然不太好啊!灣娘斜眼看向那小小的兩人坐沙發,長手長腳的香怎麼可能睡的安穩呢.....

「別在意,大不了在桌上趴著!也是一夜。灣姐姐!你先睡吧!我再處理一下文件!」弟弟正坐在大理石桌前,強迫自己不許轉頭看向床上誘人的可愛風景,他專心敲打著筆記型電腦,處理公事。

「嗯.......啊...........可是啊........」其實兩人一起睡也不是不可以拉.....反正小時候灣娘與小香總是同吃同睡同遊戲,姊弟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抱著棉被,在床上又滾了一圈把自己包起來,灣娘黑眸望著弟弟坐在書桌面前的側影,那身體線條優美而流利。舔舔嘴唇,灣娘不自覺心臟又加快了速度...要怪香發育的太良好了?還是怪自己是個色情狂,連自家小弟都覺得好有魅力.......

「灣姐姐睡不著嗎?」少年說著說著,從書桌前移動到了床前,厚實修長的大手愛憐的潑開女孩凌亂的黑髮,輕輕笑說:「灣姐姐小時候好認床,每次一換房間總是兩三天睡不著..........」

「那種壞習慣,我早就改掉了拉......」女孩的白晰小手自然的握住少年的大掌把玩,笑嘻嘻的說:「小香以前才是!每次一換房間不也是會失眠嗎?」

「嗯.....所以我今晚也睡不著,所以灣姐姐先睡吧!」少年嘴角含笑看著女孩玩著自己的手指,其實香不曾有失眠問題,只是小時候他發現灣姐姐換房間總是失眠,怕她孤單,所以他總也說自己有同樣毛病。兩個孩子手拉著手在床上談天說地。

「真是拿你沒辦法啊~實在是需照顧的弟弟呢.....」握著少年手指,女孩玩著玩著,忽然用力拉了少年一把,讓他重心不穩,整個人直接摔倒在床上。女孩甜美的臉上盪出一抹調皮說:「唉~好吧!灣姐姐今晚姑且好好陪失眠的可憐弟弟聊聊天吧!我們好久沒有在床上聊天了。」

「...........................」摔倒床上,躺在少女身旁,看著她白色絲質睡衣勾勒的玲瓏曲線,身上散發出很自己很相近?但是也很相異的淡淡少女沐浴過的幽香,烏黑的大眼轉啊轉啊~直盯這自己瞧,那宛如白色貓咪,嬌俏可愛的小模樣,讓少年呆了三秒,吞了吞口水

「難道小香不想跟姐姐聊天嗎?覺得晚上跟姐姐在床上聊天很丟臉?」看到弟弟發呆的樣子,灣娘扭起眉頭,十足不滿。

「沒有這回事,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跟灣姐姐說起才好.....」暗暗捏了自己大腿,弟弟端起俊秀的笑臉,很快把自己的失態應付過去

「吶!小香就說說住在亞瑟先生跟回到耀哥哥家,感覺有什麼差別吧!」

「嗯....這樣嘛~讓我先思考一下..........」

「小香!想太久的話,通常不是真心話喔!!不許騙姐姐!」

「這樣啊.............一個哥哥眉毛比較濃,一個哥哥眉毛比較細。」

「這個是什麼比較啊!分明再應付我嘛!不饒你!!!」


在飯店的高腳床上,兩姊弟溫馨的在床上打滾喧鬧,就如同以往很久很久的小時候一樣。

不過結局,也如同以往很久很久的小時候一樣。總是某人又先睡著了。

「呼呼~~~~~~」

在床上,不知何時,剛剛還興致勃勃黏著弟弟說話的女孩,才沒出聲幾秒鐘,弟弟低頭一看,就看到非常好眠的灣姐姐已經快速進入夢鄉,還緊緊抱著他的手臂,活把他當作人體抱枕。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一上一下。發出小小的鼾聲。

「真是可愛到讓人想犯罪的睡臉.......」少年伸手戳了戳女孩柔軟的臉蛋,然後嘆氣說:「即使是耀兄,最好還是不要看到吧!」


今晚獨居在臥房理的笨蛋兄長,正做著明日與心愛妹妹和好的美夢

但是弟弟「一不小心」1001次又忘了跟姐姐溝通關於兄長過沈重愛情的事宜。

笨蛋兄長的心願何時才會達成呢???這件事情恐怕只有上天才會知道了吧。



■■■■■■■■■■


主題是灣娘對於NINI與弟弟的決定性差異XDDDDDDDDD

參考三次元(炸)

話說鴨子蠻喜歡付出沈重愛情,但徒勞無功,總是被誤會躲在角落哭泣的笨蛋NINI情節描述

總覺得寫起來很滿足?很爽快?????

設定裡NINI在現代社會平時是非常精明厲害刻薄,問題是看到弟弟妹妹,由於氾濫的兄長愛,於是自動智商就會對折

(天音:此禽類居心不良。鴨子:哪有!我很喜歡NINI的。)

總覺得寫小時候的香灣也很可愛,希望將來有機會也能寫一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12361510 的頭像
a12361510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