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某一日在對岸某處看到此篇文章流出去,所以還要加一點敘述:對於對岸的種種評論呢,有點感傷。因為他們不理解我們.我們也無法理解他們,那種無奈的感覺,因為以下收文章其實寫的跟本不是聖母灣,而是看到王耀經過文革抓狂後~於是灣也快跟著抓狂了!灣在70年以前非常日*化,可是後來因為王耀在槁文革~所以蔣光頭在台*灣槁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把整個臺*灣改成了小中*國,還一直教育我們~對岸是邪惡的~必須拯救的,從某種部分來說~王耀抓狂了~於是連灣也跟著必須要一起抓狂不可了。可以說大時代的動盪,造成倆人都變的非常奇怪,觀念從此分隔,這故事是建築在冷戰與文*革的故事,雖然已經過去了,但是在現代還是不停影響著

※作者發神經了,此篇故事絕對雷人、肯定難堪,點開請小心。本故事僅能代表台*灣與兩*岸三*地過往部分片段的寫照,不代表現代全體


※本故事根源自三次元歷史殘酷設定,政治家國仇恨哀思有,很雷、很痛、很悲傷、很矛盾,會砸毀好心情,請考慮後再進入


※另外說說~~與其等待天佑台灣,不如自助—莫拉克颱風物資捐助整理情報:http://sites.google.com/site/emergencyptt/

 

 



 

 

1966年,對岸的古老大宅已經被一片豔紅的火所包圍,那片火的燃料是古老風俗傳統、是5千年的文化記憶、是諸多仕紳學者的性命與尊嚴。暫時寄居於外人統治勢力下的少年,只能徒然看見自幼生長的那片大地,毀壞一切、沾血的瘋狂姿態。在這時候,他接到了雙胞姐姐的邀請來信。於是他前往拜訪久違的另一位親人。雙胞姐姐以往也跟自己有相似的命運—寄居於外人處,不同的是,現在的她已經自由離開任何人的控制,獨自在老家的東南處格海建築起自己的堡壘。頭一次看到灣姐姐住處,少年獃了獃,黃頂白屋紅梁.......那是多麼與老家相似的建築。

「灣姐姐.......」少年信步走入屋子裡,有人聲發出的地方。久別重逢,卻得帶來共同親人不幸的消息,這讓少年有點躊躇。自己自幼冷靜多考量,面對那殘酷的現實也不忍多看,他很難想像從小就感情豐富的雙胞姐姐,現在會有怎樣的表情

有點意外的是,迎接少年並不是悲哀的哭泣,反而雙胞姐姐是很有精神的收拾物品,在客廳鋪滿了大大小小的東方古董。女孩拿著唐代留下碑石、宋代留下來的字畫,明清留下來的茶器陶瓷,一件一件整理著,一邊輕輕笑著跟少年說:「小香,你看!這些是耀哥哥最心愛的收藏喔!所以我要把這些寶貝好好收好,下次耀哥哥看到的話也會很高興的....」

「灣姐姐..............耀兄他..........耀兄他......」面對女孩奇異的話語,少年想說些什麼,但是又難以啟齒

「你不用說!我知道耀哥哥,暫時去很遠的地方旅行去了。」女孩眼神中抹上一片刺痛,低聲說:「現在對岸那個人,雖然長的跟耀哥哥很像.......但是根本不是他喔!耀哥哥他啊....是最最珍惜我們家的文化,怎麼可能捨得傷害那些回憶呢?那是惡魔,那是霸佔了我們家的惡魔!」

「那種惡魔如果不消失的話,耀哥哥一定不會再回來了。你覺得該怎麼辦呢?」

「灣姐姐..............」少年咬唇,不知如何應對

「小香,我知道你寄住在別人家不方便....」女孩輕輕的笑了,說:「沒關係喔!就交給我吧!那個惡魔怎麼傷害那塊土地,我一定會還10倍回去的。挖開胸膛,刺入心臟,我會親手把那個惡魔給殺掉。」


「.......................」少年不語


「小香也很期待吧......到時後我們全家人就可以重新團聚了呢~」女孩笑面如花,宛如在歌唱般的訴說著:「那麼,我就先去準備準備了....砍殺惡魔可是超級大工程呢~」


望著女孩翩翩離去的輕巧背影,少年獃獃佇立在原地,秀麗的黑色瞳孔映出了一片深沈,然後長長嘆氣,輕聲說:「..............哪來的惡魔呢?那是耀兄自己的選擇,灣姐姐怎麼就不明白呢.......那也是耀兄啊........」


■■■■■矛盾後記

如果有讓讀者桑看完本篇設定感覺非常不舒服

鴨子現在這邊下跪道歉,對不起QAQ............真的很抱歉,鴨子實在很想記述一些事情,某種悲哀的感覺

「自己想寫的」跟「讀者想看的」,往往是兩回事,所以如果立場不同而感覺不舒服,真的非常對不起(再度深深鞠躬),鴨子會注意「自己想寫的」跟「讀者想看的」盡量是1比4的程度。

這篇故事是記述台灣過去的事情,那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現在沒有人喊反*攻*大陸,對岸也不再文*革,不過雖然已經過去了,但那眼淚與那悲痛真的是存在著。像好像我家媽媽整天在聽「酒後的心聲」「舞女」「媽媽請您也保重」明知到那跟不上潮流,但那真的存在著,並且也影響著未來,為了紀念,所以鴨子寫出了這篇故事

明明知道在鴨子網站裡,菊灣FANS是大多數,菊灣FANS看到這種文章,可能覺得心裡不太舒服...所以鴨子只好先行下跪謝罪這樣...

但是這篇文章絕對不是宣揚某重政治觀念,因為原本鴨子在文末後既要打~我絕對不贊成殘暴的XX政權那樣...可是後來想想太泛政治化了,乾脆刪掉...

曾跟中國憤青大吵三天三夜關於台灣獨立的事情.也曾覺得當日本人也很幸福,也是曾替中國的苦難感同身受的流淚
我是矛盾的人,所以鴨子大概只能去記錄「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並且希望提醒這些歷史事件,能提供各位讀者桑作為思考與參考的素材


鴨子大概以後也會寫很多立場矛盾的故事吧~因為現實台灣的立場就很矛盾~所以就多方記錄下來.那是真的發生過的,所以鴨子像是撿破爛一樣存起來放著.那都是現實的片段,過往的記憶,不代表現在全體.雖然說老東西就要淘汰,但是人類的文化是進化的.必須站在歷史的肩膀上看未來

如果讀者桑不嫌棄的參考鴨子這些撿拾過去段落寫成的奇怪故事.鴨子就很感謝了.....萬萬不敢意圖干涉任何讀者桑的決定.大概是這樣......

在這篇文章的設定大概是
灣娘沒有回家這回事,因為那裡根本不是家啊........早在王耀打破祖宗的墓碑時,家就燒成灰燼了。孤臣孽子難回天,悲憤過渡的灣娘拒絕承認那個怪物是王耀,所以決定親手解決家族恥辱那樣

那為什麼安排小香出場呢~那是因為比起台灣,香*港離大*陸更近更近,所以小香比灣娘看的的更深刻.但是他只能看.......說來香的性格之所以會無口,可能是太多的事情,他都只能能眼睛去記錄,無權發聲.以前在97還沒回歸之前,每次灣家國慶,香家那邊也會懸掛出很多灣家的國旗喔

不管是文*革還是六*四,香與灣算是一路都默默扶持著,互相舔傷口吧....

對岸在搞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灣娘這邊在搞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每天都在喊反*攻*大*陸

喊阿喊阿喊阿~那些揮別母親渡台的少年郎,都變成花白頭髮的老頭子,為了回去看看親人,不得不低聲下氣的走入自己曾反對的勢力範圍,然後看到親人只剩骨灰,還有因為兒子投靠敵人陣營因此被迫害的殘痛事蹟。自己的記憶中的美好家園,化成一片焦土的殘蹟。

或許很多身邊周遭的人會覺得,自從1945後,對岸發生什麼。基本上與我們無關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呢==~雖然鴨子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在對面沒有任何親戚。依照民進黨來判斷大概天生血統就是愛台灣這樣,
但是鴨子看著海的那一邊的苦難,還是會心疼.會捨不得的流眼淚....
還有很多很多事情.....甚至正在發生的不幸,到現在,在那裡,還是近乎是避免被提起的話題


不能被遺忘,這些事情。因為不希望再次發生

對岸為了生存下去的隱忍與被迫洗腦的瘋狂,是在我們這邊難以理解的。
不忍用不屑的態度去居高臨下的批判............

台灣沒有超過一千萬?一億?的農民  目前還無法鉤上現在社會最基本的生存要求
誰真的受過文**革  誰真的吃過飢荒  什麼叫做富的太富 窮的窮怕
還有專制與地域分界的悲哀

不了解大陸歷史  不了解大陸貧富差距的  指責起來,多麼殘忍....
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同情什麼  對岸現在正在努力中  
真的應該同情的  是  彼此  那種虛無的驕傲 因為恐懼伴隨的歧視與拒絕溝通與體諒


大概是這樣子~在談下去肯定就要說到三次元現在政治了,就此停住。
在這邊談政治真是有點不太好,偏偏鴨子老是愛擦邊界,多虧各位讀者桑還是很體諒
很多敏感的話題都直接隱藏了那樣......
如果藍綠紅在這邊吵起來就很糟糕了~因為政治精神多重人格的鴨子會不知到要贊同哪一方???
搞不好會哭出來....多謝克制(鞠躬感謝)



■■■■■■■■



以下文字摘錄於wiki



“文*化*大*革*命”指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在中國由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政治運動。

文*化*大*革*命運動的目的,是「斗跨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批判資產階級的反動學術『權威』,批判資產階級和一切剝削階級的意識形態,改革教育,改革文藝,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築,以利於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並做出了「『敢』字當頭,放手發動群眾」「讓群眾在運動中自己教育自己」「要用文斗,不用武斗」提出了「破四舊」, 「開門搞科研」,"人民代表以工農兵為主體"等眾多新觀點,提倡"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的大民主。但諷刺的是,數不清的歷史文物、私人古玩,甚至祖輩遺物在「破四舊」的口號下被紅衛兵野蠻砸爛;科學工作者被迫下鄉,研究工作因而停頓。文**革後期的「批林批孔」,則直接對準了中國文化中影響最深遠的儒家文化。文**革初期整個國家陷入無法無天的混亂狀態,全國大量文物受砸毀,古跡被破壞,對中國,以至人類文化遺產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害

在文*化*大*革*命這段後來被稱為「紅色恐怖」的時間內,據官方統計光在北京就打死1700多人,而全國自殺人數達到20萬人。至於整個文**革期間死亡的人數可能超過200萬到700萬人,占到人口的百分之一,這個數字需要確切的統計資料證實。這一期間受到波及的人不計其數。和尚、修女、教士被公開批斗,學生當眾毆打、侮辱教師,還有教師遭到以糞淋頭等極不人道虐待。有的人因為有親戚在國外,被紅衛兵以有「海外關係」等罪名批斗抄家。紅衛兵抄家,把傢具全都搬走,翻遍地土,破開牆壁,到處搜掠,查看有否私藏物品,房屋被搶奪一空,跡同強盜。幾乎所有反對文**革的學者都受到殘酷對待。原《人民日報》總編輯鄧拓、著名翻譯家傅雷及其夫人朱梅馥以及作家老舍都因不堪屈辱而自殺。


十年文**革令全國所有的學校進入停課狀態,大學入學考試取消。高考直到1977年文**革結束後才舉行,那一年考生的平均年齡是最大的,錄取率也是最低的。文**革中,知識分子不被尊重,大多數被下放進行體力勞動,有些則遭到殘酷對待,財產被沒收。也有些人的意見認為當今中國人普遍難以建立信任關係問題,以及道德淪喪問題,甚至腐敗成風問題都是文**革時期人整人,人斗人,互相出賣,互相揭發,互相批斗的教育結果。因為不論是當時無法無天的紅衛兵還是被批斗的知識分子現在已經為人父母甚至祖父母。這些經受了精神折磨的人的子女普遍繼承了他們的思想和性格,也就是說沒有經歷過文**革的一代甚至幾代人都在承受著文革的負面影響。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影
  • 我很認同鴨子大的觀點喔。
    不過我覺得,並非只有台灣在用自己的猜測去看對岸,對方未嘗不是如此呢?
    很多時候我們不肯跨出那一步,只敢遠遠地去猜測、憑著自己身邊的狀況去想像去理解,才因此造成許多複雜的尷尬情形。

    至於現今遇到某些敏感的政治問題時,部分政治人物總會將過去扯出來,喊著"難道你們都忘了這些嗎?"
    是的,我們不該忘,但是也不該因此困住自己,畢竟隨著時間前進,所有人事物都在變化。
    我只覺得他們是悲哀的人,因為無法從裡面走出來。

    另外我也傾向支持一樓"群眾是愚昧的"的看法,但我覺得今日台灣的現況並不是大眾"愚昧",而是大眾在"逃避",不肯去面對、說完全不關心也不是,說很在乎也沒有。

    ...啊啊初次浮出水面就自以為的打了一大串ˊˋ
  • 歡迎影桑浮起來喔(撲抓住)
    我覺得~如果困在未來,而無法往前走
    如果要去為難根本沒有錯的後代
    這樣的人真的是非常討厭呢

    雖然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這樣子冤冤相報何時了阿...........
    果然還是要彼此體諒吧~鴨子是這樣想的

    a12361510 於 2009/08/15 00:37 回覆

  • shimotsukisora01
  • 不會不舒服啦xD
    我反倒覺得這種感覺讀起來比較沒有違和感(?)比較平實近人w

    感想自動省略免得打太多(啥)

    莫拉克救災應援+1
  • 沒有違合感嗎?
    其實鴨子自己在寫的時候感覺就非常的奇妙
    好像神由太虛一樣
    被什麼附身一樣~
    心裡的奇怪感受一定要說出來.....大概是這樣吧

    a12361510 於 2009/08/15 00:41 回覆

  • 悄悄話
  • 小風
  • 這算是我對這篇文章真正的感想(請只留這一篇吧)

    我的外公是那個時代的人,幹到少將過。他到現在都還是那個時代的思維,所以和他在一起時,對他的一些說法,我通常不會回應他,頂多微笑。

    現在他去中國也是一年裡有半年,他說那樣他比較快樂。八十歲的人了,我看了心裡也有點難受,但除了笑著送他去,沒什麼能做的。

    八十歲的人了吶。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操的那個口音我聽得很吃力,也會覺得很感傷。

    他是黃埔軍校的,聽說挺受女生歡迎,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啦(笑)。
    我這輩子絕對沒辦法和他一樣人那麼好,這就是我的感覺。

    所以,我了解鴨子大為什麼想寫這篇文章。
  • 喔喔喔喔~感謝小風桑分享這樣的經驗
    您的外公也真的辛苦了
    不過80歲還是到處跑~想必非常健康~真是太好了

    過去的事情,現在雖然不見得一樣
    但是那是真的存在過的,為了讓我們邁向更好的未來
    感寫小風桑的理解(鞠躬)

    a12361510 於 2009/08/15 00:4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