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看了不下數百次,數千次,但是每當本田菊站在破敗的王府大門前,總是百感交集。還記得自己幼時第一次來到王府求援借糧,當時年幼的他尚未進王家門,先被華美嚴峻的門房嚇了整身冷汗。


誰知上司清朝老爺為老不尊導致王府家務每況愈下,如今王府的大門只剩淒零與殘破,門口那一對石獅,首先是被亞瑟.柯克蘭搶去抵鴉片債務,法蘭西斯、阿爾弗雷德、路德維希.....那群從西方不知來經商還是來殖民的豺狼虎豹們,一見亞瑟.柯克蘭在王府嘗了甜頭,個個爭先恐後衝來王府,半騙半恐嚇的與王府邊做生意邊劫掠財物,導致伊萬忿忿的抗議王府這塊肥肉是他先盯上,大家吃相不可太難看。

當時依靠王府勢力保護下的遠親們,由於王府勢力低落,於是一併也成了西方豺狼垂涎的目標。於是連本田家也被阿爾弗雷德盯上,被迫進行不平等的通商交易

不過,自己不是坐以待斃的傢伙,阿爾弗雷德既然要從本田家獲取利益,就當作是繳次學費,本田菊了把握機會,引進西方文化讓本田家脫胎換骨。於是以往只能來王府低聲下氣求援問安的本田家,在進行徹底的西化改革後,居然也有能力與西方列強一起瓜分王府的龐大家產。後來執迷不悟的清朝老爺不知中了什麼邪,明明實力弱小還意圖單方面斷絕對外貿易,於是自己連同西方那群豺狼,剛好尋了個難得藉口,聯軍帶兵長驅直入王府,盡情的搶劫王府財產。現在王府朱紅色大門的破洞,就是在那時所留下的痕跡


 

就在這一連串的劫難中,以往在本田菊心中高不可攀的王府家主—王耀,他與本田菊的相處模式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王府是天朝、是東亞地區最富有最尊貴的家族。本田菊只有低頭學習、屈膝求援的份。如今西化的本田家一舉超越了所有亞洲勢力,這次換王耀必須過來向自己磕頭了,沒辦法!誰叫在幾次不平等的毒品交易+嚴苛的高利貸後,本田家已經變成王府的最大債權人。從王府劫掠的物資源源不絕的供應著本田家的產業發展,彌補了本田家先天自然資源不足的窘境。將本田家的西化發展推上新的高峰。


這樣好嗎?有時本田菊偶爾會問問自己,這樣將王府當成本田家變強的犧牲品,真的好嗎?畢竟本田菊與那群跟王府毫無瓜葛的西方豺狼不同。自己與家族是深受王府的文化薰陶與援助的,自己也曾深深崇拜過王府的家主王耀。他們的關係曾如此親密,這樣惡毒的謀畫搶奪王府財產好嗎?即使王府不敢怪他、灣娘不曾知情....恩將仇報,上天難道就沒有報應?

可,這樣又不好嗎?自己不動手,王府這塊資源豐富的肥肉,難道要放手任由亞瑟.柯克蘭、法蘭西斯、阿爾弗雷德、路德維希、伊萬...那票西方來的餓虎來吞吃嗎?到那時後佔據王府資源的得利者,勢必成為亞洲最強的新勢力,與王府比鄰而居的本田家又該如何自保?

說到底,王府落至目前的窘境,最大的罪魁禍首就是王府自己。誰叫王府弱呢?在這個殘忍的現實叢林,沒有朋友也沒有天理可言,每一個人都想要吞吃弱者的屍體來茁壯自己,今日倘若本田菊不動手奪取王府資源,讓本田家繼續成長,他日就是別人踏破本田家的大門。

如果老天要處罰,老天要報應,就全部尋到自己身上來吧!只要本田家能在殘忍的國際競爭下,保持千秋萬代的富裕安康,下地獄又有何恐懼?這世界的真理就是等價交換,只要自己的良知能換取本田家眾人的幸福,這筆交易,本田菊認為非常非常划算!


「叫啊!你叫啊~這麼淫盪的聲音不叫就太浪費了」
「你以為你能力作啥!懂得伺候大爺,算是你的福氣!下賤的東西!」
「對!就是舔這裡!喔.........你真有天分......可愛的小東西」

「唉呀~別叫的那麼生疏!我們都是親戚,你要是不嫌棄,跟府裡的孩子一起叫我大哥吧!」


「別客氣!以後家裡經濟如果有什麼困難,直言無妨。我必定盡力幫你



我下次會注意跟他保持距離的」

 


為什麼王府如今這麼弱呢?如果王府現在依舊保持舊有繁華昌榮,那麼今天是否兩家關係就不會弄得如此難堪.....

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那些過往的感情與恩義,只是阻礙本田家前進的石頭

況且..............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那積存在自己內心,揮之不去的夢魘與自我厭惡.......也只能藉由這樣的方式來獲得滿足,他曾問自己—什麼時候工作狂本田菊才會覺得自己的努力,總算有了回報呢?難道不是曾經傲視全天下的王府家主,屈服在自己腳前的時候?難道不是變成全亞洲歷史最悠久、資源最豐富的王府主人的時候嗎?

啊啊......日夜交加,讓他揮之不去的惡夢,只要那曾可憐他、同情他、鄙視自己的存在,徹底落入他的控制下。那麼,只有那時後本田菊才能安穩的好好睡上一覺。不再被飢餓的恐懼、沈重的責任、自卑的厭惡......苦苦逼迫著在骨髓裡發疼發酸

這樣的想法、這樣的慾望、誰都不會明白吧!本田家人不明白自己的苦痛恐懼,灣娘也不知道自己永無止盡的貪求

無妨,自己的醜惡,不需要有人知道。本田菊希望愛著自己的人、自己愛的人,永遠、永遠不明白最好。他們只需要站在明亮光鮮的地方,安安穩穩享受著幸福即可。他們不需要知道幸福背後的污穢,本田菊不想連同他們也一起弄髒了,他已經夠髒了........很難看、很難看了......


「菊當家,王府已經到了。」載著本田家眾兵士的卡車、汽車紛紛在王府大門口前停了下來。旋即帶兵的統帥廣島便恭敬請本田菊下車。他也是本田家「外務組」新生代的佼佼者,個性沈默剛直忠厚,無論領導交代什麼任務皆會盡力快速完成。他不曾埋怨也沒有意見,於是在之前與王府的武力鬥爭中,廣島便以優秀的後勤補給立下了赫赫戰功。於是之後只要須向王府動用武力的行動,本田菊幾乎都會指派廣島同行。

「知道了,你先帶帶一半兵力包抄王府大大小小所有出入口,等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沒有我的命令的話—不許讓任何人進來,也不許讓任何人出去。」語畢,本田菊推開車門下車

「知道了。」

沒有第二句話,廣島很快的整兵帶隊包圍王府去了。本田菊則分了一半兵力,踏入了王府


■■■■■■■■


在高利貸無理的累積債務下,這次要從王府取得的目標非同小可,本田菊預計可能會遭受王府全家上下的激烈反抗,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當本田菊帶兵進了王府,偌大的王府裡居然寂靜無人聲,空蕩蕩的一塊大園子裡,只剩王耀站在門前,孤身安靜的等待敵人到來

「王當家,貴安。看您氣定神閒的態度,想必是已經準備好了在下今日要帶走的目標物。畢竟空城計,是連外頭的番人也唬不了的啊!」看到王耀被士兵團團包圍也不恐慌害怕的模樣,本田菊心頭倒襲上一股焦慮。正確來說,從小到大,面對王耀的時候,無論是好是壞,面對王耀雲淡風清的氣度,本田菊總是有股挫敗感


「本田先生!很抱歉。王府已經無力再讓您帶走什麼了。況且,王府前前後後交給本田家的利息,早已遠超過欠債的本金。」面對本田士兵的包圍,王耀不急不怒,只是脊椎挺的筆直,靜靜的誠述著自己的決定:「倘若本田先生不滿意王府的決定,我在這邊道歉。不過,假如本田家對王府作的太過火,恐怕也會損傷西方那些先生們的利益,這樣發展下去,本田家恐怕也會引人眼紅,可否請您手下留情,放過王府吧。」

「................,真是遺憾啊!在下原以為王當家現在已經多少明白事理一點。看來咱們還得稍微溝通、溝通!」本田菊俊臉露出好不惋惜的微笑,然後轉向士兵打了手勢道:「將王當家架起來!打!」


「是!!!」訓練有素的本田家兵士,沒有第二句話,以人數優勢一下便抓住了毫不抵抗的王耀,接著拳頭開始如雨點的落在短馬尾男人的臉上、胸前、四肢、腹部.......單方面的痛擊與毆打,旋即短馬尾男人身上出現了大大小小紅腫青紫

「菊當家,打到什麼程度呢?」帶隊毆打王耀的小隊長請示

「嗯~別太失禮了,就打到王府家人哭著跑出來求情的時候....」本田菊笑嘻嘻的說著,這次他打算要帶走王府另一個孩子,假如目標不趕快哭著跑出來,找人倒也很麻煩呢!

「沒有用的!我早已事先作了安排,沒有人會出來替我求情的!」被二三個本田士兵架起來毆打的王耀,雖然拳頭還是不停的落下,王耀卻哼也不哼一聲,溫和堅毅的臉上露出了平靜的微笑說:「你可以打死我!但是我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一個孩子,被你帶走!」


「唉呀呀呀~這樣就傷腦筋了啊!念在過去情誼,其實在下真的挺不願意動手的,這幾年最尊貴的王府已經被西方那群豺狼欺負的夠悽慘了啊!」本田菊信步走到王耀面前,一臉好不誠懇的伸出雙手握住王耀的大掌說:「本田家其實也希望能向王府報恩,假如王當家能體恤在下為了王府著想的心意,將整個王府交由本田家保護與代為管理。相信不出10年,王府與本田家合作的話,一定能同步登上世界的頂端。到時後那群西方的豺狼,就不敢再來亞洲放肆了。」

「何必把侵佔別人家產,奴役別家孩子的事情說的那麼好聽呢!什麼叫做合作?你又何曾對待阿勇好過了?又有給灣娘自由嗎?」王耀臉上呈現悲憤的神色,然後說:「以前大家在王府裡都這麼和樂和氣,我也不曾虧待任何親戚,如今本田先生勢大,又何苦這樣苦苦相逼。」

「請不要提起灣娘!少叫的那麼親密!灣娘從頭到尾都是本田家的人,原本就是在下先發現她的.....王當家之前強搶灣娘進王府,這筆帳,在下可還沒與您算呢!」聽著王耀提起自己的心上人,想起灣娘至今還是對王耀念念不忘的依戀,本田菊心裡又怒又恨又嫉妒,俊臉上還是保持著微笑

王耀一語拒絕了本田菊的勸誘,本田菊握住王耀的大掌雙手卻暗暗使勁,於是啪啦一根一根折斷了王耀的手指,十指連心,王耀一下劇痛直鑽入腦髓,但他依然不肯出聲,卻痛的冷汗直冒,然後本田菊下令道:「王府人口眾多,不可能短時間集體失蹤,現在立刻去搜人!一塊角落都不要放落!今天要是沒找到目標的話,就把這棟破房子給燒了。」

「是!」聽了本田菊的命令,進入本田家眾士兵,分了一半去宅子裡頭找人。

本田菊環視了王府雜草叢生荒涼的園子,指著幾處大屋,歪著頭輕笑說:「我覺得這裡改建成西洋的石柱建築也挺不錯的,到時後王府的孩子一人一間房,也方便管理訓練。」

「繼續打!在王當家還沒改變心意或找到目標前,就一直打下去。」本田菊彷彿想起了些什麼,又笑嘻嘻加了句叮嚀:「不!不!不!打死就糟糕了!別打了,未來我還要仰賴他的能力呢!就拿針戳戳王當家的身體就好了!看看能不能替他固執的腦袋開開竅。」

「是!」於是本田家重兵士停下了毆打,將王耀壓在地下,改揀起幾根粗細不一的長針,往王耀的手指頭或腳掌心刺去

「唔!!!」王耀尚可忍耐痛打,但是關於身體上的酷刑折磨,來的又痛又快,一下讓他無法承受,不可以叫!不可以叫!若叫了!若他叫了!那些分散在家裡各處地下室躲避的孩子們,聽了豈不心痛?於是被壓在草地上施刑的短馬尾男人,他拼命以嘴吧啃食著泥土,將泥沙塞滿了自己嘴裡,阻止自己哀嚎出聲!

「唉~這麼尊貴的王當家,現在連泥土都啃的這麼香.......看了在下心裡也很難受啊!王當家!算在下拜託您,請您早點醒悟好嗎?」本田菊站在被壓在草地上施刑的王耀前,居高臨下的用腳尖輕輕踢著王耀的腦袋,柔聲說:「就把王府全部交給在下保護管理吧!這樣不但王府可以得到本田家的支援,王當家身上的擔子也可以卸下了!」

「.....................」四肢皆被本田家士兵壓住,一跟跟長針短針戳著自己的身體,又疼又麻的痛覺已經麻痺了王耀的思考,粗裂的砂石也掩塞了王耀的嘴吧,他已經無法言語,只是一雙眼睛依然恨恨瞪著本田菊不放,絲毫不屈服!

「菊當家!!!找到了!找到了!找到滿州了!」本田家士兵在柴房那邊的地下室揪出了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小男孩,他留著長辮,身上穿著長袍馬掛,他是清朝老爺留下的後裔。高貴的血脈擁有本田家垂涎欲滴的眾多天資。

「放開我!放開我!!我不要去!我不要去!你們這些鬼子!!忘恩負義的壞鬼子!!!」被本田家士兵架出來的滿州,小小的身體拼命的反抗著,只是當小男孩被架到本田菊眼前時,一看到王耀被壓在地上,被長針貫穿的模樣,滿州一下安靜了下來。不知道是因為驚嚇?還是知道自己再尖叫只會連累家人受害?

「不錯嘛~很識時務!可造之才啊~」本田菊滿意的伸手捏了捏小男孩的臉頰,然後說:「念在你這麼乖巧的份上,今天就到此為止,滿州!咱們回家吧!」

本田菊招了招手,於是在王府裡大肆搜索的本田家士兵才停了手,旋即訓練有素的排起了整齊隊形,架著滿州,魚貫列隊踏出王府大門,本田菊是最後一個離開王府的,臨走前他很誠懇的倒臥在草地上的王耀,深深鞠躬說

「王當家,在下還會再來向您請安的!關於本田家與王府之間的合作,希望到時您能給在下一個滿意的回復!」

「祝您早日康復、早日想通。」


■■■■■■■■後記

為啥叫「恩斷義絕」啊~除了王耀跟菊,其實隱含意是躲在地下室的灣娘對於阿菊........

「不要打我哥哥阿!不要拿抱我的手!叫人打我哥哥!!!」

灣娘被伍星跟白日綁起來在地下室,透過地下室的氣窗,看完了全場,哭到不行

其實躲在地下室的王府人人都在哭泣,但是王耀早一聲令下,不許人主動出來,所以大家只能默默垂淚

話說王府人太多~所以分散躲在很多個地下室,SO~灣娘躲的那個地下室,沒被本田家士兵發現,不然醜態畢露,本田菊可能會當場崩潰XDDDDD

我寫完了(掩面),我居然寫完了!其實在收集相關三次元的歷史資料時非常非常的痛苦,但是真的下筆描寫的時候,卻很冷靜的寫著,大概已經心痛到麻痺掉了吧.......

這篇文章描述的種種事情,基本上都可以搭配三次元歷史來看,如果有興趣的話翻一下維基是最快的。其實歷史背後有很多很多因素啊!嗯啊............總而言之是這樣子的~

下一章是灣娘跟伍星跟灣娘與本田菊的場合,話說伍星一開始是主張灣娘反抗本田菊以後獨立耶~實在說話不算話!

唉~灣娘跟本田菊的關係以後要怎麼辦呢?鴨子還在思考中~

話說阿菊內心也挺掙扎的,雖然他一直不讓灣娘知道他到底在外面幹了啥好事。但是其實他也很想讓灣娘知道........他希望灣娘能夠無條件的愛著自己,即使知道自己非常卑鄙而污穢。但是評估下灣娘的個性,阿菊還是閉嘴了。

阿菊對敵人,基本上是不把敵人當人看(畜生?),通常是解決再說~從某種角度上來說,菊珍惜的人,代表菊的良心.面對他們,菊就會反省自己之前有多麼不正常,...小灣一直一無所知的話,菊會對灣一直很溫柔,但是如果小灣堅持要處碰真相跟菊的底線的話.....

菊不希望灣娘插手,自己決定要作的事情,灣娘永遠不知道最好
如果知道,如果企圖阻止,那麼.........變成敵人=畜生,就不是自己珍惜的灣娘囉

啊哈哈哈~阿勇該出場了吧(炸)

下章的名字叫:破滅、絕望!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月瑟
  • 唉...的確滿崩潰的
    果然是三次元血淋淋的樣子
    真想知道接下來可以崩潰到什麼程度(炸
    不過聯軍那邊不是義和團事件嘛?XDD

    嗚嗚嗚~王耀真的好可憐哪~~
  • 恭喜月瑟桑拿第一樓~~拍手拍手
    答對了~就是八/國聯軍唷
    說到破一個大洞的意思是說因這個戰爭簽下
    讓外國軍隊擴大在中國權力的離譜約定.....

    NINI當時真慘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29 回覆

  • 櫻熊
  • 灣娘躲在地下室有聽見或看見過程嘛?

    很多地方都可以連結三次元的歷史事件呢
    鴨子大好用心XD
    不過三次元果然比較黑(汗
  • 灣娘全部看到也聽到了

    其實再寫這個時吼真的參考很多資料

    只是懶得加三次元註解了

    我覺得大家應該看的懂我在隱喻啥吧?

    (天音:你寫的那麼難懂!不要老是指望別人理解)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1 回覆

  • shiroto
  • 喔喔,要是沒人看到就太可惜了w(大誤
    還好灣都有看到阿哈哈哈!!!
    然後就可以看到菊灣快樂的崩壞啦!
    菊其實是知道自己在幹麻可是反正就是這樣下去啦w
    灣這下如果回去的話必定會很腦殘(?)的去對菊OX(OX是啥
    最後我要說...不夠虐啊不夠虐啊不夠虐啊!我要見血啦快上菜!
    (你這口口聲聲說自己是NINI控的在說什麼?!
  • shiroto桑~你是虐NINI控是吧

    接下來菊灣的確崩潰到我不敢想像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1 回覆

  • 蒨蒨
  • 鴨子大您辛苦了!
    要構思這麼虐的文,又要查極度崩壞的三次元歷史...
    雖說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但看到還是會難過...

    原來灣灣有看到呀??
    這樣她以後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菊呢...?
    好期待大家一起崩~~
    (↑這是我個人的惡趣味...越喜歡的角色就越想虐他~)

    下節章名...破滅、絕望...好毀滅性的名字!
    真的亞/細/亞組要一起崩了?
    阿勇趕快出來吧~~
    (最好小香也一起.)
  • 謝謝蒨蒨桑的鼓勵,鴨子真的寫的很難過阿
    要是讓您難過的話也只能說對不起了QAQ

    灣灣自然是決定了某種事情
    下一章會提到喔

    整個WW2就是亞/細亞的悲劇阿~
    香以後一定會出來的~只是按照歷史~比較晚一點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3 回覆

  • daikon
  • 這次又有新腳色了喔~廣島君與小滿,感覺阿廣會死的很慘的說... ...

    看完三次元後會覺得二次元不會那麼孽,只是還是會感覺痛阿~
    折手指NINI不是托里斯阿~拿針戳阿菊你是老鴇嗎!
    超想知道看完全程的灣,會對打他全家扁他哥哥的阿菊如何相處。

    下一張篇名感覺會黑化到極點的說,先為鴨子大致敬一下。
  • 阿廣其實是個好孩子
    但是戰爭通常都是好孩子受害最身
    嗚呼哀哉................

    感謝daikon桑的鼓勵!鴨子會讓下一章更XX的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4 回覆

  • 音御
  • 好崩潰啊這章><(阿菊好變態)
    原本還有點期待菊找到灣娘的…=v=
    同樓上上,我也喜歡虐我喜歡的角色~(阿喔我好變態)

    下一篇大家會一起崩掉嗎?
  • 阿菊找到灣娘,他會一手敲昏他
    然後帶回家...........唉~太可怕了
    准不是好事(炸)

    下一篇大家會一起崩掉
    敬請期待(炸)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5 回覆

  • 小狼
  • 整個看的就是叫疼阿 QAQ崩了崩了好棒!(被踹)

    阿菊崩了....我好難過.....(事實上想看阿菊親自動手?南京大屠殺!<遭毆>)

    嗚嗚....好矛盾的心情....看的王耀心疼死了....又好想看菊親自虐?(變態!)

    滿洲要變成魁儡了說....挺期待的(眾歐)

    那個阿勇你要出場了!好不容易有你的戲份了要好好演喔~

    對不起我的喜好是虐+矛盾心情ORZ
  • 其實阿菊現在不算崩阿
    他知道自己在作啥!他很冷靜的在做
    做完會回家懺悔的

    阿菊崩潰的時候是完全沒有罪惡感~想做就做
    只為自己爽快

    虐+矛盾心情絕對沒問題喔~請小狼桑再等一下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6 回覆

  • RAT
  • 滿洲出現了!!!
    好崩壞的一章!!
    阿菊你回家慘定了灣娘全都看到了......
    好不容易萌發的愛情被菊自己親手斬斷...
    可憐的灣娘...
    愛的越深...恨的也必定越深......
  • RAT桑說到中點了
    好不容易萌發的愛情被菊自己親手斬斷.
    灣娘現在很痛苦~他很心疼NINI
    但是又不敢置信自己最喜歡的人如此的殘忍..........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7 回覆

  • 凓子
  • 其實我覺得 不坑一聲的NINI很帥ˊˋ

    真的ˇ

    菊灣 崩潰了吧= =!!!!((崩崩崩 OTZ
  • 鴨子也跟凓子一樣覺得NINI這章是最帥的
    菊灣可以等以後開始瘋狂崩潰
    (掩面)

    希望不會驚嚇到您

    a12361510 於 2009/09/02 01:38 回覆

  • 諾米雅
  • 昨天想留言一直無法成功.....
    電腦不知道怎麼搞的= =....
    這章NINI很帥+1 XD

    阿菊好壞...這樣欺負人家
    灣灣看到整個過程好崩....
    想到前幾個小時(應該是吧?!)
    還在咖啡館裡跟菊親親抱抱.....

    唉唉~
    現實總是殘酷的呀>''<
  • 我覺得比起去打人的人~
    其實鴨子更喜歡忍耐去保護現有事物的人
    這章的NINI,大概就是描寫這樣的決心

    灣已經崩潰到不行了QAQ

    現實實在太殘忍了,三次元的現實,怎麼都非常讓人無奈阿

    a12361510 於 2009/09/10 22:00 回覆

  • 泡芙
  • 當時的日本真的太強盛、到處抓奴隸,害現在我也開始有點想反攻日本= =|||
  • linamy5668
  • 覺得灣娘跳出來會比較好玩
    不過歷史沒這麼寫 所以不能這麼玩XD
    這期間的中國好帥喔~就喜歡他這樣風度
    不過現在aph這麼萌化 感覺對不上
    不過耀還是很愛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