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眼淚到底可以有多少?

如果一直掉眼淚、掉眼淚、掉眼淚...可否讓疼痛減少一點?

可是哭泣是不應該的,那是無能者才會作的發洩。



灣娘很少哭泣,以前獨居在小茅屋的時候不哭,是因為自己哭破了喉籠也不會有人搭理,去了本田家做工後,無論遇到任何委屈也不願意掉眼淚,那是因為灣娘很明白,奴隸的眼淚無法博取主人任何的同情。可是現在到底也忍不住了,女孩的淚水像條溪水一樣直流而下。

被伍星與白日拖進王府地下室的女孩,因為女孩拼命的抵抗,為了免得連累躲在地下室的王府人,於是伍星與白日當下就拿起繩子綁起了女孩的手臂,拿起布條塞住女孩的嘴。灣娘只能勉強的掙扎著鑽去通風口前,眼睜睜的看著親人就在自己家裡被惡魔踩在地上痛擊。那個凌虐哥哥的惡魔臉蛋非常熟悉又非常陌生,他臉上依然掛著從容的微笑,一如在與自己拌嘴的時候。那雙折斷哥哥手指的大掌,剛剛才輕輕撫過自己的頭髮。他說話的聲音如同喚自己名字般那麼低沈輕柔,只是吐出行兇的命令與預告

不應該是這樣子的,為什麼會是這樣子呢?本田菊不是說過他也曾長時間受王府的照顧?本田菊不是比自己還要了解哥哥?本田菊到底為什麼能夠從頭到尾都笑得那麼優雅清爽的,命令手下折辱他人?

整座地下室都塞滿了王家的孩子,整座地下室都迴盪著哭泣的聲音,小小聲的、非常壓抑的、悲憤不甘的,思緒已經徹底溶解在這份悲傷中,女孩幾乎無法分辨哭聲從哪裡冒出,一直到耳朵裡鑽入幾句充滿憤恨怨念的話語


「你看!那個從本田家跑來的女人,也在哭呢!」

「她憑什麼哭!她在本田家吃好的穿好的!看耀兄被主子打,應該挺樂的吧!」

「搞不好是喜極而泣呢!她還穿著鬼子的服裝!看了就噁心!她真的是我們王家的孩子嗎?」

「太不要臉了!我就說當年耀哥哥不該把這禍害帶回來!」

「搞不好!就是外來的雜種引來鬼子來禍害我們家的!」

「把她推到門口去,如果等下鬼子發現這個地下室!就拿她去要脅鬼子!」

「得了吧!人家鬼子把她當奴隸看!搞不好比垃圾還沒價值!」

「虛----!少說幾句!要是讓鬼子知道有人躲在這裡可不好了!」



幾句小小聲的惡言惡語,從身後、周遭傳了出來,灣娘睜大了眼睛,她分辨不出來這幾句話是誰說的?似乎每個人都在講?但是沒有人願意承認就是自己發言的。王家的孩子們一張張秀麗或俊雅的臉孔,好像跟自己的臉有點相似,可是為什麼現在大家都用那麼排斥的眼神看著自己呢?彷彿在看著敵人或怪物一樣?對了!因為自己身上穿的是和服!可是在本田家做工的灣娘,除了本田式衣服以外,也沒辦法要求主人提供其他服飾,被送去本田家做工又不是灣娘自願的。那是為了保全王府其餘兄姊的安全,所以自己不得不被當作祭品般,被耀哥哥親自送往本田家


灣娘想要開口解釋,她想說自己並沒有傷害耀哥哥的意圖,事實上,灣娘雖然人在異方做工,但是無時無刻,灣娘都希望能回到家裡,想要回到親人的身邊。無奈灣娘的嘴吧被塞了布條,手臂也被緊縛。於是女孩只能用眼神哀求那群排斥著自己的哥哥姊姊們,無奈的是女孩的心意並沒有傳遞出去,倒是後方伸出了手,把女孩推到地下室的門口,當作是保險。


當年,就是這樣被推出去,所以她變成本田家的奴隸了,現在,那又變成自己的原罪。


女孩呆呆的跪坐在地下室的門口,望著門口的排氣孔,她看到耀哥哥被本田家的士兵推倒在地,被針刺穿。然後她聽到身後再說著「好可怕!」「鬼子果然很殘忍!」「耀兄會不會忍不住痛,出賣了我們啊?」

女孩回頭,望著那一張張美麗又醜陋的臉蛋,他們嘴裡都講著仁義道德、大是大非,但心裡除了考量自己的利益外,沒有其他了。女孩心裡忽然產生極大的憤怒與怨恨。還有無限的悲傷與失落


是的!這就是自己長久來,心心念念想要回來的家

這就是自己一直思思念念,血濃於水的親人



■■■■■■■■■■■■


不知道過了多久,被綁著呆在地下室門口的時間是如此漫長,在女孩以為自己會老死在這不見天日的暗房時,她終於看到那襲擊王府的惡魔們,在抓到自己的獵物後,滿足的揚長而去。然後很快女孩就被人從地下室門口被推到角落,那些剛剛躲在角落發抖的哥哥姊姊們,如今爭先恐後的衝了出去。女孩獃獃的也跟著站起身子,笨拙的走向門口,不管怎樣,女孩想先確認下兄長的安危。

「等下!灣小姐!剛剛失禮了!先讓我幫你解開繩索吧!」

門口傳來憨厚沈重的聲音,灣娘轉頭,才發現伍星又從外面走了進來,大掌正手忙腳亂幫自己去除繩索與布條,樸實的臉上一臉歉意,然後說:「灣小姐!真是太抱歉了!為了免得您失控不得不出此下策!手會痛嗎?」

「沒事,那不算什麼。」女孩臉上勉強的扯開一抹笑,那的確不算什麼!比起耀哥哥受的傷,比起自己被兄姊排斥!小疼小痛又何足掛齒?

看著女孩難堪的表情,伍星細細的眼睛閃著銳利的光芒,溫言勸道:「灣小姐!請不要那麼難過!我想各位小姐、少爺只是不明白您的苦處,所以有了些誤會—畢竟現在正是王府的生死存亡的關頭,倘若那鬼子再來一次!我怕王耀大人的性命恐怕就抵不住了.............」

「我知道................」灣娘的臉上裝滿了苦澀,然後輕輕說:「但是我沒有傷害耀哥哥的念頭.....即使現在是本田家的奴隸,我也不可能對耀哥哥.....................」

「我明白!小的完完全全明白!灣小姐的確是王府的孩子!您比誰都還要替王耀大人著想。」打斷了灣娘的話語,伍星露出誠摯的笑容說:「王府的未來就要靠灣小姐拯救了!到時後王府的各位小姐、少爺就會明白灣小姐的心意。」

說著說著那大漢從懷裡摸出一把帶著刀鞘的匕首塞入雙頭帶花的少女的手裡,然後軟言勸道:「把傷害王耀大人的罪魁禍首抹殺了吧!現在只有呆在本田家做工的灣小姐才能辦到這件事情!本田菊在家裡不可能時時刻刻都會有戒心的。」

「.........................」灣娘呆呆的看著匕首,想著那代表的含意,感覺無比寒冷

「到時後,王府就會恢復以往的和平與快樂。灣小姐也會是王府的英雄!」看著灣娘的遲疑,伍星連忙繼續美言,這些日子以來左思右想,就這個辦法能以最小的犧牲,得到最大的戰果。可惜王耀大人不許,但是如今連王耀大人都倒了,伍星決定要自己想想辦法了

「就算去刺殺了本田菊........如果本田家找上門來報復,王府照樣會毀滅的。」女孩嘴裡慢慢吐出話語,乾澀又沙啞,好像不是自己的聲音。

「這您就放心了吧!其實呢!我的老東家俄/羅/斯早也看本田家很不順眼,無奈本田菊那惡魔實在太強勢可怕,之前老東家在他底下吃了虧,所以即使與王府有深厚的友誼,也不敢隨意站出來幫助王府!只要灣小姐刺殺了本田菊!不!只要即使讓本田菊重傷也好!我必定會回去請老東家支持保護王府的安全!」

「......................」女孩抬起頭,看著伍星憨厚的臉龐,如今精光四射,眉飛色舞的細細數著自己刺殺了本田菊以後的美好未來,那副神情也是醜陋的那麼似曾相識,她忽然覺得一陣無力感傳來,女孩淡淡的說:「我在本田家有聽說,最近伍星先生非常不得耀哥哥的重視,想必您相當氣悶,難怪會想回去找老東家,本田家走了換俄/羅/斯,那到底有什麼差別嗎?你有問過全家人的意見嗎?你有得到耀哥哥的同意嗎?伍星!你要利用我達成你的願望,直說無妨,何苦說的這樣天花亂墜?」

「灣小姐...................」驚覺自己計謀又過於顯露,伍星連忙又陪起了笑臉,暗暗叫苦!慘了!這千古難逢的好機會!該不會就這樣一時得意忘形而槁雜吧!

「不用著那麼沮喪,我有說我不作嗎?」灣娘忽然淡淡一笑,反手將匕首塞入自己懷裡,然後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信步走出地下室門口,然後轉頭對伍星說:「帶我去看耀哥哥吧!要我為了你的算計去送死,好歹也要讓我看看親人最後一面吧!」



■■■■■■■■



大概是被女孩幾句冷言冷語,徹底識破計謀,過於心驚意外的伍星,於是按照灣娘的願望,讓灣娘進了王耀臥房探望,順便摒除其他閒雜人等,就讓兄妹安靜的獨處。雖然經過診療後脫離了生命危險,,但是受傷過重的兄長依然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不過,總算只剩下他們倆個了。


灣娘跪坐在床頭,環視耀哥哥的臥房,設計的款式自己是非常熟悉的,因為以前自己在房裡呆得慌了就會跑來耀哥哥房間尋寶兼等他回來。耀哥哥房裡有數不清的書卷與古董,灣娘很愛來耀哥哥的房間消磨時光。如今這間大房冷冷清清只剩破洞的木桌還有缺腳的椅子。其餘的裝飾寶貝早被洗劫一空。


「耀哥哥!」隔著層層紗布握著王耀的手,女孩輕輕把自己的臉貼在王耀的手上,然後低語:「對不起,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辦法幫上忙............」


「可是我真的最最重視耀哥哥了,這件事情,耀哥哥絕對不能懷疑灣娘!」雖然知道兄長不可能聽到自己在說什麼,但是女孩還是繼續說著,因為自己應該不可能會有機會說了,但無論人在哪裡,灣娘最在乎就是老愛笑嘻嘻揉著自己頭髮的那個人,女孩慢慢訴說自己的心情:「灣娘希望耀哥哥能好好的活下去,長久以來,你都太辛苦了........不要再犧牲了........」


「我一直都以為,只要我努力做工賺錢,耀哥哥就會接我回家。不過啊,其實我早就無法回家了吧.........所以每次灣娘說要回家的時候,耀哥哥才每次每次都那麼為難,左右而言他..........真是對不起啊!難怪耀哥哥老是念我是傻孩子,灣娘真的非常非常的笨啊...........」說著說著,女孩的眼淚還是像斷了線的珍珠般流洩而下。她的美夢,女孩一直砥礪自己的未來目標,今天她才發現,早已不可能達成了


怎麼可能回家呢?

不止是本田家不可能放自己走,還有王府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接納自己

如果是這樣,那麼死亡到底有什麼好恐懼的呢?

這次,就讓灣娘來保護耀哥哥吧!

也是要跟那個最喜歡的人、最怨恨的人,一口氣,說個清楚才行。

 

「灣小姐!不好意思,天色要晚了!在本田菊上門討人之前,我必須先將您送回本田家。」白日悄悄的站在灣娘身後,看著握著王耀包扎的手而淚流滿面的灣娘,他實在不忍分開兄妹倆,但是如今的王府也無法承受本田家再次的攻擊與威脅。


3870307445_2d63190771_o.jpg

「我知道了。快把我送回去本田家吧!」灣娘站起身子,胡亂把自己的眼淚擦了乾淨,然後戀戀不捨回頭看了最後一眼後,逼迫自己走到房門口,然後灣娘很快被送到馬車上,灣娘忽然跟駕車的白日說了一句:「白日!麻煩你幫我跟耀哥哥說,我以後不會擅自跑回王府給他添麻煩了。我已經決定,既然身為本田家的下人,就不該在跟王府有任何關連,請耀哥哥就當作沒有我這個妹妹好了。」

白日俊眉輕皺,剛才灣娘還拉著王耀大人的手哭的好不悽慘,現在怎麼忽然說出這種話呢!於是他說:「灣小姐!請不要多想!把你送回本田家也是不得已的決定,畢竟在名義上灣小姐是本田家的下人,其實王耀大人還是把您.........」

白日還沒說完,灣娘已經打斷他的話說:「夠了!別再說了!說這些話通通都沒有用!我已經很累了。讓我休息一下吧。」

「灣小姐.........」白日握著馬韁,不知道該怎麼溫言相勸,雖然白日素來政策講的頭頭是道,但是他一向不擅長跟人溝通、博感情,於是很多王府的孩子都覺得他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白日無奈,但是正如灣娘所說的,王耀大人吩咐他駕著馬車強制把她送回本田家,現在說什麼都太矯情了.........

女孩什麼都沒說,只縮回馬車篷,從懷裡掏出匕首,扭曲著臉蛋、無聲輕笑.........


 

不管結果是什麼,本田菊!我們倆個該攤牌講清楚了。

因為

我喜歡你。



■■■■■■後記


感謝小金魚畫了白日的插圖,根據小金魚的說法大概是孫/中/山長的很帥吧!這樣子是個帥哥!這樣子以後鴨子寫到白日時會比較愉快XDDDDDDDDDDDD想要看伍星的插圖嗎?可是老實說在鴨子心裡,伍星就是路人的臉(不過非常有親和力)

啊~我寫出來了!我居然寫出來了啊啊啊啊啊阿

因為遇上悶到幾乎不想打字的事情,我還以為本週天窗定了0TZ

幸好還是在週末趕出來了


破滅代表很多意思,對於王府的也有對於本田菊的也有!孤兒!到哪裡都是孤兒!努力的那麼久!其實跟開始時一樣!只有自己一人。

總而言之呢~言而總之呢!如果說上一章是參考歷史寫的,那麼這一章,就算是參考那個年代各國人的心態寫的,如果回去翻翻近代史!會發現一個很有趣的事情,灣家人一直熱情十足的期待回老家去,但是當時內亂交破的王府,根本沒有人想甩灣娘的願望。連共/產/黨都叫灣娘要自己想辦法掙脫阿菊家的統治,他們無能為力

然後在阿菊的統治下,因為不是阿菊家人,灣家人不管作什麼都被歧視被強制矮人一截被控制著自由,然而好不容易回去大陸,卻被當時對岸往往視為阿菊家的附庸者,兩邊都不是人,兩邊都不覺得灣家人能夠跟他們平起平坐。真是悲哀啊~

目前到王耀這裡的敘述大概到此為止了,如果還要談到王耀就非等到WW2打完,才能再寫王耀如何抓狂到讓灣娘心碎的家庭悲劇吧!啊啊~戰場上應該也會談一點,畢竟有兩岸在WW2互相殘殺的史實,雖然鴨子頭一次看到這種黑闇歷史下意識真是想要直接跳過、跳過再跳過

接著就要直接衝入本田家在整個殖民歷史理,希望各位讀者不會被鴨子驚嚇過渡,畢竟,這篇文章叫百年流離啊!如果讓各位讀者大人看了很心酸很刺眼,罪人鴨子先在這裡請罪了。這篇著重的是灣娘的心裡掙扎,要看對阿菊與NINI滿滿的無條件包容的愛,可以參閱其他APH同人優秀創作。


話說本章應該叫破滅、絕望的。不過,一步小心又爆了字數,所以只好分成兩章,下一章叫「絕望的差異」。如果下一篇出來是番外的話,就代表寫崩潰文寫到快要抓狂的鴨子,必須很不自重的寫一些性騷擾文來發洩一下(炸)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RAT
  • 主線劇情真的越來越明顯了
    畢竟這是戰爭...
    本來就是由多人的生命和血淚構出的歷史
    但NINI那邊的政治真的很混亂~
    灣娘終於下定決心了ˊ
    愛的越深.恨的也越深壓(感慨
    很多遺憾還有痛苦仍就有傳下來給我們這一輩...
    鴨子大大的這篇文勾起了很多回憶
    我同學的爺爺就是個台籍日本兵ˊ
    從他那聽到他爺爺那很多事呢...(天呀崩到好想哭...
    喜歡日/本嘛?我想我是的
    憎恨日/本嘛?我想我是的
    我們灣家人一直活在矛盾與拋不下的糾葛中呀...(遙望

    PS.白日真的好帥喔XDDDDDD
  • 拍拍RAT桑
    愛與恨都太極端了,有時候鴨子還真難說明對於阿菊的感覺
    阿菊好的時候很好
    壞的時候很壞
    好壞都是阿菊的一份子啊~說要剝開很困難
    唯一確定的是,鴨子希望阿菊跟王耀都要公平對待(炸)
    (天音:所以就一起崩潰嗎?)

    以後還會描寫更多這種矛盾的情節

    a12361510 於 2009/09/06 23:32 回覆

  • REN

  • 我一直把白日看成白目(土下座)

    這段歷史真的很虐
    前些日子才看完南/京/大/屠/殺
    內容很完整的一本書
    看完時我都快哭了......

    扯遠了
    黑歷史終究室無法假裝看不見的
  • 拍拍REN桑
    那種相同性質的書籍呢~記得隔段時間再閱讀
    不然很容易心靈遭受到創傷
    容易立場分裂
    鴨子就是最佳示範0TZ

    a12361510 於 2009/09/06 23:37 回覆

  • 小狼
  • ...糟糕,看到小灣心理的吶喊我不哭反笑耶.....(遭鴨子打

    對不起,這....這....這是我最愛的心理折磨類型篇阿阿阿阿阿啊!!(冒心

    爆字好!爆字數最好了!!!

    是說小灣應該不會吧......不可以把本田殺掉啊!!小灣你自己想想嘛QAQ王府家除了王耀你還留戀些什麼?大家都對你這麼壞!血濃於水狗屁不通!

    相較於本田家,除了神奈川大家都對你疼愛有加,大家都欣賞你,就算是水,情感更甚於血阿!!!

    不要去破壞你真正的幸福啊!!!(話說如果當時把中國賣了就好了.....今天的大陸就不會落入共產<眾歐>)

    大不了讓本田吞噬王府家,然後再替本田向王耀求情嘛!(反正到時候你也是本田夫人了,怕什麼!!<被踢飛>)

    以上限於二次元....不過基於三次元上,被良心打的很慘就是了....
  • TO 小狼桑

    如果撇開三次元不評論,單就鴨子故事設定裡的灣娘
    她不會贊成本田吞斥王府的事情
    到底為什麼呢!這有很多面向來談

    有感情上,有理智上...種種因素

    不過最重要的面向一定是
    「耀哥哥與王府的家人不願意選擇成為被本田家控制的一份子」

    灣娘在本田家得到特殊待遇是一回事
    但是灣娘本身被關在本田家,除了勞動奉獻給本田家外,,連跟家人通訊也被禁止。沒有其他選項的被束縛著又是另一回事
    灣娘知道失去自由的痛苦,她怎麼會忍心讓最重視的耀哥哥也一起領會呢
    另外再說,王耀以前是世族的當家,怎麼可能忍的下這口氣呢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鴨子希望能描寫出像這樣子的灣娘形象

    更何況,神奈川代表的本田家的守舊派,不管是通*婚還是管理其他亞*洲人,那個歧視亞*洲血統的固執觀念,可不是一般般的高阿

    這件情節寫到後面就有爆點了XDDD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09/09/06 23:30 回覆

  • 月瑟
  • 小灣扭曲的臉...我好想看阿!!(欸欸
    是說最後一句真的好害羞也好恐怖(炸
    白日的確很帥呢XDDD
    孫年輕時的確很帥(覺得跟馬有點像
    說到伍星的樣子...原來是路人的感覺阿...
    我還以為會是毛的樣子 有點失望(靠!

    看到鴨子大有要寫到光復後 就想貼給你一篇知識家的文章參考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305092616226
    裡面說到了228事件被隱藏的事實
    看完後只有一種感想...灣灣~你被阿菊傳染了阿!!(欸欸
  • 謝謝月瑟桑提供寫作素材
    這些事情,其實在上大學的時候已經有大略的研究過了
    我只能說這是兩岸的悲劇這樣
    228與其說是族群衝突,其實鴨子更認為是由經濟牽扯到集團的衝突
    這又要扯到因為阿菊侵略王府的前因,
    導致當時對岸糧食比台*灣短缺種種一堆不良因素
    官逼民反是的
    外*省人被台*人屠殺以後,還要被罵是兇手有的
    還有很多無辜被牽連屠殺的平民台*人
    台*灣人記憶理共同得悲傷記憶

    不過,悲劇雖然過去,但是不能引起新悲劇的開頭
    探討過去沒啥不好,過去不能遺忘嘛!免得下次再發生!
    但是不能說是三次元實際清算別人的藉口
    罪魁禍首都死光了,不能追究無辜的後代嘛~
    台灣很小很小,不該分什麼藍綠與本省外省
    大家都是伙伴,一起決定台灣的未來

    鴨子是這樣希望的

    a12361510 於 2009/09/06 23:52 回覆

  • daikon
  • 那時的灣灣真的不知是歸屬在哪阿O Q
    日.本.人、中.國.人還是本.島.人,超級混亂的,打仗時殺的不知是同胞還是敵人的感覺,

    原來白日長的很俊阿!把「白日無奈」看成「白目無奈」還真對不起他,
    孫.中.山長的很帥也是每個歷史老師說到都會講的,眉清目秀的也算上是真的很不錯。
    歷史課本上護.國.軍蔡.鄂也常常有人說很帥。

    下一章小灣灣你會怎麼做阿阿阿阿~~~~~~゚(゚´Д`゚)゜。
  • 其實啊
    還有另一種黑歷史
    鴨子很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不願意提
    據聞在阿菊家士兵留下的資料裡
    台籍日/本兵殘殺中/國兵士或平民,反而更心狠手辣
    或許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的確是天/皇的子民吧
    這樣的人,也是悲劇吧!因為阿菊家也不會真的認為他是自己那一派的

    但是這個畢竟是少數,在當時灣家人口比例是非常非常的小
    多數灣家人口還是把當時的對岸當作是祖*國
    SO~歡天喜地的慶祝光*復,
    然後驚覺所謂的祖*國跟自己想像的差了太多
    沮喪幻滅悲傷,然後還有因為人口增加的糧食短缺


    當時代的悲劇鴨子也不知道該說誰對誰錯了==~
    我們要一起牽手走下去,然後多體諒對方的苦痛吧
    因為我們活在同一塊土地上

    a12361510 於 2009/09/06 23:48 回覆

  • 諾米雅
  • 哈哈~我也聽說過國/父其實長得很帥
    只是不高而已XD (有160公分的說法也有168-9的說法)
    其實在看國/父/遺/像...以前常掛在教室裡那種XD
    就覺得他是個帥大叔了~年輕想必也不錯XD
    伍星在我想像裡就真的長得比較普通路人了

    灣灣....要跟阿菊攤牌了呀....
    這篇真的好黑暗唷....
    不過接下來會更黑暗吧...
    因為崩的不只是灣娘,還有那個變態菊....

    228事件我也聽我外婆說過(她當時16歲)
    跟樓上大大貼出來的知識+裡的東西很像
    鴨子大大可以參考看看
    自家人跟自家人殘殺的事情會比外族人殘殺更傷呀.....
    諾米雅的拙見是~不要寫好了 (誤很大 囧)
    其實那整件事說來就是雙方都有錯
    唉....

    下一章呀~~~~好崩>''<
    百年後面走向都沒甜了吧.....
  • 寫228啊~應該不會吧!
    因為.............老實說228,鴨子無法下定論這樣
    雙方都有好人與壞人。我不知道該怎麼寫才能表現的好
    而且,其實228已經,在台灣算是「顯學」了
    常常在三次元討論的事情,就不在2次元提了

    不過說真的,鴨子希望不要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多多討論是好的
    希望大家懷抱著替伙伴著想的心去討論
    不然永遠會吵不完呢~那種討論會是麻煩的導火線
    我相信,天上的祖宗們也不樂見
    只是在這裡似乎也不太適合討論(炸)

    其實KMT一票帥哥,所以白日蕙被描寫的很帥
    伍星之所以在鴨子想像中是路人
    那是因為伍星的革命先烈們真的就...看起來...嗯...
    大家偶爾可以去找來看看~很有趣的

    a12361510 於 2009/09/07 00:00 回覆

  • 貢丸
  • 看到灣娘在地下室被王家人說成那樣我就會想到台灣光復後,
    某黨來台後的"種種措施",真是十分的感觸良多啊!
    得到了灣娘還在嫌嫌嫌,要嫌的話就還給菊嘛!
    嗯! 不行!
    我不要把這文套在歷史上解讀了啦!!
  • 這..............很多事情是真的
    醜惡的事情是真的,即使在現在的三次元似乎也沒有好轉

    但是也很多美好的事情
    比方我們現在正在打的文字,學習到的詩歌與哲學思想
    還有對岸其實也有很多好人,雖然他們不能太高調
    在這樣的歷史下,才會發生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比方XX學運
    某黨最後還是選擇了民主,而不似對岸選擇了坦克

    鴨子覺得現在的灣是最好的,我喜歡現在的灣
    為此,那些醜惡的事情就當作是修行的一份子吧
    現在灣家人還要多多修行才可以呢~首先先從體貼與尊重開始

    然後阿菊領灣嘛~當時的灣家人真的快樂嗎?
    其實是一個超微妙的問題,請翻閱日據時代的台人文學創作
    不過現在
    WW2後阿菊家有阿菊家一堆困難,恐怕把灣推過去他也不敢要(炸)

    a12361510 於 2009/09/07 00:07 回覆

  • 拂曉曙光
  • 在皇民化運動開始後到ww2結束的那段時間,
    台*灣人的意識真的很難去界定自己是哪裡人,
    如同灣娘,被迫在愛情與親情間做出抉擇,
    就像「台*灣*義*勇*隊」與「台*灣*高*砂*義*勇*隊」,差兩個字卻是差很多的,
    一個是以「保*衛*祖*國、收*復*台*灣」為號召,另一個是「以*犧*牲*報*國*的*精*神,決*心*報*皇*恩」,呵呵,還真是差的天差地遠。
  • 拂曉曙光桑~不過有個很好玩的事情發生
    不管是「台*灣*義*勇*隊」與「台*灣*高*砂*義*勇*隊」
    他們同時都被利用完就丟掉了.............

    多麼悲哀的相同命運

    a12361510 於 2009/09/11 00:07 回覆

  • 凓子
  • ?! 為什麼我昨天沒有看到更新((崩潰
    ---------------------------------------------
    灣 永遠都在 矛盾的渾沌裡 徘徊啊 囧.....
    雖然很殘酷 但是凓子我 很愛看啊((被巴
    絕望之後居然還有絕望,灣 你要撐下去啊((汗

    話說 孫/中/山先生真的很帥唷!!!歷史課本裡面有看到照片((汗
    難不成某黨當真是帥哥製造機=_=|||||||||||| (小聲)
  • 凓子桑可能是這篇文章昨天暫時鬼隱了吧(炸)
    接下來真的是矛盾中的好矛盾阿.....
    該怎麼辦才好鴨子孩在思考呢(嘆氣)

    關於KMT的先烈先賢們
    帥哥比例真的是高到嚇人
    國*父還不是最帥的~我最喜歡的是宋*世*仁
    >/////////<

    a12361510 於 2009/09/11 00:09 回覆

  • 蒨蒨
  • 謝謝鴨子大還是努力把文生出來了!

    混亂的時代那歷史真是黑的不像話....
    不管是WW2還是228,
    都讓人看了不勝唏噓...
    三次元裡的灣家,面對NINI&菊,我覺得雖然有無奈的地方,但也有佔優勢的地方~
    所以灣家人要加油呀!!!

    回到文本身...
    灣灣終於下定決心要跟菊攤牌啦?
    在親情跟愛情中作抉擇很是煎熬呀....
    灣灣你要加油!
    (同時很期待更崩的下一章&阿菊的反應...)
    其實菊灣的甜文已經太多了,隨便抓都有一大把.
    還是看看鴨子大的適度崩文更容易起共鳴.
    (主要是自己很喜歡黑歷史衍伸出的崩的情節)
    鴨子大加油!

    p.s 白日真的好帥!
  • 感謝蒨蒨桑的鼓勵>////////<

    我覺得灣家人很坦然~替別人著想
    就是贏過NINI與阿菊家的地方了

    其實說到攤牌,其實很微妙呢
    因為現在的灣在極度的痛苦中
    才發現自己真的好像...非常喜歡阿菊
    所以才對無法原諒理解他這樣折磨她哥哥.......
    不是這樣嗎?被喜歡的人背叛才是最痛的

    不過情節想的太崩,在描述時會很苦痛
    會非常難過阿(眼神死)
    不過還是感謝蒨蒨桑的厚愛

    PS.小金魚畫的很好吧

    a12361510 於 2009/09/11 00:12 回覆

  • 音御
  • (欸欸欸?!!為什麼我昨天沒看到更新?!)
    日治時的灣家人真的很可憐啊,到日/本留學就被當中/國人看;逃到中國又被當日本人= =
    白日啊…他第一次出現我就覺得他應該很帥>_<(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他會和孫/中/山先生長的像耶)果然我的眼光不是蓋的(才怪)
    還好伍星長的像路人,如果他長的像毛的話我就…(不與置評)
    嗯…灣娘會刺殺阿菊嗎?
    雖然覺得阿菊應該沒那麼好殺(而且他也還不到死期啊…)不過很好奇灣娘會不會真的動手?
    …應該會吧
  • 音御桑~您說不一定跟凓子桑可以當好朋友喔
    (都說一樣的話~好可愛~)

    基本上伍星的先烈先賢,長的都.........
    嗯..................可以去看看~挺.......有親和力的

    對啊~因為阿菊不能死阿~那麼接下來怎麼辦呢
    阿菊會怎麼對付灣娘呢!
    看到成為自己敵人的灣娘,抓狂的阿菊
    兩人個關係到底是如何演變?????

    敬請期待下回!!(天音:那笨鴨子決定好下回了嗎?)

    a12361510 於 2009/09/11 00:15 回覆

  • 鮪魚蛋
  • >>音御
    我記得歷史課本有毛年輕的照片,也是很帥阿,周恩來也很帥,都是屬於書生型的,

    最早KMT大部分都是讀書人組成的,在武的部分真的是不強,孫中山才去挖掘在上海混青幫的蔣,
    所以說蔣是屬於驃悍型,他所領導的黃埔軍校成為後來北伐,反共,和抗日的重要戰力
    其實毛和蔣最初都是追隨孫,從合作到後來決裂,可說是十分戲劇性,很期待鴨子怎麼把這些不同的信念和個性放在作品中
  • linamy5668
  • 這張刻畫的很細膩
    非常有意境跟到味
    果然這樣才有一個大故事的開端感
    有幾天沒看大大這系列了 看了依舊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