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又是番外.....時間點大概是發生在第一章與第二章的時候,補充一點推動主線前進的背後故事。因為這次廢材作者這次已經想不到理由辯解了。所以開放等待主線推進的讀者大人毆打作者洩憤...(請不要打腦袋跟手)囧RZ。不好意思,鴨子下週一定會恢復主線連載......<<(_ _)>>

 


時節已經入秋,不過在王府東南處的小茅屋由於地處亞熱帶,所以天氣還是熱的叫人心慌意亂,小茅屋裡只住一個小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獨居在此,據說她跟王府還是南洋那裡也有點血緣關係,不過來路不明又離的太遠,所以小女孩一直過著沒人照料也沒人搭裡的寂寞生活。,她今天起了一大早,開開心心的打掃收拾著自己的小屋子,然後急呼呼的開始張羅食材。今天可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呢~是本田哥哥要來探望自己的日子。

自從有日,本田哥哥在拜訪王府的路途中根自己要了杯水喝後,他便三五不時常常來茅屋探望自己,一開始雖然因為家務繁忙常常失約沒到,但最近他總是非常守時,而且來得越來越頻繁了。這位溫柔的少年可以說就像是夜空中的月亮一樣。點綴著小女孩無聊的獨居生活。

當太陽爬上天空的高點時,少年便出現在小茅屋的門前,照例女孩總是興奮的一把撲上去,拉著少年的手嘰嘰喳喳講個不停,雖然話題大概不脫「稻米又快收成了,好期待金年的成績~」「今年灣娘栽培的柚子長得很好喔!等下本田哥哥要不要吃吃看!」「最近抓魚抓了很多,今天灣娘有準備蒸魚喔。」等等生產話題,講多了其實還挺枯燥的,不過灣娘生活實在沒啥新鮮事可以拿出來講,但即使生活有麻煩事,小灣娘其實也不敢告訴少年,怕他聽她訴苦會覺得煩

在自己無聊日子裡,有這樣一個溫柔朋友。小灣娘基本上是非常珍惜的,她希望少年在探望她的時候,也能盡量輕鬆愉快。這樣他才會喜歡來探望灣娘,兩人才能相處的長長久久。所以基本上兩人相處,總是灣娘不停的說著自己的事情,大概是因為本田哥哥雖然總是溫柔的在笑,但是偶爾本田哥哥望著遠方的眼神,空洞的有點恐怖。雖然灣娘很想主動問,但是很怕本田哥哥會認為自己很無禮....就這樣拖著拖著,兩人也算認識了一段時間,但除了知道本田哥哥是王府眾多親戚之一以外。對於這位少年的家世與其餘資料,其實小灣娘根本也不知道。

本田哥哥想說的時候就會主動說吧!小灣娘是如此想的。因為本田哥哥是很溫柔的人啊~即使自己不主動要求,他也總是知道小灣娘心裡想法,比方........

「灣娘,吃完午飯後,我們一起來修修屋頂吧~你看!上面有漏洞了。看的我手好癢!」坐在飯桌前,少年笑嘻嘻的提議著,他說「我們」的用語講得很自然,就好比在邀請小女孩跟他遊戲一樣,維護著小女孩小小的自尊心。

雖然是說我們,不過總是本田哥哥自己爬到屋頂上進行修葺功能,再讓灣娘在底下幫忙遞遞材料而已。本田哥哥真是一個溫柔又體貼的人。不過今天有一點點奇怪,修完屋頂以後,本田哥哥還修補了茅屋李大大小小的各種器具,甚至連牆壁也仔仔細細的進行了補強工程,雖然小灣娘萬般尷尬在旁邊一直喊著說「這樣太不好意思了!明天我自己作就好了!」不過少年並沒有停手,從中午一直幹活到日落黃昏,直到茅屋上上下下的修葺工程告了一段落。他才停了下來。

屋外的夕陽有如火燒般的豔麗,染紅了整片天空。茅屋旁種植的稻穗也迎風搖曳著,幹活完後,少年牽著小女孩的手在屋外散步,看著這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此時少年黑色琉璃般的秀美眸子又擬神望向遠方,被他牽著的小女孩有點不安。這時候本田哥哥總是很安靜,安靜到彷彿被大石頭壓住似的,她得趕快想點輕鬆有趣的話題,說來讓本田哥哥放鬆一下才行。

當小女孩暗暗焦急著找話題時,少年倒先蹲了下來,捧住女孩的小臉蛋說:「我今天帶的箱子裡面,裝的書跟衣服還有藥品都是要送給灣娘的禮物,知道嗎?不要傻傻的都沒有用自己身上!」少年俊臉帶笑,他知道自己送的禮物,女孩總是很寶貝的收著,捨不得用

「這怎麼好意思呢.....本田哥哥今天幫我修了屋子,還讓你送了禮物。」今天本田哥哥帶來的箱子可不小啊!灣娘還以為他等要下順路去王府送貨,所以先把東西暫放在自己家。

「那是因為.....為了讓家裡經濟寬裕到能把灣娘接回家去,這陣子我要專心幫家裡做事,恐怕有些時候我不能來看灣娘了。」少年說著分別的話語,還是帶著微笑的樣子。大概是因為他找到了達到願望的新方向的關係。

「這......這樣啊......」分別的消息來的太突然,小女孩差點反射性想跟少年說,因為她會很想念他,所以拜託他還是繼續過來探望自己,還是讓自己去他家看他也好........但是,但是,這樣好像太厚臉皮了,他們就是普通朋友關係,本田哥哥總算找到能讓家裡經濟變好的辦法,這是本田哥哥長久以來的願望啊!他說他要專心努力去。自己如果在這時候還抱怨說自己會很寂寞,豈不是很不識相嗎?於是小女孩咬咬下唇,換上一臉乖巧的的模樣說:「嗯!我知道了!本田哥哥好好加油吧!」

「灣娘好乖~~~」少年讚許的揉了揉小女孩的頭,他輕聲說:「雖然要讓你獨自等一段時間真的很抱歉,不過到時後我們就可以住在一起囉~可以等我回來接你嗎?」

「好。會等本田哥哥的!」小女孩點頭如倒蒜。

「那我們打勾勾吧。作個約定吧。」少年伸出手與小女孩打勾勾,不過女孩忽然伸手緊緊把少年抱住了,少年驚訝的問:「灣娘?怎了???」

「拜託.....本田哥哥,可以讓我抱一下嘛~」頭埋在少年的懷裡,小女孩扭著嘴吧的表情,不想讓少年看到。她拼命拼命的吸氣,嗅聞著少年特有的香氣與溫暖,她不想要忘記這些事情,所以要趕快在分開前溫習下。

「當然可以啊......乖孩子。」一想到要好一段時日看不到她,少年心頭一緊,於是也反手抱住那軟軟的小身體。

夕陽下小女孩跟少年兩個緊緊擁抱的影子拉的長長的。晚風輕輕掃過兩人的皮膚,茅屋前種植的桂花香氣淡淡傳來,開始轉秋涼了。


■■■■


過了些日子,春去秋來,又過了一些日子,少年送的藥品都用完了,書也被翻的破破爛爛,至於衣服也被穿到了需要修補的成度。可是少年的身影還是沒有在茅屋出現,任憑小女孩每天在門前一直痴痴的等著等著,從興奮期待到一臉淡然。然後日子一久,少年的模樣在腦海裡越來越淡,只能放棄。

不然還能怎樣,人的約定是很脆弱的,時間一久就會失效的,一直死死記得的人就是大白癡一個了,這件事情對從小是孤兒的灣娘最是理解不過的。好比自己還很小的時候,王府也曾派人過來探望自己幾次,那時後也說要把她接回去王府住~要她先等著。結果還不是一去不回。本田哥哥大概也不會回來了吧~可能膩了吧~還是已經忘記了呢?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嘛~~做人總是要看開些,不然怎麼獨自活下去呢?

「我很討厭我自己的記憶力幹嘛那麼好啊.......要是也跟著忘記了,我就輕鬆多了。」夕陽下,小灣娘的小臉蛋扭成一團,一邊在門前的小路與小溪打掃著,一邊在打掃的垃圾中把一些能用的物品挑起來。因為灣娘住的地方很偏僻,所以水路與陸路都挺不方便的,過路客常常會遺落一些物資,但也懶得拿回去。於是小灣娘很乾脆把這些物資當作是上天送給她的外快。挑選著挑選著,今日有了奇妙的大收穫,灣娘在一堆垃圾裡面撿到一個紅色的瓶子。那瓶是瓷器作的,上面還刻著牡丹的花紋,是個非常漂亮的瓶子。

「唉呀~小妹妹啊!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你把那瓶子還給我呢!那是我要帶回去給家人的禮物呢!」當小灣娘把瓶子拿在自己手上把玩的時候,忽然一個紅色的身影也同時冒到自己面前,小灣娘抬頭看,是一個比本田哥哥還要高一些的男人,綁著小馬尾的臉上笑得一臉牲畜無害,相當親切的模樣。

「不好意思,還給您。」幸好自己含沒有扭開瓶蓋,小灣娘有點尷尬的,連忙把瓶子還給這個男人。

「唉呀~真是太感謝你了!要是我沒把這裡物帶回去,有人會大發脾氣的,唉呀~小妹妹,你自己住啊!真是不容易啊!」綁著小馬尾的男人身上也背了一個大包包,然後他把大包包放下來,東掏掏西摸摸拿出了一堆衣服與糖果。然後遞給小灣娘說:「為了感謝小妹妹幫我撿回了東西!這些禮物是要給好孩子的獎勵喔!」

「啊.....這....怎麼好意思呢。」小灣娘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隨便又慷慨的人

「這沒什麼拉~我家裡還很多~請小妹妹就先收下吧。唉呀~時間不早了,我得趕緊回家去了~你自己保重啊!小妹妹。」然後男人拍拍屁股,又重新背上了背包踏上他的旅程

「那個.....請問你叫什麼名字。」那紅色的瓶子、牡丹花紋、紅色的衣服.....莫非!莫非!

「我叫王耀!下次再會!」......一下子,男人已經走遠了,在小茅屋前的小女孩只看到他遠遠的背影而已。不過他清朗的聲音,遠遠傳來還是非常響亮。


王耀,雖然今天第一次見面,但是小灣娘是知道他的,因為以前派來小茅屋來探視自己的王府人就說過,王耀是名冠東亞的世族王府大當家啊!有錢有勢!有名的程度大概是全世界都能講出他一段援助親戚朋友的英雄事蹟出來,難怪他那麼闊氣的平白給自己很多禮物。還會再見面嗎?不!她真的跟這樣偉大的人,有血緣關係嗎?


■■■■■■


世事還真的蠻難預料的,小灣娘以為跟王耀相遇只是自己生命的一段小插曲而已,但又過了一些時候,小灣娘的茅屋開始出現了外國人,對於從天而降的同居者,大概是因為太寂寞無聊,於是小灣娘也就半推半就的接受了。只是沒想到這樣子的舉動,讓王府願意派王耀把灣娘接回王府撫養。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在小茅屋中妄想不知道幾百遍的奇蹟忽然降臨到小灣娘身上了。頭一次跟一大堆人一起住、還可以唸書,對此小女孩覺得非常的幸福。因為真的很高興,所以住在這棟大宅子很多不愉快的事情,灣娘就乾脆省略了。比方說雖然灣娘好不容易回到王府住了~可是清朝老爺不是很喜歡灣娘,這也連帶導致府上的人們對於灣娘的身份還蠻有意見,大家都在背後說她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野孩子~為了避免王府丟臉才勉強撿回來照顧的。其實灣娘跟王府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個雜種。這些風言風語,灣娘聽在耳里,鬱悶在心裡,只是在王耀面前假裝自己沒聽到那些評論。正如以前不想讓本田哥哥感到麻煩一樣,她也不想讓耀哥哥覺得困擾。

在新的家庭,這次要好好表現不可呢!因為不想再一個人孤拎拎的等待了。所以灣娘要乖巧又懂事才行。不然,要是耀哥哥煩了,清朝老爺又不喜歡自己,她遲早又會被丟回那間小茅屋吧!

是的,即使好不容易住到王府裡,小灣娘心裡一直都覺得很不安,認為自己遲早可能會被丟回那間茅屋。這也沒辦法,誰叫王府裡的兄姊多到滿出來,有的特別漂亮、有的性情特別好、有得特別聰明能幹,各有各的優點與好處,實在太搶眼了,回頭看看自己身上還真的沒有什麼優點可以跟別人比評。王府很有錢,有錢到不太希罕灣娘以前自傲的農業生產技術。外加清朝老爺那幫子的皇親國戚倒真的不是很喜歡灣娘,或許是因為來歷不明?還是出身偏遠的關係?總之這樣冷淡的態度,也限制了很多兄姊不得與灣娘過份的接觸。結果在王府住了一段日子,灣娘不如同期他的孩子是一起養在大庭院裡,她居然是自己住在一個小院落,除了家庭教師與每天過來看她吃晚飯的王耀外,其餘王府的人事,灣娘是一點都不熟悉的。


很不安,不知道找誰說才好。

還是很不安,但也不敢跟耀哥哥抱怨。


匆匆又過了一些時候,有一天晚上王耀又跟灣娘說,過幾天他要去外面出差,會好一陣子沒辦法回來,叫灣娘乖乖在家裡等他。灣娘還是勉強笑著去送王耀出門,心裡卻很恐懼王耀會不會這樣一去不回了 。但是灣娘也不敢多說什麼,正如當時她不敢要本田哥哥繼續來探望自己一樣。


王府當家出差的時候,往往前一天少不了家人餞行與吩咐。雖然那些應酬總是會鬧的很晚,但王耀習慣出差在天色一亮就早早出發去,於是當王耀踏出家門的時候,太陽才方方從東邊升起,葉子上的朝露還隨風顫抖著,每到清晨的時候,除了雞鳴聲與王府大門口的守衛外,大地與街道一片安靜,王耀知道再過一下子,王府外頭的農舍就會踏出三三兩兩的人群開始進行農耕,王府人是看天生活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樣安寧又平靜的生活已經在這塊大地上循環了好幾千年。想必日後也會繼續持續下去,自己的任務就是維持這一片大地秩序,一想到這裡,王耀斯文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當王耀正要邁開出發的步伐,卻聽到後頭王府起了喧鬧。

王府侍衛:「唉呀~灣小姐!您怎麼會在這裡呢?現在還太早了,請回您的房間休息去吧!」

灣娘:「我等下就回房間去,可以讓我在呆一下子嗎?我會很安靜的呆著,不會給你們添麻煩。」

王耀回頭一看,他新接回家的么妹,不知為何已經打扮整齊,悄悄站在大門後面,她正在跟門口侍衛爭執著,於是王耀回頭走到了他們面前,揮揮手就把么妹往侍衛那裡拉了過來,侍衛看到主子來了,很恭敬的往後退去,於是他問女孩說:「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呢?」

「耀哥哥要出遠門,所以我想偷偷多看您一下。等下就回房間去。」小灣娘垂著頭,那模樣好不可愛可憐

「乖~那現在看完了吧~快回房間去喔!你亂跑會讓人擔心的。」王耀笑嘻嘻的說

「.....................沒有人會擔心我的。」小灣娘沈默片刻,忽然眼睛睜了大大的,平靜說:「沒有人會擔心我的。」

「你在胡說什麼嗎?哥哥我會擔心的啊~」揉揉妹妹的頭,兄長忽然覺得有點困擾,這個新接回來的小妹妹雖然聽話,但是就太安靜了,有時候會不曉得她在想什麼。


聽了兄長的發言,妹妹露出了一個小小的笑容,然後妹妹揪住兄長的袖子~小小聲的說:「灣娘可以拜託耀哥哥一件事情嗎?」

「好啊!你說吧!」兄長笑得一臉寵膩,他想妹妹應該是要他出差帶禮物回來,所以在撒嬌了


「如果哪天耀哥哥厭煩灣娘,不想再跟灣娘呆在一起,請直接告訴灣娘好嗎?不要讓別人來告訴我,或是讓灣娘永遠都等不到人回來。」說著說著~妹妹小小的臉上積滿了悲傷


兄長蹲下來,摸摸妹妹的頭說:「怎麼了~沒有人會丟棄灣娘的啊」


「會的!就是會啊!因為人的關係太脆弱了~約定啊!友情啊!根本就靠不住........」說著說著妹妹想起某位少年的臉,就忍不住扁了扁嘴說:「忘記了就忘記了,根本不會想到還在等待的人,會有多難過...」對啊!對啊!向前走的人,都是不會回頭看的......他們迎接了太多新事物,舊的記憶就留不住了。就像本田哥哥離開茅屋後,就一去不回一樣。

兄長揉揉妹妹的頭,溫聲說:「哥哥不會忘記灣娘的!永遠都不會喔~因為我們是家人」


「家人」聽在妹妹耳里,顯然是一種刺激,妹妹忽然一咬牙說:「騙人!大家都說我跟王耀哥哥一點都不像!其實我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吧!」


「.......................」沒想到妹妹會講出這樣的話,這讓兄長呆了3秒,青春叛逆期會不會太早來了??想了一下後,兄長握住妹妹的肩膀說:「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是家人的!打個比方:灣娘喜歡吃糖醋排骨嗎?」


妹妹狐疑的擦擦眼淚說:「喜歡阿~」這道菜,是灣娘進了王府才吃到的新菜,以前獨居在小茅屋時,灣娘對於食物處理很簡單,多數用蒸或炒或烤,進了王府居住後才發現,原來料裡的世界非常的複雜,然後很快吃飯=品嚐美食,就是灣娘呆在王府時每天最快樂的事情了。可是這跟家人有什麼關係?


「我也非常喜歡吃糖醋排骨!你看~我們一起吃飯、天天一起吃飯。吃久了,我們愛吃的菜就會越來越像。」兄長很認真的望著妹妹的眼睛說:「每一天~每一天~我們住在一起的時候,喜歡的東西、討厭的東西,就會越來越像。久了,就會是牽絆了。然後就是家人了。」

「牽絆是什麼?」妹妹問著,腦袋裡好像有點理解又不是很清楚

「就是一位天天一起吃飯,然後我們兩個都喜歡吃糖醋排骨,所以每次在吃糖醋排骨的時候,灣娘會想到我,我也會想到灣娘。這樣的事情只會累積越來越多,我怎麼可能會忘記灣娘呢?」兄長露出爽朗的笑容說:「懂嗎?這就是家人。」


妹妹小聲的接續著下去說:「是這樣嗎?」


兄長笑嘻嘻的說:「所以等我回來吧!然後我會要廚子再燒幾道新菜還有糖醋排骨來吃,每天每天一起吃飯,吃久了,總有一天灣娘也會知道這個意思。」

「可是耀哥哥出去很久的話..........」妹妹低頭,雖然覺得這樣講真的很不要臉,但是她覺得一直假裝好孩子也不行,於是她鼓起勇氣說:「我會很不安啊!懷疑你會不會再回來!我會很寂寞。」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覺得寂寞喔!哥哥也會覺得很寂寞的,不過沒有分開,怎麼會有相聚呢?分開的越久,見面的喜悅也會越大。我每次出差都是這樣安慰我自己的。」兄長拍拍妹妹的肩膀說:「然後我會帶禮物回來給你!到時後灣娘等我回來,一定會加倍的開心的!怎樣!期待吧!」

「耀哥哥,謝謝......」雖然還是不太了解兄長的意思,但是兄長很有耐心的解釋了那麼多,這代表他是很在乎她的吧!這樣一想,妹妹原本皺緊眉頭的小臉蛋,一瞬間綻開了花,於是妹妹說:「那耀哥哥趕快出發吧!我會等你回來的。」

「要回來喔!!一定要回來喔!!」

於是在妹妹遠遠的目送下,兄長展開了出差之旅。過了一些時間後,兄長就回來了。於是他帶了一些花朵樣式的髮飾,當作給妹妹的禮物。那時妹妹在大門口送別時,他就覺得,在那小小的人兒髮上戴花會更加可愛的。

事後在餐桌上(當然有擺上糖醋排骨)他告訴妹妹說:「你看!這些髮飾種類有牡丹、蘭花、梅花......這些都是哥哥送給你的小禮物,以後要是在外面看到這些花兒,哥哥也會想到灣娘的,懂嗎?這就是牽絆。」

雖然兄長這麼努力的解釋著解釋著,但得到哥哥帶回來的禮物、還跟哥哥一起吃飯,妹妹大大眼睛一直回頭看鏡子,小手一直摸著自己髮上戴的新髮飾,已經樂到什麼都心不在焉的地步。兄長見狀只覺得好氣又好笑。她終究還是個孩子吶!

罷了,住久了,妹妹會明白的。一家人嘛~這關係比因果還要恐怖、還要緊密的。

只是那時後,無論是兄長還是妹妹都沒想到,即使是家人,即使是牽掛著彼此,兩人還是有不得不分離的狀況。再過一段時間,命運的大手就要把兩人分開來,然後丟到殘酷的命運漩渦裡瘋狂旋轉。直到兩人刀鋒相對,在戰場相見的那一天。


■■■■■後記


本篇的主題,大概是交代本文一些灣娘的心情變化吧!話說灣娘在短短的歷史上命運一直不停的變來變去,所以現在灣家人的心才會那麼多不同XDDDDDD

耀灣比菊灣難寫多了.......==~

所以雖然王耀也是百年流離的男主角(天音:他真的是嗎?鴨子哭:真的!!!我標題有寫兄妹向!!)不過對於灣娘與王耀之間的感情,總是描述的比較少一點,或許有些讀者大人會很不理解,在文理的灣娘為什麼這麼喜歡哥哥吧!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王耀是第一個跟灣娘進行了長久同居的人,這是一種雛鳥對母鳥的情節。並且王耀並沒有去懷疑灣娘的身份血統,特意去區分什麼,不過清朝老爺很不喜歡灣娘倒是真的==~雖然當時官方跟民間對灣娘的態度差很多。

不過在三次元裡面,王耀對於血統原本就看的很淡,他們比較在乎的是「文化的一致」+「通婚」。血統?宗教????那不是重點拉~所以其實在三次元,以前的王府人口是不多的,結果王耀到處亂撿小孩(有一些北方的小孩是因為肚子餓,老是來王府行搶)他們是住久了,不知不覺也習慣王府生活的步驟,然後就..........莫名其妙變成王府人了(寒)比方.....匈★奴、鮮★卑、西★夏、女★真,總之一堆民族人越來越少,有些居然只剩書籍記載了,不知不覺都融為一體(超強的消化能力連猶★太人都逃不過)....這種王耀式的可怕洗腦能力,鴨子尚且不知道該怎麼評估~(雙手攤)

遍數王耀家幾千年歷史,凡征服、侵略、騷擾,必被消化(寒)不過也可能是因為當時王耀的文化進化的時間比較久,所以人對於這種優勢文化學習的興趣比較大吧????不過古代是古代~現在王耀家的情況情況差很多,當然不能按照古代這樣說了~SO~就這樣

不過文裡的本田哥哥可是沒有拋棄灣娘喔~只是這傢伙一向上奮鬥,幹活起來沒完沒了,等到他想到要去接人的時候,已經太晚了(14章崩潰中)~在灣娘心裡就是覺得自己被本田哥哥拋棄了~刻下了初戀的傷痕,相對應下灣娘就會對耀哥哥的親情更執著了,這種時間差。就是命運啊(炸)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daikon
  • 只有在番外才能看NINI不會被虐
    年長的NINI跟較年輕阿菊跟開到別的分法很不一樣呢,
    NINI的部份用到現代的話大概就是「妹子快回家吃糖醋排骨唷!」

    『本田哥哥望著遠方的眼神,空洞的有點恐怖』好想吐嘈因為是死魚眼唷(被打)
  • 因為.....鴨子現在寫的這段故事
    就是NINI被虐的歷史嘛
    不過以前幾千年來說~NINI當然活崩亂跳

    鴨子覺得.....空洞的眼神可能是因為近視(炸)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0 回覆

  • 惠
  • 總覺得王耀是個溫柔的好哥哥呢~

    每次看鴨大的文章

    都會有種被治癒的感覺

    非常溫柔,卻又帶有些微酸楚

    很微妙的情感^^
  • 王耀是溫柔的好哥哥嗎?
    嗯...........三次元大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在這個故事裡只是寫出鴨子心裡的盼望
    如同希望阿菊其實是很愛灣一樣
    現在當然就是另外一回事

    酸苦的部分大概是人有了太多願望~但是往往無法實現吧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1 回覆

  • 蒨蒨
  • 發現更新了趕快來留言^^

    小灣娘好可愛~~~!!!
    想像灣娘用她那小小的身軀跑來跑去&跟哥哥撒嬌的樣子...好萌>///<
    當然也很心疼小灣娘的遭遇...
    年紀輕輕就要面對別離&希望破碎的沉重,真是辛苦她了.

    看到番外裡健康活潑的NINI好感動^^
    期待阿勇登場!
  • 幼灣超可愛的說~
    難怪會把阿菊跟NINI都電到茫蘇蘇
    畢竟一個有點對自己沒信心又很努力善良的可愛小羅麗
    連鴨子也覺得好可愛

    阿勇登場~鴨子也很期待呢^^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2 回覆

  • 匿名
  • 耀哥真是好哥哥啊!
    我也很愛糖醋排骨,灣娘的廚藝之後會那麼厲害也是因為耀哥教的好吧!

    灣當初在小茅屋裡留封信給本田,或許之後兩人就不會誤會成這樣了。

    By 默默的支持者
  • 喔喔喔~匿名大人好
    請不要那麼害羞嘛~鴨子保證不會去查您IP(炸)
    不過謝謝您的留言

    話說灣娘雖然各國美食都會一點
    但是說到日常的飯菜~果然還是吃中式料理吧
    怎麼說呢~這是習慣又安心的味道

    小灣娘當初已經以為自己被本田哥哥遺忘了
    SO~所以根本不會留紙條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4 回覆

  • 凓子
  • 還沒有吃過好吃的糖醋排骨<===重點錯誤

    每次看到NINI就覺得,"你當初為何不認真點" TAT!!! !! "搞到WW2被虐((爆炸"

    但也因為這樣溫吞的性格,所以才覺得NINI特別溫柔(在鴨大的文章中)I
  • 糖醋排骨做的好真的很美味阿
    跟北京烤鴨一樣銷魂(羞)

    NINI的20世紀之不長進
    很大一部份要怪在清*朝老爺身上
    當然~NINI認為自己最優秀最高級的天朝觀念也是有關係拉

    啊.....可惜現在NINI個性不太溫吞了
    個人覺得WW2根後來伍星的調教下~NINI個性改很大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6 回覆

  • shiroto
  • 活跳跳的NINI耶...(摸摸摸
    忽然不習慣了(你是怎樣
    你還是躺平只要叫就好(什麼狀況


  • 不行喔~NINI在鴨子心裡

    其實最好都是被弟妹欺負的傻哥哥形象XDDDDDD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7 回覆

  • 鮪魚蛋
  • 鴨子不要緊啦
    不然那些知名的連載漫畫怎麼會三不五時進番外篇? 嘿嘿嘿
  • 這樣阿
    鮪魚蛋 桑這樣說鴨子就安心了
    那不如下週在番外吧......(炸)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7 回覆

  • 小狼
  • 最後一句話感觸好多.....從緊密的牽絆到針鋒相對,好矛盾又好脆弱...

    小灣娘應該也沒想到本田哥哥受到多大的心理創傷吧....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真是讓人眼花撩亂....
  • 其實耀灣比菊灣還要虐與矛盾呢
    但是鴨子目前對耀灣處理比較苦手
    所以暫時~應該~還要想想才能動手寫吧
    嘆氣

    其實耀灣菊........這三角~不管在三次元跟二次元~都是非常的
    矛盾的啊~

    a12361510 於 2009/10/24 18: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