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務組的禁閉室關了兩天,除了罰禁閉外,灣娘並沒有受到其他的處罰,這讓灣娘有點訝異,畢竟在極為重視上下秩序的本田家冒犯當家可是重罪,更何況自己是拿出刀子了,灣娘沒想過能全身而退,或許因此這樣被本田家刑罰,是灣娘心裡期盼的,這樣才好!這樣才好!這樣她才能體會耀哥哥的心情,不然在本田家呆的越來越久,灣娘恐懼自己總有一天會忘記跟耀哥哥一起生活的記憶,甚至為了博取本田菊的重視變成另一個去傷害王府的兇手。要怎麼選擇呢?耀哥哥與本田菊,她沒有選擇的能力。人的感情不是說切斷就能切斷的,只有強迫自己不去看或是徹底撕裂而已。


可是在禁閉室關了這兩天,的確是靜悄悄的,不管是神奈川還是大阪或是京都爺爺,沒有一個人過來審問她企圖行刺當家的罪刑。難道本田菊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大家嗎?為什麼呢?當灣娘心煩意亂的想著這些問題的時候,禁閉室的大門總算打開了,不意外的是她看到高挑消瘦的男子邊推著眼鏡邊走了進來。


神奈川雙手拿著一套衣服,由上往下冷冷對灣娘說道:「對於灣娘的處置,當家已經作出指示了。由於考量今後本田家與王府的交流將會越來越頻繁,而日前灣娘不聽命令,私闖王府,對於本田家的不夠忠誠的人是不能留在家族身邊的,所以當家決定把灣娘降級為「外務工廠」的奴隸,由「外務工廠」的主事者神奈川監管。」說完宣告,神奈川平日嚴峻的臉半含著笑意,顯然已經等待這道命令很久了,然後他問道:「對於這處置,可有異議?不過我想你有意見也沒有用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外務工廠的奴隸,沒有資格擁有任何私人財產,這是奴隸的統一服裝,快去換上。馬上準備迎接適合妳的新生活吧!」


「..........................」灣娘默默的看著神奈川,她知道他一向很不高興自己跟本田菊接觸太密切,難怪他現在這麼高興了。看來本田菊將那晚他與她的事情保密了,不然現在神奈川應該是拿挑繩子進來勒死她才對。結果把她降級至變成外務工廠的奴隸,那是本田菊最後的慈悲?還是他認為這樣活生生的折磨自己,他才能消去被她反刺一刀的怒氣呢?

不過現在沒有什麼思考的時間,因為顯然神奈川不打算給自己管轄的新奴隸太多時間去習慣身份的轉變,很快他就要她換上一身全黑粗布作業服,跟他到外務工廠去。他告訴她外務工廠的奴隸不能算是人,所以今後新奴隸不會有名字了,她只有號碼作為代稱,而神奈川就指派了「1895」為代表新奴隸的號碼。外務工廠的奴隸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替本田家做人力勞動,好比機器一樣的存在與價值。

「沒有產能的機器,我是不會留的。我跟京都那苟且隨便的老頭,可大大不同。」從外務組的禁閉室到外務工廠的路上,神奈川半警告的對新奴隸拋下這一句。

灣娘倒是很安靜,她對外務工廠不甚理解,不過她知道很多本田家計畫的大型生產案,如果人力、預算不足的話往往就把整個生產案的計畫交給神奈川,由他發落外務工廠執行,自己以前計畫幾個大型的農業生產按也曾交給外部工廠執行,執行結果那使用的預算之低跟執行效率之高讓灣娘印象深刻。如果說外務工廠就是直接把人當作牛馬來操的話,這樣就能做出為何外務工廠花費這麼少,產量卻這麼高了。聽說外務工廠的勞動力來源,是本田家在外「行動」所得來的奴隸..............這樣的話!這樣的話!說不一定在外務工廠會有很多王府的人,一想到這裡,灣娘的心算安了一半,好歹過去一起受苦受難的不是陌生人。他們會有共同的目標與願望的。

不過新奴隸心裡的打算再進到工廠就破滅了一半,她作夢都沒想到,外務工廠的全數奴隸臉上都有半罩式的棉布面具,並且一律都只有號碼稱呼,嚴禁取下面具與說出自己的名字。神奈川看到新奴隸臉上驚懼的表情只是笑了,當初在規劃這外務工廠的時候就有考慮奴隸多來源於王府,假如他們互通消息,整天造反搞逃跑就麻煩了,於是他特別規劃了這樣的特殊規定!並且公布「只要秘報上級其他奴隸偷懶.逃跑.嘮叨...等違反工廠守則者,確認屬實後,秘報者可得獎勵!累積獎勵到一定程度!奴隸能換取較好的食宿。。」這樣誰也不知道是誰!誰也會猜忌誰!管理起來就方便了。

說到外部工廠的管理守則,雖然多如繁星,不過在新奴隸看完神奈川交付的手則一覽表,她只歸結一個重點:「不要想跑!不要偷懶!不要聊天!除了勞動外,放棄一切權力與感情,做到死為止!」............難怪以前京都爺爺一提到外務工廠,老人家只講了兩個字的評語,叫「造孽」

新奴隸自然也被分發了一個面具,然後被派去做工,神奈川姑且念在她以前的資歷,就將新奴隸派去農場幹活,第一天的工作是開懇荒地的除草耕田,新奴隸姑且安慰著自己,反正以前是在作農業企畫案,現在只是實際去執行企畫而已,那沒啥了不起的。至於其餘奴隸們在一旁工作,根本不理會自己,新奴隸想總有機會說句話吧!雖然神奈川與看守奴隸的侍衛們,是希望他們最好全部都變成只會幹活的啞巴!但是人總是能找出漏洞的!然後,說不一定,可以找到也是王府來的人,一起聊聊也說不一定。

原本是這樣打算的,不過似乎有點困難,其他奴隸看到新奴隸像是看到鬼一樣,自動自發閃的遠遠的,為什麼呢?難道是因為自己很醒目的關係嗎?新奴隸拍拍自己身上的塵土,發現自己的確很醒目,從外務工廠到農場,新奴隸發現奴隸們幾乎都是男的!在一堆人高馬大的奴隸與侍衛裡,唯獨她是一個矮冬瓜的女生,就算戴上了面具,還是沒有用的,而且..............灣娘左手腕上還有一圈亮晶晶的東西,說來可笑,在禁閉室把自己一切衣物脫去換上黑色作業服的時候,就是唯獨這個本田菊給的手鐲脫不下來,最後只好草草把手鐲與耀哥哥給的哨子還有小香送的香包,留在自己身邊。而神奈川看看新奴隸留下的物品,他只是取走其他值錢的衣物後,冷笑了一下。

一直工作到日上中午,多虧自己以前在小茅屋時幹勞力活已經幹習慣了,不然在工廠侍衛無情的鞭策下,氣候雖然已經漸至秋日,但是白天大太陽還是相當酷熱,又沒任何休息時間,只要手一停,無情的斥罵與鞭子就要落下來了,就算工廠侍衛沒有發現奴隸偷懶或是偷偷聊天,但還要防範身邊的奴隸去密告,密告者享有食宿較好的福利,犯工廠守則的人就被剝奪食宿或加重工作,誰都想要當密告者,誰也不相信誰,誰都擔心自己變成密告下的標把。於是雖然整個農場的奴隸人數遠多餘侍衛,但是一群人居然就這樣被少數人給挾持著、控制著。


這樣的情形不是太奇怪了嗎?新奴隸這樣思量著,為什麼沒有人願意跳出來團結所有奴隸去反抗這個不合理的勞動機制呢?就算無法重回王府或是自己生長的環境,好歹也可以爭取一下工作休息時間與聊天的自由吧!現在這樣的工廠規定,分明不把人當人看。然後女孩這樣的疑問,在午後工作得到了解答。

那時後新奴隸負責除草的範圍尚包括幾株大樹周邊,當新奴隸正努力與幾叢野草奮鬥的時候,她忽然被一股蠻力拉到大樹後面去了。大樹後面是兩個人高馬大的黑衣奴隸,他們壓制了新奴隸後,一把她的嘴吧掩住,然後用貪婪的目光看著新奴隸左手上的鐲子。

其中較胖的奴隸說:「瞧瞧!這新來的左手上帶的可是違禁品啊!拿這個去秘報!這幾天我們就有好吃好睡了!」

另一名較瘦的奴隸則說:「唉唉唉~難得一個女的啊!不知道騷不騷呢!真想嚐嚐味道..........」

被壓制在地上,感覺那噁心的目光在打量自己,新奴隸想叫!但是無可奈何嘴吧與手腳都被兩個大男人狠狠壓住!自己也的確太沒有警戒心了!居然以為在工廠幹活是安全的!畢竟神奈川這傢伙雖然非常嚴苛無情,但神奈川一向律人甚嚴,她認為會被神奈川壓榨勞動力到變成人乾,卻沒想過會淪至現在的處境。怎麼辦?怎麼辦?左看右看都看不到工廠侍衛,顯然這個角落變成了監控的死角,所以這兩個奴隸才這麼大膽的!假如現在長槍在手上的話,新奴隸肯定會一槍把這兩個傢伙敲到洞裡去,但是男女先天上力量與肉體的差距,新奴隸現在很明確的感覺到自己身為女孩子的悲哀。

「你們這兩個混漲!拿同伴密告換你們吃喝還不夠!還要欺負女生!太無恥了吧!」一聲低吼從新奴隸的腳邊傳來,新奴隸沒看到正義使者模樣,不過聲音聽起來很清亮又有精神,應該也是個人高馬大的男人。

「這不關你的事吧!滾!」

「夠囉!1910!你少來管閒事!」

原來這位正義使者的代號叫1910............新奴隸這樣想著,現在壓制自己的兩個奴隸雖然話說的很強硬但非常驚慌,壓住自己的手腳都在顫抖了,看來這位1910先生絕對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物。

「好啊!我不管閒事!但是我要大叫了!等下守衛跑來呢!我就要跟他說!你們又跟我打架了!還企圖想要強姦新來的奴隸!我記得今天新奴隸來之前!那個眼鏡男今天早上可公告了!誰敢碰新來的奴隸一根頭髮!誰就不要手腳了!看看到時候是誰受的處罰比較重!」

「可惡!該死的傢伙!居然威脅起來!」

「等等!別根這種神經病鬥氣,他整天就是逃跑鬧事罵上層,上層都把他打入黑五類!誰的工作比他多?誰吃的比他爛啊!光腳不怕穿鞋子的!我們不要跟他鬧啊!而且要是神奈川先生知道了........」

壓制新奴隸的兩人對望了半晌,於是兩人放開了新奴隸,摸摸鼻子快步離開了。新奴隸便連忙爬了起來,向正義使者道謝,不過意外的是正義使者卻臉上沒有喜色,反而向她道歉。

「妳是灣娘吧!耀兄的小妹妹!對不對!抱歉!我真的來晚了!可惡的是上面那些臭傢伙早上又罰了我去搬水泥包!不然原本我就打定主意,只要妳一來,我一定前前後後跟著妳,免得妳遭那些爛人欺負。」總算瞧清了正義使者的真面目,他的確是一個高挑壯碩的男孩,一樣戴著面具,所以不知道長的怎樣。他正手忙腳亂的雙手拍打著新奴隸身上的灰塵,那種拍法就是把她當成自家老妹似的。讓新奴隸想起她的兄長。

「呃......1910先生........不好意思,我們見過面嗎?不過非常感謝您救了我!我是灣娘!不過你叫我的名字沒有關係嗎?這不是違反工廠守則嗎?被人發現的話..........」新奴隸話講的有些吞吞吐吐與保守,因為腦袋裡實在沒有正義使者相關的記憶在。

「唉!不要叫我1910!我叫任勇洙!要是那群吸血鬼不在的話!就叫我阿勇吧!」正義使者往左看右看,確定沒有侍衛釘上他之後,便把自己面罩拿了下來,,他的臉龐在陽光下,笑起來非常活力爽朗。然後他說:「自我介紹下!我叫任勇洙!算是王府的遠房親戚,以前也得到耀兄很多照顧,結果因為本田家的人太賤!硬是去找王府跟俄*羅*斯的麻煩!然後我就被迫來這裡做工了!」

「這樣啊!我是灣娘,嗯......是王耀的妹妹,後來因為很多事情,我也來本田家做工了。」新奴隸也把自己的面罩拿下來了,不知道為什麼,拿下面罩互相訴說名字這個動作,讓她很有安心感。而且.........正義使者說,以前很受耀哥哥照顧,這讓新奴隸對於她的好感又多增了幾分。

「我知道!一開始我就知道了!以前在王府那裡,耀兄有曾跟我提起妳來呢!只是沒機會跟你打招呼罷了。」然後任勇洙忽然濃眉一挑,鞠躬低聲說:「真的很抱歉!說什麼都無法彌補你到現在的處境!但是只要妳待在這裡!我一定會代替耀兄照顧你!保護你!」

「唉唉!千萬不要這樣說阿!阿勇先生沒有保護我的義務阿!」面對正義使者這樣的鞠躬,新奴隸倒是害臊了

「有的!因為妳來本田家的原因就是因為耀兄袒護我!」男孩的笑容忽然失去了光芒,他垂頭黯然道:「當初耀兄就是為了袒護我跟本田菊發生衝突,後來輸了,所以才不得不把灣娘交付給本田菊......」

「這樣啊...我也覺得是這樣,耀哥哥總是這樣子笨啊........」回憶起那一天與兄長悲傷的離別,新奴隸的的臉也裝滿了悲傷,不過她說:「可是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這是耀哥哥的選擇!我想阿勇先生不用太自責的!我們要向未來看嘛!」

「..................灣娘!妳真是個好傢伙呢!我原本很怕妳哭哭啼啼的罵我呢!」得到新奴隸的安慰,正義使者於是臉色一變,一張臉又瞬間裝滿了活力,他笑著拉著新奴隸的手說:「既然如此嘛!我們就一起往前看吧!幸好妳來了!不然我待在這裡實在太絕望了!本田家那群吸血鬼已經夠恐怖了!偏偏這裡的奴隸每一個都不思長進搞內鬥!我都快抓狂了!從今以後我們要當好朋友喔!我會保護你的!我們一起奮鬥吧!」

「嗯...........請多指教。」握著自己的大手雖然長滿了繭,但非常厚實又溫暖,有點像耀哥哥呢!新奴隸清麗的臉上綻開一朵笑,那是她這幾天第一個笑容。


■■■■■■■■後記

抱歉,上週因為香灣本在趕稿子,結果百年琉離居然停了一個禮拜!喔!我有罪!0TZ.......實在百般不願意阿QAQ~雖然鴨子要先告解!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我討厭現在的主線!!我想要寫菊灣甜文啊啊啊啊啊啊~!(天音:主線劇情不是你自己決定的嗎?)


今後會開始寫「外部工廠」的黑闇面,參考材料大概是三次元灣家與勇家還有之前菊家佔領地的種種壓迫事蹟,再加上一點三二次元的轉化。其實鴨子有很苦惱該怎麼寫!我實在不想寫成X軍暴行記錄......但是如果說把這個戰爭寫的很歡樂很神聖,那麼我還不如乾脆別寫的好......但是,百年琉離的重點是在於灣娘的感情的變化歷程,而不是血淚控訴XXX.......所以關於過於黑闇的部分我還是會收斂一點的0TZ.......然後想提一點,雖然王府20世紀遭到外敵入侵死了不少人,但是死最多人的,往往是內鬥!不是外敵啊!所以特別想描寫這一段!根本就是一團散沙的部分.......

關於工廠其實有很多內幕與素材,希望接下來的文章,能夠好好敘述出來。其實我要說不是本田家特別惡劣!實在是19世界歐*美列強帝國殖民就是這麼惡劣了!弱肉強食!本田家也覺得歐*美可以!為啥他們作救不行呢?這這這這............大概是這樣==~

木槿是阿勇的國花喔!因為有春天到秋天的漫長花期,因此稱它為「無窮花」,象征著堅毅不屈的精神。太適合阿勇了!這個苦命又堅強的孩子QAQ,我很喜歡阿勇喔!喜歡他在逆境中的堅強!還有有恩必報!有仇必記的熱血精神!我覺得在某種意義上,灣娘與跟阿勇走在同一條奮鬥大道上的,兩者命運真是息息相關阿!甲*午戰爭是的!韓*戰也是的!,所以接下來的工廠篇,應該是灣娘跟阿勇的雙主角吧!所以也會說到阿勇在種種事情,關於阿勇在北方另一位手足也會提到,然後因為大戰快要全面開打了!軸*心國的另外兩位也即將出場放閃光XDDDDDDDD

接下來神奈川可大吐之前沒有篇幅的怨氣了,出場機率會是大大增!不過這可不代表京都跟大阪或是其他本田家人沒戲囉!因為人的感情不是說切斷就切斷嘛!尤其是阿菊啊!阿菊之所以沒說出灣娘有拿刀子進他房間的事情,就是怕此是一旦外傳,恐怕灣娘人身安全是保護不住的,所以只追究了灣娘偷跑到王府的事情。因為神奈川知道阿菊對於灣娘恐怕是餘情未了,外加自己某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緒,於是神奈川在把灣娘發配到農場做工的時候有三申五令跟所有侍衛與奴隸說!誰敢對灣娘動手腳!誰的手腳就不要留下來!

對於拯救灣這件事情,阿勇早打算要負責到底拉~因為他覺得自己有責任在,事實上在灣還沒有進入外務工廠之前,阿勇悍然拒絕被本田家壓榨勞動力,所以一直抵制本田家的要求,所以........一直被神奈川惡意少給糧食加重工作份量,不過阿勇都沒有屈服!即使身邊的同伴都向強權低頭,他還是秉持著樂觀又不放棄的意志繼續反抗

敬請期待接下來灣娘與阿勇在工廠奮鬥向上的故事。鴨子會努力還是保持每週末更新的!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小波
  • 好高興看到阿勇出場@v@
    期待接續的故事!!
  • 小波桑支持阿勇阿~嘿嘿嘿
    那這裡有很棒的網站推薦:http://blog.yam.com/heiyellmi
    超棒的勇灣站阿

    接下來的故事鴨子也會努力的^^

    a12361510 於 2009/10/31 16:56 回覆

  • daikon
  • 原本想工場篇會黑到不行的,後來阿勇出現後好甘心喔~╰(ˋワˊ)
    感覺看這對難兄難妹奮鬥史,比看阿菊扁NINI好多了。

    三次元的黑暗還是不要全放在二次元吧。

    「外加自己某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緒」很在意鬼畜眼鏡,不對,是神奈川的這一句。
  • 老實說我寫阿菊虐待NINI的時候我好抓狂
    鴨子腦袋兩個立場再鬥爭!在互相抗議著.....

    所以寫勇灣互相扶持的話我會比較~開心
    但是,這也意味著要寫那些壓迫........
    黑闇的不放是不能放足拉!放足就變成奇怪的故事了
    但是有必要放的還是要放!因為那也是導致灣娘命運變化的因素

    神奈川~鴨子以前後記似乎有說過
    神奈川會這麼討厭灣娘!是因為本身感覺到灣娘魅力很大
    所以才認為當家被妖女迷惑了XDDDDDDDD
    不能說是戀愛耶,真是奇怪的心情阿!

    a12361510 於 2009/10/31 17:37 回覆

  • Truthseeker

  •   等了您好久了,鴨子大。
      
      在下有在您於巴哈姆特開的版留言回應,一直期待您的新帖與回文,今天總算讓我
    等到了,感謝您的辛苦。(鞠躬)此外,關於這新篇章的詳細感想,在下會等到您在更新巴哈的文章後再回覆的。(謎之音:根本就是你現在懶得打吧~)總之,這一篇的簡短感想是:冬日黑夜中的暖陽。(謎之音:這樣有人看得懂嗎?)
  • Truthseeker 桑~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抱歉~~這幾天趕香灣本感到幾乎沒有去巴哈
    (天音:妳該拿跟繩子處理你自己)
    我現在立刻去更新並且作回復!!!
    不過有鑑於這篇很沈重,所以原想寫篇菊灣甜文,一起更新到巴哈去的

    不然小窩更新幾乎是跟巴哈同步
    期待Truthseeker 桑在巴哈的回復喔~~鴨子更新去了^^

    a12361510 於 2009/10/31 17:42 回覆

  • 鮪魚蛋
  • 第二男主角出場了!!(NINI:那我算什麼?)
    阿勇出來的時機太好了,無所畏懼的笑容簡直就像黑暗中的光明
    阿勇和灣娘都不可以認輸阿

  • NINI好悲情阿
    明明在這個故事理他算是各角色心裡最有存在感的人
    偏偏出場機會就是無琺成正比............

    沒辦法嘛~因為這個時期就真的接觸比較少一點==~
    啊啊~鮪魚蛋說到重點囉~原本這一章偏名要取叫
    「黑闇中的光」不過後來覺得阿勇與灣的國花更適切呢
    兩種植物的生命力都非常的強韌
    所以就改了名字

    a12361510 於 2009/11/01 16:46 回覆

  • 蒨蒨
  • YA~~主線更新了! 阿勇出場了!
    阿勇你的勇敢樂觀治癒了我呀~~~^^~~~

    鴨子大~我知道更新這麼嚴肅的主線是很辛苦的!
    不僅傷神又虐心...謝謝你願意把文更新出來^^

    繼阿勇之後,軸*心國的另兩位也要登場了嗎??
    好期待他們出來大放閃光喔!!
    不過大戰正式開打後,NINI的處境會更糟吧......(可憐的NINI~)
    NINI加油~阿勇&灣灣加油~~
  • 蒨蒨桑~謝謝你的鼓勵拉
    這樣的主線是鴨子自己決定的~原本就該乖乖把主線寫完
    只是偶爾實在太受不了~就會喊幾句
    抱怨自己腦袋太崩潰了XDDDDDD

    嗯~其實大戰NINI的處境真是太慘了
    鴨子完全都不覺得NINI是戰勝國耶
    哪有必須割讓領土與開放外人駐軍的戰勝國啊==~
    豈是一字慘字可以形容

    a12361510 於 2009/11/03 22:30 回覆

  • 匿名
  • 菊在談戀愛上是幼稚園的等級,虐待人上卻是大師等級,
    愛情這方面菊應該要好好跟義呆討教討教。

    鴨子大辛苦了,一想到那時三次元發生的事我就笑不出來了,
    難為您把那麼痛苦悲傷的歷史寫了進來,
    期待您下星期的更新,天氣轉涼請注意保暖身體。

    By:默默的支持者

  • 默默的支持者桑

    謝謝您又來支持鴨子了~雖然我不知道您是誰
    戀愛上是幼稚園~不如說是感情上吧
    阿菊背負了太多責任與願望
    也沒有好好回應大阪對他的義氣
    以及京都爺爺對他的期待與疼愛.......
    一個人笨拙絕對不會只表現在戀愛上

    鴨子唯一的優點就是笨蛋不會感冒
    希望看到這裡的讀者大人們每一個都身體健康了^^

    a12361510 於 2009/11/03 22:32 回覆

  • nbt13588
  • 哈囉~
    不知道鴨子大大還記得我咧?(謎之音:憑什麼要記得你)
    本來都在巴哈看,現在都直接上鴨子大這來看~
    在這潛水很久,想說今天來留個言....

    話說我現在在本田家求學....
    老實說我還真不喜歡本田家的人~
    倒是很喜歡本田家的環境,乾淨便利~

    看到這篇,看來後續是沒得甜了...
    但卻是灣邁向成功少女的第一步吧!!
    期帶後續的發展~鴨子大加油喔!!
  • 凓子
  • 終於出了XXXD 最近太少來逛了(我也有罪阿)

    阿菊果然還是 恩.....你這傢伙就自己看著辦吧(誤

    阿勇一出來感覺就像陽光阿 哈哈XD!!! 越來越期待看到他
    有點想知道三次元感情有這麼好嗎(好奇意味)@Q@? 歷史課本這裡好單薄~
  • chestnut
  • 嘖嘖
    如果菊同學知道灣娘差點被OOXX不知道會不會壞掉XDD
  • linamy5668
  • 阿湧出現了!!!!!((超開心的
    這裡的阿湧好有禮貌喔~超正義的~!
    不過神奈川居然有說不准欺負灣娘
    這究竟是阿湧撒的謊
    還是神奈川其實對灣也帶有認識之情?
    如果最後他們被派去打仗
    灣下海打就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