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務工廠的勞動下,一個事實赤裸裸的擺在灣娘眼前,那就是整個外務工廠就是一個大型的人形畜生勞動場而已。上層給於奴隸的待遇是非常不合理的,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苦勞動下一日僅得兩餐,並且餐點都是格外粗裂的蕃薯或是地瓜葉,至於奴隸們辛辛苦苦種植的稻米與蔗糖,便全數被侍衛們運往本田家去了。奴隸們的勞動成果,幾乎都沒有回饋到自己身上。神奈川每日早晚巡視他們一次,他對奴隸的口頭禪是「把你自己當成本田家的機器就對了!我不需要不會幹活的機器!」


外務工廠有很嚴格的等級差別,分成以神奈川為首的管理層與勞動奴隸層。管理層可以輕易決定勞動奴隸層的處境是怎樣,包括食衣住行與勞動量。所以為了過上比較好的生活,勞動奴隸們無不想盡辦法向管理層獻媚。管理層就利用這一點分化奴隸們,教唆奴隸們彼此監控、打小報告,利用這些伎倆不止控制了奴隸們的肉體,連同奴隸們的自尊也一起控制了,其實也不是所有的奴隸們都如此墮落,他們一開始就是有骨氣、有思想的人,只是被迫成為奴隸。但是在這個極端不把人當人看的環境裡,眼見討好上層的其他奴隸獲得更好的食宿與減輕勞動量,而自己卻什麼都拿不到,久而久之,若不是變的放棄自己了,就是也忍不住跑去出賣同夥、討好上層。


而且如果奴隸們討好上層,累積獎勵到一個程度上,侍衛們會發一種奇異的獎品「福壽膏」給奴隸。據說吸食「福壽膏」會讓人有飄飄然的處境並且加強精神。於是吸過一次福壽膏的奴隸,每一個都恨不得再吸上一口,雖然侍衛們碰也不碰福壽膏,明顯那不是好東西,但是那福壽膏的誘惑之大,居然讓所有吸食福壽膏的奴隸們,每一個都念念難忘,然而據說獎勵累積到非常多,能換取很多福壽膏的奴隸,到某一種時候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消失,根據侍衛來說,那些奴隸因為表現積極升等的,所以不用再當奴隸了。於是那些奴隸們存著這樣的心思,便要更加盡力幹活與出賣同伴來換取上層的青睞。

灣娘是新來的奴隸,身為編號1895的她由於毫無表現,當然只會被分到最爛的食宿,吃的少灣娘尚且可以忍耐,只是在整個大工廠都是男人,她的住宿與清潔就成了大問題,她明白根本無法指望自己是女性的身份就受啥特別待遇,在這個不把人當人看的地方,如果自己被人怎樣了,恐怕也不會有人在乎的,幸好自從遇到任勇洙了以後,他信守承諾,無論灣娘去哪裡他就跟到哪裡,由於任勇洙人高馬大又是上層眼中的黑五類,其他奴隸與侍衛也懶得搭理他們,看到這樣的情況,灣娘驚慌的內心才稍稍安定了下來。


當黑幕吞沒了農場,在也沒有光線讓奴隸們繼續在田裡幹活的時候,侍衛們便拿著棍子與藤條,驅趕奴隸回到奴隸宿舍去,說是奴隸宿舍真是太好聽了,裡面就是幾棟破房子配著水泥地板,奴隸宿舍唯一值得一瞧的外面的籬笆與禁止逃跑的防守建築,任勇洙拉著灣娘去廚房跟著一大隊奴隸們領到了兩碗蕃薯湯當晚餐,兩人草草吃完稍加休息以後,侍衛們又冒出來,嚴令他們不准講話,命令奴隸們從櫥櫃裡拿出被子撲在地板上,準備睡覺了。

奴隸宿舍除了廚房與廁所以外,根本沒有任何隔間,眼看其他奴隸紛紛往櫥櫃裡拿出又髒又黑又破舊的被子,灣娘一下子理解到在這邊大家是要打通鋪的,於是灣娘也跟著奴隸們拿了一床被子,準備找地方鋪著睡。雖然自己抱的被子傳來一股奇怪的汗味,但在這裡實在不能計較那麼多!起碼自己不是睡茅草,灣娘苦笑的想。當灣娘正要把被子鋪下時,任勇洙卻拉著灣娘往角落走

「阿勇先生!怎麼了呢!」女孩抱著大被子,被少年揪著往前走,有點莫名其妙

少年卻不理女孩得詢問,直接揪著著女孩到了宿舍裡靠牆的角落,角落那裡已經有另一個奴隸鋪好了床,於是少年開口說:「1030!不好意思!這個位子請讓給女孩子睡吧!不然要是她跟一堆男人睡在一起,我恐怕會睡不著,我要是睡不著,我就會想找人幹架,我想要是我找人幹架,恐怕今晚大家都不用睡了。」

「你!!!.......你這瘋子!」另一個奴隸惡狠狠的瞪向少年,卻發現少年掩沒在黑色面罩的眸子裡帶著狠勁,估計他是認真的,於是他左思右想認為自己實在犯不著去跟瘋子計較,要是弄到上頭過來關切實在不好。於是1030說:「哼!要睡這裡就睡去吧!遇上你,我真是倒八被子的楣,少跟我說話!」

1030連忙抱著棉被跑了,留下了靠牆角落的位子,少年笑嘻嘻的接過了女孩的被子,幫她鋪好了床,然後拍拍棉被,用不讓其他人聽到的低聲說:「灣娘來,你就睡牆邊!我睡你旁邊,誰要是晚上想碰你一下!除非踏過我的屍體!」

「.........謝謝。」女孩呆了兩下,然後一下子回過神來,才理解任勇洙是怕有人趁黑過來輕薄自己,所以特別替她找個可以安心睡覺的位子。

「這沒什麼啦!快點躺過來吧!不然那些吸血鬼又要過來囉唆了!」面對女孩的感謝!少年顯的有點尷尬,於是他一下就把把女孩拉上了自己的隔壁床,把棉被蓋緊了她。然後跟女孩說:「第一天幹活很累吧!趕快睡覺!趕快睡覺!」

阿勇先生真是容易害羞的人呢!雖然隔著面罩是看不到他臉紅的的表情,但是灣娘稍稍想像了一下,就覺得這人很可愛,雖然這麼棉被這麼破又有怪味道,但是睡著是很容易的,因為白天工作很累、也因為自己隔壁躺的是那麼令人安心的同伴,能遇到阿勇先生真是太好了呢!灣娘昏昏沈沈的想著,接著整個人沈到一片黑闇裡


■■■■■■■■


在外務工廠過了幾天,灣娘發現其他奴隸跟侍衛都叫任勇洙是瘋子,神奈川尤其看任勇洙不順眼,老是找工作活無理由的往任勇洙身上加、也盡可能的減少他的食物,儘管生活的條件是這麼艱難,但任勇洙還是很努力的活下去,雖然他努力的方式可能跟其他奴隸不太一樣。


上頭辱罵他,他就跟著罵回去,不然就當沒聽到。

上頭增加他的工作量,他就隨便應付。

上頭剝奪他的飲食,他就去其他地方摸走糧食。


因為還有利用價值在,任勇洙明白侍衛與上頭們不敢把自己隨便弄死,於是吃定了這一點,他也過的很隨興,在其他奴隸想盡辦法諂媚上層的時候,只有他敢對上層愛理不理的,上層對任勇洙很頭痛,但是也無可奈何,靠著任勇洙的蠻橫,灣娘在奴隸工廠過的勉強還能支撐著。雖然勞動量重的很辛苦,但是只要自己快要支撐不下去了,任勇洙就會過來幫忙分擔她一點工作量,反正他也從來不怕自己工作作不完,任勇洙說:「反正那群吸血鬼!給我的工作量根本不可能做完嘛!我還不如來幫妳阿!」至於那稀薄的蕃薯湯根本無法讓人吃飽的問題,任勇洙也有辦法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堆食物來解決,最讓灣娘感覺到任勇洙的神奇之處的地方,大概是他居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弄來一盆熱水給自己擦澡。儘管因為要掩人耳目,所以每次要擦澡兩人總是挑大家睡熟的三更半夜,摸去廁所偷偷進行。但灣娘已經非常感激了。灣娘很明白,無論是食物或是熱水....這些小小的物資,恐怕都是任勇洙費盡心思、冒著危險給自己找來的。任勇洙對自己實在太好,已經好到讓灣娘感到愧疚的地步。

不過這樣在奴隸工廠磨贈下去總不是辦法,灣娘也想過要逃跑出去,並且把這個意思偷偷的跟任勇洙暗示了,但任勇洙只是搖頭不說話,後來過了一段日子,灣娘才曉得任勇洙不回答的原因,那是因為本田家控管奴隸工廠的防守幾乎到滴水不露的地步,除了內部監視的侍衛外,一層一層還有警衛與狼看守著奴隸們,而且幾乎也沒有外人敢收留本田家外逃的奴隸。而且一旦有奴隸被發現逃跑,都免不了被公開示眾毒打。

但是這樣下去,到底要在奴隸工廠過到什麼時候呢?灣娘有想過是否耀哥哥能夠接自己回去,。但是一想到上次回王府時,眼睜睜看到耀哥哥被本田菊壓迫的事情,就覺得這願望恐怕是暫時難以實現的,現在只要耀哥哥能繼續活著,自己就應該感謝上天了吧!

.....................現在自己的處境是自己選的,只能堅持下去!實在抱怨不得。在大太陽底下幹活時,女孩不禁露出了苦澀的笑容,今日他們的工作是採收稻米,時序已經到了秋天,今日非常晴朗,藍藍的天空搭配著暖和的陽光,還吹著涼涼的風,的確是一個絕佳的收穫季節,奴隸們三三兩兩的散落在稻田裡,收割著稻穗。並且把稻穗運送到中央廣場的機器裡輾成稻米。眼看著黃澄澄的稻田,聞著稻桿的香氣,女孩的心情不由得輕鬆了起來,她以前也有割收稻米的經驗,只是那時後是在小茅屋獨居的時候。她總是自己耕種自己吃,如果有特別會作了一桌子菜的話,那就是本田哥哥要過來探望自己了.......

「灣娘!」任勇洙出聲打斷了女孩的回憶,他壓低聲音說:「我有事,要暫時離開這裡一下,我看侍衛目前也沒看到我們這裡來!」

「這.....這樣啊!你小心喔!」灣娘點點頭,雖然這幾天兩人幾乎是形影不離,但偶爾任勇洙會離開自己一下,回來時總是滿手食物或藥品。他說自己去辦事比較不惹人注意,灣娘也只能幫忙他掩飾而已。

不過這次跟以前不一樣的是,少年離開女孩前,塞給她一張紙條,並且叮嚀道:「我去去,半小時就回來,假如我半小時還沒回來的話,你就把紙條打開來看,按照上面寫的去作,知道嗎?」

少年這樣的行動讓女孩感到相當的不安,因為他交代她的表情過於嚴肅而認真,他到底要去作什麼呢?其實關於食物或是擦澡這方面,女孩自己並沒有那麼奢求,她知道自己在這個處境就是要被壓迫的,而她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人、為了堅持自己意志!她是心甘情願選擇這條道路,既然如此,就不應該要對自己的處境多作要求,但是這些日子以來,少年總是盡可能的保護著女孩。並且極盡所能讓女孩過的舒服,幾乎到在勉強自己付出的地步了。

「希望阿勇先生不要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一邊繼續採收稻米,女孩心中不停祈禱著,她也勸過少年不要太勉強自己了,但是少年完全不聽她的,只是笑著揉揉她的頭髮說他一切自有辦法,叫她安心的等著他就好。

已經過了半小時了,可是左等右等,少年怎麼還沒有回來她身邊,用驕傲又蠻不在乎的語氣告訴女孩今日又有啥收穫了呢?莫非,出事了??於是灣娘悄悄的蹲在稻穗叢裡,取出懷理的紙條,顫抖的打了開。紙條上寫


【灣!我去偵察逃跑的路線,如果成功的話,我半小時內就會回到你身邊,明後天晚上,咱們就行動吧!假如我去了半小時都沒有回來,就代表我被侍衛發現了,你就把紙條撕掉,說我一個小時前就不見了!你不知道我去哪裡。我的偵察與你無關,切記不可牽連進來。】


「啊..................阿勇...........」握著紙條,灣娘雙手不停顫抖著,她還記得前幾日神奈川過來巡視他們的時候還意有所指的說,如果一個機器不工作還企圖逃跑的話,就算多有利用價值也不能留下來......那麼.....阿勇先生!阿勇先生!原來阿勇先生不是不想逃跑,他是.....他是.......怕連累自己。

「全體集合!!全體集合!!!!」

當灣娘心慌意亂的時候,侍衛們已經過來驅趕奴隸們去堆積著稻米的中央廣場,灣娘急著衝往中央廣場,心裡知道這恐怕跟少年脫不了關係。果然女孩看到中央廣場裡已經被黑壓壓的侍衛們包圍了,然後被那些人高馬大的侍衛們的中心,就是手腳受縛的任勇洙!!女孩拼命的!拼命的!擠過人群,衝向前面!

侍衛們的隊長,看著所有的奴隸們已經圍觀了過來,然後他宣佈道:「1910擅離工作崗位,並且在外務工廠周圍部分行動鬼祟,有逃跑的嫌疑。處罰鞭刑50,希望大家要以此為誡,切莫犯下同樣錯誤。」然後隊長跟著身邊的侍衛點點頭,於是侍衛便三三兩兩把任勇洙架了起來,由另一位侍衛拿出鞭子行刑!


【咻!】

當一聲清脆的劃破空氣的鞭打聲在眾人圍觀下響起,任勇洙身上也跟著多了道鮮豔的血痕!他的身上已經有多處青紫,大概是當時被侍衛抓到的時候已經先被毆打一頓了,但是他神情昂然而驕傲,絲毫一點也沒有垂頭喪氣,彷彿這樣的鞭打是一種榮耀,根本不是處罰。


「不!!!」同時響起的是女孩的慘叫,個頭嬌小的新奴隸,一下子衝往了1910身邊,緊緊的抱住了他說:「拜託!拜託!各位大人開開恩吧!1910只是因為我肚子餓了,所以幫我去找點吃的而已。所以如果要處罰1910的話,請讓我代替他受處罰!」


「灣娘!你在幹什麼阿!想要亂跑是我的事情!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眼看女孩衝出來護衛自己,少年一下肅穆的神情也出了波動,他急著說:「快點放開我!不要妨礙那群吸血鬼的好事!」


帶頭的侍衛隊長面對此等難得出現的狗血倫理劇,倒是露出了為難的表情說:「1895!跟你無關就閃邊去吧!不要妨礙我們做事。」理論上有人妨礙公務應該要一併處罰才對!偏偏這個新來的奴隸是上頭神奈川特別交代過的,誰敢碰她一下,誰的手腳就別想要的了!侍衛長也不想冒險去惹神奈川生氣。

「請讓我代替1910受處罰吧!」新來的奴隸搖了搖頭,用力抓緊了1910。

侍衛長搖頭嘆氣,於是轉頭吩咐屬下道:「.............去把1895拉開!然後繼續行刑!」


「不要!不要!我不要離開!」

「灣娘!走開阿!妳!跟你無關!」

「1895!請不要抵抗!」


一下子,中央廣場在眾人圍觀下,侍衛與被處罰的奴隸們扭成一團,一下子居然是難分難解!直到一聲冰冷的質問切開了這一團混亂

「現在是在作什麼?眼裡沒有規矩了嗎?」這聲音很平版,卻如刀鋒的銳利,大家不禁抬頭往聲音處看,卻看到外務工廠的領導人神奈川正恭恭敬敬的陪著一名個頭略矮、身穿白色筆挺軍裝的少年巡視著中央廣場。想來那少年的身份應該是本田家的最高領導,一下子侍衛們的臉都白了,這場鬧劇居然好死不死的被最上層看到了。

「還不過來交代下嗎?」神奈川扭緊的眉頭推了推眼鏡,他看到1895抱緊1910的姿態,然後招手要侍衛隊長過來報告,侍衛隊長連忙低頭詳細的說明了整件事情,包括1895與1910近日的所有行動。

「.........................這樣嗎?這處理不會困難啊!關於1895與1910深刻的情誼,的確讓在下很感動。所以今天的事情就算了。」本田菊聽完了整件事情,俊秀的臉龐也沒有什麼表情,只淡淡發落司令道:「不過今後如果1910又闖出了任何禍端,就依照1895的心願,把所有刑罰都讓1895去承受吧!在下相信1910會顧念1895的安全,今後的行動也會更謹慎的。」

「是!是!是!」侍衛隊點頭如擣蒜,不敢有任何意見。

「區區奴隸處置,真是浪費本田家主的時間。」神奈川薄薄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說:「菊當家,咱們繼續巡視去吧!」

「嗯!」本田菊拍了拍他的手,彷彿在這裡多呆一秒都嫌髒似的快速轉身離去。根本沒有回頭多看一眼。神奈川與侍衛長連忙跟上本田菊的腳步前往下一個地點巡視,然後奴隸們也被侍衛驅趕回工作崗位上,獨留女孩抱著受傷的少年在中央廣場上。

一場風波就這樣快速落幕了。受傷的少年氣怒的說:「裝什麼好人嘛!死賤菊!分明就是用妳來威脅我不可以輕舉妄動!」


他剛剛知道1895就是她嗎?他知道她在作什麼嗎?摸著臉上的棉質面具,女孩則呆了兩下,簡直不可置信。


■■■■■■■後記


可惡!我又爆字數了!結果一章的大綱被迫分成兩章

沒辦法阿~沒辦法~忽然對阿勇的愛爆發了!

描述在落難中著阿勇照顧灣的種種,忽然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溫馨???

我喜歡這樣互相信賴的伙伴關係

我覺得勇灣是患難見真情的人阿~而且向阿勇這樣的人~意外的應該是非常懂得照顧別人

至於外務工廠描述的種種的事情,的確是部分取材自三次元,敬請自行查詢各種三次元材料,我就不再說啥了~


不過阿勇對灣這麼好可是有原因的喔~!那可不是一見鍾情(毆)!是另有隱情!請待下回揭曉!

 下一章的名字叫【百年流離章43】若在你身邊

阿勇主場的悲情過往描述!加上灣娘的內心掙扎,應該會爆6千字以上吧(毆)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shiroto
  • 頭香(?
    嗯,死賤菊....這是我這兩天加上看這篇文章以後的心得。
  • ==~
    笑~那是阿勇的口吻拉~~
    基本上只能代表阿勇當時心情(炸)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27 回覆

  • 涵
  • 我想菊心裡大概也是很痛苦的,尤其與灣昔日的感情又是那樣地深刻……深的刻骨銘心啊……不過在這章裡,又再次突顯了灣其實很幸福的樣子(?)

    從鴨子樣描述阿勇的出場時,我就很喜歡本篇中兩人之間所設定的關係了。阿勇對灣的感情不是喜歡,我覺得這是關於阿勇再本篇設定中很重要的一點(?)也因為這個設定,讓我很喜歡本篇的阿勇w我想可能是因為三次元中的設定就是這樣,不像阿菊和NINI跟灣那樣的錯綜複雜--(?)

    話說下一章裡會不會出現小朝呢(刪除線)總之期待新章節W
  • 其實呢~阿菊過來巡視~雖然說是例行公事
    但是說沒有想要趁機過來看看灣~那肯定是騙人的
    不過阿菊也限制自己說~他跟灣已經結束了
    灣選擇的是王耀那一方~那麼自己就該把她當作王耀那一方對待她

    在這一篇~勇灣設定上是互相信賴的伙伴關係
    基本上不是愛情或是親情~..........
    嗯~因為當時兩人剛見面嘛~

    下一章~涵桑劇透囉~(笑)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29 回覆

  • 蒨蒨
  • 來搶頭香~~~!!!

    爆字數的好呀^^這代表我們又有眼福了!

    下一章...依然是勇灣的戲份為主嗎??
    好好奇阿勇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對灣灣應該不只是兄妹情那麼簡單吧~~
    而且照前面看來他們兩個之前不怎麼熟識...

    阿菊這集終於露臉啦^^
    感覺好久沒看到他了~~
    現在覺得看到阿菊出場=虐心的開始!
    (甜文例外!)

    話說他知道1895就是灣灣嗎?


  • 阿勇對於灣灣的感情呢
    不是那麼單純一對一的感情呢~要說的更加深入一點
    請期待43章(毆)

    真糟糕~以後阿菊一出現都注定虐到骨子裡面去
    我............鴨子好掙扎

    阿菊知道1895是灣啊~就算沒特別打聽過編號
    在一群男人裡只有一個女奴隸~難道阿菊不知道嗎?
    況且阿菊也有特別跟神奈川交代了一些事情(毆)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1 回覆

  • 蒨蒨
  • 可惡搶頭香失敗>"<

    忘了補上一句~~鴨子大大加油!!!
  • 謝謝~蒨蒨桑~鴨子會在43章拼命努力的^^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2 回覆

  • 匿名
  • 我想菊看到灣抱緊阿勇那一幕時,外表看似平靜內心裡其實是猛摔醋瓶吧!
    心得跟一樓大一樣...死賤菊!

    By:默默的支持者
  • 其實那時後阿菊看在心頭百般滋味
    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把灣抓到自己身邊來
    但是他終究忍住了
    因為沒有去保護反抗自己的傢伙的理由

    XDDDD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3 回覆

  • daikon
  • 阿勇你這個真男人阿~~~
    身材高大又樂天,有骨氣的溫柔,阿勇你真是個好人阿(遞卡)
    菊?他誰阿(誤)死賤菊倒是認識(連誤)

    阿勇要床位的那句好棒喔(番仔火?)~雖然對1030很衰。

    假如工廠等於ru65j/ u/6的話找不到阿勇,灣灣他們就要集合站到死了(望
  • 其實阿勇家的民族性很MAN的 XDDDDDD
    菊家現在的民族性就比較陰柔一點

    不知道為什麼放著阿勇在腦袋裡跑劇情
    阿勇的台詞都好嗆辣
    鴨子擋都擋不住耶~太神奇了~那不是鴨子會說的話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4 回覆

  • 貢丸
  • 菊知道1895就是灣娘吧,這麼重要的數字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想要知道菊當時的心理是怎麼個波濤洶湧啦!
    他這麼冷淡一定是對灣娘生氣了,
    鴨子大會在下一篇寫出來嗎? 我想看!(舉手)
  • 唉呀呀~貢丸 桑
    下一章是阿勇主場~SO~阿菊內心不會描寫到拉
    不過在後面的篇章會補述線在菊的心情
    嗯!肯定會讓鴨子嘔血數百升的那種崩潰度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6 回覆

  • 朔葉
  • 您好!
    不好意思在這潛水很久了

    愚葉最近也很喜歡勇洙呢!
    雖然好像很多人討厭他(還是愚葉遇到的比較多)
    勇洙是很努力的好孩子!
    樂觀、開朗,好像很粗魯,其實很溫柔
    每次阿勇出現
    愚葉的心裡就會覺得暖暖的呢
  • 喔喔~歡迎朔葉桑上浮~先來抱一下吧(毆)

    阿勇其實只是有時候說話太倔強而已
    其實是個好孩子~
    如果會做出很XX的行為~那大概背後都有些讓人不鼻酸的心裡因素
    這樣的孩子~是讓人疼惜的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7 回覆

  • Auiko
  • 我看完這章後對勇洙的想法有變好呢~
    雖然個性有點欠扁可是卻非常照顧人
    勇洙好讚!!! ((姆指 >口●b
    相較起來我們的阿菊桑就很欠扁
    我有一種想拿金門菜刀砍人的衝動啊~~~ ((大嬸別激動//ˋ口ˊ//
    好虐的文章 ( 哭哭 差點眼淚就要掉出來了((咬手帕
  • Auiko桑啊~因為阿勇的民族性是很講義氣的
    所以想特別描寫阿勇重義氣這方面
    至於阿菊嘛~他一向很殘忍,得不到就徹底不要了
    對自己格外殘忍,要求格外苛刻..............
    櫻花啊~美麗~但終將散落......多麼絕裂

    所以兩人個性真的差很多~SO~大概是這樣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39 回覆

  • REN
  • 糟糕~~~~
    雖然現在的菊很壞
    但是我還是沒辦法討厭他阿OTZ

    可能比起天真樂觀的角色
    我還是比較喜歡有某部分壞掉的角色吧......

    勇灣阿......(沉思)
  • REN桑~鴨子也不討厭阿菊阿
    基本上每個角色背景不同性格不同
    所以鴨子是不會討厭自己筆下的腳色的
    對於阿菊..............實在情感挺複雜的
    但是鴨子希望能盡量描寫出他的心情~

    勇灣阿~嗯????鴨子有寫這個CP嗎?(毆)

    a12361510 於 2009/11/10 00:40 回覆

  • 小狼
  • 鴨鴨!我家店腦出了問題...不能留言,所以在學校留言囉!但是我每一篇都有很認真的看喔!

    那個鴨鴨喔,你的MSN帳號是哪一個我都搞混了?

    回正題~這個阿勇真的好....成熟?

    在狼狼的印象中,阿勇是活潑,爽快........重點是!白目的可愛!!!

    怎麼變熱血漫畫的少年了XDDDDD接下來是勇灣嗎?是嗎是嗎?
  • 喔喔喔~難怪最近都沒有看到小狼桑呢
    希望您的電腦早日修好~我會祈禱的

    鴨子的MSN帳號阿~因為平常鴨子是不上線的
    SO.......還真的是會讓人遺忘(毆)
    不過我想小狼桑~我應該可以辨認的XDDDD

    熱血漫畫的少年其實也都蠻白目的~望向某個BL漫畫(炸)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0:52 回覆

  • 訪客
  • 阿勇跟大版感覺可以變好兄弟耶!! XD
    死賤菊 XDDD 罵得真狠!
    還蠻喜歡2次元阿勇,衝動可愛+狀況外的白目君(誤)

    菊灣這樣虐對劇情發展來說更有愛了~~
  • linamy5668
  • 果然太愛阿湧了!!
    雖然本命是耀
    但跟灣同年紀差不多的湧 超級單純正義
    感覺就是男版的灣
    都無頭無腦 單純英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