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級難得蒞臨指導公務,侍衛長連忙鞠躬哈腰陪伴著本田菊與神奈川巡視下一站,待那三條人影遠遠消失在灣娘的眼前時,另一名侍衛也來驅趕灣娘與任勇洙回去稻田繼續採收稻米,侍衛拿著棍子用力敲打著地面,一臉不屑說:「1910!1895!算你們運氣好!上級居然說這次算了!不過你們活兒還是少不了!還不趕快回去加倍工作來彌補自己的過失嗎?」


侍衛拿著棍子從空中敲打地面,越敲越用力,越用力的敲棍子距離離的女孩與少年越近,彷彿在要脅他們說,如果不立刻站起來跑回去稻田幹活的話,下一秒他們就要挨棍子抽了,平時若是少年沒有受傷,他肯定會護在女孩身前,與找麻煩侍衛吹鬍子瞪眼睛的。可惜現在少年全身軟趴趴的被女孩抱著,明顯在來到中央廣場的路途上他已經先被「教訓過了」,所以他無力立刻站起身子,當少年正暗恨自己無能時,女孩卻搶在他之前先發作了


「大人!你夠了沒有!請不要無理取鬧!」女孩睜大眼睛觀察侍衛的行動,她記得當初在跟京都爺爺上課的時候曾經學過一招防身術「空手奪白刃」,於是女孩看出了侍衛揮舞木棍的模式,她雙手把侍衛揮舞的木棍子給一把夾住,使勁將棍子奪去甩到地面去,然後她忿忿說:「難道你沒有看到1910全身上下都已經被大人們打傷了嗎?他的狀況必須送醫!現在叫他去做工!他會有產能嗎?」

「1895!妳!妳在幹什麼啊!居然這樣無禮!」沒想到自己的武器會這樣輕易的被女孩給奪走,侍衛一時驚慌了起來,於是口氣越發惡聲道:「機器哪裡需要醫生啊!機器壞掉的話!換新的就是了!妳給我知道自己身份!」

「就算是機器!也是有必須被好保存的!如果希望能夠提高工作產能的話!」面對侍衛的威脅,女孩一點都不恐懼,她雙手抱緊了少年,堅定的一字一句說:「大人現在逼1910去做工!就是等於在殘害他的身體!剛剛上層不是都特別饒過了1910嗎?大人卻這樣擅做主張還要繼續折磨1910!到時後如果1910再也無法替本田家勞動了!這個責任你要擔嗎?」

「.......................可惡!這個伶牙俐齒的小賤人!」面對女孩的頂撞!侍衛真是要氣瘋了!可是轉念一想女孩的確句句說的都是實話,剛剛本田當家才饒過1910,假如因為自己的堅持讓1910沒辦法繼續上工,到時後追究到自己身上來就慘了!於是侍衛咬了咬牙,忿忿道:「好吧!這次是菊當家開恩!我就饒了你們一下午!今天就不叫你們幹活了!快去給我休息養傷!要是到明天還在裝死偷懶不工作!我就要連今天的份連本帶利的打回來!」

「感謝大人的明理!」女孩連忙補上了感謝句,免得侍衛反悔,侍衛狠狠瞪了兩人一眼,便轉身回去稻田繼續監督其他奴隸幹活,然後女孩便慢慢將少年扶著往奴隸宿舍走去,她想至少要趕快鋪床讓少年躺下休息,但少年卻搖搖頭對女孩說:「不要回去那個地方,看了我心悶!難得一下午清閒!妳帶我可以去看看夕陽的地方吧!」


傷者就應該乖乖躺在床上才對,女孩實在不願意但是又扭不過少年性子,於是只好把少年扶到稻田幾公尺旁,引水灌溉的小溪,那裡芳草如茵,勉強還可以讓少年躺著休息一下。到了溪邊,女孩七手八腳的整理了下草皮,好讓少年安躺。又四周探探頭看了看,目前的確沒有侍衛在監督他們,於是女孩就先把那礙事又不透風的面罩從自己與少年頭上取了下來。又取了水來,沾著自己衣服,慢慢給少年擦臉、擦手腳。少年倒是不言不語,就靜靜的看女孩擺佈自己。

「這樣的傷......即使到了明天也不可能好啊.......」少年手腳上的青紫,每一塊都是又腫又大的瘀血,重擊的程度不是一般擦傷可以並論的,女孩雖然有採草藥的技能,但是現在在陌生的地方,她一時片刻也找不到藥草

「我口袋有藥膏,專制鐵打損傷的!」少年看穿了女孩的心思,出聲說道:「不礙事的!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跑!第一次被打了!反正人賤命韌打不死!擦點藥膏明天就好了!妳別擔心!」說完,少年的臉上還露出大大的招牌陽光笑容,比出了V字形的手勢。好像渾身傷痛真的不痛不癢似的

從少年口袋掏出了藥膏瓶,看著少年舊創新傷交織的四肢與他蠻不在乎的表情,這傢伙當真以為自己是打不死的蟑螂嗎?為什麼要這麼蠻搞呢!女孩終於忍不住憤怒吼道:「你這個人太過份了!真的太過份了!你想要逞英雄!你要保護我!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是怎麼想的!你要是今天就被侍衛們打死在那裡!你叫我以後該怎麼辦啊!你要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之前就不能跟我商量一下嗎?你不是說我們是朋友!是伙伴嗎?為什麼凡事都自己承擔呢!伙伴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你根本瞧不起我吧!你這個大混漲!」

「..................................」被女孩忽然這樣胡亂的劈頭一吼,少年倒呆了呆,這些日子以來,女孩總挨著自己一同行動.幹活.吃睡。對於自己給她的保護!女孩總是以非常感激的態度跟隨著自己,她不曾對自己大聲說話過,沒想到居然現在這麼生氣了,望著憤怒到眼淚與身體一起打顫的灣娘,任勇洙嘆口氣的低聲說:「好啦!好啦!是我不是.....妳別生氣了!我真的把妳當同夥的!只是......只是........你就讓我照顧你吧!你不知道每次我照顧你的時候,心頭才能好受一點點.....................................我在照顧你的時候,就好像在照顧小朝一樣。」

「小朝...............?他是誰??」女孩有點意外的聽到少年嘴吧裡溜出另一個名字,這些日子以來,不是沒有跟少年交談,但是少年多半時間都是在跟他說本田家的人多麼陰險奸詐的從以前開始就用各種手段侵吞他的家產,以及跟女孩分享她的大哥是多麼寬厚溫柔照顧接濟著各位親戚的事蹟,從來沒有聽過少年提起這位「小朝」?


「沒跟灣娘說過吧......其實我是雙生子,小朝呢!就是我的雙胞胎姊姊!」提起了自己另一個分身,少年平時靈動倔強的黑色眸子就染上了深深的黯淡,他說:「小朝從小就跟我一起長大,我們從來從來沒有分開過,她的個性跟我相反,天生就很文靜又愛看書,我每次出外胡鬧的時候,她就靜靜的在家裡看書而已。雖然是這麼文靜的一個女孩子,但是凡事都有毅力又細心堅持,跟我這個粗人大不相同,每次我闖了什麼禍端,總是麻煩小朝在後頭幫我收拾。不過小朝從小就身體很弱常常生病,所以我總讓她待在家裡,不希望她在外奔波。」

「原來阿勇先生有姊姊啊.....那麼,現在小朝小姐呢?」而且這位小朝小姐似乎還是一個氣質美人,非常得到弟弟敬愛與憐惜的樣子。

「......................當我們兩個被抓到本田家做工的時候,本田菊怕我們逃跑,所以故意把我們兩個分到不同的工廠去幹活。」少年的臉龐燃燒起了仇恨的火焰,聲音像是石頭落地般,一字一句咬牙說:「被抓去本田家幹活的時候,小朝還發了高燒。她平常總在生病,每次都是要在床上養病好久才會慢慢好起來。本田家都不是人啊!他們就這樣硬生生的把小朝給帶走了!也不告訴我小朝在哪裡!」

男孩的聲音顫抖著,眼神隱隱帶著瘋狂,女孩咬著下唇,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才好

「小朝在哪裡呢!自從跟小朝分開以後,我每天起床第一個念頭是這個,睡覺最後一個念頭也是這個!可是我不管怎麼求情,怎麼拜託!那群吸血鬼就是不肯告訴我小朝在哪裡!我不知道小朝在哪裡!但是我想小朝所在的另一個工廠肯定也都是男人,只有小朝一個女孩子,她要在那裡怎麼過下去呢?她身體那麼弱,那群吸血鬼肯照顧她嗎?一個女孩子會怎麼在一堆陌生的男人群裡活下去呢!?一想到這裡!我都快發瘋了!要是我必須跟小朝分開的話,我真恨不得現在立刻被打死在這裡!死掉的話,起碼我的靈魂至少就可以過去看看小朝...............」

「阿勇先生..........你不能夠這樣隨便的看待自己的生命啊......」灣娘輕聲道,沒想到在少年平時那麼自大驕傲從不服輸的樂天笑容下,居然裝著這麼煎熬人的煩惱

「爛命一條沒什麼好說的!我一定要逃跑才可以!就算被那群吸血鬼打死了我也要跑!不跑了的話,我的靈魂一定會立刻死去!現在這個情況.要我繼續忍耐的話,我還不如去死!」少年眼神帶狠,彷彿在說即使明知到逃跑是死路一條,把自己肉一片一片割下來,骨頭一根一根折斷!他也非跑不可

「不對!你說的都不對!你若真的死了!那你要小朝怎麼辦呢?」女孩忽然緊緊抓住了少年肩頭,幾近是憤怒的說:「人要死掉太容易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留下來的人該怎麼辦才好呢!像我現在!每天每天過這種日子也痛苦的恨不得立刻去死!可是我不能死掉阿!我只要想到耀哥哥!我就絕對不能死掉!我一定要活下來!然後跟耀哥哥重新見面!如果連耀哥哥都死掉的話,那我一定沒辦法再堅持下去了!」是的!從那個跟耀哥哥分離的日子以來,灣娘便寄人籬下,在異處不停的替別人工作,工作過程再怎麼辛苦艱難,灣娘總是拼命的忍耐著、努力著,她知道,自己要放棄自己是很簡單的,可是自己如果真的放棄的話,那麼那個傻瓜哥哥一定會很傷心很自責的!所以無論如何,為了自己重要的兄長,灣娘非要努力的活下去不可!

「灣娘...........」少年感覺自己的肩膀被用力的抓住了,很痛!但是那種皮肉的疼痛,比不上自己與女孩眼中所燃燒的情緒

「小朝小姐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小朝小姐一定也是為了阿勇先生而拼命的努力著!她在等阿勇先生過去接她回去!所以......阿勇先生,請你為了小朝小姐!多珍惜自己好嗎?如果阿勇先生就這樣隨便的放棄自己死掉的話!你叫小朝小姐該怎麼活下去呢!她一定會痛苦到恨不得跟阿勇先生一起死掉了........我.....我也.......」實在沒辦法在說下去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不聽話的一顆顆滑落了臉頰,女孩覺得很丟人,她明明就決定除非在兄長面前,不然絕對不要哭了,可是為什麼淚水就是忍耐不住呢!或許是因為女孩把自己的心情也投射到小朝小姐身上。是的!她也是在等待那一個人過來迎接自己。假如那個人不珍惜自己的話,灣娘簡直就無法再努力下去了

「別哭了拉!白癡!你又不是小朝!哭啥呢.........你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子呢!原本以為你跟小朝一樣應該也是文文靜靜的女孩子!結果居然這麼粗魯!」少年苦笑,伸手擦拭著女孩的眼淚,然後溫聲說:「但是自從妳來了以後,我心頭也覺得好過多了,我照顧你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都可以這樣照顧妳,說不一定在另一個工廠也會有一個好心的奴隸這樣照顧小朝.......」

女孩連忙應聲道:「一定會的!一定會有人照顧小朝小姐的!所以阿勇先生你不要急!你要多珍惜自己!然後才能好好去迎接小朝小姐..............」

「好拉!知道了拉!別那麼大聲!我耳朵都要被妳吼破了」少年揉了揉耳朵,剛剛女孩握住他的肩膀,又這麼激動,他有點尷尬了

「像阿勇這樣任性的人!不這麼大聲你怎麼聽的進去阿!」知道自己的失態,女孩一下子燒紅了臉蛋

「唷~不加先生啦!」彷彿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男孩捉峽的問著

「吵!吵死了!是你說我叫阿勇就好了!」被抓包了,女孩也尷尬別過了臉

「哼哼哼...........................」面對女孩情緒的轉變,男孩倒是有點壞心的笑了,不過旋即他馬上就唉叫了起來,因為女孩正老實不客氣的「用力」把藥膏塗抹在他的傷處,於是男孩抗議女孩的動作是如此的蠻橫又粗魯,女孩則冷冷的回應說這是報復他私自行動的處罰。


隨著少年少女的談話,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然後燦爛的太陽光芒也慢慢變成柔和的金光,籠罩了整片蔚藍天空,染成紅澄澄的彩霞,照的溪流與草地還有遠方的稻田與青山,都染上了一層溫柔的橙黃色。當微風帶著淡淡的濕氣與桂花的香氣吹送在四周的時候,女孩總算幫少年傷處包紮完畢了。

「謝拉!灣娘!」少年忽然沒頭沒腦的向著女孩衝了一句

「嗯..........啊?你在說什麼?」望著眼前美麗的景致再發呆,女孩一時沒有意會過來,每次看到了夕陽,女孩就會想到自己跟本田哥哥分開的時候,還有耀哥哥來到小茅屋前面迎接自己的時候。對灣娘來說非常重要的兩個時間點,發生的時候,都是非常美麗的日落時分。

「...........好話!本大爺不說第二次!」少年扯開嘴角,皮皮的笑了!

「喔!這樣阿!我忽然想到好像還有地方沒有包紮仔細!」女孩笑容可掬的拿起了藥膏對準少年

「等等等等.......等等拉!妳這人怎麼這麼兇暴惡劣阿!」面對女孩威脅性的拉扯著自己的傷口,少年嘆氣說道:「我是說!我呢!我一定會去接小朝回來的!我絕對不會放棄這個願望!然後到時後呢!灣娘也會回到自己最重要的人身邊!為了這個目標!我會拼命努力下去!」

「是我們!不是只有你而已!」灣娘沒好氣的加了一句註解!這傢伙未免太大男人主義了吧!每次說什麼都是他!他!他!他!他!從來都沒有把自己算進去!

「唉~灣娘就乖乖的在跟在我後面好了!我會保護你的......」少年還沒講完,頭就用力的被敲了好大一下,於是他改口說:「你不要以為我喜歡照顧你!要不是念在耀兄的份上!還有我想要把本田菊打趴的願望上!不然我才不幹呢!」

「你在胡說什麼啊!我們能回到家人身邊就很好了拉~不要想著打趴別人!」女孩籠起了眉頭,想回去兄長身邊的心願是真的,但是這不代表她希望「他」因此受到傷害

「說啥傻話呢!我們想要奪回家人!就是要打本田菊打趴才行!你不要害怕!那傢伙沒那麼強的!今天你有注意到嗎?那傢伙越來越瘦了!眼皮下都是黑眼圈!我敢說他最近肯定是拼命的規劃著其他壞事導致身體操勞過渡!他要是越來越貪婪的侵略著別人,自己的精神就會越來越耗損!總有一天會讓我找到可以徹底打死他的機會。等著瞧!到時我們就可以回到家人身邊了!」少年說著到自己發現到的死敵弱處,眼神發光,好像恨不得立刻上前廝殺一番

「............................」面對少年的興奮,女孩卻沒有相同的喜悅回應著,她的思緒已經飄到很遠的地方,飛過小溪與稻田,飛過中央廣場與奴隸宿舍,飛到了本田家主屋下的中央和室裡,自從自己搬離那個房間以後,不知道隔壁那個不愛吃飯也不愛睡覺只愛工作的惡鄰居,有沒有人去關心他的身體呢?啊!肯定有人去關心的!畢竟大阪與京都爺爺他們心心念念都是自己的主子,可是那個人很要強又非常倔強,如果不把工作做到自己滿意的程度是絕對不肯放鬆也絕對不肯休息的,寧可燃燒自己健康去成就本田家幾分繁榮.......以前自己總是為了這些小事,跟他吵著不停.......現在誰去吵他呢?


現在誰要看看那位工作狂是否三餐有照實進餐

現在誰會在那個工作狂莫名鬱悶糾結的時候,過去探望關心

現在誰會在那個工作狂連三天熬夜處理公事的時候,催促他要去睡覺


太勉強自己的話,他又會生病了.......他總是把家族的事情,擺的太前面。卻故意忽略自己也是需要照顧的.......


「灣娘?怎麼了???」發現女孩異常的安靜,少年擔心的問了一句

不!


不!


不....................................


不對


現在自己不應該想這種事情了


她是白癡嗎?明明就決定了!決定了!決定了!今後本田菊不管怎樣都跟自己不相關!不相關了!再想下去,無疑是給為了耀哥哥而抗議自己的嘲笑,也是背叛如此照顧自己的阿勇先生


「.....我沒事,我們該回去宿舍了!晚了!那些侍衛會來找麻煩的。」女孩咬咬牙回應著,然後扶著男孩往宿舍處走,男孩雖然很想在問下去,可是想想或許女孩正在憂心自己的家人,應該給她一點思慮的空間,於是少年也沒在問了。


只留下夕陽下的晚風,吹走那輕輕的嘆息,也一併捲去那些難以忘懷的記憶。


■■■■■■■■


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要回到你身邊去

坐立難安  惦記你的心臟總是不停發疼抽蓄

若在你身邊的話,我一定會緊緊的抱住你,再也不分開了


■■■■■■■■後記


這次在小窩先發了,沒及時在巴哈更新0RZ

沒辦法~因為............還來不及修文就被迫上床睡覺去了.....

小朝的形象,鴨子是以東北方的美人來側寫的,應該是有如白雪般晶瑩剔透的沈靜女子,雖然身體虛弱,但很有毅力。

所以在幼年時期每次小朝與阿勇如果意見不合的話,吵到最後一定是小朝勝利,因為阿勇一副火爆性子,總是無法等耐與等待太久,而小朝卻很有性子的,堅持自己要做的事情,即使不被別人所接受。

如今的小朝與阿勇的路線不合,到底勝利者是哪一方?就..........不於評論了

故事理的小朝其實另外有一個非常悲慘的假想設定,但是實在不忍心寫出來,總而言之日後小朝不惜拿靈魂與記憶交換給露家,也要換取變強的機會...阿勇無法認同小朝,於是最親密的雙生子就這樣徹底的變成仇人QAQ...到是到底什麼是強?什麼是弱呢?鴨子到現在也不理解啊

灣娘現在正處在迷惘當中,雖然灣娘明白自己堅決反對本田菊傷害王耀,但是這不代表灣娘希望本田菊被傷害。可是世事總是要等價交換的啊......灣娘該怎麼辦呢?請待下回分解(毆)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惠
  • 頭香~~~~

    看了覺得好辛酸阿....

    菊應該是爲了灣瘦了的吧.

    尤其是最後那句若我在妳身邊,我將緊緊抱住你,在也不離開你.

    看了覺得有些心酸= =

    加上又快要進入二戰了

    灣跟菊的未來似乎已經註定了....

    好傷心...
  • 阿菊的目前狀態應該是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最後的一句~其實可以帶寫入很多人心情上
    不過鴨子第一次想到的是阿勇對小朝的心
    他很悔恨自己為什麼要放開小朝的手.........

    拍拍~惠桑別太傷心~目前菊灣也過的不錯阿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0:58 回覆

  • daikon
  • 鴨子設定的小朝是女孩子阿~我以為是比勇洙更嗆到爆的男孩子呢。(看向現在)
    小朝雖然是姐姐卻被弟弟照顧呢。勇洙這是個愛家的人。

    灣灣會為健康跟他吵,現在的菊應該很希望灣灣還能一直跟他吵吧。

    「你不要以為我喜歡照顧你!要不是念在耀兄的份上!還有我想要把本田菊打趴的願望上!不然我才不幹呢!」
    阿勇的這句有夠傲嬌的(猛指)

  • 為什麼小朝會是安靜的女孩子呢
    因為鴨子覺得~女生有時候比男生更固執~
    而且會叫的狗不會咬人~會咬人的狗不會叫
    小朝現在在鴨子心中類似是一種背著槍的崩壞美少女
    類似這樣的形式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菊希望灣跟他吵一輩子
    不過這恐怕很困難~

    阿勇在三次元也很傲嬌阿~真可愛XD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00 回覆

  • 焰
  • 沒想到我這個最近才看鴨大文章的人

    竟然搶到3樓了!!!

    鴨大的文筆和情境真是深得我心阿

    我會無限期待下集發展的XDD
  • 喔喔喔喔~恭喜焰大搶到三樓~撒花
    感謝焰大對鴨子的鼓勵
    下集預計在週末發出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01 回覆

  • Truthseeker
  • 終於浮出水面的回文!!

    有段時間沒來回文了呢。(最近報告真多~一週要趕至少三個報告,接下來又是期中考.....)總之,感謝鴨子大的辛勞,您的努力我確實感受到了。(鞠躬)
    我是個看到別人辛苦地生出一部好作品,就會覺得自己也應當好好地以認真的態度來回應的人,否則就別隨便回文了。(當然,直接地把自己對於文章的喜愛說出來的回應也是很好的,只是鴨子大的這篇連載文章讓我無法以輕鬆的態度打發,這是我個人的感受。)因此,這次只在此稍作簡短的留言,下一次會在您的巴哈版上好好回覆的。

      那幾句話,我想應該可以套用在許多人的身上吧!

    以下是引用自鴨子大的銘言:

    『每一天、每一天!都想要回到你身邊去

    坐立難安 惦記你的心臟總是不停發疼抽蓄


    若在你身邊的話,我一定會緊緊的抱住你,再也不分開了』

    還有朝/鮮終於出現了~可以看到灣娘終於罵出內心的感受真的很好(我也想罵啊~灣娘你說出我的心聲了XD 我早就想罵勇洙啦~ 「你知不知道我也很擔心你啊?這樣一昧地逞強只會讓你我都受到傷害。既然說要照顧我,好歹也要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嘛!你們亞細亞的男人都只會大男人主義嗎?」>>某人的大膽宣言)希望接下來幾篇連載能有機會一窺本田菊或本田家人對於灣娘被發配到外務工廠的感受。(話說我剛才不小心打成「本甜菊」!?這啥東西啊~難道是說大魔王菊的內心最深處還是白菊嗎??)<<個人忘想請勿當真(笑)
  • Truthseeker 桑報告與考試都要加油喔
    人生的考驗就要盡全力闖過去才帥氣~(毆)

    感謝Truthseeker 桑的鼓勵......
    Truthseeker 桑者麼認真回文的態度
    真是讓鴨子受寵若驚~鴨子很高興呢
    大概是因為~作者都會很高興自己的作品被這樣重視吧^^
    當然~簡單的回復也是心意喔

    Truthseeker 桑說對了呢~其實那三句話
    不是只有套用在菊灣中間
    要套在灣對王耀身上
    或是套在阿勇對小朝身上
    或是套在小朝對阿勇身上
    都是成立的喔!

    若再你身邊的意思是說
    阿勇想要呆在小朝身邊保護她
    灣想回到耀哥哥身邊
    灣也想關心菊
    總之是很多意思啊

    亞細亞的男生真的都非常大男人主義
    全部都是~看了整個很絕望XDDD
    接下來的連載阿菊大魔王的心裡戲肯定是有的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05 回覆

  • lock-fox
  • 鴨子大好~我是新沉倫者一枚XDDD~

    鴨子大您好,在下是一位遠觀很久的沉淪者,現在才留言,您的文章非常有趣,在下已經不小心將您所有開放的aph文章通通瀏覽了一遍,很想知道您鎖碼文的內容,盼您下放密碼XDDD,當然,在下會繼續支持您的文章~~

    在下一開始認為:話說亞細亞根本是灣娘的後宮嗎?
    不過當在下越看那些關於歐美地區的部份,整個就是覺得,整個世界完全是灣娘的後宮??
    哪天灣娘強盛起來,搞不好有很多人(國家)想要跟灣娘結婚吧???
    搞得在下現在一看到世界地圖就狂笑XDDD
    灣娘的地理位置太有優勢啦!!灣娘萬歲!!
  • 我應該說lock-fox桑歡迎您跌入看不到終點的長坑一路嗎?
    (毆)
    希望接下來的文章都能讓您滿意
    要密碼啊~~嗯嗯~您有留EMAIL當然就好商量拉
    請等一下喔~今晚就寄(毆)

    我想灣娘的後宮數的問題
    其實是很敏感的神經
    也不是所有人喜歡灣娘有CP~也有很多人討厭ALL灣
    鴨子寫灣娘CP主要也是寫各角色與灣娘之間一對一牽絆
    透過三次元的故事........

    畢竟鴨子想各國都喜歡ALL各國吧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09 回覆

  • Auiko
  • 嗚啊~好虐的說~~

    勇洙也沒想到再次與小朝見面時會是這種情況吧!
    上司不同、立場不同、思想也不同
    明明是互相最重視的人卻無法和樂的相處.......

    看到這段時就想到慰★安★婦這段歷史
    不知道鴨子大會怎麼表現呢?
    這是台★灣歷史中最悲痛的一段
    而且到現在日★本方面也還沒正式道歉
    不過「對不起」三個字而已,有這麼困難嗎?
  • 其實如果接續百年流離的故事往下寫兩*韓
    就會變的超超超超虐
    不過三次元就是虐到不行了
    二次元要歡樂真的很困難呢.............

    關於慰★安★婦的部分
    在戰爭篇章的時候一定會寫出來
    畢竟...............嗯~鴨子不想要馬修這一段
    因為這段比較少人去敘述
    反正這文章已經注定崩潰到終點了
    就繼續崩潰吧(毆)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11 回覆

  • 蒨蒨
  • 親愛的鴨子大,我來請安了^^

    亞.細.亞的各位都有不能言喻的悲哀呀...
    為了灣灣傷腦筋的菊,夾在親情&愛情中苦惱的灣,為了迎接灣灣&保護家人而努力的NINI...就連一向樂天爽朗的阿勇都有令其心傷的事情~~
    那真是一段虐身又虐心的過去...

    話說回來,就是有這樣的情感糾葛才讓亞.細.亞組這麼地萌!

    繼阿勇之後,小朝也跑出來啦(雖然只有描述)~
    我本來以為會是更有個性一點的大哥哥說...
    不過女孩的設定也很吸引我.

    等到戰爭開打,想必個人的回憶又會漸趨慘烈吧~~
    到時候再回來看上面最後一段那幾句,真的會用掉我好幾張面紙的!
  • 噢~蒨蒨桑~歡迎您又過來鴨子這邊留言了(熱情飛撲)

    因為20世紀.歐美的帝國殖民主義
    其實亞非各國那時後幾乎都是不堪回首==
    唉.......

    亞細亞又牽扯到周邊國家爭鬥
    於是就虐上加虐了...........

    其實鴨子只要想到阿勇與小朝彼此拿槍對峙
    然後在對比到日*治時代.倆人互相想念的心情
    鴨子就哭了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13 回覆

  • 諾米雅
  • 這樣的阿勇好可愛~好喜歡唷~XD~
    鴨子大大真的很厲害~
    寫得很細膩捏~
    小灣掛念小菊那邊好心酸唷>''<
    看來百年流離正篇是不會再有砂糖文了對吧....
    >''<~~~~為何現實這麼殘酷醜陋呢....

    請原諒諾米雅又消失好久了.....
    因為最近落枕+感冒+機車座墊被割+小車禍
    實在是太多意外要處理....

    大家的過去都好悲傷呀....
    亞細亞的大家彼此之間...
    好像就為著這些歷史而存在著一道打也打不破的隔閡
    尤其是NINI、勇家、香家對於菊家
    灣家可以算是最沒有敵意的了(甚至應該說非常親近XD)
    不過相對的灣家跟NINI家關係也.....

    真希望哪天真的能看到像同人圖裡那樣的合家歡樂
  • 諾米雅桑....唉呀~最近您這麼不順心阿
    希望您的運氣與身體早日越來越好喔~鴨子會祈禱的

    正篇不會有砂糖文阿
    不知道砂糖的定義是什麼呢?
    如果是親密接觸的話,那鴨子會說還有(毆)

    現在NINI、勇家、香家對於菊家的態度
    老實說鴨子完全都認為這是因果阿
    就這樣~沒辦法~有因就有果...........
    鴨子常常希望亞細亞5人都能夠和平的共處呢
    不過需要更多時間與體貼阿

    a12361510 於 2009/11/15 21:15 回覆

  • linamy5668
  • 我覺得真的好想打灣一巴掌
    我絕對不會再對本田溫柔了
    儘管灣很白木 不知事理((超M的
    最好這就是真愛
    這樣一講讓人想到灣好像是個大感情白痴
    結果自己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