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點:東亞某處高樓公寓。


「本田老師!你要去哪裡啊?」

「嗯..............................?沒什麼,散步一下而已。」


因為不幸的意外導致住院一陣時期,但本田老師還是以堅持到底的精神在醫院裡持續連載著漫畫,這分心意感動了眾多「阿本怪奇大冒險」的FANS,於是新連載的漫畫在漫畫雜誌上排名越來越靠前,這件事情讓編輯小姐也非常的臉上有光,揚眉吐氣。好不容易本田老師出院,經過一段日子編輯小姐在飲食起居上的細心調養下,本田老師過渡蒼白的臉頰也慢慢恢復了血色,生活又重歸了往日的寧靜與美好。理論上應該是這樣的,在編輯小姐發現本田老師拿著不明袋狀物體要偷偷出門的三秒前。


「散步的話,有必要帶著伊莉沙白老師的照片出門嗎?」灣娘老大不爽的瞪著本田菊,剛剛在打掃本田菊的創作小房間的書櫃時候,恰巧就看到這包裝滿照片的紙袋,被主人很仔細的夾在大辭典間。她還以為是男子的私房錢,只是居然都是伊莉沙白女僕裝的照片


「啊哈哈哈哈!實不相瞞,其實我剛約了伊莉沙白老師在咖啡廳見面。」可愛的編輯小姐俏麗的臉上雖然還是笑容,但是眼神快要射出X光了,漫畫家很清楚那是爆怒前的徵兆,於是他連忙討笑似的聲明說道:「上次替伊莉沙白老師拍了很多取材照片,恰巧伊莉沙白老師的新連載也需要這份資料,今日我是與伊莉沙白老師去討論漫畫劇情架構的。伊莉沙白老師的責編羅德里赫先生也會一併參與討論,這是一個很單純的公務會議。」

「這樣啊............」灣娘偏頭,因為伊莉沙白老師與本田菊同樣都是少年漫畫雜誌上一同連載的漫畫,他們相約要討論彼此漫畫主線劇情的發展,這種藉口實在很合理,合理到她無法生氣,不過..........灣娘露出了閃閃發亮的笑容說:「既然是要討論漫畫主線劇情的發展,怎麼可以羅德里赫先生到了,我卻不在現場呢?那我也要去。」

「這....................」斯文男子俊臉上露出了為難,今日跟伊莉沙白小姐相約的咖啡廳可不是一個適合帶編輯小姐一起去的地方啊!男子低頭正想找其他藉口推託的時候,編輯小姐卻搶先一步握緊了自己的手,於是男子只好讓步說:「好吧!那就一起去吧!」


■■■■■■■■■


今日相約的咖啡廳是伊莉沙白指定的[薔薇與劍],處在世茂大街上的中心,擁有歐*洲古老典雅氣息裝飾的高級咖啡廳,外觀看起來就是一棟小小的古堡,裝飾著各式名畫與播放的悠揚的交響樂,令人稱道的是裡面所有的服務生都是精挑細選的美少年扮成俊帥管家,每一個美少年都穿上筆挺而貼身的正式西服,並且用最讓人賓至如歸的禮儀,把任何一個上門的客人都當成自己服飾的主人一樣盡心招待,讓人進去咖啡店即使不喝酒也會醉。所以這家咖啡店生意好到完全採取會員預約制,沒有一些門路來休想進去。氣氛如此的好外加有充分的隱密,所以這家[薔薇與劍]就是伊莉沙白最喜歡的約會場所,身為熟客的她常常帶著親朋好友進來消費,大肆廣告這個女孩子的心靈休閒勝地。本田菊早想進入[薔薇與劍]一探究竟,只是這家店的服務取向,讓漫畫家不知為何,不是很想讓編輯小姐一同進去


「主人!歡迎您回來。今日有什麼需求是小的能替您服務的嗎?」

漫畫家與編輯小姐一進入[薔薇與劍],就擠上了5個筆挺制服的美少年管家,殷勤的上前招呼服務著,其中帶頭的領導者,甚至屈膝行了個完美的禮儀。只差粉紅色的嘴唇沒在編輯小姐的手上落上一吻

「啊啊啊啊!~~~~好棒喔!真是一家好店!」美少年管家們畢恭畢敬的隨身服務著,走在咖啡店雍容華貴暗紅色的毛毯上,編輯小姐的少女心簡直快要飛揚起來了

「我們是來討論公事的,灣小姐!請節制一點。」看到編輯小姐水眸對著美少年管家都要炸出愛心了,漫畫家有點老大不爽的提醒著,他敢說現在的灣娘肯定把身旁的本田菊忘了一乾二淨了

「我等一下一定要拜託伊莉沙白小姐,讓我成為[薔薇與劍]的會員。」灣娘樂的暈桃桃,因為剛剛美少年管家把他們帶到一個雅致的座位後,又非常有禮貌的替自己拉開椅子與倒茶。還仔細的幫自己穿的大衣套上棉套。端上洗手的玫瑰溫水與手巾,接著就是仔細的過來詢問自己喜歡喝哪種口味的飲料,喜歡多少糖?喜歡什麼香料?一切一切的服務都是那麼珍惜與尊重,宛如把灣娘當成最重要的主人一樣的服飾著。喔喔喔!真是太棒了!平常呆在那死阿宅的身邊整天都是在吼叫與打掃,宛如黃臉婆,來到[薔薇與劍]那剎那,灣娘就覺得自己在那群美少年管家的招待下,又重新變回了公主。

「灣小姐!這家店很不錯吧!!!」說著說著,那褐髮高挑豐滿的美少女就走到漫畫家與編輯小姐面前了,彷彿是非常習慣似的,伊莉沙白自顧自的讓美少年管家扶著自己入座位,然後伊莉沙白開心的說:「我原本就是想帶灣小姐來[薔薇與劍]治癒一下!本田老師居然說灣小姐沒空不能來!幸好灣小姐還是到了!啊哈哈哈~真是太好了!」

「多謝伊莉沙白老師的費心。」灣娘俏臉笑容不變,在桌子底下的右手卻狠狠扭了身邊漫畫家的大腿,本田菊吃痛卻不敢表現出來,只好連聲附和點頭。然後灣娘說:「羅德里赫先生呢?怎麼沒有看到他呢?」

「嗚呵呵呵呵~~~羅德里赫先生啊!他在那裡喔!」說到暗戀的心上人,褐髮高挑豐滿的美少女洋娃娃的臉上就放出了光輝,她伸手指整個咖啡廳中央的表演台,她說:「[薔薇與劍]店裡可是有一架百年名琴,今日羅德里赫先生也是第一次來這裡,一看到這架鋼琴,他就老毛病手癢了,於是在我跟店長的拜託下,等下羅德里赫先生會在這裡彈奏半小時的鋼琴喔!」

「啊...........好棒啊!羅德里赫先生好厲害啊!」灣娘眼睛落在咖啡廳中央的表演台,那是一個小小突起的平台,上面擺著一台黑色的大鋼琴,雖然很明顯有了歷史,但是鋼琴無論是哪裡都被擦拭打蠟的閃閃發光,宛如被很仔細的保養著,坐在古典大鋼琴錢的是一個戴著眼鏡的斯文男人,他有著濃密的頭髮與刀刻的貴族式臉龐,簡直就像是油畫走出來似的高雅伯爵。現在他端坐在大鋼琴前仔細的試音與調弦,那專注的神情與俊美的臉龐透著一股藝術家的氣質,越發散出迷人到無法移開眼睛的魅力。難怪伊莉沙白老師對羅德里赫先生這麼癡迷了,無論是以三次元的男人還是二次元的妄想來說,羅德里赫先生都是一等一的極品素材啊!

「羅德里赫先生!很棒吧!!我每次看到他,我都好激動!!!」在灣娘眼中看到熟悉的光芒,終於尋到知音,伊莉沙白激動的握緊了灣娘的手!

「超級棒的啊.....要是在鋼琴上的話.......就更好了!!.......」灣娘也以同樣興奮的心情回握了伊莉沙白的手,兩個女孩眼睛一接觸,他們馬上知道彼此正在想什麼!啊啊阿!當然很棒啊!那麼俊美的音樂家還是在鋼琴上被強制的推倒的話------------

「灣小姐!!妳明白我啊!」

「伊莉沙白小姐!我們真是相見恨晚!」

「..........................................」望著兩個手握著手,看著看台上的俊美的音樂家大發花癡的的兩個女生,本田菊無奈的暗暗嘆氣,這就是他不是很想帶灣娘來的原因,於是他說:「兩位小姐不好意思!在下先去到洗手間一下。」


擱下話,漫畫家就輕輕悄悄的離開了,也拒絕了美少年管家的殷勤服務,他說他自己去就好了,反正現在兩個在燃燒的兩顆少女心,已經完全把自己當成空氣了。


■■■■■■■■■


在洗手間看了下自己大腿剛剛被編輯小姐狠捏的傷痕,漫畫家無可奈何的從口袋掏出了常用的傷藥,塗了點上去,他知道編輯小姐是絕對捨不得自己受傷的,但是假如是給自己一點小痛小傷,就另當別論了。塗完藥膏後,漫畫家認命的準備回到座位上,這時候整個咖啡廳已經響起了羅德里赫悠揚的鋼琴聲,那麼甜美又哀傷的深沈旋律,外加看台上專注演奏的俊美貴族音樂家。吸引了全場女性愛慕的目光,相比下所有咖啡廳的美少年管家全都黯然失色了,那些少年好比是黑闇的星星一樣,雖然很漂亮,但是羅德里赫的氣質與時間歷練出來的沈穩卻宛如明月皎潔的光芒一樣,展現了致命的魅力,當本田菊好不容易穿過一桌一桌的女孩子的尖叫聲,認命的往自己座位上移動,只是他意外的在自己座位後1公尺的地方,看到熟悉的人影???居然還有其他同事也來了????本田菊謹慎的悄悄的準備過去監視他們來這裡做什麼?他實在無法不排除是阿爾弗雷德派出來的間諜。


「靠!羅德里赫那個軟腳蝦!除了整天裝模作樣摸摸樂器來欺騙女孩子以外還會做什麼呢!」坐在伊莉沙白位子一公尺後面的是普*魯士正看著表演台上拍桌大罵!連同淡金色的頭髮都憤怒的刺蝟一樣高高聳起。本田菊記得他是一個脾氣火爆的男人,他也是世界少年週刊的漫畫家,脾氣的火爆程度跟英挺的程度成正比,多少女性因為普*魯士酷帥性格的外型,變成漫畫FANS,據說普*魯士出版的畫冊附贈的個人寫真集,已經在黑市上賣到一本萬元計的地步,跟他脾氣不符合的是,他的漫畫連載帶著沈重又纖細的絕望命運風味。他跟伊莉沙白是同時間一起連載的漫畫家,如果說伊莉沙白主打的是少年閃亮的友情與奮鬥,他的連載主打的就是與殘酷命運抗衡的意志。傳說中這兩個慢畫家雖然都是世界少年週刊的台柱,但是倆人非常不合,從以前青梅竹馬的新人時期鬥到現在兩位大師會公開在單行本後記互相咒罵彼此。但是雙方FANS卻很喜歡倆人的吵架關係。

「哥哥啊!小聲點!幸好列支敦斯登借的會員證,我們好不容易才能進入[薔薇與劍]呢!哥哥應該趁機好好多理解一下伊莉沙白老師的喜好才對。而不是在這裡發脾氣。」坐在普*魯士旁邊的旁邊的則是路德維希,與火爆的兄長不同的是,他是一個有責任感又謹慎的男人,金髮與西裝永遠都很浮貼,本田菊記得他是世界少年週刊的副總編,為什麼能爬到那麼高的位子大概是因為他同樣身兼兩個最難槁的漫畫加的責編:菲利奇亞諾與普魯士的責任編輯。眼前他正苦口婆心的安撫著普*魯士,一邊拿出筆記本邊觀察四周,邊抄寫著資料作為工作參考

「阿西!俺為什麼要理解那個醜女的喜好!」心事被弟弟一語道破,普*魯士的俊臉一下燒紅了起來!

「又吵又鬧說要來偷看伊莉沙白老師的秘藏基地,不是哥哥嗎?我以為哥哥是為了要拉近與伊莉沙白老師的距離,所以再這麼費盡苦心的進來[薔薇與劍]呢!」沒錯!先撇開低聲下氣去向列支敦斯登借會員證的困難,一向硬派作風稱道的普*魯士自從進來這個一堆美少年的咖啡廳,好比青蛙掉入熱水里,他整個人就像是全身有跳蚤在身上一樣不舒服,但是哥哥卻非常倔強的堅持自己要待在這裡看看伊莉沙白倒底在這邊幹啥好事。

「你.....你......可不要誤會了!本大爺是來跟伊莉沙白挑戰的!證明她來的地方本大爺也能來!現在我要是離開這邊我就輸了!」普*魯士忿忿的辯解著,雖然大家一眼就看出來此人心口不一,望著弟弟似笑非笑的眼光,普*魯士惱羞成怒的站起來說:「我現在馬上去跟那惡婆娘挑戰!」

本田菊在旁偷聽了兩兄弟的談話放下了心,確定倆人的確不是大魔王派來監視自己。於是懶洋洋的漫畫家也準備回到自己座位上了,此時羅德里赫的鋼琴演奏也告一段落,全場爆出如雷般的掌聲,還有一大堆女孩子與夫人衝向前想要獻花與一親芳澤,不過全部都被凶猛的保鏢趕退了,褐髮美少女保鏢說:「能碰羅德里赫先生的女孩子只有我而已!除非是帥哥!不然請跟羅德里赫先生保持一點距離。」

換句話說伊莉沙白的意思是說..........如果是帥哥的話,就可以碰自己嗎?得到伊莉沙白的維護,羅德里赫心裡是高興的,不過也對女孩話語中奇妙的前提感到憂慮,他跟女孩是很好的工作伙伴,自從一開始工作後,女孩連載分外努力,總是不需要自己煩惱什麼,頂多在女孩苦惱著說「沒有靈感」的時候,彈彈鋼琴幫助她放鬆一下而已.........女孩是可愛的!羅德里赫出身在世家貴族,他不曾看到如此爽朗大方.堅強灑脫.不計較小節的女子,她的一切一切就好像是草原上的藍天一樣清爽,讓他喜愛。不過跟女孩和樂的相處下,羅德里赫也有小小個顧慮,女孩非常喜歡聽自己談論與朋友的相處,經常莫名其妙的要求聽自己與同性朋友(EX:瓦修)的相處,而且這些相處的情節過了一些時候就會有很相似的故事出現在女孩的連載上,雖然能幫助女孩的漫畫連載,羅德里赫是很高興的,但是音樂家敏感的神經告訴他,這可能有一點點詭異吧!

詭異的事情大概是.......雖然女孩無論是私下與公開都對自己非常親暱到跟自己同睡一床也不介意...........可是女孩卻從來沒有對自己有真正越矩的行動,每次倆人氣氛有如蜜裡加糖般冒出粉紅色泡泡的時候,女孩嘴吧總是冒出了奇妙的語言,比方「唉呀..........要是巴修先生在這個位子上就好了」或是「普*魯士或法*蘭西斯在後面也挺好的!」每次聽到女孩嘴吧裡吐出其他男人的名字,還有雙眼看著自己發光的時候,羅德里赫有點恐懼..........

「羅德里赫先生..........怎麼了呢!」握著自己的手臂,驅除了一群瘋狂的女孩,保護著自己來到座位上,他可愛的人兒正睜著大眼睛問著他哪裡不舒服。

「沒事.......剛剛彈奏這麼棒的鋼琴,我太開心了。謝謝伊莉沙白老師帶我來這家好店。這裡是妳心愛的店家吧!很高興妳願意帶我來!」羅德里赫優雅的微微一笑,那治癒性的微笑,是伊莉沙白最喜歡的

「只要羅德里赫先生喜歡!我跟店主是好朋友!以後我們來這家店約會的時候!都來彈鋼琴吧....」沒想到羅德里赫先生說這裡是家好店,假如是別人,尤其是普*魯士那可惡的傢伙看到這家充滿美少年的咖啡店,肯定會把自己嘲笑得一點尊嚴都沒有,羅德里赫先生真是溫柔啊!伊莉沙白最喜歡這樣溫柔又有點呆的羅德里赫先生了!

一瞬間,俊美的音樂家與褐髮美少女之間又冒出了可怕的粉紅色泡泡.....灣娘忍不住把揉了揉眼睛,這倆人實在閃得很可怕,不知不覺就可以說出這麼噁心的話.........要是身邊這個死宅男也能夠溫柔體貼一點就好了,灣娘含怨的瞪了本田菊一下,無可奈何的本田菊也被閃到正在揉眼睛,根本沒有看到自己的暗示

這麼閃耀的甜美閃光,卻維持不了沒多久,就被天外的不速之客給打碎了,美少年管家正端咖啡要過來招待這桌客人,卻被惡意的訪客蓄意往俊美的音樂家方向推倒,於是羅德里赫身上的昂貴西裝,沾上了好大一片咖啡污痕。但是罪魁禍首卻一點歉意也沒有,欠扁的俊臉露出了惡意的神清說:「喂喂!羅德里赫!本大爺幫你把身上弄的有男人味一點!剛剛你在看台上彈鋼琴的婆娘樣!俺已經看不下去拉!」

「普*魯士老師.......」羅德里赫還沒有發出聲音,已經被人打斷

褐髮美少女騎士已經忍受不了的憤怒扭住了兇手的耳朵咒罵道:「該死的笨蛋阿普!你今天來這裡幹什麼阿!你以為你這種兇暴的男人適合進入少女的神聖治癒領域嗎?居然對羅德里赫先生這麼無禮!給我立刻道歉!」

「誰要道歉啊!醜女」普*魯士撥了撥短髮,一臉不屑道:「你也少眼吧吧的纏著羅德里赫,這真是太難看了,一副男人婆嫁不出去,非要糾纏著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那樣子!吶!這種小白臉的婆娘,你也要嗎?飢不擇食也不是這樣!你看看!本大爺才是男人!帥得不得了阿!」

「你去死拉!你根本比不上羅德里赫先生的一根頭髮」褐髮美少女騎士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把平底鍋,惡狠狠的敲向普*魯士的頭顱,結束了這場低次元的爭吵。


■■■■■■■■


因為兇手的弟弟兼責編隨後趕到,並且一直代替兄長抱歉並保證會付清羅德里赫西裝的乾洗費用,面對這麼有禮貌的路德維希,無論是伊莉沙白在生氣也沒辦法發作了,更何況身邊的男人正溫柔的勸解著自己,於是伊莉沙白只好憤恨不平的按時按耐著自己的怒氣,她向本田菊取得自己的女僕裝照片後,陪伴羅德里赫回家換衣服。

「灣小姐!真是抱歉阿!都怪普*魯士這傢伙大笨蛋!不然我今天好想跟灣小姐好好聊聊的說!」抱著羅德里赫手臂,伊莉沙白萬分的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下次咱們再聊!只要有我們兩個就好了!」灣娘露出了曖昧的微笑!伊莉沙白也會意點點頭。然後灣娘忍不住悄悄嘆氣,雖然本田菊站在自己旁編,但是不要說是抱手臂了,那傢伙微妙的站在離自己20公分的距離,拒絕牽手也拒絕依靠,好像在說明什麼似的,灣娘只能羨慕的看著眼前甜蜜的小兩口。

於是甜蜜蜜的一對玉人,就在眾人豔羨又不甘的眼光慢慢遠去了,剛剛被伊莉沙白打趴在地毯上的普*魯士,卻沒有學乖的朝著背影叫囂著「醜女!」依偎在音樂家肩膀的小人兒沒有回頭,但是她的左手忽然飛出了一個平底鍋穿越了咖啡廳的上方,又狠又准的降落在普*魯士的頭上,一樣把他打趴到地毯上去

路德維希一邊將兄長扶起來,一邊驚慌的說:「伊莉沙白背後有長眼睛嗎?」


■■■■■事後

阿普很高興的拿著伊莉沙白遺落的平底鍋跟小義與列支敦斯登炫耀的:「這是我打敗那男人婆的戰利品」

然後路德維希就在旁邊抹汗心想「要是哥哥告白有吹牛的一半就好了」


接著伊莉沙白的推薦下灣娘當然成為了[薔薇與劍]會員,而且很快倆人變成的莫逆之交.......

他們對於彼此的攻受喜好進行了更深一層的交流

羅德里赫很高興伊莉沙白又交到了好友,知道內情的本田菊則是冷慢直流

希望下次被妄想的對象不包含自己在內


■■■■■後記


奧匈普這三角真的很有愛的~~老實說缺哪一角我都覺得很有遺憾XDD

呆呆的音樂家VS同人女+青梅竹馬的鬥氣小倆口

我覺得這三角,萬年持續下去最好了=V=

番外寫得很開心啊~(撒花)

話說本田菊為什麼這麼刻意跟灣娘拉開距離呢

因為那邊是公開場所阿!而且在場所有認識的人都是阿爾大魔王的員工

本田菊不想要多生事端,所以故意把跟灣娘的距離拉得很遙遠.........

不過,現在倆人的心原本就有點距離了。

下一章阿宅與母夜叉的主線是「掃墓」關於菊與灣娘還有NINI之間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ockfox
  • 呃啊啊啊啊~在下是主控亞細亞沒錯,但是在歐/洲最喜歡的是羅德里赫阿~
    音樂家氣質男萬歲~
    P.S:阿普活該被打!!(天音:幸災樂禍哪~)
  • 鴨子也很喜歡奧*地利先生呢
    總覺得這位先生的音樂真是有治癒性
    難怪奔馳在草原的匈*牙利大姊這麼愛他了

    但是普匈也很好喔(炸)
    看到阿普被801大姊毆打吵嘴也非常可愛

    a12361510 於 2009/11/23 21:16 回覆

  • 惠
  • 被伊麗莎白還有羅德的閃光閃瞎了(掩面)

    真是閃亮亮啊~

    相較之下,菊灣真是冷靜

    讓惠有一些些失望

    不過因為四面都是阿爾的手下,

    菊也不好意思做些什麼吧^^
  • 因為這篇連載裡
    菊灣設定不是情侶嘛~
    他們還有一段長長的路要走

    而且阿爾大魔王也要給他發揮的空間阿(被毆)

    a12361510 於 2009/11/23 21:17 回覆

  • taika
  • 嗚啊啊~~~好有愛好有愛啊~~~\\>口<b〞
    我好愛這篇(拇指)
    奧匈普真的好閃光的說~我個人比較偏好奧匈
    每次看到羅德里赫就想到千秋王子,這兩個好像XD

    真的是太閃光的說~
  • taika桑~鴨子也覺得彈鋼琴的男人很有魅力喔
    人家不是說嗎?彈奏樂器的男人~專注力更是好
    SO...............所以會更好?(迷樣發言)

    鴨子也很喜歡千秋王子>//<

    a12361510 於 2009/11/24 21:24 回覆

  • daikon
  • 普憫:「幹腰是閃光!!小少爺你這個混帳。」(為阿普喊一下心聲)

    沒想到阿普還真的出現了阿,奧匈普的三角狀態真的很可愛~
    阿普的漫畫感覺好沉重喔,沒有他的小二病特色(誤)。

    灣灣常去『薔薇與劍』就沒人在家當菊的黃臉婆了喔。(望)
  • 阿普的心聲~~ daikon 桑都吼叫出來了XDDDD
    阿普的漫畫為什麼那麼重阿
    大概是因為.........看本家的漫畫
    總覺得阿普是一個文藝少年阿~(毆死)

    黃臉婆出走了,阿菊要自己去追回來XDD

    a12361510 於 2009/11/25 20:58 回覆

  • 向日葵
  • 哎呀...
    人家偏好普匈普的說...
    兒時玩伴超可愛說!(不過阿普一個人也很快樂啦...)
    話說路德維希的戲份好少...

    期待下一篇奧匈普文!(就連打字也有口頭禪...(大驚
    鴨大,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