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勇洙在中央廣場上搬運稻穀袋,中央廣場上有好幾架打穀機,幾個穿著黑衣戴著面具的奴隸們三三兩兩的搬運著稻穗與操縱打穀機,他們各忙各的,偶爾趁間是侍衛不注意的時候竊竊私語,侍衛們則一邊監視的奴隸一邊與自己的同事聊天,今天依然是秋日的豔洋高照,大家幹活的幹活,勞動的勞動,找麻煩的找麻煩,不過就是沒人會去搭裡任勇洙,讓他獨自工作,像是蓄意一樣,明明因為同時工作的人很多,需要搬運的稻穀袋累積得很快,,一袋一袋有半人高度的稻穀袋沈甸甸的壓在少年的背脊上。但是沒有人想去幫忙任勇洙


一般奴隸要是遇到這種不合理的待遇,恐怕一下就會低聲下氣的去哀求侍衛減輕工作量,或是裝可憐向同伴求援,但是任勇洙偏不!少年知道這種不合理的待遇就是存心要他低聲下氣承認自己需要幫忙,然而他寧可被操到死為止,有本事就操死他!休想要他低頭屈服現狀!也絕對不要向敵人求援,至於那些早就寡不知恥的向迫害者搖尾乞憐的其餘奴隸,在任勇洙眼裡大概就跟被人飼養的畜生沒兩樣。

人與畜生的差別在哪裡呢?任勇洙認為,那一定是在於靈魂的差別。

所以對於反抗不合理的迫害者,任勇洙不曾有任何的猶疑,也不計較自己會犧牲什麼

因為最有價值的而最珍惜的那個存在,早已被本田家強行丟到另外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去。他曾發誓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守護的那個人,為什麼自己要放開她的手呢?他應該要即使手骨頭被打斷也好,指甲被一片片剝下來也好,也應該緊緊揪著那個人的手不放開才對。她是多麼需要他守護,而他是多麼渴望能在她身邊。他們都是彼此的半身,不曾分離。為此,任勇洙深深怨恨剝奪自己自由與驕傲的本田菊。

恨到即使拿自己的命當作炸彈,拉著他同歸於盡也願意

如果這樣的話,小朝是否就能夠重獲自由呢?

反正他的身上早就毫無任何需要珍惜的東西,除了小朝.......

理論上應該是這樣...............................

當天空上的太陽慢慢的爬過了高點,往西方慢慢下沈的時候,任勇洙抬頭看了看天邊,他的伙伴被招入主屋一下午,自從相遇,他們總是緊密互相依靠,吃也在一起、睡也在一起,甚至上廁所對方都要在外頭等門。不曾分開到麼久,前些日子,他身邊忽然來了一個伙伴,一開始雖然因為不適應環境而沈默寡言,但是相處一些日子後,就會發現她的個性也是非常爽朗耿直正義,與自己很相似,任勇洙第一次遇到個性跟自己這麼意氣相投的傢伙,要是說他們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就是........她,灣娘,居然,是女的........

因為小朝是一個堅毅纖弱而仔細的人,他一直以為女孩子就應該是嬌嬌弱弱的存在,不過這傢伙是徹底跳脫任勇洙的認知,幹活嘛!灣娘比男人還要勤奮講求效率。生活舉止嘛!灣娘比男人還要大落落不拘小節。樂觀與愛逞強的程度大概足以跟自己比賽了........不過那傢伙還是女孩子,小小的身體與小小的手,每次靠在任勇洙身邊的時候,總是讓少年想起自己體弱多病的姊姊,然後,他就會更想要守護她.......

那時後,沒有握緊小朝的手,他日夜痛悔

這次,絕對不放開那傢伙

開始有需要保護的人,開始有關心自己的伙伴,像是灰暗的日子裡,忽然被點綴了色彩一樣。宛如地獄的勞力工廠,為了要讓女孩生活的比較好一點,少年費盡心思的想著法子、變著花樣。然後回頭發現自己的日子也跟著豐富了起來。每天晚上靠著女孩睡覺的時候,看著她雪白的臉蛋,毫無防備的靠在自己肩膀。少年總忍不住緊緊握住身邊的那個人的手,像自己年幼時拉著姊姊一樣。

以往少年總是自己思考著要怎麼把敵人脖子割斷,解救小朝

現在少年開始跟女孩一起談論夢想中的未來,如何把小朝接回來

兩件事情看起來很相似卻又如此的不同。其中的巨大差異,少年是慢慢體會了。然後他發現雖然自己進來勞力工廠有好一大段時日了,孤身在充滿敵意的環境也很久了,甜美的笑語、手心的溫度、有點婆媽的關懷,忽然重新擁有了........他還是無法習慣只有自己一個。

他的伙伴會回來嗎?

少年不敢預知

從上午特別來看她的人,還有宣告招入主屋的命令中,少年隱約知道本田家裡或許有顧念伙伴或是伙伴顧念的人吧!他們相處的日子說不一定比自己與伙伴相處的日子還要久,甚至感情比自己與伙伴還要親密。伙伴只是因為一時落難到了勞力工廠,別無選擇的依靠著自己的保護。假如她有機會拖離這個人間地獄,她有可能再回來嗎?

.................................理論上,這個充滿男人的勞力工廠,是絕對不適合女孩子在這裡生活的,假如伙伴能夠逃離這裡,難道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嗎?身為一個男人要坦率的替伙伴著想才對...............

可是假如伙伴選擇站在本田家那一方,那麼.............她...........就是敵人了。

假如有人會成為他帶回小朝的任何阻礙,那麼少年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但想要保護女孩的心是無庸置疑的,少年不曾有任何的遲疑

該怎麼辦呢?

望著昏沈沈的日頭少年抹了抹臉上的汗水,有點發獃,在幾日前的黃昏,有個人緊緊抱著自己,哭著說希望他要活下去,留在自己身邊,一起努力。

現在那個人還這樣希望嗎?


「.............請不要成為阻礙我的人.................拜託」


■■■■■■


當夜幕掩蓋了大地之後,女孩又悄悄的重回到了少年身邊。少年欣喜若狂,但是看著女孩有點憂愁的臉,又不好表現出來。四周的奴隸們看著女孩竊竊私語著,彷彿在問她為什麼又回來了?是因為做了什麼讓上頭生氣所以又丟回來了嗎?侍衛們則橫眉冷眼的壓制著奴隸間小小的騷動。

抱著舊棉被,照舊他們找了角落撲上女孩的床,然後倆人在背靠著背睡覺。

「怎麼又回來了呢?」縮在棉被裡,少年小小聲的問著身邊的小人兒

「我叫阿勇要等我.......所以無論如何,我就是會回來啊」在棉被下,女孩握起了少年的手,她說:「我們還要一起奮鬥,要努力把小朝接回來........」

女孩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覺得自己在棉被裡已經被少年用力的摟進了懷裡,頭上傳來了少年低啞的聲音,他說:「...............................謝謝.....」

「你笨蛋啊!這種事情才不需要說謝謝呢.......」這個非常臭屁又非常倔強的反骨傢伙,頭一次跟自己道謝呢!想要看他的表情,女孩想抬頭看少年的臉,卻被少年緊緊的按住頭在他胸膛上動彈不得,於是女孩有點氣惱說:「你抱太緊了啦........」

「還不是你讓我很擔心.......」少年的聲音從頭頂上悠悠傳來,他說:「哪天你要是成為我接回小朝的阻礙.....我就劈了你!」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女孩不服氣的頂嘴道:「你要是阻礙我跟耀哥哥見面的話,我才要扭斷你脖子呢!」

「矮冬瓜怎麼可能碰的到我脖子?」少年笑了笑,想起女孩死命的往自己身上鉤的模樣

「........少得意了!扭斷你的腳總行吧!」女孩嘟嘴

「女孩子說話還是要像女孩子一點....」少年取笑道:「我看是沒男人敢要妳了...」

這句話卻恍如打到女孩心中某一小小的痛處,她慢慢嘆氣說:「我討厭我是女孩子....總覺得因為這樣會變的很膽小.........」

女孩測臉貼著少年的胸膛,心思卻飄向了今日下午的對談,雖然今天管家爺爺表示要幫助自己反抗本田菊的不合理的侵吞行動,但是對女孩來說,她完全感覺不到什麼喜悅。原本反抗那個人對女孩來說,僅是對於自己無法認同他行為的抗議,那是坦蕩的面對自己靈魂的行動!但是女孩卻是不曾想過真的要去傷害那個人....或是徹底跟他成為敵人,或許是因為她隱約曉得,那個人對於敵人是有多麼無情與冷血,她不想成為他的敵人,她不想被他當作是畜生或玩具一樣看待................那個晚上好可怕.......好可怕.........雖然沒有突破最後防線,但是女孩依稀還記得自己無助的被強行剝開衣物,動彈不彈任那人玩弄的恐懼與屈辱,可怕的不僅是在於自己的衣服被脫掉,也不僅是在於那人撫摸的手與嘴唇。而是那個人看著自己的眼神,那種眼神不是在看「人」。那時後,他有把她當作是「人」嗎?

被那種眼神所釘上,即使她立刻被剝皮拆骨,他恐怕也毫不介意吧!如果還要牽連上管家爺爺與阿勇的話,假如他們倆人因為自己被那人傷害的話.......多麼,多麼可怕啊........

「因為你是女孩子。所以老實的說自己需要幫忙,這樣會比較可愛吧!」少年下吧輕輕敲了女孩的頭髮一下,像是在安慰她似的,他說:「不要緊的喔!本大爺會保護你的!就算本田家那群惡鬼要丟我們下地獄,我一定也會先跳下去,當你墊背的!不要怕.................」

「.................阿勇..............」聽著少年的承諾,女孩忍不住緊緊的揪住了少年的衣領

的確是很可怕呢

可怕的不止在於那個人尖銳刀鋒似的態度

可怕的尚且包括自己吧!三心二意的自己

今日下午雖然才與那人打了一個照面,但是女孩發現自己居然有股衝動想要拉住那人的衣袖,希望他不要對自己視若無睹,希望再跟那人說說話,希望那人溫柔的眼神重新落向自己,明明已經知道,那個人有非常非常壞的一面


她還記得那個人懷裡的溫度、含笑的眉眼。頭髮的香氣、嘴角勾勒的優美線條


還有那副酷愛折磨自己、關心人也不老實的逞強死個性


生氣的樣子、虛弱的樣子、調皮的樣子、開心的樣子、臉紅的樣子、


倆人相處的點點滴滴,令人憐愛的一切


不可以在想了。實在很不好意思,可是還沒有忘記,真是丟人


可是啊!可是他也是非常過份的人,隨意的侵吞別人財產,奴役別人的軀體,凌遲他人的意志


.....................................真的是喜歡那個人呢!因為已經到明明知道他是一個爛人,還是覺得自己的心無可救藥會想著他

不知不覺就會想了,回過神來就再想了,想的心好痛,過往甜美的回憶,化做一根一根的小針直往腦神經戳刺

明明知道不應該,明明最重視的人被他傷害了,明明連最疼愛自己的管家爺爺也說要反抗

明明就曉得他是壞蛋,明明就是被惡劣的對待了,甚至差一點被強暴了.....

 

還是想他

       非常想他

                 想、很想

                          足以令人發狂

 

那種思念的痛楚讓女孩格外的羞愧,每日每夜的不停折磨著她,不停提醒她原來是多麼一個無可救藥的人

啊啊...................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分外不可原諒吧!


「阿勇,今天我有聽到一個很不錯的情報,或許會是很棒的反抗時機,你聽我說..........」女孩從少年的懷裡抬起頭,甜甜的笑著說:「我們要努力喔!一定要讓本田菊知道—他搶來的,可不是凡事都能讓他隨心所欲的。」


■■■■■■後記


為什麼取名叫鐘擺

那是指灣與勇搖擺的心

勇灣在三次元也曾非常非常的要好過呢........雖然後來發生了很多需要馬修的內幕事情

但是鴨子只能說,倆人重視的東西不同,選擇與放棄的事物自然也不同

 

灣很難理解阿勇無論如何要把小朝帶回來

阿勇也同樣很難體會灣對菊跟對NINI之間難解的牽絆與抗拒吧

 

這章鴨子一直在想要不要馬修呢~因為光是勇與灣的內心戲~就變成一章也有點誇張了

可是又覺得倆人心情的轉變與差異需要交代下,那是未來倆人面對困難,所採取不同行動的原因伏筆

思考後,還是寫了........畢竟長篇連載裡,還是要交代因果..........

(天音:讀者覺得很無聊,鴨子你還是切腹吧)


下一章開始會算是進入新章節~~~小義與阿西會要出場囉XDDDDDDDDDD

不過下週預定要寫菊灣甜番外~鴨子非要寫番外了!絕對要很不自重了!不然我要抓狂了==(糖份欠缺)

越糟糕越好啦~挖哈哈哈哈.............太久沒糟糕外加冒粉紅色泡泡~真不是鴨子的本色阿

希望番外不會狂爆字數太多(毆)天音:你的意思就是說肯定會爆字數

要是希望看到甜番外有啥場景出現~可以回文建議(被毆)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ruthseeker
  • 撐到今晚終於等到的回文一發!

    這次是來搶頭香的!(說得真明白= = )
    灣娘終於願意正視自己的心意了呢~這篇也揭露勇洙對灣娘「共患難好夥伴」的想法
    (不僅處境類似,性格也很像,只是灣娘畢竟是女孩子,比勇洙多了點細心。阿勇給在下的感覺則是比較偏激的,但基於他的遭遇、個性,在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有點擔心這樣下去一定會造成衝突.....)
    另一點,灣娘在此也表明兩人決裂的那一晚,她確實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更感到自己身為女子的無力與更甚者,即本田菊的幾近崩潰的黑暗面(謎之音:他早崩了吧?最後關頭才緊急剎車這樣....)
    下一次本篇連載歐美組的人物終於要出場了!終於等到小義了啊啊~(想到小義,心靈就彷彿被治癒了一樣<<謎之發言)不曉得在鴨子大筆下的小義會是什麼樣子,在下很期待的喲^^(謎之音:這傢伙就是要無視三次元的存在就對了....)還有可愛的路德!(個人萌點:正經的老實男人,經常要照顧到處闖禍的小義而導致胃痛...喔喔喔這設定真是太美妙了XDDDD<<腐女開關鬆動)

    不管怎麼樣,一如往常,還是期待您的下一篇喔^^
  • 恭喜Truthseeker桑搶到一樓(撒花)

    不知道為什麼~鴨子很想強調
    在動盪的環境中~身為女孩子這種身份的弱勢
    雖然在這故事裡,灣的個性比男人還還要要強
    但是灣還是女孩子阿~女生跟男生考量的地方就是會不一樣嘛
    描寫這樣的心情........

    對於那一晚,灣會那麼驚慌,
    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在灣心裡,阿菊還是溫柔向居多吧
    原本在喜歡的人面前還是會想表現最溫柔的一麵吧
    可是如果在一個不認同自己的人面前...果然==
    嗯......事實總是很殘忍的

    下一次本篇的描寫~鴨子可是有點苦惱了
    希望不要讓Truthseeker桑失望
    幸好下週是甜番外(毆)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1:28 回覆

  • 蒨蒨
  • 頭香(?)

    勇灣內心戲大好呀!!
    我完全不會覺得很無聊喔^^
    相反地還覺得有些感同身受呢...畢竟自己也像灣一樣迷惘過說~~

    菊灣甜文大好!!
    阿西&小義出場期待ing...
    鴨子大大加油!!!
  • 二樓也不錯阿~倩倩桑=V=

    勇灣的相似與相異
    鴨子在描寫的時候總是很感傷呢
    因為鴨子腦袋是想到後來三次元~兩個人的命運

    謝謝倩倩桑鼓勵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1:33 回覆

  • 焰
  • 看來灣和勇也是要奮力的像自己的目標前進呢
    不過我比較好奇是 為什麼灣娘又跑回去了??

    期待下集的小義和阿西阿~~~~XDD
    不過我大概會更期待番外篇吧(渴望甜食)
    鴨大加油囉!!!
  • 因為..........灣回想要跑回去的原因
    那是因為~那不是回去阿
    正確來說~灣喜歡阿菊嘛~少女的心眷念自己喜歡的人
    不是很正常嗎?
    (天音:可是你的描寫很不正常)

    啊哈!番外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1:46 回覆

  • 歐歐
  • 期待番外阿!!!來滋潤我乾枯的心靈~~~(喂
  • 放心!放心!!
    番外一定要多甜有多甜
    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毆)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1:47 回覆

  • 鮪魚蛋
  • 這篇我每看到一段就停了一下,每段都有讓我有共鳴的地方
    這裡看出勇和灣有不少相似處,但又有非常大的不同,
    只要阻擋在面前的人,就算是妳,我也不會心軟,阿勇的自白真的是很貼切,最近某比賽也讓我有這種感覺
    勇:不論別人怎麼說,我只相信我自己

    而灣則是:我可以相信他嗎

    這裡的他不只是本田菊,也包括王耀,還有後來的阿爾,小灣不論何時都非常在意別人
    但這篇看出小灣對自己身為女孩子的無力感,和對力量的期望,也會影響到離開本田菊後自己的決擇吧
  • 其實這一章的構想~很造就出來了
    跟某比賽無關
    只是某比賽出來的相關時機過於湊巧到讓人吃驚

    灣是女孩子呢~所以鴨子希望能夠描寫這其中的不同
    因為鴨子覺得當一個女生在這社會上其實還是很辛苦的
    如果要往上爬~如果深處在動盪的時代~如果周旋在各方勢力間
    接下來是戰爭~唉........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1:53 回覆

  • 白魚
  • 嗚嗚嗚.......終於46出了
    我每天都在等文(誤)
    其實勇灣也不錯(被踹)
    期待番外。
    加油 *
  • 這次發佈的時間實在有點晚了
    勞煩白魚桑等文了
    可是白魚桑願意等待連載這件事情讓鴨子很高興呢

    番外也會努力的喔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1:56 回覆

  • 笑哈哈
  • 鴨子大人的菊灣和我想像中的菊灣很不一樣呢!
    我想像中的是灣很可憐的,都沒有人理她,也沒有人在乎她。
    所有的人都是利益才接觸她的......
    不過還是鴨子大人的菊灣有愛,而且很精采呀!
    請繼續努力吧!(端茶)
  • 笑哈哈桑的想法設定~就更偏現實面了呢
    不過鴨子覺得角色跟角色之間還是會情感的牽絆
    當然在國家上就會更加偏現實了

    感謝笑哈哈桑的鼓勵喔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2:15 回覆

  • 凓子
  • 嗚嗚,好久沒來留言QAQ|||

    阿菊被鬼隱好幾章了啊XD!!!(喂)
    感覺WW2好慢長Q3Q~~
    小灣加油啊~~~~(可是看著他的大計畫,我又開始抖了)
  • 凓子桑~~~鴨子看到您很高興喔
    不過這樣鴨子會不會帶給凓子桑壓力呢(被毆)
    總之還是請凓子桑順著自己的心情吧

    嗯~下一章菊灣甜番外~所以應該阿菊肯定會出場了吧

    a12361510 於 2009/12/09 22:19 回覆

  • linamy5668
  • 感覺到了現在還是覺得灣有點單純
    但單純會殺死一隻貓
    湧好可愛喔 超喜歡的
    我記得湧在aph設定是他們東亞組最高的
    不知道番糖篇會是哪個時間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