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能把灣娘接回家團聚,哥哥真的好高興。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希望全家人都永遠都不要分開。」
「不!不!不!打死就糟糕了!別打了,未來我還要仰賴他的能力呢!就拿針戳戳王當家的身體就好了!看看能不能替他固執的腦袋開開竅。」


「那~灣娘要嫁給耀哥哥。我最喜歡耀哥哥了,我要一直一直永遠跟耀哥哥在一起。」
「我叫本田,家裡日子也不好過,總靠著王府接濟,但如果有一天,日子過的去的時候,你要不要來我家住,我也覺得一個人很寂寞呢。」

「沒有可是!灣娘!忘了王府!忘了無情的哥哥吧!就當沒有我這個人..........在別人家,努力過著妳的日子就好!別為了不相干的人,拖累自己。現在快回本田家去!」
「成為強者原本就是自私的、需要犧牲品貢獻的。難道灣娘希望我什麼都不作~跟王耀一樣被洋鬼子欺負嗎?」


「本田菊!你難道不知道這裡有人在等你回來!有人很擔心你.....我也.........我也.......」
「你看!那個從本田家跑來的女人,也在哭呢!她還穿著鬼子的服裝!看了就噁心!她真的是我們王家的孩子嗎?」


「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
「明明就是你們先把我推出去當代罪羔羊的!!!」


「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幫兇!」
「我.........耀哥哥!菊!耀哥哥!........」


女孩的夢裡交雜了好多似曾相識的的畫面與聲音,歡喜、憤怒、悲傷、害羞全都一閃而過,在那深層而虛幻的意識空間中,最後只留下一個孤獨的背影,是自己很重要的人,女孩伸手想去抓,卻發現那背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啊...................」汗流滿背,灣娘睜開眼睛,雙手已經是往前高舉的狀態,但是眼眸看到的沒有任何人的背影,只是本田家外務組奴隸宿舍上髒兮兮的屋頂而已。對喔!現在自己是代碼1895的奴隸,現在是深夜,奴隸們的休息時間

「灣娘.........怎麼了呢?」只是身旁出現了小小聲音,但躺在女孩身邊的少年很快就警覺的醒來了,然後轉身探望身邊的小人兒

「沒事!沒事!做了惡夢而已。」壓低聲音,女孩蒼白的臉蛋上勉強擠出一抹笑,雖然她知道隔著面具,少年看不到,不過真是可怕的夢呢!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夢魘.,發獃的半晌......然後女孩輕聲問著身邊的少年說:「阿勇........假如呢!假如呢!我是說...跟小朝分開那麼久,你會不會擔心在見面以後,對方已經忘記你了....或是根本不想要見到你呢?」

「這是不可能的!小朝可是我的半身呢!我們的願望就是永遠在一起。」少年的聲音有著毫不猶疑的堅定,他深深信任自己的手足,遠勝於世界上任何一樣承諾,他伸手摸摸女孩的頭髮,低聲安慰她說:「別胡思亂想了,只要能脫離這個鬼地方!我們在哪裡都會開心的。」

「嗯......」女孩揪起破舊的棉被蓋住自己的頭,輕聲對少年說:「我們睡覺吧......明天還要工作呢。」

經過與管家爺爺的長談後,女孩明白了現在本田家正在進行的事情與未來即將行動的計畫,管家爺爺說了很多,幾乎到女孩無法理解的程度,不過女孩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真的是很無能為力,淪為生產機器的她在奴隸工廠嚴密的管控下就算是抗議也做不到,怎麼會這樣呢?怎麼辦呢?難道真的就這樣束手無策的看著本田菊去傷害耀哥哥嗎?..................最後在離別前,管家爺爺交代了一些事情,另外給了女孩一張小小的地圖—本田家內部秘道地圖。雖然管家爺爺沒有明說,但是意思很明顯,就是叫自己要想辦法逃出去

可是逃出去,然後呢?逃不逃得出去就是一個大問題了,本田家週邊都有嚴密的警衛封鎖著,有了內部地圖頂說指代表在這個牢籠裡頭行走比較方便而已,不代表可以逃出這個封鎖圈。況且逃出去不能解決任何問題,而且目前自己在名義上還是隸屬本田家的財產,逃出去也不能保證不會被本田家抓回來

一定有自己能做而且又能阻止本田菊的事情

為什麼自己什麼都沒有辦法呢!難道是因為她個人感情因素的關係嗎?

一定有的!一定有的!必須要有的....不然,耀哥哥.....耀哥哥......


■■■■■■■■■■


時間不會因為個人痛苦與迷惘而暫停消逝的速度,局勢的變遷往往更是快速的變更流動著,世界的各大家族勢力變化非常快,經過第一次大戰以後,整個世界沒有變的更加和平,那場戰爭所遺留下來的怨恨與不滿,反而點燃新的衝突蠢蠢欲動著,好玩得是戰爭讓歐*洲主要參戰家族的勢力越來越衰退,但也讓幾個家族因此而獲得的向上發展的機會。本田家就是一例,趁著第一次大戰,歐*洲幾個主要參戰國家無暇分出心力對外擴張,反而需要大量的資源補給,本田家便巧妙的趁著空隙彌補那些空缺,並且積極的把在外生產的貨物銷往參戰國與殖民區。於是一下子本田家在國*際的場合,無論是佔領範圍或是財富的數量。已經到了不可小覷的規模,然而成長的越快,在外樹敵的數量難免也會越多,甚至以往的舊盟友也不再是方向相同的合作對象。自從被亞瑟柯特蘭在各種國際事件場合上暗被扯後腿以後。本田家便急需思考新的聯盟對象。新的聯盟對象必須利益跟本田家發展方向不衝突,也必須本身具有勢力,能在國際場合替本田家說話的份量才行。

經過外務組仔細的的審核與過濾對象後,於是本田家開始邀請各家族的領導者來本田家參訪。希望他們能夠意識到本田家已經不再是過去貧窮又落後的拖油瓶家族,進而展示炫耀自家的進步之處。以利之後的聯盟合作本田家能站在以優越的地位去洽談。第一批受邀的客人是北*義*大*利的家族菲利西亞諾與德*國路德維希。他們不見得是目前最強盛的家族也不一定是長久以來非常友好的。但是卻是目前局勢中,跟本田家的外部擴張版圖中,最沒有衝突的兩股勢力。

時節已經到了深秋,整片樹林開始染上暈紅或是泛黃的色彩,秋風一吹,那些紅黃褐的葉子便零零落落歪七扭八的飄向了天際與土地上。為了迎接貴賓來訪,整個本田家又開始非常忙碌的氣氛,由於要帶貴賓參觀所有本田家驕傲的發展事蹟,所以身為主要生產單位的奴隸工廠當然被指定為第一參觀要處。這下可不得了了,平常破爛、骯髒只有產量傲人,防衛一流的奴隸工廠,怎麼可能就這樣赤裸裸的把醜態給外賓看呢!於是連奴隸工廠在平常的勞務之外,個個奴隸們也開始被分配到粉刷與清潔還有製造新家具、新制服的工作。務必在短短的時間內,把奴隸工廠整個翻新成整潔又乾淨並且非常有秩序人道的生產工廠。

「那群小人!根本就是騙人的東西!平常只會虐待奴隸!只會在外人面前假裝是好人!最醜陋的就是他們惡毒的心腸!!我真恨不得把油漆都倒在他們臉上!」被分配到工廠屋頂上粉刷的任勇洙,一邊努力的把紅色的油漆塗抹上破爛的屋頂,一邊跟灣娘抱怨著,雖然完全不想做,無可奈何顧慮自己犯錯灣娘要一起受罰的情況下,他也只能乖乖幹活。

捧著小桶的油漆桶,跟著任勇洙一起在屋頂上粉刷的灣娘,一雙大眼睛望向了遠方,腳下是好多棟高雅的和風建築,裡面穿梭著自己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在遠一點是平常奴隸們工作的農田以及警衛的防守線,然後是青山與水,灣娘想看的再遠一點,如果可以看到那高高朱紅色的大門的建築就好了。可惜不管怎麼看,怎麼看,就是看不到,想起之前管家爺爺的種種談話,灣娘知道假若經過這次結盟成功,想必本田家外務組做事有了外力奧援,就更加得心應手了,那麼.......那麼..............,一定要做些什麼才行。女孩說:「阿勇,我有個計畫,你要不要聽聽看呢............」



■■■■■■■■■


其實那也不什麼很複雜的計畫,簡單來說本田家為了讓外賓參觀奴隸工廠一切順利,一定會把所有事情都考慮進去。當然會特別事前調教奴隸的應對進退,務必讓奴隸在外賓面前表現出對本田家忠心耿耿,並且樂於身為本田家生產的一份子。假如灣娘與任勇洙故意不配合呢?已經沒有在調教他們的時間與心力了,更何況工廠那麼多乖巧的奴隸又不缺他們兩個,想必是會被直接隔離起來。為了迎接外賓,一切參觀的動線,,房子家具要粉刷,治安要加強,而奴隸宿舍時再過於破爛到粉刷也掩蓋不了的程度,於是本田家選定了一個堅固樸素的木屋,充當給外賓參觀的新奴隸宿舍。然後把整個舊奴隸宿舍暫時清空封鎖,而灣娘與任勇洙又故意不配合工廠的對於外賓的應對指導,果不其然,他們兩個就被丟到舊奴隸宿舍底下的地下室,關了起來。然後呢!此時管家爺爺日前給予的本田家內部地圖就派上用場了,由於本田家多半都是木制建築,為了防範火災保障性命的因素,所以幾乎每個房間都有隱密的逃生管道。舊奴隸宿舍的地下室也不例外。

「天吶!我們真的就這樣出來了!!這地圖以後用來逃跑超好用的拉!」被丟到奴隸宿舍的地下室時,任勇洙有點緊張,這個地下室以前是本田家的儲藏室,自從屋子被改建為奴隸宿舍後,地下室就變成關押不乖巧的奴隸的用途,任勇洙自然是地下室關壓的常客,他被關了很多次,他記得地下室除了通氣孔以外,根本沒有任何其餘對外的空間。誰知道灣娘掏出一張神秘的小地圖,對著地下室的通氣孔摸索了兩下,居然出現了能容一人通過的小小入口,於是他們小心的爬過了小小的洞口,鑽出來就發現倆人已經身在舊奴隸宿舍的廚房裡。然而所有的看守的警衛與奴隸為了配合外賓參訪,全數都被移到新奴隸宿舍去了。所以現在舊奴隸宿舍安靜到一種恐怖的境界。

「內部地圖只能讓我們在本田宅子與地道裡偷偷鑽來鑽去而已,又出不去。」灣娘苦笑了下說:「我們趕快先去奴隸工廠埋伏著吧!外賓應該會先去參觀奴隸工廠以後,在參觀奴隸宿舍。」

灣娘想的計畫很簡單,就是先抓住一個外賓,讓她們看清楚本田家亮麗的發展下虐待奴隸的醜惡真面目,最好讓外賓覺得本田家不誠實,並不是好的合作對象。現在他們身上穿的奴隸黑衣與面罩倒是變成掩蓋身份的最佳掩飾了,不過說到要怎麼抓外賓的方法,灣娘倒是還沒有想到,在自己印像中的番人似乎都很強悍的樣子。無論是亞瑟先生還是法蘭西斯先生似乎警覺性與攻擊力都很高........要在本田家沒發現到的狀況下安靜的把外賓帶走,那恐怕是本計畫最難執行之處,雖然任勇洙告訴灣娘就是一拳打昏了了事,但是外賓如果反抗與尖叫怎麼辦?被發現關禁閉還在外亂跑,他們倆人只有死路一條。

雖然煩惱著,但是經過地下秘道,灣娘與任勇洙還是悄悄的潛入了奴隸工廠,並借著秘道的小通氣孔,窺視著新來的外賓,外賓是兩個番人,一個淡金髮浮貼軍裝整齊,身高挺拔神情肅穆的男人,一看就知道很強悍好不惹。另一個紅橘紅色頭中等身材的傢伙一臉懶懶散散與開開心心的表情,於是當下灣娘與任勇洙想都沒想就決定要抓的外賓就是這傢伙,雖然這傢伙看起來很沒有用!但是那個高高壯壯而且金髮的男人似乎很重視與保護他的樣子。而且這傢伙也經常亂晃,說一下奇怪的話擅自脫隊

「喔喔喔~這個柱子好特別阿!」

「東方的女孩子看起來真的很年輕可愛呢!小姐您好!我是義*大*利~」

「德*國!德*國!這個盤子好可愛阿!!你看!裝義*大*利*麵合適嗎?」

最後連抓到他的方法也很意外,就是任勇洙的呆毛翹到了地道的出入孔,那傢伙不知為何剛好就看到了,在好奇心驅使下毫無防備的獨自跑過來,在任勇洙尚未揍他一拳的時候,那糊塗的傢伙已經一腳踩空,滾到地道裡頭,一頭撞昏在地道裡!自投羅網到完全得來不費任何功夫,只是出了一身冷汗。

在腦袋演練很多次要怎麼綁架外賓的事情,但是女孩與少年作夢都想不到有這麼天兵的傢伙,簡直是一個笨蛋.....於是他們趕緊在地面上的人還沒有發現之前,先悄悄的把這傢伙拖到舊奴隸宿舍去,目前那裡沒有人,而且那邊是最適合跟笨蛋番人說清楚真相的地方。

不過即使綁架這傢伙,真的有用嗎???本田家幹嘛跟這種傢伙合作阿!拖著被撞昏還帶著一臉甜美睡臉的娃娃臉橘紅髮少年,少年與女孩心裡同時想起了疑問。


■■■■■■■■


為了迎接外賓,所以今日的奴隸工廠已經經過打掃與粉刷,增添家具,今日奴隸們的伙食都是有魚有肉,全體制服都換新了,甚至破爛的宿舍整個被隱藏起來,暫時用其他的建築冒充是奴隸宿舍, 一切就是要營造本田家很強大很進步奴隸在這邊比其他地方更幸福的宣傳。女孩與少年抓到笨蛋外國人時,第一個就是帶他來看破爛又骯髒的宿舍,還有跟他說明本 田家的奴隸的生活非常的悲慘,以及本田家外侵行動有多蠻橫,希望他不要跟這種勢力聯盟。笨蛋外國人看起來有點呆頭呆腦,而且很愛講話、又貪吃非常天真的樣 子,如果讓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的話,應該就能夠破壞合作



「你剛剛看到整潔又乾淨的生產線與宿舍全部都是我們三天前粉刷整理好的,要不然就是臨時拿來冒充的新建築,真正奴隸們工作的地方就是這麼骯髒與破爛,我們每天超時工作,卻只有早晚兩餐的地瓜籤而已。總而言之,本田家生產動線的真相完全就是不人道的搶奪與壓榨!他們傷害我們與我們重要的人!他們欺騙你們!對於這樣不誠實又惡毒的對象!合作方面最好要謹慎考慮吧!」面對笨蛋外國人,任勇洙憤怒壓低聲音說著

笨蛋外國人在地道撞的那一下並不重,所以女孩與少年把笨蛋外國人從地道搬到舊奴隸宿舍以後,為了以防他反抗或逃跑象徵性的先用繩子把他雙手雙腳先綁縛了起來,然後便把他叫了起來,一開始笨蛋外國人還以為他們在跟他玩忍者遊戲,還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一直到少年耐不住性子,開罵了以後,笨蛋外國人才安靜了下來,磨贈了下脖子上的領巾,沈默的聽他們訴說著關於本田家的種種,說也奇怪,笨蛋外國人只要一笑看器來就很輕浮毛造,但是只要安靜了下,確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安寧氣質。叫人移不開目光

 
「就這樣嗎?你們想讓我知道本田家隱藏的事情」能講的都講完了,笨蛋外國人神情卻沒有什麼變化,他依然很輕浮的朝著遠處擠眉弄眼,彷彿這根本不是綁架,只是在玩而已,他笑嘻嘻說:「這種事情,我們不是不曉得阿~比那些更殘酷的事情也不是沒看過的」


少年氣憤的質問:「那你還要跟這種人同盟嗎?跟這種為了自己利益去剝奪別人自由與人生的人同盟!」


「要,如果對我的家族有利益的話。」紅髮男子想都沒想回答

「你們根本都一樣!」少年憤怒道: 「都只是想要欺負弱者,只要能得到自己的利益。」


女孩卻在後面只是靜靜的看氣憤的少年與完全嘻皮笑臉的紅髮番人,雖然這個人看起來很天真,但是到底也是一個家族的領導人,她看著紅髮番人的神情,他不會答應的.............自己跟阿勇無論再說什麼,恐怕都是廢話了,他是一定會評估情勢後就跟本田家結盟了,結盟以後..........................做這種愚蠢綁架與告狀行動,完全是於事無補的。如果要阻止同盟的話,除非..............除非.............他忽然不存在。


「阿勇,你退開!」女孩舉起宿舍地上的用來壓住麻袋紅磚頭,走到紅髮番人面前,平聲說:「既然如此,都是為了自己,那麼我為了我自己,殺了你,也是很正常的吧!」


沒想到女孩會有這麼意外舉動,少年驚慌握住了女孩的手說:「灣!你在做什麼阿!放手!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你做呢!」


女孩卻只搖搖頭,把少年往後推,輕聲說:「阿勇,你不是還要去接小朝嗎?所以你往後退吧!做這種事情,恐怕也免除不了責任的......但是,看來要破壞同盟,也只剩這個辦法了,在本田家死了重要的客人的話........................」

是的,假如這傢伙死在這裡的話,就算本田家找到真正的兇手,處死她以示負責,但是無論如何她是本田家的奴隸,本田家擺除不了責任的,要找對外聯盟這件事情會變的非常困難,想必處理這件對外糾紛也會影響侵略王府的進度。。只要把這個人殺掉就可以了,殺人一點都不困難的,想想耀哥哥吧!想想他被本田菊欺負的多麼慘啊吧!現在只要閉著眼睛敲下去而已,說不一定就可以阻止這件事情..........女孩舉起磚頭,想要往紅髮番人的太陽穴敲下去,可是手一直在發抖,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覺得手很沈重,不聽使喚.........為什麼呢!為什麼呢!難道她總是這麼無能為力,眼睜睜的看著本田菊去殘害耀哥哥,沒辦法阻止這一切嗎?


「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你也因為自己就殺了我,那麼你跟你譴責的人也是做一樣的事情。」紅髮番人看著面無表情的灣,那張天真於輕浮的臉上忽然出現了悲傷的神情,他說:「你認為,你重要的人會希望你這樣做嗎?」

女孩心裡忽然閃過很多人的臉,有菊、有管家爺爺、有橫濱姊弟....還有耀哥哥清朗典雅的臉,如果做這種事情....如果做這種事情,就真的回不到耀哥哥身邊了........因為即使能夠回去,灣娘也一定不是原本的灣娘.............但是...........但是.......緊抓著磚頭,女孩生氣的說:「那你要我怎麼辦嘛!怎麼辦阿!我重要的人就快要死掉了!我一點辦法都沒有!難道我只能眼睜睜的看到他被其他人殺死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寧可....寧可......」


女孩咬牙忍住激動的情緒,想到王府破爛又殘破的景象,她悲憤的說:「你根本也不了解阿!像你們這種番人,任意侵略我們,奴役我們!根本不會了解阿!!」


「..............這也是沒辦法的,為了要活下去。但是我也在找尋大家都可以很幸福的世界,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會在這裡。」面對近在鋸尺的磚頭,紅髮男子卻沒有任何恐懼的神情,他臉上泛出近乎是煩惱的苦笑道:「我還有我想做事情,我不會放棄的。你也不要放棄好嗎?如果你真的很討厭你譴責的人的話,那就不應該做出跟他同樣的事情,那只會讓重視你的人傷心而已。你看!如果你真的殺了我,因此被本田家處決的話,你叫你後面那位先生該怎麼辦呢?」


被紅髮男子這樣一說,女孩回頭看,少年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是他緊緊握住拳頭卻指甲掐入掌心,流出了血絲


面對回頭的女孩,少年神色有著痛苦與迷惘,他明白女孩的行動說不一定才是現在最能夠阻止本田家勢力蔓延的方法,但是......但是為什麼一定要犧牲她才行呢?...........少年輕聲說:「拜託!你把磚頭放下吧.......我想接回小朝,但是不要用灣娘去換。」


一字一句,少年慢慢的說:「我喜歡現在這樣的灣娘。所以........你不要做出跟本田菊一樣的事情。」

他還是第一跟她說拜託呢!這麼驕傲的傢伙,聽到同伴的話語還有悲苦的神色,女孩只覺得心頭一緊,一下子千百種滋味都湧上了心頭,她放下了磚頭,回頭緊緊抱住了少年。啊..........不行!不行!阿勇最討厭本田家殘忍無情的行為,怎麼可以在他面前做出同樣事情呢!可是............可是...................


紅髮的番人看到女孩放下磚頭緊緊抱住少年的時候,他往遠方繼續擠眉弄眼,朗聲說:「好啦!德*意*志!把你的槍放下吧!他們兩個都是好孩子!不會傷害我的。我們可以當朋友的!你不要老是那麼兇暴嘛!」

相擁的女孩與少年吃驚的往後看,只看到他們認為很不好惹的身高挺拔神情肅穆,淡金髮的男人從舊宿舍的陰暗角落 走了出來,他右手上持著槍隻,子彈已經上膛的槍枝,完全準備好要射擊的。假如女孩真的動手傷害的紅髮男子,恐怕會被一槍斃命。

淡金法的男人,把一邊少年少女幾乎當作是空氣一樣,沒有興趣深究他們的身份,他自顧自的走到紅髮男子身邊,邊替他鬆綁,邊抱怨道:「你也太胡來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還打暗示,要我旁觀你說教。」


「嘿嘿嘿~反正有德*意*志在!我絕對不會受傷嘛!」面對友人的關心過渡的抱怨,紅髮男子只笑得一臉燦爛道「唉呀~你們不要不要害怕,我不會讓他傷害你們的,德意志雖然外表很兇惡,但是他是一個溫柔的人喔!」


回頭瞪了少年與少女一眼,淡金色的男子老大不爽的用頭惡狠狠的撞了紅髮男子的額頭一下,然後出聲恐嚇說說:「看來在你領巾上放追蹤器還不夠,每次都到處亂跑,給我惹事生非,下次帶你出訪時一定要在你脖子上綁條鐵鍊。」


■■■■■■■■事後


灣與勇悄悄的潛回了舊奴隸宿舍的地下室,那個紅髮的番人似乎一點也不生氣自己被綁架的事情,他與身邊淡金頭髮的男人說,這種祕密特殊的參觀行程才有意思。出訪的外賓失蹤了兩小時,全本田家上上下下驚慌成一團到處亂找的時候 ,兩個外賓卻悠悠哉哉的從舊奴隸宿舍冒出來了。義*大*利說,他去散步迷路了,在路上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然後德*意*志找到他了


整件事情就這樣平安落幕了???


但是在離開本田家前,義*大*利倒是毫不客氣的直接跟菊說,他看到奴隸們的生活其實根本沒有表面的好,建築很明顯都是新粉刷的,奴隸的精神與身體狀態也不像是長期有保持營養與適當的休息。他認為奴隸也是家族資產的一部份~就像機器一樣必須好好定期保養與檢查。如果不珍惜自己的財產,無論搶回來多少東西都沒有用。因為搶回來又不珍惜的話,只會壞掉而已!那是無底洞的消耗,烈火只會把東西燒光而已,這樣發展的作法根本沒有辦法強盛到永遠。義*大*利說,在評估合作方面,伙伴對於自己財產事業發展的未來性也會列入考慮的,希望下次來拜訪的時候,情況已經改善了

被這樣直接又坦然的話語給公開指出奴隸工廠掩蓋的真相,場面相當尷尬,神奈川的臉一下青一下紫,局促不安的推著眼鏡。送客的時候,本田菊俊秀的臉上還是裝滿了優雅的微笑,他眼光落向義大利發紅的手腕,然後有禮說:「讓您們見笑了,下次義*大*利先生來訪的時候,在下必定請家裡人改進。」

「我很期待喔!休想瞞過我喔!我可是有祕密消息來源的!」紅髮男子驕傲的說

「不要得意忘形!夠了!義*大*利!本田先生。我們先告辭了!」淡金色男子則敲了下他的頭,然後毫不客氣的揪著他的手離開

來如旋風的貴賓,離開的時候也如旋風般,只留下了讓人深思的話語


因為種種因素,當灣女孩跟少年從禁閉室,回到奴隸工廠時,他們今晚的菜色雖然沒有魚與肉,但是好歹已經是可以盡情吃飽的份量,而且據說真的要蓋新的奴隸宿舍了。工作量也有在考慮要研究一個合理的制度,雖然跟自己一開始綁架的目的似乎不太一樣,但是似乎朝著比較好的方向走了



然後女孩晚上睡覺的時候,躺在棉被上,她轉頭小聲跟身邊少年說:「阿勇,對不起...當時我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少年沒好氣的說:「白癡!你真的嚇死我了啦!」然後他握住女孩的手說:「不可以有下次了.....你說我要珍惜自己,你也是啊..笨蛋.......」少年左手緊緊握住女孩的手


「嗯...................」感覺到少年暖烘烘的手心,女孩露出了小小的笑容,然後輕輕說:「可是那位先生真是不可思議的人......我.............番人不一定也不是全部都是壞人.........」


少年一臉不屑的說:「都是壞蛋拉!只是分比較壞的還有沒有那麼壞的。」

「............他說他要找一個讓大家都會幸福的世界,我也很想看看.......」女孩說


這種理想世界真的會到來嗎?

如果有的話,那該有多麼好啊...........

一整天風波落幕後,睡在少年身邊,想著遠方重要的人,女孩默默祈禱著


■■■■■後記


本章主題是,大家的立場都不一樣吧,所謂的正義換個立場就不見得是正義了

比方本田家壓榨奴隸的政策,其實在歐*美眼中不是啥罪大惡極的事情,

因為他們以前也做過嘛~只是演化到現在覺得這樣的作法不長久不符合永續經營(毆死)

各勢力的結盟往往一開頭也只有利益可言的,誰管那傢伙在做什麼阿~夠強夠配合就好

但是,雖然如此,有沒有一個大家都能夠幸福的世界呢.....小義強悍的地方,就在於這樣天真的夢想吧

因為他曾經是弱者,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


本章居然破8千了...........................

不知道該作何評論0TZ

來補述一下大家的內心戲好了,


對於灣來說
那是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因為她很想阻止本田菊去侵略王耀
但是事實上~她本身是無能為力的~甚至現在只能夠是本田家的生產機器而已

因為自從回家看到菊這樣對付王耀
灣一直都覺得菊跟王耀肯定是兩個要死一個
她無法接受王耀被菊殺死,但是也不希望菊受傷
不希望菊受傷這樣的私心,卻是被自己內心責備著~她會覺得這種想法本身已經背叛王耀了
所以才會做出那麼奇怪的舉動吧~像是在證明一些什麼~他沒有背叛.他沒有背叛.....
前面的夢反應灣混亂焦躁的內心,灣已經混亂到不知道該怎麼辦~差點要走偏了
不過小義說要找一個讓大家都可以幸福快樂的世界~給了灣心裡一種小小的盼望

至於阿勇嘛~其實阿勇很矛盾的
他認為灣的作法很有效率~但是他不希望灣做這樣的事情
理論上他願意代替灣做,但是灣提到小朝,阿勇就猶疑了
不是不重視灣,但是他無法放棄把小朝接回來的希望

至於小義嘛
小義被抓的時候一開始很驚慌~但是他很快想到自己領巾上有阿西放的追蹤器(因為小義太容易迷路了)
然後看到憤怒的勇與接近失控的灣
小義想到以前自己的過去~也因為神羅經過這樣的悲傷
所以對於這倆人,小義是帶著憐惜的心去看這兩個跟自己以前很像的孩子
然後其實到了舊工廠的時候阿西就已經追上來了
但是小義用眼神暗示阿西不要出來
因為阿西出來的話~肯定會引起搏鬥,到時後勇灣都會被本田家發現綁架了小義,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哇..........小義超主角的
灣跟阿菊都沒有這麼有主角特質耶
聖母!熱血!善良!說教!===)JUMP系主角特質
可能是因為小義終究還是APH的主角吧XDDDDDDDDDD

下一章,章名:疼痛,話說.........要衝主線了,主線像溜滑梯一樣....下一場是阪菊灣的故事。開端在於本章事後,阿菊發現......

話說,別人給的食物可不能亂吃呢XDDDDDDD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a12361510
  • 歐歐桑~抱歉~!不知道為什麼~編輯編輯文章
    居然您的首回復就消失了~鴨子驚慌萬分阿QAQ

    抱歉~不過鴨子有看到您的回應的
    先回復如下

    嗯....小義如果是在肯定不會傷害的人面前(EX:阿普.阿西面前)
    應該就會這樣天真的哭鬧撒嬌吧
    但是對於勇與灣,小義是採取憐惜的心態
    所以才會有這麼成熟的表現,因為他想到過去的自己^^
  • grace
  • 阿菊看向義呆利的手,會發現被繩子綁過的痕跡嗎!!
    話說辛苦您了(倒茶
    以後也要繼續加油喔!!
  • grace桑~您講到重點了!!!沒錯!
    阿菊馬上就發現~義*大*利才不是去散步呢
    這就是下一章故事的起源XDDDDDDD

    謝謝鼓勵=V=

    a12361510 於 2009/12/20 20:38 回覆

  • daikon
  • 小義好可愛唷ˊ∀ˋ,難得看到正經的義呆。
    反正小義因為自己的呆,被綁走也不是第一次了。有阿西當保母真是令人放心。

    看到抓小義的方法,讓我想到有呆毛的人是不是會互相吸引阿。
    宿舍場景除了阿西都有呆毛。

    別人給的食物可不能亂吃呢?是指??
  • 其實鴨子覺得本家設定的呆毛
    應該是有特殊連結功能耶(被毆)
    呆毛之間其實可以用呆毛傳遞訊息嗎????
    XDDDDDD

    別人給的食物可不能亂吃呢?是指??
    提到的是~有人曾帶東西餵食灣娘這件事情

    a12361510 於 2009/12/20 21:37 回覆

  • 惠
  • 鴨子的小義真是理性和寬容的化身呢~

    而阿西則是個誓死守護愛人...歐~不~是盟友的硬漢呢XDDDD

    終於下篇灣娘要和阿菊相逢啦...

    有些擔心呢..至於餵食灣娘的人是?

  • 小義聖母化了...........XDDDDDD
    幸好在本文裡頭小義不可能要拯救世界
    所以偶爾聖母一下沒關係
    話說阿西跟小義的生活真是~孩子與保母呢
    好甜蜜(被毆)

    下篇菊灣要重逢了~大概不可能會有好氣分
    至於餵食灣娘的人~之前文章有提到喔~食物是肉包XDD

    a12361510 於 2009/12/21 22:44 回覆

  • 波琪
  • 義呆出現了耶~(尖叫)
    德意志對他真好呀~(笑)
    到底會怎樣呀~好想知道呀!
    討厭~大仔~你為什麼要吊我胃口呢?(被歐飛)
  • 阿西對小義~不是一向都是很好嗎?
    果然是~~~~~友情??????奸情(被毆)
    波琪桑想知道的是什麼呢
    不過保證下週就會揭曉拉

    a12361510 於 2009/12/21 22:45 回覆

  • 歐
  • XD我剛剛回來看到自己的留言的位子有鴨大的頭貼...害我害羞了(?)
    沒~~~~~關係的~反正也只是留言跟你說心得阿XD
    是說灣這篇的心急想必是真的想保護住些什麼,在來不及之前...
    嗯...下一篇菊要出現莫名的覺得期待又害怕阿...
  • 歐桑~~~您害羞什麼嘛~~~
    人家才不好意思呢~感謝您的體諒
    阿菊總是必須要出場的~因為他戲份課多的很呢==
    雖然鴨子也很害怕QAQ

    a12361510 於 2009/12/21 22:46 回覆

  • 悄悄話
  • 0.0
  • 作者應該很謹慎小心
    因為在漫畫中國家的正式名稱
    台灣是Taiwan
    不是中華民國或R.O.C
    但是也不錯了!!!
    :)
  • 但是我覺得作者也有點小狡猾呢
    同時把香君擬人化XDDDDDD
    這方面真是聰明(被毆)

    其實鴨子希望灣灣生日能夠是.....笑
    不過現在這個生日~鴨子也很喜歡就是了

    a12361510 於 2009/12/21 22:4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0.0
  • 對呀!!
    香君擬人化...
    但他沒有生日!!
    不知道怎麼會有''國花''

    10/10和10/25我都搞不懂
    國慶日不是10/10嗎?
    10/25是光復吧...


    請問...
    那些國家的名字是怎麼來的?
    是作者想的嗎?
    台/灣會不會姓''陳''啊?
    作者有一張台/灣的圖旁邊寫
    Tai Wan Chen

    *抱歉.問題有點多
    真是百思不解阿= =
  • 0.0桑的問題基本上牽扯上本家魔王的設定問題
    本家魔王選擇角色生日時幾乎都是用對角色很有意義的日子作為生日
    通常是國慶日(但是灣灣是10.25喔)

    由於香君沒有建國紀念日阿
    香君的花式是港區的花~並不是國花喔
    國家的名字是魔王從那個國家常見或是代表角色性格的姓名取的
    灣灣姓啥叫啥~恐怕目前難以得知
    因為這會牽涉到兩岸三地人敏感的腦神經

    0.0桑可以多跑一下關於對於本家魔王設定的閒聊,應該會更理解吧

    a12361510 於 2009/12/26 09:37 回覆

  • 蒨蒨
  • 抱歉這麼久才來留言>"<
    先讓我尖叫一下吧^^

    小義~~我的小義~~~
    姐姐太愛你了!!!

    用一句話就改變情勢的小義太讚了!
    我也很想知道讓大家都幸福的世界何時會來臨...
    小義的個性就是這樣,超級治癒的啦!!
    相對的,菊&灣的部分就越顯得悲情...
  • 蒨蒨桑~好久不見喔
    很高興又看到您了

    說到小義!這一回真的是主角威能權開呢
    話說歐美組的似乎對這種事情比較能開脫
    亞細亞組近代真的是仇大苦深阿
    鴨子希望大家都幸福的世界早日來臨

    a12361510 於 2010/01/17 1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