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前提示】

1.此文是給阿菊的慶生賀文,甜?酸?苦?
2.此文設定沿用日據時代五十年,但是獨立閱讀也沒有關係,總而言之是現代的故事
3.不代表任何三次元立場,感謝!


【叮咚】

「本田先生!打擾了!我是〈夢時代〉的到府銷售業務,敝性胡,名叫天涼。您稱呼我為老胡即可!」

「啊?您說您沒有購物的興致?唉呀!太可惜了!本公司〈夢時代〉正推出新產品,並且有促銷優惠呢!

您說您沒有購物的需要?唉呀~本公司新推出了〈時間迴轉〉鬧鐘!它的功用可以讓人回到過去!消除您所有的遺憾!這種機器沒有人不需要吧!

「您說我騙人?唉呀!本田先生!您都還沒有試用產品,怎麼就說我這產品是騙人的呢!這樣吧!我願意把這項產品讓本田先生先試用一日!一日後您再憑您的試用體驗決定此物能不能購買!」

「非常感謝您願意試用本公司的產品~!本田先生!明天見喔!」


「..................................」


費了七嘴八舌,好不容易才送走了不請自來的推銷員,拿著被強迫推銷的試用品,走入空無一人的客廳,本田菊不由得嘆了口氣。現在正值他工作最忙碌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催他繳交「東亞軍力消長比較調查報告」已經催了三天,近來王耀那裡的貿易量大大崛起,引來了世界的HERO:阿爾弗雷德的猜忌與興趣!而阿爾弗雷德講好聽一點是本田菊的同盟,講難聽一點就是本田菊半個上司。他想要在亞細亞幹啥作啥!自然便使喚半個下屬的本田菊先去投石問路,因此可是大大增加了近來本田菊的工作量。為了配合阿爾弗雷德眾多的工作需求,本田菊不得不把老家空出來讓阿爾弗雷德的軍隊進駐,而他改搬到世界大樓貿易區的一棟摩天大樓的公寓獨居,除了特別長的假期以外,他一般都用電話與網路與老家那裡的部屬與手下聯絡,平日本田菊不許回老家,他得專心一起與阿爾弗雷德維持世界的正義。

這一切一切的改變其實根本是阿爾弗雷德藉以控制日*本與本田菊的手段,本田菊很清楚,但是卻也無可奈何。因為在很多年以前的時候!當自己的國土與家園都被毀滅性的炸彈化為一片焦土之時,他便徹底失去了反抗阿爾弗雷德的機會。這種結果是當初在倆人開戰前,他偷襲阿爾弗雷德軍港時萬萬想不到的!那場戰爭打的慘烈,幾乎讓一半的世界都夷為平地,唯獨阿爾弗雷德的國度由於離主戰場過渡遙遠,有如受神祝福般始終未受戰火侵襲,所以當戰爭結束後,大家幾乎不得不仰賴阿爾弗雷德的資助進行重建,阿爾弗雷德也趁機奪得主導世界的權力。

如今跟在阿爾弗雷德身後唯唯諾諾的本田菊,其實也曾競逐世界霸主的位子。

只是當年的戰爭他輸了。於是人們只記得他輸了。

輸家永遠才是邪惡的一方。

假如讓時間重來的話,他還會輸嗎?

握著剛剛被奇怪推銷員強迫試用的鬧鐘!站在客廳,本田菊有點發獃!他覺得手上的鬧鐘無緣無故越來越沈重!然後自己的身體也很疲倦。

他身體疲倦或許是正常的!因為他為了趕交給阿爾弗雷德關於東亞軍力消長比較調查報告已經有兩日夜都通宵沒睡了!

或許應該趴一下,畢竟如果因為疲累導致腦袋不清醒,也會影響工作品質。睡2個小時之後再工作好了。剛好可以試用這個鬧鐘的鬧鈴功能。

撥了鬧鐘後,本田菊便在床鋪上睡下,他剛剛沾了枕頭,就一下失去了意識。


■■■■■■■■


「本田大人!本田大人!..........」

本田菊耳朵聽到有聲少女嗓音在呼喚自己,那聲音,既柔軟,又細緻。

「本田大人!本田大人!..........」

本田菊耳朵聽到有聲少女嗓音在呼喚自己,那聲音,既熟悉,又陌生。

「本田大人!本田大人!..........」

本田菊想起了嗓音主人是誰。

灣!那個小小的、纖細的黑髮少女。雖然因為過去種種因素變成對於愛無感的女孩。但是她的個性總是樂天開朗!面對兄長的打壓還是不放棄繼續奮鬥的意志。可愛的!可愛的灣......為了保持獨居生活,灣娘的工作量也是堆積到可怕的地步,由於倆人住處不同,所以他們平常總是聚少離多。現在不知道為什麼灣娘就在自己身邊。本田菊於是想都沒想的決定要起床了!灣娘在他身邊的時間豈可浪費。睡覺?反正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再睡也不遲。

「灣........灣娘!我起來了!抱歉!我剛剛太疲勞了!讓您久等了吧!」本田菊抓住了那細細小小的雪臂,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張清麗的俏臉蛋佈滿了吃驚的表情在自己面前。

「本.本田大人.......您叫我什麼呢?」灣娘可以說是驚慌失措的問著自己

「灣娘啊!還是要在下稱呼您為灣小姐?」今天灣娘穿的衣服很奇怪!是一件白色的輕薄和服,她平常幾乎都是穿著旗袍或是中式的掛式上衣。好像很久不曾看到灣娘穿著和風式的衣服了!本田菊貪戀的看著這份難得的美麗。

「本田大人..............您是在與我玩遊戲嗎?您新開發出來的睡前遊戲?」灣娘有點怯生生的後退了一步,顯然對本田菊帶著畏懼。

「本田大人........?」本田菊此時察覺了灣娘對自己的奇妙稱呼,他轉身一瞧!發現四周已經不是自己入睡時的公寓,現在自己卻已經身處在木式建築,牆壁上懸著雪白的海軍制服。刀架上擺著他的長刀。紙門拉的緊緊的。房裡只有他與灣娘倆人,他躺臥在厚棉被上,灣娘跪坐在自己身邊,棉被上擺了兩個枕頭。很明顯代表了一個事情

現在的灣娘正要陪伴自己入睡。正確來說是來服侍他入睡..........

然後他人在老家。

難道!時間真的倒流了!!!!!

「灣娘,現在是幾年!說西元紀年!」握住眼前小小的女子!本田菊萬般激動的逼問著

「現在是昭*和8年,西元1933年啊....本田大人...........」灣娘覺得奇怪!本田大人今天好奇怪!平常在這時候他就是開始壓住她、脫衣服了!怎麼今天一時說一些奇怪的話題。

「.........................」本田菊,跌坐在棉被上,他得好好想想才行。現在他要作什麼

本田菊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還可以改變自己最懊悔的事情

他有機會成為勝利者!而非是失敗者!

如果是現代的自己的話,說不一定能打贏那場仗!畢竟他完全了解王耀與阿爾弗雷德接下來會做出來任何行動。任何一個軍事策略,還有未來將發生的大小事故。

「....................本田先生。那個..........今天.....是要灣娘自己脫衣服嗎?」細嫩的女聲從旁傳來

本田菊抬頭,他看到眼前的美麗少女跪坐在床邊,她已經解開腰帶,顫抖的雙手正要把自己領口剝開,她臉蛋嫣紅,雙眸濕潤著望著自己。彷彿是一朵含淚的百合般,清純又性感。本田菊忽然想到之前自己還是灣娘上司的時候,因為種種因素,後期他只要在人未出征,幾乎每夜都命令灣娘侍寢。他們肌膚相親的次數不能算多,但相當讓他沈迷留戀。可是他即使親吻了少女全身上下、任何一處私密、敏感的肌膚,他卻沒有注意到懷理得小人兒心裡在想什麼。

他沒有注意到,灣對於自由的渴望還有對於家人的想念

他沒有注意到,灣對於戰爭破壞與歧視剝削的厭惡

他沒有注意到,灣對自己專斷驕傲的恐懼與無可奈何


灣沒有正面反對自己意見,他當成是她全數贊同

灣礙於現實狀況下的忍耐,他當成是她忠心的服從

灣對於自己慾望逆來順受的奉獻,他當成是她愛上了自己


莫怪在戰後,她離開的背影是那麼毅然決然,居然一次回頭都沒有。

之後,面對眾多的追求者,灣只是一臉茫然的問:「愛情是什麼?」

灣娘說她不會隨便談戀愛,除非戀愛有助於她的事業發展

用50年的忍耐換取生存的機會,在那漫長的時間下,灣變成了「只會表現出仰慕強者的感情」

所以現在的灣仰慕的人是阿爾弗雷德!因為他是保護她獨居生活的HERO

然而灣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喜歡上任何一個男人,卻是本田菊完全不敢猜想

甚至不敢當面向灣娘問起,他深怕灣娘告訴他!

那些過往都只是她為了生存不得不偽裝出來的姿態,而他就是造就她不得不這樣活下去的罪魁禍首。


他真的還要再把過去作的事情,換個方式再重作一遍嗎?

讓歷史重演,只是勝利者換成了他?

他懊悔的事情到底是懊悔自己沒有獲得最後勝利?還是自己不該讓事情走到最壞的情勢?

本田菊低頭,他剛好看到那個剛剛被自己嫌棄的鬧鐘。正放置在自己枕頭旁。彷彿在微笑似的詢問自己的答案。


■■■■■■■■


「王先生!您原本就有選擇貿易伙伴的自由,當然可以選擇不與本田家合作!之前在下做事多有失禮之處請您海涵!」

「關於灣娘、滿*州、任勇洙........那些身份有爭議的孩子,我會讓他們自己決定去留與歸宿。如果他們希望能回到王先生身邊的話,我也會送他們回去找您!王先生稍作等候!在下會好好處理這些事情。作了總結後再通知您。」

「王先生!你不是要發展鐵路系統嗎?這部分在下可以幫忙的!你不用那麼客氣!我們互相幫助原本就是應該的!」

在書房,本田送走了今日來拜訪的客人:王耀

王耀作夢都沒想到前些日子囂張跋扈意圖要把所有王家財產都納為勢力範圍的本田菊,怎麼忽然好聲好氣的表示尊重他選擇的自由,願意把到手的肥肉給吐出來,甚至願意幫助自己發展基礎建設。王耀今日是特別送感謝狀過來本田宅邸,方才王耀剛剛離開時還千恩萬謝的鞠躬個不停,怕禮數不夠周到,本田菊馬上食言放棄諾言了!那種戰戰兢兢的模樣看的本田菊好氣又好笑。以前的自己有那麼壞嗎?對他好一點也那麼驚嚇?真是個怪人。

「本田大人!報告!」屬下走入了書房,向本田菊報告道:「阿爾弗雷德.瓊斯已經簽署了聯盟同意書。他表示很樂意在共同開發遠東利益的前提下與本田大人聯盟。」

本田菊沈思片刻後指示:「去派幾個人送點禮物給阿爾弗雷德的同時也派幾個身邊人去給阿爾弗雷德當手下!要選貼心伶俐的人選!不管是當間諜還是作說客,他們會是日後用的到的線。另外在幫我打個電報給路德維希——————」

當好不容易把那年所有發生戰爭的近期導火線都消除了差不多了以後,本田菊才稍稍的鬆懈了下來!這兩個月來本田菊幾乎是在全世界奔走!不停勸說與移除各方仇視彼此的想法。他也順道將王耀與阿爾弗雷德的關係也一併鞏固了下來,只要將這兩方確定為盟友,這樣就算伊凡在遠東意圖點染戰火,自己應該也不會受害過大,甚至可以三方包圍反擊。。

至於對於王耀那裡的生意,為了發展當然還是要繼續進行,只是本田菊已將單方面的剝削輸出的半殖民式交易,改為雙方平等互惠的經濟交流。讓王耀也可以自由選擇其他外人,進行通商。

只要那場戰爭不開始

只要自己不再用武力主導經濟發展

只要自己採取另外一種彈性作法

歷史一定會改變的

瞧!不是已經開始改變了嗎?握著王耀送的感謝狀與阿爾弗雷德簽署的同盟書。本田菊笑得很是高興。然後他望望身邊的鬧鐘!想想另一個教室正在自習時間。推開書房的門,他走向另一個教室。那邊有一個小小的女孩子,她正在惡補一切關於工業與商業的知識。


「本田大人.........」在書桌前的灣娘,埋首在一堆書與資料的灣娘,她小小的身子幾乎要被書堆淹沒了。她看到本田菊走入房間,俏臉蛋稍稍露出小小的笑容。

「錯了喔!不是說要叫菊嗎?再重叫。」本田菊笑吟吟的拉了把椅子,坐在灣娘身邊。

「........菊。」女孩低頭小小聲的呼喚了男人的名字,然後燒紅了臉蛋,她說:「這樣叫法好奇怪!我只是一個奴隸而已!實在太沒有規矩了。」

「明天以後你就不是奴隸了!我希望今後我們見面!灣娘都要叫我菊,所以現在才讓你先練習一下。」男子輕輕握住女孩的小手,軟聲問:「功課學習的怎樣?」

前兩月,本田菊問了灣娘,假如他願意解除她身為奴隸的身份,她想要去哪裡?起初灣娘根本不敢相信,以為是他試探她的計謀,害怕的一直強調自己只想當本田家的奴隸。但是在本田菊不斷的保證與耐心的勸誘下,灣娘終於說出了她的願望—她想回到家人身邊。對於灣娘的決定,本田菊有點擔心!倒不是他不願意放她離開,而是擔心王耀的性子按照曾發生過的歷史,他在幾年後會產生驚人的變化,當時的灣娘就是這樣逃離了王耀身邊。現在把灣娘送去王耀身邊,她豈不是回去受苦?可是後來本田菊轉念一想,自己既然沒有與王耀開戰!說不一定王耀的性子也不會在那時發生轉變!然而灣娘只要擁有了王耀欠缺的知識與技術,灣娘回到王耀身邊的話,王耀也必定會好好珍惜灣娘,不會苛待她。抱著這些考慮,於是本田菊請來家裡最優良的教授與學者還有工程師作為她的老師,讓她在惡補一切關於工業與商業的知識。

女孩馬上擺出苦瓜臉,她說:「一下接受了太多知識,腦袋都快要爆炸了啊!還是下田耕種我比較拿手。」

「不行喔!王先生那邊現在百廢待興!你也不希望回到王先生那裡卻什麼都不能幫忙吧!說來以前沒有特別叮嚀你這方面的功課算是在下疏忽了。」男子輕輕揉著女孩的頭髮,他說:「明天灣娘就要回去了,不過將來你還有問題的話,還是可以隨時回來找我求援喔!」

「....千萬不要這樣說.....放灣娘回去耀哥哥身邊,還替灣娘準備要回家的種種事情。您....您已經對灣娘太好了。」女孩小小聲說著,對於男人的改變,她簡直難以置信。她說:「有沒有灣娘可以報答您的事情呢!灣娘一定盡全力去作........」

自從那天之後,男人便讓女孩搬到一個環境舒適的個人房間,不再逼迫她與他同房。

連規定工作勞動量標準也減少到讓人吃驚的地步。他希望她把時間與精神空下來進修。他說這對她的未來是有幫助的。

可是除了身體與奉獻勞動力外,她還能報答他什麼?

「灣娘不用報答在下啊!我看到你開心我就很高興了!」將女孩的手遞到嘴邊,男子輕輕吻著女孩的手指頭,他呢喃說:「我不是與你說過嗎?我喜歡灣娘啊.....」

「...........................這.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呢?您以前常常說我很笨的。只是抱著睡覺的感覺還不錯.....」女孩說著,緊張不安的抬頭望著男人。

「那是因為我太喜歡灣娘了,又看到灣娘不是很在意我,所以在下說一些賭氣的話罷了。」

看到眼前女孩俏臉蛋燒成晚霞的顏色,想到明天要送他回到王耀身邊,本田菊很是捨不得。這兩個月來,算是她待在他家的最後時間,他每一天每一天都盡量撥空與灣娘相處,直接熱切的表達出他的心意與不捨。老實說他很希望能把眼前的小人兒留下來,他一定會更疼她、憐她。

不過這次,他想尊重灣娘的選擇。

他相信,在灣娘的記憶裡,他這次應該是一個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好上司了吧!

■■■■■■■■

火車月台上。

今日是送別灣娘、滿*州、任勇洙........那些身份有爭議的孩子離開的日子。任勇洙選擇了要自己出外發展,而灣娘、滿*州希望回到家人身邊,於是本田菊安排了3人搭上火車前去他們想到的地方。

【嗶—————————】

火車頭發出了很銳利的響聲,那預示著火車即將開動,車上的旅客紛紛三三兩兩走向火車入口,魚貫而入,滿*州、任勇洙早就先提著行李佔座位去了,獨留灣娘還站在火車入口處與本田菊話別,不過與其說是話別,不如說是本田菊的嘮叨大全。

「灣娘,生活用品還有貴重物品都帶齊了嗎?如果想到還有什麼東西需要的話,讓我幫你寄過去。」

「灣娘!在妳的行李箱裡,外部夾層放有飯團,等下餓了,記得拿出來吃。」

「如果妳回去後,遇到什麼麻煩,都可以來找我,聯絡方式昨天已經寫紙條給妳的。千萬不要客氣。」

「假如回到王先生那裡過的不如意,別委屈自己,記得告訴我....我會幫妳想辦法的。」

「......................火....火車要開了啊!本田大人。」

「要叫菊!不是本田大人!」

 

站在火車入口處的灣娘,今天是穿了一襲粉紅色的旗袍式上衣與白色的滾花邊長裙,戴著絲質百合花的頭飾,這身漂亮的新衣服是本田菊特別請家裡的裁衣師傅製作的,他記得現代的灣娘相當喜歡這樣的打扮。今天早上本田菊取出新衣服送給灣娘的時候,她簡直不敢置信,很意外她會替她作出那麼漂亮.而且並無和風風味的衣服。

「..............菊。真不知道該怎麼跟您說謝謝才好......」女孩垂著頭,聲音細到幾乎快讓人聽不到。

「不用了!假如真的想要表達謝意的話,請灣娘看到這朵百合花的時候,想一次在下。」男子依依不捨的輕撫著女孩的髮絲,他嘆氣道:「火車要開動了,妳回座位上吧!」

【嗶—————————】

火車頭又發出了很銳利的響聲,火車即將開動。旅客門幾乎都已經從月台進入了火車裡。送別的行人也紛紛三三兩兩開始離開月台。

「............................」站在火車入口處的女孩,卻依然站立在入口處,沒有回頭走入火車裡

「灣娘!趕快回去找位子坐吧!任勇洙應該是有幫妳佔位的,路途遙遠!站著不好受。」望著火車即將開動,站在月台邊緣的男子伸手急急將女孩推到火車裡面。

「........................................」女孩走入了火車幾步

「再見喔!到了目的地!記得發來電報告訴我!」男子後退到月台警戒線,他開始揮手。

【嗶—————————】

火車頭又發出了很銳利的響聲,火車開動。

「.....................................」女孩卻在那瞬間,跳下了火車

「灣!灣娘!!!」這樣的舉動是極為危險的,因為火車開動的速度過快!!月台上的行人尚且容易受到波擊而捲入鐵道,更何況跳車的旅客!驚慌失措的男人急急伸手一拉,用力將女孩拉到月台警戒線。由於腳步不穩與用力過猛,倆人雙雙跌坐在月台上。

「.................呼!呼!呼!呼!」因為忽然被男人用力拉到安全範圍,女孩順勢倒在男人懷裡。

「灣娘!為什麼這麼做呢?忽然跳車是很危險的!而且要是沒有與任勇洙.滿*洲搭上這班車,叫我怎麼安心讓你一個女孩子單身上路呢?路途這麼........」男人又驚又急,假如他沒有即時把女孩拉到月台警戒線內,搞不好女孩會摔落在鐵道上,但是他的碎碎念,還沒有講完,女孩卻出聲打斷了。

「對......對不起.....」趴在男人懷裡,女孩小小聲的說著

「灣...........?」

「................因為我不想要離開這裡!」

「為什麼呢?你不是很想念王先生嗎?」男人問

「我是很想念耀哥哥...但是.....但是.....自從本田大人說可以讓我回到耀哥哥身邊以後,我一直在想本田大人對我到底有什麼意圖,但這兩個月以來本田大人既然沒有將我的工作量加倍,也沒有叫我作什麼其他的事情,似乎我對您沒有任何用處了。可是您卻對我更加的溫柔,我不理解您.....每天晚上都在想您為什麼要這樣作....我想要知道為什麼.....可是分離的時間卻是越來越逼近,一想到本田先生變的對我那麼好,可是我卻要在這個時候離開了。灣娘的心就變的很難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想要回到耀哥哥身邊的要求是我提出的!可是我腦袋裡裝滿了本田大人的事情,不想離開您身邊.........」女孩說的又急又慌張,對於自己的行為反覆很是慚愧

「灣娘......」男人又驚又喜,幾乎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我變的好奇怪.....真是對不起.....如果會對本田大人造成困擾的話...」女孩眼淚都快要滴下來了

「這一點都不奇怪喔!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男人緊緊摟住女孩,讓她的頭貼在他的胸膛上,他說:「我喜歡灣娘,所以我也不想離開灣娘身邊。」

「...............本田大人,心臟跳得好快喔!」貼著男人的胸膛,女孩低聲說

「因為,我喜歡灣娘啊!」

女孩輕輕抬頭,仰望著男人的臉小聲說:「我.....我......我想....本田大人可以親吻我嗎?我...我.....我好想被本田大人親吻......」

「叫我,菊!不然不吻你。」

「菊....」女孩紅著臉抬頭,展開了美麗的微笑,然後閉上眼睛

「灣娘.....我可愛的灣。」男人輕輕吻上了女孩的唇,那柔軟而帶著魅惑的甜香。不過沒有太深入,畢竟他們還在月台,估計有很多人再偷看,必須節制才行。於是男人在輕吻女孩唇瓣片刻後,逼迫自己改為親吻女孩的秀髮。

他吻弄她的柔軟髮絲時,他說:「灣...妳覺得如何呢?」

 「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好快呢...覺得有點難過,但是又很開心,......我真的變得好奇怪了!」男人感覺懷理得小人兒,緊緊抓住自己的手。她小小聲的問: 「是因為我喜歡本田大人的關係嗎?」

「這件事情,怎麼可以問我呢!要問自己喔!」摟住女孩,男人好氣又好笑得說:「還有!要叫我菊!要我說幾次啊!下次再叫本田大人!我就吻你作處罰!」

「..............那麼我可能故意常常叫您為本田大人...」女孩的俏臉蛋幾乎燒到快要滴出水來。說完了覺得很害羞的她,連忙補充了一句說:「我還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您,但是灣娘滿腦子都是在想.......我不想離開您,我也想要作讓您高興的事情,想讓您更喜歡我。」

「灣.......」望著懷裡人兒可愛的小模樣,男人一下子內心被甜蜜擠的滿滿的,只覺得心臟快要無法負荷。他想著等下要把她帶回家,兩個人關在小小的房間也好!一起去全世界旅遊也好,他們兩個要仔細繼續研究「喜歡」這個問題。

在這個心跳加速的粉紅泡泡滿溢的時候,天空卻傳來了奇異的聲響,然後車站上忽然警鈴大起

【空襲警報!空襲警報!忽然有不明戰機入侵!請各位旅客快速進入避難設施!】

「咦?」女孩一臉狐疑。

「灣娘!快起來!」男人快速把將女孩從地上扶起,這熟悉的警報,男人曾聽過,那是在那場失敗戰爭的最後,阿爾弗雷德家的軍機經常前來轟炸的時期,但是這不應該發生啊!他明明就與阿爾弗雷德已經簽署了「聯盟同意書」

【本機廣播!本田菊!你偷襲了我家軍港!這個罪過無法饒恕!現在本HERO就要宣判你死刑!】

頭上傳來了廣播,就在此時一台大大的戰機向男人與女孩飛來。由於距離過近,倆人已經來不及逃入車站的避難設施。

「沒有!我沒有!」本田菊驚慌失措的把女孩往身後藏,他對著頭頂上的戰機狂吼道:

「我這次沒有偷襲你的軍港!」

戰機開了一個小小的窗戶,冒出了一個金髮眼鏡的男人!他身穿著夾克,不懷好意的冽嘴笑道:「你敢說另一個世界沒有嗎?我來算另一個世界的帳!不行嗎?」

他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男人啞然失聲

「再見了!本田菊!2小時到了!」金髮眼鏡的男人說

軍機上無情的丟出了炸彈!男人緊緊摟著女孩往地下撲倒,炸彈爆炸的那瞬間,他只覺得強大的氣流與炎熱的溫度,讓自己失去了意識。

■■■■■■■■■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本田菊被一陣鬧鈴所吵起。他覺得頭有點抽疼,於是把那個推銷品鬧鐘給按掉

一時之間,,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還躺在公寓臥室的床上,他有點茫然,是因為時間又快轉回來了?

還是說剛剛只是他在作夢嗎?

一場奇怪又瘋狂的夢。

【叮咚】

本田菊的公寓響起了門鈴,於是他連忙下床去開門

「本田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了。」

站在本田菊眼前的是他熟悉又陌生的小小少女,她穿了一襲粉紅色的旗袍式上衣與白色的滾花邊長裙,戴著絲質百合花的頭飾。恍如剛才在夢裡,她從火車上跳下來直撲倒在他懷理得打扮。她站在他眼前,巧笑倩兮。

「灣娘.........」本田菊呆了呆,怎麼她會忽然獨自來找他呢?平常她不曾這樣

他..........................

到底是醒了?

還是還在作夢呢?


■■■■後記


幸好有趕上午夜12點,其實昨天鴨子就寫了大半!但是居然不知不覺倒在床上睡著了(死)

或許是好幾日晚睡的後遺症0TZ

此文不代表任何三次元立場喔~因為大家都知道鴨子的立場是分裂的!經常跳來跳去


說到此文來源

我有的時候就會常常想~假如歷史走了另一種選擇,今天會怎樣呢?

會不會有另一種面貌

 

另外一題,文章裡頭的灣,是阿菊腦袋中的灣~

所以與日據時代50年形象有點出入XDDDDD

 

這次寫月台送別的場景,寫得很愉快

怎麼說呢~送別的時候,從火車/電車跳下來。或是把對方拉上車~真是一個浪漫的場景啊 >/////<


寫了一個超級奇怪的文章.......

用這個當慶生文。會不會很欠打?

不知道.本田大人請原諒鴨子的精神怪奇(毆)

祝您生日快樂。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朔葉
  • 原先還以為是甜文呢
    想說終於有好文章可以讓這顆長期被灌入參考書的腦袋甜一下
    結果後半段居然跑出阿爾來討珍/珠/港的債…
    害我囧在電腦前

    小灣來找菊
    對菊來說不管是現實還是夢
    應該都是幸福的吧
    祝本田菊生日快樂!
  • XDDDD~抱歉!朔葉桑
    因為故事設定是類阿菊在作夢
    所以夢當然會有點跳來跳去!

    至於最後結果XDDDDDD
    歡迎大家自由猜測

    a12361510 於 2010/02/13 16:35 回覆

  • daikon
  • 剛看開頭還以為是高雄的那個?!原來是某機械貓的道具阿。

    不管是好夢噩夢、真還假,那不是都很印象深刻嗎?阿菊。
    火車那真的萌到爆了(閃死),想像蒸氣火車、古色古香、大皮箱、『分離男女』。好多元素ˇ

    題外:多次元世界阿爾家的漫畫都很喜歡這種劇情呢
  • daikon桑說的對!
    基本上鴨子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就是在運用機器貓的觀念
    說到火車分別,鴨子就會想到時代劇
    戴著帽子.大衣.大皮箱........很漂亮的畫面

    PS.最近阿菊家對於多次元世界也很感興趣

    a12361510 於 2010/02/13 16:44 回覆

  • 白魚
  • 阿菊的生日我可是記著的呢(驕傲什麼?)
    中間有一段 很甜 我覺得看著著自己也要害羞起來了啦-_-"
    跳車那邊讓我想到我的野蠻女友
    不過有點反差 囧
    祝菊生日快樂
    一ˇ一
  • 中間會有反差的原因
    大概是因為故事設定那是阿菊腦中世界XDDD
    野蠻女友很好看呢
    我覺得非常有趣

    a12361510 於 2010/02/13 16:50 回覆

  • C.R
  • ~唉呀呀~那個推銷員真有手腕~
    在下個人覺得菊讓人有種沒人可以跟他比口才的說呢
    [沒得比不就沒有後續了嗎!?]
    跳火車真是太猛拉!![裡灣!?]
    雖然隔了一天~但還是祝菊生日快樂啦~
    [我知道你想要的禮物是灣~但是我沒辦法送你XD]
    灣是獨立的!!~~[沒有政治意味]
  • 對於推銷員的寫法是
    菊家漫畫家不是經常在描寫
    主角或配角被強迫推銷定報紙
    後來定了一整年的份報紙只為了送洗衣粉XDDDDDDD

    a12361510 於 2010/02/13 16:51 回覆

  • lockfox
  • 鴨子大~先祝您新年快樂!

    鴨子大,這次的文章很棒喔!在下很喜歡(灑花)

    最喜歡甜文了~~甜文萬歲~!

    吶,有空也來我的部落格看看,評斷一下寫淂好不好這樣~
    (完了......坑都填不完......)
  • 喔喔~lockfox桑感謝您的鼓勵
    謝謝~~~
    甜文?。???這篇應該算吧???

    好的~這兩天就有空了(心)

    a12361510 於 2010/02/13 16:52 回覆

  • 紹紹
  • 原本以為會一路甜到底 ←邊看邊傻笑(爆
    看到阿爾跳出來叫人起床(?) 也跟著驚醒了

    話說裡面的菊好壓抑、灣也好可愛
    好閃好甜啊~ 呼呼
  • 紹紹桑~因為是夢嘛
    所以結尾的時候都會比較驚嚇一點XD

    不過除了結尾以外~剩下都很閃

    a12361510 於 2010/02/13 16:53 回覆

  • 蒨蒨
  • 好一篇有趣又甜蜜的文呀!!
    我看到阿爾的無厘頭HERO式登場時發笑了^^

    鴨子大提出的這個想法我也曾經思考過...
    如果一切有機會重來,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我們有機會改變,又會做出什麼選擇?
    後來我得出的結論是,既然無法改變過去,那就想辦法改變未來吧~~
    各國都要努力呀!
    將APH的美好帶到世界上每個角落!
  • 其實鴨子寫阿爾的時候都帶著一種無可奈何?
    這傢伙很犯規
    在各種方來說都是

    蒨蒨桑說的沒錯 讓我們放眼未來吧
    新年快樂

    a12361510 於 2010/02/15 11:01 回覆

  • vitaminxxx
  • 有點科幻的fu
    結尾讓我想到南柯太守傳
    也讓人很有想像跟繼續往下發揮的空間
  • Nyx
  • (嘆氣)
    我喜歡這篇,雖然我不贊同改變過去
    因為現在就是要做好,才不要後悔
    不過若真的這麼改變
    那之後的大魔王會是誰?
    換王耀?
  • 甄
  • 說真的......
    如果今天小菊不侵略別國
    他說不定就像王耀一樣被別人瓜分
    站在小菊的立場
    或許他沒做錯哦.....(私心-/-)
    哈哈^^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啦xDD
  • 玄羽
  • 很不錯喔.有點分不出是真實還是虛幻呢.老實說....我很想看鴨子大人的菊灣H文
    -///- 看著鴨子大人的文.不知不覺粉紅泡泡就冒出來了阿!!!
  • 消音過去
  • 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