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布拉金斯基出生在遙遠的北方大地上,他所存在的國土一年有大半的時間被冰雪凍結。

伊凡·布拉金斯基從小就不喜歡白色,除了戰爭的時候,對他來說白色是代表將希望吞沒的顏色。在那漫長漫長的時間裡,度過一個又一個幾乎能將人腦髓凍僵的冬季,處在白茫茫的一片大地裡,他只能拿著伏特加祈禱冰雪早日消溶。

伊凡·布拉金斯基常常拿著水管,當然他很清楚只有一根水管不可能會有水冒出來。但是只要有水存在的地方,就代表氣溫在0度以上。在他那嚴寒又貧瘠的家鄉,0度以上可以說是春天的到來。

伊凡·布拉金斯的過往很慘烈,由於先天環境處於歐亞交界又嚴寒貧瘠,無論是歐陸還是中亞幾乎沒有一個相近的人家是願意瞧得起他,血液與人民的性命寫下一章又一章黑闇的歷史,所以他格外渴望人民的共同平等生活的到來。

伊凡·布拉金斯基的標準打扮是大衣加長圍巾,這席裝扮那些歐陸貴族們常常譏笑那是鄉下人的打扮,伊凡·布拉金斯基並不在乎那些嘲諷,他很清楚,那些歐陸貴族們沒有一個理解這套裝扮的好處,溫室裡的花朵只會說漂亮話而已,所以他們永遠無法征服冬將軍。

伊凡·布拉金斯聽說在大地的南端有很多座海島,他們的氣候不曾有下雪結冰,終年都是波濤洶湧四周被海水包圍,四季總是綻放著各種不同的花朵,那裡沒有冬天所以一年可以耕種三次,頭一次聽王耀提起那個海島的時候,伊凡·布拉金斯就想那莫非是天堂般的地方。

伊凡·布拉金斯總是夢想著有個不凍港,以及他被一片金黃色的向日葵花海包圍,那片景象象徵著陽光與溫暖的氣候,還有水。這可以讓他與他的國民活的更好。

伊凡·布拉金斯很有耐性,他知道他的願望總有一天會實現。沒有作不到的事情,只有願不願意去作以及能不能犧牲的問題。

20世紀中旬,他用一種近乎瘋狂的赤紅理想,轉眼煽動了歐亞個個國家,伊凡·布拉金斯終於如願以償的實現了他所有的願望。


■■■■■■■


時間:1*9*7*1年

地點:某個國*際組織


「決議!承認王耀的代表是此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決定恢復王耀代表的一切權利,承認他的政府的代表為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灣娘的代表從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由王耀所代表的政府組織從今之後取代灣娘的政府組織在這裡所有合法的權利與義務。」

票數是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

當聽到這個決議在會議間被宣布的那剎那,會議席間爆出一片歡呼與掌聲。輸家早就看大事難以挽回的時候就默默離去了,現在全家的注目焦點都在贏家身上。獲得勝利的贏家立刻就被請到專屬位子上。他顧盼自得非常驕傲的坐在等待已久的席位上並且熱烈的向各位幫助他回歸國際組織的朋友們道謝。然而身為贏家最大盟友的伊凡·布拉金斯卻是向贏家點頭含笑示意後,便信步離開會場,留著贏家在會議會場繼續接受恭賀。

提早走出了會議現場,在空蕩蕩的走廊與大廳裡,伊凡·布拉金斯淡紫色的眼神搜尋一個嬌小的身影

人會在什麼時候最虛弱呢?

那畢定是在勝利的那剎那

與確定失敗的那剎那。

現在那個失敗者,應該很痛苦吧!因為經過這場會議的檯面下的鬥爭,明顯的擺出一個事實:她仰仗的盟友阿爾弗雷德·瓊斯,他已經慢慢開始向王耀動搖了。這時候她的心應該是又憤怒又不甘又沮喪,處於絕對懷疑全世界處境,就與當時面臨著本田菊的侵略,萬般不解又只能孤軍奮戰的王耀一樣。不管是誰過去表露溫情也好,她正值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只消他過去輕輕的耳語,說不一定她就會哭著撲過來他懷裡........

或許王耀今日終於重新奪得獨一無二的代表權,或是讓王家的人民能驕傲的站在地球村上,他就覺得心滿意足。但是伊凡·布拉金斯的願望卻遠遠不止於此。

總有一天他要讓他的理想還有他的向日葵在全世界綻放。所以他需要更多更多的追隨者與盟友,無論是多少個都不夠的,自然他也想著現在再多一個也好。

更何況這位失敗者,雖然的確是小小一個的存在,在近代數百年卻是處在各強權鬥爭之處,一再巧妙的與他擦身而過。

台**灣,這個名字對於伊凡·布拉金斯可以說是非常陌生又很熟悉。那個頭帶著雙花,嬌小玲瓏的黑髮少女,有擁一雙靈活的大眼睛還有倔強到不得了扭脾氣。

第一次伊凡·布拉金斯聽到這個名字,是在王耀的嘴裡。聽他說他為了免得麻煩所以收了一個孤兒回家。當時他除了羨慕那位孤兒天生氣後溫暖的優勢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此時他的眼光落在王家另幾個孩子。

第一次見面卻要到本田菊與王耀開戰獲勝,談論賠償條約的時候了。伊凡·布拉金斯與本田菊素來不對頭的,或許是因為在某一日他發現這個身型矮小的黑髮男子的雙眼燃燒著與自己相同的野心與願望—他們都覬覦著王耀那片肥美的土地。,當時為了避免失去自己看上眼的王家孩子,伊凡·布拉金斯找個幾個利益相同的朋友去干涉本田菊與王耀的賠償條約,阻止本田菊的獅子大開口,弄得到最後居然王耀只交出了一個發育不良身材矮小的嬌弱幼女給本田菊。

「伊凡·布拉金斯先生,感謝您對於在下與王先生合約的關心。」當時在賠償會議簽署會場,本田菊深深的向伊凡·布拉金斯鞠躬,這傢伙素來多禮,但是完全也只有身體上的禮儀而已。

「好說~!好說~!我希望我們能和平的在王府共處。」他微笑,所謂的和平當然是自己拿了以後殘粳才讓別人去吃。

「在下希望下次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件發生了。」本田菊牽起了戰利品的手,此時伊凡·布拉金斯才仔細的看了一下那位被當成和平犧牲品的小女孩。她實在又矮又小不值得一看,可是那對美麗的眼睛水盈盈的燒著一搓又一搓黑色火焰,有著自己缺少的溫度,那時間居然叫伊凡·布拉金斯有點看傻眼了。此時本田菊彷彿是看到他失態,迅速將小女孩往身後一藏,然後開口說:「今日,我的願望大概已經滿足了。希望伊凡·布拉金斯先生也別太過火了。不然終究會有麻煩。」

當下伊凡·布拉金斯分辨不出來本田菊的警告到底是為了他窺看那個小少女的貪婪眼眸,還是因為氣憤自己在王府的其他利益被他阻絕,也罷!當時伊凡·布拉金斯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只要打敗本田菊的話,他的一切都是會他的,當然也包括他身後擁有著美麗眼睛的小少女。

果然過了幾年伊凡·布拉金斯與本田菊避免不了一戰,理由其實伊凡·布拉金斯快忘了,反正利益經常衝突的雙方勢力哪天擦槍走火是很理所當然,只是可恨的因為自己當時的上司過於腐敗而保守,他居然輸給了那位又矮又小的本田菊。

最大的敵人原來就在自己旁邊,輸了那場不甘心的戰爭後,過沒幾年伊凡·布拉金斯就換了新上司。於是跟著換了新上司的同時,伊凡·布拉金斯周遭的環境也開始時來運轉。經過新上司的指示與一番努力,很快伊凡·布拉金斯就在各地都擁有了志向相同的同志。除了,在那位小少女周圍以外。

其實當新上司開口提說可以培養各國的人才成為他們的伙伴時,伊凡·布拉金斯第一的念頭就是要在那位小少女身上下手,這幾年本田菊於外於內都很重視那位小少女,輸給本田菊的屈辱如果能夠從她身上討回可以說是再快意也不過。但是無論如何勸誘,那位小少女始終冷冰冰的拒絕了他與新上司的私下勸哄。她說:「本田先生說你們是壞人。我也覺得你們是壞人。」

那時後在王耀那裡吸收新同志早就非常順利進行的時候,他沒想過會被小少女給拒絕,此時伊凡·布拉金斯才發現這位小少女也難搞的程度不下本田菊。但她慢慢長大的模樣,雙眼中的火焰稍得越來越鮮豔,更叫伊凡·布拉金斯心癢難耐。

罷了,先不管她!重要的是先得到王耀,打敗本田菊。假如兩件事情都能做到,那位小少女孩不是自己的囊中物嗎?他遲早會讓她哭著求他收容她,到時後他就要在她的四肢關節上都吊上絲線,要她穿上自己指定的服飾,裝飾自己喜歡妝容,背誦自己喜歡的書籍,崇拜自己所指定的信仰,把那小小的嬌軀摟抱在自己的膝蓋上,讓她柔軟的紅唇不停讚頌自己的偉大,然後那美麗雙眸的火焰,一定也只會為了他而燃燒了吧!

透過了大戰的犧牲與祕密約定還有新上司的誘人理念,在那幾乎燃燒了歐亞大陸的殘酷大戰結束時,伊凡·布拉金斯在國際上取得了一個絕妙的地位與恐怖的新武器。他與阿爾弗雷德一起獲得了世界最強的地位。同時他終於達成了自己長久以來的心願:打敗了本田菊,也將王耀拉攏為自己的盟友。

只是伊凡·布拉金斯作夢也想不到,他都已經把小少女的兩位靠山都徹底打敗或徹底收服了。為什麼那位小少女卻憑藉著王耀家失敗的舊上司還有阿爾弗雷德的資助,硬生生在東南處建築了堡壘與赤紅聯盟對峙,或許是本田菊之前教的太好?還是舊上司的含恨告狀?她根本不理睬新上司誘人新理想的勸說,她整天揚言要把自己給殺了,把王耀奪回來。

這時候伊凡·布拉金斯便明白,這位叫做灣娘的小少女,如果不是用特別的手段的話,恐怕他是沒有辦法得到她,沒有辦法觸摸那對美麗眼眸中的黑色火焰。


而今日,就是千載難逢會。

她的內心現在正是非常脆弱,只消他輕輕把她踩成碎片

然後他就可以憑著自己的喜好,再重新把她拼裝起來,一如同他對待其他國家一般。

那位調皮的小少女在哪裡呢?她現在是不是哭的滿臉都是鼻涕或眼淚?

真可憐啊~可是原本就是她的不對!她不該與世界的大潮流作對

王耀都順從了他,接下來當然是她了

一想到那美好的未來,伊凡·布拉金斯冷淡的俊容也稍稍有點愉悅起來



■■■■■■■


「...........................」


坐在會議大廳外的階梯上,灣娘有點呆呆的望著藍藍的天空

她有點渾身沒有力道,全身靈魂似乎從自己身上抽了一大半出去,大概是經過十天半月不停的努力與各家上司遊說,還是躲避不了被王耀取代席次的命運


經過與上司還有人民幾十年的獨自奮鬥以來,灣娘增長了很多以前在王耀與本田菊保護下所看不到的知識,雖然很明白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弱肉強食一切往錢看的道理,但是當明白自己的弱小與王耀的勢力龐大,還有被毫不留情評價與拋棄。灣娘還是會覺得很難過。

雖然上司總是告訴她,漢賊不兩立,他們才是正確.正統的正義勢力,總有一天他們會解救王耀於水深火熱中,只要他們打倒蠱惑王耀的伊凡·布拉金斯的話,可是這些年來光是防守自己的陣地不要遭到侵略還有四處討口飯吃。灣娘與上司就已經費盡的全力,打倒伊凡·布拉金斯?他們連他長大衣的衣腳也沒有碰過。擁有毀滅世界武器的伊凡·布拉金斯他的眼裡的敵人大概只剩阿爾弗雷德,至於灣娘與灣娘上司整天在家裡詛咒叫罵,約莫他大概不可能放在心上吧!他只消把王耀抬出來,馬上就能夠把灣娘與灣娘上司打擊到骨子裡去

不知為何灣娘對於上司所說伊凡·布拉金斯是壞人這件事情倒是深信不疑,且不論之前本田菊告訴自己伊凡·布拉金斯邪惡的種種往事,灣娘對於伊凡·布拉金斯也沒啥好感,第一次見面就有點厭惡,大概是因為那個人老是萬年帶著純樸的笑容,偏偏皮笑肉不笑,那雙紫色眼眸像是寒冰一樣叫人心驚。不虧是大魔王之類的人物

可是就是因為伊凡·布拉金斯是大魔王,所以他一定很強吧!

聽說他生在寒冷的北方大地上,比王耀那裡的北方還要更加寒冷,灣娘不禁猜想,是不是因為就是那裡太冷了,所以伊凡·布拉金斯才整天都在找溫暖的新伙伴!恰巧兄長王耀就是被他盯上的倒楣鬼之類的.......如果,她也向他求助的話,她也會變強嗎?

只要變強了

她的人民就會個個不愁吃穿

她的上司走路就會揚眉吐氣

王耀也能夠重新坐下來與自己好好談了吧

「唉呀~唉呀~看看我,發現了什麼了呢!可愛的小灣娘!」恍如是聽到自己心聲一般,背後響起了那陌生又熟悉的低沈嗓音,灣娘呆呆的轉頭望著伊凡·布拉金斯從會議廳向自己信步走來。淡金色的髮梢在微風下輕輕吹拂著,紫色的眼眸裝著滿滿的笑意。

「你.....你來這裡,幹什麼.....」灣娘有點提防的站起身子,他是要來嘲笑她的嗎?她可沒忘記自己之所以會被王耀取代席次,王耀的最大背後支持勢力就是伊凡·布拉金斯。

「來安慰我們可愛的小灣娘啊!妳很難過吧!阿爾弗雷德那個偽善的傢伙如果想阻止還是阻止的了,偏偏他還是選擇了冷眼旁觀。」恍如沒有看到女孩的敵意,那披著長圍巾的紫眼眸男子踏著貓的步伐走進她身邊

「罪魁禍首不就是你嗎?少在這裡叫的那麼親熱,簡直是貓哭耗子假猩猩!」女孩一咬牙,正想轉身離去,卻被那子眼眸男子握住長長.點綴著蕾絲的袖子。她心急道:「放手!」

「何必這麼急著生氣呢!小灣娘生氣什麼呢!妳要的東西其實我都可以給妳啊!」紫眼眸男子笑吟吟的將女孩拉近他身邊,輕輕在她耳朵旁低語道:「吶!小灣娘要的不就是變強嗎?不管是多麼厲害的武器、內需市場、糧食、與王耀坐下來好好談、或是這種偽善組織的席次,其實只要小灣娘開口,我都很願意提供給妳喔!」

「........................真的嗎?」男子身上散發著伏特加誘人的淡淡酒氣,有點讓人暈眩的醇厚嗓音,讓方方才失去席次,內心著急不安的女孩不禁有些動搖

「當然是真的啊!小灣娘不用那麼擔心,我不像阿爾弗雷德那麼小氣,存心丟妳在外頭自生自滅,只要小灣娘與我作朋友!妳什麼都不用擔心,什麼都不用思考,跟著我走就好了。」伊凡·布拉金斯溫柔的輕撫著女孩烏黑的長髮,享受那有如高級綢緞的觸感

「..........................」女孩呆呆的抬頭望著那那深沈的紫色眼睛,那裡還是有如一塊寒冰般堅硬。他說的話真的很溫柔又很動人,他當年就是這樣勸耀哥哥的嗎?莫怪耀哥哥的心意被他動搖了。耀哥哥.............耀哥哥.......變成自己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耀哥哥......。灣娘忽然用力推開了伊凡·布拉金斯,秀美的臉蛋上佈滿了怒容說:「你果然很會甜言蜜語!但是那對我是沒有用的!我早看穿了你的狼子野心!先把我狠狠推下地獄然後再假裝慈悲說是我同伴?你真是一個爛人!奪走了耀哥哥還覺得不夠,連我都想要嗎?我總有一天會把耀哥哥奪回來!那時後我就要把你碎屍萬段!」

「碎?屍?萬?段???......憑妳?」俊容不怒反笑,伊凡·布拉金斯橫跨了一大步,寬厚的大手一下就狠狠勒住了灣娘纖細的脖子,他輕蔑的說:「主動挑釁的人是妳!如果我在這邊把妳掐死!妳說誰敢說什麼呢?」

那細細的手腕,小小的身體,軟軟的臉蛋..........他是連路得維希與阿爾弗雷德都拿他沒奈何的強權,她這個弱者居然趕當眾叫囂說要殺了他,伊凡·布拉金斯不禁覺得灣娘可笑又愚蠢。但是那雙眼眸中的黑色火焰燒的是那麼激烈而豔麗。無比認真的瞪視著他,毫無畏懼。

「我才不怕你呢.......你!」感覺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居然是那麼冰冷而沒有溫度!這個人的體溫到底有低啊!被緊緊扼住脖子的灣娘又氣又急,當下想要伸手反抗,無可奈何身材比人矮.手臂長度自然也比人短,更別提力氣了。當灣娘正慌張的時候,那可惡可恨的大魔頭卻輕輕把她拉近。有一朵柔軟又含著渾厚香味的唇印上了自己的額頭,雖然是毫無溫度的一吻。女孩臉蛋一紅,瞬時間感覺勒住自己脖子的手也鬆了開了,於是她連忙倒退幾步。狠狠瞪視著這個大魔頭兼登徒子。她惱怒道:「你在幹嘛啊!」

望著那小小女孩羞憤又氣又怒的模樣,伊凡·布拉金斯卻撫著唇自言自語道:「果然如同王耀說的那樣!很溫暖的人兒呢!小灣娘連額頭都是熱的!」

「誰像你流著冷血啊!大魔頭!你太噁心了!士可殺不可辱!」女孩氣急敗壞的吼,她用袖子用力擦拭自己的額頭。

「我倒是不喜歡屍體,那沒有溫度....我喜歡溫暖的東西。」真的很溫暖呢!自己嘴唇碰到的小小肌膚!還有眼前那副張牙舞爪天真的小模樣!都是那麼有趣!站在陽光下,伊凡·布拉金斯展開了悠閒的笑容。雖然在灣娘眼中無比奸詐。

「你......你.......我遲早讓你變成沒有溫度的屍體!我保證!」灣娘憤恨的說

「......................我很期待。」伊凡·布拉金斯輕輕一笑,直到如今對於擁有毀滅性武器,沒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不害怕堤防的,居然有人敢這麼堂而皇之向自己宣戰,他覺得挺為新鮮。雖然今天是失敗了,不過聽到那麼有意思的東西就算了。

當倆人在階梯上對峙時,遠方卻傳來了服務生的廣播

【伊凡·布拉金斯先生!請盡快進入會場!下一場會議將要開始了。】

伊凡·布拉金斯在轉身回到會議大廳前,回頭望了望,那個據說要殺死自己的小小女孩,他心情很好的說:「加油啊!小灣娘!我很期待你為了要殺死我!能夠努力到什麼時候呢?」

變強吧!變強吧!小灣娘!

這樣才更有征服與洗腦的價值

到底是她先把王耀給奪回去?還是他先把她的心思給蠱惑了

正如她沒有那麼容易屈服一樣,他也不會那麼簡單就死掉的。

這場戰鬥,就看誰最後才是勝利吧!

 

■■■■■■後記


寫的是冷*戰時代呢

不知道大家對於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熟不熟!在灣家對於國際事務不太關心的時代

我們也曾很熱血的發誓要打倒大魔王變成拯救世界的HERO

雖然那個被洗腦的熱血時代已經離我們很是遙遠了

不過想想當時灣娘對於王耀與露桑的叫罵還是很有意思

 

至於露桑,我想他是喜歡灣家的氣候吧!

溫暖的!溫暖的!讓他每次來到灣家,都想到陽光與海灘的氣候XDDDDDD


感謝d10029040桑的點文,讓鴨子嘗試寫了露灣

如果不太到味,請原諒鴨子的淺薄(被毆)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松鼠
  • 第一次看這個CP.感覺很新鮮

    基本上灣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熱血(笑)
    誰都可以嗆.管你是誰XD
    聽媽媽說洗腦年代四處可見牆上的標語
    反*共*抗*俄*救*中*國.之類的(還有主題曲)
    不過老媽卻非常討厭當時的上司(洗腦失敗??)

    陽光和海灘~年初松鼠去墾丁旅遊帶了一堆禦寒衣物
    結果那邊艷陽高照.不少人穿短袖 =口=
    難怪烏姐家的運動員來灣家的海灘會作起日光浴了XD
  • 老實說在點文之前~鴨子也沒想過這CP呢
    因為鴨子寫CP還是喜歡從三次元取材有牽絆的地方
    但是細細查了一下資料~果然露桑與灣還有有一點關係

    有一陣子灣家可以說是瘋狂的把露桑扎成稻草人
    不停的拿捶子往牆上敲XDDDDD

    好羨慕松鼠桑去墾丁玩阿

    a12361510 於 2010/02/18 20:28 回覆

  • 阿鼠
  • 第一次在鴨子桑的文章下留言呢
    如果有不得體的地方還請見諒(笑)

    話說這是某鼠第一次看露灣文
    在那之前很難想像兩者的交點
    對露樣印象最深的地方果然還是盛產美女吧(自重)
    總之很喜歡鴨子桑這篇!(大心)
  • 喔喔喔~歡迎阿鼠桑留言阿
    請別客氣~請別客氣~這裡最不得體的人肯定是鴨子(被毆)

    話說現代的露灣可能要寫性轉了吧
    因為灣家男人都被露桑家的美女給迷的團團轉
    XDDDDD
    感謝阿鼠桑支持

    a12361510 於 2010/02/18 20:29 回覆

  • C.R
  • 鴨子大辛苦啦[~遞茶]
    打這篇配對因該很苦腦吧[!?]
    那口號我有印象耶XDDD
    其實灣和露的關係真是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到沒有啦...
    所以我才覺得很困難吧~~
    總之最近天氣變冷拉~鴨子要多穿幾衣服押!!
    [天:你是他媽嗎!?]
  • 感謝C.R桑的鼓勵
    鴨子承認有煩惱了一下~~~不過還好沒有煩惱很久
    XDDDDD~幸好鴨子就忽然把劇情大綱想出來了XD

    CR桑也是在北部地區吧~您也要好好保重喔
    感謝您對鴨子的關心~=W=

    a12361510 於 2010/02/18 20:30 回覆

  • 零 (放假天真好OUO)
  • 可、可惡.....這就叫...意外的萌?!

    我被露樣心中又黑又甜的漩渦給震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黑色童話的關係,
    這種感覺就是病態啊...可是居然很...萌!(←又聲明了一次)(掩面)

    總覺得一瞬間,好像看到黑色公主與白色魔王的繪本童話故事,很有趣哦!(笑)
    另外,不管是看鴨子大的文幾次,
    還是覺得有稍微研究過後的人對各橋段都會更有感覺。
    雖然因為喜歡露樣的角色而有想像過這對CP,
    沒想到鴨子大打出來會這麼對胃口~ˊwˋ~...(傻笑)

    剛想了一下,總覺得最後這兩人是「沒有勝利,沒有結果,沒有結束」,
    而灣娘要戰勝的對象已經不是露樣了,而是要戰勝「永無止境的奮戰」。
    嗚哈,突然冒出奇怪的感想文對不起~(飛奔)
  • 零桑覺得意外的萌媽?
    其實露樣真是散發著危險魅力的男人啊
    感覺上如果阿爾是太陽的話
    露樣就是那黑洞~~會把人吸入漩渦裡無法自拔
    灣娘會這麼對於露有敵意
    也是覺得發現露樣可怕的誘惑力吧

    鴨子想像中的露灣會是一種微妙的關係呢
    大概是完全不對頭~一直互相抵制的一對
    說是戀愛不太可能~但是他們擁有彼此缺乏的那一部份
    所以會一直很注意對方

    正如零桑所說的「沒有勝利,沒有結果,沒有結束」
    「永無止境的奮戰」嗎?這樣說鴨子有點感傷
    沒有啥對不起的~歡迎留言喔

    a12361510 於 2010/02/19 13:04 回覆

  • vitaminxxx
  • 看到「變強吧!變強吧!小灣娘!
    這樣才更有征服與洗腦的價值」時
    突然覺得伊凡好像西索啊!
    等待靑澀的果實成熟後摘下…
    喔灣娘~你何時去cos小傑了~~~!

  • vitaminxxx桑講到重點了
    鴨子在寫的時候也想到獵人
    我可能不知不覺在致敬(驚)

    a12361510 於 2010/02/21 23:17 回覆

  • 零
  • 鴨子大不要感傷啦XD

    連我都傷心起來了(啥),我說點正經的吧。(←意思是平常都不正經?)
    心目中其實台*/灣選擇的這條路也才二十餘年,
    民主不是一個靜止的東西,而是隨著時間、時代不斷進化改變的信念,
    或許沒辦法真的達到十全十美,但還是想去相信、去努力。
    不管是難過或快樂,終將是難忘的回憶,
    而生活在這裡、能夠努力著的我一定是非常幸福的!
    在我心中這裡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了!
    (炸)我在說啥啊(掩面)

    為了感傷的鴨子大,我就送點禮物吧~
    話說今天是我放假最後一天了,
    所以開啟了很久沒用的繪圖軟體試試看O_O
    腦子裡以這篇為基礎畫出來的東西,雖然是連修都沒修的雜亂草圖(仔細一看線都很亂)
    ↓放出來給原作者的鴨子大分享一下~
    http://img96.imageshack.us/img96/9060/41781134.png
    紅色其實原本不是想畫血,可是事後看起來,
    標題好像變成是什麼:「名偵探----雪山殺人事件!」.....
    ...
    .....
    .........(掩面)

    配色是參考本家,是說第一次畫兩個人好像都不太像。Orz|||||
    明天開始又沒時間悠閒了,呼呀~-口-(笑)

    題外話:
    越畫越有種被伊凡大人勾走魂的感覺=口=!果真是....
  • 天吶!太可愛了啊~~~這麼可愛的圖!!
    鴨子一看就覺得!!真是很有氣氛呢
    露樣危險的好可愛
    我喜歡這種帥氣的變態???

    灣娘也是有JUMP主角的氣勢XD
    零桑開學加油喔

    a12361510 於 2010/02/21 23:19 回覆

  • stellastarry
  • 71年的时候,中苏已经决裂了,珍宝岛战役也打过,已经不能是说是他把王耀看作顺从的
    建议有时候考虑第一人称的运用,这样比站在第三视角更能保证个人的立场,避免出现代言的争议

    BTW:子露的确喜欢海滩和阳光,记得上次去海南的时候发现露家旅客相当多呢
  • 露中的糾纏在近代上實在說不清楚啊

    鴨子不太喜歡看第一視腳人稱的文章呢
    不知道為什麼?

    a12361510 於 2010/02/21 23:21 回覆

  • 蕃薯藤
  • 鴨子大大要不要再寫露灣呢?最近發現露灣很有愛啊
  • 如果有新點子的話XD

    a12361510 於 2012/08/05 2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