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古老的家族裡有一對小男孩與小女孩。小男孩算是家族理的幼子,小女孩卻是新收養回來的小孤兒。因為兩個都是小小的孩子,比不上那些人高馬大的哥哥姊姊,所以倆人慢慢的親近了起來,雖然兩個娃娃不會被偌大的家族所重視,但是他們以為倆人會一直住在那高高的圍牆裡。


迎接離別的那一天是很突然,家族裡當家作主的上司用很清淡的語氣表示為了讓那些番人不再時時騷擾這棟莊園。他決意要將小男孩過繼給番人。

 

家裡的兄姊們,個個暗自慶幸被割捨出去的人不是自己,割地送人求和這種醜事在這個老是遭受外患侵略的古老的家族史裡其實並不新鮮,被送出去的人就是犧牲品,素來沒有好下場的,更何況這次對象是皮膚與眼睛有著奇怪顏色的番人。

得 知那個消息開始,小男孩只覺得自己全身三魂七魄都跟著去了,但是同時他也明白命運之無法違抗性,畢竟透過其他有與番人接觸的兄姊口中,小男孩明白了這次番 人的利害程度與以往的北方蠻族都大不相同,他們人數雖少但是有異常厲害的新武器與新技術。雖然當家作主的上司認為他們是蠻夷之幫不值得真心相交,但是對於 其船堅砲利亦是無可奈何,把小男孩送出去作養子單純就是用一個小甜頭塞一下那些番人的嘴,來保護家裡其他的孩子。

事關家裡其他兄姊的安危,這樣自己怎麼可能躲的掉?

當小男孩向兄長懇求也得不到回應時,他就知道自己的未來已經確定了。

不過雖然小男孩放棄了掙扎,但是自從知道消息的那一天,小女孩卻用迴然不同的態度去面對。抗議、談判、逃家........小女孩完全不願意放棄希望這件事情,她那種堅決又樂觀的態度,看在小男孩眼裡,他的內心滋味微妙。

一 直到他們真的要分離的那一天,要來迎接小男孩的番人步伐都已經到了大門,小女孩卻企圖在自己房間挖個地洞要把小男孩藏起來。望著她有點可笑的掙扎,她倒底 是不曉得事情的嚴重性?還是寧可一切都變的亂七八糟也要留他呢?小男孩只是苦笑,旋即他緊緊抱了她一下後,他走出倆人同居的小房間,抬頭挺胸向迎接自己的 番人打招呼。

既然無法拒絕命運,就接受它、改善它。

此後這個信念伴隨了香君很久很久,直到現在。


■■■■■■■


地點:亞瑟‧柯特蘭的書房

時間:下午


自從被亞瑟‧柯特蘭收養後,香的生活掀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要怎麼解釋才好,簡單來說就是以前香待在王府,王府人口眾多只求小娃娃不要惹麻煩。然後現在亞瑟‧柯特蘭收養香,卻是存心要香作為他發展遠東事業的前哨站。語言、
航運、商業.......一樣一樣的事情,一件一件的任務,進了柯特蘭家庭後,堆在香君面前的學習課程與工作是永遠作不完的。雖然偶爾感到疲乏,不過香君並不覺得厭惡,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為什麼會被原先的家庭所割捨,不就是因為自己什麼都不會,所以才那麼容易被當作和平的犧牲品嗎?現在亞瑟‧柯特蘭如此的利用自己,在某方面來說就是很重視自己。

他身上不再穿著長袍馬掛,改穿上西式的襯衫與長褲。今日香君一如往常的在亞瑟‧柯特蘭的書房幫忙整理關於遠東通商的各式文件,依照其類型與重要性分門別類,方便等下亞瑟‧柯特蘭處理時,能夠快速做出決斷。然後當香君手到摸到一份文件時,那張俊秀的小臉蛋,卻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他向端坐在書房檀木桌前的人問:「柯特蘭先生!為什麼!為什麼連她都.........」

「停! 香,我不是說過了嗎?你在王府養成的壞習慣就是一直問為什麼。」埋首在公事間的金髮男人,綠眼睛抬頭望了望自己新收養進來的孩子,優雅的嘴角拉開了一個淡漠的弧度,他說:「我說過多少次了,教育你種種關於外界的情勢與知識,就是要你要學會思考前因與後果,懂得作判斷分析。你要成為有用的牧羊人,不是被人指揮 的小羊。」

「...............是。」小男孩恭敬的向金髮男人回應。腦袋開始快速分析關於文件上的前因後果,內心卻有點惆悵,就算他變成了有用了牧羊人,還是只能替他牧羊的工具吧!但是最起碼他願意把他當作是有用的工具,而不是可以隨便捨棄出去的小羊。

「我以為你還會繼續追問呢!進來學習這陣子,香倒成熟不少。」瞧著小男孩靜默思考的神態,金髮男人倒笑了笑,他說:「這樣的話,文件上的事情就能交給你去辦了。」

「真的嗎?柯特蘭先生。」小男孩又驚又喜,沒想到這件算是不大不小的事情,居然能讓自己經手。他還以為亞瑟‧柯特蘭會顧慮他與她的關係不讓他經手呢。

「 原來就是你去最合適,你不是跟那位灣娘小姐感情還不錯嗎?應該明白她的性子。」亞瑟‧柯特蘭望著香臉蛋上露出淡淡的喜悅,他卻意有所指的多說了一句:「但是,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香沒有應聲,只是靜靜望著亞瑟‧柯特蘭

亞瑟‧柯特蘭輕輕問:「明白我收養你是為了什麼嗎?」

「為了增加柯特蘭氏的利益。」

書房裡響起兩種聲音,但是他們都說出了同樣的話語


■■■■■■■


時間:1*9世紀中旬

地點:港口


「灣娘別怕喔!其實與番人做生意沒有想像中的可怕,反而可以學習到很多知識!。站在港口邊,穿著一身潔白制服的男人,輕輕摸著小女孩的秀髮,雙眼不掩他的關心

小女孩臉紅紅的,有點緊張的抬頭向男人說:「本田先生.......因為事情來的太突然了。我怕會給耀哥哥丟臉的!」

「不用對自己那麼沒有自信,灣娘很聰明,一定能作的好!」

「我會盡量努力......」

「我的船來了,我也該離開了。」

「本田先生!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嗎?」

「不要擺出那種表情嘛!現在王府已經開放灣娘與外人接觸通商,今後我會常常來看妳的。如果有問題,妳都可以問我。」

「謝謝................路上小心。」

「灣娘,加油!」


潮水不停拍打著海岸,小女孩站在港口上遠遠看著豎立著旗幟的船隻遠離, 方才她送別了本田先生,由於居住的地緣關係,本田先生在自己被耀哥哥收養前就有數面之緣。只是自從被耀哥哥收養過,由於耀哥哥不喜與外人接觸,所以灣娘就很少在遇過本田先生了。前些日子,王府莊園又傳來幾聲奇怪的砲聲後,上司與耀哥哥忽然告訴灣娘今後必須她也要與外人進行通商,只是沒想到這件事情會是灣娘 可以重新與本田先生相處的契機。

但是接下來據說會有很多番人乘船來拜訪灣娘,一想到那些有著金色.褐色.紅色頭髮與眼睛的奇怪人種,灣娘不禁有點恐懼.......此時又有了一艘大船慢慢靠近了港口,小女孩站在岸邊覺得異常緊張,她可從來沒有單獨與番人說話過呢!不知道能不能好好應付他們。

大船靠岸,船艙裡頭走出一個又一個金髮碧眼的番人。小女孩在岸邊往前走了幾步又往後走了幾步,她在想到底是自己應該主動打招呼才好還是讓對方主動打招呼比較 好。她不明白要用怎樣的舉止那些番人才會覺得她很有禮貌,現在她在番人面前的一舉一動也算是代表了王府的門面,前些日子上司派了很多人幫忙打理灣娘港口附近土地的建設,似乎因為要與番人通商的關係,上司與耀哥哥不再對灣娘這裡不理不睬,他們說灣娘可以有很不錯的發展,今後會撥出資源給灣娘用,要她為了王府多多積極努力。

咦咦?那些慢慢從船艙走出來的人裡頭居然有混了一個小小的身影,而且他也是黑頭髮黑色眼睛,更是有了一對精緻的鳳眼,那是自己熟悉的人啊!

「香!香!香!我 在這裡!我在這裡啊!你怎麼來了呢!」看到好久不見的香君,灣娘已經完全忘記自己到底代表王府啥門面,現在她非常開心的衝到小男孩的面前,想要緊緊擁抱這 久別重逢的人兒。

「.......................」望著熱情十足衝向自己的小灣娘,小香君卻暗暗倒退一步,避開了她的擁抱,他說:「這裡人多著呢!請注意一下舉止。」香君回頭看著隨著自己一同來拜訪灣娘的那些商人與士兵,暗暗嘆氣,他們處的太親密,傳到亞瑟.柯特蘭耳理不見得會是好事。

「對、對啊!沒關係。來這裡吧!這邊沒什麼人呢!我們好久不見了,要多多聊聊才對。」對於小香君的退避,小灣娘並不在意,喜孜孜的拉著小香君的袖子,直接把他 拉入了港口裡頭的暗巷,然後笑咪咪的向小香君說:「好久不見了!香在柯特蘭先生那裡過的可好呢?自從你離開以後,家裡只剩我一個人是小孩子,好無聊的說。」

小男孩只回應道:「多謝關心。」在柯特家藍過的好與壞,香一時也說不上來,更何況,他也不想讓她太過掛念。

小灣娘很是高興的說:「小香!打算在我這邊呆多久呢?既然好不容易都來看我了,這幾天就跟我住在一起好嗎?」

「灣小姐,關於我們這行人會在這裡呆多久。根據柯特蘭家的利益,我有保密的義務。」望著小灣娘天真浪爛的模樣,小香君只拉出淡淡有禮貌的笑容。雖 然距離上次見面的時間不算很久,但是小女孩已經有慢慢長高了些,面容也更加秀麗,一整個是美人胚子的模樣

...............自從上次在亞瑟的 書房,得知連灣娘都要必須學習與番人做生意的時候,前思後想,香君已經隱隱有不好的預感。小灣娘從小就是一個漂亮的人兒,雖然擺在王府中多優秀的兄姊裡頭 或許不會很起眼,但是在那些番人眼中卻是一塊大肥肉,開放通商只是第一步而已,今後她會變成各強權追逐的獵物,在香君帶領商人與士兵出發的時候,亞 瑟交代了香君一些事情,那些事情裡面也充分表露了自己所擔憂的考量即將成真。但是他能替她作什麼呢?他已經是柯特蘭氏所屬的人馬,除了維護亞瑟柯特蘭的利 益外,他什麼都無法作。他已經不是過往那個總是與小灣娘打鬧遊戲的香,自從他被亞瑟柯特蘭收養後,灣娘所掛心的小香,就算是死了。

「香!你怎麼是這樣的態度呢?我可不是外人耶!我們可是姊弟的說!」小灣娘發現了小香君的不對勁!她這麼熱情的招呼,他卻儼然把她當作陌生人一樣。

小香君沈下臉表示:「我已經被柯特蘭家所收養,今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灣小姐,請注意您對我的心態。」說這樣的話,灣娘會很難過這種事情他當然明白,但是他覺得要說清楚會比較好...........畢竟,亞瑟柯特蘭的利益,或許總有一日會牽扯上灣娘的人身安危。他不願意灣娘因為礙於對於他的情感,而對收養他的亞瑟柯特蘭放下了戒心。


面對小香君冷漠的姿態,灣娘扁嘴怒道:「香! 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呢!我以為如果是你的話........就算分開感情也不會改變,是絕對可以老實說話的!結果...結果......你這什麼態度嘛!」 自從香離開了自己身邊後,灣娘是很掛心昔日的玩伴。因為被外人收養的孩子何年何月才能重新相見是誰也說不准的!更何況那時後上司尚未准許灣娘與外人做生意。如今好不容易重新見面了,卻發現自己昔日的親親小香君,恍如已經把過去快樂相處的記憶都拋棄了一樣。


「那是灣姐姐太天真了,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完全老實說話的。即使妳對耀兄也是。妳也要小心耀兄,不要凡是都傻傻的相信耀兄。」世界的潮流已經將他 們都捲了進來,她還夢想著以為一切都與以前一樣嗎?這個笨蛋,因為內心莫名的騷動,望著小灣娘,小香君說了非常不中聽的話,雖然他知道她肯定聽不進去,從 以前開始她從來就對兄長抱著滿心的仰慕與好意,現在的小灣娘就像以前的香君一樣。大概不會想到自己也是可以輕易被拿去換取和平的棋子之一吧!


面對小香君說出來的話語,灣娘有點惱怒的反駁道:「耀哥哥....耀哥哥......他很努力要對我們好了!是那些番人都一直逼迫耀哥哥。」


「那又怎樣呢!事到臨頭耀兄還不是會先挑比較無關緊要的人作犧牲嗎?所以我就先被犧牲了。」小香君回頭看看小灣娘,看著暗巷口旁新建築而成的港口建設,他 輕輕一笑說:「現在耀兄開始重視妳了,港口啊、建設阿、交通阿、什麼都會替妳慢慢作的,但是說不一定是要把妳建設的更好一點,賣出去才比較有價值呢!」


「香,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耀哥哥的壞話呢!」灣娘簡直不敢相信眼前說著可惡話語的小男孩就是以前沈默又體貼的小香君。


她認為他們無條件的愛著耀兄還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情嗎?可是即使他想要繼續保持著景仰耀兄的感情,但是現實的環境卻絕對不允許他這樣做,造成他這樣處境的 人,正是捨棄他、拿他作為犧牲品的耀兄啊!望著氣憤的小女孩,小男孩俊容展開一抹苦笑:「不然妳希望我說什麼呢?妳來王府不過幾年,我有的待遇妳有了,我 沒有的待遇妳也有了。看在我眼裡,你要我稱讚耀兄嗎?」


「香........」小灣娘的氣憤一下子消了大半,香要生氣也是沒辦法的!因為的確是耀哥哥強制讓小香被外人收養


「罷了,我今天想對妳說的也不是這些無用的感傷話,現在的我只能順應環境,我總會教耀兄後悔放棄我的。」比起在她面前抱怨自己的處境,他更著急她的未來,他無法碰觸的未來。

小男孩靠近小女孩身邊,一雙黑色的鳳眼直直盯著小女孩,很認真的叮嚀她說:「灣小姐,今後妳開始要與外人做生意,想那些人對妳的存在都是心癢難耐.誰對妳越好,妳越是要提防他才行。比方那個動不動就過來探望你的本田菊。」方方在船尚未靠岸的時候,隔著船的窗戶,小香君就看到那個穿著白色軍裝的男子,雖然用很 客氣的態度對待著小女孩,但是他的眼神與說出的話語卻是暗暗含著玄機。說不一定他是過來先來打探情勢,然後想伺機逼迫王府將小灣娘交出來。


「本田先生才不是那樣的人呢,他對我很客氣的!每次做生意都很公道,即使不做生意也會陪我聊------」面對小男孩奇妙的警告,小女孩很是氣憤的辯解,本田先生真的對自己是很不錯的,在她尚未被耀哥哥收養的時候,就很關心她的人,灣娘當然也是抱持著信任。


小女孩話還沒說話,卻已經被小男孩一把推在牆壁上,直接用手臂架住,借著蠻力倆人臉蛋靠的極近,幾乎到倆人氣息吹拂到臉上的程度,香淡淡微笑說:「假如那位本田先生忽然這樣把妳推倒在牆邊,妳可有辦法應付?」

小香君可不曾對自己動粗的,一向都只有自己黏過去而已,他在作什麼啊?聞到小男孩身上淡淡的查香味。女孩臉蛋微微泛紅,她吼:「你不要太過份了!說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話!」小女孩生氣的把小男孩推開。

「香君!香君!」外面那些與香君一起乘船過來的番人開始尋找他的行蹤。小男孩往外頭望了望,心知自己必須出去應付他們了。無故失蹤太久,若傳到亞瑟柯特蘭耳裡,他會起疑心的。


「更過份的事情還多的是的呢.....今後妳就會曉得。」面對她的怒吼與推拒,他沒有生氣,轉身就走。朝著那些番人小男孩走開了幾步,稍微遲疑後,終究回頭仔細的與小女孩叮嚀道:「不要老是隨便相信人,沒有人可以完全信任,即使是我也一樣。說不一定我們兩個改天就會是敵人了。明白嗎?」

在這個世界的大浪潮裡,他沒有辦法抗拒命運,但是他不知為何內心隱隱希望她的命運能夠離開這些危險與利益的競逐。為了保護自己,什麼人都要懷疑、什麼人都要利用、什麼人都要提防,這是香君在亞瑟柯特蘭家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他希望她也能明白這個道理。


「香!你是在生氣我嗎?所以才會今天說這麼多奇怪的話嗎?」小女孩不明白小男孩叮嚀這些事情如此沈重的理由,但是他言語中的口氣認真的叫她害怕。


小男孩沈默小女孩望著半晌,然後轉頭離開暗巷,他離開前只淡淡丟了一句話:「我不是生氣妳,我是生氣我自己。」

生氣什麼都沒有辦法改變,但是還是會擔心妳的愚蠢自己。

那時接下亞瑟交付給自己過來灣娘這邊替柯特蘭打下通商基礎時,香很是高興。但是他只高興了一個晚上,因為他很快就明白他與她的再度會面只代表一件事情,就是她也被迫要捲入亞瑟在遠東的大通商計畫裡了。假如亞瑟柯特蘭對灣娘打了壞主意的話,自己勢必就會變成執行記畫的幫兇。

該怎麼辦,他不知道。

因為如果自己不在亞瑟柯特蘭面前站穩,那麼連變成幫兇的資格也沒有了。

如果自己再強一點,是否就能改變倆人的命運嗎?

香君明白自己再怎麼打算猜測與煩惱,也看不到倆人的未來。

只是內心的憂愁與煩悶卻不知到該如何說出口才好。

今天他對於灣娘說的忠告,她大概是聽不進去吧!

但願她永遠不需要用到這些忠告的時候。

離開暗巷,走向自己目前的同伴,他臉上掛著微笑,內心卻是百般滋味。

她站在暗巷裡頭,遠遠的看著他背景逐漸遠去,她知道他不再會是那時後總是與她一起遊玩的孩子,他的立場也是慢慢離自己越來越遠,她感到悲傷與憂愁,但是卻不知到該怎麼把他拉回來。

那時後的小男孩與小女孩,還不曉得,過了幾十年以後。小女孩就會被迫離開王府,投入了另一個不同陣營。再過一段時間,命運的大手就要把兩人再度導向相同的命運,然後丟到殘酷的命運漩渦裡瘋狂旋轉。



■■■■■■後記


我寫出好奇怪的文章啊啊啊啊啊啊阿

一扯到歷史鴨子就會變的很奇怪!要是看了感覺很奇怪,還請大家原諒QAQ


我好久沒寫香灣歷史向了~可是又不想跟若雲桑相思的內容重複

於是決定來寫清*朝開放通商之際的小灣娘與小香君

我想小香君望著小灣娘,此時一定百般滋味在心頭吧!


大概是這樣(被毆)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ockfox
  • 希望有拿到頭香

    最近開始萌香灣,請多指教(鞠躬
  • 感謝lockfox桑最近萌起香灣
    鴨子很高興=V=

    a12361510 於 2010/02/28 20:25 回覆

  • C.R
  • 鴨子大的香灣打的真好呢~~這篇文章會不會有續文呢??
    其實有沒有都無所謂啦~反正又不是菊灣...[被香灣派毆死..]
    恩..其實香是給我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那種人
    是很不錯ㄚ~不過沒有菊灣的狗血...勇灣的歡樂~
    耀灣的....恩..= =親情!!??
    香灣因該算是小品吧XD!![小品很不錯喔~]
    不過在下還是喜歡重口味的...
    [不過因該算菊灣的味道很複雜吧~]
  • 香灣基本上與菊灣在鴨子心裡不一樣
    就好像是燒肉與火鍋一樣不一樣
    所以鴨子都喜歡呢

    a12361510 於 2010/02/28 20:26 回覆

  • 柴
  • 呼.......
    百般感受難以表達
    那個....香家的我非常喜歡這篇文的說!
    文章一點也不奇怪呀,我看得很感動~
    私心還覺得鴨子大把箇中的心理互動人物想法拿得滿準!
    我我我我一時詞窮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毆,這人純綷來冒泡的嗎?!
    請一定要繼續寫下去啊~~~~~
  • 柴桑
    很高興聽到香家的大人說喜歡香灣文
    老實說我現在寫香家的故事總覺得有點徬徨
    香灣明明很相似又差很多的感覺
    所以鴨子怕自己寫的不到位(掩面)

    繼續寫下去啊~那麼鴨子就要去蒐集素材了XD

    a12361510 於 2010/02/28 20:28 回覆

  • meec28ˇ
  • 呀~!!! 發現自己點的文了((羞奔
    如果點到歷史向讓你困擾的話真對不起ˊˇˋ
    不過看起來好像還有後續XDDD
    有嗎~?會有嗎XDDD
  • meec28桑!
    沒有的事,感謝您點了歷史向

    不然鴨子是一個很會逃避的鴨子
    肯定會繼續逃避的啊啊啊啊
    偶爾回頭寫寫三次元的事情是一種警惕
    免得都是粉紅泡泡

    a12361510 於 2010/02/28 20:29 回覆

  • 璐
  • 我想要續集!!(閃閃發光)
    歷史梗題材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