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提示】

1.此短文是處在香灣管家相關系列中的一篇,設定相同
2.此短文的作者是joyssender 大人,同志們請掌聲鼓勵!
3.由於基本上因為鴨子開的坑過多,原本是暫時不會再更新管家系列的故事。不過
joyssender 大人剛好在原先的設定上,適時提供後續故事,請大家享受那特別的浪漫青春心事吧!當然如果覺得很有趣的話懇請務必留言喔!鴨子會幫忙打包給
joyssender 大人觀看。以鼓勵他生出下篇圖文(被毆)


「香~」女孩從教室門口探出頭來甜甜地叫喚到,想大聲叫少年的名字卻又有點不好意思,所以聲音小到簡直像自言自語。雖然平時灣總是臉皮很厚地仗著「姊姊」的名義在午休潛入高一年級的大樓尋找她的寶貝弟弟一起吃飯,同學們一開始大驚小怪,但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可畢竟這是她第一次在放學時間偷跑到高一年級教室來阿!


看著被瘋狂的女生們包圍的香,灣再一次的後悔當初。自從上次她親自把香送去聯誼會,香的身邊就缺少不了人群的包圍,「當然也因此中午找香找起來比較容易拉……」灣靠在門邊嘟噥著,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拉!!

「灣小姐,您怎麼到教室裡來了呢?」在灣沒有注意到的時候,香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接您的車已經等在校門口了,請問這個時間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香!你很見外耶!!不是說過在外面要叫我姊姊嗎?」灣對香在學校對她也老是用敬語的事頗有微詞,「好了拉先不管這個,書包都帶好了嗎?」「啊…帶好了阿,這怎麼了嗎?」香有點迷惑他這個從剛剛開始言行就開始有些奇怪的姊姊要做什麼。

「恩,那我們就走吧!」像下達命令一般,一說完灣拉起香的手就往外跑。

「等……」香吃驚得瞪大了眼睛、想掙脫少女的手,碰巧是出教學樓的一個急轉彎,兩個人一個踉蹌差點摔倒。「灣姊姊……到…到底有什麼事阿?」香氣喘吁吁地問到,雖說香也是騎腳踏車上下學、時有鍛鍊的人,但是突然從教室裡被拉出去跑了3層樓梯、外加閃避行人,還要小心不要讓前面的小人兒摔倒也實在夠嗆的。

「香~我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去百貨商店買東西拉……拜託…陪我一下,好不好?」看著眼前的少女雙手合十,眉頭緊皺一副求神拜佛的樣子,少年差點要笑出來。

「但是百貨公司不是今天也能去阿……確保灣姊姊每天平安來上學、準時回家是我的職責,要買東西的話星期六日再去吧。」雖然看著小姐求自己的樣子感覺蠻好的,但是香還是很理智地選擇要把小姐護送回家。

「不樣這樣嘛~小香~真的不是今天不行拉……」灣用她水汪汪地大眼睛盯著少年,邊用她拿手的甜膩語調懇求著。受不了灣「熾熱」的眼神,香背過身去,「不論怎麼樣是不能打破亞瑟總管定的規則的,難道小姐有什麼特殊原因嗎?」

咦,平常對男同學總是特別有用的這招怎麼不見效了?而且香還換回那種疏遠的稱呼……這下怎麼辦拉……「唉唷,香你很討厭耶!人家只是要買禮物但不想從阿爾哥哥那裡借錢想給大家一個驚喜,恰巧百貨公司又有打折但我今天才知道打折到今天為止,然後…!!!人家又正好錢不夠而已嘛!!!!」

「………」連珠戴砲地講完一整串話,灣的臉燒得好紅好紅,「怎樣拉…我就是要去拉!」灣想說如果來軟的不行乾脆兇一點逼香跟她一起去好了。

「噗,」香很努力地忍住笑,她的小姐怎麼會這麼笨又這麼可愛阿,「好啦好啦陪你去,不過下不為例!下次不管是什麼百貨公司打折、還是你的折價卷要到期了我都不管你喔。」

「好…好啦…不會有下次拉…」灣著臉轉過頭去,摸摸臉頰,還有些微燙……不管怎麼說,香的那句警告跟他臉上的笑容實在太不搭了拉!



■■■■■到了百貨公司



「灣小姐…其實您來挑禮物真的有必要叫我陪同嗎?」香站在一家裝飾華麗、牆壁和天花板都用高級壁紙裝飾的女裝店外,對正穿梭於各個展示櫃的無比興奮中的灣大小姐提問道,「雖然不忍心打斷您的興致,但請您務必注意時間,要不是您之前答應過會在晚上7點中吃晚飯前準時回到莊園,我是不會允許您來這裡的。」

香冷冰冰的語氣讓灣一下子神經緊張起來:「香…不要這樣講嘛,好不容易亞瑟先生那邊講好了……」

「是在小姐的吩咐下我去處理的。灣小姐,我幫您算過了,下午4:30放學,交通約花21分鐘,到達這裡是4:51,給您挑選禮物的時間約一個半小時,也就是說在6:21時要從這裡出發,回宅柢的時間約花34分鐘,於6:55到達,剩下的五分鐘是給您換衣服的,現在已經5:30了,您不覺得時間很緊急嗎?」

噢,到現在灣才第一次痛恨起香那超快的速算能力,還有第n次痛恨香那變臉也同樣快的能力,明明剛剛來的路上還有說有笑的跟她聊天的,真不知道她哪裡又惹他生氣了,哪一個女生看到這麼多漂亮的衣服會不心動阿,更何況她又好久沒出來逛街了耶,「好啦……那我們馬上去選給阿爾哥哥跟亞瑟先生的禮物!」

連亞瑟跟阿爾都有份?望向手上袋子裡快塞不下的小玩藝,香還以為是灣因為班上辦活動或是誰生日聚會買的,現在看來是因為重要節日而買的了,但是……現在才11月底阿?要說最近的大節日的話……只能想到聖誕節了吧。

在迷宮般大而複雜的百貨公司裡穿梭了許久,兩人最終停在了一家手錶旗艦店門前。

要買手錶阿?……要知道灣平時雖然愛打扮,其實在購物方面一直很節制,買衣服知道要換季買、也盡量從網上定便宜的配件,現在居然要為阿爾那傢伙去買不用想就超貴的名錶,到底那傢伙在這心中是多重要阿!?...香想著想著自己都有些惱羞成怒了。

「香,我對手錶什麼的不太懂,要拜託你給我諮詢囉~」灣完全已經沉浸在選禮物的情緒裡,好像對荷包一點都不心疼。

「…」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香就被拉進了店裡。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介紹一些男
嗎?」灣問向售貨員,「價錢不是問題但是一定要適合他喔!」

「請問是您身旁這位嗎?」售貨員微笑著看向香,而此時香只覺得有點頭暈。

「啊…!不是拉,我是要買給我哥哥。恩…他很高,然後有著一頭金髮,身材很壯碩……」灣邊講邊比畫著,笑起來無比幸福的樣子。

香現在只覺得要是當初沒有來就好了,跟亞瑟那邊打招呼很麻煩不說,還要提著大包小包到處跑,更過分的是現在還要在這裡承受心理和精神上的折磨……啊…以後一定不能在放縱這個笨蛋了!好心要幫人受傷的居然是自己……!

在香頭昏腦脹之際,灣已經相中了幾款錶:「吶,香,你覺得哪一個比較適合阿爾哥哥呢?這款全黑的很有簡練的設計感,這款有鑲鑽的感覺也很不錯,還有這支鮮紅的有雙時區的也很難取捨,吶……香,你說呢?」

「啊…那就那款全黑的吧,感覺比較適合在大多數場合戴呢。」香幾乎看都沒看就隨口答上了……哼,就黑的吧,你現在也把我搞得眼前一片漆黑……


從旗艦店出來,兩個人又在同一樓逛了一會。

「喂!香~!快點拉……你從剛剛就怪怪的喔,我問好多問題你都沒回答耶!」灣小心翼翼地捧著手上的袋子,一邊回頭關心有點落後的香。

「……沒事,您不用擔心。現在是要去選給亞瑟先生的禮物對吧,個人建議送茶葉或是茶具。」

「喔……」那有沒有什麼推薦的茶葉? ……灣本來是想這麼問的,但是看到香那可怕到不行的臉色還是作罷了……她又做了什麼會讓香生氣的事嗎?


■■■■■約30分鐘後,灣的御用車上

「香……那個…」看香的心情不像有好轉的樣子,灣乾脆望向窗外不敢看他了,「今天謝謝你喔……我說了那麼任性的要求,還要你陪我逛…最…最後你還安排車子來接我……對了,香今天好稀奇的居然沒有騎車呢。」

「因為亞瑟先生要我務必確保把小姐安全送到家,」香淡淡地說,「今天我只是做了管家應該做的而已。」

「香!!!」不行…我忍不住了,今天的香,真的很奇怪…雖然平時也是變臉超快,但是也不至於這麼頻繁阿,「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惹到你阿!!」

「灣小姐為什麼提這樣的問題?」被灣抓住手的香雖然有些吃驚,但還是很冷靜……或者說,很冷淡。

「今天的香很奇怪!一下子高興一下子又這麼冷漠,我知道我今天要求很過分拉,但是有必要這樣子嗎?一定要人家道歉嗎??」

「想必是灣小姐誤會了,我平時就一直這樣的,在工作的時候還表露這麼多的情緒是我失職了。」

「香…!!!」

「……」

其實在幫阿爾那混蛋買錶時還沒有這麼生氣的,想想灣也一直是這樣就想這麼過去了,但是少年突然發覺:依照自己的推測灣今天在買Christmas禮物,而特別去挑的只有給亞瑟和阿爾的,這不是說明給自己的禮物是混在那不知道給阿貓阿狗都差不多的那花花綠綠的幾袋裡嗎?

一想到這個就火冒三丈,雖然平常從沒有期待從灣那邊拿到什麼驚喜禮物,但是像Christmas這種大節日,儘管少年不想承認,還是非常期待的,但明顯灣是讓他的期望重重落空了。


■■■■■

後來近一個月的時間,香對灣的態度還是一成不變,除了在飯桌上餐點時會講上兩句,其餘幾乎沒有交集。雖然香也想稍微改改自己那太孩子氣+情緒化的想法,想用「不就是個聖誕禮物」來說服自己,但是果然還是煩躁不安,幾乎想要翹課去屋頂上吹涼風。

說起來,灣也變的很奇怪,不僅中午飯沒有來找他一起吃,而改為把便當送到教室門口;晚上吃完飯也老是一個人關到房間裡,雖說高二學習壓力比較大以前還不是都那麼過來了,讓香也很納悶。最近灣也沒有爬樹來找過自己:以前即使嘴上叫灣不要來,用盡「危險」、「不成體統」各種各樣的理由來勸說,固執的少女仍然一週來光顧三四次,少年其實也每晚偷偷在時點拉開窗簾,等待少女的到來。而現在窗外的樹影卻只能孤零零地在風中搖曳。

果然還是我太過分了吧……
為了避免在聖誕節灣因為賭氣不送他禮物這一最糟狀況,香決定在聖誕夜的時候搶先送出禮物,反正只是把行程往前推了一天。


■■■■■12月24日晚

今天,世界的HERO莊園變身為最華美的城堡。入口是如同迪士尼樂園一般、華麗而誇張地點綴著菱形燈飾的招牌,往裡走,天然石板舖開的寬寬的道路兩旁裝飾著閃爍的彩燈,連路旁綠化的草木也被灑上金粉,在地上探燈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整個莊園內的燈光彷彿把深藍的天也照亮。每個大廳,都搖身一變為餐廳和舞廳,主聽內,兩層樓高的落地窗由大門向內延伸,天鵝絨的窗簾並未被緊緊拉起,因為這裡的主人知道冬夜絢爛的星空才是最美的風景。廳內到處舖著美麗的地毯,胡桃木的長桌上擺滿了精美的食物,甚至請來專業的交響樂隊前來配樂,整個室內一片金碧輝煌。

在這樣一個美妙的夜晚,莊園內迎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名流貴族、高官顯赫,莊園總管家亞瑟當然特別忙碌,從設計方案、裝潢裝飾到外聯邀請、飲食衛生,幸虧他身邊有一個工作能力超強的助手。

香,作為總管下來第一把交椅,忙上忙下,甚至從下午開始一直陪在入口處招待外賓。

而他的小姐呢,從小開始就年年參加這一盛會,現在只把這樣的場面當作豪華一點的晚餐而已。

去年的同一時間,香曾經問過灣:「每年聖誕節都要在莊園裡過,不會想出去和朋友狂歡嗎?」
灣去年的身著一席粉色的露肩小禮服,蕾絲的裙邊前短後長的剪裁,加上豎起的髮髻,顯得可愛又不失成熟。

從餐盤中取下一塊鵝肝,灣歪著頭想了一想。「其實我也不喜歡每年都是這麼大場面地弄得很熱鬧,不喜歡穿著不方便的禮服跟那些不太認識的人到處打招呼,但阿爾哥哥似乎很喜歡呢……就這點來說跟耀哥哥蠻像的,耀哥在每年春節不也都要放煙火點鞭炮嗎?不過他是中秋端午樣樣都這麼誇張呢…呵呵」灣輕輕地笑著回答。

「我覺得阿,西方的聖誕節就像我們那邊的中秋一樣,是一家團圓的日子,一定要跟家人過,所以我還是很喜歡這個節日的喔!以前跟阿爾哥哥過節雖然也不錯,但自從香來了之後,每年的今天似乎又變得更特別了一點…為什麼呢,明明香總是在忙工作、我也和以前沒有改變。」

「……」香有點訝異於他那超愛說話交際的姊姊,居然也不是很喜歡盛大的場面,也為少女難得坦承的表述有些高興……但…果然對她來說還是家人更多一點吧。


晚會一直會持續到凌晨,但是阿爾特別交代了在12點前讓兩個小孩都上床睡覺去,稱0點以後的時間是大人的「Magic time」。灣當然從以前就抱怨,要讓她玩就撤底放開一點,但時間久了也就算了,反正她對跳舞既不拿手也不特別有興趣。今天,灣更是早早地就回到房間。


……不論怎麼說,這個悶氣也生太久了吧,香想,即使是以前某次情人節騷擾了她也沒有這麼大反應阿,這次搞不好做的真的太過了……雖然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值得生氣的事。

10:44分,這是香結束了所有工作,並且跑遍各大舞廳到處找她的小姐,直到看到她2樓房間熟悉的燈光才放下心看手錶時看到的時間,恩…也差不多是該去「查房」執行預定計畫的時間了。

先回到自己的房間,香剛想換下穿了一天的燕尾服,「咚咚咚、咚咚咚」地,只聽從窗外傳來急迫的敲窗聲。
該不會是灣吧……?
香急忙釦回襯衫的釦子,謹慎地拉開窗簾。果然,他預想中的小人兒正坐在樹上,左手裡攢著一個袋子,右手握拳拼命地敲擊著窗戶,那力道與狠勁,要不是這是防彈玻璃,香可能真的會為玻璃的命運感到擔心。

「灣姊姊,怎麼突然爬上來阿!不是跟你說不要爬樹進來嗎?」打開窗戶,香與說的不同一把把少女拉進來,這整整二十幾天女孩的身影都沒有出現在樹上,現在她卻被自己緊緊拉在手中,不知怎麼地,香心中的某顆大石落了下來。

「對…對不起……但是,有無論如何…都想要今天交給香的東西!」少女喘著氣,果然,穿著裙子爬樹很不方便。
還沒放開少女的手,香發現:咦?灣居然還沒有換下身上的旗袍式禮服…!在這12月的天裡穿著無袖禮服亂跑!!

「灣姊姊……你就穿著這樣跑過來的嗎?」

「恩…?對阿,因為我怕會…趕不上熄燈時間,在回去拿東西前還到處找你…………………………阿!!!!!香,這是阿爾哥哥為了今天專門為我買的耶!!要是弄髒弄破了怎麼辦阿? ……」少女手拉起裙擺,原地轉了幾圈擔心地檢查有沒有污漬,「對了,香!你有沒有什麼衣服可以借我換一下?」

「哈?」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大小姐會說出這般粗神經的話,哪有女生會隨便和男生借衣服穿阿!?而且在這種夜黑風高的夜晚,在這個男生的房間裡!!?

「香,隨便找一件給我就好了拉,要是弄髒身上這件禮服我會想把自己掐死的!」灣著急地說。

「好…好吧,那就連帽衣跟牛仔褲可以吧……」試圖冷靜下來,香從衣櫃裡拿出兩件上個月新買的衣服,「還有外套……」又從衣架上取下黑色的學院風大衣。

「那……我先出去外面等喔…」從床上拿起剛脫下的西裝外套,香走向門邊。

「謝謝! ……香,不准亂跑喔!」

他的小姐到底在想什麼阿?居然隨便在男生的房間裡換衣服,要是現在自己衝進去怎麼辦阿,再怎麼把自己當弟弟看待,這戒備也太鬆了吧……情人節那次之後稍有改善,但後來又回復原樣了。香港進這宅邸時還沒比灣高,但沒多久香就抽高一下子脫離了「小男孩」的行列,以灣那小身板香可以輕鬆地抱起,但灣還是總只把他當弟弟看待,不僅有時跑到他房間會若無其事地在他床上睡著,午飯時還要哄他吃不喜歡的東西,甚至看到他買了想喝的飲料拿起來就喝,也不在意是不是開過罐了。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但這時香就會慶幸有自己陪在灣左右,要不然以她熱情又好騙不是早就被大野狼吃了。

「香~我換好了喔,可以進來了。」從房內傳來灣的聲音。

一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穿著不合身的衣服有點好笑的灣,牛仔褲的褲腳往上折了幾折,衣服的肩線也垂了下來。

「香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長得這麼大了耶~」甩著袖子灣笑著說道,「明明以前還比我矮一個頭呢。」

「灣姊姊你就不要再提陳年往事了,我比你高不是已經很久了嗎……」雖然在回答灣的話,但香偷偷地瞄著灣帶來的袋子。

「喔…這個?」注意到香的視線,灣從床上拿起袋子,「……是禮物拉!不是很明顯嗎?」

禮物……??
「平常不都是25日送嗎……?」香疑惑地問。

灣以前總是在聖誕夜隔天,12月25日下午,學校舉辦的社交舞會和「Present Day」上給香禮物的,今年怎麼聖誕夜就來送了呢?

「啊…這是因為……因為人家不好意思在明天送啦……」灣摸摸頭,小心地打開略皺的袋子,「這是我第一次織圍巾啊,織得實在太爛了我才不要帶去學校丟臉勒!」

手織圍巾? ……

灣從袋子裡拿出了一條白色毛茸茸的物體:「織圍巾真的很難耶……我之前還異想天開說順便織個帽子什麼的,但是從一個月前開始,就一直嘗試一直失敗……所以現在拿出來的已經是不錯的成品了拉!」灣紅著臉低下頭,幾乎看不到表情了。

一個月前……也就是灣開始躲著自己的時候!!

「如果香嫌棄的話我乾脆拿去丟掉好了……」灣看香一副「驚嚇」的樣子許久沒說話,洩氣地想把圍巾放回袋子裡。

「等等…灣…阿不,灣姊姊,怎麼可能會嫌棄呢………」一把搶過圍巾圍了起來,「看,很溫暖喔!」

「香……你已經不生氣了嗎?」看著香的笑臉灣試探著問道。

「生氣什麼?」

雖然直到幾天前都還非常生氣,但是想想自己確實有不對,連灣也躲著自己,讓少年很失落。而現在知道了躲著自己是為了給自己織圍巾,沒在百貨公司買是因為是手制的,香簡直就像玩翻轉遊戲,以為死到臨頭卻絕地逢生。

「啊……因為上次去百貨公司的事……」灣閃爍著眼神不敢直視香。
…………
「吶,灣姊姊陪我去一個地方好不好?」
「咦?現在嗎!?」灣瞪大眼睛,拜託…現在都11點多了耶!
「恩,我也有無論如何都想今天給你看的東西。」

HERO莊園的後門沒有裝飾華麗的彩燈,只有幾盏平時就站在那裡的路燈在勤勤懇懇地工作。從後門偷偷溜出去,漫步在鵝卵石的小路上,圓潤的石子隱隱反射月光,透出一層晶瑩。深藍色的天空延伸到地平線被燒成紫色,漂浮著的薄雲悠悠地在天空游著。今天的月光不甚明亮,也因此可以看到滿天璀璨的星光。

一會兒,他們走到一個小山坡上,柔軟的草在微風吹拂下搖擺,四處看不見刺眼的亮光、聽不見吵鬧的喧囂,只聽得見寧靜平和的風的低語。

「到了。」香說道。

「哇……」灣仰頭四顧感嘆著,「香真的很狡猾耶,知道這麼好的地方都不告訴我! ………我總感覺這裡好像來過,是你上次騎車載我那次經過的小山吧?」

「恩…灣姊姊記性真是好呢。」輕輕地在草地上坐下,香說道,「這裡阿,可以說是我的秘密基地。」

五年前,還不太懂事的他隨著亞瑟來到這個家,不安、徬徨,他起初不知道來到這邊的原因,完全陌生的環境、連習慣的飄散在濕潤空氣中的紅茶味也不復存在,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像巨浪裡的一葉扁舟,漂泊遊蕩,哪裡才是他的歸途?

與灣的重聚當然令他很高興,他甚至要感謝神的安排,但是當他漸漸知道了亞瑟的計畫,他開始迷惑……想找一個可以冷卻自己的地方。

「香,」灣在少年身旁坐下,「你知道那是什麼星座嗎?」指著一個w型的星座。

「阿,是仙后座,仙后Cassiopeia在希臘神話中是埃塞俄比亞王后……」

「那個呢那個呢?」少女興奮地指向西邊。

「那是獵戶座。」

香工作和學業不忙時,常常會一個人躺在這裡,仰望天空。

早晨時看日出,黑暗被光明染白,微妙的藍色上又漆上一層鵝黃,像在調色盤中打翻了水、暈開來般自然的過渡,沒有雲的時候,可以看到金黃的圓從地平線上升起,耀眼光芒帶來一陣暖意、也迎來新的一天。

下午的晴藍、黃昏的燻紫,天空變換著人類想像不到的驚人美麗的色彩。

到了夜晚,直到太陽光的尾巴都落山,這片明亮清澈的天空上、在這個舒適愜意的山丘上,可以欣賞到神秘美妙的夜空,閃爍著鑽石般的光彩,絲絨般的天上點綴著數不清的星星。一年四季,其他時間的景色不會有太大改變,只有星空,可以領略完全不同的風采。



如果我是黑暗,請你像北極星一樣閃耀。

至少,想留給你最好的回憶。

 

香知道時間不太多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今年的聖誕節,是他和小姐一起過的最後一次了。

「灣姊姊……我也有東西要送給你。」香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盒子。

「嗯?」本來已經舒服地躺下來的灣撐起腰。

打開蓋子,裡頭靜靜地躺著一條手鏈:白色和藍色的水晶鑲嵌在銀白色波浪状的鏈子上,尾端水滴型扣環還有簍空的花紋設計。

「……香!不行,作為姊姊怎麼可以收弟弟這麼貴重的禮物!」灣看到手鏈先是心動,又馬上反應過來。

「就這一次,請收下吧。」香一個俯身,捧起灣的手,將鏈子「喀咑」扣住。從手臂到肩、再從頸部滑到腰的觸感,香的臉湊得好近,連呼吸都能聽得一清二楚。香輕輕地往灣的耳朵吹氣,癢癢的酥酥的暈暈的…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不想發展成上次那樣,灣的心中有某個聲音在大喊,但是身體卻不聽自己控制,眼皮重重地沉下來。

眼前什麼都看不到,感覺到香用溫柔的手指撫摸著自己的唇,一陣顫抖,怎麼辦……好緊張。
……………………………………………………

「啾」香在灣的側臉上吻了一下。

「灣小姐您在想什麼阿,您的管家、並且還是弟弟怎麼可能對您做什麼阿?」香看著少女紅得要滴出水來的臉,一臉壞笑的說。

「什什什…什麼拉!明明就是香自己先做奇怪的舉動讓人誤會好不好!!」而且他自己上次不也仗著猜拳的名義貪了很多便宜! 「討厭,明天我就要把手鍊帶到學校去說是香送給我的!!!反正打擊一下你身旁那群超級女粉絲拉!」

「喔喔,那我也把灣大小姐織的圍巾帶去學校炫燿一番怎麼樣阿?」香捏了捏灣的臉,「況且我記得我們學校對首飾、配飾查得還是很嚴的喔~」

「……………香…!!!!」

這一晚,少女的喊叫響徹雲霄。






■■■■■後記

第一次獨立寫了一篇短篇……在想劇情的時候意外地累人
一開始只是想讓香灣去逛街,逛著逛著居然逛出聖誕節禮物來了!!
於是就很草稿地打了一下大綱,144字的
老實說我以為很快就會寫完,沒想到…………
其實7900多字我覺得還沒到爆字數的程度阿,怎麼會寫這麼久阿!!!???
(是說我畫圖也有爆頁數的習慣,預計1頁可以畫到3頁…=_=)
向鴨子大人致敬m(_ _)m

這篇中幾乎把以前的內容都有串燒了一下,再加入了一些設定這樣
比如說HERO莊園每逢聖誕會舉辦公開舞會;
香灣所在的學校雖然聖誕期間是假期,但是12月25日下午會舉辦社交舞會跟「Present Day」(就是給人交換禮物的時間)
我想在這種名門學校,社交跟學習是同等重要的吧??

然後這篇裡的香會這麼分裂,是因為某計畫越來越近
他不知道自己保不保護的了灣
他發現自己抓不住未來很徬徨......這樣
喜歡灣傻傻笨笨的,但又有點忌妒灣的無知
縱使最終知道時會很痛苦,香也覺得比暗暗隱瞞的自己,被瞞著的灣要幸福的多

總之這一是篇酸甜苦辣一應俱全的短篇(迷:等等,明顯沒有苦辣吧……)
然後是想寫的深沉一點但自己覺得有點不倫不類……要知道我寫砂糖文是更不可能
很感謝讀完這篇文章的各位讀者,真是太感謝你們了……\(ToT)/
有空的話請幫忙挑一下錯字??(被拖走……)

joyssender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芯夜
  • joyssender大大好棒wwwwwww
    香好壓抑啊,如果是我早就吃掉了(喂XD

    期待您的作品喔
  • 芯夜桑
    您的心情與鴨子相同?

    a12361510 於 2010/02/21 23:25 回覆

  • 遙
  • 好棒呀~~我很喜歡這篇喔!
    覺得兩人在星空底下,互相交換禮物是很浪漫的事呢~=v=
  • 我覺得晚上看星星
    然後互相KISS也很棒>///<

    a12361510 於 2010/02/21 23:25 回覆

  • C.R
  • 回覆joyssender大~
    感謝你的文章阿!!雖然我不喜歡香灣..[被打]我也不討厭喔!
    不過這篇真的有酸甜苦啦阿[疑!?]
    沒有灑糖嗎??可是我覺得還算甜呢XDDD
    加油joyssender大~要我寫文章可是很難的[誰想跟你比阿!!]
    所以我會覺得超厲害的啦!!
  • 這篇應該算是酸甜吧
    有著很浪漫的少女少年心事

    a12361510 於 2010/02/21 23:26 回覆

  • 芯夜
  • 哈哈,跟鴨子大大相同心情好害SHU喔(?)///

    雖然芯夜平常都把好吃的留在最後,不過灣娘情況不同啊!!!!時機正好快吃!!!!(遭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