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咚咚咚咚咚咚----------】

「嗚嗚嗚嗚------------啊啊啊-----------------」

【咚咚咚咚咚咚----------】

東亞某社區中,一陣陣女性淒厲尖叫聲配合剁菜菜刀的聲音,好似鬼門大開的電影音效,可怕又恐怖

 

一個穿著寬鬆寬版和服的短黑髮男子站在廚房製作晚餐,他雙手快速的洗菜切菜,眼神卻慢慢漂移到廚房門口—那裡連結著客廳,隱約可以看到一個黑色長髮的嬌小的女孩背影不停發抖,她摟著沙發上的抱枕,縮成一團。隨著寬螢幕跳躍畫面,發出陣陣慘叫。


「嗚------------啊啊啊-----------------」

漫畫家打開冰箱。拿出青蔥

「啊啊---------------嗚嗚嗚嗚嗚------------」

他在水槽下清洗蔬菜.將肉類解凍

「嗚嗚嗚嗚嗚------------」

他把蔬菜擱上厚木板,伸手取出菜刀

「呼呼---------呼呼--------」

怎麼到現在還不放棄啊?編輯小姐又何苦這樣折磨自己呢?

他嘆氣,不由得想起為什麼會導致發生現在狀況的種種原因

 

■■■■■■■■■


4月是美麗的春天,春暖花開.微風徐然.街上的人們臉上都是帶滿了笑容,最好的是連漫畫雜誌都有休刊的時候

因為即將迎接一週假期的緣故,今日漫畫家與編輯小姐難得一起出門繳交了稿件。一想到接下來一週可以待在自己創作聖域盡情的研究自己心愛的古董.古書.漫畫.模型.電動。。或是乾脆找個兩天回老家探親兼賞花....漫畫家笑瞇了臉,感染上漫畫家難得如此開朗的笑臉,編輯小姐也顯然相當歡喜。於是他們去出版社繳交稿件後,就順道在出版社下附的員工餐廳快速吃完午餐後,便各自奔向自己快樂的假期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想到平常那個兇巴巴母夜叉不會如同以往在旁邊晃來晃去,本田菊感覺到一陣輕鬆。原本單身阿宅的生活忽然闖進一個嬌滴滴又不能碰的年輕女性很痛苦的。要玩R18的遊戲或影片或玩美少女模型都會被以「異樣的眼光」施以道德攻擊。這個不准做.那個不許做,什麼秘密的小東西都要收的緊緊的,唯恐怕有道德潔癖的母夜叉發現。偏偏母夜叉又毫無自覺,特喜歡橫行霸道的闖入他的私人空間,一直詢問他在做什麼?他喜歡什麼?假借「工作需要」徹底粗暴的侵犯了本田菊神聖的隱私權。

本田菊根本就懶得去對抗三次元污穢的價值觀,所以他也懶得跟灣娘解釋什麼

討厭死了,男人的浪漫, 母夜叉不懂啦!

至少放假的一週,就讓他盡情的、盡情的逍遙吧!

人逢喜事精神爽,本田菊很開心的打開自己租借的影片DVD,正打算好好享受享受一番,卻聽到電鈴的聲音。


【叮咚---------】


「咦?誰呢?」本田菊一下有點呆了,他沒想到才剛剛放假怎麼立刻就有客人上門,他明明昨晚才打電話回老家說過兩天他才要回鄉探親的說,本田菊居住在東亞社區也沒有幾個朋友......會是誰來拜訪呢?

「本田老師!我來打擾了。」透過鐵門窺視孔,灣娘笑吟吟的站在面前。她似乎回家打扮整理過了,褪下整齊的套裝,她現在身上穿著一襲天藍色的裐布洋裝。提著一個小草藍,長長黑色秀髮綁起了一卷馬尾。梳的澎澎捲捲,那是一副正要出外約會的可愛打扮。

「灣小姐,歡迎!歡迎!怎麼沒有好好享受假期呢!現在還要工作就太辛苦了。」本田菊滿臉笑容的打開鐵門,卻暗暗提心吊膽,這母夜叉打扮的好像春天初綻的小花一樣可愛,說不一定後面就帶著客人,繼上次她帶著羅德理希上門逼迫他當蛋糕師傅。她這次又想了什麼新花招要破壞他的假日呢?

「誰說我要工作的!」灣娘穿過本田菊,大列列的走向客廳,輕聲說:「我是來找朋友出外野餐散步啊!」

「這裡似乎不是良好的約會地點。」本田菊皮笑肉不笑,不排除這超沒禮貌的母夜叉打算把朋友帶上門。

「我是來找本田老師一起出外散步的。」女孩揪起男子的手臂說:「我知道你對假期一定沒有啥規劃,整天待在家裡發呆當阿宅好可憐阿!所以帶你去外面運動!有良好的體力才能好好的工作喔!」

「誰說在下沒有規劃了。」這樣被小看,本田菊皺眉,他取出DVD說:「我正打算好好欣賞影片,這也是為了工作取材。所以散步什麼的,請灣小姐找其他朋友去吧!」

「你喜歡看什麼影片呢!那我也一起看吧!有人一起看電視不是比較好嗎?」女孩旁若無人的坐在沙發上,轉頭笑嘻嘻的與男子說:「本田老師,放影片吧!剛好我有做些小點心。一邊看電視一邊吃吧!」

「............................好。」本田菊雖然還是一張笑臉,但是他內心瘋狂嘶吼

夠了喔!!!不要連放假的時候都這麼理所當然的闖進他的生活啊!

母夜叉給我收斂一點啊!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隱私與禮貌性的婉拒

看我怎麼整你!

剛好他借了很多恐怖影集,配合上寬螢幕與家庭劇院集的音響。嚇死你吧!

將DVD放入機器時,本田菊陰沈沈的笑了。


■■■■■■■■■


「你---------在找這個東西嗎?」

銀幕上出現一個沒有臉蛋的女人,拿著人頭詢問主角


「嗚哇哇哇啊啊------」女孩眼淚與尖叫都一起冒出了,她直接把頭埋在男人胸膛,死抓著他的手臂不放。整個人賴在男子身上,配合著越來越恐怖的劇情,她幾乎恨不得全身都縮到男人懷裡去。

「呃啊啊阿---輕點!輕點!」痛!痛!痛!男人額頭上都是汗,俊雅的臉歪七扭八扭曲著,因為他的手臂快要被母夜叉給捏到烏青。儘管溫香軟玉在懷,劇烈的疼痛也讓他無心反應。

一齣恐怖片看完,本田菊只覺得自己手臂已經廢了一半,痛死了,這母夜叉一害怕起來就會使出怪力,不過經過2小時的犧牲,好歹,也可以把瘟神送走,這也算划算的交易

「在下今天想要好好享受恐怖片的刺激,灣小姐似乎不太喜歡。要不要先回去休息呢?」忍著手臂疼痛,男子笑容滿面的建議著。

「本田老師這麼喜歡看恐怖片嗎?」驚懼未定,女孩依然淚光吟吟,不過雪白的臉上卻漂上一抹可疑的紅暈,偏頭思考了一下,她說:「那我陪本田老師看好了」

不會吧!拜託母夜叉趕快回家吧!男子清爽的笑臉當場呆掉。

「嗚哇哇哇啊啊------」

「呃啊啊阿---輕點!輕點!」

當陰森的音樂響起的同時。慘叫聲又開始輪迴

當他們看完第三部恐怖片的時候,本田菊只覺得自己耳朵快要被母夜叉的尖叫弄到嚨掉,手臂也快要殘廢了。至於這幾個小時母夜叉幾乎是整個人黏在他身上磨來磨去的親熱勁,更是從另外一種意義上的可怕折磨。於是在母夜叉柔軟的臀部碰觸到男子某個不明部位後,本田菊再也受不了了。他可不是聖人,本田菊連忙拿起沙發上的抱枕塞入母夜叉的懷裡,藉口自己要去做晚餐的名義逃到廚房裡頭去。然後獨留在客廳一人觀賞恐怖片的母夜叉便叫得更加悽慘了。

他在廚房才稍稍鬆了口氣,開始製作晚餐。他故意做了燉牛肉,企圖把料理時間拉長。希望這個不受歡迎的客人快塊自己吃到苦頭就自行離開。好幾次母夜叉跑來廚房拿飲料,淚光閃閃的揪著自己瞧,好像是無言的拜託他趕快回去陪她看恐怖片。有鑑於客廳的沙發抱枕幾乎要被母夜叉扭斷的份上。本田菊善意的無視了母夜叉的無言請求。

對本田菊來說,三次元的母夜叉,大概比二次元的恐怖片更加恐怖吧!

但是母夜叉的毅力也是不可小看的,本田菊發現母夜叉的慘叫聲正慢慢變小。然後接近無聲

她該不會習慣恐怖片了吧!好不容易完成晚餐製作後,本田菊有點沒好氣的過來請母夜叉吃晚餐,他盤算等下只要她一吃飽就立刻想藉口把她送回家。她如果再不回家的話,他就要收拾行李提早回老家度假。

「呼呼----------」

呈現在男子眼前的,是女孩摟著抱枕靠在沙發上甜甜昏睡的模樣,她身邊擱著好幾個酒瓶。

原來女孩不是不怕了,她賭氣之下直接找酒壯膽,把自己灌到無視於恐怖片的地步。

「呃阿!!!!怎麼這個也喝了!那個也喝了!!我的寶貝藏酒!!」

當下本田菊實在欲哭無淚,由於剛剛在廚房裡頭忙於製作晚餐,所以他沒有注意到母夜叉拿了什麼飲料出去。這下好了,為了賭氣,他把自己的陳年藏酒都賠上了。。看這傢伙一口氣灌了幾瓶的模樣,她肯定就是把這些名酒當開水灌進去。肯定完全沒有仔仔細細的品嚐這種歷練於歲月的美妙液體阿

這個粗魯鬼!!!!

不愛惜名酒的浪費鬼!!

笨蛋!笨蛋!

幹嘛要這樣逞強啊!害怕的話,趕快回家不就好了嗎?一下子喝了那麼多酒,明天一定很難受!

神經纖細的本田菊很想直接抽死暈睡不醒的母夜叉,無奈看到那掛著微笑的柔和睡臉,以及配合著呼吸輕輕搖動的黑色睫毛與玲瓏胸部,還有那柔美的腰隻與光滑的雙腿。不知道為什麼,男子的雙手似乎自己生了意志,自動自發黏在那柔軟的臉蛋上輕輕撫摸了起來。母夜叉的臉蛋好比上等的絲綢一樣細緻。彈性觸感到好到簡直是罪惡的地步。

母夜叉只有在睡著的時候變的好可愛

或許不是只有睡覺的時候很可愛而已,而是清醒的她過於閃耀到讓他不敢正視她

但這種可愛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比手臂上的烏青還要讓他感到疼痛

前陣子似乎自己有指著某個動畫女主角說她的馬尾讓人想要親手解下來,所以她今天才特別綁了馬尾過來嗎?

男子的雙手從臉蛋上慢慢滑到柔細濃密的長髮,輕輕把那澎澎捲捲的馬尾給解下,然後開始把玩那黑色秀髮

其實那時後他沒有說的是,他覺得母夜叉自然垂放在肩膀的長髮,也非常讓人想要去觸摸

不可以再摸了

雖然那個變態妹控與自以為是的變態HERO現在沒看到,但是再摸下去。會闖禍的

好像聞到甜甜的味道,貼近女孩的頸項,男子的低頭輕輕呼吸。酒香與她的香氣混在一起幾乎成了迷藥

這樣是不行的!她喝醉了耶!

啊啊~~~好想接吻啊-----

他想要輕輕摟住她,把自己的嘴唇貼在那微微張開的粉紅小嘴慢慢吸吮。

他與她的碰觸,滋味非常美妙,蕩漾在他難以向外人說明的詭澀夢境與記憶裡。

男子只覺得腦袋有股壓抑已久的電流在竄,或許這衝動並不是突發而來。只是現在他很難用自己自傲的意志去壓抑。

不行!不行!這肯定是阿爾弗雷德的陰謀!他在企圖用母夜叉來弄他的把柄!然後他就有理由拿王耀來威脅自己。他不可能被誘惑的!這種事情在阿爾弗雷德一送母夜叉上門當編輯,他就告訴自己一千次一萬次,必需提防這致死的毒藥。

想想她醒來的時候那刺耳的尖叫與粗魯的動作吧!三次元的女生多麼恐怖啊!

可是二次元的女孩子絕對沒有如現在躺在他面前的女孩這樣泛著甜甜香氣,臉頰上白裡透紅。眼眶周圍都沾著淡淡的淚珠。她不喜歡看恐怖片,可是為了黏在他身邊還是用了令他哭笑不得的法子,留了下來。一般來說如果要用害怕靈異影片讓男人產生憐愛的話,好歹要選一個楚楚可憐的哭相。而這隻母夜叉看到螢幕上出現鬼怪,就會開始瘋狂的又吼又叫,聲音淒厲又恐怖,足以跟影片上的鬼怪一 拼,簡直是嚇死人了,真是笨拙的傢伙!

「你這變態!到底想怎樣!」

戳著她熟睡的甜甜臉蛋, 本田菊半憂半喜、半怨半生氣的咕噥了一句。

他有點搞不清楚這句話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她?又酸又甜,心臟繃繃亂跳

春天的溫暖在太陽下山之後就會開始急速降溫。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本田菊覺得自己相當的熱。幾乎要冒汗了。

宛如是被施了魔法一樣,女孩隨著男人的問句,睜開了眼睛

「咦咦咦咦!灣小姐起床了!!」意識到自己過份靠近女孩,男人連忙倒退。

「不許走!」女孩卻比男人更快的,她伸手抓住了他。低聲呢喃道:「你個白癡,我喝醉了耶!你這是啥反應!你是正常男人嗎?」

「在下是正人君子呢.....」感覺那柔軟的小身體正緊緊摟住自己,輕輕磨贈,本田菊一瞬間冷汗直流

「你騙人!!!每次看到二次元的美少女都會色瞇瞇的看個不停!你才不是正人君子呢!」女孩生氣的抬頭,恨恨的咬了他下巴一口,控訴道:「我放假還特別跑過來找你,還綁了你喜歡的髮型!還陪你看我討厭的恐怖片!還特別灌了酒!為什麼你一點反應都沒有嘛!你是不是討厭我!你說啊!」

「.......................我......我......」的確是很討厭她的,因為她老是讓他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離得太遠覺得寂寞,靠的太近感到不安。懷裡的女孩,臉蛋如同火燒般豔紅,一雙小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衣領,她不准他再閃躲了。本田菊心跳如擂鼓,他該怎麼回答才好。天吶!天吶!緊急情況!緊急情況!冷靜!冷靜!冷靜!

「我知道你恨不得我立刻閃的遠遠的,你要把一切的過去都跟你切八段,誰都不要打擾你快樂的二次元世界。你個臭阿宅!死阿宅!膽小鬼!最 討厭你了!偏不要讓你如意!我就是要你坐立難安!我就是不許你把我踢出你的世界。」女孩一半哭泣一半抱怨,幾乎有點失去了理智

本田菊腦袋忽然閃過一個畫面,一個幾乎快要在他腦袋消失的畫面

畫面的人兒也是母夜叉,是小小的她,只是穿著和服的她抱著他的佩刀待在和室,表情也是又哭又笑,只是裝滿了悲哀。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的絕望與質問。於是他把和室的紙門拉攏。把她關起來。

那時後,他關的住她的人,可是關不住她的靈魂。

強求的其實往往留不住,所以他要改了。

珍貴的東西就是要藏起來才行。如同他的心。

他不想再冒險了。

他不想犯錯。

「......................」寒意鑽上腦袋,本田菊只覺得周圍忽然溫度降低。一下感到神智清晰,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平聲說:「灣小姐,你醉糊塗了。閉上眼睛睡覺吧!」

「.......................那你現在是不是討厭我?」望著男子面無表情的神態,女孩可憐兮兮的問著

母夜叉現在兇巴巴,眉宇飛揚的跳脫模樣比以前的籠中小鳥來的有精神的太多了

「不討厭。」男子說,旋即他看到她閉上眼睛放心的倒在他懷裡。彷彿是放下一塊大石頭。

「只是覺得很可怕。」他說


到底是帶著祕密任務與眾人猜疑的目光,還天真到不行的她可怕?

還是明知到危險,還不肯放手,任憑自己直直踏入危機的他比較可怕?

 

早晚溫差大,春寒陡峭,冷到他緊緊擁著懷裡醉酒的小人兒

他懷裡的人兒,燦爛而溫暖有如一團火焰,遲早燒傷他.................

有她相伴的日子到底是快樂?還是痛苦?他放不開也不想放開................

真笨,不是嗎?

他幾乎可以看到某人得意又猖狂的笑臉。而他連抱怨的權力都沒有


「報應!」

 男子低聲嘆息,聲音迴盪在公寓中,遠遠聽來,近乎哽咽。

 

■■■■■■■結果

 

隔日編輯小姐起床了,她發現她睡在客房,身上已經蓋上衣床棉被

頭疼得不得了的她,只看到桌上有著解酒藥與三明治與一杯開水

還有一張紙條

「親愛的編輯小姐

 

           清晨老家來了電話,希望我早點回鄉探親。

           所以我就先離開了,鑰匙在桌上,麻煩離開前先反鎖門窗。

           一切多麻煩了。就當在下昨晚伺候酒鬼的謝禮吧!

            非常抱歉

                                                                            本田菊」


編輯小姐一下俏臉嚴重的扭曲了起來。

居然叫她酒鬼!!還趁她酒醉的時候,偷溜。嗚哇!!!可惡啊!!!那她昨天的犧牲算什麼!!

她握緊了拳頭,等這個死阿宅回來肯定一定要給他好看。

 

■■■■■■後記

 

雖然是和平的現代開始篇章

不過其實過去的設定都還在(毆)..........呃~所以~過去與現代還是要連起來

 

奇怪!我倒底要寫什麼我也不知道耶(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開端很甜後面就開始劇情走的很奇怪==

 

故事原來似乎應該是喝醉的灣盡情的對壓倒阿菊,進行性騷擾

可憐的宅菊處於天堂與地獄的邊緣

我明明就是打算來寫甜短篇的.......................可是為啥會槁成這樣0TZ

 

裡面描述灣娘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靠近阿菊

除了這是阿爾交給灣的祕密任務外,其實也帶著少女想要踏足在乎之人的世界

這樣說很難理解吧!不過如果對於某人動心了之後,那個人看的書.那個人玩的遊戲.那個人的朋友

忽然之間,那個人周圍的世界都會閃閃發光,對自己放射出魔力一樣。好想盡入那個世界,想要變成那個人世界的一份子

沒有辦法忍受被忽視,但是也無法放低姿態。只好假裝自己若無其事的慢慢謹慎靠近

拼命拼命的努力著,卻必需裝作漫不經心

希望跟那個人更加更加親近。為了得到那個人的注目,女孩子這樣努力


 

不過灣大概作夢也沒想到這樣豁出去激烈的攻勢反而把阿菊嚇的逃之夭夭neko10.gif

阿菊從老家度假回來的下場應該是很慘烈吧==~女生惱羞成怒時恐怕是很難有理智的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黑黑
  • 頭香! 我已經很久沒頭香了(只是打玩有沒有就不知道了~
    我第一次在這系列留言也好高興!!!!
    我好喜歡這系列(心
    迷:因為沒崩嗎?
    灣壓倒阿菊+1>/////<

  • 恭喜黑黑桑頭香~(撒花)
    這個系列已經在隱設定中崩潰過了
    所以現在的故事看起來都很正常?

    a12361510 於 2010/04/03 10:48 回覆

  • 紗緹耶
  • 有感動到!
    看著菊桑的OS,
    再連結著「百年流離」的劇情,
    眼框都紅了呢。

    所以,
    果然還是要崩(百年流離的菊灣)過,
    之後才會甜(酒後告白阿!真青春!)嘛~(什麼奇怪的結論?)

    PS:下面這句有錯字!!!
    →那時「後」,他關的住她的人,可是關不住她的靈魂。
  • 其實阿宅與母夜叉
    到底是不是接續百年流離的故事
    鴨子還在考慮呢

    不過似乎也會受百年流離的影響==~
    苦後回甘的確最甜蜜

    感謝紗緹耶桑幫忙抓錯字

    a12361510 於 2010/04/03 10:49 回覆

  • C-R.芽
  • 令人開心的母夜叉系列又出現了WW
    每次看這系列不笑都很難~XDD
    難得的鴨子這次加上了過去呢~[其實之前有都有阿]
    這篇讓人嘗到很多味道阿!!真是太棒拉!!> <
  • 因為有了過去才有未來嘛
    不過這個故事不是以過去為主
    所以才是稍稍回想而已XD

    a12361510 於 2010/04/03 10:51 回覆

  • miniya
  • 哈哈哈,是什麼恐怖影集我也要看((好奇
    好可愛的兩個人>w<
    真的有甜蜜到喔XDDD((飛撲
  • 菊家的恐怖影集很多
    鴨子每次看都很害怕

    這樣躊躇的菊很可愛呢

    a12361510 於 2010/04/03 10:52 回覆

  • 流漪
  • 阿菊真是標準的自作孽
    對灣灣的態度猶豫不決,想拒絕又給人一些期待
    不想把灣灣讓給別人,就把人拴在身邊,偏偏只能看不能吃
    自己煎熬活受罪不說,給灣灣希望讓她窮追猛打再拼命拒絕人家
    這種拖泥帶水、不乾不脆的男人最討厭了!

    可是我偏偏就喜歡這個欲迎還拒的阿菊……╥﹏╥
  • 阿菊就是這樣矛盾才迷人呢
    不過愛情原本就是在曖昧不明的時候最美
    拉拉扯扯的菊與灣到底會走到那邊去呢
    敬請期待XDDDDD

    a12361510 於 2010/04/03 10:54 回覆

  • vorano
  • 小灣有點酒後吐真情的感覺啊XD
    阿菊受不了的樣子好可愛 哈哈
  • 是的~灣灣故意喝醉~發動攻勢
    不過阿菊忍耐力高人一等啊XD

    a12361510 於 2010/04/03 10:55 回覆

  • 白魚
  • 這讓我想到之前看到一部片
    咒怨之白老婦
    阿阿阿阿阿好恐怖阿
    小女孩的頭被 (消音)
    反正就是很恐怖 (離題了...)
    這篇GJ 不枉我偷偷上網來看文章
    最近發現好多人對於APH的喜歡好膚淺....
  • 膚淺的定義很難講呢
    因為每人的標準總是不太一樣阿XD
    白魚桑考試加油喔

    a12361510 於 2010/04/05 23:24 回覆

  • 紫
  • 看到中間有種超想哭的感覺浮上心頭....
    被感動到了,就是那種最最深沉的痛
  • 拍拍~紫桑
    其實鴨子原本想寫歡樂劇場
    結果就........掩面。好抱歉

    a12361510 於 2010/04/05 23:25 回覆

  • 東方
  • 好久沒來留言
    話說我看到哭了.....OTL
    感想跟樓上的大人一樣
    哀慟啊...
  • 東方桑好久不見了喔
    拍拍拍拍~別哭別哭
    此連載是歡樂取向的(大概吧)
    所以.......
    下章應該是甜的?

    a12361510 於 2010/05/20 13: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