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提1:作者為知名不具神秘的香家太太,鴨子參與討論大綱、修文潤稿,不過此文既然已經在鴨子小窩發了。鴨子願意承擔此文的一切相關責任。ZZ、YY請隨意,但請不要問鴨子,神秘的香家太太是誰.......此乃香中心文,說跟三次元無關,又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但請抱著和諧的心情進入觀看。大感謝!如果還有其他香家太太希望做類似創作,在審查創作內容後(審查質量非審查傾向,溫馨崩潰黑化都歡迎),鴨子一樣也會j無條件提供相同服務,絕對保密到底,只要來信至:p12311231@hotmail.com


在我有記憶的時候,亞瑟就給我下了一道鎖
很正常的,他對所有收回來的孩子都這樣做
可能是這鎖下了太久的關係,又可能是我生活如常行動自如,我幾乎忘了它的存在。我沒有提出抱怨,亞瑟也自然把鎖留著。事實是,帶著這把鎖我仍然能夠成就東方之珠諸般驕人成績。很久很久以前,兄長說要救我出來,也承諾要解掉這把鎖。我心想,去了這把鎖,我應該能把潛力發揮得更大,更加成功。

在我快要回家前,家裏有些人突然說,你兄長其實也有一個鎖,屬於倚天劍的鎖

亞瑟當年橫行七大洋,除了海賊無賴,靠的是一把屠龍刀
屠龍把兄長的倚天劍第83代砍崩了
家裏的人既是嚇破膽又是驚異非常,紛紛異議我們家也需要一把這樣的刀
兄長一看那把刀便不順眼,名字霸道,更重要是很不吉利,把他的信仰價值觀雷炸了,兄長立誓要重鑄倚天,他只要倚天,
後來兄長流了很多汗,洒了很多血,終於從水管熊給的無極玄鐵中煉出一把紅色的劍,曰新世紀倚天

看,還是倚天這名字帥!!
但是時代也變了,現在還爭什麼武林盟主?能吃嗎?
於是兄長沒有立刻去找亞瑟一干人等血債血償,雖然他鑄造這把新世紀倚天的過程中每分每秒錐心入肺其實是想跟屠龍拼命的,再者亞瑟也沒有屠龍了,刀在阿爾弗雷德手上

倚天和屠龍後來怎樣?
我原著沒記好,我家的電視改編都不一樣。
我覺得有人把這場勝負暗暗注在我身上

說實話我也覺得兄長受倚天的影響太多,也為倚天付出太多了
也許是亞瑟的教育的關係,加上倚天屠龍生性相剋,我對倚天無法有好感
或者簡單一點,屠龍一方富有,倚天一方貧窮
我想改善兄長的生活,我是真心希望兄長能成為獨步天下吞吐山河的第一劍客的
我們來解鎖吧,,,,
對解鎖我是有點研究心得,於是把床底下的神兵玄奇圖譜找出來,準備支援提供協助
沒想到後來,從解鎖變成針對倚天

兄長一看便火了
因為兄長那把新世紀倚天劍當真歷經千錘百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當年自認天下第一的屠龍也殺了三日三夜不分勝負,打得阿爾弗雷德也沒了興致,你這些噬魂天誅驚邪十方俱滅啥無妄疚瘋裂天破地算什麼氣候,名字也旁門左道,你老幾,跑錯場了
家規定了,冒犯兄長和冒犯倚天劍同屬以下犯上,更重要是挑起了兄長對屠龍刀的深痛惡絕,兄長暴怒,內息翻湧,劍出鞘了
有沒有血?那把劍本來就是紅色的
兄長很憤怒我牽涉其中,幾乎沒把劍尖向著我,一道寒氣冷冽直襲過來,我中了劍氣,非常難受
兄長說,根本沒有鎖,他不需要解鎖,不要把我正在承受的那一套也假設在他身上,說三道四,因為我還沒正式回家所以他不罰我去思過崖面壁五十年
我也氣了,不用我關心就不關心,兇什麼人!
兄長雖然暴走,但說話還是有條理的,他說,倚天是他畢生心血,不要試圖挑戰,不要干擾他的劍氣,現實世界不是港漫,我要沉迷奇情武俠崇拜屠龍是我的興趣,不要刺激他,破他千年仙道修行,萬一走火入魔要散30年功力的,更甚的是假如倚天再折,又要花多久重鑄,兄長他要達至人劍合一的進度便要受到沉重打擊
我本來想說「其實兄長是不是也看我不順眼,可以連我也砍了?」,最後忍住了
這是我第二次看見新世紀倚天劍令兄長失控,雖然兄長堅持他沒有暴走,這些好像都是我幻想出來的
我只是對倚天劍更加懼怕和厭惡﹐我對兄長追求的人劍合一不以為然
算了,我又不是學刀劍的,還是談錢比較舒服自在,,


對於回家的時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哥哥滿臉滿臉的眼淚
我記得的是亞瑟異常快速離去的背影.他走得很快.彷彿他已經忘記了我這個人
只留下「一個房子兩種裝潢,50年不變」的承諾

以往亞瑟的舊上司,隨著亞瑟的離開也跟著離開了。我換了一個兄長挑選的新上司。雖然曾有過一點期待.但是到最後我的未來也沒問過我.最終還是亞瑟的與兄長的妥協而已。.我想.亞瑟一開始就是拿我當賺錢工具而已

對於我的回家,哥哥歡喜到要發瘋了,哥哥那麼高興.但是我雖然歡喜卻也並不是純然的歡喜而已。還有一點點擔憂與害怕。哥哥說我們以後就是永遠一起住.永遠不分開.他會對我比亞瑟還要好很多很多,不用擔心!我不用擔心未來.一切的未來兄長都會保護我
兄長會不會比亞瑟對我好.其實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我與哥哥倆人生活習慣差很多......可是相差在哪裏我也說不出具體

在哥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時候說高興我回家團聚.此時想這種回憶.大概很不合適吧
哥哥邊哭邊說:「再加上灣灣,我們就真的闔家團圓了」
遠方有一雙銳利的眼睛冷冷釘著我們,於是我微微一笑.沒有應聲

回去的日子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好的就是,大變動沒有,上司就換了一個名稱與人頭.制度還是在的
壞的是如果亞瑟沒有給我的自由權.哥哥大概也不打算太快給我吧
不過其實我也不是真的很在乎,我重視錢,,,錢錢錢錢錢,有錢財能證明自己的價值.如果回家可以繼續賺更多錢,沒有自由勉強還可以忍耐
哥哥說他會百般愛護我
我想.嗯,至少在灣姊姊回家之前應該算是可以信吧

關於亞瑟的鎖,我想要把這個鎖解開,有這種想法是因為亞瑟曾經解了一半
但是兄長很不喜歡亞瑟單方面擅自開鎖,說有陰謀
於是亞瑟離去前,沒有把鎖完全解掉,也沒有把鑰匙交給兄長
亞瑟說「是你兄長推開不要的,也不讓我上司交給你。」
兄長說,亞瑟給的東西都不能相信,假如亞瑟真的有心為我好,從前為什麼不解掉?何況這種程度的鎖,兄長他山寨一把鑰匙也能解開
雖然對兄長的上司有些不明顧慮,我願意相信兄長
兄長經常掛在咀邊的,大家一家人,能有什麼機心?兄長好像也沒有鎖著我的理由。
可是這把山寨版的鑰匙沒有出現
與之同時我越來越感覺身體發軟,使不出力氣,不知是接二連三的感冒的關係,還是這鎖掛在手上變得沉重了,還是亞瑟做過什麼,總之我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影響,我覺得很辛苦。


哥哥說因為我們分開很久了,所以需要更加親近點.他提議在固定時間裡頭.我跟他一起唸書
因為最近天氣與環境不怎麼好,我感染上了外界風寒,老是頭昏眼花
哥哥提議說他可以輸血給我.補充營養
我其實不怎情願唸書與輸血,那些都是我以前沒有的習慣。....但是哥哥挑選的新上司卻滿口說好,新上司是哥哥挑的,最大的壞處就是他眼光飛往看哥哥的臉龐的時間是注意我的三倍時間以上

兄長說,那把鑰匙打造需時,在身體不好的情況下,先輸血吧,,,,

輸血就輸血吧!我只要身體健康能賺錢就好了,於是我開始每天每天讓哥哥輸點血到我身體裡,那些血液有些刺激.不過的確是很有養分.......
只是每次一輸血.我頭昏目眩的時間更長了,新上司眼睛偷窺著哥哥的神色.一邊安慰我說成長期的關係,我望著身體裡新輸入的血液....繼續感到暈眩,我想新上司沒知道我在暈眩.但是我猜他即使知道假裝不知道

每天跟哥哥唸書的時候他總是滿臉笑嘻嘻的問我過的好不好
真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我只能說「過的非常好」
因為其他答案哥哥聽了是要傷心的,回到家裡新上司也是會給我臉色看的
只要能賺錢.說點善意的謊言.黃大仙也會原諒我吧
沒關係,賺錢比較重要一點

但是我的頭暈沒有好轉,而且我開始有點想不起來之前做什麼?喜歡什麼?據說那是失憶的前兆。我看不行,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活過來,所以還是請兄長替我解鎖

兄長說,「就為了這把鎖而跟我感情破裂嗎」「你從前為什麼不怨眉毛,現在就怨我?你看清楚,這鎖是誰給你下的?」

是的,上司還有其他兄弟也會責難我,兄長那麼辛苦給你輸血,怎麼還不感恩圖報孝順聽話,怎麼對得起五千年列祖列宗,上上下下13億同胞?為什麼就不敬愛兄長盡忠盡義?
再說下去便應該是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論文.....
天啊........
我最怕兄長推出祖宗說教,更怕兄長可以借家規之名打我
不過更主要是我才沒想到如此大罪啊,我絕對無意得罪祖先神明,我不敢效法兄長說砸就砸,我家還要靠關二爺觀音菩薩土地財神還有天后車公天天保佑啊,,,

「什麼靠自己?香你是要造反離家出走嗎?」

兄長對一些字詞總是神經過敏

「你沒水沒糧怎樣靠自己,你現在的衣食住行都離不開我。」

「大哥我還對你不夠好、不夠容忍嗎?你看你還不夠自由嗎?」

兄長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手撫著劍柄,不怒而威,正氣澟然
所以我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以劍客標準而言兄長是高手,一不出鞘,出必見血,放在新派武俠小說裏應該就是最酷的那位劍神,,但現實裏我恐懼配著那把劍的兄長,我有時候思疑兄長什麼時候會對我拔劍

但兄長確實沒有鎖著我的理由
我也確實沒有跟兄長對著幹的理由
只是因為我的鎖是亞瑟用屠龍造的,兄長不是有陰影,便是顧忌
其實把這個鎖溶了,兄長可以把材料鑄成小劍,或者替倚天升級
這相等於同時擁有倚天屠龍,還不天下無敵?啊不對,一統武林?啊不,光宗耀祖?
我說,兄長你能不能拆下來再慢慢研究,我好暈.....
兄長說,「我正逢60年甲子升段的要緊關頭我也不焦急,你急啥?」
又說,「香啊你是男孩子,體力怎麼這麼差?要不這鎖留下來給你鍛鍊鍛鍊也是好的」
兄長大人你真會開玩笑
我直問,兄長是不是連山寨版的也造不出來?能不能給個設計圖我看看?
結果被一輪說教

「香你聽話一點就給你」
「07年?」「不,等你聽話一點」
「12年?」「不,等你聽話一點」
「17年吧」「你會更聽話...」


我哪裏不夠聽話啊
你要我回來便回來,你要我尊師重道我也起碼作個恭順的樣子,你說輸血就輸血唸書就唸書,我上司不敢說你不喜歡聽的話,我也其實沒興趣打擾兄長修練倚天劍
就算我真如兄長所說的那樣崇拜屠龍,錢才是推動我的力量啊!!


「兄長能不能給個更實在的理由?」

「2012不吉利,我這是為你著想,17年吧,我擇了良辰吉日了」

雖然我奉通勝為天書,我突然對黃曆沒有信心
規矩是兄長定的,兄長喜歡怎樣說都行,我說什麼都是迕逆
想到兄長對於倚天如此重視,我看不到希望……

當然,在想著這些的時候,我臉上不會看出絲毫端倪
我把一切不符合我形象的情緒埋在靈魂深處,這是生存之道
所以亞瑟捉不到我的思路,姐姐不滿我這麼快就被洗腦了,其他人以為我是兄控


一下子幾年過去了,一日我繼續要去賺錢,所以特別早起
當我在洗面台洗臉的時候
忽然一陣暈眩
我想大概是最近因為感冒越發嚴重於是輸血輸太多了
對於我的感冒.新上司不怎關心病情.他只是一直強調「輸血」他說只要多輸血就好了
我其實有點不滿.但是想想跟新上司過不去等同與跟哥哥過不去.這樣錢很難賺.算了
把爭吵的時間花在生意上更划算

當我好不容易在洗面台站穩之後,下意識抬頭照鏡子,忽然發現鏡子上的臉,我不認識!!!!
那細細的眼睛怎麼沒有以往的意氣風發了??
更有一種..............陌生的熟悉與親近,有點像每天陪我唸書哥哥的眼睛
我驚嚇萬分,連忙洗臉,幸好洗過臉後神智就清醒了
眼睛就是眼睛!嘴吧就是嘴吧!
外頭傳來新上司叫我趕快去跟兄長念書.還有如果今天身體又不舒服就多輸一點血
我忽然對於新上司感到嚴重的不滿.我的感冒真的是輸血就能解決的嗎?
還是說新上司就是想要把我的血通通換成兄長的?
當然兄長覺得,我的血跟他的血本來就是一樣的?無所謂,這有什麼問題,
我只是想好好賺錢而已!如果身體不健康就無法賺錢了,為什麼新上司都不好好看我的病因呢?他整天只想著如何諂媚兄長,連這種願望都沒有辦法好好滿足我的新上司.要來何用?

我要錢啊..............

因為沒有錢的話,我就什麼都不是了.....這是亞瑟教給我的道理
因為我的存在那麼小,我幾乎無法自立……我必須努力賺錢
所以即使知道兄長的血來路不明.甚至可能是從老家的親兄弟身體中抽出來的.我還是乖乖任由兄長與新上司安排輸血
可是到最後.要是我.........
我身上的血都跟哥哥變的一樣,結果….如果我不再是我呢?

我感到恐懼.莫名的恐懼了
賺不到錢比較恐懼?還是失去自己思考意志比較恐懼?
一時心煩意亂之下,我跟新上司說我要休假

不等新上司答應我就先偷跑了
衝出去外面,呼吸新鮮空氣
迎面看到灣姐姐.她提著大包小包像我走來
由於灣姐姐獨力居住.所以為了營生.灣姐姐總是提著大包小包到處兜售自己製造的商品
看到我,灣姐姐就笑著走過來了
除了哥哥以外,灣姐姐是第2個喜歡跟我問「你過的怎樣」
如果說哥哥只希望聽到我回答「非常的好」
那麼灣姐姐就是傾向聽我「抱怨」
原因無他,因為如果我抱怨的話,灣姐姐就可以繼續找理由在外住了
正如哥哥聽到我回答「非常的好」總是在妄想哪天灣姐姐會因此回去住一樣
我其實兩個人都不想得罪.因為我要賺錢,他們似乎也沒有發現我的回答兩種答案的唬弄意圖

.......還是他們明知到我在唬弄他們.他們也不願意揭穿呢
不過看到灣姐姐我還是相對比較輕鬆點
起碼灣姐姐不會要我感激她.也不會要我變成她
雖然相對來說就是.灣姐姐也沒有比哥哥還要對我關心.但是奇妙的是,灣姐姐的存在是哥哥維持關心我的動力.
莫名其妙的三角關係,算了!我家的三色台43年來親自演繹了,家事都是很複雜的,我只要能從此賺錢即可

聽了我的煩惱,灣姐姐一副有聽沒有懂得樣子
她總是說:「香!你不滿你就推翻新上司嘛」
灣姐姐大概不知道我根本沒有權力選上司吧!而且我不是要反啊!我比起所謂的自由夢想我更重視穩定與錢…….

她又說:「耀哥哥給你反動思想你不要接受!你要有獨立意志的思考阿」
灣姐姐大概不知道.事情哪有那麼簡單的呢.我寧可巧妙應付也不要讓哥哥抓狂==

她總是說:「香!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
其實我是無法離開兄長太遠的,明眼人都知道,如果灣姐姐決定要離開兄長獨居.就是等同離開我,不過我總是會說一個讓灣姐姐滿意的答案,因為我喜歡看她的笑容.有點傻呼呼,擁有我缺少的浪漫與天真


我跟灣姐姐談過之後心情稍微舒暢了一點,灣姐姐明顯暫時不想回家.換句話說這種形態還可以讓兄長維持「50年不變」

…………..不!
其實任何人都希望我改變吧
新上司希望我變的跟兄長越來越像,讓兄長認為我越來越聽話
灣姐姐希望我越來越能反對兄長,好協助她獨居

我只是想賺錢而已,安穩的生活中好好賺錢
因為只有錢財能證明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但是,我忽然很猶疑
那麼,我自己,算是什麼?

這問題太哲學,再想下去我要精神分裂
兄長說都是因為亞瑟下了這把鎖,我才充斥著「解鎖」的念頭,以為解了鎖就很美好,以為解鎖就解決一切問題
解掉這把鎖我就會恢復力氣嗎?
但是理論上這個鎖應該要解掉的,怎麼還在?
假如我恢復健康了,是不是就不會怨兄長不肯解鎖和輸血?

那我現在能怎樣
請兄長去解亞瑟留下來的鎖其實是強求了吧,這兩人是天生的仇家

我突然有了非常恐怖的念頭,也許兄長根本沒打算造出鑰匙,他是想把我整個人溶了,或者把我一隻手挑了,我很明白,為了與倚天人劍合一的最高境界,兄長什麼都做得出,包括犠牲我的靈魂和意志,而且任何一個做法,兄長都可以解釋這是愛我、為我好,我無權抗議。只要一有反對意見就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家裡的兄姊人人得以誅之………因為據說兄長對我最要好了。他們認為我也該擺出同樣感恩的姿態

兄長的確非常的關心我,關心我關心到時時關切我的新上司,搞的新上司一言一行之前都要兄長同意才敢作數。家裡的兄姊說兄長是多麼愛我啊!愛我愛到事必躬親的指導我生活一切秩序。但是在我眼裡卻是百般滋味不知道該如何說起,我連負氣的一句「leave me alone」也不能說


無論在何時何刻,兄長在我眼裡都是最搶眼的存在,這點我從未懷疑過
但是我懷疑兄長愛我的方法正不正常?還是他只要我變成無意志的小木偶就好了

我思疑兄長輸的血混有麻醉藥,所以我一直暈,記憶混亂只要我一昏了.......兄長就可以對我………..新上司不會幫我的。因為他只是一個串場的打工仔,討好我兄長是他的職責。他正巴不得把我的靈魂抽出來,換成兄長喜愛的另一種意志。

沒有靈魂不就等於死嗎?

想著我整個人發涼了,強烈的情緒沖上來,不想死,我為什麼要死,這不是我的錯

我看著自己的手,能不能找什麼堅硬的東西砸下去???
真是發瘋的行為啊
但是我感覺也快瘋了,這好像是我唯一能自己作主去做的事
對,我是被迫的
我有力氣發瘋,卻沒力氣工作
我從前的自信自強到哪去了
問題也是,我很懷疑這鎖砸不砸得開?砸不開怎麼辦?
這算自殘嗎

如果自殘了,兄長會不會對付我呢?說我不乖,破壞家裡的和諧……
還好兄長對我的家規還沒有實行這一條?


我又很恐怖地想,這也是兄長算好的陷阱嗎?
兄長會這樣開場白吧,「香啊,我看你好像不能管好自己哦…….」
他會不會乾脆說一個屋子裡頭就一個裝潢就好了,直接連廢材新上司都收回去不行!我不能讓兄長找到理由……..雖然我與新上司似乎八字不合,但我跟倚天劍絕對是太歲相沖

我要繼續微笑才行
承襲亞瑟的教育下,即使神經幾乎一拉就斷,但是我笑容還是非常優雅

其實我並沒有挑起事端的意圖,也沒有跟兄長反抗的意思,我只是想賺錢與過著和平的生活而已,因為我最重視錢與穩定

當年,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我的子民很少很少,現存我的子民大多都是從兄長那邊逃過來,他們逃避戰亂,來到了我這裡。來到異鄉,他們身上是一無所有,唯一的心願就是穩定與賺錢………我唯一的籌碼就是我自己,所以我不管做什麼工作都會全力以赴,我相信人定勝天,只要拼命工作。即使我再小,上司再不好、世道再艱困,我終究也可以有成功的一天。

我很小、除了在亞瑟家待過一段日子以外,我並無其他特別之處。
這些事情,相信家裡的其他兄姊也是這樣暗暗的議論著。批評我恃才慠物,自以為高人一等,瞧不起同胞
或許他們認為我不配享受現在,或許我也害怕淹沒在家裡一群各有所長的兄姊之中

既然在百年之前,一無所有的我也可以靠努力爬到現在
但是,百年之後的我,處在尋找自己的未來與家庭和睦的十字路口
努力還有用嗎?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涵
  • 原來算是沒有結局的文章啊……但說不定就這樣也好(?)

    很喜歡這位香家太太的表現手法,沒有很明確地說出某些部份,
    反而是用替代的方式讓我莫名的喜歡(?)

    一直以來都以為香/港是很繁榮的地方,即使知道一些關於香/港歷史的種種,
    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只是會同情吧?畢竟這是灣家沒經歷過的。

    但在看完這篇文之後,反而卻弄清楚了一些事情啊……算是有點深的感觸。

    香家人雖然不希望改變太多,但或許有更多香家人是希望能穩定和好好賺錢?
    大概是因為平常都看不到香的表情,所以才不了解香的想法吧,

    我覺得灣與香都希望未來能好,但是卻又不知道到底要怎樣才算是「好」?


    (啊,留言不小心留太長了……)
  • 其實鴨子也依直認為香港是很繁榮的地方
    因為去過香港好幾次那裡倒真的很熱鬧
    而且香港國民年收入也比台灣高很多
    不過這些日子以來 訪談了好幾個香家太太
    感觸就不同

    怎麼說呢
    看書面資料跟真實的去生活在那個環境裡是兩回事吧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38 回覆

  • miniya
  • 喝哈!金x版(x庸版)的APHXDDD??
    如果我搞錯了我先說抱歉XDDDD
    好酷喔,這種曖昧不明(?)的文章我喜歡XDDDDDDDDD
  • 鴨子也絕得有看武俠的風味耶
    話說香港出了好幾個武俠大師呢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39 回覆

  • catgenius
  • 很欣慰,和我理解得差不多
  • catgenius桑
    您用[欣慰]這名詞好奇怪==????

    這個故事大概只能代表一個香家太太內心的故事
    雖然可能跟其他香家人觀念重疊
    但還是不能代表全數香家價值
    特此著名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40 回覆

  • 笨笨
  • 阿~~~
    不管是香家人還是灣家人 都不想改變太多
    兩人都有一種淡淡的哀愁阿~~~((天音:你因該為你的功課哀愁吧!!
    兩個人都有一段歷史呢~~ 大家都加油吧~ ((天音:你的功課才要加油吧!
    偶爾用這種表現手法也不錯呢~~~
    討厭啦~~~我有點看不懂= = 所以是一段一段慢慢看~= =
    看完後心裡莫名的平靜.......
  • 是阿
    台灣也一直喊著[保持現狀]
    能保持到哪去呢 讓人擔憂

    希望您功課學業要加油喔^^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41 回覆

  • 曙光
  • 身為香家人竟然看不懂文中部分的暗示 (ORZ)
    不過除此之外,這篇文的整體感覺我很喜歡
    好難得看見帶武俠(?)色彩的APH呢~
    希望繼續見到其他的好文章!!
  • 曙光桑.........
    此文的作者說的那個年代真的是離現在有一點點距離了
    有些暗示比較艱澀些
    所以真是不好意思呢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43 回覆

  • mooncry
  • 港仔你不是只有錢可以依靠啊!
    還有搞笑巨星周星馳啊~(雖然他有時很難搞)~XDD

    身體跟大哥牢牢黏在一起…呃 不是
    你家北面就是大哥及兄姊們正在熱切地關照著你  
    一定緊張到眉毛都變細了對吧? 真是辛苦你了港仔(拍肩
    賺錢?有灣姊姊陪你!民主自由?灣姊姊示範給你看!
    希望不要一直講普通話 偶而跟你講講香港話?
    趴趴趴…趴該!(趴你個頭該啦笨魚!!XDD

    看完鴨子這篇 讓俺想到超霸世紀(許景琛著)的結局
    港仔就跟那個雖小的男主角差不多無奈吧…嗯orz

    口胡!赤無極!你弟赤鷲真是個大好人啊啊啊啊(??)
  • 鴨子很喜歡周星馳呢
    不過還是覺得她在2000年的作品比較好笑呢

    其實更三次元的港仔搞不好算是偉小寶一樣的人物
    只是他不擅長說普通化
    所以在灣家與nini家看起來叫沉默寡言xd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45 回覆

  • 小囧
  • 又是我了,請不要介意 (掩臉)

    於是這是一篇很會令人產生共嗚的文章(最少我是 XD)
    另外這種風格(?)很有愛 XDD

    看完之後,
    只能說一句「小香實在沒辦法獨立」
    始終小香資源不多
    大部份的物品都是從NINI來的
    要獨立始終沒灣娘的容易 OTL
    所以對於小香,努力的賺錢並倚靠NINI比較好吧

    雖然NINI可能真的想將小香NINI化(?)
    不過我覺得NINI暫時不會吧
    要是NINI讓灣娘看見小香被洗腦
    大概「NINI的灣娘回家大計」會失敗吧 XD
    小香不要緊喔,灣娘一天沒回家你一天都不會被完全洗腦(大概吧)

    呃...也許我不太了解現在的政治局勢
    說錯了什麼的話請不要介意 (掩臉)(逃)
  • 鴨子其實也蠻喜歡這樣武俠的風格呢
    鴨子寫不出來這樣的味道
    所以看起來格外可愛xd

    為了香香.灣娘要努力繼續獨居媽?
    這樣媽?......
    對於未來還有nini的看法
    其實香香也很迷惘與矛盾呢

    但是他們很少說.因為覺得說了也沒用
    這是鴨子小小的觀察心得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48 回覆

  • 茗
  • 以下可能有其他作品劇透﹝?﹞或令人覺得不適之瘋言瘋語,請斟酌觀看,謝謝!

    其實看到nini和小香之間的互動讓我想到一部作品《牛x盒上的那張照片》
    裡面親生家庭和女主角之間的矛盾感很像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
    大部分的人都怕吧
    畢竟都是人會有的正常情緒反應
    很多奇怪的舉動其實動機都很單純
    只是其他人要不要去了解而已﹝所以才會有犯罪心理學﹞

    有刀就有鞘呀!﹝吶喊﹞
    不然就會向《十二x記》裡的女主角一樣
    會被自己的心魔給困惑
    最可怕的不是外來的魑魅魍魎
    而是內在的心魔
    因為只要你不主動給予「同意」
    外在的威脅是不可能輕易進入的
    相反的,慾念潛藏在內,防不勝防

    雖說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但旁觀的還是路人呀
    講再多也是嘴砲
    ﹝就像我現在所做的事一樣﹞

    《侏x紀公園》裡有一句台詞:「生命都會找到他的出路。」←我可能搞錯
  • 茗桑
    可是縣在三次元的香家有個問題
    就是無論內在或是外在
    都是中*南*海說的算
    中*南*海沒有宣布.一切都不算數......
    然後越來越多外地人藉由各種方式移入.....

    他們立*法*院與特*首幾乎都是裝飾用
    連房價高居不下被狂炒.港人難以買房都難解決
    其實港人多數對政治沒有那麼有興趣阿

    只是..............埃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51 回覆

  • REN
  • 也許身為灣家人不可能完全了解香家的事吧
    但是
    各有各的心結
    這是一定的......?

    看完之後有種莫名的沉重......
  • REN桑
    不知的幸福與了解真相的沉重
    世界大概就是這樣吧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52 回覆

  • vitaminxxx
  • 明知是正經向
    但一看到許多武俠小說風格的字眼
    我還是不爭氣的笑了XD
    當然到後面就不會覺得好笑了…

    可能平常我太少關心新聞了
    有些地方看不太懂 > <
    一直在想「鎖」指的是什麼…

    平常小香在許多灣家人的心目中
    都只想到光鮮亮麗、繁榮的一面
    這篇感覺很真實、充滿小香的隱憂
    雖然不像耀灣之間的衝突那麼顯而易見
    但仍可看出人人都有一本難唸的經啊~
  • 「鎖」.......
    其實鴨子也沒有仔細的問那位香家太太耶
    不過鴨子自己覺得那應該是
    香家大眾選擇自己政府領導的權利吧.....
    香家人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完全選擇自己的政府

    香家人有投票.問題是每人的選票價值不一樣
    這個好像是英*國時期就有了....

    a12361510 於 2010/04/26 18:55 回覆

  • 季翡
  • 我覺得由用了幾個詞而已就挂上武俠風是不是草率了點,果然是沒看過的結果,汗。大大閲讀的範圍過於女性化或者說輕浮化了哦。建議什麽都會找來看接觸面豐富的話應該創作功力會更高吧,就光是言情作者來説的話,一輩子大部分之間都花在了讀同類作品的作者和一個閲讀面切入點更廣的作者同是一類型後面也會創作得比較好一些吧。
  • 嗯.......但是鴨子覺得不是用了那詞的感覺
    而是中間有提到修練.人劍合一的情節
    其實鴨子在潤稿子的時候是很仔細盡量順從原來作者的大綱XD

    感謝季翡桑熱心的建議
    不過每個人喜歡閱讀什麼書籍應該是自由的啦

    鴨子近5年來大概是比較偏好歷史與偵探犯罪等懸疑小說
    最近很喜歡的是...龍紋身的女孩
    言小大概自從上大學之後...就只看2位作者的本子
    可是那兩位作者一年幾乎只出2本(哭奔)

    a12361510 於 2010/04/27 23:13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