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香君:入學的小高一美少年,剛搬離乾爹亞瑟家,回去與兄長王耀(APH學園近年捐助最多的贊助者)同住,但在上學期間,香另外在學校附近居住以利上學,假日再回去王府。
灣娘:高二的學姐,之前因為跟兄長王耀生活意向不合,大吵後憤而離家出走。
亞瑟:興趣是培養乖孩子,堅稱自己只是喜歡養成遊戲,他是APH學園的副校長,另外一題校長是阿爾

【前情提要】今年APH學園來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新生,他神秘複雜的身世導致他到底姓王?姓柯克 蘭?沒人講的清楚,於是只好尊稱:香君,眾學長姐與老師教職員唯一能得知的是—此位新生背景後台超硬,巧妙融合西方最大勢力+東方最大勢力寵愛於一身的美 少年,一入學就表現出完全與其他新生格格不入的習性—上學只是應付家長的副業,課外活動才是他的主業。

這位囂張的新生,不管上午下午課堂操場,耳機絕不離身。只要一到下午特定時間就會 自動從學校蒸發,有神秘消息指出此位不良新生,耳機聽的若不是股票、金融動態就是跑馬消息。另外他蹺課的身影總是會準時出現在銀行、交易場等金融機構,不 然就是冒出在女生聚集的地方,拿著各式各樣的神秘名牌,引起女同學瘋狂嘶吼搶貨的熱潮,也能看到他的蹤影,這種目中無學校的態度還有俊美高挺的外表,居然 也惹得不少女生的好奇的眼光與愛慕,氣的各位老師與學長都恨的牙癢癢,無奈每次大考小考這位不良新生總是以滿分的姿態名列全學年第一,外加那可怕的家長後 台背景,以及謠傳在賭場、PUB...等不良場所,此少年都有神秘不可知的黑闇勢力,於是不滿的人是只敢在背後議論紛紛,誰也沒那個膽子去冒犯他。於是香 君多了一個綽號:「已出社會的小魔王」

但儘管「已出社會的小魔王」後台具有諸多勢力,但不知為何他在學校的作風異常低調,無論是學校的師長或學生,他皆不參與任何一方的勢力,上課、考試—他僅維持了身為學生最基本的本分,由於種種因素倆人自幼分離,為了能跟自己的寶貝弟弟多一點接觸機會,於是高二生的灣娘自告奮勇提議要幫香帶便當,託了學園教職員皆對香另眼相看的關係,香在學園擁有一個獨立的社團辦公室,姊弟倆便相約在此吃便當。


■■■■■■■■■


【午休時間●香的社團辦公室途中】


「呼呼呼呼!糟糕!糟糕!討厭啦!菊老師為什麼上課上那麼久呢!這樣就拖延到跟香的午餐時間了!!」

高二生灣娘提著兩盒手製便當狂奔在學園走廊裡,她粗魯的行為引起了眾學生側目,這已經違反了校規第五章第三條第2小點「任何人在任何時間,不得在在走廊上奔跑喧嘩。APH學園師生無論何時何地皆必須優雅從容。」副校長亞瑟.柯特蘭是非常重視禮儀的教育家,他制訂的校規有如天上星星一樣多。儘管校長阿爾弗雷德.瓊斯就是經常帶頭違反校規的人,但一般學生如果觸犯校規的話難免會被關到禁閉室處罰一番。可是灣娘已經顧不了那麼多 了,現在離午休時間結束只剩15分鐘,等著午餐的香一定很餓了,之前自己提議說帶倆人便當一起午餐的時候,香曾經很客氣的婉拒,但是灣娘很堅持的希望香能夠接受,所以假如自己連送便當也遲到的話就太丟臉了。畢竟自己跟香小時候就分開了,假如不是因為念同一所高中的話,倆人根本也沒有相處的機會,自己得把握機會好好加深姊弟感情!

一想到這裡,灣娘更是加緊腳步的向前奔跑,幸好女孩冒著違反校規被關禁閉的辛苦並沒白費,當灣娘衝到相約的社團辦公室時,待在社團辦公室的美少年尚未離開,透過社團辦公室的窗戶,灣娘看到一頭烏黑亮麗的黑色短髮柔順貼在沙發椅墊上。真是太好了,當女孩高高興興的正要推開社團辦公室的大門時,她的眼光卻看到少年的俊秀臉蛋裝滿了惆悵,少年並未發現女孩在門後窺探,他正一臉抑鬱的的把玩一張畫有薔薇花紋的紅色卡片。

那張畫有薔薇花紋的紅色卡片,正有一張一模一樣的卡片放在女孩的上衣制服口袋裡,灣娘很清楚那張卡片是什麼,每次學期段考後,副校長總是會邀請一些成績名列前茅的聰明學生或是社團表現出色的優秀學生至副校長家共享下午茶,學生們戲稱這是「副校長的好學生獎勵派對」。少年手上拿著卡片便是副校長的下午茶約會邀請卡。



女孩前些日子接到這張下午茶邀請卡時還蠻慌張的,因為聽說副校長是一位嚴謹而講求禮儀的紳士,而自己不曾參加過與副校長相關的宴會與派對,倘若抱持著輕鬆的心態前往下午茶邀約,假如因為舉止不適當而出醜了怎麼辦呢?現在女孩獨居她又與兄長爭吵的狀態,別提到在宴會上出醜,能夠透過任何機會多交幾個朋友是灣娘首要之急的任務,不過灣娘轉念一想這樣性質的下午茶邀約,香肯定也會被邀請。根據灣娘的印象香是副校長乾兒子,少年在回到兄長家生活前一直就是在副校長家裡頭長大,少年肯定對於副校長家種種禮儀與習慣瞭若指掌,所以如果自己跟香一塊出席下午茶邀約的話,應該就不用擔心關於禮儀舉止的問題。

理論上接到這種邀請,應該是香難得可以名正言順的回到自己過往的家的好機會,但是為什麼少年的神情卻是帶著淡淡的無奈呢?聽說副校長很疼愛自己的乾兒子們,香擁有的諸多知識都是在被副校長收養期間內學習........那難得有機會可以去探望副校長與自己成長的老家,香到底在煩惱什麼呢?灣娘歪頭想了想,想不出所以然,所以決定主動出擊!

「香!久等了吧!菊老師忽然拖延了下課時間,讓你等那麼久,真是抱歉。」灣娘提著便當笑嘻嘻的步入社團辦公室,她很快的將便當放在沙發前的長形木桌上,女孩說:「我們來吃午餐吧!」

看到女孩冒出在自己面前,少年才稍稍回神了過來,俊秀的臉蛋露出了斯文的笑容道:「不急,我也正在想事情呢!」

「香!是不是在想關於柯特蘭先生的下午茶邀約呢?」女孩抬頭望著少年,一臉天真爛漫的笑著說:「老實說我接到邀請卡真是嚇死了,深怕自己到時後出席無法表現出淑女的舉止,但是香應該是很期待那日的下午茶邀請吧!因為香很久沒有回到柯特蘭先 生家了,一定很開心吧!」


「.................」少年反手將自己的邀請卡收入自己的上衣口袋,對比笑容滿面的女孩,少年平靜說到:「灣姐姐打算要出席嗎?我可能不會去吧!」


 聽了少年出乎意外的回答,女孩吃驚的說:「為什麼呢!很難得耶!這不是優秀學生的表揚嗎?」


「..................」少年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開始吃便當


女孩熱誠的說著:「而且香不會想念自己以前生活過的家嗎?自從你回到耀哥哥家之後,應該就很難得有機會去柯特蘭先生家了」


「............」少年依然沒有回應,他繼續夾菜吃飯,動作飛快


面對沒有應聲的少年,女孩更加努力的鼓吹道: 「平常香上課時間總是會常常請假,現在你很少有跟柯特蘭先生見面的機會吧!這個時候見面就可以好好聊天了啊」

「.......................」少年依然沒有回應,他專心的吃著便當,恍如只有自己在吃飯

「柯特蘭先生一看之下雖然很嚴肅但是說不定私下很重感情呢,他說不一定很想念香!柯特蘭先生一定也很期待香過去拜訪的,所以柯特蘭先生才會特別發了下午茶邀請卡給香......」女孩越說越高興,她腦袋已經產生出一幅感人的會面

女孩興高彩烈的話尚未說完,少年卻忽然出聲打斷了女孩的話語

「灣姐姐請不要擅自用自己的臆測來說我的事情好嗎?」少年俊秀的臉蛋陰沈了下來,他冷冷的說:「在我看來,這種近乎是同情與懷舊的無用邀請只是給我添麻煩而已。」

「....................」 望著少年少有的嚴酷神情, 女孩脹紅了臉,一時無法回應,怎麼了?香怎麼忽然生氣了呢?由於很早就接觸服務業,在待人處事上,少年一向是非常好脾氣的,大度的很,不管面對誰的挑釁總是處之淡然,女孩不明白會什麼怎麼會再談到柯特蘭先生的時候,少年反應這麼大?


 望著女孩驚慌的模樣,少年沈默了下,然後淡淡道:「................即使我們有姊弟的名義,但我有很多立場跟灣姐姐並不相同,你不用考量柯特蘭先生、耀兄的反應,我需要。」

想了想,女孩垂頭喪氣的說:「對...對不起!因為香平常都沒有特別說你跟柯特蘭先生跟耀哥哥的事情,所以我以為相應該跟他們相處的都不錯啊!」


望著眼前侷促不安道歉的女孩, 少年苦笑道:「.........................抱歉,我剛剛也太衝動了,遷怒在妳身上實在失禮。每個人都有些事情,不適合拿出來跟別人討論。請灣姐姐不要放在心上。」


 女孩搖頭說:「我自己前往柯特蘭先生的邀約即可,剛剛我說的太得意忘形了......」


 面對女孩退縮,少年卻說:「為了表達歉意,下午茶邀約我會出席的,何時出發我再通知灣姐姐吧!我去接妳出席!其中社交要注意的地方我會帶著妳的,妳不用擔心。」


面對少年忽然回心轉意,女孩驚慌的說:「咦咦!如果香不想去的話」!不要勉強....」


 「這種事情,沒什麼想不想的,就這樣決定了吧!」少年放下手上的便當盒,優雅的取出手巾擦拭嘴角,薄薄的嘴角拉開微笑說:「便當非常美味,感謝灣姐姐的招待,不過我下午有些事情,就先離開了。」

香剛剛不是還在生氣嗎?怎麼忽然又恢復平時從容平靜的模樣了?搞不清楚少年想法的女孩端著只吃了幾口的便當,支支吾吾的說:「祝香下午順利!」

「多謝!下次見面吧!」

少年緩緩的離開了社團辦公室,望著少年修長的背影遠遠拉著一個小點,女孩垂頭看著自己的便當,忽然想到自己今天在便當似乎作了幾道辣炒小菜,怎麼少年把便當吃的那麼快還完全沒有喝一口水呢?少年剛剛在吃便當的時候大概是完全食不知味吧!

香果然在生氣啊.....


■■■■■■■■■


【下午●亞瑟.柯特蘭的宅邸】


亞瑟.柯特蘭的宅邸是一棟漂亮的5層洋房,外頭還環繞一圈種滿各式花卉的英式花園,下午茶便在花園與客廳裡頭所舉辦,在花園淺綠的地毯草上面便布置了一張又一張的長行木桌,鋪上潔白的大餐巾,所有下午茶茶點就擺放在上頭供來訪的嬌客自由取用,至於各式茶飲則由客廳的活動廚房精心調製

參加APH副校長的下午茶邀約的人不是一般的多,人潮相當洶湧,滿屋子的紳士淑女站滿了花園與客廳,一開始進入會場時,女孩就嚇傻了,她還以為只是少數師生談心的簡單下午茶,當灣娘慶幸自己穿了正式洋裝赴約時,穿著一襲簡單西服的少年卻半嘲笑表示,依照柯特蘭個性,要嘛!就是自己一人品嚐下午茶,要嘛!如果要是團體活動的話絕對是大肆鋪張、廣告天下,唯恐大家不成群結隊上門的公眾交際場合。

「啊!香先生!好久沒見到你了!」

「今天香先生會出席好難得啊!你身邊的迷人女士是?」

「香先生!今天有時間的話,好好聊聊吧!」

人潮非常的多,女孩異常緊張的站在少年身邊,少年老練的帶著女孩向四周的賓客打招呼,最後來到宅邸主人面前,由於搶著跟主人談話的人相當多,看著馬修與澳*大*利*亞纏著亞瑟柯特蘭喋喋不休的談論著話題,少年淡淡了拉開了笑容,他帶著女孩前往像主人禮貌性致禮,便轉身離開了,接著少年便告訴女孩她可以單獨行動,尋找自己想聊天的人了,她有事再回來找自己即可。

少年前往活動廚房端了一杯伯爵茶,便選了一個視腳隱密的地方,他靜靜站往客廳的角落,望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家具、建築,望著一室的熱鬧,他卻異常的感到冷靜而孤獨,這種社交場合對少年來說簡直是如魚得水般的熟悉,自從自己稍微長大到一定年紀後,亞瑟柯特蘭總是要求自己穿著適當的禮服協助他招待客人。而如今他變成亞瑟柯特蘭要招待的客人之一

少年腦袋湧現了潮水般的回憶,他曾經在這個屋子住了非常非常久,從一個無知而懵懂的孩子變成一個精明的商人,這個屋子的主人給了少年非常非常多的東西,不只是衣服與裝飾而已,還有根深蒂固的價值觀與教育。少年在這裡度過了重要的成長期與學習期,但無論他是如何苦心的模仿這個家庭的主人,無論他的應對進退舉止上有多麼完美,無論他在這個精緻典雅的大房子住的再久,少年都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成為這個古老家庭的正式一員,他永遠只是一個過客,永遠都是

如果說少年沒想過這個家的主人真的把自己當成家人,絕對是騙人的,但是少年也不曾有過期待,從小接受的教育告訴他,過多的妄想只會帶來失望,待人處事上必須節制而實際。一開始自己來到這個家,就是那個人為了利益考量而搶奪來的,遲早也會因為利益而交回去。果然到了最後的最後,自己就被這個家的主人親手送回自己一開始離開的地方,兄長說那是在百年的災難中,兄長的對家人的愛所爭取的一場名譽與驕傲的勝利,少年卻心知這個結果對於這個家的主人來說僅是一樁買賣交換罷了。

不管怎樣都好,自己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如果有說跟以前有啥不一樣的,就是自己在之前的教育下開始有了其他的想法,這種改變反而讓自己與兄長那邊的家人格格不入。所以他只能繼續選擇改變,改變自己,至少要讓自己能夠與兄長那裡更能溝通,畢竟少年很清楚他不可能再回到這個古老的宅邸,甚至連表示懷念都是一種不恰當的舉止。身為一個紳士必須考量眼前的環境與眾人的心情說話,才能夠維持眾人相處的和樂

亞瑟柯特蘭現在到底是用什麼心情在看自己的改變,少年也很好奇

惋惜?不屑?失望?還是根本不在乎呢?

兄長不喜歡自己被帶走的那段時期,這對兄長來說是一種屈辱。自己現在只要考慮兄長與自己就好了。想這種事情是浪費時間的事,之前少年一直都是這樣想的!只是前些日子得到了亞瑟柯特蘭的下午茶邀請卡後,忽然間想到很多過去的事情,還有以前自己在意的往事,這些都讓少年有些茫然,很多過去的事情,他喜歡的事情,他懷念的過往,兄長並不愛聽,少年自然也少提了,所以遇到女孩興高采烈的談論自己的過去,少年忽然有一種自己衣服被剝下的難堪。

當下他發了脾氣,隨即他感到無限懊悔,遷怒不是一個紳士應當有的行為,或許自己只是想逃避這種尷尬吧!對於記憶這種無用的感傷。說來自己其實說不一定很羨慕馬修與澳*大*利*亞,他們能開朗的與那個人談論過去,自己卻很難做到,說嘴只是像自己一相情願的期待,不管是在現實面還是在情感面。

少年討厭自己浪費時間。更討厭自己單方面的惆悵,所以他決意放棄過去,可是為什麼現在站在這個宅邸,自己又感覺到心情異常微妙

當少年站在客廳角落沈思的時候,帶著雙朵花烏黑長髮的女孩則端著一杯茶也悄悄的溜到少年身邊站著,少年回頭望著身邊的嬌小少女,她秀麗的臉蛋上帶著緊張的神情窺探著自己,他俊秀的臉蛋上不禁露出苦笑道:「這種交際場合~灣姐姐應該多利用機會跟人物交際交際~這對以後你要作什麼事情都會很有幫助的」


女孩小小聲的說:「這個我知道啦!可是我有更想作的事情!」

「................」少年低頭望著女孩大大的眼睛,她想說什麼呢?少年自認在女孩面前並未表示出太多自己真正的想法,畢竟女孩只是一個有名份的遠房親戚而已,他們有太多立場都差的很多,如果勉強要說有什麼一樣的話,就是倆人都被外人收養過而已,在這方面可以說是同病相憐。


「那個啊....那個啊......香雖然說很多事情,並不適合拿出來跟別人討論.........」女孩烏溜溜的大眼睛望著少年的俊臉轉啊轉啊!然後女孩清秀的臉蛋綻開了一朵溫柔的笑顏,她說:「可是不管怎樣,我想聽香說呢!我一定會保守秘密的,你可什麼都跟我說沒關係,如果香想說的話.....」

望著笑得閃閃亮亮的女孩。喝下了一口茶,少年冷冷淡淡說道:「...................如果我不想說呢?」


聽了少年不甚有興趣的回復,瞬間讓女孩慌張起來,她脹紅了臉強調道:「呃....呃........吶!當我沒說過!我沒有強迫香的意思!你儘管放輕鬆!放輕鬆!我很尊重香的隱私的!」


望著眼前擔心自己心情不好的女孩,少年薄薄的嘴角拉開了優雅的弧度說:「我有記憶的時候,就開始在這屋子長大了,這裡有我很多回憶........」

「是!是的...............」女孩羞紅著臉,抬頭望著少年,她原本想要扮演一個溫柔傾聽少年吐苦水的好姊姊,怎麼這種情勢看來,卻變成自己在強迫少年吐露祕密給自己呢?太失敗了!太失敗了!

少年俊秀的臉蛋露出了感傷神態說:「但是這回憶,有很多人都有,並不止有我一個。然而這些回憶,這個家的主人的想法我並不清楚,但是我很確定耀兄不會高興我總是提起這些過去................」


女孩低頭小聲回應說:「說的也是~我每次提到菊老師,耀哥哥也很生氣呢!」因為這些微妙的因素,所以香才在接到柯特蘭先生的下午茶邀請卡的時候會覺得很麻煩嗎?忽然灣娘感到萬分羞恥,她覺得自己當時鼓催少年回來與柯特蘭先生敘舊實在有夠沒經過大腦!

看著女孩恨不得恨不得挖一個洞給自己埋進去模樣,少年輕輕一笑說:「其實我沒有抱怨的意思,只是很難表示自己的心情吧!過去都過去了,回頭也沒有用。」

「....................但是,我覺得過去是很重要的啊~」望著少年終於露出放鬆的笑容,女孩鬆了一口氣,她慢慢靠在牆邊說:「很多很多過去堆積起來就是構築成現在自己的一部份,我很喜歡現在的香,所以我也感謝過去教育你的柯特蘭先生,當然還有耀哥哥啦!所以香也不要說的那麼沈重嘛...」


 少年歪頭看著女孩舒坦的靠在牆邊,俊美臉孔上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說:「灣姐姐現在靠牆的地方是柯特蘭先生最心愛的雕花壁牆,那雕花壁牆是維*多*利*亞時代製作的,以前我與澳*大*利*亞.馬修在那裡比身高標記時,曾經被柯特蘭先生罰關入禁閉室三天。」

「啊啊啊啊~抱歉!抱歉!」原本一臉輕鬆靠在牆壁上的女孩,驚慌的跳開三大步,恍如牆壁變成燙人的熱鐵


「老房子就是到處都是歷史!到處都要謹慎!到處都是禮儀與禁忌!」望著客廳擁擠的人群與熟悉的吵雜喧囂,少年悠悠哉哉的笑了笑說:「很受不了吧!」


■■■■■■■■ 後記


這是鴨子自己個人的解讀關 於香.灣.亞瑟與NINI~如果與其他人觀感不同,懇請見諒!大家看看笑笑就好了~人家畢竟不是香家人嘛~=3=

不知道為什麼~臨時產生了這一章

原本應該是寫甜蜜蜜的香灣的說~不知為何變的如此感傷與沈重耶(搥地板)

不過鴨子覺得 因為對於香來說.他很熟習亞瑟的家還有亞瑟的禮儀交際,所以他出席下午茶是如魚得水能表現得很得體, 可是香不想表現出這一點,因為他已經回到王耀家去了~
還是亞瑟親手把自己扔回去的~現在還擺出自己很熟悉這裡的模樣也太厚臉皮了, 但是灣一點都不熟悉亞瑟也不知到香的心情.所以才會衍生出這樣的故事
所以聽到灣說過去是很重要的.香聽起來雖然會覺得灣姐姐真是不在狀況內,心頭也會覺得暖洋洋的,因為這種話不會有其他人跟他說,亞瑟是不可能.王耀更不可能,如果是由澳*洲與馬*修嘴裡對自己說出來就是一種諷刺了,只有灣說來才不會是刺耳的話,大概是想表現這樣的故事吧

下一章一定是砂糖文,大概吧??如果沒有三次元靈感亂入的話

在此感謝 Vilina 桑參與大綱討論~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夜龍
  • 嘛、其實很多被殖/民的國/家或地方都會有這種感覺吧
    自己到底是屬於哪裡??
    自己的定位又是什麼??
    回去之後別人會怎麼看待自己??
    很多人因為害怕去面對所以選擇封閉這段回憶假裝不存在

    可是呀
    很多的回憶不就是這樣堆疊起來的嗎?
    如果抽去了某個部分那就會變的不完整了
    能不能坦然面對過去才比較重要我覺得

    所以香君趕快認真面對自己的過去還有感情吧!!!!!!((最後面的重點錯誤了吧=口=
  • 我覺得香不是不面對呢
    而是現在要處理起來比較麻煩耶
    畢竟現在與過去不同了@@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4 回覆

  • 村長
  • 難怪我們學校的英國遊學團今年沒有HOME STAY(東西會被弄壞)

    以前有同學去過(床被他弄壞了)

    到處都是歷史阿~_~
  • 老地方往往到處都是歷史
    耀加也是這樣啊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5 回覆

  • G控
  • 最後那段真是有趣可愛呢w
    處處都是歷史/說起來灣家也是吧/有很多前人留下的痕跡呢

    不管是小香或灣娘/都用自己的方式去面對曾經被統治的過去
    雖然有時提起好像會有點感傷/但總覺得至少現在大家都過的很好/真是太好了

    不論過去如何/現在的大家一起走向未來/或許才是最重要的吧w

  • G桑說的沒錯喔~
    雖然過去有一大堆感傷
    但是好好面對未來就是最重要了呢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5 回覆

  • orchidnight
  • 這篇留言偏向三次元香英XD
    文中小香為了顧及NINI的感覺,及覺得自己是被亞瑟放棄的
    所以對亞瑟不敢表現出想念的感情
    我個人感覺啦,香家倒是不少人很坦白的表現喜歡和想念著亞瑟家的
    個人覺得喜歡亞瑟是很自然的事
    因為真的很難想像沒有了亞瑟,小香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在遇上亞瑟前,真的是個又小,又多石頭,又多山,不易發展的地方啊
    NINI家這麼多孩子,實在很有可能不會用心去栽培小香
    所以沒有了亞瑟,小香很可能不能當起國際級商人,然後地圖上也看不見他的存在
    (以前老師這樣說:香家小到地圖上的一小點也是給多了)
    除了覺得感謝,還有就是長久相處的感情
    我以前也以為自己對亞瑟家沒感情的
    當長大了,回歸後,醒覺到一些現在少了機會看見,卻是自己自小很熟悉的東西,其實就是因為亞瑟而融合到生活中的,就突然很想念亞瑟了
    前陣子去了亞瑟家旅行,竟有種"尋根"的感覺,第一次去卻對不少事物有熟悉感,錢幣和郵票上的女/皇/頭,紅色郵筒及那個皇/家標誌
    當然啦,不能否認已過去了,失去了的東西,會更容易令人覺得它美好
    不過當見過亞瑟家人,聊起香家,那種好像互相有點理解帶有點感情的微妙感覺,
    就覺得也不是單方面的單戀了XDD
  • 英香很萌.很萌的
    不過雖然亞瑟對於香有大恩
    終究在分開的時候有一點點不甘心吧


    這是鴨子與其他香家大人討論時的趕想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6 回覆

  • REN
  • 悵然若失......?
    我個人是這樣覺得的啦XD
    也許過去並不美好
    但畢竟是自己的過去
    所以會懷念起曾經的美好

    不過我覺得香對亞瑟
    跟灣對菊
    應該是不同的感情吧......

    應該不太一樣啦
    不過不一樣在哪我也不知道=3=
  • 香對亞瑟的感情
    應該比較自然一點
    灣對阿菊的感情就太分裂了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7 回覆

  • 柴
  • .........................這個跟我想像中的香很接近的
    我從香那串省略號開始便被戳中了
    香真是太溫柔了.........

    灣娘說到那句過去是很重要的,「很多很多過去堆積起來就是構築成現在自己的一部份,我很喜歡現在的香,所以我也感謝過去教育你的柯特蘭先生,當然還有耀哥哥啦!所以香也不要說的那麼沈重嘛...」
    真的很感動,謝謝灣娘~ 灣也是很溫柔體貼啊~
  • 嗯嗯~因為這個文的點子
    是跟柴桑討論的時候
    生出來了啊~

    謝謝柴桑
    另外也謝謝對灣家人很溫柔的香家朋友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8 回覆

  • 小子
  • 我是香家人...

    其實跳到三次元的話,其實香君一點也沒有怕在耀哥面前說:「我想念亞瑟!!」之類的話...而且耀哥也不在乎這些事吧?(我是喜歡把耀和他上司分開看的人)
    只要香不是說:「我想跟亞瑟走」...大概誰也不會在乎這種小事.....
    有趣的是,香君上司整天都在膗眠香君,「你沒有被亞瑟照顧過喔!!」似的...用來討好耀上司,這點令我有點不滿...亞瑟送給香的禮物都被丟掉了= =|||
    看看小澳,看看小澳!!耀哥哪有反對小澳想念葡/萄/牙!!
    對不起..想太多了...回到二次元吧!
    亞瑟連一句對白都沒有令我很失望呢~~
  • 亞瑟之所以沒有對白

    是因為

    這篇不是英香,所以沒給他出場機會(被打)

    其實香家的上司行為,鴨子感覺那是為了揣摩上意

    a12361510 於 2010/10/18 18: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