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示:故事部分取材於香家朋友訪談,含有三次元認同立場描述(部分非代表全體),不喜請勿入


其實我的沈默不是沒有意見,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


「啊啊!!!王耀那傢伙真是混漲透頂了!!!他怎麼可以這麼鴨霸!不講理!惡劣!冷血!」

東方臨海的高樓公寓爆出一句尖銳女聲咆哮,那憤怒的氣勢足以讓大地震搖的程度,很難想像這樣的咆哮是來自於眼前年輕的少女,她有著姣好的臉蛋與纖細的身材。乍看下是一個天真浪漫的女孩子,但是發怒起來的少女臉蛋是直接扭曲到擠一團,大有母老虎開口咬人的架式

旁邊坐在沙發上的少年並未應聲,他只淡淡一笑,下意識拉拉自己喉結的領帶,然後聽MP3撥報的的股票邊敲打著手機,今天少年順道至女孩這邊談件公事,很不恰巧的遇到她又跟兄長吵架了,於是他只好先充當垃圾桶。

聽灣抱怨兄長不是第一次了,正如聽兄長抱怨灣也不是第一次,十天半個月,兄長跟灣少不了因為各式各樣的因素鬧緊張,然後總歸因為現實與大環境的期望下,倆人勉強的和好/冷戰。

一開始在聽灣生氣的抱怨兄長時,少年內心總是微妙的不舒服,儘管她生氣的事情並不是憑空抹黑,但再差勁也是他的家人,儘管自家的小報也沒有少罵過,但是這不代表他喜歡家醜到處外揚,但是也不能說是反對。這是很微妙的心態,他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她。後來慢慢相處久了,知道這樣反對也算是女孩表達關懷的方式,他也比較淡然了。


「如果哪天我忽然失蹤,肯定是活生生的被那傢伙氣死了。」女孩生氣的大聲嘶吼:「我再也不想跟那傢伙說上一句話了!我要跟他斷絕往來!」

「灣,事情還是平平靜靜的跟先生說吧!講事情時在氣頭上說話,總是談不好的。」少年眼光從手機螢幕轉到女孩秀麗的臉蛋,他說:「凡事沒有不能解決的,只要你跟先生耐心的好好談談,肯定是有辦法的。」

對於兄長與灣之間的長久以來的爭執,少年不參與評論。他唯一的堅持是希望雙方不要發生實際上的肢體衝突,畢竟倆人不管誰受傷了,他都不樂見


「別人的事情,你不要說的那麼輕鬆!」女孩氣勢熊熊轉頭瞪著少年,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我不是你,未來我可不想變的跟你一樣!


「..............................」

「...........................................」


儘管明白她說的是拒絕兄長的過多干涉,但是..........

她說不想變的跟他一樣,那麼在她的眼裡,現在的他是怎樣?


雙雙無言,忽然一種尷尬蔓延在倆人之間,彷彿是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一樣

少年呆立片刻後,轉身說:「灣!不好意思失禮了,我有事要處理,先離開。」


 

儘管少年在國際上商場上,以巧言令色八面玲瓏享譽於四方,但當下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的話。

她是天空中飛揚的小鳥,而他是水裡悠游的魚

望著女孩紅噗噗的臉蛋,晶燦的水眸,那種理直氣壯的態度,

雖然他們好像很相似,但他們原本就不一樣。他不可能跟她一樣,他想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口,

事實說來才傷人,像是被踩到痛腳似的,他只能僵硬的笑著躲避,於是他轉頭跑了。

 

■■■■■■■■■■■■■■



其實我的左右逢源並不是天生有人緣,只是賴以維生的艱辛交際。


地點:香所居住的高樓公寓旁的小公園

時間:夕陽


辦公結束,今天很難得晚間沒有任何公務約會,於是少年便慢吞吞的的搭地鐵漫步回家。在回家的途中看到小公園,裡面一堆孩子嬉鬧聲還有老人婦女的閒聊笑語,不知道為什麼,總之等少年回神過來自己已經蹲坐在公園角落的長椅上,發呆似的望著公園孩子們的玩耍。

不想回家

回家少不了要面對上司,還有零零種種的事情要作

其實素有工作狂之稱的他很少出現工作倦怠,只是前幾天跟女孩一場小拌嘴,忽然讓少年覺得疲憊萬分

 

世界不會因為一個人而停止轉動,所以這幾天少年還是依然如常的工作.只是刻意避開女孩不見面,因為他很清楚,一個人在氣頭上時,再多作接觸只會讓雙方吵得更凶.不如等對方氣消了以後再過去和好

忽然想到那一天灣的言語 

「我可不想變的跟你一樣!」

現在自己的存在到底算是什麼狀態呢?

表面上他是天之驕子,藉由養父亞瑟的教育下,他擁有國際的知名度與許多外人朋友,回到兄長家後,他得到兄長的資源又有特許的一家兩住處的自由,似乎是全天下的好處都給少年佔盡了。

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子的,他很清楚—

自從回歸到兄長家後,亞瑟對自己是保持著「不要扯麻煩」的距離

而那票兄弟姊妹們表面上跟自己是很親善,但是私底下他們提到自己,每個人都是一副當年其實只是你運氣好.要是那時被領養的人是我我肯定會過的比你更好的眼紅姿態

那些外人朋友以為他可以當接觸兄長的跳板,殊不知兄長對自己才提防的緊

提防的緊———說起來像個世紀無敵大笑話

表面看來經過長年以來的分別,兄長怎麼可能不對久別重歸的么弟疼入心底。

是的,兄長對自己確實特別重視很,但也因為長久的分別導致雙方巨大的價值觀不同,所以事事都相處的不怎麼順利。那時後回家時兄長說為了避免他不適應,所以在相處交流上特別把少年與其他的兄弟姊妹作一點隔絕,當下少年是慶幸現況不會變化的太大,時間一久才發現。原來不是只有他怕兄長過來洗腦,兄長也是怕自己去洗腦別人

香曾以為自己的回歸,帶來外界的思想潮流,他能夠讓家裡變的更好。不過事實上證明那是他的自我感覺良好。因為對於自己建議的事情,兄長幾乎都是搖頭以對,反而認為把那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搗亂,伴隨著家中兄弟姊妹的竊竊私語,他隱隱約約明白兄長認為假如放縱他的言行,他會成為會破壞家族和諧的異端。但是因為種種外界因素,兄長也必須維持現狀

已經嘗過滋味的自己既無法甘心同兄弟姊妹們流於和諧,但是已經回歸的自己又無法同一般人一樣大聲主張著自己,在兄長的提防與外界的期待下於是香只好維持著這樣的矛盾

四不像的自己,儘管貌似左右逢源.但是那也只是環境給的偶然幸運.只要自己踏過一步.想必就會被所有人摒棄

身為孤獨的異端,越發不知道該怎樣說話才好

外人不知道這般的不安,還以為自己是多麼幸運的天之驕子

這樣的無奈,其實一般少年也不太願意去多想

畢竟苦惱也沒用的事情,不如先面對現狀好好打拼賺錢

但是這樣的窘境,前些日子灣卻直白的在自己面前說了出來

「我可不想變的跟你一樣!」

揭開那遮羞布,乾脆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困境—

他沒有生氣,基本上少年不會因為這種事情生氣,前養父亞瑟的教育下他相當擅長收斂自己的脾氣,只是他暫時不想看到女孩。香沒有怪灣的意思.只是他也無法不介意

這個世界原本就不是很美好,灣一向太誠實,這是她的優點,也是她的缺點。

她對著親近的人說話難免就會比較直接些。

大概是因為都是異端又彼此都被外人領養過的關係,他與灣不知不覺就會相對親近一些,他也會因為灣對待自己的態度格外不同於兄長的溫柔,而感覺窩心。

可是那樣怎麼樣呢?

如果說在兄長的眼裡,在他身上成功實施了一個家族兩種裝潢,是勾引灣回來的籌碼

那麼對灣來說,讓自己討厭一個家族兩種裝潢,就是離開兄長的助力

說到底都是用感情在操弄他達到自己的希望罷了

 

 

只是兄長跟灣的手法不一樣

可是那又怎樣呢?

明白這個事實,卻無法生氣,只是想著要怎麼收拾後果,因為跟灣吵架對他並沒有好處

對於這樣老實認命的自己,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呢

真真對於自己的現實而感到無可救藥了呢

自己到底是期盼能從兄長與灣那邊得到什麼嗎?還是他也是對著這倆人在演戲?



■■■■■■■■■■




其實我的心始終不曾轉移。只是如同空氣一般


夕陽斜照下,望著公園裡嬉鬧開心的孩子們,少年苦笑


啊啊~等過一段時間,等到灣氣消,就送她一點可愛的化妝品,跟她和好吧!

灣她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


下次還是不要在灣面前提起任何兄長的話題吧,畢竟灣需要的畢竟是一個傾聽者,如果不想被她討厭,自己是沒有太多權力發言的


「香!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剛剛按你家裡門鈴.都沒有人在呢!」


這樣在公園中沈思的少年,卻剛好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那是灣的聲音

香嚇了一跳,因為雖然早就打算等女孩氣消要立刻道歉和好,但是現在他還沒有做好要如何安撫灣的準備

如果現在自己又跟女孩碰面.會不會又吵起來了?

一想到這裡,少年下意識要轉頭離開

看到少年立刻轉身就走,女孩急的在背後大叫:「不要走啊!香!你明明就看到我了!」


被女孩大庭廣眾之下大聲呼喚的少年,一時覺得無比尷尬,因為公園的老老少少的目光已經集中在他們身上,於是少年只好勉強裝出笑臉對著說:「灣,你好!」

「才不好呢!」女孩氣勢洶洶的大跨步走到少年面前說:「香你這幾天一直故意躲避我,我怎麼可能會好呢!我今天就是特別來找你的!」

「妳多心了」少年慢慢的倒退了幾步,他不想跟女孩吵架,但是看她這副興師問罪的架式,他實在沒有胡亂應付過去的自信,他僵硬一笑道:「我怎麼會躲妳呢。」

「...................這表情看到我像看到鬼一樣,你根本不想看到我!不想跟我說話吧!」女孩直接逼近少年,揪起了他的衣領

「妳有話就現在說吧!我聽著呢。」面對女孩的逼問,少年想都沒想繼續裝傻式笑容

然後在少年眼前上演了一場精彩的變臉秀

女孩清秀的臉蛋上剛剛還張牙舞爪的扭曲著,瞬間她眉頭一扭,水汪汪的大眼睛開始一滴滴的眼淚滑落了出來

「咦咦.........怎...怎麼了.....」少年驚呆了,因為女孩素來要強的很,他很少看到女孩哭泣,怎麼會忽然就哭鼻子了呢

「不.......不....要討厭我啊~香.....嗚嗚......對不起...」揪著少年衣領,剛剛還是逼問的母老虎氣勢,轉眼睛已經變成可憐兮兮的小貓咪

「我又沒有說我討厭你~」少年連忙抽出手帕遞給女孩

「可是香躲著我,看到我又很為難的樣子........對不起...」女孩抽抽搭搭的靠著少年的胸膛抽噎說:「香回去之後我就在反省了,我都覺得這樣任性亂講話的自己超討厭的.......香每次都這麼體諒我的,為什麼我不能體諒香呢?」


「好了,別再哭了。」看著淚連連的灣,香意識到公園週邊很多人在對著他們竊竊私語..於是他嘆了口氣說:「擦乾眼淚吧!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啊!我是不會討厭你的。」

「不!不是這樣的,會討厭的........」灣拿了香給的手帕一邊擦眼淚,一邊說:「因為人與人的牽絆是很薄弱的啊!如果沒有那特定的時候就道歉和好的話,可能永遠永遠都說不上話了,像我與耀哥哥就是這樣,一開始原本只是小小的觀念不同,可是現在已經無論如何都無法傳達彼此的心意,我看他不順眼,他也覺得我很礙眼。」


「一直以來香總是陪在我身邊,要是連香都討厭我了..........我...我.....」女孩緊緊的揪著少年衣領說,

握著自己衣領的小手的力道極緊。彷彿也在訴說著主人恐懼的心情。少年看著涕淚縱橫的女孩,心裡頭又甜又酸。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感傷,他又不是她,在這種大環境下,他不可能會因為情緒去討厭一個人啊!灣這個傻瓜.......


「不會的,這種事情不用擔心,除非是將來我們不適合見面了。」輕輕摸著女孩長長秀髮,少年軟聲說道


「.....................................以後不管我的將來變的如何,都希望香在我身邊。因為我喜歡香。」
 女孩抬頭望著少年,看著少年不是很相信的模樣,偏頭想了想,咬牙切齒的說:「就算香選擇跟我不一樣的路也沒關係。我喜歡香。不管香以後決定什麼,我保證永遠永遠都喜歡香!」


聽到她的告白,他微皺起眉頭,永遠不變聽起來是個低級謊言。起碼自家上司都只敢對自己說50年不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女孩對自己說這樣的謊話,還是無法不覺得內心一陣柔軟。灣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她總是在自己情緒激動的時候說出一些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如果真的去相信的話就是傻子了

但是這樣的傻瓜灣,卻是看起來那麼可愛

因為考量現實的自己絕對不會說這樣話,所以對於會對自己說這樣甜美謊言的她,沒有辦法抵抗

少年俊臉到露出淡淡苦笑,然後他伸手抱住眼前激動到不行的小小人兒,他輕聲說:「嗯嗯~我知道!我知道~別哭了啊!」

「你才不知道呢.......一副在哄我的模樣。」被少年摟在懷裡的女孩,稍稍收住眼淚,嘟著紅唇百般不滿的控訴道


少年嘆氣道:「不過我實在是跟你不一樣,所以被灣這樣說也沒辦法。」

「才不是!香只是沒有像我這樣無腦直接跟耀哥哥翻桌罷了。」女孩氣呼呼的繼續揪起少年衣領說:「你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你希望
耀哥哥那邊變的更好,你的努力,我都有看到喔!」


「.................是這樣嗎?對於先生,我常常覺得我在做一些徒勞無功的傻事。」少年低頭埋首在女孩的髮梢上低語,依稀聞到那淡淡的梅花香氣,身為異端的自己對於兄長的奮鬥並不是鏡花水月嗎?聽起來又像是一個低級謊言。但是聽起來耳朵很舒服


「只要說久了,總有一天那個老古版也會接受的!所以不要露出這樣無奈的表情啊!」女孩抬頭燦爛一笑說:「香是很厲害的啊!」

「現在,你還不是在哄我嗎?」少年輕輕一笑

其實他一點都不厲害

真的

一直以來都是有點焦頭爛額的奮鬥著,擔心被同化,擔心被超越,工作狂就是在反應著自己的不安

不過看著眼前美麗的笑花,自己好像也變的有一點點厲害了

可以嗎?繼續努力的奮鬥下去。其實他的希望不曾改變—不管是灣還是兄長,都希望有著不用考慮大環境,不用考慮旁人眼光,能真心彼此微笑的那一天。


「我是說真心話!才沒有在哄你!」抬頭起來的女孩,恰巧瞄到周圍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現狀,於她小小的尖叫了:「咦咦,怎麼大家都在看我們!!!」女孩驚慌的推開少年的手,偏偏少年的臂膀此時卻牢牢的箝制住自己身子


少年氣定神閒的說:「不用跑了,從半小時前他們就已經當作是偶像劇在看戲了。」

起先女孩在公園裡頭對著自己旁若無人的大聲叫喚的時候,觀眾已經再圍觀,接著氣勢洶洶的揪起衣領追問,情況急轉直下的哭訴,最後甜甜蜜蜜的相擁,估計公園裡頭的三姑六婆們看著很過癮,正在等待一個KISS作大結局


「你你你你!為什麼不提醒我!」女孩臉蛋一下燒的跟蕃茄一樣紅,顫抖的控訴道。好丟臉啊!咆哮哭泣告白都被別人看光了!


「我已經很習慣成為狗仔隊的追蹤目標了。」
少年莞然一笑說:「灣,你覺得我們是不是該擺著漂亮的POSE給他們拍張紀念照呢?」



■■■■■後記


稱呼是部分參考本家魔王的設定~

 

話說主文沒寫到灣的心情呢,後記補述一下

那天發生失言風波後,望著香逃離的背影,灣立刻就後悔了,當下決定要趕快道歉和好

偏偏過了好幾天灣都找不到香(香躲藏模式發動中)

對灣這種急性子的人來說,越找不到就越著急,越著急就越難過與氣憤(惱羞成怒ING)

於是灣就親自殺到香的住處去找他,居然又沒人在,在沮喪萬分的狀態下,在公園看到香!!

如獲至寶的灣,當下爆發.......neko10.gif

如同香所說的—灣的缺點就是太衝動鳥~~~

一分生氣可以變成3分生氣,3分生氣可以變成爆炸前夕,情緒總是大起大落的很



拖槁那麼久,呃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謝罪才好

其實鴨子不得不承認已經對於寫作感到嚴重的倦怠了(被毆打)

倦怠的程度很嚴重,嚴重到最近半年都沒有新點子,依賴舊點子來寫作,好像在組拼圖一樣........

我不喜歡玩拼圖挨.........T___T

不過這篇香灣是算是新點子呢,也不能說是新,沈澱很久的想法

對於NINI,香與灣的態度不太一樣,我常常在跟香家朋友聊天的時候,都覺得彼此想法差很多(笑)

不過雖然差很多,可是這篇灣說的話,在某部分也是能代表鴨子的心情呢(炸)

嗯嗯~不容易呢~香!加油啊!

這樣的想法化成了這篇文章

話說雖然對於寫作感到倦怠,但是假如不繼續寫的話,那麼我該如何把自己的想法與看到的東西傳達出去呢

矛盾呢~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Nyx
  • 阿阿,這篇在下很喜歡
    可以感受到字裡行間想表達的東西

    我也曾跟香家人聊過政治
    不過那個時候是要做報告
    還問台*獨
    (規定作業)

    無論怎樣
    大環境下只好努利用各種方式生存囉
    與他人相處,只能靠時間與機會
    相處就像釀酒一樣,慢慢的釀,就會有一罈好酒
    太急可能造成更多的傷害

    (最近的小體悟)
  • 啊啊~居然會有這樣的作業啊
    好像有點傷腦筋的樣子

    嗯嗯~鴨子也是這樣覺得
    不管是人與人或國與國
    只要彼此多體諒,應該就會有好結果吧XD

    a12361510 於 2011/01/04 16:24 回覆

  • lockfox
  • ㄚ阿阿,期待已久的發文(擠沙發)

    不管是誰,在這個世界上都一樣辛苦吧,小香、小灣,甚至是其他人。

    所以,有機會好好把握,就珍惜那樣的時光吧;有機會好好笑一笑,就放開心胸去放鬆吧。至少,在結局前,不要再有遺憾了呀。

    一直是相信亞/細/亞的我,同樣也相信,未來我們能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而就是因為人跡稀少,我們才要好好開拓的,對吧??
  • 其實鴨子覺得現狀還算是挺平和的(???)
    所以我們要好好珍惜現在喔

    至於未來,那是我們都要一起努力的事情

    a12361510 於 2011/01/04 16:24 回覆

  • 悄悄話
  • 羊羊
  • 終於等到了QAQ((淚奔
    每天都來看進展總算沒白費QAQ
    鴨子大人加油阿!!!
    您的文章是某羊的生命主食阿!!
    ((沒有催文的意思

  • 羊羊大人,
    您這樣說真讓鴨子不好意思呢
    我會盡量(?)努力的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0 回覆

  • nijifish
  • 先感謝鴨子寄給小的信(終於可以看某些文了 黑黑)

    是說從小到大的某位好友是半個香港人呢,但比較敏感的意識形態都沒特別跟他談過就是...
    然後之前在中山念研所的大學同學論文就是寫香港人文對政治還是社會發展的影響(就他訪問一個香港導演所做的)~有機會要好好再向他多討教~

    然後看了這篇文的灣,除了對外貌的描寫外,那種個性根本就是在講我嘛Orz
    個性橫衝直撞到自己都覺得討厭,有"意識"到應該要改要學會退步與忍讓,只是一旦在氣頭上又會口無遮攔,語氣強悍,得理不饒人.....T^T 明明沒惡意的事情被我說的很糟糕(←朋友事後的提醒)

    總之鴨子大的這篇文寫得太好啦,而且因為是訪問過香家人的,感覺就不會是台灣觀點的一廂情願~能聽到一些香家人心裡想法感覺是很棒的>W< (是說最近都沉浸在本家的豪放香和八卦香的氛圍裡呀→讚歎意味)

    喔,還有阿,鴨子大有在上批踢踢的話,可以在蠻多板上找到一位香港板友chenglap大的文章~很多寫得很中肯又很有道理(邏輯)唷~^^ 特別推薦他在dummyhistory的文 一堆都超好笑~

    然後在此祝鴨子大新年快樂,鴻圖大展唷^^
  • nijifish大人,感謝您對鴨子的鼓勵
    不過因為香家人想必立場應該也很多微妙的地方
    鴨子大概只有寫出一點點吧

    PS.文化衝擊版真的很有趣呢
    鴨子常常去那邊取材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1 回覆

  • 釉研
  • 其實想過
    灣總是一股腦的的橫衝直撞
    在後面追趕的香是否會感到疲累呢?
    或者說
    面對每次都撞的皮青臉腫才回來叫罵的彎
    是不是偶爾也會感到厭倦?

    明明知道當和事佬是很累的啊
    但想到那笨姊姊只會在自己面前吐露情緒
    雖然也明白其實是想罵給對邊的哥哥聽

    就算掃到了颱風尾
    也依然溫溫柔柔的選擇道歉的香
    不知怎麼的......
    感到很心疼......

  • 如果說香感到疲倦的話
    這種說法貞讓鴨子良心不安(炸)
    香是個好孩子(抹淚)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2 回覆

  • spiderjump
  • 很喜歡這篇文章
    擬人之後,突然覺得稍微了解一點香的心情了
    以前跟香家人談政治總覺得有些違和感,果然是因為沒有設身處地去想啊......
  • 違和感是因為......
    畢竟我們不是香家人嘛
    但是在了解其歷史與立場後
    就會慢慢體會的

    a12361510 於 2011/01/29 10: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