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並未因為本田軍連續捷報獲勝,而是持續的進行中,比起一開始勢如破竹般旋風攻佔沿海地區,如今本田軍在深入內陸的攻勢開始遭受到障礙,原本軍方打的如意算盤是將王府所有精華地段都攻佔,扶持數個如滿*州國般的木偶政權或是逼迫王府現今的政權求和。但意外的是,目前那塊陸地上的政權卻將政*府與人*民遷移至西南內陸盆地,依據大陸的高山深水為屏障,配合淪陷區/佔領區的游擊騷擾,打起了整體國力消耗的拉鋸戰

在開戰之前,本田軍方高層滿是自信的認為物資補給足以應付戰爭的需要,一來他們原本就打算打旋風式的戰役,二來在開戰前本土與殖*民地的糧食生產皆呈獻過量的豐收,三來本田家還可以向外輸入石油.鋼鐵.橡膠等軍需物品。

但是在開戰數年後,這些算盤都被打亂了,首先是無法預估會延續多久的戰役,那塊古老的大陸如此的廣大,假如大陸中央政權不肯認輸.佔領區民眾亦不肯協助建立帝國秩序,那麼在這場貓捉老鼠的戰役裡,恐怕並不是半年三個月就可以結束,而關於糧食供給卻遇上了大旱與欠收的天災,這種天災就算是神奈川投入再多奴隸工廠的人力也無法彌補失去的糧食產量。對於本土的糧食不足,軍方高層一邊加強殖民地的糧食搜刮運往母國,一邊又企圖向南洋收購米糧等資源,而南洋主要是由亞瑟柯特蘭與阿爾弗雷德瓊斯所佔據,開戰之初,這倆人因為自家種種因素不願意干涉本田家與王府的戰爭,本田家便向此雙方購買需要的軍需物資


自從戰爭蔓延已久外加發生旱災等種種因素,灣娘現今在本田家的物質生活越發的節約儉樸,她已經好幾季沒有換上任何新衣服,一日三餐的白米也盡量用蕃薯替換。畢竟目前本田家撲天蓋地忠軍愛國思想,有誰若敢流露出一點點的不滿,是旋即會被思想教育部抓去撲殺的,本田家的人尚且遭受如此嚴厲的思想控制,更加別提像灣娘這般的殖民奴隸更是必須加倍的「以身愛國」。

而殖民奴隸們紛紛開始有了新的名字,換上新的姓氏。原本對於東亞的人來說,姓氏是極為重要的,那是祖先留給自己的紀念,但是軍方擔心殖民奴隸們因為自己的血統而存有異心,不會對戰爭盡力。於是軍方認為必須將奴隸們的「姓」改掉,才能將蠻血賤骨的外來奴隸提升為高貴忠誠的皇民。於是灣娘有了一個連她自己看到都會有點錯愕的名字—本田灣子。

原本殖民地的奴隸在本田家的生活在工作之餘,還算是有一點點休閒生活的自由,但是如今他們連休閒時間也必須穿著和服說日文,假若有誰膽敢使用非日語發言是會遭受到集體輕視與處罰,而他們原先保存的中文書籍與神像與祖宗牌位也被軍方盡數沒收燒毀。畢竟忠誠的皇民自然要在日常生活中有所體認,面對軍方強加於殖民地奴隸種種不合理的限制,灣娘卻意外的適應。她原本就擅長使用日語,習慣穿著和服,至於那些書籍與神像早在思想教育部前來搜索前,灣娘就主動的將一切「不夠愛國」的事物全數從她房間移開。

面對許許多多不服從的下賤奴隸,思想教育部大大稱讚了灣娘的忠心、積極、愛國、熱誠

對於灣娘主動的順從與配合,身為朋友的橫濱小姐非常的吃驚,她原本以為要費一番力氣才能勸下灣娘放棄自己原有生活的紀念,沒想到灣娘居然如此的「善解人意」。

「灣娘.......啊啊!不對!是灣子終於長大了!」橫濱小姐用一種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惆悵的表情的說道,現在兩個年輕少女人在和室,她們正趁休息時間趕制送至戰線親人的戰袍,傳說中每一千位女性縫下一針的衣物可以保佑親人不受戰火刀槍的傷害,橫濱小姐要送給弟弟的背心已經求得了999位親朋好友的縫線,現在她過來請灣娘縫下第一千針。

「再不老實也不行啊!畢竟身為天*皇子民的一份子,我也必須奉獻心力支援前方作戰。」一邊碎碎念,灣娘熟練的在背心左邊縫下一針,然後小心翼翼的咬下線頭,自從實施了棉絲配給,在本田家可說是衣料難尋,尋常人家已經開始穿起土布上衣.麻褲遮身,上等人家也僅能維持衣著整潔的現在,橫濱小姐居然能夠拿出一塊厚厚的上等棉緞給弟弟做背心,可見她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

「謝謝!灣子縫的真好!」接過灣娘縫好的背心,橫濱小姐喜孜孜的拿著背心左看右看,她以為那背心既然加諸了重重的心意,定可護佑弟弟平安歸來,然後她娟秀的臉蛋忽然壞壞一笑說:「灣,你不替菊大人做件衣服嗎?菊大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就算我縫了什麼,對菊大人也沒有用處的。」面對朋友熱誠的提議,灣娘快速閃過一絲冷然,她面無表情的說:「就算改了姓,換了衣服,說了日語,還是改變不了身份。神奈川大人說的是—奴隸就要有奴隸的樣子。」

「神奈川那傢伙又對灣說了什麼了嗎?真過份!明明灣對於工作還有忠誠都是那麼努力,人人稱讚的呀!」橫濱小姐氣急敗壞的高聲說著,儘管現在神奈川已經掌控了本田家大後方的領導大權,但是對於出生高貴的橫濱小姐眼裡,神奈川只不過就是一個趁著戰爭熱爬上大位的毛小子罷了

「.......................請少說幾句。」面對橫濱小姐扭在一起的臉蛋,灣娘淡淡道:「因為我現在就要去找神奈川大人工作了。」

「他找灣子做什麼呢?他跟妳的工作又不相關....」橫濱小姐皺起了秀眉,一副很是擔心的模樣

「聽說有位外來的客人希望見我.......別擔心, 灣子已經變聰明了。不會讓神奈川大人生氣的。」灣娘微微一笑的比劃著自己的小腦袋

「是嗎?」橫濱小姐俏臉盡是憂心重重,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自從灣娘從戰場歸來後,整個人性格大變,衝動如火的個性,堅持正義的倔強脾氣一瞬間都全部消失了,儘管灣娘工作還是那麼努力,面對高層也越發的順從,但是她在休息時間也不見以往開心活潑的笑容,她總是在發呆。靈魂好像隨時都飄到不知何方。

這樣的灣子,真的是因為變聰明了嗎?


■■■■■■■


髮型OK!衣著OK!化妝也OK!


灣娘在鏡子面前仔細確認了自己的裝扮後,迅速步向外務組的大門,外務組的辦公室在本田家是以石材水泥建築而成的紅白西式樓房,象徵著西化與進步灣娘方方踏入了大理石鋪成而外務組大廳,就看到一個瘦高卻站的筆直的短髮男性穿著雪白的軍裝站在鋪著紅地毯樓梯上,正冷冷的從上往下斜視著她。

「神奈川大人,本田灣子前來報到。」灣娘熟練的往前敬禮。

「上來吧!客人已經在等妳了。即使約定好了時間,身為下屬也應該提早過來等候。真是不細心,狗學不會人走路。」推推眼鏡,神奈川如往常一樣刻薄的批評著

「非常抱歉。」灣娘很溫馴的道歉,其實她已經提早了10分鐘到達。不過神奈川的刻薄,灣娘也不是第一次領教

「記得我之前叮嚀的事情嗎?」來到了二樓會客室門前,神奈川在開門前,又問了灣娘說:「客人希望見妳,妳只需要哄客人開心就好,不要說多餘的話。」

「一切聽從您的吩咐。」灣娘點頭

【咚咚】神奈川走到門前,伸手敲了敲門版然後開門大聲道:「香先生!讓您久等了,本田灣子已經準備好向您問安。」

「...........」儘管早就知道有外來的客人要見自己,但是灣娘還以為是洋人,怎麼...怎麼會是香??應該是說,神奈川居然還對香這般畢恭畢敬.....

「幹什麼!混蛋!快進去!」神奈川眼見呆呆的灣,沒好氣的用力推她,然後客氣有禮的說:「那在下先行告退,不在此打擾您興致了。」

說完這句話,神奈川已經將灣娘推入會客室,並且[啪]一聲將房門封鎖起來,一下房間就只剩下灣與香

灣抬頭看眼前的身影,上次見到香,依稀記得他還只是一個小男孩,現在站在灣娘眼前的少年已經跟灣一樣的高了,方13.14歲的年紀,少年的臉蛋美麗透明的近乎似女孩一樣,但是卻是透出一股世故與老派的氣質,而他身上穿的卻是套上等的羊毛絨面的西式禮服,外套上面扣著一枚一枚貓眼石雕刻成的扣子,絲質襯衫白的發亮搭配外衣同色的手工西裝背心襯的格外好看,左邊口袋還別著亮晶晶馬蹄形的水鑽別針,貼身的腰際除了厚厚的霧面皮帶外還掛著一枚古董白金懷錶。香整個人顯得時髦又貴氣,他彷彿是從天邊走出來的皇族一樣氣派,站在為了戰爭所愁苦物資的本田家來說,香顯然有點過份的刺眼


「....................」灣娘作夢都沒有想到客人居然會是故人,簡直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說話了,尤其在於自己身上又套著和服的狀況下。她忽然覺得自己身上的這件絲質和服格外沈重。自從灣娘從戰場回來後,由於與兄長的約定,她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就算是作賤自己也要活下去!於是灣娘越發的努力的強迫要配合本田家的洗腦,但是如今看到故人的灣,卻是一瞬間前塵往事皆上心頭,混亂不已

「本田灣子小姐,請坐!紅茶好嗎?」身為客人,香卻是一副主人的架式,隨便向她彎腰致意,然後替灣在白磁描邊的茶杯上倒了杯紅茶,他說:「大吉嶺,女王最喜歡的茶種之一。茶點配餅乾?糖果?巧克力?這些都是我自己帶來的,別客氣啊!」

「怎麼......怎麼有辦法......過來見我呢?」有些遲疑,灣慢慢落坐在香對面的皮質沙發上,對面的少年倒是一副悠閒的姿態坐在沙發上。灣娘檢了塊糖果往嘴吧塞,自從戰爭越來越久,灣吃到的糖就越來越少。現在香能夠將糖拿來請客,可見其綽闊而灣又是多麼窮。

「也不是困難的事,柯特蘭先生跟本田先生有生意來往,我只是狼假虎威發發戰爭財罷了。」少年說的雲淡風輕,但實際上卻是不得了的事情,畢竟自從開戰以來,大陸沿海線早就被本田海軍封鎖,難民們眾多的錢財與物資都彙集到少年手中,而本田軍方向南洋輸入的軍需物資也多半需要透過少年轉運

「那.....那你除了跟本田家做生意外,也有跟.....跟.....另一方做生意嗎?」灣娘原本想說耀哥哥,但是人在本田家,所以她不敢明說

「作啊!有錢賺就作,另一方給的價更高呢!因為他們海運被本田氏封鎖,所以幾乎到有錢無物地步,偷渡可以隨意喊價。醫藥尤其像金子一樣貴,轉手就好幾倍的價格。」少年說起生意,倒是一副志得意滿


「你....你不看在他們落難的份上,給當幫忙嗎?」望著少年數起生意經那副無良的賴皮樣,灣簡直不敢相信

「能狠狠大削一筆的時候,亂給幫忙是有違上帝的給於的機會。」少年優雅伸出雪白修長的手指在灣娘面前搖了搖


「你這人怎麼這樣子呢!他...他們正是難過日子。可憐的。」灣娘腦袋浮現上次耀哥哥穿著破破爛爛包裹著半新不舊的繃帶的落魄,兄長該不會連最基本的醫藥都是問題了吧

「哪裡可憐啊!當年我被送出去就不可憐嗎?弱小是有罪的,弱小就是這樣不爭氣到讓人討厭!現在也只是稍作回報下。」少年線條流利的薄唇一撇,很是不屑道:「灣子小姐現在替本田氏做事,心頭卻放不下另一方嗎?」


「............」灣娘整個被話堵的啞口無言,慚愧低頭


「如果灣子小姐真的那麼念著另一方,也不是沒有可以幫忙的辦法」伸手掏出懷裡牛皮信封,少年微笑說:「知道為什麼我特別跟神奈川先生,找理由來與灣子小姐見面嗎?那是因為我上次去跟另一方做生意的時候,顧客死求活求,希望我帶封信給任勇洙先生。」


灣的全副注意力已經被牛皮紙袋吸引住了,喃喃自語說:「給阿勇的信........」是小朝小姐的家書嗎?


少年輕輕把牛皮信封塞到灣娘手上,甜聲說:「可是如果讓本田氏發現我傳遞信息,被當成間諜的話這生意就太不划算了。我想了想,既然灣子小姐那麼關心另一方,那一定願意幫忙傳信囉。」


「這信是寫...寫什麼?」手上的信怎麼那麼重呢?灣娘不自覺的顫抖

少年卻是搖頭好奇道:「我怎麼會知道呢!說不一定另一方要任先生打擊本田家的訊號啊?我不想惹事上身。我的信條就是絕不做沒有回報的投資!」

「那....那這種信,我.....」灣娘猶疑了,如果只是報平安的信,灣娘就算是死也會塞到阿勇手裡,但是如果是毀滅本田相關的信,那灣娘......該怎麼辦呢?


少年一副不知紅塵煩憂般,露出天使般的笑:「怎麼啦?有問題嗎?」


「我現在,我........」灣娘雙手摸了摸牛皮紙袋,傳嗎?要是被發現了,自己必死無疑,要是成功了,會不會有人死亡呢?不傳嗎?要是延誤了另一方的大事情.......


「不是很關心另一方嗎?拿出行動來啊!」少年步步進逼的逼問,整個人靠向灣娘


「我是很關心,可是我......」灣娘卻是整個人向沙發縮,傳還是不傳

「既然灣小姐不願意傳信,那這封信就沒作用了,拆了吧!」面對灣娘的遲疑,少年忽然拉下臉,用力奪回灣娘手上的信


「等一下!等一下!」她還沒有想清楚啊!少年卻是一把伸手把信撕掉,灣娘急急想把信搶回來


「啊.............」破碎的牛皮紙袋露出卻是完全雪白的信紙

望著灣娘不可置信,少年精緻的臉露出鄙夷的神情道:「咦咦!你真的以為我會傻到請本田家的灣子去做間諜嗎?別開玩笑了,我還沒那麼呆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只要有錢賺就好了,另一方要死要活,與我何干啊?那才不關我的事!」少年居然整個人將信紙撕成碎片往天上一丟,然後整個人在碎片中放聲大笑。邊笑邊非常不屑的吐出冷血批評,笑到飆出眼淚。


「你....你這人怎麼.......」難道是捉弄自己的?灣娘一想到這裡,立即有了怒意

「別生氣,只是個玩笑而已,這樣的結局不是皆大歡喜嗎?你既不用對另一方愧疚,也不用擔心被本田氏發現。」少年隨手抹抹自己的臉蛋,然後完全毫無愧疚,一副沒心沒肺的甜笑


「你到底來找我幹什麼!」灣娘一下從沙發站起來,她感到強烈被嘲弄的不屑

「我只是來替我自己的疑問,找個答案罷了。現在已經找完了。也不打擾了。再會!」面對灣的憤怒,少年卻是不感興趣,他又是隨便鞠躬了一下,拿起架子上掛的帽子,就要轉身離開


「等等!你就過來隨便說說就要離開了,哪有這樣子的。」灣娘想都沒想的追上前去


「灣子小姐想要怎樣呢?得罪我這個跟本田氏做生意的進出口商人,對你沒有好處喔!」少年依然帶著笑容,但是已經一副不耐煩的架式,


「我想問你,你是來找什麼答案!」灣娘硬聲問

「這重要嗎?」少年的眼神彷彿是再說大型垃圾別擋路

灣娘鼓起臉頰,眼神死釘的少年,一臉兇相,整個人擋著門不讓他出去

「看來不說答案是過不去了呢,但是我也沒啥好說的。............就用你在本田家聽不到的消息來交換吧!」少年伸出雪白的手指點點灣的頭,他輕笑:「你可知,前陣子有個阿爾弗雷德瓊斯,想要調停本田氏與另一方的爭執。」


「咦咦!有成功嗎?」灣娘很激動,因為如果成功的話,就可以解除戰爭了


「交換只有一個,我只說一個消息。我不作虧本生意的。」趁灣娘激動時,少年巧手一推,一下子少年已經打開了大門,大門外自有外務組監視,少年吃定灣娘不敢再阻擋

「...................................你有必要這樣子嗎?」少年簡直把灣娘當敵人一樣耍弄


少年毫不在意的推開灣娘,步向房門,笑嘻嘻說:「妳發大小姐脾氣,對我也沒有用!」

「香來找我,不是就是想看我的立場是什麼嗎?」灣娘沒有在阻擋少年,只是低下頭,慢慢滑出一句

少年步向房門的腳步在聽到灣娘說話的時稍稍停了一下,但是旋即繼續邁步:「賓果!猜中了,但,我發現如今灣子小姐的立場對我來說沒有價值,無法販售。所以我也沒有跟你繼續說話的必要。」

「你.........」灣娘還想說話,但是神奈川已經立刻在門外長廊靠近了少年


「香先生,談話結束的話,這邊請!」

「有勞您了!」




灣看著香與神奈川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她揪著衣袖,低頭咬住嘴吧

灣娘跟著侍衛們一起向遠方鞠躬,恭送客人離去

好久不見的故人,再度會面卻是整個人大不相同

他說他不做虧本生意,他說耀哥哥的死活與他無關,他說他只要有錢賺就好.....

他來找她,難道就是看她有沒有利用價值嗎?

一個人的立場,對他來說難道也是可賣商品嗎?


■■■■■後記


因為後來香香在灣的人生道路上佔著重要的戲份,

所以要怎麼營造這個角色獨特的性格與魅力

實在讓鴨子很苦惱耶.........

畢竟香香是日後戲份比阿菊跟NINI都還要多的重要角色

也趁機找了不少資料,不過鴨子還是覺得香香非常神秘莫測

因為對鴨子來說,要抓角色的性格,其實就是從角色的立場出發

在抓阿勇的性格可以說是快速無比,完全沒有障礙,因為阿勇立場很鮮明

至於香香,呃......鴨子覺得很難抓立場(????

後來想到不知道誰說的,金庸大師筆下的韋小寶代表了香香

給了鴨子一點靈感吧(笑)


說到這裡,灣灣第一次聽到阿爾的名字耶(?)可喜可賀(?)

阿爾是未來將灣的命運作夏仲大影響的男人阿

馬上珍*珠*港事件發生,恐怕香香就沒好日子過了

接著就會有更加麻煩的事情發生耶...........呃~要說敬請期待嗎?(扶額)

百年流離章65:黑色耶誕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c
  • 好讚喔這回!!>_<
    小香感覺好冷漠QQ
  • 呃~!因為不冷漠的話
    下一章沒爆點XD

    a12361510 於 2011/05/14 22:46 回覆

  • 瀧櫻
  • 嘖嘖,香香好邪惡的感覺。
    好期待下篇喔!鴨子大加油!☆*:.。. o(≧▽≦)o .。.:*☆
  • 謝謝期待下篇

    a12361510 於 2011/05/14 22:46 回覆

  • 宅麵包。
  • 64終於出了哪~小香給人的感覺好邪惡xDDD

    皇/民/化/運/動表達有詳細到呢!
    本田灣子總覺得有些不習慣((笑

  • 本田灣子聽起來還真的蠻不順的耶(?)

    a12361510 於 2011/05/14 22:47 回覆

  • 日日
  • 這.....香怎麼那麼惡魔=口=
    不過這樣更期待後續發展了XD
    鴨子大大加油+_+
  • 香香之所以惡魔
    因為他很久沒跟灣見面~心存懷疑的緣故

    a12361510 於 2011/05/14 22:48 回覆

  • 菘
  • 好黑啊這個香!(莫名其妙地興奮起來)
    再來是話好多阿啊啊啊啊

    唔唔嗯嗯嗯...原來香這麼有錢啊
    那麼之後**那個人**得到香也就算賺了吧?
    (說出來感覺好像劇透了XD)
  • 這個香香好像跟本家設定有點不太一樣XD
    不過這也是有原因的阿
    後續故事會解釋為什麼

    a12361510 於 2011/05/14 22:52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香香好黑!!((驚
    鴨子大阿!!加油吧~
    別讓百年流離天窗掉呦!!
  • 百年不會天窗掉拉
    要是天窗估計我會被勒死
    鴨子很為自己小命著想XD

    a12361510 於 2011/05/15 19:38 回覆

  • c
  • XDDD 可是[本田灣子]是冠夫姓嗎??:">

    看到本田灣子不知到為什麼特別開心哈哈:))

    可能因為我很喜歡菊灣吧ˊㄅˋ

    期待下回~~~
  • 不過那時後好像都叫本田XX耶XD
    我倒是沒想到冠夫姓XD

    a12361510 於 2011/05/15 19:39 回覆

  • orchid
  • 香的確是難以捉摸,因為一直寄人籬下,很難明著表明立場啦
    不過讓人不明白他的立場也有好處,在某些時候也許會起到作用
    之後香的確是沒好日子過呢
    由於故事貼近近代的歷史,有種知道將會怎樣發展,卻又不知鴨子桑怎演繹的微妙感覺
    好期待後續呢^^
  • 好像進入百年流離的角色
    都難免會瘋狂的崩潰一回阿
    希望不會驚嚇到orchid桑

    a12361510 於 2011/05/15 19:40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惡魔香阿!
    你為何要捉弄你親愛的姊姊呢
    雖然她的反應很可愛
    又有一點傻傻的...呃......真的只有一點嗎....(遮面
    阿!歸回正題
    香阿!!你不是最喜歡你姊姊的嗎?
    怎麼可以這樣呢...
  • 其實那時後的香對灣的觀點還蠻複雜的
    應該是這樣說
    香灣關係好起來是1945之後的事情
    所以現在香灣的關係不能說好啊

    a12361510 於 2011/05/15 19:41 回覆

  • 流水
  • 啊咧剛好撞到段考前==......先大略掃一下(毆
    香你怎麼這樣~~~><
    本田灣子喔喔!可是總覺得有些不順說(天音:欠揍啊妳(被毆
  • 希望您考試順利
    灣子聽起來不順耳啊~XD

    a12361510 於 2011/05/15 19:41 回覆

  • 今天是晴天
  • 本田灣子......好不習慣呢 XD

    不過冷漠的香

    更讓我不習慣 @@

    鴨子大加油! ˙ˇ˙
  • 鴨子比較習慣叫灣啊...
    灣子..........因為是日*本名字唉
    香香其實對他關心的人是很溫柔的阿

    a12361510 於 2011/05/15 19:42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可是鴨子大
    應該叫"本田高砂"比較順耳不是嗎...
    灣子的確怪怪的...
    因為以前日/本把台/灣叫高砂國阿((翻歷史課本中
    好!我滾回去讀書...
  • 日/本稱呼高砂除了灣以外
    尚有指稱為山地原住民的意思
    可以說是高砂=灣,但是灣不完全等於高砂
    所以這邊還是讓灣叫本田灣子

    a12361510 於 2011/05/18 13:39 回覆

  • 葳
  • 香香好壞....
    ((心痛中


  • 下集會更壞,請撐住(???

    a12361510 於 2011/05/18 13:40 回覆

  • Nyx
  • 我這打電腦過多的人一開始看到「測試」
    第一個想到測試聲音是否有
    抱歉抱歉


    狂妄的在下覺得「試探」或許比較精準
    (天音:對不起,別理會這人的瘋言瘋語,他太囂張了)

    我很喜歡香的描述
    雖然不知道過去香家人是否如此看待灣家人
    可是若國/家搬到現實面變成人
    的確很有可能
    可怕的猜疑必定漫步四周
  • 羽信
  • 下一張就是黑色耶誕了!!
    嘖...想到就好心痛~

    鴨大加油吧!!!
  • 蒨蒨
  • 這章的香真是讓我...感到"驚艷"!
    話說看過這麼多的同人文,很少作者把香的個性寫得這麼精明.
    不過感覺這是香的一種保護色,應該不是本性吧...(個人私心這麼認為啦)

    灣灣的名字...個人覺得叫本田灣比本田灣子好聽...
    不過相對的日.本味就少了些~

    下一章我很期待~XD
    對眾人來說會是命運的轉折吧~
    鴨子大加油!
  • 釉研
  • 香的心態,應該說是不甘心的報復吧?
    當初都是你丟掉我的!!!
    當初都是你們要打架的!!!
    當初我太弱沒辦法反抗
    現在換你們嚐嚐弱者的滋味

    看看當初同樣立場的姊姊順從無力的模樣,覺得自己真是厲害的不得了

    嘛、小孩子脾氣其實意外的惹人愛(笑)

    謝謝鴨子大人
  • 囧企鵝
  •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在我的認知裡香香一直都是姐控啊!!!(→瘋子)
    阿香你怎麼可以這樣!!!!@A@
  • 黑櫻
  • 小香什時變成攻了啊~(抱頭
    第一次看到香這樣......
    其實還蠻新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