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此乃個人主觀描述的二次元故事,所謂觀點是多樣化的,所以跟鴨子的觀點不一樣很正常,想要戰政治與歷史觀點的大人請不要閱讀這篇文章,百年流離只是一部言情小說,不配傳達任何政治與族群信仰。此篇禁止戰三次元,謝絕一切愛國憤青與悲情主義。違者砍回復,不另通知,鴨子先在此表示歉意與感謝大家的包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灣娘回歸王府的日子也慢慢的接近。儘管在等待的日子裡完全見不到本田菊讓灣娘很沮喪。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可以與耀哥哥團聚也是喜事一樁,於是灣娘便放寬心開始準備回家的相關事宜。

當初離開王府的時候,灣娘還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小少女,如今灣娘已經是一個大姑娘,而且無論是在料理、編織或是農耕技術上都有了明顯的進步。灣娘相信自己回去王府的話一定能夠成為兄長的左右手。幫哥哥重新編條圍巾吧!他一定會很高興的,想著以前見面時兄長披著那破破爛爛的圍巾,灣娘喜孜孜的想著。

終於到了王府來迎接灣娘的日子,有點意外的是王耀並沒有親自過來迎接灣娘,前來本田家的使者是白日。白日他身上穿著一件破爛的藏青色軍服,腳上穿著不合腳的草鞋,也沒有軍帽,整個人瘦巴巴又發出臭酸的味道,又髒又臭,假如不是有出示同*盟國的代表證,簡直就像路邊的乞丐前來本田家敲門乞討。

見到這樣的白日,灣娘非常的吃驚。在灣娘的印象中白日明明是一個翩翩書生佳公子,怎麼打完一場仗就變的比乞丐還落魄呢?灣娘連忙讓白日先進了自己客房,讓他好好梳洗吃飯休息恢復精神後,倆人再一起上路。香並不在白日迎接的範圍內,因為亞瑟.柯特蘭已經搶先一步接回了香。至於任勇洙與小朝小姐則分別被阿爾弗雷德.瓊斯與伊凡接管。

「白日,到底怎麼了?變得如此落魄,我差點認不出你呢!」在回去王府的路途上,灣娘隨口問著。
白日避重就輕回答道:「這八年戰爭把我的老本都打光了,況且王耀大人,現在對於我也有些意見。沒事的,很快就會好起來。」

白日說的吞吞吐吐,讓灣娘非常狐疑。但是灣娘也沒興趣繼續追究,畢竟灣娘知道從以前開始白日老是跟伍星在兄長面前鬥來鬥去,誰消誰長都不能確定,她最好別插嘴。經過了連日的趕路,好不容易白日與灣娘才來到了王府的領地。但是在灣娘眼裡所看到的王府,遠比那時候偷偷跑來與兄長相會時更加的破爛。到處都是受到空襲與戰火的斷牆殘壁,無論是工廠還是醫院、學校放眼所見的任何機關都是破破爛爛,路邊堆積著許多沒有墓碑的土丘,凹凸不平的街道上有著大量戰爭難民三三兩兩的在漫步,他們雙眼無神,除了飢餓外還是飢餓,每個人一看到有外來的訪客,個個不是用猜忌的目光瞪視著入侵者,就是伸出貪婪的手拼命的乞討著,這副悽慘的景象,在王府裡根本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不如說實際上王府根本與戰敗國無益。


「怎麼會這樣?太慘了……」灣娘發抖著身子跟著白日走在大街上前往兄長所在的辦公室,她方才經過街道時被幾個乞丐纏住,如果沒有白日的保護的話,差點就脫不了身。原來的中式大宅已經多處被戰火毀損,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灰色的西洋樓房。她作夢都沒想到王府竟然會淪落的那麼殘破淒涼,畢竟在本田家除了毀滅性武器投擲之處外,其餘的地方依然井然有序。

「這樣很正常。」白日平靜的說道:「畢竟好幾年這裡都是戰區,本田軍拿這裡當狩獵場與屠宰場,他們愛拿走什麼就拿走什麼。能不慘嗎?」

「可是……」灣娘還想繼續說話,但是已經被白日打斷。倆人已經走到中式大宅中央一棟灰色的建築前。

「王耀大人便在前方的辦公室,請注意您的說話態度。」白日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替灣娘打開前方的門,示意灣娘進入。

「你不跟我進去嗎?」抱著要給兄長的禮物,灣娘問

「王耀大人之前對我有些誤會,恐怕不樂意看到我出現。」白日如此解釋著。

「好吧!」不進去就不進去,不好強迫他人。灣娘便自己走進了灰色建築,走道盡頭有個辦公室,辦公室門扉虛掩著,隱隱約約似乎能見到兄長的身影。灣娘不自覺心跳加速了起來。在走入辦公室前,她連忙先整理自己的儀容。她今日穿的是日前特意縫製的粉紅鳳仙裝,戴著哥哥之前送給她的牡丹花飾,手上還有要送給哥哥的新圍巾,一切都非常完美。

「耀哥哥!我回來了喔!」灣娘決定用開開心心的語調作為兄妹相聚的第一句。

「喔!」王耀轉身。靜靜的看著久別重逢的妹妹,他身上穿的是鐵綠色的軍服,燙的筆直,他的臉上毫無表情,看起來有點漠然。

「耀哥哥!這是我送給您的禮物。」雖然兄長面無表情,但是妹妹還是熱情十足的送上了自己的心意。

「……………」兄長沒有說話,也沒有接過妹妹遞來的圍巾。只是冷冷的盯著妹妹上上下下打量。

「耀哥哥?」被兄長盯的心慌意亂,灣娘問了一句。

「講中文就要好好講中文,何必參雜著鬼子的口音!」王耀俊臉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他推開了妹妹的手,諷刺說道:「請不要從本田家拿禮物給我,我承受不起,畢竟好不容易才將鬼子兵從這裡趕出去。」

「耀哥哥……」面對兄長無情的拒絕,灣娘簡直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才好。

「白日!你在外面偷聽吧!白日!給我滾出來!」王耀大喝,旋即白日便誠惶誠恐跪倒兩人面前。

「去把灣帶去她應該在的房間,去找個語文老師糾正她的發音,還有她全身上下的衣服飾物都要換掉。」王耀瞪視白日與灣娘,他的眼神並不像是在看他的下屬與妹妹,反而帶著一抹忍耐與憎恨。他冷冷說道:「灣娘整個人教育好之前,你負責監管,不許隨意外出,不要再讓我看到她就想起本田菊!」

「……………………」灣娘低頭看著自己縫製的圍巾還有鳳仙裝。啊!灣娘真笨!儘管長的很像是王府的衣物,但終究還是在本田家製造的,莫怪兄長會生氣了。


「是的!屬下遵命。」白日乖乖應答,便將灣娘帶離了王耀所在的辦公室。


■■■■■■

 

灣娘在王府所居住的新房間,就是一間普通的中式客房。早晚語文老師會各來房間一次教育灣娘關於中文正確的語音以及目前常用的詞彙,灣娘以前常用的日文目前變成禁忌的語言,假如一不小心脫口而出,每個人都會用責備的眼神瞪著灣娘。除此之外,有空的時間,白日也要灣娘參與農務生產,畢竟在戰爭的大量破壞下,王府的糧食早供不應求。

問題是王府的人口比上本田家的人口多上許多,而王府所遭受的戰爭破壞又比本田家還要悽慘許多,所以毫不意外的糧食欠缺的程度王府也比本田家嚴重許多。為了救濟王府其餘糧食欠缺的地方,白日不停的將灣娘生產的糧食搬運到王府其他處。而灣娘則作夢也沒想到,戰爭已經結束了,為什麼自己還要面臨餓肚子的危機呢?
而白日是非常不講理的,無論是灣娘的舉止或是說話的語音,他處處都說灣娘帶著本田家的習慣,王耀大人看到一定會生氣。如此這般的白日拿著王耀當令牌來為難灣娘,在灣娘的眼裡簡直是可惡之極。

灣娘認為白日根本看她不順眼,所以處處刁難她是吧!灣娘也覺得白日蓄意在阻擾她與兄長相見。老是找一大堆理由就是要將灣娘與王府其他人等隔絕開來。儘管灣娘在本田家住了50年,但這難道是灣娘的錯誤嗎?為什麼要用這種近乎是對待罪犯的態度監視她呢?難道在白日的眼裡其實灣娘根本不是王府的一份子,反而應該是同屬於戰敗國陣營的戰犯嗎?

面對白日長期的不講理以及壓榨糧食,灣娘是氣瘋了,後來因為一些些小衝突,白日與灣娘爆發了激烈的爭吵,灣娘滿懷自信的認為只要大吵大鬧的話,兄長一定會出面主持公道,袒護灣娘。但後果卻是灣娘得到了更嚴重的懲罰與禁足。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面對惡霸的白日,灣娘毫無反抗能力,只能在夜半偷偷在床上哭泣,忽然她有點想念起過去在本田家過的日子。以前本田菊再怎麼蠻橫也好、不講理也好,好歹他的確是鼓勵生產與讓自己衣食無缺。而且本田家就算是把她當成奴隸一樣控制,也不曾擺出處處懷疑的態度。

灣娘覺得現在的王府、哥哥、白日,簡直都不是自己過去認識的人,他們為什麼會變的疑心病那麼重?又為什麼那麼窮?那麼飢餓?那麼充滿著被害妄想症呢?那麼有控制欲?他們老是在懷疑灣娘的任何行為,根本對她沒有任何的信任,而他們也非常的貪婪,一看到任何資源就大批大批的往內陸送。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她一定要找哥哥好好談談才行。灣娘如是想著,儘管現在因為白日的阻礙與監控,讓她完全無法跟哥哥見面,但是灣娘才不會就這樣屈服呢!

等著看吧!白日!你居然敢這樣虐待我!哼!總有一天,本姑娘要你跪下來求我。灣娘在床上哭累了之後,暗暗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找個機會與兄長私下談談。


■■■■■■


或許是老天聽到了灣娘的願望,一個平日的午後,有一位老朋友前來拜訪灣娘—本田家的管家爺爺。灣娘在自己的小閨房,看到熟悉長者的面容,非常高興。

「管家爺爺!您怎麼能來拜訪我呢?白日沒有阻止您嗎?」對於管家爺爺的拜訪,灣娘非常高興,因為自從回到王府後,她整天都被白日洗腦軟禁,根本沒有一個可以聊天的朋友。

「老朽來與王耀大人談談關於日後兩家交往的相關事宜,順道請白日先生讓老朽見見灣小姐。」管家爺爺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解釋著,儘管他鬚髮全白、走路微跛,但身上套著合身的黑色西裝,手拿著一個西式皮箱,站的筆直挺立,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精神。

「那本田家的人現在過的好不好呢?菊大人的傷勢已經治癒了嗎?沒想到連管家爺爺都學著洋鬼子的穿著。」灣娘笑嘻嘻的指著老人身上的西服,畢竟當年本田家追求全盤西化的時候,就管家爺爺這個硬骨頭還是堅持穿著傳統服飾。

「現在畢竟有很多事情都要與瓊斯先生商量,穿著行事都不由得老頭子任性了。」拍拍自己身上的西服,管家爺爺半苦笑的說道:「託老天的福,現在家裡人已經慢慢恢復正常生活,菊大人也開始恢復工作行程。」

「今天管家爺爺來王府。哪……菊大人,有問到我的事情嗎?」灣娘問,一提到本田菊的事情,她的內心就懸起半天高,臉上儘管還帶著笑臉,但雙手抓緊了裙子。

「菊大人出院第一天,他把自己房間的對面給封死了,命令全家人都不能再進入以及提起那房間的任何事。」管家爺爺一邊述說,一邊觀察灣娘的表情。

「是嗎?他連提都不想提到我了嗎?也對!對菊大人來說,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我就只是一個外人。」灣娘只能發出這樣無意義的單語詞。本田菊房間的對面是自己居住過的地方,而本田菊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只是她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才好,她呆呆的說:「我曾以為我可以跟他一起承擔,但我根本無法正視與接受他的一切,其實我對菊大人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在過去熱戀的日子裡頭,灣娘曾以為自己跟本田菊能彼此扶持,但當戰爭爆發時,灣娘才發現-因為理念不同,兩人無法走在同一條道路上。五十年的點點滴滴現在想起來宛如朝露,太陽一曬就蒸發的不見蹤跡。

「對菊大人來說,老頭子也是外人啊!在菊大人踏上不正確的道路時無法阻止他,在菊大人最痛苦的時候,也沒辦法安慰他。」管家爺爺自嘲的說著,然後他認真對她說:「過去已經過去了,灣小姐不必如此介懷。現在您應該注意更重要的事情。」

「更重要的事情?」灣娘茫然的重複著問句,聽到本田菊的事情,她心痛如絞,根本無法思考其他事情。

「灣小姐已經回到王府了,自然要更重視王耀大人。」老者半嘆氣道:「方才老朽拜見了王耀大人,他身體看起來狀況不錯,但是精神狀態卻有些不如同往常。灣小姐最近跟王耀大人處的如何呢?」

「白日說我現在不適合跟哥哥見面。」被老者忽然提到王耀,彷彿是被踩到痛腳一般,灣娘咬緊下唇道:「其實不是也不止是這樣,以前儘管我待在本田家,但是想起耀哥哥還是覺得很親切。但是我現在回到王府,卻覺得我們距離好遙遠。我不知道耀哥哥對我的想法是什麼。」

「這並不是灣小姐與王耀大人的過錯。畢竟,發生了很多事情。」管家爺爺看著灣娘為難的神色,他鼓勵道:「現在儘管有著問題,但親人之間的牽絆並不是那麼脆弱,王耀大人現在也過得很辛苦,他需要灣小姐的支持。」

「說的也是、說的也是……。」自從回到了王府,面對著兄長的疏離、以及擔心本田菊、勞苦的糧食生產工作……種種事情讓灣娘忘了自己回到王府的本意—幫助哥哥。灣娘忍不住伸手撫摸髮際上的梅花髮飾,那是兄長以前送給妹妹的禮物,灣娘以前並沒有固定在頭髮裝飾花朵的習慣。但因為珍惜兄長送給自己的禮物,才天天戴著花朵飾品。

牽絆嗎?灣娘相信自己與兄長的確是有著牽絆。在那個黃昏照耀的小茅屋前,耀哥哥說過不會再丟下灣娘了,他說過會給灣娘幸福的家庭生活,這點灣娘到現在也不曾忘卻,過去在許多艱困悲傷的時候,只有這個諾言深深支持著灣娘。

「關於灣小姐與王耀先生的會面,老朽或許有辦法,畢竟等下我要與白日先生談些協定的事宜。想必在那個會議時間,白日先生無法注意灣小姐的行蹤。」望著灣娘不停轉換的臉色,管家爺爺體貼的提出了幫助。

「真的可以嗎?太感謝您了!管家爺爺。」灣娘喜出望外的握著老者的手道謝,她早就想跟兄長談談,只是一直被白日監視軟禁下毫無機會。

「都交給老頭子吧!」拍拍胸膛,管家爺爺微笑道。

對於管家爺爺來說,王耀大人是以往幫助本田家的大恩人,灣娘是自己心疼的弟子,能讓幫助兩人重歸於好,他自然非常樂見。而方才王耀大人詭異的神情態度也讓管家爺爺非常在意—那冷漠嘲諷的態度,並不是以往管家爺爺景仰的王耀。為什麼會變化那麼大呢?或許兄妹倆談談就能改善吧!管家爺爺如此打算著。


■■■■■■■■後記

 

其實這篇文章有塞入一個很嚴重的話題,但是鴨子沒有大肆發揮

為什麼沒有大肆發揮,有鴨子自己認知上的原因,我相信灣家的人對那個話題已經熟到爛掉了,所以鴨子也不多說什麼了

謝謝大家體諒

 

百年流離目前在正式發售前網路連載就放到70章,

之後71~75章,將會在8月底、9月底、10月底、11月底、12月底於網志公布

至於先買實體本的大家自然可以先看到結局。追網路連載也可以在民國100年結束前看到結局XD

 

之所以會決定發佈方式的原因乃是因為71-75每章都具有強烈的情節

在網路上連載,鴨子希望是一個月連載一章。維持節奏感,大概是這樣子

 

下一章哭墳,故事的禁忌性,大概會是非常.非常的爆炸。將在8月底連載^^

謝謝大家啦!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阿曹
  • 嘻嘻,剛好經過這
    就看見新的文章!!
  • 恭喜一樓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0 回覆

  • 舞澈
  • 京都真的人好好~
    王耀變的好怪,不過這是正常吧?因為他很厭惡所有跟阿菊有關的東東...

    期待快看到本本><
  • NINI那時的確不正常@@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1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切!王耀你這傢伙...
    人家好歹也是你妹妹
    把人家遺棄那麼久還那麼冷淡((欸
  • 因為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情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1 回覆

  • 貢丸
  • 只要有白日出現我都會看成是白目啊!!
    不管是在文章裡面還是噗浪上面都是
    我不想要心裡想的都是白目啊!!
  • 那應該是巧合阿XD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1 回覆

  • 悄悄話
  • 梅羅 Merrowe
  • 樓上的+1
    我也看成白目XDDDDD
  • 討厭拉XD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2 回覆

  • 魚皮
  • 終於到了嗎?那個二月底的大事件......
    打從1895的條約簽下去開始,這對兄妹就注定得分道揚鑣了,
    衝突也只是必然的。
    算了,提政治傷感情,還是別說好了。

    同意4樓+1,我也一直看成白目啊!
    所以私底下都叫他"青天"(←喂不要亂改名
  • 說到青天,就會想到包青天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2 回覆

  • 米汪
  • 嗐~
    說真的..
    看到耀灣這麼的悲情~ 就覺得好揪心><
    灣灣也真可憐呢...
    但於自己的歸屬總是不定~
  • 因為叫百年流離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3 回覆

  • 雷
  • 總算等到了!讓我更期待實體本了!!
  • Candy小喵
  •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把郵寄改成現場領取嗎Q w Q?
  • 改好囉.請確認

    a12361510 於 2011/07/31 20:08 回覆

  • 菘
  • 看完PO!本來以為是NINI本身比較疏遠灣灣 沒想到...

    對了在下可能8/13.14以後大約一個禮拜都不會在台灣@@
    這樣收信跟收本本可能有點困難? QAQ
  • 沒關係的^^
    後來再回信給鴨子就好

    a12361510 於 2011/07/31 20:07 回覆

  • 悄悄話
  • HIPPO
  • 還好沒有大肆發揮(?)
    不然看的更沉重呢....曖昧一點的感覺就好了XD

    好期待拿到實體小說噢><!!!!!
    距離發通販信剩下13天!!!!倒數ing
  •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3 回覆

  • 日日
  • 我看了樓上的留言.......
    看成白目+1((遭白日巴
    我剛剛還在想說 誰是白目呀!?((逃
  • XDDDD~討厭拉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3 回覆

  • 黑櫻
  • 灣灣好可憐喔
    可惡的白目(?)

    YA~!可以先看到後續\\\\
    只是不能親自去領
    好悲傷阿~~QQ
  • 拍拍~通販也很好啊

    a12361510 於 2011/08/11 13:43 回覆

  • yuki
  • 本來還以為只有我看成白目XDDD
    原來有這麼多同志(哈)
  • love0695
  • 文好讚阿~!!!超級期待下一篇的~!不知道以後菊跟灣會不會再見面?!
  • 宇智波伊和
  • 對不起......我也看成白目了.....(淚奔QAQ)
    話說二月底的大事件雖然只淺淺帶過,但身為灣家人卻能秒懂......
    每次一想到這對兄妹就好想哭~QAQ
    歷史是殘酷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