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1:故事是建立在【惡搞/耀灣兄妹】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的後續番外篇,Pocky紀念日的文章(來源),感謝親愛的蘋果醬提供點子。

從王耀上次在咖啡廳為了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變成國際在BL的CP對象面前看自己與CP對象的18R本,又差點被強姦的公開笑柄以後,王耀與那個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關係並沒有改善。灣娘儘管那天有與王耀道謝,但是一回到家旋即他們馬上因為晚飯要在那邊吃的問題,吵個天翻地覆。王耀十分氣憤—老子為了替你在漢堡笨蛋面前保持形象,差點被水管公開羞恥PLAY+強X了。尼馬的你連和我一塊吃晚餐都不願意!這死沒良心的兔仔子!


雖然是這樣說,身為人家大哥的王耀還是沒辦法對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氣憤太久。他覺得弟妹都是生來專門折磨他的要命小討債鬼,身為哥哥的他原本就比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來的善良與大度,自然不可能與她同樣的見識。有這樣良善的自我安慰下,王耀自己氣是消了。但是王耀完全都沒有想過在哪吃晚飯原本就是灣娘在獨立後就獲得的自由,反正他也不覺得灣娘有這個自由。在王耀眼中來說,儘管灣娘現在擁有獨立的房間與隨意外出與行動的自由,但是灣娘就是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總是有一天會迷途知返,理解哥哥的愛是多麼博大精深。


「今天我多準備幾道好菜,灣灣說不一定就願意下樓一起吃晚飯了。」黃昏的時候,王耀蹲在自家廚房的超大冰箱,一邊喜孜孜的打算著,一邊數著冰箱裡冰藏許多食品與醃菜醬料。

王耀家裡的冰箱相當的大型,因為家裡人口眾多,所需要煮的菜也多。而且家裡兄弟妹都是共用一個冰箱,之前灣娘有企圖要在自己套房裡放個小冰箱。被王耀堅決的否決了,理由是電壓過大,家裡電路會吃不消。不過王耀的真心話是他不希望妹妹偶爾下樓來拿冷飲的碰面機會都被剝奪了,只是這句真心話,王耀是死也不會承認的,這有礙於他身為家長的尊嚴。


「唉呀!好像有些菜快過期了啊!這樣很可惜呢!拿出來煮一煮吧!」話說王耀買菜有個壞習慣,就是他不論在超市還是在市場,如果看到物美價廉的蔬菜或魚肉,他都會情不自禁的買的過量。然後回到家裡再自我安慰說反正家裡住的人也多,吃不完就送親戚吧!這樣如此一來,家裡的超大冰箱總是放著滿滿的食物。因為種種黑歷史,王耀本身對於食物有著舊時代的珍惜,所以王耀每次在料理的時候,十道菜有5道菜卻總是要跟食品保存期限賽跑得。幸好王耀料理手法炸魯醃熬樣樣精熟。醬料一醃,油鍋一炸,食物即使有些過期也是吃不出來的。

 

「咦咦,這是什麼餅乾啊?」冰箱邊角裡頭有一包粉紅色,上面印著扭扭曲曲的日文餅乾盒吸引了王耀的注意。在王耀的印象中,他並沒有購買這種品牌的餅乾。他一向愛用國貨的很。因為外國餅乾通常一開封就被家裡那群崇洋媚外的調皮鬼搶吃光了。會放到冰箱的都是國產餅乾。

粉紅色的餅乾盒,已經開封了。裡面只剩下7.8根棍狀的草莓餅乾。似乎是被主人遺忘在冰箱裡。

「唉呀!這肯定是灣灣放的啊!放著放著就忘記吃了!這孩子怎麼那麼浪費嘛!下次一定要說說她!」王耀非常理所當然的抱怨著,這個口氣類似老媽子抱怨家裡臭小子幾天衣服都不拿出來洗一樣的理所當然。所以王耀也理所當然的把餅乾從冰箱裡拿出來,準備替灣娘撿菜尾(註1)

(註1)撿菜尾:閩南語,因為小孩子在吃飯的時候常常有殘餚,父母為了不要浪費所以撿孩子的剩菜吃的舉動。

 

做完菜之後,王耀大搖大擺的坐在玄關上的真皮沙發(那真皮沙發是最近王耀在拍賣場高價買來的,據說是歐美精品名牌家具,事實上買來的當晚,香君便望著沙發嘆氣了。)上隨手拿著那草莓棒餅乾吃了起來, 一邊吃還一邊抱怨:「本田家的甜點都作的太甜了.真是受不了。吃這種餅乾十成十會得蛀牙了。灣灣老是不聽話。要吃也吃家裡的大白兔牛奶糖嘛!多有營養!滋味純厚。」

不過王耀卻也沒想到大白兔牛奶糖自從毒奶事件爆發後,連家裡的孩子也是聞之色變的問題。

當王耀吃到最後一根的時候,那個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回來了。她發現她珍藏的.一天只捨得吃一根的草莓餅乾棒。被王耀擅自的拿來大搖大擺的偷吃。灣娘當下火冒三丈,幾乎就快要岩漿爆發!


 灣娘把書包用力甩在地上,雙手插腰,腳步前後站穩,一副菜市場罵街開戰的架式,她提起聲音就對著王耀大吼:「X的!你這個不要臉的老頭,幹嘛偷吃我的餅乾!你平常在外面跟蹤我.騷擾我就算了,連我的餅乾也要偷吃!太變態了!」

王耀被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的氣勢,一下劈倒在沙發上,獃了3秒鐘惱羞成怒的回神吼道:「笑話!這種甜的要死的餅乾,你以為哥喜歡吃嗎?我不就看你吃了一半扔著。因為怕你糟蹋糧食會被雷劈死。才幫你撿起來吃的」


顯然王耀的說法完全無法說服灣娘,她生氣的直接沖倒客廳沙發上搥打王耀叫:「我不管,你給我還來。」

「都吃光了,最後一根我也咬了一半!」說完這句話以後,王耀還附贈灣娘一個賊兮兮的笑,不知道為什麼把本田菊這隻禽獸送給灣娘的餅乾吃掉,(雖然灣娘沒有說,不過王耀堅信這一定是本田菊這隻禽獸要勾引妹妹的手段)這件事情莫名的讓王耀感到一陣舒爽。


「那麼把一半還給我!」跳到沙發上,灣娘悲慘的發現自己餅乾已經只剩下一根,而那一根還有半根含在可恨的王耀嘴裡。可惡!那可是萌力老師送給她的第一包餅乾。她是如此珍惜的一天只吃一根啊!

王耀嘴吧還含著餅乾棒前端,他搖頭說:「哪有人餅乾吃一半還人的道理,我不要。」

「唔唔!你這個壞蛋!給我還來!」灣娘氣沖沖的咬住餅乾棒後端,表示那根餅乾的財產權是她的


「你在幹什麼!你知不知羞恥啊!」面對一點都不可愛的妹妹對自己這種過於親暱的詭異舉動,王耀不爭氣的臉紅了。話說妹妹雖然是一點都不可愛的小丫頭,好歹是自家的黃花大閨女。怎麼可以作這種厚顏無恥的舉動呢?就算對像是自己哥哥也不行!

「怕了就給我!」含著餅乾棒末端,灣娘氣勢洶洶的吼叫道。


「誰說我怕了!」天曉得要說王耀什麼都行,就是不能說王耀怕了,王耀早發誓自己已經是天不怕地不怕。說怕什麼都有辱他XX億人口的脆弱自尊。

「哼!我當然知道你不怕!」灣娘眉頭一挑,以存心要激怒王耀的語調尖酸刻薄說道「你就是一個變態大妹控!一個說不一定半夜偷偷拿我的內褲在聞的變態!現在當然指望跟我間接KISS!你這個死變態!」灣娘立刻扯出另一件事情,因為前幾天她在陽台曬的內褲居然不翼而飛,她覺得眼前這個死老頭有重度的嫌疑。

「你在胡說什麼!豈有此理!我才沒有碰過你這個小P孩的內褲!」面對這個天外飛來一筆的指控,王耀忍無可忍的激憤了!這可是比六月飛雪還要冤枉的指控!王耀這個人一向自比要維持倫理良好的和諧社會,他最最瞧不起那些三觀不正的臭死宅!他怎麼可能跟那些墮落的阿宅一樣對妹子的內褲發春呢?

「你還說你沒有!我告訴你!我的內褲無緣無故失蹤!除了你這個死變態妹控以外,哪有人會那麼下流會碰我的內褲!」灣娘越說越起勁,因為王耀顯然對於這件內褲案非常驚慌,這在灣娘眼裡等同心虛招認!

「你說內褲是我偷的就是我偷的啊!你根本有妄想症吧!誰叫你每天裙子都穿那麼短,在外面勾搭那些不三不四的小子,才會連一件內褲都弄的不清不楚的!你要好好反省自己!建立純良的道德觀!」

被妹妹押著聲討內褲的問題,王耀從來沒有這麼丟臉過,他羞紅著臉,一邊氣憤沖沖的認為可能是外來的那些臭酸宅正偷了內褲在意淫著自家的閨女。不知道哪來的無恥禽獸!王耀認為本田菊有重嫌!反正任何跟灣娘相處不順利的問題,王耀習慣性將過錯歸在本田菊或是阿爾弗雷德.瓊斯身上

 


 此時玄關的鐵門,喀一聲開了。有位造型時尚,舉止優雅的美少年慢慢走進來,他看到自家的先生還有灣,兩人以女上男下的姿勢趴在沙發上,連接著臉人嘴吧的是那根快斷掉的草莓棍餅乾,而兩人正含著草莓棍餅乾吵著年輕少女的內褲問題。對於這個景象,他感到有些丟人。決定用最快的一句話結束這齣鬧劇。


他嘆氣道:「灣,你的貼身衣物在陽台上沒夾好掉到地板上,我又幫你丟去洗衣機了。你記得要去曬衣服。」

「咦咦!」灣娘呆住了!

「哈哈!你還誣賴我!你立刻給我道歉!」王耀得了香的澄清,非常得意!

「誰要道歉啊!哼!這次的確是我錯了!但是誰知到你會不會趁機在曬衣服的時候,偷偷把臉貼在我的內褲上!」

「你在胡說什麼啊!這是惡毒的誣賴與造謠!」

「不想讓我誣賴你就讓我搬出去自己住!」

「好啊!你這沒良心小P孩其實你對我的誣賴造謠就是要搬出去住是吧!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不可能,我吃我自己!我花我自己!我才不要跟你這種噁心的妹控一起住呢!」

「我又哪裡噁心了啊!哥哥在你們小時候把屎把尿的從來也沒有喊一句噁心!現在你卻嫌哥哥噁心了!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種沒天沒良的兔仔子呢!」


少年覺得很無力,雖然兄妹吵架大概他一個月要看上一次,但是這次的吵法真的很不雅觀。灣娘就這樣壓在王耀身上,兩人含著草莓餅乾棍在吵架。兩人吵的非常入神,完全沒有注意到兩人身體貼的如何的近,也沒有注意到兩人身上的衣服有多麼的凌亂。王耀的背心都快要被灣娘扯下來了,至於灣娘那短短的裙子現在往上翻一公分就要洩漏春光。他必須結束這齣鬧劇,在被別人撞見之前。

 香君深深呼吸一口氣來平靜自己的脾氣,然後用最溫柔的語氣朗誦道:「先生.灣,你們在玩Pocky Game(註2)?什麼時候感情那麼好了?」

(註2)Pocky Game就是兩個人各咬pocky棍狀餅乾的一端一起吃 最後嘴巴會碰在一起變成KISS

 「誰跟她感情好了!」雖然正在吵架,但是王耀與灣娘非常有默契的兩人同時轉頭向少年大吼,然後餅乾棒從兩人的嘴裡同時滑下

 

Pocky Game沒有勝負。

 

■■■■■■■後續

 

灣娘雖然沒有爭取到電冰箱,不過她爭取到在自己的小套房,加建了可以曬衣服的陽台。王耀還自費替那個小陽台加上了鐵窗與警報器,還偷偷教工人布置了電擊線路。

不過王耀的小心思倒不止為了防備自家閨女的內褲安全,他已經看過羅蜜歐與朱麗葉了,非常明白陽台就是許多好人家女兒墮落的開端。

「哼哼!到時候那個臭小子要爬陽台上來勾引灣灣!我就電死他!還要把他送警察局!」

 

王耀就這樣樂吱吱的打算著,不過王耀卻不知到灣娘私自把電擊線路給拆了,因為她偶爾如果需要從陽台偷溜的話,這樣會比較方便。

「哈哈!下次出去夜遊的時候,那個死老頭就不會跟在我在後面碎碎念了!」灣娘覺得這個陽台真是棒極了,尤其王耀又出了所有加蓋的費用!用王耀的錢來整王耀!這件事情用餅乾一包來換真是划算!爽!

這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XD

 

■■■■■■■後記

 

話說11111111日是什麼Pocky紀念日?

其實鴨子對這個紀念日不熟啦!

不過既然親愛的說可以拿來寫文章,於是鴨子也想了一個故事來寫。

原本親愛的說要寫菊灣的,不過鴨子覺得到最後一定是KISS作結。這樣有點無聊,

 

臨時決定變成了耀灣的惡槁故事,希望大家喜歡XD

王耀在文章的所作所為,參考華人世界家長慣有的一切毛病。大家應該看得出來XD

 

說真的寫這種輕鬆的吐嘈惡槁兄妹故事,是真的蠻開心的。因為比較不糾結(毆)

不過在香君的眼中,大概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吧!唉呀!可憐的香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翦影
  • 頭香?!

    最後winer是香君!!!XDDD

    唉唉..只能說NINI有灣這種妹妹,真是前輩子修來的「福氣」...

    蠻想看菊灣pocky game!!(會甜死人吧
  • 菊灣pocky game啊~
    那鴨子快速來寫個簡單的菊灣版本,就是

    pocky game,應該是灣主動要菊陪她玩的
    還打賭,贏的人可以要求輸的人作件事情
    在遊戲的時候灣娘不停用各式言語嚇唬菊
    比方恐嚇他說自己今天塗辣椒唇膏.或是等下要咬他
    但是最後還是菊贏了(因為灣自己害羞的關係)
    菊要求要KISS,吻到他滿意為止。

    菊摟著又害羞又生氣的灣笑著說:「這個遊戲挺不錯的,輸了至少有KISS,贏了也可以KISS。」

    a12361510 於 2011/11/12 01:33 回覆

  • 翦影
  • 菊灣pocky game啊啊!!(砂糖滿出來啦啊!
    ⦅我喜番!!XDDDD⦆

    阿菊真是太貝戈戈(欸)了~(揍飛):DDDDDD

    菊滿意的程度.......跟一般人非常不一樣....(超級)


    只是大剛就開心到發花了我.......

  • 菊灣大綱實在太甜了
    所以鴨子改寫耀灣XD

    a12361510 於 2011/11/14 20:28 回覆

  • LingFeng
  • 噢噢其實偶爾來個耀灣也不錯啊!(夠了
    這屆是所謂的不吵不相識了吧!!:))
  • 現在不吵架還會覺得這對兄妹相處模式很奇怪呢

    a12361510 於 2011/11/14 20:28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
    我居然把兩人倒在沙發上大玩(嗶--------)的那一幕畫出來了...
    太讚啦!!
  • 梅羅桑畫出來了嗎?
    那場景應該很曖昧阿

    a12361510 於 2011/11/14 20:28 回覆

  • 泡芙
  • 耀灣真可愛>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