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片段時間點在於實體本完結之後,可以當作後續番外,也可以當作是平行時空的故事。


【重逢】

等了又等,好不容易她才等到他從門後走過來

雖然分別沒有多少時間,但是這些日子的天翻地覆,總叫她心慌意亂


他並不是一個人走來這個會議廳。被一群軍人所包圍,他穿著一件樸素不引人注意的西裝亦步亦趨的跟著阿爾弗雷德.瓊斯。以前的他呀!最怕擠不進去那群金髮碧眼先進人類的行列。他總費盡心思打扮的招搖惹眼,頭抬的高高的、腰桿打的直直的要站在高等族群裡最醒目的位子。但現在的他腳步緩慢,姿態拘謹,低著頭,露出雪白的頸項。幾乎要融化在那個金髮男人又高又壯的背影裡。

她今天穿著紅綢緞與黑色棉褲,長長的頭髮束成一束小馬尾,上司早就不許她穿裙裝外出。她以為她今天的打扮已經夠扭曲嘲諷了,所以很害怕他看了會多起心思。可是現在一比來。她忽然發現,自己的打扮也不怎麼特別。至少沒有比他落差還要大。

與會的人們皆是官閥學者,外頭還有記者的相機與閃光燈。每個人臉上都是笑容。唯獨他與她沒有笑

她被她上司推出來,他被控制著他的土地的外來強權推出來,一起來演場必然的戲碼,這樣對大家都好

她想起家鄉的偶戲,在上台的時候,總是要放串鞭炮,在人群裡歡呼。主角才會在戲班子的控制下步上舞台


以前控制她的人是他,現在他受報應了。她理應感到快慰。可是她只感到荒謬

荒謬

她哪有資格接受勝利呢?

前幾年她還是共犯呢!現在她已經準備代表她上司接受勝利了

她身上穿的紅衣黑褲其實就是要給這身打扮的原主人一個難看罷了,表示眾人的憤概

正如他現在身上穿的樸素西裝與低微的姿態,也是表示眾人指示他的角色



她們面對面,握手,微笑,招呼,互相客套的問候

可是她知道他的笑容與聲音其實都不是給她的

因為他的眼睛穿透了她,黑色瞳孔的焦距不知道跑到哪裡去,肉體無法反抗,所以只好精神放逐

她想假如給他選擇的自由,或許他寧可直接轉身就走。

不過他無法選擇,她也沒有



今日的約會代表他們日後要恢復正常的交往,條約上是這樣說的

可是她心裡知道,她跟他往日的好時光,是永遠都回不去了

那段好時光,原本也是時代的潮流理一個小小的漩渦罷了

可能過了幾年,她跟他都會忘記曾經有過那段小小溫馨的時光

那也是上司們所期望的,反正他們認為那段時間不符合現狀,也不符合贏家的記載


她在簽字的時候,抬頭看了看他

他露出溫馴的微笑,她也回給他一個淡淡的微笑。在她的記憶裡,那50年,他們不曾有那麼客套與生疏的禮貌

因為彼此都已經是彼此的外人了,他們沒有實際的利害關係。所以才可以笑的那麼雲淡風輕吧

記憶中的愛戀.憎恨.期盼.怨憤.心動.喜悅.悲傷.糾結的一切一切

她知道。再也回不去了,也沒有必要回去



後來在公共場合裡,他總是避著她。保持在客套與生疏的距離

各種不見面的理由,隨手抓都是一堆。相當符合上司與外界的期待

他變的相當能體恤周圍情況的好人,溫柔的避開了各種尷尬

一而再,再而三。

他從不拒絕,但是也永遠不會回應。獨留她苦苦追逐

他似乎覺得這樣子會比較好。或是覺得跟她見面很麻煩,

猜測著他的意思,她不禁感到澀澀然,可是她卻不是那麼懂得讀空氣的人呀!

 


如果現在她就這樣放棄。那麼這個片段,就會是落幕

他與她之間這齣戲碼,何時開始,如何上演,都不是在她的掌握之內

至少什麼時候落幕,要由她來決定吧!

 

 



■■■■■■後記

 

雖然沒有特別覺得需要寫,畢竟已經過去了嘛~而且似乎大家都忘記了

但是想想,覺得還是寫一寫好了,沒有這一段,似乎拼圖缺了一塊呢

故事都是一條線狀,少了哪一段都不太對呢

其實應該還要有耀灣的部分,但是耀灣的部分被我在【耀灣香】親愛的哥哥,對岸的陌路人 寫完了

有興趣請轉至那篇文章看了(笑)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endy0125
  • 是頭香吧~YA!!
    期待更多的百年後續番外...
    對於百年這個故事
    真得看的到
    鴨子寫文的用心耶!!
    加油囉~~^^
  • 恭喜wendy0125桑頭香!灑花花
    謝謝wendy0125桑的鼓勵^^
    未來番外應該還會有很多吧(?)

    a12361510 於 2011/11/16 00:15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哇~
    我一直好期待番外~
    終於讓我給等到囉~~~
  • 其實鎖碼特典也算是番外啦~XD
    不過這篇會公開放出是因為
    比較不適合鎖碼

    a12361510 於 2011/11/16 00:16 回覆

  • 翦影
  • 最近發文速度是不是變快了?!!(還是我錯覺?

    總覺得灣灣和阿菊被灣家人寫得好歷史....(但歷史也很棒)
    嗚...灣灣好可憐...灣應該會有想法說,如果不是國家,只是個凡人,就可以拋棄這種糾結的情緒,和菊在一起了...
    不過就是因為彼此都了解,且明白對方的立場與難為,所以寧願淪陷,處在若有似無的曖昧中,卻也不願切斷甚至不可能實現的一絲希望...
    這樣淒美堅定的感情,不盡是一般人所了解的。正因為如此,才更美麗不是嘛?
    倘若菊真的對灣沒有任何情感了,又怎麼會刻意避開灣呢?

    歷史總是殘酷、無情的。但人能決定要以什麼心態去面對、接受它。

    祝灣灣&阿菊能早日復合:D(一篇好好的文章被俺說成這樣.....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