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對不起!」

「媽媽!媽媽不要走!帶我一起去嘛!」

歐陽凡常常作夢,夢裡最常出現的場景就是10年前拋夫棄子的母親離家出走的場景。那時候年僅7歲的我,苦苦追逐著媽媽的背影。可是無論我拼命的哀求也好,哭喊的再大聲也好,媽媽依然提著皮箱跟著陌生的男人跑了,剩下我跟爸爸在三太子宮裡相依為命。

不好意思,一開頭就說那麼沈重的話題。請不要誤會!我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境遇而自怨自哀,現在的我年紀17歲,就讀於公立社區高中,算上一個青春年華的普通高中生,十年前不切實際的回憶早就被淡忘了,我比較擔心臉上青春痘又長了幾顆,還有我的身高一直165公分打轉的發育問題。

家裡的老爸是廟祝,我們家住宅就在三太子宮的後端,老爸基本上長年都會待在廟裡,廟賺不到什麼錢,他的正職是聯繫婚喪喜事活動的公關。老爸的三太子宮香火不算鼎盛卻是整年365天熱鬧滾滾,他這個廟祝當到周圍鄰居都把三太子宮變成社區的交誼大廳與臨時托兒所中心,由此可見,他老婆跑掉是有原因的,誰想要一輩子給社區的三姑六婆當免費義工呢?唯一的好處是社區誰要嫁要娶要辦喪事,肯定會找我老爸處理。因為老爸眼睛睜開就跑到三太子宮,所以我每天早上都得自己起床上學。這也沒什麼,我的兄弟李約翰遭遇比我更苦命,他都沒在叫了,我更不好意思抱怨。

說到李約翰,這個怪名字就基本上代表了我的兄弟苦命的源頭。我的兄弟身高180CM,擁有金髮以及外國人般深邃立體的臉蛋,英俊的程度破表,可以說是社區第一帥,他就算穿著汗衫腳夾藍白拖走在東區,照樣也像模特兒在時尚雜誌的攝影現場。可惜水人沒水命,我的兄弟是孤兒,他老媽疑似被外國人始亂終棄,未婚生下了龍鳳雙胞胎。然後兄弟老媽身體越來越差,拋下一對年幼得兄妹就過世。我兄弟取名叫李約翰,他老妹叫李愛麗絲,兩兄妹都是從母姓,之所以會取洋名,估計是因為媽媽希望兩兄妹能夠認組歸宗,可惜那個外國人射後不理,再也沒有出現過。後來我兄弟與他老妹就被社區教堂的傳教士收養,據說那個外國人就是傳教士介紹給他老嗎,因為這一點點的情分與愧疚,所以收養了我兄弟與他老妹。省得他們被分開送進不同的孤兒院。

儘管是這樣,但是我兄弟很清楚自己是寄人籬下,所以等到他長到法定可以打工的年齡,他便不肯收傳教士給他的生活費。他說在教堂白住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自己要靠自己打工養活他與妹妹。我兄弟寄居的那個教堂就在三太子宮隔壁,所以我跟我兄弟是青梅竹馬。

我的兄弟約翰由於混血的英俊外表所以變成了全社區少女夢想的白馬王子。理論上愛麗絲也應該會變成全社區少年夢想中的白雪公主。但是愛麗絲並不是普通人,她生活舉止算正常,但是愛麗絲不肯說話,而且只要別人過於靠近她就會不停大叫。我兄弟最恨別人說愛麗絲是智障,為了這件事情,我跟兄弟至少尋過附近不良少年幾次晦氣。我兄弟打架喜歡拿拳頭對拳頭硬碰硬,我則擅長使用沙子.鹽水.鑰匙.小刀各種道具攻擊敵人。所以儘管兄弟比我高15公分,但是我打人比較痛。

啊!唧唧呱呱回憶得太多了,這下我要遲到了。

甩上鐵門,我拼命的往三太子宮衝向校園。在路上就看到我兄弟騎著腳踏車載著他老妹的招牌場景,一個金髮高挑的帥車騎腳踏車載著金髮藍眼的美少女。這種景色出現在我們這種小社區。實在很醒目。所以毫不意外的在校門口,我兄弟就被眾多的學姐學妹給包圍了。


「李學弟,這是我親手做的蛋糕。請你收下。」

「李學長,這是我織的圍巾,請您收下。」

「李同學,今晚有空嗎?我有兩張山腳8號的電影票。」

「謝謝各位同學的愛護,請依照先後順序,一個一個說話好嗎?」面對那群粉絲。我的兄弟約翰笑得一臉蕩漾,他看上的不是青春粉嫩的肉體,卻是免費的食物與禮物。

 

平常看也不看我一眼的學姐學妹都像是被了迷魂藥的痴女一樣包圍著我兄弟,她們大概以為我兄弟是電視偶像劇所演的外來ABC,所以拼命的諂媚以求攀上關係。不過我兄弟也沒有意思要戳破那群痴女的迷夢,據他所說這群痴女的供品對他的家境還算是挺有幫助。所以我兄弟都抱著感恩的心情,一邊放送百萬電力的笑容,一邊收下粉絲許多禮物。當然我兄弟並不會告訴她們,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不是國外的王子殿下,他只是外國老爸始亂終棄的可憐小孤兒。依靠時薪95元打工為生。

 

「各位同學,已經快到早自習與升旗的時間。請不要因為某人而站在校門口上影響出入。」發出這樣意正嚴詞的宣告並不是學校警衛,她是本所社區高中的學生會會長—金善貞。

光看這名字就會知道人家才是真正的外國僑民。據說她老爸是韓國黑道高層,從刀口下退休後特別挑臺灣避是非與養老。金善貞很愛自認是學校的秩序維護者,就是因為這樣多管閒事的個性,所以被師長指定是學生會長。身為師長指定的學生會長,自然扮演學校放在學生中打小報告的討人厭角色,她似乎也樂此不疲,她很愛找我兄弟麻煩,估計是因為每次全年段考第一名都是我兄弟,而永遠都是第二名金善貞便記恨在心。

「大家聽到金會長的指示了嗎?各位親愛的同學,我們必須趕快進教室了。」我兄弟對著那群痴女拋了個媚眼,然後他便牽著腳踏車與愛麗絲走入了校門。留下大群粉絲以憤怒的眼光瞪著金善貞。面對金善貞的挑釁,我兄弟從來也不介意,他為人瀟灑厚道,並沒有任何鬥爭的興趣,唯金錢才能打動他的心。

「早安!」我有點彆扭的向金善貞打了聲招呼。從入學後看到她,我就會覺得心頭有點怪怪的。大概是因為這傢伙莫名其妙的跟記憶中的老媽長的有點相似。同樣黑色的長髮,細細的鳳眼,嬌小的身高,清秀的臉蛋,真的很像........感覺自己心跳加速,耳根子發紅,所以我不敢回頭看她了。

 

■■■■■■■■■■■■


學校生活沒啥好說的,大家都知道咱們的高中除了升學考試以外並沒有任何值得記憶的內容,我想應該沒有人在看小說的時候對於數學與英文有興趣吧!上課都是老師與金善貞的對談表演秀。可惜真要考試的時候,我兄弟就會顯露功力。難怪金善貞這麼恨他。

雖然我現在放學回家頂多也只是打開電腦玩玩電動.看看美女圖片而已,但是比起枯坐在學校,玩電腦還是比較有趣的。而且今天是我兄弟去加油站打工的日子,也沒有人會陪我打電動。

「呀—————————!呀—————————!呀—————————!」

還是早點回家去吧!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聽到校園大樓後面傳來熟悉的尖叫聲

一般女生的尖叫聲都會聲音由低而高,越來越細。可是我熟悉的尖叫聲卻像是電腦在播放頻率音效似的。只是一種音量的固定喊叫—如果有外人太靠近愛麗絲的話,她就會不停的叫!

我兄弟今天下午可要打工啊!愛麗絲!有誰欺負了愛麗絲?

我往書包抽了起了美工刀,死命的往聲音源頭衝,愛麗絲儘管不喜歡與別人接觸,但是因為外表實在太惹眼,所以常常有好事者喜歡找她麻煩,附近的不良少年幾乎都因為這個原因被我跟我兄弟打過一遍,託愛麗絲的福,我們跟附近的不良少年早在國小就用拳頭建立了交情。社區附近的不良少年看到愛麗絲是繞著走的。

當我衝往聲音發源現場的時候,我只看到金善貞正在教訓一群痴女,她意正嚴辭的檔在愛麗絲身前,就像是母雞護小雞一樣,我很意外,連忙把美工刀插回褲子口袋。我可不想被金善貞認為我是不良少年。


「你們真是夠了。在欺負同學嗎?」金善貞雙手插腰,瞪著眼前3位女同學。

「我只是問李同學,他哥哥今天去哪裡而已嘛!」其中一個女同學,不平的解釋著。看來她們今天找不到我兄弟,所以就把情報蒐集目標轉到了愛麗絲身上

「你們要問!也要看李同學願不願意回答呀!」金善貞甩甩手,沒好氣的說道

「你們三個請趕快離開,不然明天我就要把這件事情報告老師。」金善貞一副正義與秩序的維護人警告了那三位女同學,然後轉頭向我說:「歐陽同學來的正好,請你送李同學回家好嗎?」

「好...好的!」我沒骨氣的結結巴巴回答著。天曉得金善貞跟我單獨說過的話少之又少,她比較常對我兄弟怒吼,我只能在旁邊看。我拼命得抬頭挺胸,一邊心裡頭祈禱希望今天我在夕陽下看起來稍微高一點。

「那麼就多拜託你了!再見!」金善貞笑的像朵沾著露水的白百合般朝著我與愛麗絲揮揮手,然後便快速踏步離開了,完全沒有留下來多跟我聊一句的意思。這讓我有點失落,我記得她明明很愛跟我兄弟鬥嘴的。


「......................」那三位女同學悻悻然的離開,而愛麗絲也停下了喊叫。她拉著我的衣角,指著校園大樓後的停車棚,那裡放置著腳踏車。看來我兄弟把腳踏車留給了愛麗絲,自己搭公車去加油站打工了。

「愛麗絲,在哥哥回來前,到我家玩好不好?我們來玩愛麗絲最喜歡的遊戲。」我轉頭哄著愛麗絲,我跟我兄弟青梅竹馬,換句話說愛麗絲也算是我老妹,我從小就看著她長大。儘管我與兄弟還有愛麗絲三個是同年,但愛麗絲舉止很孩子氣,所以我們都把愛麗絲當成是孩子。

愛麗絲嘴吧咬著另一手指,那雙藍藍的大眼睛有些哀怨的看著我。

「路上再去買愛麗絲最喜歡的布丁吧!」我無可奈何的追加了條件。天曉得我每次照顧愛麗絲都要買布丁。

愛麗絲點點頭,然後她走到腳踏車拍拍後座

「我來牽車,載你。」我牽出了腳踏車,便載著愛麗絲回到三太子宮後頭的住宅。對了!路上經過便利商店還要買布丁,愛麗絲喜歡牛奶口味的。

提著布丁,我讓愛麗絲從家裡的後門進來,因為讓一個金髮碧眼的美少女走過三太子宮實在有點不倫不累,另外我也很討厭那些老是喜歡蹲在三太子宮裡議論人是非的三姑六婆,除非老爸逼迫,不然我絕對不會在廟裡出現。那群三姑六婆每次都會用很虛偽的口氣問我功課成績以及身體狀況,問來問去就是會把話題扯到我離家出走的媽媽身上,她們似乎有把別人的不幸當作聊天材料的樂趣,我恨死這種惡劣的習慣。她們對於愛麗絲異於常人的情況非常有興趣,我當然不會讓愛麗絲變成她們口中娛樂的材料。

我家的客廳沒啥好說的,老實說我很希望自家的客廳能夠擺幾張舒服的黑皮大沙發以及換上大型的家庭影音套組,可惜自家的經濟狀況不可能,我家客廳就一張長方形的矮木桌,以及幾張小凳子。地板鋪著便宜的石版。左右兩邊是收納雜物的鐵櫃,中間放著24寸的電視。因為老爸每天都會擦掃一次,所以擺設儘管樸素也顯得整潔。

我從廚房冰箱倒了2杯綠豆湯端到客廳,愛麗絲已經坐在客廳竹編的小凳子上,津津有味的吃起了牛奶布丁。

「吃慢一點,沒人跟愛麗絲搶啊!」我微笑的說著,一邊轉頭抽衛生紙替愛麗絲擦嘴。一邊欣賞著愛麗絲吃布丁的可愛樣子。她一口接著一口,心滿意足的吃著她最愛的點心。

撇開不正常的舉止不說,愛麗絲實在是個無可挑剔的美少女。她的肌膚白的像牛奶一樣,藍色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尖尖的鼻子鑲在鵝蛋臉上,金色的長髮呈現波浪型披散於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材。只要愛麗絲動也不動就像是教堂油畫上的美女下凡來。人都喜歡看美女,我也喜歡啊!只是愛麗絲美則美矣,但卻是一隻怕生的小兔子。必須好好呵護。

因為愛麗絲不肯說話與被陌生人碰觸必大叫,教堂那裡曾經有要把愛麗絲送去啟智學院的建議,我兄弟抵死不肯。我兄弟之所以會用如此優秀的成績上了社區高中,最大的理由就是社區高中讓愛麗絲以普通生的身份與兄弟一起就讀。我也認為這樣比較好,畢竟愛麗絲就只是太怕生而已,其實愛麗絲上課與日常舉止與普通人也沒有差別。她會煮飯.會算數.會打掃.會寫考卷,就是不喜歡與陌生人接觸。

愛麗絲吃完了布丁,便伸出雙手做成一個長方形的手勢,我心裡知道,她想玩遊戲了。於是我從客廳的鐵櫃拿出了撲克牌。混了混撲克牌後隨口抽了一張紅心9,我問愛麗絲:「這張牌是幾號啊?」

愛麗絲笑嘻嘻的比了9,以及愛心的手勢

我抽了下一張,黑桃7,我又問愛麗絲:「這張牌是幾號啊?」

愛麗絲笑嘻嘻的比了7,以及黑桃的手勢

我抽了下一張,黑桃10,我又問愛麗絲:「這張牌是幾號啊?」

愛麗絲笑嘻嘻的比了10,以及黑桃的手勢

我抽了下一張,方塊皇后,我又問愛麗絲:「這張牌是幾號啊?」

愛麗絲笑嘻嘻的比了12,以及方塊的手勢

 

這是愛麗絲最喜歡的遊戲,猜撲克。可惜這個遊戲只有我與兄弟能陪她玩。兄弟很早就與我約法三章,不能把愛麗絲喜歡玩的遊戲洩漏出去。我也懶得多說,愛麗絲這個奇怪的技能可能對賭博很有用,如果洩漏出去是肯定沒好事的,愛麗絲連被普通女生碰一下都會不停的尖叫,也不可能用這個技能賺錢,所以這個技能對愛麗絲來說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有害。

就這樣我與愛麗絲玩著玩著,一直玩到我兄弟從後門溜到我家為止。


每次兄弟快來的時候我根本沒注意到,但是在兄弟進門的前幾分鐘愛麗絲彷彿就是能感應到什麼似的,她立刻從凳子上站起來,整個人像是急速投球一樣,衝到後門鑽入了兄弟的懷裡。大聲又響亮的叫了句:「哥哥!」

是的,愛麗絲會講話,我可沒說愛麗絲是啞吧!但她只肯跟我兄弟說話罷了。

「我就知道愛麗絲在阿凡這裡!」我兄弟笑嘻嘻的從後門走到客廳,人未到聲音已經先到了。似乎已經結束了加油站打工的班次。他拉著愛麗絲的手,兄妹倆親親熱熱的走到客廳。

「拜託!除了我以外,愛麗絲願意跟誰玩啊?」我沒好氣的對扮了鬼臉,我這話可毫不自大,愛麗絲從小生性超級孤僻,基本上只喜歡一人玩兒,除了哥哥以外她只願意接受跟我一起玩。

兄弟拉了一張凳子坐在我跟愛麗絲旁邊。然後把愛麗絲的手放在我手上,用那張不知道迷死多少痴女的英俊臉蛋吊兒郎噹說道:「所以阿凡也不要掙扎了,早點答應當我妹婿吧!你看我家愛麗絲有多可愛啊!」

「愛麗絲喜歡哥哥!」愛麗絲抽回了小手,反手抱住兄弟的手臂,甜甜笑著

「哥哥也喜歡愛麗絲。」兄弟聞言大喜,轉頭無比寵膩的對妹妹說道

「媽的!立刻給我停止!不然我轟你們出去!」老實說,這對兄妹情深到我快吐了!太噁心了!簡直無法忍受!

我發誓我不是在嫉妒。我從小就天天看著這對兄妹相親相愛的肥皂戲碼,所以我說我怎麼可能會喜歡愛麗絲嘛!說起來金善貞還比較能讓我在意一點。

「唉呀!阿凡別生氣嘛!你要知道,我心裡頭第一個是愛麗絲的話,第二個就是你囉!」兄弟笑得一臉親熱的說道:「我呢!生平無大志,就希望未來愛麗絲跟你在一起幸福快樂的過日子。我會努力存錢替我家的小公主買嫁妝。」

 

「你的志向也太白爛了吧!學校那群粉絲要是知道你是超級大妹控,不知道會有多少少女心會破碎!」我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兄弟天天都勸我要娶愛麗絲。活像怕愛麗絲嫁不出去似的。我是也很喜歡愛麗絲,但是從小看到大只能當妹妹啊!

「誰管她們!她們要是知道我每天都為了幾百元生活費在煩惱,最好還會迷我!」我兄弟懶洋洋的甩了甩手,臉上那冷淡的神情跟學校來者不拒的風流表情大為不同。可能是因為母親被父親拋棄的緣故,所以我兄弟儘管帥到貌比潘安再世,但是他似乎有些愛情潔癖似的。完全沒有交女朋友的意思,他除了在學校收收粉絲禮物外,一放學就是打工,打工完就專心當妹控。

「沒事!沒事!想那麼多幹嘛!」我拍拍兄弟的肩膀以示安慰。

「煩耶!還不是你老是一講到女人就那麼酸!一副哈很久的樣子!」兄弟反手就捉著我的肩膀,呵我癢!

「喂!停下來喔!哈哈哈哈哈~不然我扁你喔!」我被弄到哈哈大笑,很是不爽的揮拳威脅。

「誰管你啊!來就來啊!」兄弟倒是興致勃勃的挑釁著我,他笑得很開心,一點都沒有他在當校園偶像的模樣

 

有個好兄弟是校園的偶像,只要有他的存在,別人與金善貞就會永遠看不到我,他宛如耀眼的太陽,讓在旁邊的我顯得毫無存在價值。說不難受是騙人的,但是我並沒有任何怨言,打架照打,玩鬧照玩。因為我知道我們的羈絆比誰都還要稍微深一點,話說我們能夠這麼要好,大概是因為我.約翰.愛麗絲,三人是這個平靜小社區中,飽受流言八卦與關愛眼神所困的同伴。我們從小就沒有母親的關愛,得自己做家事,自己看功課,自己看電視,晚上自己一個人煮菜吃飯睡覺。因為欠缺家庭的親情,所以我們三個人只能緊緊互相靠在一起取暖


我不想到充滿三姑六婆的三太子宮,就算老爸在那裡也不想

約翰與愛麗絲不想到教堂依靠別人的憐憫

我們的生命都沒有別人幸福,彼此都是彼此的家人。在這個世界裡我們只有彼此。

如果我們三個,哪天忽然少了誰,一定會痛苦得不得了。


「要永遠在一起喔!」在我與兄弟互相動手動腳的玩鬧中!愛麗絲忽然說出這句話,彷彿是在替我的心作聲明一樣

「那還用說啊!」我與兄弟同時向愛麗絲吼道,愛麗絲則露出帶著溫柔又有些感傷的笑容看著我們,她似乎想對我們說什麼,但是又無法說出口。


「呀!阿凡答應要當我妹婿囉!」

「你作夢啊!我哪有說要娶愛麗絲!」

「可是你說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啊!難道阿凡要娶的人是我嗎?」

「你少噁爛了啦!去死吧!」


但願我與兄弟能一輩子都這樣吵下去。還有愛麗絲的微笑

別無所求。



■■■■■■■後記

 

其實這是鴨子原創故事長篇的角色介紹

因為一開始要寫長篇總覺得故事不夠立體,所以決定先來寫角色介紹來練筆

能不能從角色介紹看得出來這是什麼樣的故事嗎?笑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菘
  • 呃嗯...是參雜鄉土&校園&戀愛的青春悲喜劇嗎?

    老實說這個人物介紹好像有點...太長的說?XD
    私以為看起來比較像小說的開頭?
  • 這是角色介紹,真的XDDD
    因為這其實是一個用超能力戰鬥的故事(大誤)

    a12361510 於 2011/11/24 22:45 回覆

  • 茶昕
  • 我當這篇是第一話來看
    下篇是哥哥還是妹妹?
  • 下篇是哥哥
    這真的是人物介紹而已XD

    a12361510 於 2011/11/26 11:05 回覆

  • 小陸
  • 很令人期待的介紹跟前言!
    現在的風平浪靜感覺是預示接下來的波濤洶湧!
    從講到愛麗絲的能力時就感覺應該有什麼特殊能力XDDD
    感覺很棒很期待耶!
    是說三人在一起這個情景讓我想到妹控擄路修跟朱雀...(爆)
  • 愛麗絲的能力是故事主線沒錯
    鴨子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小凡變成女生阿XD

    a12361510 於 2011/11/26 11:05 回覆

  • LingFeng
  • 哇又是一個很棒的故事呢!!
    我很期待耶:))
    鴨子大加油哦^ˇ^
  • MIRA
  • 看到人設和介紹

    好期待

    阿凡和約翰好像是一對唷!
    這是不是愛麗絲所認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