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多半對於舊情都帶著微妙的好意與回憶,而女人則不想跟前男友有太多牽扯。」

有人這樣形容男人與女人對於舊愛的差別。而灣娘正碰到這種尷尬狀況的來襲。

「哈囉!可愛的小灣!可以幫我一個忙嗎?」當初阿爾弗雷德‧瓊斯在下午茶的場合,以閒適的語氣說出請求。那時陽光燦爛,兩人坐在咖啡廳的露天座位品茶兼賞楓。儘管只是阿爾弗雷德‧瓊斯在公務後給灣娘的續攤招待,但氣氛輕鬆到讓她近乎有甜蜜約會的錯覺。今天阿爾弗雷德‧瓊斯難得一身西裝筆挺,非常帥氣到讓身為女伴的灣娘也相當得意。

「好的!如果有我能幫忙阿爾哥哥的地方!這是我的榮幸!」金髮碧眼的男人對面戴著兩朵花的嬌小黑眼長髮女孩毫不思考的點頭答應了。

「小灣可以代替我去本田菊身邊看著嗎?」午後的陽光輕輕照射在在阿爾弗雷德‧瓊斯爽朗大方的笑容,在灣娘的眼裡簡直是閃閃發光的白馬王子。

「啊?奔天居?」聽到那個心頭上難忘的名字,灣娘笑到僵掉的臉蛋,給出了言不及義的的回答。

 

「NONO!是本田菊!是個熟人,小灣也認識啊!所以才讓你去。」

「呃,本田先生和我好像有點久沒有聯絡了啊!」

「因為你們沒有見面的理由吧!不打緊!本HERO就是希望你們恢復友誼啊!」

「讓我去本田先生那裡看著,有點奇怪啊!我也沒有去本田家的理由啊!」

「哪裡不方便呢?拜訪的理由本HERO當然也會替小灣準備好啊!等下就會詳細與小灣說明的!」

「但是...但是...本田先生說不一定會覺得很麻煩。」

 

「小灣是擔心王耀有意見嗎?」面對灣娘有意無意的推辭,阿爾弗雷德‧瓊斯皺著眉頭對她搖搖手指,好像是幼稚園老師對小朋友那樣失望又疼愛的神氣

「我去!為了阿爾哥哥我哪裡都可以去!」聽到第2個關鍵人名,灣娘近乎是反射性的回答了。

 

■■■■■■■■

 

秋日已過,枯葉盡落,氣候已經轉向冬天,整個街上儘管人來人往卻也依然寒風蕭瑟,有個頭戴著雙花的年輕少女穿戴了一身精緻的行頭,獨自站在街頭等待。自從那天在咖啡廳沒頭沒腦的答應了阿爾弗雷德‧瓊斯,他立即與灣娘定下了兩人前往拜訪本田菊的日期,畢竟他人忙事多,行程能越快敲定越好。光陰似箭,一下子就到了兩人約定的日期。儘管很想逃避,但是灣娘還是不得不打扮的漂漂亮亮。前往阿爾弗雷德‧瓊斯與她約定會面的地點。

「阿爾哥哥一定是故意激我的!一定是!」因為阿爾弗雷德‧瓊斯尚未赴約,灣娘獨自在馬路旁走走停停。她一邊思索著那天自己為什麼會答應阿爾弗雷德‧瓊斯的請求,一邊感到氣恨。現在的灣娘什麼都可以忍,唯獨提到王耀,她不想示弱。所以當阿爾弗雷德‧瓊斯說到她之所以不肯答應是否因為顧慮王耀的時候,灣娘就想也不想答應了。此時她很懊惱自己的口快。

 

「唉.......其實我只是早答應與晚答應的差別而已。」灣娘自言自語的說道。這樣說來也沒錯的!畢竟阿爾弗雷德‧瓊斯與其說是灣娘的白馬王子,不如說他是她現實生活中的勇者大人,自從那場大戰結束後,灣娘可以說是處處依賴著阿爾弗雷德‧瓊斯。在那個沒有食物、沒有希望,滿地被戰火破壞的可怕世界裡,阿爾弗雷德‧瓊斯就是那束照耀著灣娘的光芒,他給了灣娘支柱、給了灣娘知識、給了灣娘保證、教導她求生的技能、讓灣娘的貨物銷往他的市場.......撐起那個可怕的現實世界,她的英雄。

 

她的英雄—如果說灣娘過去的世界繞著王耀或本田菊打轉,現在灣娘就是繞著阿爾弗雷德‧瓊斯打轉,就像是月亮必須反射太陽的能源才能在地球上發光一樣。從阿爾弗雷德‧瓊斯那裡所得到的資源與教導,每一樣都變成了灣娘的力量與她的感激。

儘管阿爾弗雷德‧瓊斯是灣娘世界的太陽,可是灣娘卻是阿爾弗雷德‧瓊斯世界裡頭燦爛星空裡的一顆小星星。灣娘心裡清楚,如果不是為了牽制王耀。恐怕阿爾弗雷德‧瓊斯不會對自己如此關懷。儘管灣娘瞭解她與阿爾弗雷德‧瓊斯之間所有的相處只是現實社會的一場利益交換,可是、可是.....只要有一點點機會,灣娘也想成為幫助阿爾弗雷德‧瓊斯事業的那個人。

要她去看本田菊,就去看吧!100個本田菊,灣娘也願意為了阿爾弗雷德‧瓊斯去看。如果這是阿爾弗雷德‧瓊斯的請求的話。

反正本田菊呢!就是前任太陽等同過期罐頭,這樣的形容或許有點失禮,但是對於現在的灣娘,本田菊的地位大概就是這樣。自己之所以幾乎不跟本田菊見面,即使兩家貿易事務往來都派了家人出面,最大的原因就是兩人見面只會讓外界多猜疑。

王耀近年來老是以灣娘胳臂向外歪的理由企圖要逼她回家住。胳臂向外歪這件事情灣娘心裡是承認的,但是她歪的對象是世界霸主阿爾弗雷德‧瓊斯,可不是本田菊啊!有鑑於免得各種誤會,所以乾脆就不要見面。不要見面最好了,省得麻煩。根據知名不據的神秘研究指出少了本田菊這位前世冤家,能有效性降低王耀對於灣娘各種被害妄想症發作的頻率。

阿爾弗雷德‧瓊斯應該也是知道灣娘之所以不願意與本田菊見面的原因,那他為何故意要——,一想到這裡灣娘不禁愁腸百轉,就在這時候一聲尖銳的煞車聲,劃破了四周的空氣。

「哈囉!親愛的小灣,你今天好美麗啊!是要去參加舞會了嗎?我有幸可以請公主上車嗎?」阿爾弗雷德‧瓊斯僅套著平常穿著的咖啡色夾克與牛仔褲,卻開了一輛寶藍色敞棚跑車,豪邁英挺的俊臉上都是親熱又率性的笑,這樣奇妙的搭配與自信魅力的架式馬上吸引了街上所有女性的目光與芳心。

「當然好!」灣娘連忙露出笑容,每次與阿爾弗雷德‧瓊斯見面,她都拼命的打扮,比方今天她穿著貼身亮鍛白色小洋裝,外面披著灰羊毛大衣,一雙玉腿只套了一層薄薄的絲襪,腳踩著3寸亮黃色高跟鞋。

「美麗的淑女,請!」阿爾弗雷德‧瓊斯打開了副駕駛座車門,讓身邊嬌小玲瓏的女伴入車就坐。然後他才自己打開車門,啟動引擎發車。

「阿爾哥哥.....我有事想要問你。可以嗎?」坐在副駕駛座的灣娘,用凝重的語氣開口。

「可以呀!只要小灣問,我都會盡量回答。」阿爾弗雷德‧瓊斯並沒有轉頭看身邊的女伴,他目光只放在行駛的路況,充滿自信與專注的的帥氣側臉讓灣娘看了心裡頭是好喜歡又好難過。

「為什麼要找我?如果要應付本田菊應該有更好的對象吧!」沈吟了片刻後,灣娘有些猶疑的說:「而且外面老是說我對本田先生留有舊情,阿爾哥哥不怕我真的.....」

「不會!絕對不會。」阿爾弗雷德‧瓊斯這下忽然轉過臉,他給了灣娘一個火焰般精神的笑臉。他說:「外面的人都不了解小灣,小灣對我怎樣,本HERO最清楚。所以才讓你代替我去。也只有你去我才最放心。」

「我相信小灣。不管別人說什麼!」阿爾弗雷德‧瓊斯說。就像是他宣告他是世界警察一樣霸道又不容懷疑。

「...............」灣娘只是拼命的點頭,不想讓身邊的男人知道自己現在有多激動,她用手遮著臉

為什麼王耀說不出口的話,阿爾弗雷德‧瓊斯卻說的那麼自然。此時灣娘只覺得眼眶好酸。不知道是太高興?還是太歡喜。

那就去吧!撇開了擔心王耀會對自己與本田菊會面產生的諸多反彈與麻煩。灣娘願意承擔這些困擾。

沒什麼了不起的,士為知己者死。

這是王耀教過灣的事情,什麼卻是另一個男人去完成?說來真是好幸福又很矛盾呢!

 

 

「小灣也別太緊張了,這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我跟你說過吧!本田菊現在名義上擔任我漫畫雜誌上的連載作家,你去他身邊擔任編輯就好了。」

「簡單?可是我沒當過編輯啊!不知道是否能勝任這份工作。」

「放心!本HERO怎麼可能真的讓小灣來當編輯,我只要小灣以編輯為理由,多去本田菊現住的工作室走一走而已。頂多就拿拿稿子、跟本田菊套套話,蒐集一些觀察資料作報告給我,很簡單又很安全。」

「那麼這種事情,不是誰都可以做嗎?」

「是呀!誰都可以做這份工作,偏偏這份工作已經換了至少30位員工,其中不乏具有20年資歷的老編輯、35年的監視經驗的老特務。」

「咦咦,為什麼?」

「因為本田菊跟編輯部提出過一個要求—編輯如果妨礙漫畫連載,就要立刻換掉。而前任30位編輯都無法通過這個條件。」

「...............本田先生故意對編輯動了手腳?」

「賓果!小灣真聰明。我派上門監視本田菊的編輯,每個就任不到一個月就會有各種天災人禍而去職。可是我又找不到本田菊在裡面作怪的把戲。小灣,你以前與本田菊長期共事,我相信你一定能識破他的詭計。如果本田菊就此乖乖的,這也有助於世界和平啊!」

「是!」

 

在兩人交談的時候,寶藍色敞棚跑車已經緩緩滑到一社區的高樓大廈。阿爾弗雷德‧瓊斯將車停到大廈的地下停車場,然後他帶著灣娘兩人一起搭著電梯前往本田菊的工作室。

「本田先生搬到這棟大廈來啊!」搭著電梯的時候,灣娘滿懷疑問。印象中本田菊住的地方是和風古宅,而且那裡有許多的親戚手下。

「為了工作方便,公司替他租了一層樓的工作室。」出了電梯就看到一層兩戶的公寓,阿爾弗雷德‧瓊斯與灣娘解說著:「左邊那戶是助手專用工作區與休息區,右邊那戶是本田菊居住的房子。」

「大概知道助手有我派的人,所以他以不習慣與旁人居住的理由,要求與助手直接隔戶工作。」阿爾弗雷德‧瓊斯壓低了聲音在灣娘耳邊悄悄的說:「等下你要叫本田老師,這是禮貌。不知道要回答什麼就別答,在我後面站著微笑就好。」

「好...好的!」耳邊感覺到阿爾弗雷德‧瓊斯那淡淡的古龍水香氣。那是一種分享秘密的親暱感,是灣娘從阿爾弗雷德‧瓊斯身上渴求許久,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特殊待遇。灣娘臉都紅了,心臟只覺得碰碰亂跳。

【叮咚】

【轟囉轟囉轟囉】

阿爾弗雷德‧瓊斯按下電鈴,過了2分鐘公寓鐵門才緩緩開啟,而且在開門前還有意義不明的聲響,很像重物在地上滾了幾圈。灣娘聽了不禁皺起眉頭,在灣娘的記憶裡,本田菊是一個對於自我還有他人標準都相當嚴苛的男人,他老是不苟言笑的在工作。灣娘印象最深的就是本田菊套在雪白制服裡那挺立筆直的脊椎。

「啊!是瓊斯社長大駕歡迎!歡迎!歡迎!咦咦,背後是?」出現在灣娘眼前的那一團藍色棉球物品是什麼東西?眼前的矮小的東方男人,澎鬆黑髮亂翹,他套著淡藍色的毛大衣,穿著織卡其色的運動褲。整個人看起來懶散又邋遢。那副形像簡直是那些女性雜誌上最厭惡的宅男!然後他看到阿爾弗雷德‧瓊斯身後的灣娘,似乎呆了一下。

「小菊!我來介紹新編輯給你啦!」阿爾弗雷德‧瓊斯笑嘻嘻的領著灣娘走進公寓客廳。客廳鋪著褟褟米甚為潔淨,只是靠牆的櫃子竟然放置著五顏六色的各式詭異娃娃模型,機器人模型與美少女雜誌。而客廳中央則是一小茶桌,茶桌對面架的超級大螢幕前面堆積著許多型號不明的主機。

「抱歉!抱歉!沒想到有客人要來。沒收拾乾淨!真是抱歉。」那團粉藍色的男人,像顆球一樣不停的滾來滾去收拾滿地上的主機與光碟。然後滾去客廳後頭的廚房,端出了茶水,露出了羞澀的笑容說:「自泡的茶水,希望合瓊斯社長與編輯小姐的口味。」

「噹噹!這是新任的編輯小姐喔!你們都是老朋友,我不用多介紹吧!」阿爾弗雷德‧瓊斯似乎已經很習慣這樣的本田菊,他像是聯誼公關在介紹朋友認識一樣,輕輕拍了拍本田菊的肩膀,示意他要與灣娘好好相處。灣娘連忙彎腰示意,本田菊變的太大,讓她吃驚到不知道該如何打招呼,她總不能下跪90度角恭恭敬敬的說:「菊大人,貴安」

 

「當然!當然!灣小姐變的好漂亮。」粉藍色的男人臉上都是隨和的笑容,一副任憑阿爾弗雷德‧瓊斯處置的樣子。然後他擠眉弄眼的問:「小生只有一個小小的請求,跟上次一樣。瓊斯社長有跟編輯小姐說明嗎?」

「當然有!你放心。這個編輯小姐是我為了小菊特別挑選。她來做兼職,只服務你一人。」阿爾弗雷德‧瓊斯用非常曖昧的語氣說著,一副他很重視本田菊的模樣。彼此心照不宣

「那麼真是太好了!」粉藍色的男人笑得很開心又害羞的樣子,然後他皺著眉頭一副非常抱歉的說:「唉呀!今天可是截稿日最後一天,我不知道要畫到什麼時候。真糟糕,沒辦法多招待了呢!我得回工作室繼續畫畫,不然就趕不及隔壁助手的作業速度了。」

「不急!不急!那麼我還有事情要忙,先留編輯小姐先跟你熟悉下環境。」阿爾弗雷德‧瓊斯毫不在意的搖搖手,一副不要本田菊認生多招待似的,便自顧自起身走向鐵門。

「阿爾哥哥!」走進這棟住戶,灣娘開口說出的第一句話,眼神裡都是依戀與慌張。

「不要怕!今天只是來打招呼而已,本田老師人很好,你就多看看。回頭到了公司!我在跟你細細說解工作內容。」阿爾弗雷德‧瓊斯捏了捏灣娘的手心,然後他貼在她的耳朵小小聲說:「有事就電話,HERO馬上飛到小灣身邊。別怕!」

「好!」得到了阿爾弗雷德‧瓊斯如此親暱的舉動,灣娘的內心燃燒著熊熊的烈火。她絕對不要辜負阿爾弗雷德‧瓊斯對她的期望。等到公寓只剩下她與本田菊兩人的時候,灣娘便認真的客氣的詢問本田菊道:「我想,本田老師正是忙碌的時候不知道現在是否有我能幫忙本田老師的事情?」

「啊?編輯小姐要幫忙嗎?這可太好了!那個掃瞄器剛好壞了,能請編輯小姐拿著完成的原稿到下面的便利商店先傳真給編輯部審閱嗎?」本田菊一副大喜過望的樣子。

「好的!」灣娘精神抖擻的拿著完成的原稿,便急急轉頭跑像鐵門。因為灣娘實在跑得太快了,滿心都只想要完成本田菊--阿爾弗雷德‧瓊斯交給她的任務,所以灣娘沒有聽到,身後低沈的一句話。

「這麼簡單就搞定了。」

 

■■■■■■■■■■

 

為什麼這座公寓大廈的便利商店竟然如此遙遠,在冷風搜搜的街上,灣娘抱著牛皮紙袋裝的一疊原稿,有點無奈的從本田菊所居住的社區尾走到社區頭。她今天穿著一身禮服大一還外加三寸高跟鞋,走路原本就不是很方便。

【碰】

路走到一半,忽然灣娘被一個及腰的小男孩撞上了,那小男孩一撞倒灣娘便往後一倒,男孩身邊的小女孩便哇哇大哭

「哥哥!被人家撞倒了啦!嗚嗚嗚嗚嗚嗚!」

「好痛啊!對不起撞倒了!」

「咦咦!別哭啊!小妹妹!」

灣娘面對這個天外飛來的災禍,手忙腳亂的先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小男生,然後替小男生拍拍身上灰塵,在安慰哇哇大哭的小女孩。原本抱在懷裡的紙袋也被撞了出去,不過那寶貝紙袋就落在灣娘腳邊不遠處。

「漂亮姊姊!這是你的紙袋。很抱歉撞倒你了」小男孩很乖巧的檢起了地上的紙袋遞給灣娘。還外加一個大大的鞠躬

「謝謝。」灣娘被小男孩一聲漂亮姊姊叫的心花怒放,這年頭小孩都喜歡到處亂叫「阿姨」「嬸嬸」,難得遇到這麼識相的乖小孩,真是叫的心都化了!

不過灣娘喜孜孜的好心情只維持到進入便利商店拿到原稿為止,她發現自己手上的牛皮紙袋裡頭全變成了一袋白紙。

灣娘急忙的跑到方才被撞倒的地方,那裡已經空無一人

 

完了!那是典型詐欺!

怎麼可能在那麼剛好的時間,被那剛好得一對小兄妹撞上,又剛好的調換了紙袋

灣娘敢發誓,外面的小男孩與小女孩已經一溜煙的跑了

而本田菊正在樓上賊賊的笑

她怎麼可以,看到本田菊一副沒出息的宅男樣就放下戒心了呢?

那可是弄走了30個編輯的本田菊!

怎麼辦?第一件事情就槁雜了?

怎麼辦?

灣娘耳邊響起了另一個聲音

「有事就電話,HERO馬上飛到小灣身邊。別怕!」

灣娘毫無意識的打開了包包,取出了手機,打電話給阿爾弗雷德‧瓊斯。她顫抖的向阿爾弗雷德‧瓊斯求助,宛如過去那幾年,她總是在最悲傷無助的時候,去尋找支撐她的世界不要毀滅的英雄。

「是阿爾哥哥嗎?我是灣!對!方才發生了一件事情,我拿著原稿要去便利商店傳真,莫名其妙就被搶了。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都是我的錯!太沒有戒心了。」灣娘邊說邊咬唇,不可以哭!她沒有資格哭!

「那小灣就回去跟本田菊告別吧!這工作就不用作了。」回應著急的灣娘,話筒邊傳來了冷冷的言語。

「什麼?為什麼!我可以的!只要把這件事情解決!我可以做到阿爾哥哥的託付。」灣娘激動的說,儘管她承認方才真的太疏於戒心。但是灣娘希望用日後的表現來彌補阿爾弗雷德‧瓊斯對她的託付與信任。畢竟阿爾弗雷德‧瓊斯都說他只信她而已。

「不用了!上門第一天就讓本田菊有理由找我麻煩!日後也不會有什麼好兆頭。越是掙扎,反倒會讓本田菊以為我真拿他沒辦法呢!」儘管灣娘還極力的爭取,但阿爾弗雷德‧瓊斯在話筒的那一端已經判了灣娘死刑,

「不會的!以後我一定會更努力!」灣娘極力的保證自己對於阿爾弗雷德‧瓊斯還有用處。

但阿爾弗雷德‧瓊斯用懶散又無可奈何的語氣說:「小灣別著急,我還還有備用人選。不是你也無所謂。」

「對不起,我知道了。」灣娘默默的掛掉了電話,她呆呆的走回社區尾端的公寓,那個本田菊所在的地方。

 

「不是你也無所謂。」

那句話一直在灣娘的耳邊縈繞,灣娘知道阿爾弗雷德‧瓊斯說這句話並沒有惡意,甚至是在安慰她不要太在意的意思。可是這對灣娘來說,就是一個殘酷的判決。那是長久以來,灣娘拼命的希望能得到阿爾弗雷德‧瓊斯青睞的殘酷拒絕

邊走忍不住邊掉淚,儘管灣娘知道自己臉上的妝沒那麼防水,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眼淚

今天這個日子對灣娘來說,好像一下子衝上天堂,得到了全世界,又一下子被打完凡間,發現自己其實一無所有

有啥好哭的?灣娘問自己,不是早就清楚自己對於阿爾弗雷德‧瓊斯只是一枚好用的棋子,原本就是可有可無,隨時都有備用人選的棋子。為什麼還是會那麼傷心呢?難道自己真的以為她可以替阿爾弗雷德‧瓊斯做些什麼,然後成為阿爾弗雷德‧瓊斯身邊的特別的人嗎?

她也太傻了吧!對方可是稱霸世界的HERO,他是很多人的英雄,所以不可能只當灣娘世界裡的英雄

那個英雄,還隨時可能把灣娘當作是籌碼賣給王耀呢

為什麼她就是那麼想不清楚,又那麼執著呢?

她到底在執著什麼?難道她就這麼渴望有的人能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嗎?

明明這個世界都是自私自利,完全沒有任何人可以信任!

不可以再哭了!本田菊一定是一臉得意的站在客廳,等著失敗者去投降

她絕不可以哭的悽慘落魄的過去丟人現眼

她要過去,以女王高貴驕傲的姿態去做告別

退場也要退的漂亮

灣娘獨自在社區外的長板凳,坐了一小時,拼命拼命的冷靜自己的情緒,她拿出的化妝包補妝,儘管妝是補回去了。但是眼睛的紅腫還是無法退下去,灣娘暗暗嘆氣按下本田工作室的電鈴。她不管了。

 

「唷!編輯小姐辛苦了!」站在灣娘面前的本田菊還是好脾氣的笑,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樣。明明下面的陰謀都是他一手規劃!都是他害得自己的美夢在短短幾小時就破碎成一地。罪魁禍首還裝的若無其事的樣子,對她說辛苦了!

「................」偽君子!!灣娘抬頭望著對面雪白精緻的臉蛋,內心的憤怒瞬間就上了燃點。

「編輯小姐請進.........」本田菊話還沒講完,對面的女孩已經用力對他吼叫!

「我弄丟原稿你滿意了吧!阿爾哥哥不要我你滿意了吧!我是死也不會在跟你這個混漲見面了!」灣娘幾乎是下意識的用力的吼了眼前這個討厭鬼,對他憤怒的大吼出自己的怨恨。

雖然灣娘知道自己完全站不住腳,也沒有證據指控本田菊,雖然灣娘知道自己的舉動很可笑,雖管灣娘也知道自己的行為一定會讓阿爾弗雷德‧瓊斯認為自己更沒有用!但是她無法再忍耐下去了!就算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他也不管了

「哼!」灣娘叫罵以後,只覺得面如火燒,她立刻轉頭要按電梯下樓。可惡!好丟臉!總覺得眼眶的眼淚都要忍不住了。

「..................................」本田菊呆立了片刻,彷彿被灣娘的吼叫嚇傻一樣。他看到灣娘要走入電梯的時候,便整個人伸手去架住電梯門,他說:「等等!等等!」

「等什麼!沒有什麼好說了!」灣娘咬唇,望著堵住電梯的本田菊,內心是氣憤又難堪。莫非他還要繼續羞辱她嗎?

本田菊望著眼前滿臉充血,眼睛也紅紅腫腫的女孩許久。小手緊緊扭著手裡的皮包,她就這樣俏生生站在門的另一端,

隔了好久好久,才剛剛重回他的世界,她就要離開了。

還是自己親手趕走地

少女不甘心的用含怨帶嗔瞪著本田菊的淚光,揪得人心裡又喜又酸。電梯的鋼門卡著本田菊,有些疼痛。但是不知為何就是無法放手。

本田菊心裡曉得,如果放手他與她就很難在見面了,

他忽然嘆氣道:「原稿....................其實我有備份。」

 

■■■■■■■■■■■

 

「哈囉!是小灣嗎?什麼?本田菊有原稿備份?所以事情解決了嗎?」

「噢!我就知道小灣肯定有辦法的!」

「你最棒了啊!以後我只能拜託小灣了!」

「那麼就交給你了吧!下次我們見面再詳細談。」

 

阿爾弗雷德‧瓊斯滿意的把手機關掉,放置在辦公室裡的木桌上。整個人慵懶地靠在單人沙發椅上,他隨手拿起慣用的打火機點燃雪茄。深深吸了一口煙再緩緩的吐出來。

「就知道他抵抗不了誘惑!嘖嘖!香餌就這麼簡單的一口咬過去。」阿爾弗雷德‧瓊斯喃喃自語,隨手打開木桌上放置的筆形電腦,收發郵件,裡面郵件傳了一封訊息在王府埋伏的特務說明了王耀已經知道了今天灣娘與本田菊會面的事情。阿爾弗雷德‧瓊斯幾乎已經可以看到王耀暴跳如雷的現狀。

「一石二鳥.........不!三鳥!哈哈!太划算了!」阿爾弗雷德‧瓊斯心滿意足的做下結論。得意洋洋的給自己一枚帥氣的拇指。

 

■■■■■■■後記

 

一石三鳥的意思是

阿爾成功在灣娘與本田菊還有王耀裡面埋下了有利自己發展的籌碼

 

這是米菊灣本拉!不過是以菊灣為主~請放心????

這是灣倒追阿菊的故事,我用鴨翅膀對天發誓!甜不甜我不敢說!XD

我想寫的很甜,但是真的開始走主線就....唉呀!我忍不住了0TZ

阿米是這個故事的大魔王,應該很清楚吧!他不是男主角喔!男主是笨蛋的把餌給吞了的阿菊

可憐的阿菊!他原本打算一天就讓灣娘辭職,可是最後還是淪陷於阿爾的陰謀詭計之下


 

話說阿宅與母夜叉網路版與實體本版的差別

在於網路版收入的都是槁笑單元劇

而實體本版會收入說明整體的故事,就是主線

主線有始有終,起承轉合都有!吵架哭鬧,甜蜜親熱全部少不了四方關係的故事(米菊灣耀)

這個主線,其實在2009年已經構思完成,不過始終懶得寫出來

依照鴨子的個性,黑色切開是粉紅~粉紅切開一定是黑色的

所以大概是這樣............

其中灣的感情,參考了一點現代的三次元元素,不過這是鴨子看到的參考

如果讀者大人看到的跟鴨子不一樣,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請不要介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何處是歸途...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LingFeng
  • 呵呵頭香:))
    唉呀感覺阿爾利用了灣娘呢!
    不過本田菊真的無法抵抗誘惑欸XDDD
  • 阿爾就這樣用灣釣到了阿菊與王耀
    灣灣真是紅顏禍水(大誤)

    a12361510 於 2011/12/03 12:39 回覆

  • Nyx
  • 噗哈哈哈
    看到灣娘說出不想跟本田菊見面,我快笑翻了
    好個阿爾弗雷德!給他帥氣的拇指!!
  • 其實類似阿爾這樣帥氣又天然黑的大魔王
    也是很有魅力阿

    a12361510 於 2011/12/03 12:40 回覆

  • 舞澈
  • 阿爾您這隻老奸巨猾(不是)的英雄
  • 阿爾是天然黑

    a12361510 於 2011/12/03 12:40 回覆

  • wendy0125

  • 呵呵~主線出現啦!^^
    四者間這種微妙氛圍...
    看熱鬧的我~感覺還蠻過癮...))嘿嘿~想說..如果再糾結一下,會更刺激喔..^^..
    很期待整個故事的曲折離奇...
    鴨子桑~加油!
  • 這是故事的開始
    後面會更加精彩的^^

    a12361510 於 2011/12/03 12:41 回覆

  • BlueKent
  • 好糾結的關係喔,等不及要看實體本了…(口水)
  • 敬請期待(????)

    a12361510 於 2011/12/03 12:41 回覆

  • andless20
  • 阿爾的腹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灣娘明明都知道還是會想去依賴
    誰叫之前的太陽被打敗了
    後續妹控到底會採取什麼樣的手段呢
    本田宅菊就算知道一切是設好的陷阱
    還是忍不住跳坑了
    想到英雄爽朗的笑容讓我真想打下去
    我真的好喜歡這個系列的連載
    至少不會太過於嚴肅與悲痛
    ps有發現約兩三個錯字
  • 已經是現代系列了
    自然不可能像百年流離那樣亂七八糟
    啊!錯字!>__< 鴨子要檢查了

    a12361510 於 2011/12/05 23:49 回覆

  • 翦影
  • 阿爾怎麼這樣?!!冏

    還有如果出實體本的話啊~是happy ending 囉?(籌錢ing)

    啊啊~想問下次點文是幾號?

  • 保證是happy ending
    鴨子每次實體本都是happy ending啊
    下次點文啊~應該是11111111了

    a12361510 於 2011/12/05 23:50 回覆

  • spn
  • 喔喔..喔.....
    有一種無法言喻的開心感〈笑
    有要出本嗎?有吧!〈期待
  • 謝謝~應該會吧

    a12361510 於 2011/12/05 23:51 回覆

  • 小黑
  • 實體本啥時會出阿?

    阿爾是腹黑阿~是腹黑~~~(吶喊)
    我好喜歡這篇"阿宅and母夜叉"喔喔喔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