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喜歡小學生內褲的死變態


那年夏天少年剛上了師範大學,第一次出外求學的獨居生活對18歲的少年來說相當新鮮。只可惜組織也派了件了任務給他—監視未入組織的混血種。根據那些長老的說法妖 怪與人類的混血種是珍貴人材的來源,絕對不可錯過。所以非要一個個找人盯著。等到混血種们16歲,再接受驅魔師入學/護法的測試。

這個任務算是難度為E的簡單任務,他不需要出面接觸混血種們,只消在旁確定混血種不會無故消失即可,。只是少年的監視對象有點麻煩—那是個整天在外遊蕩的小學女生。在身為未來教師的少年眼裡,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小羅麗在放學後不乖乖回家,獨自在外閒晃。是非常容易發生災禍。基於未來教師的職業感,只要有空,少年都會忍不住偷偷跟著小羅麗。


這個老是在外閒晃,名叫平安的小羅麗,她並不是孤兒。她有父有母下面還有一個妹妹,只是父親工作忙,母親則陪同病弱的小妹常往醫院跑,弄到最後竟讓一個十歲的小羅麗一週有5天獨自在外跑來跑去。大概因為少年自己也有同年的弟弟,看這樣寂寞孤單的小女孩。他免不了替她感到可憐。

一次意外,讓少年不得不出面與那個小女生見面。那時候她被一台忽然右轉的機車撞倒在地。驚嚇的少年從後面手搖紅茶飲料店火速地衝了出來,一把將小女娃從地上抱了起來,仔仔細細打量她是否安好—幸好她只是膝蓋擦傷而已。肇事的機車騎士是個中年大媽,嚇壞的大媽頻頻鞠躬道歉,畢竟平安沒有嚴重傷勢,所以最後少年將小女娃帶到自己租屋處擦藥。

小羅麗穿著學校的制服,襯衫與吊帶裙。乖的不可思議,忽然被陌生的大哥哥抱住帶回家,她是一點反抗也沒有,一句抗議都沒說。不知道是少年自己長得太正氣凜然?還是這十歲小羅麗對外界太沒有戒心?

 


「大哥哥!你在綁架我嗎?我先說喔!你綁架我也拿不到錢的。」當少年打開自備的急救箱,替小羅麗的膝蓋上藥,好不容易替小羅麗上完藥後,小羅麗忽然發出驚人的言論。

「呃?為什麼這麼說?」少年的臉一下脹紅了,他自幼居住在家族裡求學長大,繁華外界的一切對18歲的他都新鮮不已。從報章雜誌電視他自然知道外界的治安很不好,有許多壞人壞事。為了避免麻煩,組織才嚴加吩咐說「若無必要,監視者不要隨意出現目標面前。」


對第一次接下監視任務的少年來說,儘管教他不要隨便出現在目標面前,但是目標都受傷了,他怎麼可以置身事外的旁觀呢?對於立志成為教師的少年,什麼樣的小孩子都很可愛。

「因為爸爸與新媽媽都不喜歡平安,所以你綁架我也沒有用。你要綁架不如綁我妹!」小羅麗抬起粉嫩小臉裝滿了倔強的神情,此時少年才發現外表天真可愛小羅麗,臉上有不符合她年紀的憂鬱。唉呀!這一定要解釋一下。在他眼前馬上出現了一個需要受到心理輔導的小女生,但願他在課堂學到的知識可以派上用場。


「首先!哥哥沒有要綁架你!哥哥未來想成為老師,所以現在正實習如何跟小學生相處。」少年手指頭比了一個,然後搖晃他的手指。接著少年手指比了一個二,他說「再來!世界上沒有不愛孩子的父母。小妹妹你的觀念錯誤了。」

「哼! 大騙子!我才不相信你!」小羅麗似乎完全不滿少年的解釋,她用力踢了少年一下,扭曲了小臉大聲說:「你不要錢,難道是要看我的內褲的嗎?哼!電視上說最近 出現了很多戀童僻變態!」小羅麗拍拍裙子,似乎很不滿剛剛上藥的時候,少年舉起她的小腿,讓春光外洩的舉動。


「不是!我對小妹妹的內褲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少年冷汗直流,沒想到這個小羅麗竟然這麼難纏。他急急聲明說:「我是XX師範大學一年級的夏清明,是未來的老師啊!絕對不是壞人!」

「哼!上個月才出現性騷擾小學生的變態老師!」小羅麗雙手交叉,像是隻豎起尖針的刺蝟一樣,用著不屑噁心的眼神冷冷的瞪著少年說:「讓我出去!不然我要大叫了!你這個死變態!」


「好好好!請出去!請出去!」租屋處是棟被分割成數十間套房的公寓,房東太太就住在一樓,如果小羅麗這樣大叫,包准他一定會立刻被送到警察局,名譽跳進淡水河也洗不乾淨。少年連忙打開套房的鐵門,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說:「出去以後記得立刻回家,好不好?」

「要你管!回家最討厭了!」回應少年好心的叮嚀,是羅麗一個大大的鬼臉。她似乎很不喜歡回家。所以總是在外閒晃。


小羅麗背著書包,蹦蹦跳跳的走出鐵門。然後轉頭威脅說:「變態大哥哥如果去打小報告!我就要跟他們說你是喜歡小學生內褲的死變態。」

「什麼!」面對恐嚇,少年吃驚一倒,好心沒好報就算了,竟然還被倒打一記。

這年頭的小孩都這麼難纏嗎?少年忽然覺得自己未來的職業似乎要多考慮一下



2.很忙很忙的燈籠


那 日好心沒好報,讓少年發誓自己絕對不多管閒事,但是每次到小羅麗遇到各式各樣的災禍的時候,少年都忍不住跳出來保護小羅麗。畢竟她只是十歲的小羅麗,正兼 具孔老夫子所說「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這兩種身份,當然少年每次的善心,根本得不到小羅麗的道謝。她總是誣指他是喜歡小學生內褲的變態,她還發現他經常在 自己身邊神出鬼沒。

不過一回生,二回熟。經過幾次的意外,小羅麗已經看穿了少年根本是不會咬人的紙老虎。所以偶爾會跑來少年的租屋處閒晃。少年想拒絕也不敢,畢竟小羅麗揚言說要不讓她進去套房,就要把他跟蹤她的事情告訴警察。


一個18歲的大學生跟蹤一個十歲的小學生,怎麼看都像是犯罪。少年內心在哭,莫怪組織一直叮嚀他們不准出現在目標物面前。他只好乖乖讓人小鬼大的羅麗把自己的套房當成是24小時開放的7-11。

今天是一個冬雨綿綿的雨天,小羅麗自動自發的跑來套房寫功課。少年敢怒不敢言,只能打開電腦遊戲,內心安慰自己—就當作是目標自動來房間給他監視好了。

「討 厭!討厭!老師真吃飽太閒!出啥爛作業!」小羅麗把功課攤開在木頭地板上,趴在地上寫功課,彷彿是遇到難題似的。她歪著頭咬著鉛筆。一雙潔白的小腿在空中 晃來晃去,一直嘆氣。然後她忽然跳起來,把作業本遞到少年前,鼓起那圓圓的臉頰,眼睛瞪的大大。語帶威脅的說:「喂!死變態!你來幫我寫!」


「啊?」少年接過了小羅麗的作業本,上面是一個親子作業的美勞課題—製造燈籠。其實不難,就是採購一些竹枝宣紙做出特殊形狀的燈籠即可。以前在家的時候少年經常替弟弟弄這些需要大人協助的美勞作品,他不禁問:「你怎麼不去找爸爸媽媽?」

「他們都很忙!沒空啦!」像是踩到小羅麗最介意的傷口一樣,小羅麗的臉一下脹紅了。然後她氣鼓鼓的說:「你不要幫忙就算了!還我!」她用力的把作業本企圖從少年手上抽走。

「小妹妹!這樣是不對的!」少年皺皺眉頭望著眼前一臉倔強的小羅麗,他很確定眼前的小羅麗的公民道德需要重修,他嚴正認真的說:「你希望我幫你的話,應該要誠心來拜託我!請!謝謝!對不起呢!」他今日一定要灌一點基本禮貌給小羅麗!基於未來教師的職業感!



「要你管啊!死變態!」小羅麗聽了少年的說教,一副不肯就範的樣子,她只顧著用力的抽作業本,少年也不肯放手。兩人拿著作業本拉扯了半天,少年的力氣輕鬆的贏過小羅麗。她是怎樣都搶不回作業本。

【噗】被用力拉扯的作業本,最後的下場就是封面與內頁分屍的下場。

「.............呃。」少年作夢都沒想到竟然會變成一不小心破壞了小羅麗的作業本。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小羅麗獃了半敞,然後看著破掉的作業本竟然開始哇哇大哭,淚水鼻涕齊飛,她一邊跺腳一邊哭鬧道:「你欺負我!你把我的作業本撕破了!嗚嗚嗚嗚!死變態!死變態!」

「對不起啦!對不起啦!我會負責!負責!別哭了!」少年手忙腳亂的哄著小羅麗,內心悔不當初,他不該跟年紀十歲的小羅麗鬥氣,不就是一個紙燈籠而已嗎?替她做了又何妨?

最後的下場是少年又求又哄才止住了小羅麗的淚水,然後他哀怨的帶著小羅麗去採購新的作業本還有燈籠材料。任由小羅麗指定了困難的兔子燈籠形狀,他一晚奮戰,做了一個歪七扭八看起來不像兔子反而像是老鼠的紙燈籠。



那個醜醜的紙燈籠意外得到好評,隔天抱著燈籠小羅麗心滿意足的笑了。清秀的粉臉上微微泛著紅暈,她低著頭小小聲的說:「謝謝變態哥哥。」

「不客氣。我可以教你寫作業!」少年覺得老是氣鼓鼓的小羅麗,那難得的笑臉十分可愛,然後他小心翼翼提出要求道:「那以後可不可以別叫我變態了?」



3.可愛的髮型


「前天是炒飯,昨天是咖哩,今天吃湯麵吧。」少年站在出租套房玄關旁的附的小廚房,煩惱著今日晚餐。自從跟小羅麗相遇後,他經常製作兩人份的晚餐—因為小羅麗討厭吃外售便當。

「多 加點蔬菜好了!這樣對小孩的營養才充足!」少年從小冰箱取出雞湯塊.烏龍麵.豬肉片.小白菜.蒜頭.木耳.胡蘿蔔.金針菇。他以前在老家也常下廚替弟弟們製 作點心,所以簡單的麵食也難不了他。他快速的用麻油爆香蒜頭.順便翻炒了豬肉片。再倒入混著雞湯塊的熱水,最後再放入麵條與各式蔬菜,稍加調味後。就是兩 碗健康滿點的雜匯麵。

「太好了!煮的很香!平安一定會喜歡的!」少年歡天喜地的端著兩碗雜匯麵放在房間的小桌上。

 


「清明先生真是越來越羅麗控了!長老們若是看到組織的未來希望替小學生煮晚餐還洋洋得意。他們一定會憤而集體上吊。」放置在書桌上的電腦,通訊軟體上吐出了刻薄的女聲。

「...............夕大姊,請幫我保密。」少年在電腦攝影頭前雙手合十,一副求饒的樣子。監視者干涉目標生活已經打破常規,更別提整天見面弄作業弄點心晚餐,活像在搞課後輔導的小保母。

「切!外面有人要進來了。今天通話到此結束。」少年看到電腦上顯出通訊軟體關閉的畫面,隨時而來的是套門鐵門喀拉喀拉的聲音。

「大哥哥!我進來了囉!」開門的是穿著學校制服與吊帶裙的小羅麗,經過一年的相處,她就像是隻終於被馴化的野貓一樣,對少年的稱呼也自然從死變態改為大哥哥。

 


「平安!今天的晚餐是雜匯麵!今天在學校有沒有乖乖的啊?」少年轉頭滿臉都是笑容。他順手接過了小羅麗的書包,擺在書桌旁的小櫃子上。然後指使小羅麗去洗手,來吃晚餐。

「嗯!都很順利呢!不過我該剪頭髮了!」小羅麗洗完手後乖乖端坐在套房內的小桌子前,她津津有味的吃完雜匯麵。一滴湯都沒有剩下。話說小羅麗只要是少年的手製伙食幾乎來者不挑,通通吃的乾乾淨淨。不似少年的弟弟們是群無肉不歡的挑食小霸王。少年因此深感欣慰。

「為什麼要剪頭髮呢?平安的頭髮很好看呢!」少年問,小羅麗的黑髮長度及肩,纖細黑亮,正是好看的時候。

「留頭髮的話學校規定要綁起來,很麻煩.....」小羅麗嘆氣,一副受不了的樣子。



「那就綁起來啊!綁著兩戳馬尾樣子如何?一定很可愛!」少年提議著,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很多可愛的雙馬尾女孩圖片。

「不要!我不想跟她綁一樣的髮型!」小羅麗想都沒想就立刻拒絕了。

「誰啊?為什麼不想呢?」少年好奇問,自從小羅麗與少年慢慢熟識,少年發現她對於熟人是非常順從。就像野貓難免張牙舞爪,而家貓則是懶洋洋的趴在人身邊那樣。

「........平靜綁雙馬尾很可愛,所以我不想跟她綁得一樣。反正我沒有她漂亮,寧可剪頭髮。」小羅麗一臉哀怨的說,她口中的平靜乃是那個體弱多病的小妹。小羅麗似乎對於小妹有一點點介意。


後來這個話題就在小羅麗悶悶不樂的情況下打住,少年當晚在網路上蒐集了一下現在女生常用的髮型。最後他放學的時候去大學旁隔壁鬧市的髮飾店買了一朵淡紫色的可愛花色緞帶。

「綁成這樣好不好啊?可不可愛。」

隔天小羅麗上門,少年取出了新買的梳子還有花色緞帶,替小羅麗綁了一個右邊的高側馬尾。

「哇!可愛!可愛!」女孩愛美,自古皆然。得到了新髮型,小羅麗的俏臉都笑成花了

「女生還是留長髮好看呢!平安綁這樣非常可愛喔!」少年得意洋洋的發表了評論!

從此小羅麗的髮型就這樣拍版定案,每天早上她笨拙的綁起側馬尾,不再每個月剪短自己的頭髮。



4.夭折的貓咪

 

少年在套房公寓前撿到了一隻被母貓遺棄的小貓,那是隻毛色白裡帶棕的小花貓,身子骨不健康連喵喵聲都有氣無力的模樣。聽說母貓一胎會生好幾隻小貓,假如其中有身體特別不健康的貓崽,為了避免體弱的小貓崽去搶奪同胞之間的奶水。母貓就會直接遺棄不健康的貓崽。而這樣被遺棄的貓崽生存機率很低。

儘管如此,少年依然帶了病弱的小貓崽去看了寵物醫生,順道拎回了貓奶粉與貓奶瓶以及藥物。小羅麗對於被少年撿回來的小貓崽也是萬分關心。不管是幫忙泡貓奶或是在旁看護都是熱烈的幫忙。可是小貓崽實在是天生體弱,一日比一日吃的還少,連喵叫聲都像是在呻吟一樣難過。

即使用了小電燈泡與覆蓋了絨毛還是無法阻止小貓崽的體溫的喪失,小貓崽明顯在鬼門關痛苦的徘徊著。

 

「加油啊!喵喵!」小羅麗拼命在裝著貓咪的紙箱旁做毫無用處的打氣。

「噓!哥哥讓喵喵舒服一點!」少年如此說著,然後少年伸出單手在小貓崽上畫了個手勢。那瞬間小貓崽不叫了,彷彿陷入深深睡眠一樣。小貓崽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再也不動彈。

「大哥哥...........?」小羅麗一臉不明白的望著少年。

「因為喵喵活的很難過,所以哥哥讓它做了美夢喔!」少年是如此向不解世事的小羅麗解釋道:「快樂的睡著會比苦苦掙扎好吧!喵喵會在夢裡過著快樂的日子。」

「說的也是,如果喵喵在被貓媽媽遺棄時就死掉了,也不會痛苦掙扎那麼久......」小羅麗望著小貓崽,臉蛋上都是淚水,她說:「我比不上喵喵呢!」

「平安!」望著小羅麗流淚面容,少年心驚膽跳。

小羅麗的親生媽媽因為父親外遇而離婚,現任的新媽媽則是父親當時的外遇對象。新媽媽自然比較心疼自己天生病弱的親生女兒。結果就讓小羅麗年紀小小獨自在外走來走去,不想回去沒有人的屋子。

 

「大哥哥也是覺得我很可憐,所以把我像喵喵一樣撿回來吧!」小羅麗擦了擦淚水,轉過頭仰望著少年,露出了花開般的微笑說:「大哥哥好溫柔呢!」

「才不是.............」少年有些心虛的偏過頭,他不敢迎視她那純粹帶著感激與仰慕的眼神,那是充滿依戀的感情。


假如他的理由有這麼善良的話,那就好了。

可惜並不是

他或許是比漠不關心的父母更加惡劣的偽善者!



5.青春期前夕的嘆息。



花朵含苞綻放前往往沒有預兆,至少在那個燠熱的夏日,他與她作夢都沒想到竟然會在套房發生了令人尷尬的意外。

那時候驕陽如火,為了不要被烤成焦炭,下午的小套房依然放送著冷氣。已經大三的清明正在電腦前跟期末報告奮戰著,而小平安則在小桌子上努力研究段考習題,國中一年級的課業自然比國小麻煩很多。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靜,直到廁所傳出小平安的尖叫為止。

 


「怎麼了!平安!有蟑螂嗎?」清明手忙腳亂的衝往廁所前,雖然沒膽打開廁所門,但是他已經準備好拖鞋。

「不是......不是..可是我..那個....那個.....那個突然來了.........」小平安的聲音聽起來又焦慮又羞愧。無比可憐

「那個?」清明並不太理解平安的意思,他歪頭思考了一下。才忽然意識到平安的意思,然後紅了臉。他深呼吸一口氣,用最爽朗的語氣說:「小平安別著急,等哥哥一下。我會處理的!放心!我多的是經驗!不要介意!」



擱下天大吹牛的清明連忙跑到門口拿出手機,用最小的音量向女性朋友求救。

在幾十句「求求你啊」「拜託了!」「我只能求你了」「我不行啊」「這到底該怎麼辦」「大慈大悲做件善事」的轟炸下!手機旁的對象才願意開口相助。

「啊!你這死羅麗控!連這個都是你的管轄範圍嗎?」電話裡頭的刻薄女聲一副很受不了的樣子,但是她還是詳細的指導了清明應該應對的方式,去哪裡採買必要用品。

「喔!原來如此!好!還要吃巧克力嗎?痛的話用熱水敷一下?」清明拿著小抄紀錄,內心終於踏實了下來。女孩子的身體果然很神秘啊!

「送佛就送到西天吧!你記得帶她去買內衣!」隔著電話,刻薄女聲丟下了炸彈!

「什麼!這個不好吧!」手機差點摔到地上,清明不可置信,難以想像自己站在內衣店裡面。一想到那花花綠綠色彩繽紛得誘人胸罩與內褲,有種近乎犯罪的羞恥感。



「你不是說,那個小女生父母很忙嗎?忙成那樣,那發育的運動內衣肯定沒準備的!」刻薄女聲冷冷的說:「還是說你覺得她不穿內衣也沒有關係啊?」

「感謝夕大姊的指導。」那肯定是不行的,清明只能如此應答。



清明回頭去藥妝店購買了生理褲與幾種牌子的衛生棉,羞愧萬分的拿著紙袋遮掩著。他總覺得在藥妝店的女孩們都在看著自己不知羞恥的行動。「這是為了平安!為了平安!」清明不停念咒催眠自己,因為等下把平安打理好後,他們還要去內衣店,聽說內衣很貴。但願他打工的錢足夠應付。

得到了清明採購的物品,從廁所出來的平安。一副窘到要哭出來的可憐模樣,拼命的鞠躬向清明道謝。清明的臉上裝滿了不用客氣的笑容,雖然平安很抗拒,他還是堅持帶著平安去附近百貨公司挑內衣。幸好百貨公司的內衣櫃姐是個親切的大媽,兩三下就把紅著臉抗議的平安哄進試衣間。

「女孩成長真是好麻煩啊!」站在內衣店前,清明眼觀眼.鼻對鼻.完全不敢亂動。他第一次到這個充滿女孩私秘衣物的地方。說不好奇是騙人的。但是他可不願自己色咪咪的打量被平安看到,據說正值青春期的少女很敏感,假如再被平安罵變態,恐怕兩人真的會一刀兩斷。

 


「時間好快,平安也13歲了,進了國中.......」

清明比了比手指,認識平安也三年多了。她從剛認識的叛逆小羅麗變成一個非常客氣的小少女。過去小羅麗一臉倔強的罵清明是「喜歡小學生內褲的死變態」還彷彿是昨日發生一樣。

對自己有點沒有自信,對於他人關愛都非常歡喜,很怕自己麻煩到別人。平安無疑是個可愛的小妹妹。

如果可以,清明真的希望平安就這樣維持著小女孩的模樣,不要邁向那命運的16歲。

16歲,那場測試,還有清明真實的身份,他出現在平安身邊的理由。都會被迫揭開來。



平安如果知道清明不是隔壁的好心鄰家大哥,而是蓄意防止她從命運理逃跑的監視者,一定會很傷心吧!

會恨他嗎?清明苦笑,恐怕一定會吧!

現在平安有多依賴清明,揭破真相後就會多憎恨他。因為缺乏父母的照料,讓平安極度欠缺安全感。這三年,清明少不了用各種方式,努力調整平安的脾氣。把她從張牙舞爪的野貓,養成一隻講道理的家貓。

如果自己不在平安身邊,她會不會又變回老是在街上晃蕩,徘徊在人群裡,沒有歸宿的寂寞少女。

平安不是一個堅強的人,如果她有夕大姊的膽識,清明就不會如此憂愁。



還是說,放手嗎?清明張開自己的手掌,問自己

為了平安,去更動組織資料,消去平安的紀錄。這種事情,如今他是能做的到,

但是違反家族與長老們對他的期待。清明是絕對萬萬不願意的

因為他有他的夢想,為了平安犧牲他的夢想。清明無法這樣坦然的說OK。

而且如此一來,他連待在平安身邊的理由都失去了。

是自私還是自以為是,他想呆在這個寂寞的小女孩身邊再久一點。



平安被他養的很乖,只要他開口,想必組織操控起來非常簡單。

上個月開會的時候,長老突發性的在眾人面前稱讚了清明的任務執行,誇獎他不只監視人,連心都籠絡住的利害舉動

那時候在開會上,他茫茫然接受眾人的誇讚

他的對平安的關愛會變成把平安推入火坑的那隻手嗎?

他彷彿已經看到平安淚水滿面,用火熱的眼神憎恨的瞪著自己

他槁不清楚自己對於平安的關愛,是好心?或是真的另有圖謀?

他當初,真的只是因為捨不得.....捨不得........

 

還剩3年!只有3年!在短短一千個日子裡。自己到底能多給這個小少女留下什麼東西呢?

還是只是以關愛作藉口,在踐踏她的心呢?




「大哥哥!買好了!」捧著裝著內衣的紙袋,平安歡歡喜喜的從內衣店走出來。她把錢包交給了清明,舉著手保證說:「今天的花費我一定會還給你的,非常非常謝謝大哥哥。」

「笨蛋!」清明敲了平安的頭一下,他的表情已經從憂慮的沈靜換上了幽默的笑容。

「今晚想吃什麼?」清明如此問著,他含笑說:「慶祝下小平安終於長大了吧!」

「這.....不用啦!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平安羞得緊緊抱著內衣紙袋

「不行!一定要慶祝!」清明轉頭,俊臉上帶著一點點的感傷說:「以後遇到什麼好事情都要大大的慶祝一番。」

在他離開她之前,想要多留給她快樂的回憶

偽善也好,權謀也好,心機也好,怎麼說都好。這是他的願望。

「謝謝大哥哥!」回應清明的是小少女如花綻放的笑臉,從一開始絕不肯示弱,現在她已經非常習慣表示禮貌了



他伸手,小少女則是乖乖把自己小手放在那渾厚的大掌上。

兩人穿梭在茫茫人海裡,手牽手邁向那夕陽的前端,以及那不可知的詭澀未來,影子拉著長長的。

她睜開大大的雙眼,全心全意的信任著他

他但願這輩子都能這樣拉著她,護著她,避開一切危險與苦難

未來的想法,他不知道,但是至少現在的憐愛,是如此真實的存在於他的心裡。

能一直牽著她繼續走下去就好了


 

■■■■■■■後記


故事在正文開始之前,清明跟少爺無關喔!(笑)不過他也算是男主角群之一(?)

幸好有清明一路的養成,不然平安可能是火爆脾氣的不良少女呢

理所當然,清明會是平安暗戀的大哥哥。不過據說初戀很難有結果耶!通常都會失戀(?)

但對平安來說這是刻骨銘心的依戀,即使被狠狠的背叛,恐怕是愛恨都難以割捨吧(?)

附註一題,清明還有弟弟們,分別叫端午與中秋(笑)夕大姊的真名叫除夕,排行應該是一目了然

 

雖然沒明說,但是清明可是品學兼優的優等生,號稱組織的希望之星

選擇教師做為職業,也是為了要回去組織培養後進人材,他的夢想也是跟組織有關

所以他雖然很照顧平安,但是終究還是無法犧牲自己的重視的那端去成全平安吧!

我不覺得愛與不愛之間是個是非提,那應該是多選題~XD

 

 

在正文開始之前,先寫了類似角色介紹這樣的番外

在我的腦袋裡平安是一個弱點很多的主角,甚至帶有負面嫉妒的黑暗感情

這樣的平安,在面對人世間的苦難,才能格外感同身受吧

如果還會有番外的話,就是少爺與十三的故事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妮仔
  • 清明幾乎變成平安的家人呢!(感覺是好大哥哥型)不過很好奇組織是在做什麼~…是說以前去買內衣時也是覺得很不好意思,不敢亂看…><

  • 是家人嗎?剛好是10~16歲的時候
    他會是平安默默仰慕的白馬王子吧(?)

    組織的真面目會在正文裡揭曉XD

    a12361510 於 2012/04/06 20:36 回覆

  • lolita
  • 好久沒有再度浮出水了www
    鴨子大大最近可好呢?

    看到鴨子大大兩個可愛的妹妹就會覺得無比羨慕呢ww
    自己本身是獨身女,在加上很少跟人接觸,所以真的對於那種姐妹的情感感到非常陌生呢wwww

    一進來就看到鴨子大大的新作真的是非常興奮www
    用傳統的節日作為角色的名稱我認為是件很新奇的事,不知道為甚麼就會馬上有種整部作品帶著濃厚的台灣味道的感覺>"<

    希望接下來還能看到鴨子大大如此動心的作品哪!

  • 謝謝lolita桑 鴨子最近很好呢
    不過最近天氣溫差太大了~請大家都要多保重
    獨生女,應該也有獨生女特別有的福利吧(?)

    啊!鴨子覺得用節日當角色名字比較好記
    為此都挑有放假的節日呢(得意洋洋)

    a12361510 於 2012/04/07 22:53 回覆

  • 星桐
  • 看到平安的時候總會想起小灣說
    感覺個性有點像
    不過平安也很可愛的感覺呢!
    平安的父母真是太過分了
    只管平靜 雖然體弱多病是要多關照沒錯
    但也不能讓可愛的小蘿莉在街上亂晃啊
    會被怪叔叔拐走的呦

    很期待之後的故事
    希望鴨子大加油喔

  • 其實鑰匙兒童在台灣的雙薪社會很多呢
    雖然不是蓄意,但是我覺得這是一種社會文化啊

    謝謝星桐桑的鼓勵,正文已經在努力寫作中囉
    目前的番外是角色印象介紹

    a12361510 於 2012/04/07 22:54 回覆

  • 杏。泱
  • 嗯...我好像中宅夫婦的毒太深
    不管看什麼都會出現他們的影子啊!

    清明先生和小平安看來相當有發展潛力~
    青澀的小果實最棒了,尤其是咬破的那一刻!(你夠了!!
    (正經)或許是整個故事的氛維吧<這人從頭興奮到尾
    我腦袋浮現的是安平時代.百鬼夜行之類的畫面(啥?)
    剛好又是驅魔的故事。

    當然,甜蜜蜜的日常生活我也看的很樂
    莫名地在心裡偷偷期待要是'這時'發生點什麼就更棒了(竊笑)


    感謝鴨子姐姐的新口味點心~~
    (在配上刺激性飲料就更完美了)←別亂出蒐主意

  • 沒錯!假如沒有壞心作者的阻擾下
    理論上清明先生和小平安至少會有一段戀情
    可是作者是後媽啊(毆)

    PS.放心!不刺激!鴨子沒寫作動力

    a12361510 於 2012/04/14 21: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