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節已入秋,不過位於王府東南處的小茅屋由於地處亞熱帶,所以天氣還是熱得叫人心慌意亂。小茅屋裡只住一個小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獨居在此,小女孩一直過著沒人照料也沒人搭理的寂寞生活。今日小茅屋難得有了訪客,。她將庭院前唯一的木制躺椅上讓給了嫩膚黑髮的美貌少年,自己卻蹲在板凳上規規矩矩默背著詩句。上次本田哥哥開給小灣娘的功課。現在他來驗收成果了。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小女孩背了首柳宗元的《江雪》,少年聽了輕輕點頭,接著說:「嗯!下一首!」

小 灣娘雖然嘴巴唸著詩句,但她內心卻一點都不理解。首先,為什麼漁夫要一個人去沒有鳥也沒有人的地方釣魚?因為魚是很容易腐壞的食品,所以釣魚最好在家裡附 近,方便馬上煮清蒸魚,或是用油乾煎魚或用鐵串叉著烤魚。如果現場不吃掉,就必須直接將魚內臟挖出來,就地醃魚或曬成魚乾。啊!還有,雪花是什麼東西啊? 釣起來能吃嗎?她可沒有吃過呢!既然那個漁翁千里滔滔的跑去釣雪。雪應該比魚更好吃吧!


小 茅屋地處亞熱帶,四季如春,全年綠草如茵。小灣娘儘管一個人長的那麼大,卻從來沒有看過雪。對於雪好吃不好吃?到底要去哪裡才能抓的到雪?小灣娘抱著極大 的好奇心。但每次小灣娘問本田哥哥詩句裡的食物有多好吃呢?到底要怎麼抓呢?怎麼煮呢?怎麼種呢?怎麼養呢?本田哥哥總是用一種想笑又不忍笑的神情瞧著 她。每次本田哥哥那水汪汪的眼神只要落在小灣娘的身上。她的臉蛋就會不自覺開始發燒,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根據本田哥哥上次教的新成語,此乃「自慚形穢」。這是灣娘少數一聽就非常理解的四字句。

因為本田哥哥長的就像書裡的仙女一樣美麗漂亮,即使不說話,光是他靜靜的站在茅屋前,灣娘也會自己感覺到自己屋子太破、衣服不夠漂亮、食物過於粗糙。等本田哥哥拿起書本,開始教灣娘唸書的時候,灣娘就發現自己不只外表不及格,連言語都是毫無營養、思想沒有層次。總而言之,言而總之自己就是不行啊......

可是背詩.作文.念經,又不能填飽肚子,也不能穿暖衣服。如果是小灣娘一個人的話,她是絕對不會把時間花在毫無意義的活動上(原則吃飽第一,剩下都是假的)。但為了能夠配的上跟本田哥哥說話的標準,所以小灣娘很努力為了這個新交的朋友增進自己的文化水平。至少不要她發言三句中有一句會讓他發笑的程度,雖然本田哥哥笑起來是極好看的....

那是閃閃發亮,天仙似的笑容啊!本田哥哥細細長長.水水亮亮的丹鳳眼一瞇起來就像月亮,殷紅嘴唇好比三四月的杜鵑花。總之就是漂亮得不得了啊!要小灣娘來譬喻價值的話,本田哥哥的笑,絕對能抵的上10頭山豬,所以灣娘現在背幾句詩,就能跟本田哥哥說話。實在太划算了。

 

 

「怎麼停下來了?下首忘了嗎?」少年開口問,小女孩背完《江雪》後,忽然痴痴看著他。一副出神的樣子,好像在苦惱什麼似的。

「沒、沒有!」小灣娘咬咬下唇連忙收起自己飄搖的思緒,心虛的轉移話題問道:「本田哥哥,什麼是雪啊?」

「雪?」 從來沒有人問及少年這個問題,在少年的家族了,每年冬天理所當然都會下雪,即使是幼童也知道雪是什麼東西。但是這小茅屋終年溫熱,莫怪小灣娘不知道雪是什 麼東西。思考片刻後,少年開口形容:「雪是水凝結而成,在天氣很冷的時候會從天空中降下來,就像雨一樣。雪是白色、摸起來十分冰涼。遇熱會融化。」

 

 

「聽起來好漂亮啊!好棒喔!」小灣娘一臉嚮往的說,灣娘住的茅屋一年有半年熱到讓人抓狂。假如灣娘的地方偶爾也會下點雪,那就涼了。

望著小女孩閃亮亮的眼神,少年苦笑道:「沒那麼好。因為總是在天氣寒冷的時候才會開始下雪。窮苦人家如果沒有碳火的話,下了太多的雪,只能一家人抱著棉被用體溫取暖了。」

每年冬天就是本田家族固定生計困難的時候,如果沒有積存碳火。本田家多的是人要挨餓受凍。

從天空飄散的雪花,掩蓋了樹木.道路.田地,掃去了一切的髒污,也掩蓋了所有覓食的可能性

對少年來說,白茫茫的一片大地是非常美的

卻是非常殘酷的象徵


 

「但是像我這邊天氣一熱就要流汗!一流汗就會發臭。討厭死了!最討厭了!」如果被本田哥哥聞到自己身上的汗臭味,灣娘寧可去上吊。流露著欣羨的眼神,小女孩手足舞蹈的說:「可是如果很冷的話,大家手握著手,一起蓋著棉被。互相依靠多幸福啊!」

小灣娘幻想假如下起雪來,然後一家子親親熱熱靠在一起取暖的場景。因為很冷很冷.所以一定是媽媽抱著孩子。丈夫摟著妻子。兄弟姊妹互相靠的緊緊的。她住的小茅屋什麼都有!有飲水.有蔬菜稻米.有雞豬牛羊,什麼都有!灣娘不曾餓過肚子。唯獨欠缺的就是人體的溫暖.....

「下雪真好啊.....」小灣娘忍不住如此發言。她不敢在本田哥哥面前說有家人真好啊!這樣好像要故意引起本田哥哥的同情似的。基於莫名其妙的害羞心理,小灣娘不希望自己在本田哥哥面前是可憐兮兮的樣子。自己已經是什麼都比不上本田哥哥了,千萬不能繼續給他添麻煩。

 

彷彿像是感應到小女孩的心願似的,少年笑吟吟的邀約道:「如果灣娘喜歡的話,下次我帶雪給妳看!」為了消暑與製作冰品,本田家在冬季有藏冰的習慣。為了保持藏冰的冷度。在藏冰的地下室外圍都堆放著大量冰雪以降低溫度。如果可以討灣娘歡心,從藏冰室取雪只是舉手之勞。

「可以嗎?」小灣娘真是受寵若驚,本田哥哥竟然說要帶給她好吃的雪呢!

「可以呀!約好了!」少年伸出手指頭,溫溫一笑道:「打勾勾。」

「勾勾?」小女孩看著少年的手勢,不明所以

「約定的手勢而已,就像這樣把小拇指翹起來互相勾一下!約定完成!」少年含笑勾起了小女孩的手指。

「約好了!謝謝!非常謝謝本田哥哥!」勾起了少年的小拇指,女孩臉上都是甜蜜的笑容!天上掉餡餅了! 第一次跟本田哥哥打勾勾耶!原來這叫約定啊!又多學了一項技能了!對此小灣娘非常高興!

 


隔了幾日,本田菊果然信守承諾從老家的藏冰室裡裝了一大袋雪來拜訪灣娘。只是冰雪遇熱即溶,即使特別用了隔熱的袋子裝雪,送到灣娘手上的時候一大袋冰雪早就融化成雪水。可以稱為雪的部分只剩一枚拇指的大小。

「真是抱歉。只剩下這麼一點點…」本田菊滿懷歉意的從隔熱袋裡冰水撈出那一點點雪塊。那雪塊早就失去雪花那輕盈的模樣,看起來跟冰沒什麼差別。原本是想討小灣娘高興的,沒想到結果實在弄巧成拙…少年神色有掩飾不住的失望。

「啊!真的摸起來冰冰的耶!」雖然本田菊很沮喪,但小灣娘用手指戳了戳他掌上的雪塊,滿臉都是笑容說道:「好冰喔!摸起來感覺真舒服…好棒喔!謝謝本田哥哥!」

「不好意思,馬上就會融化,讓灣娘失望了。」呈現在兩人面前的雪塊,一下子就從少年掌心化為雪水往下滴。上次誇口說要帶雪給小灣娘看,結果看不到幾分鐘就融化了,為此本田菊感到說不出來的羞慚。

「沒關係!接下來才是重點啊!本田哥哥的手變的好冰喔!」小女孩立刻將那隻冰冷的手貼在自己熱呼呼的臉頰上,再用掌心包覆著.摩擦搓揉生熱。然後她對少年粲然一笑道:「其實比起下雪,我更想做這個動作呢!」

 



面對眼前拼命替自己揉手的小灣娘,本田菊呆呆的看著她,其實長于北國的少年習慣冷以後就不會覺得冷了。習慣冷之後忽然接觸到溫暖,皮膚反而會感到刺痛。像是現在灣娘這樣熱呼呼的柔嫩臉頰以及暖洋洋的掌心,就弄得他又刺又癢的。不只在手上,連心都是。

小女孩歡天喜地的表示:「謝謝本田哥哥!灣娘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光是想到本田哥哥辛辛苦苦的從家裡帶雪給自己,灣娘已經高興得不得了。更別說可以趁機給本田哥哥揉揉手了。

「是嗎?」望著小女孩心滿意足的笑容,被她一雙小手握得緊緊。少年心裡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心疼。


只是看個雪,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只本田家,一到冬天,北邊大地到處都是雪,小灣娘是他認識所有人裡面最容易討好的人,不喜歡珠寶,也沒不會追求錦衣玉食,只要陪她說說話,就會歡天喜地的她到底有多麼缺乏愛呢?

她太笨了,所以很好掌控。寵物傻的不懂計較,這樣對飼主最好不是嗎?

真的很笨!笨到讓他心裡也覺得好難過,一邊感到難過卻又一邊感到安心

這種矛盾的心情,她一定不懂吧!

望著眼前笑顏足開的的小女孩,少年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明自己的心情。

恐怕要灣娘背誦的上千條詩句,都不足以說明吧!


 

■■■■■■■過了很久很久以後,灣娘終於真的看到雪了.......

 

明 月高掛,夜已深沈,萬籟無聲,淡淡雪花落下於本田家宅,飄散於屋簷柱下,積起一層薄薄的雪白,凍起一片一片水窪如鏡。本田家宅被層層厚重的雪白給包圍,雪 花慢慢將整個世界染成美麗的銀白色。全部的本田族人早陷入美好的睡眠。除了本田當家所居的主宅以外,那裡燈火通明,偶爾還夾雜一些悽慘響亮的嬌嫩女聲。

「從左數來第三行成本表裡農具器材採購單價少算了運輸費用,這會影響整個專案生產毛利率。案子要重新計算。」

「是。」

 

「關於農產品總產量是不是算錯了呢?這應該是加法?怎麼結果寫成是倍數?」

「呃,對不起!」

 

「專案計畫書上面寫的執行程序要更加詳細一點,不只是步驟大綱。最好還要列出操作方式與檢驗合格標準。不然工廠負責人怎麼接單呢?」

「是!」

 

「可以給我三天修改時間嗎?」自己撰寫的專案計畫書被挑出像是星星一樣多的錯誤!灣娘十分悲慘的問著眼前嚴苛的上司。要死了!厚達超過百頁的專案書。他的眼睛怎麼就這麼利。什麼小細節錯誤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3小時,我等你改完。今晚一定要趕出來!不然我沒時間替你修改了!」比起頭幾乎要下垂到褟褟米的少女,男子脊椎筆挺,端正的坐在木桌上批改著小山般的報告與文書。
 

「嗚 嗚嗚嗚...」其實灣娘非常疲倦,現在的時間已經半夜了。手上這份專案企畫書是灣娘心血來潮,連趕三天好不容易才製作出來臨時專案企畫。可是送到幹部會議 上就毫不留情的被眼前的大變態虐待狂給退了回來。然後會議結束後,仗著兩人住隔壁房。灣娘憤怒的上門理論,結果就變成他花1小時挑了一大堆問題,要她立刻 修改。

儘管灣娘身上套了一件厚厚和服加大外套,依然是手腳都凍到麻痺的地步。假如自己不逞強拍門理論的話,這種冷颼颼的日子,現在自己最好的歸宿就是熱呼呼的被窩啊!一想到這裡灣娘下意識抬頭看自己房間一眼,卻恰巧看到窗外的深深黑夜以及漂浮在燈火下的飛舞白雪。

「下雪了啊!」灣娘朗聲開口,對於現在的灣娘來說,下雪已經不是新鮮事。她早在王府看了許多次雪景。

「............」本田菊沈默不語,只是自顧自的起身打開了和室的紙門。

【唰】一揭開米白色的紙門,藉著屋內暈黃的燈光,外頭的雪花在黑夜理緩緩落下,花園裡的樹梢.水池.燈籠紛紛染上上一層霜霧,雪花慢慢將整片大地掩蓋成白色。

望著屋外紛亂的雪花,灣娘有些有些哀怨說:「希望別積雪太深…」如果積雪太深的話,明日她就得跟其他僕人去門口與庭院掃雪、剷雪除雪,一堆甩不掉麻煩工作呢!

 

「呵!」看著灣娘哀怨的小模樣,本田菊似笑非笑得勾起嘴角。她開始明白現實上的難處,已經不是那個單純嚮往下雪的小女孩。在他印象的她,曾經好一陣子,是那個矮冬瓜似的.極端渴求愛憐的天真孩子,什麼都不懂,什麼都開心,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寂寞的小灣娘,每次遇到那個小小的她,自己的心裡總是充斥的甜蜜與心疼

那時候硬是把灣娘從王耀手上奪來,除了現實利益的考量,尚有自己小小的私心

說是不甘心也好.說是想報復也好.說是想要跟王耀顯示自己也行

本田菊想要那個總是繞著他團團轉的小女孩

想要告訴她,那天黃昏她不該跟著王耀回去。她明明已經說了他是世間上最好的人。她就不該轉身跟著王耀走。

他那時候以為她是世界上對自己最忠心的寵物,結果根本自己的痴心妄想.....

她的記性就像熱天的雪花一樣,一觸即溶。宛如水滴一樣立刻從他的掌心裡流失

這樣的她,過於健忘到可恨可氣,懷著這樣的怨恨與憤怒。他故意用毫不留情面的方式把她搶過來。

 

「幹...幹嘛!」被本田菊看著心頭涼颼颼的,每次只要被死變態那雙漂亮的鳳眼一瞪。灣娘總是覺得自己好像是被蛇釘上的青蛙一樣恐怖。被本田菊越看越心虛,灣娘在慌張下急忙將專案企畫書從本田菊手上奪回,她嘴裡直嚷嚷道:「別一直瞪我!我乖乖做就是了嘛!」

當灣娘的手碰觸到本田菊那冰冷的掌心時,大驚失色道:「哇!你的手是冰啊!」在寒冷的天氣裡,灣娘可是拼命的維持自己的四肢溫暖,免得輕則行動遲緩,重則失眠凍瘡。因為灣娘自從搬來本田家後深深瞭解冬天的嚴寒威力。

「...............」對於這個過於親暱與過於失禮的行為,本田菊鳳眼微咪,在上下階級森嚴的本田氏,身為一個區區的僕人,退一萬步,也輪不到她主動碰他。但他不知為何推不開她。或許是因為腦海裡那個愛嬌.喜歡討抱抱的小女孩,印象太過深刻。那個小女孩曾說在下雪的日子裡,互相依靠是很幸福的事情。

「見鬼了!你手那麼冰,到底要怎麼寫字啊!」剛剛死變態的手指宛如蜜蜂一樣啪啪啪不停批改報告,灣娘作夢也想不到那神速批改文件的手竟然冷的宛如冰塊一樣。這傢伙是凍到觸感失調了嗎?一想到此,灣娘立刻將那隻冰冷的手貼在自己熱呼呼的臉頰上,再用掌心包覆著.摩擦搓揉生熱。

 

雪夜、依靠、取暖,面對眼前拼命替自己揉手的灣娘,本田菊啞聲道:「你的心願也算實現了吧!」

對於灣娘似曾相識的動作,此時此刻本田菊的感覺已經完全不同。如果說以前會覺得溫暖窩心的話,現在就是一種的奇異曖昧與誘惑............她大概沒注意到吧!她把他的手掌貼在臉頰的時候有稍微擦到那水嫩的紅唇。而用掌搓揉手的時候,他的手臂是直接貼在高高隆起的胸部。燈火迷離下,那張俏麗的臉顯得格外嬌豔,微微勾引得他心癢難耐。那是說不出的熟悉又陌生的衝動。那是本田菊以為自己在變強後,早就擺脫的弱點。 

現在的眼前的灣娘,已經是個清純嬌美的大姑娘,散發出少女特有的魅力。她完全不像記憶中那天真爛漫的小可憐..........太犯規了,不管是哪一種姿態都可愛到可恨!那時候作夢都沒想到竟然會有此刻,他對著小可憐臉紅心跳的時光。

她長大了,長得遠超過他的想像.....過往的回憶教他捨不得,對於她的健忘與狠心又是埋怨討厭、此刻兩人的接觸卻甜蜜入骨,各種複雜的情緒混在本田菊的腦袋,說不出口而輾轉纏綿,他該拿她怎麼辦呢?他想要她也跟他一樣嚐嚐被猜忌背叛折磨的滋味,卻也想要緊緊摟住她輕憐蜜愛。

洶湧紛亂,矛盾至極。



在偌大清冷的和室裡,少女好不容易才把男子的手給揉熱,正當她得意地要對男人開口討稱讚時,卻發現那個男人那雙漂亮的鳳眼正柔柔地望著她。那優美又紅潤的嘴角勾得十足蕩漾迷離。灣娘突然發現自己幾乎整個人靠在本田菊旁邊。而且本田菊竟然沒有教她滾開!本田菊好奇怪啊!似乎很開心的樣子?如此曖昧的氣氛讓灣娘超級不好意思。忽然意識到自己握著他的手做著很親暱的動作。

她她她....正握著死變態的手耶!一意識到這裡,少女的腦袋當場燒成了一團漿糊,灣娘害羞又緊張胡亂說了一句:「你的表情好奇怪喔!看起來有點下流!」接著灣娘旋即尖叫:「嗚哇!」那雙好不容易被灣娘揉熱的手,突然重重敲了她的頭一記。

「做事!沒改完專案企畫書不准睡覺!」被那句「下流」拖回現實場景的本田菊,為了遮掩方才的失魂落魄,他惱羞成怒的直接對灣娘擱下命令與恐嚇。

「什麼!我剛剛都在關心菊大人耶!」灣娘感到百般委屈,只覺得好心沒好報!

可是那個死沒良心的虐待狂卻一副她自作自受的模樣,那張漂亮精緻的臉蛋已經毫無笑容,一張冰塊臉嚴厲道:「灣娘大小姐已經浪費很多工作時間了。請問今晚您是不打算睡覺了嗎?」

「嗚嗚嗚嗚嗚嗚……」灣娘憤怒憤怒,愛睏歸愛睏,但在死變態冷若寒冰的恐怖眼神下,還是被迫徹夜趕工。

悲慘的.悲慘的.好心沒好報的可憐灣娘,今日又被迫在大變態本田菊手下受苦了。

這傢伙怎麼這麼變態啊!上一秒還對她笑得一臉曖昧溫柔,下一秒馬上翻臉成閻羅王

灣娘希望屋外的雪花能夠在明日直接砸到這個討厭鬼身上。

看人都是零下10度嘛!讓雪花把死變態砸成冰塊最好!

揮手修改企畫書的灣娘,咬牙切齒的詛咒著。


 

■■■■■■後記

 

到底要折磨她還是對她好呢?阿菊決定先教她乖乖幹活(誤)

會寫這一篇,大概是因為,鴨子回顧百年流離的時候

突然發現,其實阿菊剛把灣抓回本田家的時候,肯定心裏還記恨的很呢!

對於自己當場被拋棄的恥辱(本田菊自己認為的),小眼睛小鼻子的本田菊怎麼可能滿足把人抓來就好。

 

其實鴨子沒啥時間寫後記,並竟明日就要出發到北海道5天4夜了

週六~週三不在家喔!有事請在網誌或噗浪留言

我們,回來在談囉!

希望看到這篇的讀者大人考試或上班皆順利。我會拍很多照片回來的^^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米汪
  • 祝鴨子大人在北海道玩ㄉ開心!!
  • 已經平安回來
    大感謝

    a12361510 於 2012/06/01 23:21 回覆

  • 草莓
  • 哼哼~有種今天會有新文章的預感結果成真了(滾
    菊不管是過去的惡趣味(?)還是現在的斯文內斂都好可愛~不過在本田家生活是真的苦了生在南國的灣呢~
    北海道市政廳對面的雪印有很好吃的彈珠汽水口味冰淇淋(不知道消失沒的私房景點
  • 啊!大感謝草莓桑分享
    但是鴨子來不及去吃呢(拼命拍照)
    不過鴨子有在聖女修道院吃到很好吃的鮮奶口味冰淇淋

    a12361510 於 2012/06/01 23:22 回覆

  • Nyx
  • 好甜蜜~
    看完突然想拿起本傳回溫了~
  • 本傳不太甜阿
    翻外鴨子會努力的

    a12361510 於 2012/06/01 23:25 回覆

  • 梅羅 Merrowe
  • 這時候只能說一句話..............
    美夢很容易破滅的!!((爆
    菊嗚呼哀哉了XDD

  • 阿菊也很容易讓別人嗚呼哀哉啊

    a12361510 於 2012/06/02 00:00 回覆

  • 星桐
  • 我也好想親眼看看雪喔
    感覺好像很好玩可以堆雪人
    北海道~我也好想去
    唯一去過一次日本是去九州-.-

    最近晚上都會情不自禁拿鴨子的書來看
    結果有點睡眠不足...
    一直告訴自己基測要到了不可以這樣
    但還是.....
    不過我一定會加油的!
    希望到時候告訴鴨子的會是好消息

  • 下雪要下得一定數量才能堆雪人喔
    星桐桑考試加油
    鴨子會等待您的好消息

    a12361510 於 2012/06/02 00:01 回覆

  • 小歐
  • 嗚哇!好虐..阿菊你幹嘛不把人家給撲倒阿..
    也住鴨子大旅途快樂
  • 謝謝小歐桑
    那時候撲倒.灣會大叫吧(?)

    a12361510 於 2012/06/02 00:01 回覆

  • 妮仔
  • 真是矛盾的情感啊~祝鴨子大玩得愉快!~^_^
  • 謝謝妮仔桑
    鴨子已經平安回來了

    a12361510 於 2012/06/02 00: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