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頭:本篇文章算是【台櫻/糖】果然小弟弟還是太嫩了啊!的姊妹作,以阿台視角展開

阿台初次交往的心上人,在夏秋交替之際,傳來了搬家的消息。

關心阿台的親朋好友們不禁紛紛猜測這次搬家會不會是阿台失戀的前兆。說到阿台第一次交往的心上人,可真是跌破了大家眼鏡。熟識阿台的朋友們都知道阿台向來熱血隨和、急公好義。大家都猜阿台喜歡的女孩子類型,肯定會是在南台灣熾熱太陽下照樣閃閃發光的向日葵,卻沒想到阿台最後選擇的女孩子竟是株在北方寒冷大地上綻放的櫻花。

那可是阿台的初戀呢!不止是遠距離異地戀愛,交往類型還是不同以往的溫柔婉約型,就連年紀都不知道大了阿台多少歲的成熟社會女性——本田櫻。如果說阿台是一頭精力旺盛、人見人愛的狼犬,那麼本田櫻絕對是隻離眾寡居、難以親和的神秘黑貓。

 



怎麼會選上這麼麻煩的對象呢?


這樣完全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大姊姊,就算哪天被拋棄了,怕是一輩子都猜不出原因。


阿台應該要選個性相近的女孩子吧!這樣才登對、才能長長久久啊!


眾人如是想。

對於親朋好友好事地八卦著、擔憂著自己的初戀。阿台倒是氣定神閒地告訴那群豬朋狗友說:

「別緊張!我早知道小櫻要搬家,而且這週末我就要去她新家玩。」

 

 

 



原來小櫻在夏天的時候,就已經透過電話跟阿台報告自己打算搬家的消息。

「這學期接了離家較遠的美術大學講師授課。」


「從小到大都接受兄長大人的照顧,我想嘗試一個人獨立的生活。」


「兄長一開始不同意呢!我費勁地拼命說服他,他才點頭」


「兄長還企圖要派管家與僕人,唉,這樣獨居還有意義嗎?」


「一直被本田宅的各位照顧,實在不好意思,不知道普通人的生活如何……」

手機裡傳來小櫻溫潤微帶低沉的嗓音,話語間帶著一點點的質疑與迷惘。她呢喃說:

「我一直很好奇,如果我不是本田櫻的話,身為《小櫻》是否能讓大家接受?」

 



對於自己天生享受特權的身份感到迷惑與懷疑,希望能夠體驗平民的生活,想要找出自己個人的價值,懂得這樣思考的小櫻,讓阿台很驚訝。交往半年以來,每次約會、每次通電話,阿台都會發現小櫻身上有更多不可思議的地方。

「我可以去看看小櫻的新家嗎?」不想被排除在小櫻的新生活外,有點寂寞的阿台,在電話裡小心翼翼地詢問。
「嘻嘻!好啊!你是第一個客人喔!」電話裡,小櫻的笑聲聽起來十分悅耳,音色高低起伏,美得像是阿台小時候聽隔壁爺爺吹奏的口風琴。

「搭火車過來吧!地址等下我用簡訊傳到您的手機。」結束電話時,小櫻含笑說:「台君,下週見!」

台君!這個稱呼恰巧不會很生疏,但絕對也稱不上親密的敬語。對於心上人交往半年以來,依然維持著這樣不冷不熱的距離。阿台感到有點無奈。小櫻到底當時為什麼會答應自己一頭熱的告白呢?阿台至今依然搞不清楚原因。

阿台能感覺到心上人對自己抱持著一定的好感與信任。但,僅止於此。


兩人每次約會與聊天,與其說是熱戀之間的怦然心跳,不如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溫馨。男女之間的戀愛應該不是這樣吧?還是說自己太孩子氣了?成熟的大人本來就是習慣淡然呢?每次阿台想要作些突破或進展讓兩人更親密,但總恐懼自己表現不好或擔心小櫻討厭唐突的行為,種種考量因素都讓他不禁畏首畏尾起來。

從阿台和小櫻交往以來的半年間,經常處於這種求之不得,曖昧焦慮,迷惑困窘的狀態。這樣思慕的滋味有點苦楚又帶著一點甜蜜。明明兩人在交往,為什麼自己比單戀還要猶疑驚懼呢?一定是因為小櫻太可愛了,阿台太害怕無法取悅自己最喜歡的那個女孩子吧?

一定是這樣,都是因為小櫻太可愛了。

 

 

 



週末搭了火車去看她,搖搖擺擺的火車車廂中,阿台望著片片風景穿梭在自己眼前,腦袋裡卻只裝著一張精緻甜美的雪白臉蛋。

啊!等下就要見面了,一想到這裡,阿台的心臟就有種被揪緊的感覺,苦悶到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如果被自己好兄弟知道的話,一定會被嘲笑沒種、娘娘腔吧!他明明向來直來直往慣了,從來不曾這樣悲春傷秋,但自從遇到小櫻後,就莫名其妙變得多愁善感起來。只能說,戀愛實在很奇妙。

阿台一走出車站,就看到穿著紫色棉織和服的心上人,她站在車站左邊的榕樹下靜靜等待。此時天空下起了綿綿細雨,小櫻打著紙傘,碧綠的葉子襯著淡紫色、繡著牽牛花的裙擺,雪白細嫩的手舉起殷紅的紙傘,舉手投足就像一幅美麗的畫,漂亮得像是阿台在翻閱繪本時會出現的景色。令人懷念到有些鼻酸。

「真不好意思,怎麼那麼早來等?」
「因為我對路不熟,就提早來。畢竟不常出門。」

「為什麼不常出門呢?剛搬家,應該要多走走、多認識周遭鄰居啊!」
「……我待在家裡,比較開心。」

說著這樣的理由,小櫻微微下垂的精緻側臉帶著淡淡微笑。真的是這樣的原因嗎?阿台感到迷惘。等到兩人來到了小櫻的新居後,朝對面房屋一看,阿台馬上理解了,為何小櫻不常出門的理由──對面房屋的窗子上,懸掛著「本田該死」的海報。

「可惡!這不是存心找小櫻麻煩嗎?我要找他們理論!」無法容忍自己的心上人被鄰居找麻煩,阿台想都沒想就要去按對面鄰居的門鈴。

「別!拜託……」小櫻拉住了阿台的手臂,精緻的臉蛋上有著無奈,她向阿台解釋。

「最近家裡企業營運不好,兄長大人將不少犯錯的資深老員工開除或調職以儆效尤。」
「員工即使犯錯,也是為了公司奉獻了一輩子,內心存著怨恨也是理所當然,他們中年調職或失業已經很可憐了,如果連貼幾張標語向上司的妹妹抱怨都不允許,難道要他們去自殺嗎?」

「但是!小櫻。不該由你來承受啊!不然我告訴你老家吧!」

「沒關係,我不在乎!」輕輕閉上眼睛,小櫻說:「你看,這樣什麼都看不到囉!」闔上雙眼,在細雨中溫婉微笑的小櫻,那略顯憂傷的笑容也是無比美麗。

 

 



出乎意外的,小櫻沒有選擇附帶保全的豪華套房,也沒帶任何管家或僕人,小櫻選擇的住處是棟雜居在住宅區的簡單日式古宅,雖然有些陳舊,卻是保養良好的老房子。屋外的有個幾尺見方的小院子,種植了許多花草,還有一株高高的櫻樹,生機盎然的枝枒讓人可預見春天開花時必然又是一番風光明媚。

「台君!請先在這裡休憩下,我先澆花!」

小櫻似乎非常珍惜、呵護庭院的花花草草,她說她授課後的娛樂就是在家蒔花植草。她向阿台介紹了每株花草的名字與典故。種類繁多,還栽種了台灣常見的九重葛、繡球花、虞美人、金針花、鈴蘭、水仙、百合、蝴蝶蘭。

「台君,喜歡什麼花呢?我種來讓你欣賞,可好?」

小櫻拿著剪刀,細細修剪花木,澆溉肥料與清水,拔去雜草與害蟲。阿台能看出小櫻對眼前的花木,注入了許多的愛情。他瞬間有想要變成一株植物的衝動。

站在庭院的花草的中間,辛勤施肥灌溉的愛花人,這樣的小櫻宛如天上的仙子。
好美!詞彙貧乏的他只能說出這樣單調的讚美。

「庭院好漂亮,我可以拍張照嗎?」舉起手機,假裝要拍庭院造景,實際上阿台只是想要拍下心上人的倩影。

「好!這些孩子們,很可愛吧!」小小的紅唇,撇開嘴笑了,好驕傲的樣子。

噙著笑容,用溫柔的眼神,充滿愛情地凝視著庭院花木的小櫻。才是滿室芳華裡最美的那朵花。

 

 

 



「呵呵,不好意思。久等了。喝茶好嗎?」小櫻從木櫃裡面取出全套茶具,親手泡茶給阿台品嚐。

阿台很緊張。其實他不懂苦澀的日本茶有什麼好喝的?自己比較喜歡台灣高山烏龍的清甜香氣。但小櫻優雅的泡茶姿勢實在美極了。她似乎很喜歡日本茶的苦澀滋味,日本茶又苦又澀,但小櫻親手製作的和果子卻甜膩到不行。

茶與茶點,兩種完全不同的風味,如此奇妙衝突的搭配就像是眼前這個小小的女孩。

小櫻身上充滿了衝突,


明明生活在現代,卻渾身都是古代繪卷走出來的韻味氣質。


明明看起來是如此古典的女孩子,卻有意外大膽的心思。


明明在這個國家四處都能得到尊榮,卻喜歡一個人靜靜的種花。


明明身為在上位者的妹妹,卻意外體貼著落魄的弱勢者。


明明是嬌生慣養在深閨裡的大小姐,卻有凜然堅強的氣質。

 

 



好喜歡眼前這個女孩,一見鍾情後,阿台近乎是瘋狂迷戀著這個神秘的大姊姊。小櫻身上藏著太多太多的謎團,

越是不理解小櫻,越是喜愛她,但眼前這個美麗又嬌弱的女孩,自己卻完全無法理解她的心思。



「多謝招待!」
「謝謝台君來看我!」

「下次,下次能招待小櫻來我家嗎?」
「當然可以!」

「再會!」
「我下次再來看你!」

傍晚時分,阿台告別了心上人。雖然很想厚著臉皮繼續打擾,但如果夜幕落下,自己還死纏著小櫻不放。阿台擔心她會認為自己是不懷好意的登徒子。

今天又是一個除了聊天以外毫無進展的約會,更悲慘的是聊天的內容都是在小櫻的寶貝花草,

一點情侶的甜蜜氣氛都沒有。這樣無比單純的約會時間,讓阿台內心苦悶不已,卻也十分甜蜜。



走在路上,年少阿台的憂鬱,那是青春期特有的、說不出口的惆悵。交往已經超過了半年,但兩人相處仍是非常生疏客套,比阿台同學還要陌生。雖然阿台十分情願慢慢等小櫻開啟心扉,至少願意等上一百萬年,但小櫻會不會覺得跟小弟弟交往太無聊了呢?

好想靠近她,但不管如何。都無法縮短兩人的距離。是不是自己的年紀太小了?過於直爽,不懂年長女性細膩的心思?不想被小櫻認為自己是無聊的男人,會這樣考慮,是因為自己的男性驕傲?還是怕會被拋棄呢?啊啊~小櫻之前交往過的男性,想必是能用著巧妙的手法,縮短兩人距離的成熟高手吧!

去請教這樣的人如何呢?
抱著這樣的心思,阿台請教了這次來台灣開旅遊展的法蘭西斯先生。號稱全歐洲初戀的風流大情聖一定很有辦法。

 



「唉呀!阿台弟弟也開始有戀愛的煩惱了?」
「本田櫻嗎?本田家的大小姐可以說是高嶺之花啊!我連小手都沒碰過實在可惜,竟然被阿台搶先一步!」
「好好!別生氣!現在就告訴阿台縮短距離的秘訣!」

 


「上床吧!少年!靈肉交合才是真愛!」


「這這這!不行吧!我們才交往半年。」面對大膽的建議,阿台面紅耳赤。自己連牽心上人的手都感到猶疑,上床實在是太困難的任務。

「你們已經交往半年了!我之前交往的日本女性都是交往當天就上床了。」
「日本台灣風俗不同,在日本社會人士來說,上床也是交往的重要部分。」
「阿台如果再遲疑,小心本田大小姐移情別戀喔!畢竟相信之前她交往的男性,一定很老練。」
「阿台,就邀本田大小姐來你家玩吧!去男朋友家玩,日本女孩都會帶著期待。」


「我知道了!」抱著嫉妒與害怕失去的恐懼,阿台決定要實施挽救戀情計畫。

當晚阿台便打電話邀約小櫻,下個月至家裡住兩天一夜如何?拿著手機發出不懷好意的邀請,

說來丟臉,在講電話的時候,阿台膝蓋嚇到發抖,非常害怕,小櫻會一口拒絕。

畢竟,兩人第一次過夜,地點還選在阿台住處,這不是明擺著自己要出手了嗎?如果小櫻拒絕了?如果小櫻拒絕了……?

「好呀!請讓我過去做飯如何?」出乎意外的,小櫻很快就答應了。語氣輕鬆冷靜到像是在談論今日的花草盛開狀況。

 



隔了一個月後,阿台親自到小櫻家接人,他卻看到小櫻的住所外被丟雞蛋的痕跡。


對面張貼的謾罵海報已經從罵本田家族延伸到污辱小櫻的程度。

 

■■■■■■後記

 

 

後半篇收錄於[APH/菊灣台櫻]甜漬的幸福(小說插圖多人合誌)

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不妨移步至網站閱覽

承蒙主催芽桑邀請,鴨子第一次參加了多人合本,順便邀請了豆子畫插畫

如果趕的上最後催槁期限的話,這次鴨子又是超級大拖槁

太對不起主催了~哭哭..........neko15.gif 

 

這次描寫台櫻戀的阿台視角篇,鴨子頭一次嘗試描寫阿台這種年輕熱血男孩的視角

不知道為什麼,意外寫的非常純情(笑)

在小櫻眼裡,恐怕會覺得很焦慮吧!

這個小弟弟,眼睛像是會吃人似的燙,甜言蜜語像是水一樣倒,經常看著看著就暈神

還以為這個小弟弟肯定是情場老手或是採花聖手之類,馬上就會直接衝往本壘

結果手腳竟然這麼慢!搞什麼!

該不會真的是同性戀或草食男,或自己太老了,沒有魅力......?

被阿台當成不食人間煙火仙女,其實只是害羞與矜持的小櫻這邊也是很苦惱呢......

有機會的話,再補上小櫻的視角吧!

其實本篇的結尾本來應該會是台櫻的第一次H初體驗。但是在合本寫這種跨線的內容

這不是明擺著要挑戰界線的問題嗎?

咳!台櫻初體驗還是留在這個不知羞恥的網誌上吧(笑)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星桐
  • 鴨子大終於更了好開心阿
    上了高中好不習慣課業壓力好大
    今天剛考完試看到鴨子的文感覺精力回復了呢
    很喜歡阿台呢,不過對小櫻不是很熟阿.....
    看台櫻戀總是很疑惑,因為從小櫻身上完全看不到喜歡說......

  • 上高中後,總是會有很多事情變化
    現在都弄多元入學,三年都要拼命了
    星桐桑要加油喔^^

    話說,豆子也說,小櫻看起來不像是喜歡阿台呢
    唉呀!真是糟糕~因為從阿台的視角描寫起來
    小櫻太仙女了

    但鴨子內心中的小櫻個性並不是這樣(天音:你表示的太空虛了)
    大概要參見姊妹篇【台櫻/糖】果然小弟弟還是太嫩了啊!
    http://a12361510.pixnet.net/blog/post/33301095

    a12361510 於 2012/11/27 22:56 回覆

  • 縹
  • 段考完看到鴨子大人的臺櫻,嗚啊好幸福wwwwww
    之前就很緊張都沒看到鴨子大人的作品( ´∀`)
  • 不好意思,之前暫時消失在黑洞裡
    年末會回來繼續連載小說的^^

    a12361510 於 2012/12/03 22:33 回覆

  • Lontan
  • 有乖乖地訂購此本喔ˊwˋ
    話說最近越來越難尋覓菊灣本了 (嘆氣
    感覺鴨子大最近很忙
    加油喔 :)
  • e60ju7s
  • 9SOnba不是﹍`☉獨§家春﹍藥☉不上-﹎架☆

    577u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