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下著大雪的夜裡,失去太陽的照耀,北國的世界幾乎一切都要擬結成冰,人人都躲在屋裡瑟縮取暖,而本田家後門,佇立了一位打著傘的少女,刺骨的寒風吹不倒她的興奮與期待,她的雙眸晶亮而熱切,幾乎要把後門屋簷上的冰,給融化開來

好不容易結束本田家第一次新年會,勞累的收拾善後工作,這次新年聚會辦的非常成功,成功到足以列入本田家近十年來最揚眉吐氣的一次榮耀紀錄,大家臉上都遮不住歡喜與得意,收拾完回房前,灣娘還特別找了橫濱,細細確認了耀哥哥是否有收到自己的信息,當她聽到橫濱一臉開心的述說耀哥哥這人見面比聞名還要親切與博學時,再也止不住一個下午的激動與期待,於是灣娘再也無法拖延,胡亂塞了些食物落腹,就與京都爺爺交代自己身體不舒服,衝回房裡準備與耀哥哥會面

灣娘脫下了高級的和服,摘下了名貴的首飾,那些裝飾原不是灣娘所有的東西,那些都只是為了在本田家活下去的偽裝罷了,灣娘在房裡翻出了當初從王府帶來的唐裝,找出了兄長送給自己的髮帶,雖然幾乎都穿不下了,她還是硬挑了幾件紅色湘鏽的大棉袍,套在自己外衣上,儘管看起來不倫不類,非常好笑,但是灣娘希望讓耀哥哥知道,不管她在本田家過的多麼舒適,接受了多少知識,灣娘一直一直都沒有忘記,在王府裡,她與耀哥哥共度的幸福時光

現在到底幾點了,灣娘根本不知道,一看到手錶的時針指向了10點,灣娘便把錶摘下塞入袖裡,本田家是很重視時間的,自己甫入本田家門沒多久,無緣無故就在自己房裡撿到一支手錶,自此之後,一舉一動,灣娘總是不停釘著手錶,計算自己的工作時間與效能是否成正比,不過以往在王府的日子裡,灣娘經常忘記時間的存在,日出就唸書,日落就等待耀哥哥過來陪自己吃飯,王府的時間很沒有存在感的,或許是因為耀哥哥是個大忙人,每次總是會因為各種理由遲到早退,不過只要灣娘耐心的等,等阿等阿,終究會看耀哥哥帶著一臉抱歉又溫柔的笑臉,伸手向自己迎接過來


真受不了,都兩年沒見面了,耀哥哥還要遲到,到時後一定要念念他才行

夾著傘,灣娘不停搓著雙手,扁著嘴吧考量著,幻想等下兄長會如何與自己道歉,又會如何心疼自己,憐惜自己,灣娘實在過於歡喜,於是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嘴唇已經凍的發紫,也沒有發現自己的手腳不停的打顫,更沒驚覺自己外衣早被大雪慢慢掩蓋,時間一秒一分的走,她只沈醉在即將要與親人會面的幸福未來裡

其實,灣娘一點都不介意自己會等多久

只要最後耀哥哥會抱起她,揉揉灣娘的頭髮,說句:「抱歉讓妳久等了啊~哥哥來接灣娘囉。」

灣娘就會一直等下去的,因為耀哥哥很忙嘛~沒關係!灣娘都能理解,所以耀哥哥一定會來接灣娘吧

就像那日美麗的黃昏一樣,在茅屋裡,灣娘等了千百年的光陰,終於等到耀哥哥溫暖的承諾與懷抱

耀哥哥...............耀哥哥.............灣娘相信你喔........灣娘最相信你了喔

你一定知道吧,耀哥哥.........

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已經凍到分不清楚東西南北.上下左右的女孩,終於在一片皚皚飛雪中,迷迷濛濛的看到持著雨傘的微弱光亮,向自己走來...............於是她泫然欲泣,興奮發抖,全心全意撲向那等待已久的幸福光輝



■■■■■■■■■


夜已深沈,跪坐在本田宅裡主屋和室,橫濱焦慮的看著自己最崇拜的少當家靜靜批改帳本

橫濱很少這麼恐懼過,正確來說,這個帶著稚氣,還沒脫離青春期的男孩,不曾面對過什麼緊急抉擇的關頭,直到今日,他做了件好事,他替自己的好朋友,送了封信給自己仰慕已久的朋友兄長,那兄長看到那封信雖然沒有說些什麼,但從他眼中藏不住的喜色,橫濱知道他的好朋友一定有傳遞了些特別的訊息在信裡,再收拾新年會的善後工作中,他的好朋友又那麼著急的向自己確認是否有將信傳遞出去,於是橫濱就更加確信了自己的臆測—信裡有特別的訊息

她,該不會想逃吧?

然後,他開始感到迷惘與害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了天大的錯誤,於是懷著愧疚與不安,在夜裡他與當家通報了這個情報,當家不惱不氣,甚至也沒責備自己,只是笑了笑,喚來了大阪與神奈川,不知交代了些什麼,之後當家什麼都沒做,就與待在房裡與自己等待隔壁房主人的歸來

他的好朋友,是近兩年被賣入本田家做事的少女,雖然只是個下人,但她出身在東亞最高貴的世家王府裡,即使不論她的出身,光是看少女一入門便被安排德高望重的管家當助手,並分配住在本田家當家的隔壁房,有長眼睛的人都知道,少女其實是被蓄意的培養著,非常受到當家的重視與珍惜

如果因為自己傳遞信息的小小舉動,讓當家,本田家的一家之主失去了所珍視的少女

橫濱簡直不敢去評估自己的罪孽有多麼深重

已經半夜2點了,他的好朋友還沒回房來,該不會真的與自己哥哥逃回家了吧

天!天!天!

當橫濱開始考慮明天切腹要找誰落首才好時,那始終沈默坐在桌前工作的本田當家站起了身子

他說:「橫濱!今天辛苦了,幫我準備好熱水與熱薑茶,就回房去吧。」

「啊???」橫濱有點呆了,呆在溫暖的和室裡,他不覺得有需要這些去寒的用品

那男子卻露出淡淡的笑,摸了一把傘,自逕推開房門,走入深深的大雪裡

他說:「我去接迷路的孩子回來。」


■■■■■■■■

在暈黃燈光的和室裡,有暖氣與火爐以及熱水的和室裡,女孩靜靜的捧著熱薑茶一小口一小口喝著,任由男子拿著熱水擦拭自己的凍到發紫的四肢與五官,還有替換被雪打濕的外衣

擦完了手腳,男子緊緊擁抱少女冰冷的身軀與親吻少女凍僵的嘴唇,這樣親暱越舉的行為,平常少女總大發脾氣的,現在她一句話都不說,失神的任由男子撫觸撫摸,好像一尊美麗娃娃般

當她在暴風雪裡,發現來迎接自己的人,居然不是耀哥哥而是本田菊時,灣娘只覺得自己靈魂與神經活生生的從身體裡被抽了出來,從此無知無覺,沒有喜悅與悲哀

於是灣娘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會在本田菊房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可以繼續等待下去

喔!對了!因為本田菊告訴自己,非回房不可了,他不想明天到後門替她收屍

當灣娘哭鬧的不願離開後門的時候,他告訴她,現在凌晨3點,她等的人不可能會過來

「耀哥哥真是的,都分開兩年多了,還要遲到這麼久.....」在大雪裡,她笑的非常淒厲

「妳要逃避現實到哪時候?才高興。」本田菊只擱下這句話,旋即將失神狀態的她帶回房間

如果可以,其實灣娘情願等一輩子,等到死為止,她一點都不介意,所以本田菊請不要過來多管閒事好嗎?不要用那麼不屑的眼神跟蠻橫霸道的態度,把她拖回殘忍的現實裡,她想死在自己的幻想裡也不行嗎?

「你不處罰我嗎?」被男子用力摟在懷裡,女孩以微弱顫抖的音調問著

「我沒有落井下石的興趣.......」抱在懷裡,男子慢慢搓揉少女的手腳,一直到確認恢復了正常的溫度才鬆開她

「你不要用那種同情的眼神看著我.....」灣娘咬牙道:「耀哥哥只是看錯了,一定是我說的時間地點哪裡讓他誤會了.........」

「妳寫的時間地點,有不清楚到會讓他看錯程度嗎?」本田菊問,2年未見,相信灣娘根本不可能在信上扯啥廢話

「.....................................」灣娘靜默,的確,自己在信上寫的非常清楚,並且橫濱的確有將信帶給哥哥

「妳這麼相信王耀,他卻背棄了妳,他很過份啊...」本田菊淡淡的說出了事實

「不是..................」灣娘喃喃反駁著

「明明知道自己的傻妹妹,等到死也會繼續等,居然忍心不到,真是狠心的哥哥啊.......」那殘忍的現實,卻用那麼溫柔語調述說著

「不是..................」灣娘喃喃反駁著

「沒關係喔.....即使王耀不要妳,我會收留你的,所以妳不要害怕.......還有我在這裡」本田菊溫柔一笑,再度把灣娘冷冷的身子摟在懷裡,他輕聲說道:「沒關係喔....即使全世界都不要妳,我要妳的,還有我在.......還有我在....不要怕.....妳不會孤單一個人的.....灣娘.....」

「不是..................」灣娘喃喃反駁著,但是那溫熱又體貼的聲音,刺入自己凍僵的心,終究融化了兩條小河,從眼眶裡直直流下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這兩年來,不管遇到任何的危險艱難,不管再怎麼想念家人,灣娘都不曾掉淚,她知道本田家不是自己家,灣娘早發誓,自己會哭泣的那一天,一定是重歸王府的那一日,可是現在自己為什麼會哭的那麼傷心呢?只因為眼前那冰山惡魔幾句隨便又同情的安慰,為什麼自己就再也忍不住呢

本田菊一手抱著灣娘,一手溫柔揉著她的頭髮,低喃道:「抱歉啊.......我太晚去接妳了,灣娘.......我原以為該讓王耀與妳多聚些時候................抱歉啊.......我該早點去接你的........」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不要一直提醒她是多麼可憐可悲.....不要在她最絕望最脆弱的時候,給於安慰,能夠安慰她的人從來都不是他,誰都不能安慰灣娘,能夠安慰灣娘的人只有耀哥哥而已......只有耀哥哥而已.........耀哥哥在哪裡.........不要讓灣娘在其他人面前哭的如此難看啊........

「乖孩子~」摟緊懷裡的人兒,本田菊輕輕在灣娘耳邊含笑低語:「乖孩子~妳沒有錯喔....錯的是背叛妳的人,今晚哭過後,就把那殘忍的人忘記吧.......那個人非常過份,真的很過份吧......所以今後,就不要管那個人了,還有我在,不怕..........我在喔...........把那個人忘記吧!他永遠都不會來接妳的.........沒關係,我會一直在你旁邊......」

嗚.....................」灣娘抬起頭,涕淚縱橫,看著摟著自己的本田菊滿臉溫柔不捨,她不曾看到他臉上有這麼疼惜的神態,就這樣接受他好嗎?就這樣接受他的好意可以嗎?這兩年,自己在本田家過的生活也沒有什麼不愉快的地方,京都爺爺非常愛護自己,她也與橫濱姊弟.大阪.愛知他們變成了好朋友,甚至越來越習慣與隔壁的惡當家糾纏不清,其實在本田家的生活也可以說是很快樂吧,就這樣把過往的一切都忘記,接受現在的生活,把身在王府的灣娘給忘記......把自己被疼愛過的回憶給忘記...........把耀哥哥給忘記...........耀哥哥.........

「我們回家吧!哥哥保證從現在起,不會再丟下你了!」夕陽下,那短馬尾的男人笑的好不溫柔

「好!我們回家!」夕陽下,女孩含淚笑道:「從現在起,我永遠永遠都不要離開哥哥了」


不行............不行...............不可以!!!!

那個總是笑的好溫柔,那個總是愛寵溺著妹妹!那個總是自己背負重擔的傻瓜哥哥!

誰都可以忘記!誰都可以不要!唯獨耀哥哥不可以!


忽然間!灣娘把用力推了開本田菊,從他懷裡脫身,然後旋即拉開隔開兩和室的紙門,衝回了自己房間裡,本田菊一驚,下意識就要拉開被灣娘開啟又關上的紙門,卻發現紙門被隔壁的小人兒緊緊抵上,手勁之大,居然讓他一時無法拉開.....

「灣娘..................」本田菊皺眉,就差那麼一點點.......

「對不起...........」灣娘手緊緊抵住了紙門,彷彿只要這樣,也能保護自己脆弱不堪的心,不被隔壁的溫言暖語給蠱惑

「忘了那個男人吧.........他背棄了妳,不是嗎?」隔壁的聲音,那麼溫柔的告訴自己殘忍的現實

「不要.............」灣娘的眼淚開始一滴一滴的落了下來,這次沒有人會替自己擦拭,她原也不希望任何人替自己擦拭,除了自己最最重要的人以外..........於是她說:「即使被背棄也沒有關係,那根本無所謂.......」

「王耀根本不重視妳,所以他才會把妳丟到本田家來,換取王府的利益......」隔壁的聲音,那麼絕情的告訴自己殘忍的現實

「不被重視也沒有關係,我喜歡耀哥哥,不是因為他重視我......」灣娘哭了,但是她也笑了,她說:「我早知道我即使只重視耀哥哥,但耀哥哥重視的東西有很多很多,這個事實,從我一進王府就知道了........」

「灣娘..........何必呢.........」隔壁的聲音,傳來了輕輕的嘆息,好像在嘲笑自己的愚蠢

不過,即使愚蠢也沒有關係,她說:「我啊........一直都是孤兒,一直都被別人瞧不起,但是耀哥哥給了我第一個家,他教我認字,教我禮節,我做的一舉一動,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耀哥哥教我的.....所以,我啊.........是絕對絕對沒辦法忘記耀哥哥的..........」

想起了過往耀哥哥教導自己的點點滴滴,灣娘又哭又笑,輕聲說:「我啊............最大的心願就是跟耀哥哥在一起,永遠永遠在一起,那是我個人的自私願望,跟耀哥哥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耀哥哥不要我,那是代表灣娘不夠好,耀哥哥,一點錯都沒有啊....................」

「..........................」聽了自己無可救藥的發言,於是隔壁的聲音不再傳來

對吧!自己對耀哥哥的期待與依賴已經無可救藥了,被隔壁嫌棄也是無可奈何,她說:「你一定無法理解吧!被漠視好久好久的孤兒,被第一個親人所接納的感動,你一定無法理解吧!因為你生來就注定要繼承本田家,你身邊一直都有好多.好多親人,我一直一直都很羨慕你啊..........也一直一直都覺得好嫉妒你.................你一定無法理解吧!所以不要同情我了!不要安慰我了!我一點也不值得同情!一點也不需要安慰!我只能一直往前走而已......一直往有耀哥哥的方向跑而已........不然我會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才好........

灣想像隔壁的惡男,臉上的不屑神情,於是她深深嘆息說:「你一定無法理解吧!

 

他與她,好比天上飛的鳥兒,與水裡的魚

天空的鳥飛的那麼自由,怎麼可能了解,離開水裡就無法呼吸的魚的恐懼呢

他與她終究是不同世界的人啊,他絕對不能明白她對親人的期待與焦慮

所以.............所以...........耀哥哥在哪裡呢?耀哥哥知道嗎?離開耀哥哥的關懷太久,灣娘已經快要不能呼吸了,耀哥哥知道嗎?如果再不趕快給灣娘希望的話,灣娘會窒息死掉的。耀哥哥知道嗎?耀哥哥.........

想到這裡,於是女孩手一軟,抱膝坐在褟褟米上,在自己黑闇的房裡,沒有人看的到,女孩終於肆無忌憚的,咬牙哭泣了起來

 

■■■■■■以下又是S菊的崩壞視腳可以不看■■■■

如果大人賞臉觀看,可以搭配14章一起服用,效果更佳

 


他總是希望、總在幻想—灣很愛他,不會輕視他,她為了他拼命努力,她把他當成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本田菊無法理解為什麼灣那麼重視親人


正如灣無法理解吧.......他的慾望,他的渴求......他的願望...


他想要變成世界一強的男人,他想要徹底毀滅過去污穢不堪的自己,所以他要王耀的財產與性命

他想要變成灣最重視的人,他想要變成灣最喜歡的人,所以他限制灣的自由,企圖扭曲灣的意志


灣就是無法理解才會向他道歉,他一點都不值得道歉,是他計畫謀奪王府所有家產,是他讓王耀不敢面對妹妹,是他一手導演王耀與灣娘的兄妹分離,他就是毀滅她容身之處的惡人,他就是奪去她笑容與希望的罪人


今晚怎麼可能會等的到王耀呢?現在大阪與神奈川正帶人在王府大肆破壞討債呢......或許灣娘傳遞的訊息,還會被王府人誤會乘蓄意將王府當家王耀調開的調虎離山之計,誤會只會越來越深,灣娘的眼淚,王府誰也看不到,誰也不知道..........她只會離家裡越來越遠,越來越絕望,直到她眼淚流乾.....


如果現在停下對於王府的侵略,把灣送回王耀身邊,她一定就會破涕為笑了吧
就像那日王耀來接她一樣,笑著那麼燦爛又甜美
只要他獨自沈入地獄裡,只要他不要作夢,灣就會幸福了吧

作夢,作夢啊~他正做著做最甜美也最一相情願的夢


這2年來就像夢一般,每天都看著灣又哭又笑........看的他目不轉睛、全神貫注,灣是可愛的,所以即使惡質如他,她也會盪出一臉笑意關懷,灣是純潔的,所以即使卑劣如他,她也絲毫不懷疑與輕視,越相處越發現灣的可愛可憐,越發現灣的可愛可憐,就越貪心的希望灣多重視自己一點

偶爾也有灣彷彿非常愛著他的錯覺,好像真的屬於他的虛幻滿足,比方今天看到—她穿著他挑的暗紅高級絲質和服,別著屬於他的白銀菊花標誌,笑嘻嘻的做著他的妻子,本田家夫人應該做的接待工作,那瞬間他好像在夢遊一樣站在高點,極度暈眩的看著比夢還要甜美的幻像,那幸福的最高點頂端除了灣以外,還會有什麼呢,恐怕也只剩下灣了吧

他總是希望、總在奢想—灣很愛他,不會輕視他,她為了他拼命努力,她把他當成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膽小的他也不想面對現實,所以他始終不敢詢問灣的真正心意,只敢強行限制灣的人身自由,欺瞞灣的眼睛與耳朵,還蓄意斷絕灣與過去的聯繫,希望讓灣遺忘以前,遺忘王耀.......他認為他做的到,因為灣說過他是全世界第一的人,為了這個~他拼命在拼命,燃燒他的精神也可以,縮短他的性命也可以,工作他全力以赴,向上爬也不擇手段,侵吞王府更是心狠手辣,無論如何,他要變成最強的男人,總有一天,他要跟灣證明,灣沒有看錯,他的確是世界第一的男人,也是世界上唯一能帶給灣幸福的男人

以前王耀嫌他髒,沒關係,如今只希望灣覺得他乾淨就好
即使是被謊言所欺騙,也好


只要灣愛他就好,以前種種...在王府的不堪..他都可以不介意,不計較,不回想
灣會愛他吧!她已經愛上他了吧,現在灣在本田家不是工作的很有精神、表現傑出嗎?
他怎麼摟摟抱抱親親揉揉,她也不太抗拒了呢.........
甚至還會擔心他的身體健康,老是催著自己睡覺
每次看到灣被兩人之間那些曖昧的舉止與言語,氣的臉紅心跳,害羞扭捏時
他會以為,灣或許已經愛上他了吧


他就這麼厚顏無恥的單方妄想著,拼命維持假象的延續,直到夢醒的時候,來臨

在本田家揚眉吐氣的新年會上,那個本田菊工作心血所擬結的慶祝聚會上,擋了又擋,擋不住灣與王耀的兄妹重逢,在賓客雲集的庭院裡,他看到灣直直衝到王耀面前,激動萬分,她的眼裡只有王耀,灣看都不看他一眼,兄妹倆都穿著紅色的衣服,那是王府的標誌色,他們遙遙對望,眼裡只有彼此,好像在嘲笑本田菊的存在一樣,嘲笑他的痴心妄想


即使改變灣的環境,限制灣的穿著,她還是下意識選擇了跟王耀相同的顏色
那是他絕對無法改變的地方,他無法介入灣的喜好
是啊......不管本田菊怎麼努力、怎麼拼命,事到臨頭,灣最重視的還是王耀

當時他才發現,過去那兩年的幸福時光   其實都是他在妄想而已

一切都是鏡中月,水中花   只消正主子一站出來  偽裝的假象全部打回原形

於是王耀又可以憐憫他了,正如那個夏日午後,憐憫他的齷齪下賤一般


灣看的是始終都只有那個男人,是那個乾淨又有文化又寬容大度又有血緣關係的王耀
灣的一切努力都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早點回到那男人身邊而已
她怎麼可能會為了本田菊而努力呢  一個奪去她自由的綁架犯?一個霸佔王府財產的侵略者?


王耀沒有錯,只是不該憑天生的優勢去憐憫他的貧賤弱小,又家大業大,於是倒楣的變成他想吞沒的目標

灣娘也沒有錯,只是不該在他最沮喪混亂的時候,善良的給於安慰,於是倒楣的變成他的心靈支柱

錯的是他,罪惡的淵源通通都是他,是他的自卑與貪婪,摧毀了兩兄妹的容身之處


如果這個世界真有天理的話,只要掀開那虛假的謊言,只要看穿他真面目的卑劣,她該恨他的,她該離自己遠遠的,然後同王耀一樣瞧他不起,如同那日美麗的黃昏一樣,兩個乾淨得兄妹一起手牽手走到美麗的新世界去,獨留自己沈淪在污穢的深淵................


他總是希望、總在祈禱—灣很愛他,不會輕視他,她為了他拼命努力,她把他當成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那虛幻的美夢,灣愛著他的美夢,能夠跟灣一輩子在一起的美夢
終究他是無法不奢想的,越想越痛,越痛越想
痛到放聲哭喊也無法發洩  想到腦漿沸騰也不能停止


希望永遠永遠都跟灣在一起,即使被九重業火焚燒,他也想抱著灣一起墜落地獄
本田菊心裡清楚,從遇見灣開始  他就生病了  與灣共度的時光越來越多   於是讓他的病症越發絕望不可抑止

他一直想  一直想  日日夜夜都在想 心心念念都在想 怎樣才能蠱惑灣的心思  獨佔灣的一切,想到無可奈何,紛雜錯亂的時候,心底深處,就會悄悄響起另一種聲音,或許是本性始終存在的齷齪念頭

去尋找自己的快樂吧!順從慾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不要再忍耐了,身為勝利者的他,何需如此苦痛的隱忍呢?

就趁灣哭的非常傷心的時候,趁灣毫無防備的時候,過去佔有她吧
放縱自己的慾望,就像王府以前那些皇親國戚,對他做的事情一樣
沾污她的純潔,折斷她的自尊,嘲笑她的感情,刺穿她的意志
讓她全身變髒吧!將她狠狠凌辱吧 把她徹底弄壞吧!
在心靈與肉體上,都用力落下專屬於他,永遠不可磨滅的傷痕
那灣一定也會再也忘不了他的存在,日日夜夜都無法擺脫他的影響

讓灣墮落到眾人不屑的慘境,那麼就只剩自己會愛她了
那麼,她就只能看他,僅能依賴他,永遠就是他的了

到那時後,當灣遍體凌傷的捲屈在腳下,哭求他的憐憫時,自己應該就能滿足吧

好不容易把灣綁到勢力範圍內,千方百計將灣困在他身邊,現在不就是最好的機會嗎?

...................................

...............................................哈!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田菊啊~本田菊........
究竟是多麼可怕的一個人

他到底對最心愛的女孩,想做什麼......做了什麼啊........

已經把她的心踩成碎片
已經把她最重要的人推入地獄
已經奪去她的自由與笑容

現在還妄想要把她的意志給扭斷  把她的純潔給污辱
只因為自己永無止盡,無法收斂 飢渴焦慮的佔有欲

多麼無恥  多麼骯髒啊
可是這就是他.............絕望貪婪到極點的的他,噁心下流到不行的他
這就是他啊.......
這就是他啊.......這就是他啊..........難怪灣永遠不肯愛他

問題不在於王耀有多麼有魅力,也不是灣有多麼死心眼
最大的癥結點是,他原不配獲得任何人的愛
剝下本田家主虛假的面具,貪婪又骯髒自私的他不配

自私阿........自私阿.........飢渴又焦慮的骯髒渴求.那是愛嗎?那配稱愛嗎?
愛不該是溫柔又體貼的情感嗎?愛不該是無私又奉獻的情感嗎?
灣值得這樣的愛......他也想這樣愛著灣,他應該就這樣愛著灣

那麼到底為什麼

明明知道灣留在他身邊,她只會痛苦而已
明明清楚把灣送回所愛的人身邊,她才能快樂
明明是非常深愛著灣的他,為何到現在還無法放手呢


他總是希望、總在哀求—灣很愛他,不會輕視他,她為了他拼命努力,她把他當成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他到底是愛著灣,還是希望灣只為了自己存在就好?

為什麼呢.................多麼矛盾,多麼無恥,多麼諷刺
為什麼呢.................多麼下流,多麼齷齪,多麼言不由衷
為什麼呢.................多麼噁心,多麼醜陋,多麼好笑


愛?愛?愛?愛什麼?愛是什麼?他這種畜生只是拿愛當藉口罷了,誰會理解呢?連自己都無法理解這噁心自私的醜陋願望.........所以他的愛才會前後矛盾,既無恥又卑鄙,好笑到不行................


斷斷續續,又壓抑又怕被人發現的悲泣,是灣的悲哀與思念
面目猙獰,既惡毒又刻薄的虛假安慰與謊言,是他的放縱與貪婪

夜裡隔著一道紙門,一邊是跪坐在褟褟米上,低聲哭泣的女孩

距離隔了重重阻礙,一邊是佇立在褟褟米上,面無表情的少年


聽著隔壁房的細細哭聲,本田菊站在屋裡,無言的痛快大笑了起來

那笑容與哭聲不曾間斷,直至天明


ZZZZZZZZ.JPG


 

■■■■■■沮喪的分割線■■■■■■

 

神手結尾塗鴨者~親愛豆子說副標該叫夢醒時分  XDDDDDD

唉~21章居然讓鴨子磨了3天........3天耶,不是3分鐘或3小時

真是討人厭啊.......討厭自己磨蹭這麼久

你他XXXX!!!死S菊!!每次這樣搞鴨子,把鴨子整的死去活來!是很高興嗎?

每次模擬S菊的心理狀態,鴨子只想去上吊.........

下次S菊在這樣搞鴨子,鴨子發誓下次遇到S菊的部分就只放大綱,不細部磨文了(怒)

不過接著對於百年流離的主線要先緩緩了,或許會出幾篇白癡砂糖番外吧(天音:你不是說不寫了嗎?)

因為鴨子對於皆下來百年流離的主線該往何處去感到迷惘

不知道要讓白菊?還是黑菊出場(雖然都是S定了,但是兩人的想法不同阿~20章與21章黑字的部分是黑菊,21張反白的部分是白菊,黑白的差別在於心態吧...........)

也不知道灣該如何看待成為敵人的菊與王耀..........

灣是王耀的妹妹,但是在戰爭時,算是菊家的人..............

真是微妙的矛盾,不知道該怎麼設定與表現戰爭劇情.......

想照史實走,也想多寫一些灣娘的感覺.......與菊還有王耀的變化........

總之現在寫作遇到瓶頸了吧?(天音:你笨到現在才發現嗎?)

嗚呼.........................




    全站熱搜

    a12361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